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4章 死别5

第二百九十四章 死别5

nbsp;nbsp;nbsp;nbsp;牛犇犇挠挠头道:“我也不知道,干脆这样,我一紫金降魔杵先打死你,然后再打碎自己的天灵盖。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nbsp;nbsp;nbsp;nbsp;白莲噘起了嘴,嗔道:“你讨厌死啦,这样死,死的面目全非啦!”

nbsp;nbsp;nbsp;nbsp;牛犇犇道:“你说怎么死?”

nbsp;nbsp;nbsp;nbsp;白莲想了想道:“哈哈有了,我虽然不会他们的死法,可是我会点死穴呀,这样吧,我们先自己点了麻穴,然后将自己的死穴点中,这样就可在昏迷中死去了。”

nbsp;nbsp;nbsp;nbsp;牛犇犇道:“说的对,听你的。”

nbsp;nbsp;nbsp;nbsp;白莲微笑道:“来,跟他们道别吧,哦,不,是死别。”

nbsp;nbsp;nbsp;nbsp;白莲淘气的做了一个再见的姿势,对着玉霄等人挥挥手。

nbsp;nbsp;nbsp;nbsp;牛犇犇抱拳道:“白大哥,玉霄,咱们下辈子再见!”

nbsp;nbsp;nbsp;nbsp;牛犇犇说罢,跟白莲坐在了一起,白莲兰花指轻轻的在牛犇犇的身上戳了几下,点了牛犇犇的穴,然后在牛犇犇身上五处死穴上戳了下去!

nbsp;nbsp;nbsp;nbsp;牛犇犇不吭一声,闭眼死去!

nbsp;nbsp;nbsp;nbsp;白莲杀死了丈夫,自己却没办法死了,白莲对着玉霄招招手,嗔道:“喂,臭玉霄,过来,帮个忙,在我的五处死穴戳下去,先点我的麻穴,再点我的死穴,只有你会我们梵音阁婆娑门的功夫,你在……”

nbsp;nbsp;nbsp;nbsp;白莲告诉玉霄自己身上的穴道,玉霄叹了口气,走到白莲身边,流着泪道:“大嫂,一路走好。”

nbsp;nbsp;nbsp;nbsp;白莲咯咯笑着,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笑道:“喂,这是我最后一次敲你的头了,这次便宜了你,让你摸摸我的胸,这一下,算是惩罚吧,快点了,我要去追牛哥哥去,要不追不上啦。”

nbsp;nbsp;nbsp;nbsp;白莲说罢,躺在了丈夫的身边,挽着丈夫的手臂,幸福的闭上了眼睛。

nbsp;nbsp;nbsp;nbsp;玉霄流着泪,按照白莲所说的,将白莲的麻穴一一点中,然后在白莲的五处死穴上重重的戳了下去。

nbsp;nbsp;nbsp;nbsp;白莲也不吭一声,含笑死去,躺在丈夫的怀中死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流着泪,又做了一个水晶泡泡,将二人的尸体装进了水晶泡泡内,然后也装进了乾坤袋中。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凄然一笑,道:“霄大哥,我也要去了,咱们永别了,翙翙,永别了!”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痴痴的望着大家一个一个的死去,心都要碎了。

nbsp;nbsp;nbsp;nbsp;这时,一见丈夫要死去,凤翙翙嘶声哭叫道:“不要啊……不要啊……”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凄然一笑,猛然间一抬手,照着自己的心窝拍去!

nbsp;nbsp;nbsp;nbsp;没等他拍中自己的要害,猛然间红光一闪,再看白皛皛浑身好似木雕泥塑一般的不动了!

nbsp;nbsp;nbsp;nbsp;不但不动了,紧接着,白皛皛飞了起来,一道红光好似闪电一般,拖着他飞了起来,直接飞到了凤翙翙的身边!

nbsp;nbsp;nbsp;nbsp;再看那道红光,眨眼间,变成了天魔!

