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0章 君子之战4

第二百九十章 君子之战4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嗔道:“才不是来,女儿最关心的是爹和娘,才不理他呢。[更多好看的小说就上+新^^匕匕^^奇^^中^^文^^网+ .”

nbsp;nbsp;nbsp;nbsp;秦扬问道:“你爹爹怎么样了?”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苦着脸道:“爹爹遇到了劲敌,元真那坏蛋变化出三头六臂跟爹爹打了个不分胜负。”

nbsp;nbsp;nbsp;nbsp;秦扬一皱眉,知道这是一种很厉害的法术,没想到元真竟然有如此法术,可见这妖魔的厉害了。

nbsp;nbsp;nbsp;nbsp;但对丈夫秦扬还是有底的,丈夫曲天赋那可是玉清教的掌门人,若没有真材实料,焉能做掌门人。

nbsp;nbsp;nbsp;nbsp;在九子中,多才多艺的是楚天祥,脾气暴躁的是熊天燚,铁面无私的是应天生,力大无穷的是洪天福,足智多谋的是原天宁,水功最高的是龙天罡,医术最高的是齐天寿,最淘气诙谐的是陶天喜,而办事最稳重,音律最高,修为和道术最纯正的则是自己的丈夫曲天赋了。

nbsp;nbsp;nbsp;nbsp;在九子中,九子各有各的本事和优点,但两种真气同修,都达到第八次境界的只有三个人,一个就是自己的丈夫曲天赋,一个是楚天祥,最后一个就是陶天喜了。

nbsp;nbsp;nbsp;nbsp;其余的,要不然只修炼一种,要不然就是悟性不够,其中,洪天福就是如此,要不然就是善于水中的功夫,利如龙天罡,要不然醉心于医术,利如齐天寿,要不然就是善于鬼道之术,就只有曲天赋、楚天祥和陶天喜是全方面的人才。

nbsp;nbsp;nbsp;nbsp;只不过,陶天喜生性**不羁,难当大任,下的苦功少,楚天祥醉心于丹青,只有曲天赋是全心全意的修炼,可以说,在九子中,修为和道术都可算是头一排。

nbsp;nbsp;nbsp;nbsp;所以,秦扬对自己的丈夫很有信心,就算元真厉害,也不会打败。

nbsp;nbsp;nbsp;nbsp;秦扬关心自己的丈夫,去给丈夫观战去了,这时,已经斗了一个时辰了,元真也有点累了,曲天赋也有点累了,但二人依旧是平分秋色,难分胜负。

nbsp;nbsp;nbsp;nbsp;最后,元真一看,根本赢不了,虚晃一枪,也逃走了。

nbsp;nbsp;nbsp;nbsp;斗了一个多时辰,决斗的人已经不多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安排的很正确,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棋逢对手,难分胜负的。

nbsp;nbsp;nbsp;nbsp;渐渐的,九大巫尊纷纷退走,几乎是全身而退,没有几个受伤的。

nbsp;nbsp;nbsp;nbsp;不过,有几个也受了点伤,但也只是轻伤。

nbsp;nbsp;nbsp;nbsp;七大魔圣就只剩下了灵虚和嗷泽了。

nbsp;nbsp;nbsp;nbsp;灵虚斗楚天祥,嗷泽战陶天喜,都是棋逢对手!

nbsp;nbsp;nbsp;nbsp;玉霄知道九子谁都有多大的本事,也跟这几个魔圣交过手,所以,玉霄安排的很巧妙。

nbsp;nbsp;nbsp;nbsp;这几个魔圣中,最厉害的就数四个,第一个,是嗷泽,第二个是灵虚,第三个是元真,第四个是斩天,第五个是蒙明,第六个是比翼鸟夫妻。

nbsp;nbsp;nbsp;nbsp;玉霄把前四个给了九子中最厉害的,让陶天喜斗嗷泽,楚天祥斗灵虚,曲天赋战元真,熊天燚斗斩天,洪天福斗蒙明,一力斗力,比翼鸟夫妻交给了朱青和玉洁了。

