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0章 君子之战2

第二百九十章 君子之战2

nbsp;nbsp;nbsp;nbsp;因为这流星剑雨实在是太美了,简直完美无缺!

nbsp;nbsp;nbsp;nbsp;这流星剑雨就跟玉蝶的人一样,都是那么的完美无缺,美的令人心醉。

nbsp;nbsp;nbsp;nbsp;但困在幻阵的人却觉得这流星雨不美,不但不美而且可怕的很,因为,这流星雨闪着灿烂的光芒,晃的人眼花缭乱,难辨真假!

nbsp;nbsp;nbsp;nbsp;玉蝶一通气剑乱射,逼的双魔乱了手脚。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一见差不多了,念动法决,将自己的冰剑排山倒海一般的就射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玉蝶的流星剑雨还有个规律,可是卓悠悠的冰剑就好似雨点一般,一射就是乱射一通,根本没有什么规律。

nbsp;nbsp;nbsp;nbsp;最可怕的是,这一寸多长的冰剑锋利无比,专门往眼睛和身体的穴道上射!

nbsp;nbsp;nbsp;nbsp;鸳鸯双魔抵挡流星雨都手忙脚乱了,更别说抵挡这些冰剑了。

nbsp;nbsp;nbsp;nbsp;悠悠的冰剑比玉蝶的气剑还要厉害,因为悠悠的冰剑乃是真冰,而玉蝶的气剑却是真气,真的冰比起气来,当然厉害多了。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的是用本身的寒气,冰冻周围的空气,将空气化霜为露,化露为冰,如此做成的冰剑,那都是真冰!

nbsp;nbsp;nbsp;nbsp;随着悠悠的冰剑射出,就听噗噗噗噗噗,鸳鸯双魔全身被插满了冰剑,虽然这冰剑不大,但可怕的是,非常的锋锐,就好似一把把小刀一般的锋利!

nbsp;nbsp;nbsp;nbsp;鸳鸯双魔赶紧拼命的抵挡着暴雨一般的冰雨,一起往山头上落去!

nbsp;nbsp;nbsp;nbsp;“那里走!”卓悠悠大喝一声,人剑合一,在后就追!

nbsp;nbsp;nbsp;nbsp;玉蝶也不示弱,也是人剑合一,御剑就追!

nbsp;nbsp;nbsp;nbsp;在两个姑娘的身后就是无数的冰剑,紧随着一起追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鸳鸯双魔刚落下地,两个姑娘就到了!

nbsp;nbsp;nbsp;nbsp;成双和裴兑双拐和双刀一挥,四道真气就撞了过来!

nbsp;nbsp;nbsp;nbsp;玉蝶和悠悠几乎同时也一挥双剑,劈出两道剑气,将四道撞来的真气击破!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一指双魔,再看漫空的冰剑加快了度,在两个姑娘的身侧穿过,直奔双魔射去!

nbsp;nbsp;nbsp;nbsp;鸳鸯双魔就觉得眼前寒星点点,奔双眼射来,急忙荡起层层拐山和重重刀影,将数点寒星挡住!

nbsp;nbsp;nbsp;nbsp;但冰剑太锋锐,依旧有一些穿破了真气,射在了双魔的身上!

nbsp;nbsp;nbsp;nbsp;现在的双魔,全身上下几乎都插满了悠悠的冰剑,鲜血顺着剑孔渗出,湿透了碧翠的羽衣!

nbsp;nbsp;nbsp;nbsp;双魔刚击破了冰剑,两个姑娘的双剑就到了!

nbsp;nbsp;nbsp;nbsp;“看剑!”卓悠悠大吼一声,当头就劈落!

nbsp;nbsp;nbsp;nbsp;玉蝶也娇叱一声,一剑也劈了下去!

nbsp;nbsp;nbsp;nbsp;双魔无可奈何,被剑光罩住,无法躲避,只好拼命的一架!

nbsp;nbsp;nbsp;nbsp;“砰”的一声,双剑正好斩在双魔的刀拐上!

nbsp;nbsp;nbsp;nbsp;双魔被震得一阵摇晃,心口一阵阵发闷,双双喷出一口鲜血!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用全身功力一压,将成双压住,再看成双双脚都陷进了石头里!

