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0章 君子之战3

第二百九十章 君子之战3

nbsp;nbsp;nbsp;nbsp;童山正在跟师兄观战,有几次都想冲上去帮着师兄打,但无可奈何,只能忍住了,现在妖魔一走,童山赶紧将师兄搀扶起来,给师兄喂了一粒药,将师兄保护着回去了。

nbsp;nbsp;nbsp;nbsp;以上这俩是硬碰硬,而牛犇犇和熊大壮一战那不但是硬碰,还有斗法!

nbsp;nbsp;nbsp;nbsp;但不管怎么打,牛犇犇好像跟熊大壮天生的对头一样,都是斗个平平!

nbsp;nbsp;nbsp;nbsp;最后,一人一黑熊精比拼开了功力!

nbsp;nbsp;nbsp;nbsp;牛犇犇大吼一声,当头就砸,熊大壮毫不示弱,架住了紫金降魔杵!

nbsp;nbsp;nbsp;nbsp;牛犇犇被架出去,熊大壮一鎏金镗就砸,牛犇犇毫不示弱,也给封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就这样,就好似打铁一样,打了半个多时辰,都被震了个筋疲力尽!

nbsp;nbsp;nbsp;nbsp;白莲当然给丈夫观战了,白莲这个急,一见丈夫遇到了劲敌,有几次都想冲上去一起打,但她知道犇犇的脾气,宁愿一个人战死,也绝不会让人帮忙,假如去帮忙,那就违反了比武决斗的规矩,那就是给傲人族的人丢人,那就算将对方杀了,以犇犇的脾气,定然自尽而亡,绝不会耻辱的活着!

nbsp;nbsp;nbsp;nbsp;所以,白莲只好忍住了,但白莲已经打好了主意,只要丈夫死了,或者败了,自己冲上去拼命,这不算违反规定了,反正跟这畜生拼了就是。

nbsp;nbsp;nbsp;nbsp;白莲手中准备好了碧叶青莲轮,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nbsp;nbsp;nbsp;nbsp;熊大壮正打着,一见一个身穿白衣,好似仙女一般的靓丽女子,手握碧色的荷叶轮,一直怒目而视,就知道是犇犇的心上人。

nbsp;nbsp;nbsp;nbsp;打了半个多时辰,熊大壮也有点累的精疲力尽了,跟牛犇犇一样,都大口的吐血不止,每硬碰一下,就吐一口血!

nbsp;nbsp;nbsp;nbsp;最后,熊大壮也气馁了,知道就算打死了牛犇犇,到时候这个女子杀上来,那也抵挡不住了,自己也就算玩完了。

nbsp;nbsp;nbsp;nbsp;这黑熊精虽然笨,但不傻,知道再拼斗下去,自己逃命的力气都没了,那这女子杀上来,那自己就完蛋了。

nbsp;nbsp;nbsp;nbsp;熊大壮拼命架开重如山一般的紫金降魔杵,驭破天鎏金镗就逃,边逃边大吼道:“牛犇犇,今日领教了,傲人族的人果然了不起,有机会再比,告辞!”

nbsp;nbsp;nbsp;nbsp;熊大壮逃走了,牛犇犇才长出一口气,虽然犇犇也受了点内伤,但犇犇内伤却不重。

nbsp;nbsp;nbsp;nbsp;熊大壮看了一眼拼命的师傅,心道:“师傅啊师傅,弟子已经无力再斗了,先走一步了。”

nbsp;nbsp;nbsp;nbsp;幸好,在决斗前,舒翎已经说过,尽全力一拼,实在不是对手,那也不要紧,打不过就走。

nbsp;nbsp;nbsp;nbsp;其实,妖魔杀回来,是因为惨败,太丢脸了,所以,前来进行最后一次决斗,再若败了,那只能放弃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发起总攻,其实是舒翎和几个魔圣的主意,本来,他们只要隐藏起来,等天魔功力复原,那就会横扫天帝山了,但这些妖魔都很要强,假如靠教主就算打赢了对方,那也没什么可喜的,所以,这些妖魔决定不靠天魔,自己灭了人类。