nbsp;nbsp;nbsp;nbsp;结果,斗了一个多时辰,根本谁也赢不了谁。

nbsp;nbsp;nbsp;nbsp;灵虚一见大批的人都过来观战了,知道就算赢了也没用,万一累的精疲力尽,那就被擒了,还不如见好就收。

nbsp;nbsp;nbsp;nbsp;灵虚跟嗷泽打了个招呼,纷纷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水中不见踪迹。

nbsp;nbsp;nbsp;nbsp;所有决斗的几乎都走没了,就只剩下了玉霄跟孔雀明王舒翎这一对没有走了。

nbsp;nbsp;nbsp;nbsp;数十名高手都驻足观看,都在给玉霄观战,只见玉霄跟舒翎,飞上飞下,斗了个旗鼓相当,难分胜负。

nbsp;nbsp;nbsp;nbsp;六个姑娘这个着急,因为斗打完了,玉霄是最后了,玉霄这么厉害,怎么可能打不过舒翎呢?

nbsp;nbsp;nbsp;nbsp;所有人的不解,就算是硬拼,舒翎也必然被玉霄拼走了,也不会打这么久,而且,玉霄也没见玩命,打的比较松,根本没加紧进攻。

nbsp;nbsp;nbsp;nbsp;众人都不明白,陶天喜急的直措手,大叫道:“喂,臭小子,你怎么这么没用啊,大家都结束了,你还在这打?”

nbsp;nbsp;nbsp;nbsp;玉霄边打边问道:“怎么,都打完了吗?那些妖魔呢?”

nbsp;nbsp;nbsp;nbsp;“都逃走啦!”曲仙儿大叫道。

nbsp;nbsp;nbsp;nbsp;洪袖儿叫道:“喂,你行不行啊?”

nbsp;nbsp;nbsp;nbsp;“要不要我们替你打呀?”

nbsp;nbsp;nbsp;nbsp;玉霄边打边嘻嘻笑道:“喂,那有没有伤亡啊?”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道:“没有,大家都很好,就你最慢了,你怎么啦?本事都哪里去了,怎么这么饭桶呢?”

nbsp;nbsp;nbsp;nbsp;玉霄嘿嘿笑道:“既然是决斗,当然要有人一起观战才好玩啦,你们不来给我观战,我打赢了他,谁又知道我的本事呢?所以,我特意等你们来观战的呀,现在,我就要打赢他。”

nbsp;nbsp;nbsp;nbsp;舒翎这个气,他是全力以赴了,玉霄竟然说自己故意拖延,等着别人来观战,这简直岂有此理。

nbsp;nbsp;nbsp;nbsp;但他想错了,玉霄的确是故意的拖延,否则,以玉霄现在的本事,早就将他打败了,不过,玉霄还另有打算,根本不想这么快结束,就等到最后结束。

nbsp;nbsp;nbsp;nbsp;现在,都结束了,他也该结束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嘻嘻笑道:“舒翎,现在,让你知道本公子的厉害,别以为我打不过你,看剑!”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说罢,再也不玩了,猛然大喝一声,双剑凌空斩落,刹那间,一道十余丈长的剑气劈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舒翎大吼一声,迎着玉霄而去,空中相遇,撞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砰!”一声巨响,舒翎被震得身子一晃,暗叫厉害!

nbsp;nbsp;nbsp;nbsp;这才是玉霄全力以赴的一击,刚才,玉霄不过就是故意的拖延罢了。

nbsp;nbsp;nbsp;nbsp;舒翎没等还击,玉霄双剑一抖,再看一变九,九变十八,十八变三十六,三十六变七十二,刹那间,无数的气剑悬浮在空中,正是神龙御剑术中的万剑归宗!

nbsp;nbsp;nbsp;nbsp;玉霄脚踏着两支冰剑,用手一指舒翎,喝道:“冲!”

nbsp;nbsp;nbsp;nbsp;再看漫天的气剑化作流星暴雨一般的就射向了舒翎!

nbsp;nbsp;nbsp;nbsp;舒翎知道厉害,赶紧将七彩孔雀扇打开,一抖翎羽扇,再看扇子也变成了无数的羽毛箭,跟玉霄的气剑撞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玉霄人剑合一,随着漫天气剑一起射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舒翎赶紧将天魔旗一晃,再看一道道黑气涌出,消失不见!