nbsp;nbsp;nbsp;nbsp;玉蝶也一样,也将另外一个女魔压住!

nbsp;nbsp;nbsp;nbsp;两个姑娘功力本就比这双魔深厚一些,加上双魔了悠悠的冰剑,被冰剑刺了不少的穴道,真气周转不济,又是被动挨打,当然不及两个姑娘了。

nbsp;nbsp;nbsp;nbsp;双魔拼尽全力一架,卓悠悠和玉蝶借力弹起,双双到了双魔的身后,同时一剑刺向了双魔的心窝!

nbsp;nbsp;nbsp;nbsp;“裴妹!”成双大吼一声,不顾自己,扑向了自己的妻子,双拐去架玉蝶刺向裴兑后心的一剑!

nbsp;nbsp;nbsp;nbsp;玉蝶的心就是一震,她没想到,鸳鸯双魔居然这么恩爱!

nbsp;nbsp;nbsp;nbsp;在生死存亡之刻,居然舍己为人去救心上人!

nbsp;nbsp;nbsp;nbsp;玉蝶本就心软,而且,这双魔如此的恩爱,这种棒打鸳鸯的事实在是太残忍了,玉蝶实在做不出。

nbsp;nbsp;nbsp;nbsp;玉蝶赶紧撤剑跳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玉蝶的剑被封了一下,借力收剑跳了出去,可是悠悠却做不到了,因为她全力一剑,没有借力之处,已经收不回来了。

nbsp;nbsp;nbsp;nbsp;虽然悠悠也被双魔的夫妻之情所感动,也有点不忍下手杀之,但这一剑去的太快了,实在收不住了!

nbsp;nbsp;nbsp;nbsp;这些日子以来,卓悠悠变了好多,自从见到了玉霄,卓悠悠就一直在变,尤其是做了玉霄的妻子后,卓悠悠感觉自己好幸福,往日的冷漠无情的心渐渐的不那么冷了,已经变得开朗多了,渐渐的回到了本性,像小时候一样的善良了。

nbsp;nbsp;nbsp;nbsp;虽然有时候卓悠悠依旧有点冷有点狠,但比起以前来的确是仁慈多了,可谓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刹那间也动了怜悯之心,虽然收剑不及,但百忙,卓悠悠飞起一脚,踢在了成双的后背上,借力使力,这才将这一剑收回,不过,依旧刺伤了成双,但已经不致命了。

nbsp;nbsp;nbsp;nbsp;成双被一脚踢倒,跟妻子已经滚在了一起,没等起来,卓悠悠窜上一步,将冷气飕飕的冰雪霜寒剑架在了成双的脖颈上,厉声道:“别动,再动要你的命!”

nbsp;nbsp;nbsp;nbsp;“妹妹手下留情!”玉蝶惊呼一声。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跺脚道:“姐姐,你又这么心慈面软啦,难道不杀他们吗?”

nbsp;nbsp;nbsp;nbsp;玉蝶苦苦一笑道:“胜负已分,何必赶尽杀绝?而且,他们这般的恩爱,咱们何苦拆散他们呢?”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咯咯笑道:“恩爱?是有点,不过,我不信,喂,你们俩我只能饶一个,你们谁死谁活呀!”

nbsp;nbsp;nbsp;nbsp;成双怒道:“你要杀就杀,不要羞辱我们!”

nbsp;nbsp;nbsp;nbsp;裴兑也喝道:“不错!可杀不可辱!我们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鸳鸯双魔彼此拥抱着将双眼一闭,在那等死了。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赞道:“好,有骨气!本姑娘最喜欢有骨气的,虽然你们不是人,但你们彼此恩爱,而且很有骨气,本姑娘很喜欢,姐姐,你说怎么办吧?”

nbsp;nbsp;nbsp;nbsp;玉蝶微笑道:“算了,就饶他们一命吧,咱们走!”

