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6章 血雨腥风6

第二百八十六章 血雨腥风6

nbsp;nbsp;nbsp;nbsp;王玉做梦也没料到,禅弥抱住了毒蛇的血盆大嘴,这毒蛇居然有这么一招,她正好一戟刺瞎了毒蟒的一只眼睛,还没来得及刺第二只眼睛,也没来得及逃走,就被毒蟒刺透了心窝!

nbsp;nbsp;nbsp;nbsp;王玉也惨叫一声,一低头,只见自己的心口被一条血红的舌头刺透,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nbsp;nbsp;nbsp;nbsp;王玉一咬银牙,大吼一声,玉龙戟狠狠的往毒蟒的头里扎去!

nbsp;nbsp;nbsp;nbsp;毒蟒痛的乱滚,一条尾巴乱扫,程蓝一剑斩出,并没有斩掉蟒头,只是斩了一半,剑都拔不出来了,这时,巨蟒的尾巴就抽了过来!

nbsp;nbsp;nbsp;nbsp;程蓝急忙飞身就逃,总算躲避的及时,并没有受伤,但手剑却已经丢了!

nbsp;nbsp;nbsp;nbsp;王玉和禅弥被巨蟒卷着,在地上翻滚着,王玉死死的不松手,还是使劲的刺毒蟒,一条玉龙戟都刺进去了一半多了,在毒蟒的断颈内都露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这时,玉霄刚好除掉了那只毒蜘蛛,一眼瞥见了这边的惨状,玉霄知道不好,一拍龙鱼的头,喝道:“快去救人,那边!”

nbsp;nbsp;nbsp;nbsp;龙鱼化作一道光就飞到了毒蟒的上空,玉霄大吼一声,双剑恶狠狠的在半空斩落!

nbsp;nbsp;nbsp;nbsp;那毒蟒正在乱翻着,玉霄双剑正好又剁在那喷血的断颈上,‘噗’的一声响,将断了一半的蛇头给斩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毒蟒的蛇头一断,立刻,旋转的禅弥和王玉重重的随着蛇头摔落在地上!

nbsp;nbsp;nbsp;nbsp;但断了头的毒蟒,虽然头断了,但头和身子都没死,断了的身子横冲直撞,就在山顶上乱窜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而那蛇头依旧还动着,没等那蛇头跳起来,玉霄急忙将一把剑祭出,一道寒光,正好将毒蟒的头钉在了石头上!

nbsp;nbsp;nbsp;nbsp;王玉爬了起来,抽出玉龙戟照着毒蟒的另外一只眼又是狠狠的一戟!

nbsp;nbsp;nbsp;nbsp;禅弥一骨碌,捡起来自己的禅杖,抡起禅杖照着毒蟒的头就是一阵乱拍!

nbsp;nbsp;nbsp;nbsp;眨眼间,毒蟒的头被砸了个稀烂,终于一动不动了。 Ш Ш Ш .xinЫ??.

nbsp;nbsp;nbsp;nbsp;可王玉和禅弥受伤太重,也都已经奄奄一息了,二人都瘫倒在地上。

nbsp;nbsp;nbsp;nbsp;玉霄赶紧收回剑,大喝道:“快,大家用,住这畜生的身子,将这畜生斩成好几截,扔下山去!”

nbsp;nbsp;nbsp;nbsp;程蓝哭着,赶紧扶住了浑身是血的王玉,冯成也击毙了那只怪鸟,也扶住了禅弥。

nbsp;nbsp;nbsp;nbsp;玉霄泪水如雨一般的落着,赶紧对着空大叫道:“梵音、梵仁、梵慈、梵若四位师傅,你们先别打了,快下来,禅弥和禅勒二位师兄不行了!”

nbsp;nbsp;nbsp;nbsp;四大圣僧正在跟四个巫尊拼杀,听到玉霄的喊声,低头往下一看,不由得痛断了肝肠,四个人痛叫一声,纷纷飞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四个巫尊那能罢休,刚要追上来,玉霄骑着龙鱼挡住了,大叫道:“皛皛、蝶儿、悠悠,拦住他们!”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正在对付兽群,一听玉霄的招呼,急忙骑着灵兽,挺手的素白亮银戟挡住了巫冲!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抖手就是一通冰剑,击退了巫灭,飞身拦住了巫灭!

