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6章 血雨腥风2

第二百八十六章 血雨腥风2

舒翎一指众人当中的凤翙翙,高声道:“凤小姐,你怎么也来了?”

凤翙翙咬着牙道:“你们能不能听我一句劝,何必非要拼个你死我活呢?”

舒翎冷笑道:“这个世界上,有人类这种可耻的东西,我们动物就无法继续生存下去,早晚有一天,就会被人类剿灭,凤小姐,你又不是人类,而且,我师傅又是你的亲爷爷,你何必要帮外人呢?听我相劝,赶紧到我们这边来,或者你谁也不帮,立刻回昆仑山去,我们看在教主的份上绝不会伤你,如何?”

凤翙翙厉声道:“不!今日,我既然到了此地,就要跟他们同生共死,‘玉’蝶是我好姐妹,我若何能袖手旁观!”

元真高声道:“小姐,既然你是为了冷‘玉’蝶而来,只要‘玉’蝶小姐不‘cha’手此事,我们保证,不会伤害‘玉’蝶小姐的,‘玉’蝶小姐虽然是凌‘玉’霄的姐姐,但她的为人心地良善,我们也不想伤她,你将‘玉’蝶小姐带走吧,如何?”

元真说的是实话,因为他对‘玉’蝶真的很有好感,而且‘玉’蝶的美是那种令人怜爱不忍伤害的美,就算是妖魔见了,都有点不忍心,更何况,‘玉’蝶是凤凰圣母的亲传弟子,深受凤凰圣母的宠爱,而凤凰圣母又是天魔的表妹,是天魔的心上人,不管出于那层关系,只要‘玉’蝶肯不‘cha’手这件事,他都可以饶了‘玉’蝶。〖我欲封天无弹窗广告阅读〗

‘玉’蝶冷笑道:“多谢前辈的好意,不过,我已经是‘玉’霄的妻子,这里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我绝不会走的,我要跟大家同生共死!”

元真叹道:“这就不能怪我们不讲情面了,大小姐,你看到了没有,这是她自己不肯走,不是我们一定要杀她。”

狐媚儿笑道:“大小姐,我听说你很喜欢那个小白脸,叫……什么白皛皛对吧,是傲人族的人,就是那个骑着狐狸,背着‘射’日神弓的对不对。”

凤翙翙脸一红,但现在,又有什么好否认的。

凤翙翙道:“不错!他是我的未婚夫,也是我爹爹的徒弟。”

狐媚儿微笑道:“嗯,很不错,真是郎才‘女’貌,大小姐能有这么一个归宿,真的很好,我们都替你高兴,这样吧,看在教主和少主人的份上,少主人的爱徒我们怎么能伤害呢,白皛皛,你也可以走,只要你保持中立,谁都不帮,我们绝不会伤你,如何呀?”

白皛皛冷冷一笑,道:“多谢了,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玉’霄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们傲人族的人,我势要跟他同生共死!”

‘玉’霄长长的叹了口气,看了看白皛皛和‘玉’蝶,道:“皛皛,蝶儿,凤姐姐,这件事跟你们无关,你们走吧!”

白皛皛沉下了脸,正‘se’道:“霄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我白皛皛当成什么人了?咱们是一家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而且,我也是人,我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妖魔屠杀自己的同胞?”

‘玉’霄黯然道:“皛皛,今日是生死之战,你……你还是走吧,至少,能为我们傲人族留一点血脉。”

白皛皛怒道:“我说过,咱们是兄弟,就要同生共死,假如我为了自己,怕死贪生的逃命,算什么东西?傲人族族人,没有这种孬种,‘玉’霄,你不用多说,今日不但是你的事,乃是咱们人类的事,我是死,也不会走的!”

‘玉’霄叹了口气,伸手将白皛皛的手握紧了,道:“好兄弟!好吧,咱们就同生共死!”

‘玉’蝶淡淡的一笑,道:“我是你的妻子,这里都是我的朋友,那怕是死,我也不能离开,因为我也是傲人族的人,傲人族人,男人是英雄好汉,‘女’人也是英雄!”

牛犇犇哈哈笑道:“不错!死,又算得了什么?咱们今日就拼死一战,就算死,也死在一起!”

