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6章 血雨腥风5

第二百八十六章 血雨腥风5

< >

毒蜘蛛一声惨叫,什么也看不见了,八只带着倒钩的‘腿’奔着菁菁鸟抓去!

菁菁鸟那能让它碰到自己,菁菁鸟一招得手,化作一道光就飞出去了,奔着那道胳膊粗的黑丝就啄!

‘玉’霄大叫道:“菁菁,闪开,这黑丝有毒,我自己能行!”

菁菁鸟闻听,飞了起来,在‘玉’霄头上盘旋着,保护着主人。。:。

‘玉’霄一见菁菁鸟飞走了,用手中的双剑一划,将黑丝网破开!

‘玉’霄在网中脱困而出,双剑凌空斩落,照着瞎眼的黑蜘蛛中间斩了下去!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那只如墨染一般的毒蜘蛛被‘玉’霄一剑劈成了两截!

那毒蜘蛛喷着黑水,往山顶上落去,无数的黑水半空中洒落,正好有三个兵在下面,躲避不及,正被黑水淋了一头一身都是!

“啊……”那三个被黑汁喷中的兵惨叫一声,再看全身上下,立刻腐蚀了起来,冒起了黑气,血‘肉’都变成了黑‘色’的!

“好毒的毒物!”‘玉’霄也暗自吃惊,幸好他有冰罩护体,否则,被毒气和毒汁飞溅到身上,那也是九死一生!

那三个兵被蜘蛛的黑水‘弄’了一身都是,倒在地上惨叫着翻滚着,眨眼间就没了声音,被毒水活活的毒死了!

这时候,到处都在死人,死人就跟死只蚂蚁没区别了,‘玉’霄虽然心中难过,但也无可奈何,那有时间去管这个。

那黑蜘蛛虽然被一剑斩成了两截,但依旧还没死,两半的身子在山中‘乱’爬,爬到那里,那里就是惨叫一片!

‘玉’霄双剑一指,脱手祭出,大喝道:“冲!破!”

天地苍穹剑和九子凝冰剑化作两道光,奔着地上爬着的黑蜘蛛‘射’去!

“噗!噗!”双剑‘射’出正中两截的黑蜘蛛的头!

双剑一‘射’中,‘玉’霄念动法诀,双手指挥着自己的仙剑,就见两把仙剑就好似两条蛟龙一般,不住的往黑蜘蛛的身上扎去!

“噗!噗!噗!噗!”眨眼间,两把神剑就好似飞龙一样,盘旋飞舞,一阵‘乱’刺,就将黑蜘蛛扎成了筛子!

那黑蜘蛛惨叫连连,再也不会动了。

‘玉’霄双手一引,道:“回来!”

两把剑化作两道光又飞回到了‘玉’霄的手中。

厉害的毒物还不止这俩,到处都是!

天帝山上的兵和弟子们都玩了命了,但无奈何,这些东西,都是巨大无比的,身上不是厚厚的鳞甲,就是皮糙‘肉’厚,而且都是凶猛的很,砍一刀、刺一枪根本无济于事!

在东边有一条巨大的大黑蟒蛇可谓是厉害极了,足有**丈长,粗都有一丈粗!

换句话说,**丈长,相当于现在的十余米长,大约有两米粗!

人在它的面前,渺小的简直就跟一只只小耗子一样!

而且蛇这种东西,就算被砍成两截一时半刻都死不了!

围着这条黑蟒拼命的有几百个兵,还有六七个亲传弟子!

那六七个亲传弟子是禅弥、禅勒弟兄二人,程蓝、颜莉娟、宋瑶佳、王‘玉’和冯成。

这七人有的是后援,有的是护守大殿的,这条黑蟒太凶悍了,一条铁尾一扫就死一大片,横冲直撞,势如破竹,山顶上的人挨着就死,碰着就亡!

七人正在边上如何能置之不理,所以,七人联手来对付这条黑蟒!

这黑蟒的厉害之处还在于有剧毒,一口毒气喷出,无数的人就被熏晕,这巨蟒抡起巨大的尾巴,砸到那里,那里就是死尸一片,扫到那里,那里就是山崩地裂!

也不知有多少人被这毒蟒砸成了‘肉’泥,也不知有多少人被咬成了两截,更不知有多少树木被砸断,碎石‘乱’飞,树木断折,人也到处在飞!

禅弥和禅勒是堂兄弟,是四大圣僧的儿子,这弟兄二人这两天可谓是又痛心又难过又有点高兴,真不知是什么心情。

高兴和痛心的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四大圣僧其实是他们的爹娘,虽然找到了爹娘,有点高兴,但痛心这爹娘却是和尚和尼姑!