nbsp;nbsp;nbsp;nbsp;玉霄刚冲进了黑气中,猛然间觉得眼前一黑,也不知钻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nbsp;nbsp;nbsp;nbsp;舒翎得意的狂笑道:“凌玉霄,你被我收进炼妖壶中了,哈哈哈,我要将你化为齑粉!”

nbsp;nbsp;nbsp;nbsp;舒翎念动法决,在炼妖壶上连着拍了三下,再看炼妖壶中火光冲天,小小的炼妖壶落在了石头地上变成了一个两丈大小的箭壶模样的东西!

nbsp;nbsp;nbsp;nbsp;再看那箭壶模样的炼妖壶,已经盖好了盖子,里面通红通红的,先见已经燃起了冲天大火!

nbsp;nbsp;nbsp;nbsp;“啊……霄大哥!”

nbsp;nbsp;nbsp;nbsp;众人一见陡升变故,不仅都吓的失声惊叫!

nbsp;nbsp;nbsp;nbsp;六个姑娘几乎一起扑了过来,舒翎喝道:“慢着,你们忘了比武的约定了吗?”

nbsp;nbsp;nbsp;nbsp;这时候,谁还管什么约定不约定,雪紫儿怒吼一声,一刀斩落!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喝道:“决斗已经结束了,还有什么约定?约定已经结束了,看剑!”

nbsp;nbsp;nbsp;nbsp;六个姑娘一起杀向了舒翎,要替丈夫报仇!

nbsp;nbsp;nbsp;nbsp;玉霄被收进了炼妖壶中,这还有个好吗?

nbsp;nbsp;nbsp;nbsp;六个姑娘眼睛都红了,舒翎一见不好,赶紧将七彩孔雀翎散开,化作一道道箭雨奔着众人射去!

nbsp;nbsp;nbsp;nbsp;众人知道这孔雀翎的厉害,赶紧拨打凋翎!

nbsp;nbsp;nbsp;nbsp;就在这时,忽听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再看落在半山腰中的炼妖壶一声巨响,被震成了碎片,在碎片中,一道金光飞了出来,正是凌玉霄!

nbsp;nbsp;nbsp;nbsp;“啊……霄哥哥没死!”六个姑娘喜极而泣!

nbsp;nbsp;nbsp;nbsp;其余人也都惊喜交加,刚才真以为玉霄被炼妖壶炼化了!

nbsp;nbsp;nbsp;nbsp;他们哪里知道,玉霄这是成心的往炼妖壶里钻,他就知道舒翎有这么个法宝,他就想办法将这个法宝毁了,但舒翎始终不祭出来,玉霄也没办法。

nbsp;nbsp;nbsp;nbsp;刚才,玉霄故意人剑合一冲杀过去,一见黑烟一闪,就知道舒翎用天魔旗隐身了,就在这时,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将自己罩住了,往山下落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就知道除了炼妖壶没别的法宝,玉霄若是人剑合一也有可能飞出去,但玉霄就是这么胆大,就任凭这法宝把自己罩进去。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聪明绝顶,知道凡此这种法宝,定然不是三味真火,就是有什么厉害的毒气毒烟,要想杀了他,必然是有怪东西。

nbsp;nbsp;nbsp;nbsp;玉霄赶紧做了一个水晶冰罩,然后调出葫芦内的水冰冻住,然后抱元归一,盘膝坐在了炼妖壶内!

nbsp;nbsp;nbsp;nbsp;他刚进去,猛然间炼妖壶火光冲天,四面八方都是火了!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有神剑在手,早就做好了防御,根本没被烧到,玉霄坐在了冰球内,用了一招云龙九现,变化出十八把气剑,将全部的功力都融进了这十八把气剑中,然后将两把神剑也一起祭出,往四面八方射去!

nbsp;nbsp;nbsp;nbsp;这炼妖壶虽然是法宝,但玉霄的两把神剑无坚不摧,而且,玉霄拼尽了所有的功力,所以,将炼妖壶生生的炸开,将炼妖壶毁了!

nbsp;nbsp;nbsp;nbsp;这炼妖壶是上古的魔器,十分的歹毒,也就是玉霄的两把神剑,估计其他的东西都难毁掉此宝!