卓悠悠笑嘻嘻的伸出白‘玉’一般的手,笑道:“同生共死,永不分离!”

‘玉’霄大笑着将手跟她的手叠在了一起,‘玉’蝶、白皛皛和牛犇犇,几只手一起叠放在一起,纷纷大笑起来。

这是他们小时候一起玩,经常玩的东西,这是在为自己加油,为自己鼓劲。

傲人族的人就只剩下他们五个了,他们zhijian的友谊那是生死与共的,那是比海还深,比天还厚的!

在生死关头,他们宁愿死在一起,也永远不会分开!

这世上,命运可以将他们毁灭,但永远也不会将傲人族人的傲气打灭,那股傲视生死的豪气和傲气,那股宁死不屈,对自由和自尊的追求,是永远都不会妥协的!

这就是傲人族人,这就是傲人族人的志气和骨气!

当死亡来临的时候,没有人会丢了自尊和尊严,就算死,也要‘挺’起‘胸’去死,也绝不会卑躬屈膝的活着!

傲人族的人,永远不会丢下朋友不管,傲人族的人,就算遇到再大的挫折,也不会屈膝妥协,更不会求饶,更不会做没有廉耻的狗,他们会战斗,战斗到最后一滴血,保持着尊严死去!

死要死的轰轰烈烈,活要活的有尊严,这就是伟大的傲人族所追求的信仰!

傲人族的人,不像那些走狗汉‘jian’一样,为了活下去,宁愿做狗,卑躬屈膝,傲人族的人永远不会跪拜磕头,就算是神佛,他们都要在神佛的面前平起平坐,绝不会像那些求神拜佛没有骨气的人一样,跪倒在神佛的脚下,成为了神佛的狗奴才!

但世上有几个傲人族的人?真正追求自尊和自由的伟大民族被屠戮光了,因为这世上需要的是奴才,而不是这种有骨气的人!

神佛需要奴才来拜他们,来供养他们,所以,这种有骨气的人越多,他们的地位就越是不稳,所以,他们就毁灭傲人族,让世上唯一有正确信仰的民族就此绝种!

活下来的,就只有奴才了,看看现在的世界,求神拜佛,丧失了做人的尊严,这就是杀光了有骨气人的代价,当然,这缺德的事,都是满清鞑子做的。

更可耻的是,杀光傲人族的有骨气的人,只为了救天底下没有骨气的人,这个世界真的是荒唐的可笑。

但那些没有骨气的人,还需要这些有骨气的英雄来救,今日这场血战,就是傲人族的英雄带头的!

群魔其实很佩服傲人族的人,因为傲人族的人,不参天,不拜地,不求神,不跪佛,傲骨铮铮,永不屈膝,追求的是自由和自尊,他们心地良善,从不欺压别人,也从不‘乱’杀无辜,所以,魔域的英雄们也很敬重傲人族的人。

但可惜,人和魔不能共存,傲人族的人始终是人类。

元真叹了口气,忽然道:“凌‘玉’霄,虽然你令我很痛恨,但我也敬重你,你虽然杀了我们很多的子民,可是,那是各凭本事,这样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以后不再帮人类的忙,你们傲人族的人,我们魔域的绝不会伤害你们,你带着你六个妻子和你的朋友离开吧,这个条件,我已经算是尽到了仁至义尽了,如何,你肯答应吗?”

展翔怒道:“师叔!这怎么能行?凌‘玉’霄设下毒计,一把大火烧死了我们几百万的同胞,这笔血债就这么算了吗?”

舒翎沉声道:“不要多言,那是两族‘交’战,这不能怪凌‘玉’霄,让你元师叔做主就是。”

展翔气呼呼的不言语了,别看元真是六魔圣,但他的地位其实很高,可以说是军师人物。

狐媚儿微笑道:“不错,喂,小老弟,我们可算是仁至义尽了吧,这样吧,你跟你的九个师傅,还有几个师娘,还有那些师兄弟们,只要都不再管我们的事,咱们就可以化敌为友,我们都不伤害,怎么样啊?”

