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6章 血雨腥风1

第二百八十六章 血雨腥风1

< >

‘玉’霄倒是盼着尽快决战,因为生死存亡一战后,大多数人都会死,那少数人就可以生存下去了,否则,大家都不死,那大家就都会死。.:。

说起来荒唐,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若人不吃动物的‘肉’,不死一些动物,那人类早就灭亡了,这世上的生命,都是靠着彼此伤害活下去的。

虽然人类已经会耕种了,但依旧吃动物的‘肉’,总不能只吃素,而且,粮食不多了,吃完了积攒的那点五谷杂粮,又该吃什么?

如今,正是冬季,就算要耕种等丰收,也要等半年的时间,这段时间,早就饿死了。

所以,有时人死一些人,也是活下去的需要。

就好像生老病死一样,若人都生下来不死,永远的长生,那这世界还住的开吗?

这就是‘玉’霄借助群兽的手,除掉一些人的原因,就因为若大家都不死,妖魔把粮食都烧光了,这么多人要吃喝,不出三天,什么都吃完了,妖魔根本不用来打你,就围住山,饿你个七八天,山上就到了人吃人的程度了。

‘玉’霄回山才一天,忽然天空‘阴’云密布,电闪雷鸣,竟然下起了雨来。

雨下的不算大,可也不小,黑压压的乌云,电闪雷鸣,哩哩啦啦的雨下个不停,整整下了一天!

‘玉’霄神‘色’严峻,他知道,这可不是一场好雨,而且,这更不是下雨的时候!

如今,正值冬季,就算长江流域属于南方,也不该下雨,下也该下雪。

可是,现在下的却是雨!

所以,这真的不是一场好雨,可以说是一场血雨!

因为这场雨过后,就会是血淋淋的地狱!

为什么说这不是一场好雨呢?

因为这一场雨一下,山下的干柴、树木都**的了,已经不能再用火攻了。

这一场雨,多半是妖魔怕火攻,这才提前做法下了一场雨,让树木什么的都**的,这样,火攻就完全失去了作用。

不但如此,这一场雨一下,天气却越来越寒冷,守山的官兵若是被淋湿了,那**的衣衫被寒风一吹,那可不是一般的冷。

‘玉’霄紧皱眉头,这么多兵不可能都驻扎在大殿内,都是住在了半山腰,帐篷什么的,也架不住这么淋,时间久了,定然会受罪。

但怎么办呢?下雨这种事,魔域的妖魔有龙‘精’,可以兴云布雨,可是‘玉’霄等人虽然会道术,但却没这种本事,只能干受着。

开始时,雨下的不大,但到了晚上,忽然雨越下越大,而且狂风骤起,飞沙走石,电闪雷鸣,吹的不少的帐篷都被掀了!

‘玉’霄在大殿中望着瓢泼大雨,望着飞沙走石的狂风,黯然叹道:“难道真的是天亡人类?”

雪紫儿道:“怎么这么大的风?这么大的雨?”

‘玉’霄叹道:“这是妖魔在做法,咱们火攻,他们这是在报复咱们,用水攻我们,‘弄’的我们‘精’疲力尽,冻的我们半死不活的时候,它们就会来攻山了,唉……也许,今晚就是一场血战,也许,会是明日。”

卓悠悠咬着银牙道:“咱们找这些妖魔去,跟他们拼了!”

‘玉’霄苦笑着摇摇头道:“你连敌人在那里做法都不知道,你怎么去找?而且,敌人说不定早就设好了埋伏,就等咱们去呢。”

雪紫儿跺脚道:“那怎么办?”

‘玉’霄叹道:“除了等待还能做什么?”

秦扬流着泪道:“我看,今晚上一阵狂风,不用等明日决战了,就能冻死大部分的人,唉……妖魔的这招真毒。”

‘玉’霄苦苦一笑道:“唉……这就是报复,打人一拳,防备人家一脚,咱们一把大火消灭了大部分的群兽,妖魔恨透了咱们,当然要报复了。”

众人唏嘘不已,但也无可奈何,因为狂风暴雨,这乃是天灾,谁也没有办法。

四面守山的人可倒了血霉了,风这么大,帐篷都给吹跑了!