nbsp;nbsp;nbsp;nbsp;但结果,并非三派的对手,这也不奇怪,三派是联手作战,高手比他们要多,而且,一场大火,兽群损失殆尽,已经失去了大批的精英,打起来更难了。

nbsp;nbsp;nbsp;nbsp;但妖魔们也聪明,你玉霄用大火烧,他们就作法下雨刮风,又弄得长江决堤,水淹千里,活活的淹死你们,加上唯一的那点兽群,可以说将所有的兵力都葬送在天帝山了。

nbsp;nbsp;nbsp;nbsp;可是,三派和炎黄二国也被拼了个两败俱伤,可以说,魔域的妖魔不算完全失败,最起码灭了炎黄二国了,算是打了个平手。

nbsp;nbsp;nbsp;nbsp;天帝山三派的弟子们就只剩下二百来人了,除了这二百来人,就是那六十来个高手了,再要发起一次进攻,就完全可灭了天帝山了。

nbsp;nbsp;nbsp;nbsp;其实,魔域的妖魔还有一支奇兵没用,那就是虾兵蟹将了,玉霄烧了兽群,可是还有许多的虾兵蟹将在水里,这一次发洪水,也是为了以后让虾兵蟹将攻山方便,至于那二百来人,这些妖魔其实不想杀光了,因为杀光了这二百多人,那天帝山的修道者就会不知所踪了,到时候,想要找都难了,还不如留着,等天魔到了,将这些高手一一击毙。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些人不杀,只是给天帝山的人留一个负担,让这些修道者不能遁形,没死的,有二百七八十人,加上受伤的,应该在三百多人以上,这些人留着,就是负担,而且,下面洪水堵住了去路,逃都无法逃走。

nbsp;nbsp;nbsp;nbsp;而且,想要逃走也不可能,因为妖魔将虾兵蟹将都埋伏在水里了,无论在哪里逃走,都能发现。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二百来人之所以不杀,只是妖魔不想杀,只是想拖住这些修道者,让他们无法逃命。

nbsp;nbsp;nbsp;nbsp;其实,这些妖魔想错了,就算都杀光了这些弟子,只要有一个还活着,都不会逃命,定然留在天帝山,等妖魔来,跟魔头们拼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次决斗,是胜是败都无关紧要,只是为了个面子,也是为了会会多年的对手,比比究竟双方的实力差多少罢了,所以,舒翎有话,打不过可以逃,当然了,能打死对方更好。

nbsp;nbsp;nbsp;nbsp;但想要打败对方,谈何容易?

nbsp;nbsp;nbsp;nbsp;因为这些人活着的都是高手了,尤其是九子九女和他们的亲传弟子,并不比他们任何一个差。

nbsp;nbsp;nbsp;nbsp;事实证明,若不是一对一的决斗,这些妖魔早就被打跑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在决斗中还死了俩亲传弟子,被对方的人杀了。

nbsp;nbsp;nbsp;nbsp;牛犇犇跟妻子回去了,但二人都没有回去休息,而是依旧给关心的人观战,在几百丈远处就是白皛皛跟天狼之斗。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跟天狼也打了半个多时辰了,天狼已经招架不住了!

nbsp;nbsp;nbsp;nbsp;天狼就曾败给过玉蝶,白皛皛也不是弱者,天狼不是皛皛的对手,能跟白皛皛斗了半个时辰,几百回合,已经很不错了。

nbsp;nbsp;nbsp;nbsp;这也就是白皛皛没有骑着神兽有点不适应,否则,天狼早就败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一战,也不是拼命之战,天狼也没玩命的决心,否则,化出本形,依旧可以一拼。

nbsp;nbsp;nbsp;nbsp;但修成人形的动物不到万不得是不会轻易露出丑陋的本形的,天狼也不例外。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素白亮银戟神出鬼没,一招暴雨十八戟,晃的天狼眼花缭乱,噗的一声,在天狼的大腿上刺了一戟!

