仙疆魔域

第285章 火海3

第二百八十五章 火海3

< >

应天生叹了口气,他知道徒弟为什么事气成这样,其实,也不能全怪廉政,就连他也是一肚子闷气。

应天生拉着徒弟的手,落到了山头,和蔼的道:“来,你到我大帐来,我跟你聊聊,其实,这件事也不能怪霄儿,你跟我来。”

“是……师傅。”廉政无可奈何,师傅的话,他是要听的,低着头,跟师傅走了。

魏晓晨长出一口气,跟着丈夫走了。

曲天赋看了看‘玉’霄,气呼呼的道:“霄儿,你也太不像话了,你就不能好好的解释解释。”

楚天祥照着‘玉’霄的屁股打了一巴掌,骂道:“死小子,还不走,真是欠揍。”

‘玉’霄皱眉道:“喂,各位叔叔伯伯,这能怪我?真是好心没好报,我不这么做,那你们教给我怎么办吧,这件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曲仙儿拉着‘玉’霄的手,嗔道:“行啦,爹爹叔叔他们教训你几句,你听着就是了,还跟爹爹他们顶嘴,真不像话。”

‘玉’霄笑道:“因为我没错,你们应该赞我几句才对嘛。”

陶天喜又气又笑,照着‘玉’霄的屁股就踢,骂道:“仙儿、袖儿、桂儿给我抓好他,这小子我都看不惯他了,非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曲仙儿三姐妹咯咯笑着,拉着‘玉’霄的手,陶天喜用脚踢着‘玉’霄的屁股,唱着儿歌道:“踢呀踢,踢……”

曲天赋苦苦一笑,自己的小师弟这那是教训‘玉’霄,简直跟‘玉’霄开起了玩笑了。

曲天赋叹道:“好了,别玩了,霄儿,咱们赶紧回去吧。”

‘玉’霄点头道:“嗯,时间不早了,让应叔叔劝劝廉大哥,咱们先回去商量事,今晚上还要行动呢。”

六个姑娘虽然气‘玉’霄,但还是恨不起来,毕竟‘玉’霄是迫不得已的,也不是纯心让那些百姓去送死的。

六个姑娘簇拥着‘玉’霄,一行人离开了黑漆漆的山谷,往大帐飞去。

‘玉’霄将九子和一些亲传弟子叫到了大帐内,开始‘交’代任务了。

‘玉’霄一本正经的坐在了中间位置,其余人都左右陪坐,但大家都气呼呼的瞪着‘玉’霄,真想打‘玉’霄几个耳光出出气,因为他们跟廉政一样,都被‘玉’霄气坏了。

‘玉’霄不抵抗就让兵逃,致使三十万的百姓惨死在兽群中,真的是太令人痛恨了。

‘玉’霄多聪明,一见这些人的表情,他就知道怎么回事。

‘玉’霄微笑道:“大家是不是很生气?”

血红哼了一声道:“你是元帅,我们可不敢。”

‘玉’霄苦苦一笑道:“各位师兄,各位叔叔伯伯,我之所以这么做,真的是迫不得已,咱们的粮草被烧光了,三十多万的百姓若一起上了山,一天就都吃没了,不出三天我们就都完蛋了,还有,为了掩护这些百姓逃命,已经葬送了二十万的‘精’兵,再要这么下去,这唯一的六七万的兵再完了,那咱们就到了末日了,就无回天之力了,我之所以保住这六七万的兵,只是为了今晚上,是为了日后好跟妖魔继续打到底,否则,人类就真的没希望了。”

众人都气的哼了一声,明知道‘玉’霄说的对,但一时半刻,还是很生气,气也难消。

‘玉’霄道:“不管你们怎么恨我,也不要紧,反正咱们大家,下一刻说不定都会死去,谁死都不一定,早死晚死,就跟这些百姓没区别,不过,死要死的有意义,那些百姓的死,不是没有意义的,最起码他们在临死前也杀了一些野兽,也耗损了野兽的实力,还有,他们的尸骨今晚上还有大用场,今晚上,我就让吃它们的野兽都死无葬身之地!”

岳商叹了口气,心中虽然也不满‘玉’霄所为,但现在,还离不开‘玉’霄,因为只有‘玉’霄这种人才是妖魔的对手,这就是一物降一物了。

岳商知道‘玉’霄足智多谋,已经明白‘玉’霄有了计策了,于是问道:“小师弟,你有什么计策?”