nbsp;nbsp;nbsp;nbsp;玉蝶砍死一条怪鸟,御剑飞来,挡住了巫灵!

nbsp;nbsp;nbsp;nbsp;玉霄拦住了巫魂,四人在半空就跟四大巫尊绞杀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别看四大巫尊这么厉害,但玉霄等四人的修为和本事都不在这四个魔头之下,八个人正是棋逢对手,立刻就杀了个难分难解!

nbsp;nbsp;nbsp;nbsp;两个和尚和两个尼姑顾不得别的了,双双抱起自己的儿子飞到了安全地带,这时,二人已经奄奄一息。

nbsp;nbsp;nbsp;nbsp;王玉也一样,这毒蟒的舌头有剧毒,她要害了一舌,被刺透了心窝,流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了。

nbsp;nbsp;nbsp;nbsp;程蓝抱着姐妹到了安全点的地方,不住的哭着,王玉痛苦的呻吟一声,指了指空正在跟比翼鸟妖魔决战的陶天喜和姚霞夫妻,缓缓道:“快,叫我师傅来……”

nbsp;nbsp;nbsp;nbsp;冯成痛声道:“你等着,我去叫师叔来。”

nbsp;nbsp;nbsp;nbsp;冯成御剑飞起,找到了姚霞,替下了姚霞,一指下面道:“师叔,快去看看吧,王师妹不行了,这就要死了。”

nbsp;nbsp;nbsp;nbsp;姚霞痛叫一声,急忙飞下了半空,来见自己的爱徒。

nbsp;nbsp;nbsp;nbsp;姚霞就四个亲传弟子,王玉是三徒弟,前天死了一个徒弟了,今日没想到又折了一个。

nbsp;nbsp;nbsp;nbsp;姚霞是性情人,而且,这四个女徒弟是她一手带大的,就跟自己的女儿都没什么区别,而且,这四个女徒弟对姚霞像对母亲一样的敬重,姚霞为人又不拘小节,跟四个徒弟简直亲如母女一般,感情极其的深厚!

nbsp;nbsp;nbsp;nbsp;姚霞一见爱徒已经不行了,不由得泪流满面,抱着爱徒就哭出了声。

nbsp;nbsp;nbsp;nbsp;王玉惨然一笑,喘着气微弱的道:“师傅……徒儿再也不能伺候您老人家了……师傅对徒儿的大恩大德,徒儿只有……只有来生再……再报答了……”

nbsp;nbsp;nbsp;nbsp;姚霞颤抖着手,掏出了药,哭道:“快,别说话,吃了药就会没事的,我不让你死,你不能死,听到了没有!”

nbsp;nbsp;nbsp;nbsp;王玉轻轻的摇摇头,紧紧握住姚霞的手,道:“没用了……师傅……您……保重……徒儿去了……保重……”

nbsp;nbsp;nbsp;nbsp;王玉说罢,嘴里吐出了一口黑血,抓着姚霞的手一松,绝气而亡!

nbsp;nbsp;nbsp;nbsp;“玉儿啊……”姚霞痛哭!

nbsp;nbsp;nbsp;nbsp;程蓝、颜莉娟和宋瑶佳保护着姚霞,一边跟天上的猛兽厮杀,一边落了泪。

nbsp;nbsp;nbsp;nbsp;程蓝哭道:“师叔,您别太伤心了,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先将师妹的尸体放在安全之处,小心附近的毒兽。”

nbsp;nbsp;nbsp;nbsp;姚霞擦了一把泪水,咬着牙道:“玉儿,师傅替你报仇雪恨!”

nbsp;nbsp;nbsp;nbsp;姚霞抱着徒弟的尸体,御剑而飞,飞进了一处房间,将徒弟的尸体放在一张**,然后又飞了出来,这时,那条巨蟒已经被众人住了,不少人拽着被斩成了三截的蟒尸正往外拖。

nbsp;nbsp;nbsp;nbsp;姚霞一见那蟒蛇的头,就知道徒弟是这畜生害死的,大吼一声,奔那条没头的毒蟒还在乱动的尸体飞去,抡起手的痴心情长剑就剁!

