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4章 死别4

第二百九十四章 死别4

nbsp;nbsp;nbsp;nbsp;别看雪紫儿已经死了,但天魔也暗暗的佩服,因为雪紫儿不过才二十岁的年纪,就有如此的修为了,那再过个几十年,那还得了?恐怕都能超越九子和九女了!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的功力已经跟九子和九女不相上下了,所以,天魔才感觉到了那种担忧和可怕。[更多好看的小说就上+新^^匕匕^^奇^^中^^文^^网+

nbsp;nbsp;nbsp;nbsp;这也就是如今的天魔,若天魔没有修成九九元神变化玄功,没有修到最高境界,他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击毙雪紫儿。

nbsp;nbsp;nbsp;nbsp;因为二十多年前的圣帝真君和龙女祖师,也就比雪紫儿的功力高几分罢了,但那时候,圣帝真君和龙女祖师都三百多岁了,三百多岁才修炼到那个境界,可见修道的艰难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天魔也知道为何雪紫儿进步这么神,那只是因为,在前生雪紫儿曾经吃过人参娃娃的一根须子,所以很有仙根。

nbsp;nbsp;nbsp;nbsp;华楼凄然一笑道:“现在,该轮到我死了,小师弟,别忘了,给我找块好点的风水宝地,还有,埋我的时候,千万别粗心,要先用干净的布盖着我的脸,别直接就撒上土,那样太脏了。”

nbsp;nbsp;nbsp;nbsp;这若是在平时,众人一定会哈哈大笑,因为这玩笑说的有趣,但现在,没有一个人笑,因为华楼这是死前的自嘲,也是他做人的洒脱,视死如归,根本不怕死的精神,加上玉霄一向顽皮,所以,华楼临死前跟玉霄开个玩笑罢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流着泪道:“师兄放心,我一定会认真的。”

nbsp;nbsp;nbsp;nbsp;华楼微笑道:“记住,看风水,要背靠山,后靠山呢,这就叫有靠山,来世做人,不管做什么都有贵人相助,要西徬水,这就叫烦恼困难如流水,往西流去,要东临日,要朝阳,这就叫朝朝暮暮,沐浴阳光,要南对林,这就叫前林遮毒日,午不用受烈日毒晒,这就是风水学,明白了吗?”

nbsp;nbsp;nbsp;nbsp;众人差点被逗笑了,都快要死了,华楼居然还有心情教给玉霄风水,而且还认认真真的教导。

nbsp;nbsp;nbsp;nbsp;玉霄要不是悲痛欲绝,也能被他逗笑了。

nbsp;nbsp;nbsp;nbsp;华楼哈哈笑着,打开了师弟的白玉逍遥扇,扇了几扇,然后将黑白天机盘祭出,再看漫空,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阵法!

nbsp;nbsp;nbsp;nbsp;这正是十绝埋伏阵,无数的黑白棋子化作了一颗颗星星,将华楼遮住,华楼也消失在了星辰。

nbsp;nbsp;nbsp;nbsp;天魔赞道:“好,好厉害的道术。”

nbsp;nbsp;nbsp;nbsp;天魔是由衷的赞叹,因为这一招,乃是幻化道术,而且将此道术融入到了阵法,端的是很厉害,一般人根本破不了。

nbsp;nbsp;nbsp;nbsp;华楼明知道是死,也明知道杀不了天魔,但依旧要打,华楼冷笑道:“前辈,跟你讨教几招棋,我虽然打不过前辈,但下棋你不是我的对手。”

nbsp;nbsp;nbsp;nbsp;华楼说罢,再看空的黑白棋子化作一颗颗流星,不住的变换着方位,然后雨点一般的奔天魔射去!

nbsp;nbsp;nbsp;nbsp;黑白天机盘极的旋转着,转一圈,就射出一批棋子,又生出一批棋子。

nbsp;nbsp;nbsp;nbsp;天魔悠然笑道:“你错了,你下棋也不是我的对手,我曾经跟你们的师爷下过棋,都不分胜负,小小的十绝埋伏阵,有何难破的?”