‘玉’霄正‘色’道:“我已经派人在撤退的时候,将柴草都‘乱’撒了一地,将房屋都拆了,也泼上了鱼油了,林中,也有干柴,我‘诱’敌深入,做好了放火的准备,今晚三更,就四处放火,一处烧起,各处都会烧起来,很快,这里就成为一片火海,一场大火,就可将百里方圆的兽群都给烧死在其中!”

众人眼前一亮,这才懂‘玉’霄的良苦用心,除了原信智等几个人知道之外,其余人不知道‘玉’霄的计策,而且,‘玉’霄不让泄‘露’,因为这是军机。

‘玉’霄沉声道:“能不能成功,就在今晚了,咱们分四路,四路放火,不管遇到什么魔头挡路,都不去管他,只管放火,现在,我就安排一下。”

曲天赋道:“霄儿,你就下令吧。”

‘玉’霄看了看大家道:“今晚,你们看我的指令,我会到后方去纵火,先烧掉炎黄二城,断了群兽的退路,等到两座城火光一起,你们就四面放火,雪紫儿、‘玉’蝶、悠悠、仙儿、袖儿、桂儿、尹宫、岳商、史徵、佟羽、血红、残阳、索命,你们这些人跟我到炎城去放火,每人都背着四十支浸过油的火把,明白吗?”

几个人站起来,躬身施礼道:“遵命!”

‘玉’霄点点头,还没等再派将,忽听一个‘女’子的声音笑道:“喂,那我们做什么呢?”

帐‘门’帘子一掀,魏晓晨走了进来,在外面的正是应天生和廉政。

廉政脸通红,有点不好意思,魏晓晨轻轻的笑着,拉着丈夫的手,嗔道:“行啦,赶紧进来吧,都是师兄弟,就当比武切磋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快进来……”

别看廉政谁的话都听不进,可是师傅的话他却能静下心来听着,‘玉’霄就知道廉政肯定想不通,就将一切的事‘交’给应天生劝解了,‘玉’霄已经把自己的目地和计策都告诉了应天生,让应天生解释给廉政听。

应天生就把‘玉’霄计划‘诱’敌深入,火烧百里烧死兽群的计策说了一遍,又详细的解释了‘玉’霄的迫不得已,告诉廉政,假如‘玉’霄不尽快退兵,那这些兵全都葬送在守城中,那今晚上就无法行动了,那就对兽群没有任何办法了,应天生解释了一番,廉政也不是傻瓜,他静静的听着,渐渐的想通了。

加上魏晓晨帮着劝说,廉政渐渐的明白了‘玉’霄的苦心。

他不仅自愧不如,因为按他这么做的话,那人类必将真的到了末日了,因为‘精’兵和修道的弟子都因为守城死光了,谁来保护这些百姓?那兽群和妖魔就会畅通无阻,横扫整个大地,那就真的全完了。

‘玉’霄为了大局着想,不得不牺牲一些人,这根本是无可厚非的,而且,也正如‘玉’霄所说,他守城死去的人,跟死去百姓的人数都差不多了,不管因为怎么死的,后果都是一样的,反正守城也死了这么多人。

廉政暗自埋怨自己糊涂,其实就该按‘玉’霄所说,一旦发现兽群到了,就该先退守高山,因为凭着那几座小城,根本不能守住,只是白白的牺牲。

也许,他退守高山的话,死伤的百姓还不至于这么多,因为百姓一见没人保护,那就不会逃的这么慢了,定然四散逃命,虽然要死一些,但最起码没这么多,廉政后悔不迭,直捶着自己的头,不住的埋怨自己太糊涂了。

但这也不能怪他,他是一心为百姓考虑,而‘玉’霄则是为大局,考虑的角度不同,当然后果就不同了。

廉政脸通红,见到‘玉’霄,二话不说,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痛声道:“小师弟,我廉政无能,致使二十万的‘精’兵损失殆尽,才有灭顶之灾,你杀了我吧!”