nbsp;nbsp;nbsp;nbsp;“嗯,我听姐姐的!”卓悠悠答应一声,跟玉蝶手拉手这就要走。

nbsp;nbsp;nbsp;nbsp;“慢着!你们……你们真的不杀我们?”鸳鸯双魔双双站了起来,满脸的不信和怀疑。

nbsp;nbsp;nbsp;nbsp;玉蝶淡淡的道:“傲人族的人从不说谎,答应了别人的事一定会做,我们姐妹说不杀你们,就不杀你们,不过,你们不要再打了,你们走吧。”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道:“是呀,你们再打,再要被我们姐妹抓住,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喂,你们这么恩爱,为什么不找处隐蔽之处,恩恩爱爱的过一生呢?何必非要跟我们作对呢?”

nbsp;nbsp;nbsp;nbsp;裴兑流着泪道:“二位姐姐不知,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被你们人类活活的……”

nbsp;nbsp;nbsp;nbsp;成双怒道:“被你们人活活的剥皮拔毛,煮着给吃了,你们说,如此血海深仇,我们如何能不报?”

nbsp;nbsp;nbsp;nbsp;玉蝶和悠悠对视一眼,都不仅幽幽长叹一声,玉蝶轻轻道:“我承认,我们人类有时候的确做的很过分,不过,这世上有那条生命不吃肉不杀生呢,就算是你们动物,还不是一样的杀生害命吗?而且,你们也看到了,人类已经得到了惩罚,这一场血战,死伤殆尽,几百年的辛苦耕耘都化为齑粉,你们的仇不等于报了吗?而且,你们也应该杀了吃你们儿子和亲人的仇人了,仇已经算是报了,冤有头,债有主,实在不应该将仇恨都算在所有人的身上,非要灭了我们人类,也实在有点过分啦,你们说对吗?”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道:“二位大仇已经报了,我劝二位还是退隐山林,恩恩爱爱的过一生,你们还是走吧,我们姐妹能饶你们一次,不能饶你们两次,你们走吧。”

nbsp;nbsp;nbsp;nbsp;鸳鸯双魔大受感动,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也就是玉蝶和悠悠,换做别人,早就将他们剁碎了,那还能手下留情?

nbsp;nbsp;nbsp;nbsp;裴兑幽幽道:“二位姐姐的大恩,我们夫妻铭记在心,二位姐姐说的对,我们也算是尽力了,自此之后,我们永不出山,咱们后会有期!”

nbsp;nbsp;nbsp;nbsp;成双也抱拳道:“多谢饶命之恩,告辞!”

nbsp;nbsp;nbsp;nbsp;鸳鸯双魔手拉手飞入了云,往大山飞去,消失不见,自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nbsp;nbsp;nbsp;nbsp;而后人对鸳鸯之间生死不渝的爱情也十分的感动,对鸳鸯也不再屠杀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后人常常将男女之间爱情的生死不渝比喻成像鸳鸯一样,可见对鸳鸯的敬重和喜爱了。

nbsp;nbsp;nbsp;nbsp;玉蝶和悠悠大获全胜,可以说胜的最轻松潇洒,因为两个姑娘始终还没有尽全力,玉蝶和悠悠联手可以说完全能跟比翼魔圣夫妻斗个骑虎相当,难分胜负。

nbsp;nbsp;nbsp;nbsp;玉蝶和悠悠打败了对手,担心丈夫玉霄的安危,前来给玉霄观战。

nbsp;nbsp;nbsp;nbsp;玉霄正和舒翎斗的势均力敌不分上下!

nbsp;nbsp;nbsp;nbsp;一个是九子的得意门徒,一个是天魔的得意门徒,当真是棋逢对手!

nbsp;nbsp;nbsp;nbsp;玉霄这边短时间依旧是难分胜负,不过,其余三个地方又分出胜负了!

nbsp;nbsp;nbsp;nbsp;牛犇犇和熊大壮,石力和熊破冰,姚百和凤栖,这六个已经分出胜负了!

nbsp;nbsp;nbsp;nbsp;这六个都是以硬碰硬的猛将,叮叮当当像打铁一般的斗了半个多时辰,都累的吐了血,手臂都要抬不起来了。

nbsp;nbsp;nbsp;nbsp;九头狮子精姚百实在吃不过劲了,这凤栖一对龙凤虬龙棒力大无穷,不但力大无穷,而且修为和功力都很不错,最可怕的是,凤栖跟他硬拼,是玩命的硬拼!