就连人,都有点站不住了,不少的人没有办法,只好裹着一块油布趴在地上,抱住大树,如此来跟狂风暴雨抵抗。

所有的亲传弟子冒着瓢泼大雨都飞回来了,询问‘玉’霄该怎么办。

大家都在林中挨雨淋,有不少人被狂风吹到了断崖下,摔死了不少。

这么大的雨,这么大的风,站都站不稳了,除了这些修道弟子能跑回来之外,其余的普通人,除了抱住大树抵抗狂风暴雨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保护‘玉’清大殿的八千多弟子们算是捡了个便宜,都躲进了坚固的房屋内避雨避风,可山中没有这么多房屋,不可能都能进来避雨,有的只能拥挤在廊下,各个房间内都人满为患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每一个人都在问着‘玉’霄,但‘玉’霄又有什么办法?

‘玉’霄叹了口气,对那些亲传弟子道:“你们就不用回去了,今晚上妖魔是不会进攻的,这么大的风雨,群兽也需要避雨的。”

廉政痛声道:“这怎么能行?弟兄们都在淋雨,我却回来躲雨?不行!我要回去跟弟兄们在一起,就算要淋雨,大家也要一起受苦!”

‘玉’霄叹了口气,拉住了‘激’动的廉政,叹道:“廉大哥,你的心情我很明白,可是,你却不能回去,因为那些弟兄们可以死,可以受苦,但咱们这些人却不能,因为还要靠我们跟妖魔拼杀,我们若都因为淋雨‘弄’的身体虚弱,那谁来跟妖魔对抗?你不但不能回去,而且,传令下去,让所有的亲传弟子都回来,大家都要保存体力,因为,说不定今晚就是一场血战,或者明日就是拼命的时候,我们都要吃饱喝足,保存充分的体力!”

廉政泪如雨下,哭道:“可是……可是大家怎么办……”

‘玉’霄也落了泪,叹道:“我早就说过,这是一场生存之战,死人是在所难免的,就算你现在救了他们,那明日照样战死,也许,明日我们也会死,早死晚死,不过就是一天的时间罢了,你就算多让他们活一天,又有什么意义?”

魏晓晨劝道:“是啊,廉哥哥,你就不要固执了,‘玉’霄说的对,我们已经在绝路上了,人类的存亡就看我们这一战了,我们不能出去,现在,有本事的人都不能死,至于普通人,就算死,那也是无可奈何的。”

廉政心如刀割一般的痛苦,在十余年前,就是这么一场大雨,一场大水,‘弄’的他家破人亡,他多想在澡盆中跳出来去救母亲,他多想跳出去,随着母亲一起死在洪水中算了,但他却知道,就算跳下去,也救不了母亲,母亲希望他活下去,他若是这么做,那母亲是死不瞑目……

那种眼睁睁着看着亲人遭遇天灾**却无法救,那是一种什么心情?

所以,他之所以拼死的守城,只是要拼尽全力去救别人的亲人,因为他不想其他人跟他一样的痛苦。

但是,‘玉’霄弃城,‘弄’的被他掩护逃走的人差不多都死了,所以他才这么痛苦,这么愤恨,要跟‘玉’霄拼命。

但他也知道,这根本不怪‘玉’霄,‘玉’霄假如不这么做,那些百姓不单照样会死,也许,就算逃到天帝山脚下的百姓也会死,因为没有了兵的保护,他们都成了光杆司令,靠什么救他们?

而现在,大风大雨,外面的弟兄受着折磨和痛苦,他却要躲在房间里避雨!

他多想一起去淋雨,一起受折磨,但他也知道‘玉’霄说的对,若是淋了一夜的雨,等妖魔来了,手脚无力,谁来对付妖魔呢?

‘玉’霄查了一下人数,所有的亲传弟子基本上都飞回来了,这才放下了心。

至于其余的人是死是活,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只能看那些人自己的求生意志了,只能看他们自生自灭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适者生存,永远是这么无情。

一夜狂风骤雨,一夜的煎熬,‘玉’霄等人几乎都没睡,苦熬了一夜,虽然**上没有受折磨,但‘精’神上的折磨却更加痛苦。

但他们却只能忍耐,因为成功胜败、生死存亡的责任都在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修道者身上!

为了大局,只能这么做!

天终于亮了,风雨也停了,‘玉’霄命人赶紧准备吃喝,因为吃喝完毕,就是一场血战了。

‘玉’霄等人吃饱了喝足了,就算吃不下,也要吃!