‘玉’霄赶紧将廉政搀扶起来,微笑道:“廉大哥那里的话,这不能怪你,你也是为百姓考虑,算了,过去的事不提了,你怎么能死呢?你还要做我的左右手,帮我对付兽群。”

廉政长叹一声,道:“如果按你所说,也许,不至于落到今日这个地步,都是我意气用事,不顾你的嘱咐,才致使今日这么被动……”

‘玉’霄拍拍他的肩头,道:“你能想明白了就好,城池太矮,不好防守,就算是守山,都不见得能守住,更别说守城了,咱们人跟猛兽这么近距离搏斗,永远也不及野兽的凶猛,定然会吃亏的,咱们人跟动物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咱们比动物聪明,懂得用脑子,所以,对于兽群只能智取,不能力敌,必要时,牺牲一些无辜人,这也是为了大局考虑,因为就算你尽全力去保护,结果跟弃城还是没什么区别,而且,百姓一见有了咱们拼死保护,逃命都会慢了,因为他们觉得安全了,所以,金银细软,推车挑担,当然会慢了,这就是人的贪婪之处了,这些百姓如此的贪婪舍不得自己的财物,必然逃命就慢了,这样,不但害死了自己,也拖累了我们,我若不当机立断,这区区七万多兵,很快就会因为守城都战死了,所以,我们不能死撑下去,你能明白了就好。”

应天生笑道:“好了,你俩和好了就行。”

楚桂儿道:“那按你说,人家逃命怎么办?不带着自己的东西,那该怎么办?”

‘玉’霄冷笑道:“逃命的时候,不管什么都不能带,只带一些吃的就行,至于什么财产,命都没有了,还要那东西做什么?人就因为贪婪,才惹下了塌天大祸,也会因为贪婪和舍不得而丢掉‘性’命。”

曲仙儿道:“切,你以为人家都跟你似的,什么都舍得丢,什么都不在乎,人家辛辛苦苦这些年的积蓄能不带走吗?”

‘玉’霄悠然笑道:“所以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是这个道理了,现在这个时候,乃是人类生死存亡的时刻,至于财产积蓄,命都没有了,钱财和积蓄还有什么用?舍不得,就只有死,这就是必然的结果。”

魏晓晨轻轻笑道:“行啦,你们三个别理他了,他连十大宝贝都当作废品玩,有几个能像他什么都舍得丢的。”

众人不仅感慨万千,‘玉’霄说的的确有道理,正因为人类的贪婪无厌,才‘激’怒了魔域的妖魔,才有今日之祸,也正因为人类自己的贪婪,在逃命的时候都忘不了自己的财产,致使逃命都缓慢,所以才落得个丧命的结果,其实,就是贪婪的本‘性’害死了他们自己。

就算‘玉’霄拼死守住,他们一天走个五六十里的路,兽群一旦破城,瞬间就可赶上,结果还是一样,死路一条,没什么区别。

‘玉’蝶怕再吵起来,赶紧道:“好了,还是对付兽群要紧,不要说别的了,廉大哥,快请坐,霄弟有什么不当之处,我代他道歉了。”

廉政苦笑道:“小师弟那有什么错,若不是他及时的赶回来,也许,咱们天帝山已经被夷为平地了,唉……是我愚笨……”

‘玉’霄笑道:“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大家快请坐,我还要派兵,今晚一战至关重要,可以说是生死存亡关键的一战,不过,大家记住,咱们故意弃城的事,不要对外人讲,让人以为是咱们守不住城,而不是弃城,明白吗?”

众人这个笑,都暗骂‘玉’霄真是太‘奸’诈了,明明是弃城故意借助兽群的手除掉那些累赘,还让百姓以为他是浴血奋战,心中还对他感‘激’。

但这件事关系着士气和修道者的名誉,的确是不能泄‘露’的。

‘玉’霄坐下,一本正经的道:“现在,我接着安排人手,曲天赋……”

曲仙儿一听这个气,推了‘玉’霄一把,嗔道:“喂,你也太过分啦,我爹爹是你的岳父,也是你的师傅,更是你的长辈,你就这么不礼貌的直呼姓名?”

‘玉’霄将脸一沉,叱道:“住口!不要胡闹,我现在是以主帅的身份来调兵,不管是谁,那怕是我亲爹,我也要直呼其名,按理说,我主帅在位派兵遣将,你们就该站立在两厢,我没有给你们规定这么多规矩,已经很开面了,再要‘插’言,我可要打你板子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