nbsp;nbsp;nbsp;nbsp;时间不大,又刺中一下!

nbsp;nbsp;nbsp;nbsp;天狼已经招架不住了,身上被白皛皛刺伤了三处,但幸好不是要害,只是双腿和肩头,天狼暗叫厉害,知道再打下去,性命难保了,于是虚晃一狼牙棒,化作一阵黑风就逃!

nbsp;nbsp;nbsp;nbsp;白莲跺脚道:“别叫他逃啦!”

nbsp;nbsp;nbsp;nbsp;但天狼虽然不是白皛皛的对手,但逃命还有这个本事,白皛皛没有坐骑根本追不上,白皛皛冷笑道:“他逃不了的!”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赶紧摘下射日神弓,张弓搭箭,啪的一声,对准了逃命中天狼的后脑就是一箭!

nbsp;nbsp;nbsp;nbsp;天狼惨叫一声,这一箭正中天狼的左眼,将天狼的左眼射瞎!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傲人族的狗杂种,这笔血仇,我定然会报的!”天狼一边逃命,一边破口大骂,化作一阵黑风消失不见。

nbsp;nbsp;nbsp;nbsp;天狼也真厉害,虽然眼睛中了箭,但负箭亡命而逃,白皛皛一见追不上了,也就不追了。

nbsp;nbsp;nbsp;nbsp;白莲拍手叫好道:“白大哥好箭法!”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叹了口气道:“我看,这一箭不见得能射死他。”

nbsp;nbsp;nbsp;nbsp;的确如此,天狼乃是妖魔,哪能轻易的死,虽然被射中了眼睛,但这箭没有毒,也是普通的箭,而且皛皛没来得及拉满弓弦,匆忙中发了一箭,以天狼的修为,这一箭不足以要了他的命。

nbsp;nbsp;nbsp;nbsp;果不其然,天狼没有死,只是被射瞎了一只眼睛,重伤逃走了。

nbsp;nbsp;nbsp;nbsp;但这一战,天狼算是怕了傲人族人了,因为他跟傲人族人几乎都交过手,结果,谁也打不过。

nbsp;nbsp;nbsp;nbsp;打不过牛犇犇,打不过玉蝶,打不过卓悠悠,打不过白皛皛,当然更打不过玉霄了,天狼这个恨,但没有办法,傲人族人太厉害了,根本不是对手。

nbsp;nbsp;nbsp;nbsp;紧接着,华楼打败了白虎精林霸,林霸也负伤逃命而去。

nbsp;nbsp;nbsp;nbsp;血红打败了金鳄,金鳄负伤跳进了洪水中,也逃命而去。

nbsp;nbsp;nbsp;nbsp;三大圣女跟雪紫儿、罗贞和秦扬打了个平手,三大圣女一见赢不了三人,三圣女纷纷跳出了圈外,停止了打斗。

nbsp;nbsp;nbsp;nbsp;梅朵儿咯咯笑道:“看不出,宣姐姐的高徒这么厉害,我一个前辈竟然赢不了她,好一个雪紫儿,很好。”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微笑道:“秦姐姐,咱们不分胜负,就此罢手吧,小妹有一言相劝,你们大势已去了,干脆投降我们得了,如何呀?”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怒道:“我呸!废话少说,我们怎能投降你们,不要走,还没分出高低来!”