一场风雨,再看那八万‘精’兵,有一些被大风吹走,摔死在山下,有一些人被活活的冻死,有一些人奄奄一息,活下来的人,仅是那些生命力顽强的人,也就只有两万来人了!

加上躲在房间里避雨的人,总共不过三万来人了!

八万多‘精’兵,一场狂风骤雨,折损了一半多!

这也不奇怪,天寒地冻的正是冬天,衣服都被淋湿了,抵抗力弱的,就会被冻死,被风吹走的,就会摔死,除了那些侥幸穿着蓑衣,躲在林中,紧紧抱着大树的人活下来之外,其余的,不是被折磨死,就是被大风吹走摔死,一夜的折磨,能活下来的就已经不容易了。

别说是人,山上碗口粗的树木都被连根拔起了不少,更别说人了!

就连‘玉’清大殿这么结实,大殿上的瓦片都被吹走!

来吧!畜生们,快点来吧!

这是每一个人内心中的狂喊,现在,没有人再畏惧生死,因为与其被这么折磨而死,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战死!

‘玉’霄等人刚刚吃完早饭,这些兵将刚要生火做饭,就在这时,妖魔们终于杀来了!

“哈哈哈哈……凌‘玉’霄,滋味不好受吧!”无数的妖魔在黑云中叫嚣!

随着妖魔的叫嚣声,就听一阵轰鸣声,大殿倒塌了半边,无数的妖魔祭出了兵器,将整个‘玉’清大殿砸塌了一半!

“跟这些畜生拼了!”廉政双眼血红,御剑飞出!

‘玉’霄等人也都破屋而出,一声唿哨,各自骑上自己的灵兽,也都飞上了半空,跟妖魔隔着数十丈相对。

再看黑压压的乌云中,无数的妖魔正在得意的狂笑!

来的妖魔正是魔域的大魔头们!

天空中,一排奇形怪状生着双翼的野兽,有的是猎豹长了翅膀,有的是猛虎生着翅膀,有的是生着羽翼的狼,有点是生着翅膀的蟒,奇形怪状,全都是可以飞天的凶猛异兽!

天空中乌压压的,也不知有多少这种凶禽猛兽!

在前面,正是魔域的七大魔圣、三大圣‘女’和九大巫尊,以及他们最得意的弟子。

孔雀大明王舒翎骑着天魔的坐骑血麒麟,手中拿着一把七尺多长的七‘色’开屏扇,在手心中,托着一把箭壶,也不知是什么玩意。

]三大圣‘女’分别骑着龙之九子中的嘲风神兽、狻猊神兽和负屃神兽。

鲲鹏魔圣骑着螭‘吻’神兽,这一来,龙生九子的灵兽都齐聚一堂了!

但可惜,聚齐了,却是对头冤家,虽然是兄弟,但又有几个兄弟不反目成仇的?

除了龙之九子中的神兽,另外还有一些龙之子也在场,獬豸,猰貐,饕餮,蚣蝮,椒图,犼,貔貅等,这些,其实也算是龙的儿子,不过,并非正规的龙之九子。

但这些灵兽可都是凶猛无比的灵兽,本事丝毫不在龙之九子之下!

‘玉’霄等人骑着的灵兽都不住的龙啸着,见到这么多同类灵兽,丝毫不惧怕。

‘玉’霄等人也有一些骑着坐骑的,‘玉’霄骑着龙鱼,菁菁鸟在‘玉’霄肩头,‘玉’蝶骑着天马,白皛皛骑着像狐狸一般的灵兽乘黄,廉政骑着自己的吉量马,叶方士骑着白鹤,曲天赋骑着囚牛神兽,熊天燚骑着睚眦灵兽,龙天罡骑着蒲牢灵兽,洪天福骑着赑屃灵兽,应天生骑着狴犴灵兽,总的来说,也有十只灵兽!

仙疆和魔域很少这么正面冲突过,这一场大战,只在二十几年前有过,不过,那时双方的势力都还没这么大。

现在,双方都收了不少的弟子,除了天魔和圣帝祖师等不在之外,他们的弟子又一次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血战。

这一场大战无可避免,这是大地主权之战,也是生死存亡之战!

这一战,人类若是胜了,那就可以继续活下去,若败了,那就只有一条路,就会被动物夺去了这个世间的主权,被动物屠戮殆尽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