nbsp;nbsp;nbsp;nbsp;华楼就是一惊,知道天魔不是说大话。

nbsp;nbsp;nbsp;nbsp;再看天魔,用手指戳戳点点,再看漫空也出现了无数的流星,跟华楼的棋子一般的大小!

nbsp;nbsp;nbsp;nbsp;空,无数的棋子彼此的碰撞,用的力道跟华楼的力道一样,时间不大,再看漫空的棋子,被天魔的棋子一一吞噬,就只剩下了黑白天机盘了。

nbsp;nbsp;nbsp;nbsp;天魔拈起一枚棋子,抖手射出,正黑白天机盘的天元正位置,就听啪的一声响,黑白天机盘不转了,正好将道术破掉!

nbsp;nbsp;nbsp;nbsp;华楼黯然道:“前辈果然厉害,我服了,请动手吧。”

nbsp;nbsp;nbsp;nbsp;天魔微笑道:“你是个人才,你的功力和修为已经不在你师傅之下了,这样吧,做我的徒弟吧。”

nbsp;nbsp;nbsp;nbsp;华楼冷笑道:“做梦,你不动手,我自己动手!”

nbsp;nbsp;nbsp;nbsp;华楼说罢,运功自断经脉,在半空跌落。

nbsp;nbsp;nbsp;nbsp;玉霄没等华楼摔在地上,赶紧将师兄抱住,华楼惨然一笑,握住玉霄的手,道:“小师弟,别忘了,我教你的风水。”

nbsp;nbsp;nbsp;nbsp;玉霄流着泪道:“我忘不了,师兄放心。”

nbsp;nbsp;nbsp;nbsp;华楼微笑道:“记住,好好的照顾桂儿,还有仙儿和袖儿,咱们永别了……”

nbsp;nbsp;nbsp;nbsp;华楼说罢,闭眼含笑死去。

nbsp;nbsp;nbsp;nbsp;他就算死,也要保持着风度死去。

nbsp;nbsp;nbsp;nbsp;天魔漠然叹息,他是真爱惜这些人才,但可惜,英雄就是英雄,英雄是永远不会卑躬屈膝的投降的,凡是投降了的,根本都不是英雄,所以,任何侵略者都一样,只能得到走狗汉奸,却永远不能得到英雄。

nbsp;nbsp;nbsp;nbsp;廉政跟魏晓晨相视一笑,二人相拥在一起,彼此深情的亲吻,旁若无人一般。

nbsp;nbsp;nbsp;nbsp;二人亲吻完毕,魏晓晨拉着廉政的手,柔声道:“廉哥哥,该轮到咱俩去死了。”

nbsp;nbsp;nbsp;nbsp;廉政苦笑道:“是啊,真快呀。”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微笑道:“能在没死之前,跟你做了这么久的夫妻,我此生足矣。”

nbsp;nbsp;nbsp;nbsp;廉政柔声道:“我也一样,真要好好的感谢那场雪崩,若不是那场灾难,也许……”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笑道:“是啊,我也很感激那场雪崩,不过,还要感激一个人,那就是臭玉霄,因为没有他,咱们也遇不上那场雪崩,那雪崩可是他给弄得。”

nbsp;nbsp;nbsp;nbsp;廉政哈哈一笑,道:“那咱们就先感谢一番,再去死也不迟。”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手拉着手,魏晓晨淘气的用手在愣呆呆的玉霄眼前晃了晃,吃吃笑道:“喂,臭玉霄,你怎么啦?打起精神来呀,别忘了,我们的尸体还要你埋葬呢。”

nbsp;nbsp;nbsp;nbsp;玉霄苦苦一笑,叹道:“大嫂,大哥,你们也要上路了吗?”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笑道:“废话,不上路,我们能过来跟你告别吗?”