nbsp;nbsp;nbsp;nbsp;原来,白皛皛就要自杀的时候,天魔一道红光就到了,将白皛皛制住。

nbsp;nbsp;nbsp;nbsp;别看别人死,天魔不管,但白皛皛死,他却不让死,因为,他不能让白皛皛死,因为白皛皛一死,孙女就守寡了,而且,白皛皛也是自己儿子的宝贝徒弟,这哪能让他死。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厉声道:“天魔,我死关你什么事,放开我!”

nbsp;nbsp;nbsp;nbsp;天魔长叹道:“你这是何苦呢?皛儿,你活着,还有机会找我报仇,你最好别死,回去后,苦修道术,来杀我报仇,你死了,以后怎么报仇呢?”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咬着牙不说话,但心中却盘算开了,因为天魔说的有理。

nbsp;nbsp;nbsp;nbsp;天魔幽幽道:“你放心,我也不会让你投降的,我会让你跟翙翙回家,你回到昆仑山,好好的跟你师傅再学艺,我等着你回来报仇。”

nbsp;nbsp;nbsp;nbsp;天魔这么说,也是为了绝白皛皛求死的心,因为他能救他一次,却不能永远都救他。

nbsp;nbsp;nbsp;nbsp;天魔沉声道:“狐媚儿、梅朵儿、素妙儿,三位贤妹,他们就交给你们了,千万不可伤他们,将他们护送到昆仑山凤凰岭。”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微笑道:“大哥,你就放心吧。”

nbsp;nbsp;nbsp;nbsp;这时,就只剩下了玉霄、玉蝶和卓悠悠了,玉霄知道白皛皛死不了,因为天魔不会让他死,所以,根本不理会。

nbsp;nbsp;nbsp;nbsp;玉霄拉着两个姑娘的手,用心声道:“好了,该到了我们走的时候了,记住,你们留在此地等我,我一会再回来接你们,我若是直接带走你们,你们一个也跑不掉,这个魔头太厉害了,你们千万别自杀,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玉蝶和卓悠悠在心中答应着。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见天魔,毫不胆怯,指着天魔冷冷的道:“天魔,你记住今日的血债,我会找你报仇的,记住,三十三天后,我会来找你决斗!”

nbsp;nbsp;nbsp;nbsp;天魔冷笑道:“你要跟我挑战,为何不在今日?”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因为今日我要将各位师兄弟的尸体埋葬!”

nbsp;nbsp;nbsp;nbsp;天魔哈哈笑道:“我看你是趁机拖延,好找机会逃命吧,凌玉霄,你不用白费心机了,你是走不掉的,我谁都不杀,也绝不能不杀你,你放心,尸体我会替你处理好,连同乾坤袋一同埋葬都可。”

nbsp;nbsp;nbsp;nbsp;元真冷笑道:“凌玉霄,你怎么这么怕死了?傲人族的人竟然是怕死之辈,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这明显是激将法,但这激将法对别人有效,对玉霄可没效。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冷笑道:“我不是怕死,而是你们怕我,我三十三天后就可练成绝世奇功,到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你们若是怕死,现在就可以杀了我!”

nbsp;nbsp;nbsp;nbsp;天魔哈哈一阵狂笑,道:“三十三天你能修成盖世奇功打败我?真是笑话!别说你小小年纪,就算你再练一百年,都打不败我!”

nbsp;nbsp;nbsp;nbsp;玉霄哈哈笑道:“那也不见得,我就只需要三十三天就足够,但你若是不敢接受挑战,那现在就可以杀了我,不过,那是你们不敢接受挑战,而不是我怕死,那是你们胆小,不敢接受我的挑战,不是我怕,而是你们怕,咱们这个道理要搞明白了。”

nbsp;nbsp;nbsp;nbsp;天魔被气的哼了一声,因为玉霄的道理实在是太占理了,根本说不过玉霄,因为玉霄以晚辈的身份,提出三十三天后决战,那是约战,正如玉霄所说,人家不是逃命,而是先去处理尸体,而且约好了决战的日期,你怎么能说人家怕死呢?