nbsp;nbsp;nbsp;nbsp;素妙儿笑道:“小姑娘口气倒是不小,不过也难怪,以你的本事,已经不在你师傅之下了,喂,姐姐,咱们别劝了,根本没用。”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幽幽道:“我跟几位姐姐斗了几十年,始终是难分胜负,秦姐姐,我们姐妹都是好意,真的,你们炎黄国已经完了,你们天帝山和龙女派就只剩下那点门徒了,只要我们再调集兵马,很容易将你们扫平,而且,我们教主还没出手呢,你们就已经完了,我们教主再一出手,你们能有机会吗?好姐姐,听妹妹一句话吧,就算你不投降,只要退隐山林,不问世事,我们也绝不会为难几位姐姐的,行吗?”

nbsp;nbsp;nbsp;nbsp;秦扬颇受感动,虽然彼此是仇敌,但几次交手,可谓是惺惺相惜,这三大圣女并不凶恶,也不算多么作恶多端,秦扬也对这三女有好感,但立场不同,势必是仇人。

nbsp;nbsp;nbsp;nbsp;秦扬抱拳道:“感谢姐姐的好意,不过,我们就算战到最后一人,也会跟你们周旋到底的,这是我们修道者的使命,姐姐还是不要劝了,姐姐请便吧。”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叹了口气,其余的两圣女也不由得轻轻叹息。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幽幽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再会了,下一次见面,姐姐可是灭顶之灾了,我们救不了姐姐,告辞了!”

nbsp;nbsp;nbsp;nbsp;“告辞!”其余两女也纷纷抱拳。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怒道:“胜负没分,为何要走?有本事别走!”

nbsp;nbsp;nbsp;nbsp;梅朵儿冷笑道:“呵呵,雪紫儿,你虽然本事不错,但你能打赢我们吗?就连你师傅都不敢这么夸口,你呀,就是太自负了,我们姐妹不想跟你们硬拼,大家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有什么意思呢?算了,你一个孩子,我也不跟你一般见识,姐姐,咱们走吧。”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怒喝一声,凌空一刀,一道半月形的气刀斩向了三女!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将珍珠伞一转,一道圆形的遁光将雪紫儿刀芒击破。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咯咯笑道:“哎,这丫头果然脾气不好,我看,也只有玉霄能收服她了,要是没有玉霄,她估计是没男人敢要的。”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怒吼一声,这就要冲上去拼命!

nbsp;nbsp;nbsp;nbsp;秦扬一把拉住了雪紫儿,沉声道:“紫儿,不要胡闹。”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一见是师叔发话了,只好不说话了,她一个晚辈,在辈分上,她是尊重师叔的,而且,秦扬还是玉霄最亲的师娘,也是玉清教主掌门人的妻子,雪紫儿不管在那方面,对秦扬都很尊敬。

nbsp;nbsp;nbsp;nbsp;秦扬微笑道:“三位姐姐,不要跟孩子生气,三位姐姐请吧。”

nbsp;nbsp;nbsp;nbsp;“告辞啦!”三大圣女微微一笑,纷纷手拉手的飞走了。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道:“师叔,难道就这么让她们走吗?”

nbsp;nbsp;nbsp;nbsp;秦扬幽幽一叹,道:“不放她们走又如何?其实,她们的本事和修为都不在我们之下,这是她们三个不想拼命,否则,硬拼下去,必然两败俱伤,现在不是决战的时候,她们既然没心跟我们拼命,就让她们走吧。”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生性好斗,按她的本性,是不分胜负不会罢休的,但师叔说话了还不能不听,而且,三女不跟她打,自动离开了,追杀上去也捡不到便宜,而且,雪紫儿也真佩服梅朵儿的枪法,雪紫儿虽然刀法惊奇,修为也很高,但要想胜了梅朵儿,的确是不容易。

nbsp;nbsp;nbsp;nbsp;“娘,您打赢啦,太好啦!”曲仙儿给娘远远的观战,一见娘没什么危险,心中这个高兴,前来迎接母亲。

nbsp;nbsp;nbsp;nbsp;秦扬微笑道:“你心中还有我这个娘啊?你不是最关心你的霄哥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