nbsp;nbsp;nbsp;nbsp;姚百十分的勇猛,虽然修为和道术都不错,但凤栖一点不比他差,无论斗力、都法都不在他之下,更可恨的是凤栖跟他硬碰硬!

nbsp;nbsp;nbsp;nbsp;凤栖是打定主意了,这一场比斗,只准赢不准输,那怕两败俱伤,也不能输,所以,他是硬拼!

nbsp;nbsp;nbsp;nbsp;双方都是玩命,必然有一个退让的,那才能结束,否则,就看谁吃不住劲,自动退走。

nbsp;nbsp;nbsp;nbsp;姚百实在招架不住了,被震的双臂酸麻,都被震成了内伤了,一人一狮子精都吐血了,姚百暗叫不好,知道再这么硬拼下去,不跟对方同归于尽才是怪事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就算打赢了凤栖,假如再来人跟他打,那他已经无力再战了,现在没人出来一起打他,等会打死了凤栖,那他们的决斗就算是完了,再要上来人厮杀,那就不违反协定了,那他必死无疑了。

nbsp;nbsp;nbsp;nbsp;姚百虚晃一招,转身就逃,站在云,擦了擦嘴角边的血,道:“好!好小子,咱们算是打平了如何?”

nbsp;nbsp;nbsp;nbsp;凤栖也要坚持不住了,但依旧支撑着,怒道:“有本事别走,咱们再打!”

nbsp;nbsp;nbsp;nbsp;姚百冷笑道:“算了吧,有机会再跟你比,告辞!”

nbsp;nbsp;nbsp;nbsp;姚百不管同伴,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nbsp;nbsp;nbsp;nbsp;凤栖长出一口气,虽然没有杀了这妖魔,但毕竟没丢人,他也知道,玉霄让他出战的原因,就是要他将这妖魔打走。

nbsp;nbsp;nbsp;nbsp;沈渊给师弟观战,一见师弟将妖魔打退了,他也不好去追杀,因为讲过协定,那就是不管谁胜谁败,哪怕对方逃命,都不准有人帮着追杀,他若是帮着追杀,那就是违反协定,就会被人耻笑。

nbsp;nbsp;nbsp;nbsp;而且,姚百虽然败走,但想要杀了这妖魔,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沈渊赶紧搀住了师弟,将师弟保护回去了。

nbsp;nbsp;nbsp;nbsp;石力跟北极熊精熊破冰也是一样,硬拼硬打,叮叮当当的好似打铁一般,熊破冰跟石力一样,多猛少智,玉霄派石力出战,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假如是九子或者玉霄等人有能力打败这凶恶的妖魔,但其余的,在力气和修为上都跟这魔头差不多,根本占不到便宜。

nbsp;nbsp;nbsp;nbsp;玉霄知道石力力大无穷,所以,就派石力跟这魔头硬碰硬,将这魔头打走就行了。

nbsp;nbsp;nbsp;nbsp;石力这一次也是玩命了,知道不能输,为了捍卫尊严,无论如何不能输,唯一的办法,那就是拼了,至少跟这魔头拼个两败俱伤,那后面的人若是打的话,也好容易杀了这魔头,这就是石力打的主意,所以,石力一上来是有多大的力气使多大的力气,跟这魔头斗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你来我往的斗了半个多时辰,都杀了个精疲力尽!

nbsp;nbsp;nbsp;nbsp;熊破冰别看是北极熊成精,但在气力上正遇到了对手!

nbsp;nbsp;nbsp;nbsp;这一阵砍杀硬拼,丝毫没占着便宜,最后,都累的大口吐血不止,熊破冰也怕了,知道再打下去,就连逃命的力气都没了,那还不死等什么,所以,熊破冰虚晃一招,驭法宝就逃。

nbsp;nbsp;nbsp;nbsp;在逃跑,只留下了一句话道:“小子,算你狠,再见!”

nbsp;nbsp;nbsp;nbsp;石力嘴角边流着血,怒吼道:“不服再来!”

nbsp;nbsp;nbsp;nbsp;熊破冰一道白光消失不见,逃命而去。

nbsp;nbsp;nbsp;nbsp;石力一见妖魔走了,累的一屁股坐在了石头上,起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