nbsp;nbsp;nbsp;nbsp;但这明明是拖延之计,还无法辩驳,因为只有三十三天后,玉霄没有赴约,那才叫违背诚信,那才叫无耻的逃命,那才叫怕死,而且,他这么挑战,你若是不答应,反而被玉霄笑话胆子小怕他,所以,不管怎么说,答应了玉霄的请求,那就上当,三十三天,鬼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而且,天魔真忌惮玉霄的本事,因为天魔感觉到了玉霄带给他的危险。

nbsp;nbsp;nbsp;nbsp;但不答应,那就成了胆小如鼠,不敢接受挑战,反而先被玉霄嘲笑。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和玉蝶心中这个笑,虽然惨祸在眼前,但不得不佩服玉霄的聪明和机智,就算是明明找机会逃命,他都能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令人无法反驳,这就是本事。

nbsp;nbsp;nbsp;nbsp;无数妖魔气的吹胡子瞪眼,但谁也找不出理由反驳玉霄,而且,天魔身份太高,总不能说不行,现在就杀了你,那真是太**份了。

nbsp;nbsp;nbsp;nbsp;这些妖魔正在发愣,玉霄悠然笑道:“唉,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天魔也不过如此,还是怕了我凌玉霄,这样吧,既然你怕输给我,怕三十三天后被我杀掉,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不过嘛,我不和无耻的小人对阵,来吧,我不会还手的,让你赢算了,反正我输的起,喂,天魔,胆小鬼,怕死就杀了我呀,快动手吧。”

nbsp;nbsp;nbsp;nbsp;玉霄这一叫阵,再看天魔,浑身抖成了一团,脸都气白了,但他身份这么高,哪能跟玉霄斗嘴,而且,他也知道根本斗不过玉霄的嘴,只是白白生气罢了。

nbsp;nbsp;nbsp;nbsp;天魔平静了一下心,暗暗的骂道:“这小畜生果然是可恶至极,看来此人真的是我的克星,难怪他们都会败在他手中了,这个小滑头,不但根基深,而且,聪明机智,看来,真不愧是人参娃娃投胎,变成人后,依旧是个精灵,不行,一定要今日铲除这畜生,否则,他逃了,那真说不定是后患无穷!”

nbsp;nbsp;nbsp;nbsp;天魔想罢,用密音之术对元真道:“凌玉霄绝不可留,但我不能杀他,因为他向我挑战,我若不应战,那就对我的名誉有染,贤弟,这一次看你们的了,可不必顾忌什么,一拥而上,将他结果了性命!”

nbsp;nbsp;nbsp;nbsp;元真听到了大哥的声音,赶紧也用千里传音道:“放心,我们知道了。”

nbsp;nbsp;nbsp;nbsp;天魔交代完毕,冷笑道:“凌玉霄,好,有种,我答应你的挑战,不过,三十三天后若你不来,那就是你失约,那你们傲人族就是无耻之族了,你说对吗?”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冷笑道:“你放心,本少爷从不怕死,只是有事要办,只是平静一下心,去料理一下后事,记住,不到三十三天,你若是出手跟我过招杀了我,那就是你失约了,不守信的人猪狗不如,三十三天后,我就来取你的狗命!”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说罢,用传音之术道:“龙龙,快来!”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多聪明,虽然没说什么,但却明白,虽然能用话僵住天魔,令天魔不杀自己,但天魔拿眼睛一看他的手下,玉霄就猜出了**了,就知道,天魔依旧要今日杀了他,但却不自己动手,借助别的妖魔的手群起围攻杀了他。

nbsp;nbsp;nbsp;nbsp;玉霄早就猜透了用意了,那会上当,随着玉霄的召唤,龙鱼早就在两丈远等待着主人的召唤,玉霄早就做好了准备了。

nbsp;nbsp;nbsp;nbsp;龙鱼一道金光就飞到了玉霄的**,玉霄骑上了龙鱼,大喝道:“再见!”