nbsp;nbsp;nbsp;nbsp;玉霄轻轻道:“你们为何不杀出去呢?”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吃吃笑道:“你呀,傻了呀?你以为我们能杀的出去?天上有这么个魔头,杀的出去才是怪事呢,而且,我们也不想走了,因为死在一起,好幸福,而且,还有人帮我们收尸呢。”

nbsp;nbsp;nbsp;nbsp;玉霄叹道:“你们放心,我会找一处好风水之处将你们安葬。”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道:“记住呀,将我们的尸体葬在一起,对了,还有,我死后,不准你碰我的尸体,你的臭爪子不干不净的就会赚便宜,对了,悠悠妹妹,玉蝶姐姐,你们俩可看好他呀,别叫他的臭手摸我。”

nbsp;nbsp;nbsp;nbsp;玉霄泪水直流,虽然他一想跟魏晓晨总开玩笑,也爱讨点手脚便宜,但总的来说,他很欣赏魏晓晨,也很喜欢她,真拿她当嫂子对待了,虽然是玩笑,但只是淘气罢了。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也是一个风趣的姑娘,都要死了,还忘不了跟玉霄开几句玩笑。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流着泪道:“姐姐放心,我一定看好她的,不叫他碰你。”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笑道:“这才是好妹妹呢,对了,还有,给我们俩找一处风水宝地,还有,要用棉被包好,我们要死的舒舒服服的。”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道:“姐姐尽管放心。”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说罢,猛然抱着玉霄,在玉霄的嘴上亲了一口,然后又吻了吻玉霄的双颊,咯咯笑道:“小师弟,这一个吻是赏给你的,感谢你给我们机会让我们俩能在一起,谢谢啦。”

nbsp;nbsp;nbsp;nbsp;玉霄摸着脸上的口红,不仅苦苦笑着。

nbsp;nbsp;nbsp;nbsp;廉政拍拍玉霄的肩,笑道:“我们走了,记住,一切都看你的了,你不能死。”

nbsp;nbsp;nbsp;nbsp;“廉哥哥,咱们走吧。”魏晓晨拉着廉政的手,二人离开玉霄几步远,对着天上的天魔,还打了个招呼。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咯咯笑道:“喂,天魔,你虽然很厉害,只可惜,你永远也杀不了我们,因为我们不是死在你手的。”

nbsp;nbsp;nbsp;nbsp;廉政正色道:“天魔,你记住,这笔血债,总有一天,你会偿还的!”

nbsp;nbsp;nbsp;nbsp;天魔漠然长叹,缓缓道:“二位道友,难道真的不能跟我做朋友?咱们上辈子是仇敌,这辈子难道还要做仇敌吗?”

nbsp;nbsp;nbsp;nbsp;廉政冷笑道:“你这种魔王,嗜杀成性,我们跟你做朋友是一种耻辱!”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笑道:“廉哥哥,别理他,跟他多说几句都是耻辱!”

nbsp;nbsp;nbsp;nbsp;廉政道:“不错,咱们去死,不理他。”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拉着廉政的手,微笑道:“你说,咱们怎么个死法好呢?不能死的不美,要死的有诗情画意才行。”

nbsp;nbsp;nbsp;nbsp;廉政笑道:“那你好好的想想吧,我没有什么好主意,要不,咱们自刎?”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道:“咦,死的难看死了,浑身是血,脖子上还来一个大窟窿,不好不好。”

nbsp;nbsp;nbsp;nbsp;“切,上吊,亏你想的出这么个馊主意,那是女人的行为,而且,死了后,舌头都伸出来,难看死啦。”

nbsp;nbsp;nbsp;nbsp;“那……那咱们自断经脉死?”

nbsp;nbsp;nbsp;nbsp;“不好,不好,那也是难看,一身都是血啦。”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叽叽喳喳的议论开怎么死才舒服了,对面的妖魔被气的啼笑皆非,这面的弟子却一个个的苦笑不已。

nbsp;nbsp;nbsp;nbsp;“那你说怎么办呢?”廉政问道。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想了一下,咯咯笑道:“有啦,廉哥哥,你应该知道修罗鬼道之术有一种魂飞天外的招数吧?”