nbsp;nbsp;nbsp;nbsp;“咔咔咔咔……”姚霞这个恨,一阵乱剑,将那断了三截毒蟒的尸体给剁成了数千段,剁了个血肉模糊!

nbsp;nbsp;nbsp;nbsp;众人骇的心惊胆战,一见姚霞像疯子一般,真的是太可怕了。

nbsp;nbsp;nbsp;nbsp;纯真仙子姚霞在九女,为人最和气,也最天真烂漫,这些天帝山的弟子和龙女派的弟子都不曾见到姚霞这么狠过,一见姚霞血灌瞳人,简直都要疯了。

nbsp;nbsp;nbsp;nbsp;姚霞发疯似的,用手仙剑狂砍着三截巨蟒的尸体,眨眼间,就剁碎了巨蟒,几乎将这条巨蟒给斩成了肉泥烂酱!

nbsp;nbsp;nbsp;nbsp;众人苦苦一笑,这也不用丢下山了,就算这毒蟒有再大的神通,都不能动了,因为这女疯子将这蛇都剁成了饺子馅了。

nbsp;nbsp;nbsp;nbsp;姚霞剁碎了巨蟒的尸体,将护体冰罩破开,呜呜大哭道:“玉儿,师傅替你报仇了,你可以安息了。”

nbsp;nbsp;nbsp;nbsp;姚霞哭了几声,擦了擦泪水,冲进了怪鸟群,一通乱剑这个砍,那些怪鸟的头被剁掉,遇到就死,碰着就亡!

nbsp;nbsp;nbsp;nbsp;姚霞的修为和本事,那是这些怪鸟能挡得住的,姚霞杀开一条血路,抬头一看,冯成根本抵不住比翼双魔,于是,御剑飞上半空,跟丈夫陶天喜联手,又跟双魔厮杀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比翼双魔左玄和右篆联手十分的厉害,这也就是陶天喜和姚霞,换个别人联手都不见得能抵挡的住。

nbsp;nbsp;nbsp;nbsp;因为陶天喜和姚霞是夫妻,也是心意相通,联手对敌,正是比翼双魔的敌手。

nbsp;nbsp;nbsp;nbsp;比翼双魔在二十年前也遇到过陶天喜和姚霞联手对付他们,依旧是打了个平手,二十几年后,这老对手,还是如此,难分胜负!

nbsp;nbsp;nbsp;nbsp;冯成退了下来,帮着对付群兽去了。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和姚霞又联在一起,二人刀剑并举,一阴一阳,跟比翼魔圣夫妻在半空又杀了个难分难解!

nbsp;nbsp;nbsp;nbsp;姚霞痛断肝肠,但比姚霞更难过的是四大圣僧!

nbsp;nbsp;nbsp;nbsp;梵慈和梵音抱着自己儿子禅弥哭成了一团!

nbsp;nbsp;nbsp;nbsp;梵若和梵仁抱着儿子禅勒的半截身子哭的昏死过去了!

nbsp;nbsp;nbsp;nbsp;禅勒受伤太重,从肚子上被毒蟒给咬断,肠子都掉没了,腔子内的心肝脾肺肾没有了阻挡,也都颠了出来,早就绝气而亡了。

nbsp;nbsp;nbsp;nbsp;梵音阁的弟子保护着昏死过去的两个师傅,将血淋淋的尸体给搭到了一处空房间内,给两个师傅掐人,吃药,顺气,一通的忙活。

nbsp;nbsp;nbsp;nbsp;禅勒虽然死了,可是禅弥却还没有断气,不过也已经奄奄一息。

nbsp;nbsp;nbsp;nbsp;命运也真是奇怪,梵音和梵慈的大儿子死的时候,他们没见到最后一面,来的时候,大儿子已经死去,可梵若和梵仁却见到了自己大儿子的最后一面了。

nbsp;nbsp;nbsp;nbsp;现在,正好掉了个个,梵音和梵慈大儿子死的时候没见到最后一面,可是小儿子死的时候,却见到了最后一面。

nbsp;nbsp;nbsp;nbsp;但梵仁和梵若却恰恰相反,大儿子的最后一面见到了,小儿子死的最后一面没见到!