nbsp;nbsp;nbsp;nbsp;玉霄骑着龙鱼,一挥手中的天帝苍穹剑,一道烈焰斩,奔着凤翙翙和白皛皛劈去!

nbsp;nbsp;nbsp;nbsp;天魔大惊,赶紧一挥手,将玉霄的烈焰斩击破!

nbsp;nbsp;nbsp;nbsp;玉霄这不过是调虎离山之计罢了,就知道伤不了白皛皛夫妻,天魔一定会救,玉霄就是怕天魔出手挡住自己,那就走不掉了,所以,才来了这么一手。

nbsp;nbsp;nbsp;nbsp;元真等人刚要一拥而上,说什么,教主答应了不杀你,可我们却不答应的话,来替教主掩盖一下面子,天魔再来一个做事不理,说什么,我虽然答应你三十三天后决斗,但这是你跟他们的私人恩怨,跟我无关。

nbsp;nbsp;nbsp;nbsp;到时候,就可以在一边看哈哈笑,让七大魔圣、十大巫尊、三大圣女,外加他们的徒弟一起联手杀了玉霄了,那玉霄就算吸收了九子九女的修为和功力,也不是对手,那这样杀了玉霄,谁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来,到时候,天魔可一推二六五,元真等妖魔可将责任完全揽到自己的身上,跟天魔就无关了。

nbsp;nbsp;nbsp;nbsp;多好的如意算盘,多阴毒的诡计,但可惜,他们遇到的对手是玉霄,玉霄比他们聪明一百倍!

nbsp;nbsp;nbsp;nbsp;玉霄早就猜到了这个诡计,根本提前就做好了准备。

nbsp;nbsp;nbsp;nbsp;玉霄骑着龙鱼,一道金光往东飞去!

nbsp;nbsp;nbsp;nbsp;元真气的破口大骂,怒吼道:“凌玉霄,走的不是好汉!”

nbsp;nbsp;nbsp;nbsp;元真骑上了天魔的血麒麟,其余的魔头也都骑上了几只灵兽,紧追玉霄而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大笑道:“哈哈哈……天魔,你这点小小的伎俩如何骗的了我?想借助他们的手杀我?没门,再见了,三十三天后,你就等着我取你的狗头吧,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天魔恨的咬碎了钢牙,但没有办法,玉霄骑的是神兽,就算是骑着血麒麟都不见得能追得上,更别说靠飞去追了。

nbsp;nbsp;nbsp;nbsp;三百个修道弟子齐声欢呼,替玉霄喝彩鼓掌。

nbsp;nbsp;nbsp;nbsp;别看玉霄是逃命,但人家走的堂堂正正,义正言辞,叫三百多人啼笑皆非,不佩服都不行。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和凤翙翙都不仅欣慰的一笑,因为玉霄总算逃走了,而且,走的是那么的潇洒。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和玉蝶也不仅笑出了声,暗暗佩服丈夫的确是聪明伶俐,就连逃命,都能找出这么个借口,逃的十分的光彩。

nbsp;nbsp;nbsp;nbsp;几乎所有的魔头都去追玉霄去了,就只剩下了三大圣女看着白皛皛和凤翙翙,再就是天魔了。

nbsp;nbsp;nbsp;nbsp;天魔用手一指那三百多修道弟子,喝道:“你们怎么办,是投降,还是想死?投降可免死!”

nbsp;nbsp;nbsp;nbsp;一个修道弟子高声喝道:“放你的臭屁!天魔,我告诉你,我们都不怕死,要怕死,早就逃命了,你可以杀了我们,但你永远不会吓倒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