nbsp;nbsp;nbsp;nbsp;廉政想了想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笑道:“魂飞天外这一招,不管是你们天帝山的鬼道之术,还是我们龙女派的修罗之术,都有,这招就可以自己杀死自己了,而且,一点都不痛苦。”

nbsp;nbsp;nbsp;nbsp;廉政笑道:“是呀,我真笨呀,好吧,咱们就用这一招。”

nbsp;nbsp;nbsp;nbsp;其实,这一招乃是灵魂出窍自尽的一招,死的真是毫无痛苦。

nbsp;nbsp;nbsp;nbsp;这一招的妙处,就是死的一点都不痛苦,将自己的灵魂在躯体上逐出,灵魂出窍,就自然肉身就死了,这就是这一招的妙处。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依偎在廉政的身边,柔声道:“廉哥哥,咱们开始吧,我喊一二三,咱们手拉手一起死。”

nbsp;nbsp;nbsp;nbsp;廉政点点头,跟妻子又深情的吻了吻,然后一起躺在了地上。

nbsp;nbsp;nbsp;nbsp;再看二人,躺在地上后,在自己胸膛上的几个穴道上戳了几下,然后一拍脑门,顿时不醒人世。

nbsp;nbsp;nbsp;nbsp;“小师弟,我们走了,你保重了,再见啦……”

nbsp;nbsp;nbsp;nbsp;玉霄仿佛听到了魏晓晨的呼唤,赶紧咬破指,一点额头,开了天眼看看二人去了哪里。

nbsp;nbsp;nbsp;nbsp;再看廉政和魏晓晨手拉手化作了一缕青烟,消失在了云霄!

nbsp;nbsp;nbsp;nbsp;玉霄知道那是二人的灵魂走了,不过,令玉霄奇怪的是,这二人死了,为何灵魂不往地下去,而往天上飞去呢?

nbsp;nbsp;nbsp;nbsp;难道灵魂死后,都是先往天上飞去,然后再到地府去吗?

nbsp;nbsp;nbsp;nbsp;想一想刚才昏迷时候的梦境,玉霄见到九子和九女也是往天上去,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nbsp;nbsp;nbsp;nbsp;玉霄长叹一声,将二人的尸体放入了水晶泡泡内,只见二人手拉手,脸上都带着满足的微笑,就这么安详的死去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将二人的尸体又装进了乾坤袋内,再看周围的亲传弟子,已经没有几个了。

nbsp;nbsp;nbsp;nbsp;就只剩下了白皛皛、牛犇犇、白莲、卓悠悠、冷玉蝶和玉霄自己了。

nbsp;nbsp;nbsp;nbsp;牛犇犇和白莲手拉手,一起到了玉霄面前,牛犇犇憨憨的一笑,道:“好兄弟,我们也要走了,不过,我们在黄泉路上不想看到你跟着来。”

nbsp;nbsp;nbsp;nbsp;白莲微笑道:“虽然你很讨厌,但我也不想你来,因为,好不容易不用再见到你,你再追到阴间来烦我们,那更讨厌了,所以,你这么讨厌,拜托你就在我们临死前做点好事,千千万万别跟着来烦我,好不好?”

nbsp;nbsp;nbsp;nbsp;玉霄流着泪道:“大嫂,你放心,我死后,见到你,我也躲得远远的。”

nbsp;nbsp;nbsp;nbsp;白莲咯咯笑道:“别,你别跟来,拜托了,不过,你居然叫我大嫂了,真是难得啊,喂,玉蝶姐姐,悠悠妹妹,拜托你们看住他,别叫他跟来呀。”

nbsp;nbsp;nbsp;nbsp;玉蝶和悠悠均一阵苦笑,二人还不能说破,因为一旦说破,玉霄恐怕就无法给他们收尸了,也就没机会救他们了,虽然玉霄的荒唐主意很渺茫,很荒唐,但毕竟也有点希望,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总比没有希望要好。

nbsp;nbsp;nbsp;nbsp;白莲拉着牛犇犇的手,道:“咱俩怎么死好呢?你看看廉大哥和魏姐姐,人家的死法多好,咱们怎么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