两个人是又羞又愧,羞臊无比,简直觉得抬不起头来,因为最尊敬的四位圣僧,暗地里居然一直在做着夫妻,还真应了‘玉’霄玩笑说的那句话,和尚庙和尼姑庵建在一起,是为了偷情方便的。

‘玉’霄虽然那时候开玩笑,但没想到,他所说竟然成了真事,自己的爹娘是尼姑和和尚,表面是圣僧,一本正经的,但背地里,常常睡在一起做的夫妻间美事难道还少吗?

这俩和尚又不是傻瓜,其实,他们早就听到了闲言闲语,不过却从没怀疑过四大圣僧的人品。

可是现在看来,这四人明着是和尚和尼姑,背地里真的是夫妻!

更令他们痛心的是,自己是和尚和尼姑所生的孽种!

而且,他们爹娘在眼前,却一直不知道,兄弟在眼前却不能相认,只是因为这四人顾忌着他们的面子!

现在,他们的亲哥哥都死了,兄弟整日见面,却不能相认,那又是一种什么心情?

其实,这对于他们来说,还不如不知道身世的好。

但正因为两个和尚的死,四大圣僧才忍不住说出了实情,若没有这惨剧,他们恐怕就算死,都不会认他们,为什么他们这么狠心?

两个和尚痛断肝肠,又恨又痛心,又羞又愧,觉得无地自容,羞愧的都差点自尽了,觉得再也抬不起头来做人了。

在他们内心中,跟死去的**一样,就算死,内心中都不能原谅他们!

禅弥和禅勒两个人哭了一整夜,抱着彼此哥哥的尸体不住的哭着,并没有叫四大圣僧一声爹娘,根本不认他们。

是什么害的他们这样?是什么害的他们爹娘不能忍,兄弟不能认的?是佛法!就是所谓普度众生的伟大佛法!

他们恨爹的迂腐,恨娘的狠心,更恨这些所谓普度众生的佛法!

他们本应该有一个家庭,但愚蠢的父亲为了什么所谓的弘扬佛法,抛妻弃子,置家不顾,他们如何能不痛恨?

他们恨母亲,恨母亲为什么不早告诉他们真相,难道亲情不及佛法重要?

这也就是‘玉’霄见到他们没有立刻说出他们身世的缘故了,只因为,‘玉’霄知道他们脸上挂不住,‘玉’霄也提醒大家,不要笑他们,要当什么都不知道,毕竟,他们被和尚和尼姑偷情生出来,真的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他们生下来不是他们的错。

错就错在梵音和梵仁两个和尚实在是太迂腐,为了所谓的弘扬佛法,抛妻弃子!

错就错在梵慈和梵若两个尼姑,实在不该对儿子隐瞒真相,这么大才告诉他们。

但在他们四个的心中,佛法是至高无上的,师傅佛祖是至高无上的,为了所谓的弘扬佛法,他们甘愿这么牺牲,‘玉’霄真不知道该称赞他们伟大,还是谴责他们的愚蠢了。

但不管如何,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又何必去责怪他们呢?

所以,‘玉’霄劝解过两个和尚,让他们接受现实,毕竟一家团聚是一件喜事,不过,一时半刻,这俩和尚的内心中的结依旧是很难解开。

而且,没等他们解开心结,就遇到了这场生与死的对决!

由于这个原因,两个和尚可谓是生无可恋了,今日厮杀打斗,抱着必死的心在厮杀,那里危险,他们就往那里去!

也许,他们真的是寻死,但今日每一个人都有死的可能,因为今日之战,乃是生死存亡的一战!

禅弥用的是一根禅杖,禅勒用的是两把雪‘花’戒刀,两个和尚一左一右,在半空中对付蛇头!

除了这二人外,洪天福的二徒弟冯成挥舞着两把雌雄霸王鞭跟两个和尚一起对付蛇前面。

其余的四个姑娘,有两个对付蛇中间,有两个对付蛇尾。

七大亲传弟子,御剑半空中,上下翻飞,跟毒蟒战在一起!

这毒蟒实在是太凶悍了,七大弟子拼尽全力,依旧对这毒蟒无可奈何!

这毒蟒眨眼间,就伤了数百条人命!

就在这时,猛然间黑蟒张嘴一口黑气滚滚的烈焰喷出,禅弥和禅勒刚飞身避开,半空中飞来一头长脖子生着‘肉’翼的怪鸟,两条翅膀奔两个和尚的头拍去!