nbsp;nbsp;nbsp;nbsp;命运真是造化弄人,这难道就是对他们信奉佛法的恩赐吗?

nbsp;nbsp;nbsp;nbsp;梵慈痛哭道:“儿啊……你怎么样?你不要死啊……娘就你一个亲人了……”

nbsp;nbsp;nbsp;nbsp;禅弥惨然一笑,道:“亲人?你们是我爹娘吗?你们还不如不是我的爹娘的好,这样……我……我还感激你们的养育之恩……”

nbsp;nbsp;nbsp;nbsp;梵音痛声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儿啊……”

nbsp;nbsp;nbsp;nbsp;禅弥一听父亲又念这玩意,不仅恨得咬碎了钢牙,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怒吼道:“你给我闭嘴!你的心就只有佛法!就只有佛祖!我问你,究竟是我亲,还是你的佛法亲?还是你的释迦摩尼如来亲?他是你爹,还是你爷爷,你这么对他痴迷?你为了所谓的佛法,抛妻弃子,你心还有亲情没有?还有家庭没有?就连我都要死了,你还在我面前念佛,你给我滚,滚,我不想见到你……你滚……”

nbsp;nbsp;nbsp;nbsp;梵音痛声道:“我……我是迫不得已……师傅就我们两个徒弟……我们不去做,谁来弘扬佛法,谁来普度众生?”

nbsp;nbsp;nbsp;nbsp;禅弥闻听狂笑道:“哈哈哈哈……普度众生?好一个普度众生!如来若真有这本事,你为何不叫他来救这些被残杀的苍生?西天极乐世界?哈哈哈……这世上还有你这种愚蠢之人,有妻有子不珍惜,却去做和尚,去想死后去极乐世界,为了死后的世界,活着的时候,却抛妻弃子,荒唐啊,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梵慈抱着儿子呜呜哭道:“弥儿,你爹爹也是迫不得已的,娘……娘一直在你身边,我跟你爹爹都很疼你,你不要再责怪他了,快,吃药,吃了药,就会好的……”

nbsp;nbsp;nbsp;nbsp;禅弥惨然笑道:“太迟了,太迟了……娘……我……我不怪你……毕竟你是为了我们弟兄才来做尼姑的……我只恨他……恨他抛妻弃子……”

nbsp;nbsp;nbsp;nbsp;梵慈哭道:“你……你叫我什么……”

nbsp;nbsp;nbsp;nbsp;禅弥缓缓道:“我叫你娘……您一个人怎么能拉扯我们弟兄长大呢,我现在明白你的苦衷了,你为了我们弟兄能活下去,你只好随着他,只有这样,你才能让我们活下去,否则,你一个弱质女子,若何能拉扯我们长大,娘啊……我……我不恨你,你保重……”

nbsp;nbsp;nbsp;nbsp;母爱的伟大是就是如此,梵若之所以做尼姑,当然多半是为了儿子!

nbsp;nbsp;nbsp;nbsp;正如禅弥所说,她一个弱女子,若不依靠丈夫,如何能活下去呢?

nbsp;nbsp;nbsp;nbsp;梵慈紧紧抱着自己的小儿子,痛哭道:“弥儿,你……你不要离开娘……”

nbsp;nbsp;nbsp;nbsp;禅弥吐了一口黑血,惨然道:“没想到,佛祖真的对我们不薄,能让我在死的时候,知道自己的身世,知道我还有爹,还有娘,哈哈哈……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禅弥惨然的笑了几声,笑的是那么的凄凉,那么的讽刺,梵音的心就好似被一刀一刀的在割一般的难受!

nbsp;nbsp;nbsp;nbsp;禅弥笑了几声,眼睛一闭,绝气而亡!

nbsp;nbsp;nbsp;nbsp;梵慈抱着惨死了的儿子哭死过去了,梵音泪流满面,他实在搞不懂,他究竟是对还是错!

nbsp;nbsp;nbsp;nbsp;他为了弘扬佛法,不惜抛妻弃子,他为了普度众生,不惜放弃家庭,但又得到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死后灵魂进极乐世界?

nbsp;nbsp;nbsp;nbsp;虚无缥缈的极乐世界里,真的有人间亲情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