魔域的妖魔其实一直很畏惧仙疆的修道者,也一直想拉拢作为己用,因为没有了仙疆的修道者横挡着,那对付那些人类,可谓是易如反掌,灭绝人类的伟大事业,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实现了,至于这些人,就算让他们生,几千年也生不了多少人了,而且,等都消灭了,实在不行,再收拾他们就是了。

元真笑道:“不错,我们识英雄重英雄,你们觉得如何?”

曲天赋冷笑道:“对不起,我们九子的责任就是保护天下的百姓,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永不会跟你们妥协!”

宣静道:“不错,就算他们走,我们也要打下去!”

梵若怒道:“杀我儿子的血仇,我一定要报!”

元真冷笑道:“既然你们自己找死,那今日咱们就看谁厉害了,凌‘玉’霄,我给你的条件已经够深厚的了,你觉得如何,你给我个答复吧,只要你答应,咱们就是朋友了,你就可以带着你的妻子朋友离开这里,人类的死活,不关你们的事,你们何必为这些无耻的人类卖命呢?”

凌‘玉’霄哈哈大笑,声震寰宇,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天帝山中!

元真大怒,厉声道:“凌‘玉’霄!你到底决定了没有?我尊重你,请你也尊重我!”

‘玉’霄笑罢,这才道:“前辈,我还是那句话,这些年来,我吃的是炎黄子孙的粮食,我师傅他们是炎黄子孙,他们对我有恩,我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别人敬我一尺,我就以‘xing’命报答,我势必跟我师傅他们同生共死,我是不会走的!”

卓悠悠道:“不错!我师傅待我恩重如山,我死也要跟师傅在一起!”

元真咬着牙道:“好!咱们就生死一决吧!”

‘玉’霄笑道:“我也有一言,请几位前辈听之,元前辈,你们做的的确是太过分了,就算人类有不是之处,可是你们也杀了不少的人了,为何非要将人类都斩尽杀绝才停止呢?是不是有点过分?这样吧,你们只要不再屠杀人类,我也可以保证,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你们修炼你们的,我们修炼我们的,至于以后的命运,就看天意了,如何?”

元真冷笑道:“不行!我这一生,就是以灭绝无耻人类为己任!”

‘玉’霄叹道:“既然这样,你们不肯听我劝告,我也不能听你们的,我们难道真的只有生死决斗吗?”

舒翎缓缓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只有一战了,凤小姐,你决定了没有,究竟是走不走?”

凤翙翙看了看‘玉’蝶和心上人,淡淡的一笑,左手拉着‘玉’蝶的手,右手握着心上人的手,笑道:“我会跟蝶姐姐和白哥哥在一起!”

白皛皛柔声道:“翙翙,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还是回昆仑山吧。”

‘玉’蝶也劝道:“是啊,师姐,你回去吧。”

凤翙翙含情脉脉的看了看白皛皛,又看了看‘玉’蝶,柔声道:“白哥哥,我是你的未婚妻,而且,我跟蝶姐姐情同姐妹,今日生死存亡时刻,我是不会走的,我就算死,也要跟你们在一起!”

白皛皛眼睛湿润了,将凤翙翙抱在怀中,叹道:“翙翙!你真是太傻了!”

凤翙翙柔声道:“若是活着不能在一起,就让咱们死在一起吧。”

白皛皛轻轻道:“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白家的人了,我们就是夫妻,你就是我们傲人族的媳‘妇’!”

魔域的妖魔远远的看着,不仅直摇头,他们看的出来,这大小姐是铁了心的帮‘玉’霄等人了,就算死都不会离开了。

舒翎叹道:“小姐,既然这样,那……那就对不起了,假如你有个三长两短,非是我们不近情义了。”

凤翙翙嗔道:“谁让你们留情了,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

舒翎幽幽叹了口气,对天祷告道:“恩师在上,小姐不听劝告,徒儿只有开杀戒了,假如伤了小姐,请恩师不要怪罪徒儿。”

舒翎说罢,将手中的天魔旗高高举起,高声道:“弟兄们,无耻的人类就在眼前,为同胞们报仇雪恨的时刻到了,跟人类拼了!杀!”

舒翎一招手,再看身后乌压压的猛兽灵兽,仰天一阵狂啸,奔众人扑去!

‘玉’霄拔出双剑,高声道:“跟他们拼了!”

众人各自拔出兵器,迎着无数的动物也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