冯成看的清楚,惊呼道:“二位师兄,小心头上!”

禅弥和禅勒这两天头脑不清,心‘乱’如麻,但这二人还是有本事的,就觉得恶风不善,两个人赶紧往侧面一闪!

禅弥勉强闪过,禅勒被怪鸟的‘肉’翼撞了一下,摔在了地上!

还没等禅勒爬起来,那条黑蟒猛然间舌头吐出,一条两丈多长的舌头正好缠住了禅勒的两条‘腿’上!

没等禅勒挣脱开,黑蟒舌头一卷,眨眼间就将禅勒拖到了嘴边,咔嚓一口,正好咬中禅勒的小腹上!

“啊……”禅勒惨叫一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拖进了毒蟒的血盆大口内,被毒蟒一口咬断了半截腰!

禅勒的下半身被活活的咬成了血淋淋的两截,在小腹处就断成了两截,肠子和鲜血立刻滑了出来!

上半截的禅勒浑身血淋淋的落在了地上!

一瞬间,就发生了预料不到的惨剧!

有时候,生死就在一瞬间,上一秒还活着,下一秒就是死!

生与死,有时候就只是一线之隔,人生充满了不确定,谁也无法预料。

这黑蟒口内的獠牙好似一排排的铡刀一样,舌头都有三尺这么粗,禅勒就算有道术在身,也架不住这么咬,别说是他,就算是换任何人,都能被咬成两截!

“啊……兄弟啊!”禅弥看的清楚,一见堂弟被毒蟒咬成了两截,就知道弟弟完了!

这些年的感情,这些年的友谊,他们俩不知道身世的时候,都是十分要好的一对,彼此是好朋友,都是梵音阁的两大‘门’僧,深受四大圣僧的宠爱。

四大圣僧当然宠爱他们俩了,因为他们俩是四僧的小儿子,那可是亲生骨‘肉’。

虽然不能相认,但亲生儿子,那能不宠爱,虽然他们做了和尚,可是又不是没心,毕竟,亲情的感觉还是有的,毕竟,血浓于水,当然爱自己的儿子了。

黑蟒没等再去咬还没断气的禅勒,禅弥双眼就红了!

禅弥怒吼道:“我跟你这畜生拼了!”

禅弥将手中的禅杖祭出,奔着那条巨蟒‘射’去!

那巨蟒正要低头将滚落在地上的禅勒再咬一口,结果禅勒的‘性’命,禅弥来不及救援,将手中的禅杖祭出了!

巨蟒知道厉害,张口一喷,喷出了一股毒气,连带着禅勒血淋淋的两条‘腿’,一起撞在了禅杖上!

“砰!”一声巨响!

禅杖被撞飞,飞出去了两丈远,落在了地上。

这时的禅弥已经玩了命了,虽然吸入了毒气,虽然赤手空拳了,但不管后果了,也不想活了,大吼一声,紧接着扑了上去,抱着毒蟒,死死的抱住了毒蟒的血盆大口!

冯成赶紧拼力挡住了那只怪鸟,对吓傻了的四个姑娘大叫道:“快救人!将师兄拖走!”

颜莉娟、宋瑶佳顾不上禅勒浑身是血了,赶紧一人拽着一条胳膊给拖到了安全地方了!

这时,禅弥已经跟毒蟒翻在了一起,禅弥紧紧抱住毒蟒的头,狂吼道:“剁死这畜生!快动手!”

那毒蟒被紧紧的勒住了嘴,挣脱不开,不住的在地上翻滚着,带着禅弥‘乱’撞,禅弥被撞的浑身是血,依旧死死的不松手!

程蓝和王‘玉’都有点吓傻了,这实在是太惨烈了!

但这好机会如何能错过,当然要趁机击毙这畜生了。

两个姑娘一咬牙,双双奔毒蟒而去!

程蓝一剑剁在巨蟒的脖颈上,王‘玉’则到了毒蟒的前面,找准机会,抖动‘玉’龙戟刺在了巨蟒的一只灯笼大的眼睛上!

‘噗’的一声,巨蟒的左眼被刺瞎,‘玉’龙戟扎进去了三尺深,深深的刺在了巨蟒的眼睛上!

那巨蟒被刺中要害,如何能不痛,一声痛叫,猛然一张大嘴,毒蛇在缝隙中吐出,就好似一道利剑一般,刺透了禅弥的心窝,不但这样,毒舌刺透了禅弥的心窝,又刺在了王‘玉’的心口上!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