nbsp;nbsp;nbsp;nbsp;上古妖器就这样被玉霄给毁了,从此在世间消失了。

nbsp;nbsp;nbsp;nbsp;舒翎失声惊呼,心一阵的绞痛,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么一件法宝竟然困不住玉霄,而且竟然被玉霄给毁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nbsp;nbsp;nbsp;nbsp;这件法宝是他师傅天魔给他的,连同那面天魔旗都是法宝,可是,这么一件法宝就这么被毁了,舒翎如何能不痛心!

nbsp;nbsp;nbsp;nbsp;“凌玉霄!我跟你拼了!”舒翎气急败坏,怒吼一声,收回了全身的翎羽,奔玉霄扑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刚破开炼妖壶逃出来,舒翎就到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双剑收回,架开了舒翎的凌空一击!

nbsp;nbsp;nbsp;nbsp;与此同时,玉霄将自己的气剑排山倒海一般的就射向了舒翎的后心!

nbsp;nbsp;nbsp;nbsp;舒翎知道不好,猛然间显出本相,一只三丈大的七彩孔雀赫然出现在空中,就见舒翎尾巴猛地张开,一招孔雀开屏,将无数的气剑击破!

nbsp;nbsp;nbsp;nbsp;但气剑太多了,哪能都挡的住,噗噗噗噗,一连好几支气剑正射中舒翎,立刻,鲜血流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玉霄刚要出手杀了这妖魔,猛然间,一道金光一闪,一件法宝直奔玉霄打来!

nbsp;nbsp;nbsp;nbsp;没等玉霄躲避,早有一人冲了上去,一刀给架开了,架开那件法宝的正是玉霄的妻子雪紫儿!

nbsp;nbsp;nbsp;nbsp;洪袖儿抖手甩出一条红袖,正好缠在了丈夫的腰间,将丈夫拽了回来,立刻,卓悠悠、玉蝶等女子将玉霄护住了。

nbsp;nbsp;nbsp;nbsp;六个女子配合很妙,有的善于软功,有的善于暗器,有的善于音律,有的善于幻化,有点能打,有点能跳,真是面面俱到。

nbsp;nbsp;nbsp;nbsp;原来,从天而降暗算玉霄的正是元真!

nbsp;nbsp;nbsp;nbsp;元真是特意前来接应舒翎的,一见都回来了,唯独舒翎还没结束,不放心,这才前来接应。

nbsp;nbsp;nbsp;nbsp;元真来的也巧,一见少主人有了危险,哪能袖手不管,也不顾什么协议了,祭出灭天霸王枪就奔玉霄打来!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恰好赶到,将灭天霸王枪一刀架开!

nbsp;nbsp;nbsp;nbsp;元真不敢恋战,拉起舒翎,喝道:“快走!”

nbsp;nbsp;nbsp;nbsp;舒翎也知道不好,化作一道光,跟元真往南逃去,消失在黑云中!

nbsp;nbsp;nbsp;nbsp;半空中,舒翎边逃命,边大骂道:“凌玉霄,这血债我会找你还的,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给我的法宝偿命!”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怒道:“哪里走!看剑!”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抖手就是一道道冰剑射去!

nbsp;nbsp;nbsp;nbsp;就见寒光闪了两下,一声闷哼,也不知谁中了冰剑。

nbsp;nbsp;nbsp;nbsp;玉霄赶紧解开了红袖带,招过来龙鱼,沉声道:“喂,你们都在这里别动,我去追踪妖魔,刚才我之所以故意拖延时间,就是为了最后一个打败他,暗暗的追踪他们的老窝在哪里,你们等我的消息!”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说罢,骑上龙鱼这就要走。

nbsp;nbsp;nbsp;nbsp;六个姑娘一把拽住玉霄,楚桂儿道:“喂,你疯了?不准你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喝道:“乖乖的听话!能不能除掉天魔,就看这最后一次了!”

nbsp;nbsp;nbsp;nbsp;“那……那我们跟你一起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厉声道:“人去多了,目标太大,会暴露目标的,我骑着龙鱼来去自如,只是追踪他们的老巢,又不是跟他们拼命,你们去做什么?老实在这呆着,再胡闹,就追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