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4章 死别3

第二百九十四章 死别3

nbsp;nbsp;nbsp;nbsp;柳红凄然一笑,猛然间拔出匕首,狠狠的扎入了自己的肚腹内,抱住了丈夫,惨笑道:“不必了,我已经决定跟你一起死!”

nbsp;nbsp;nbsp;nbsp;史徵泪如雨下,痛声道:“你……你这是何苦……”

nbsp;nbsp;nbsp;nbsp;柳红吻着丈夫,柔声道:“我女儿国都灭亡了,你也死了,大家都死了,我还活着做什么?咱们死在一起吧……”

nbsp;nbsp;nbsp;nbsp;柳红和史徵拥抱在一起,死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佟羽也不例外,在临死前,记挂着妻子,让妻子赶紧逃命。

nbsp;nbsp;nbsp;nbsp;翠绿也是不发一言,拔出匕首,也自尽了,倒在了佟羽的怀。

nbsp;nbsp;nbsp;nbsp;佟羽痛哭,虽然他要死了,但依旧想妻子活下去,但那知道,妻子已经抱着必死的死,要跟他一起死!

nbsp;nbsp;nbsp;nbsp;佟羽抱着妻子,两个人也一起死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傻了,愣呆呆的看着这么多师兄弟、师姐妹纷纷惨死在自己眼前,喃喃道:”都死了……真的都死了……唉……”

nbsp;nbsp;nbsp;nbsp;玉霄无可奈何,知道他们都抱着必死的心,自己不想活,谁能救的了。

nbsp;nbsp;nbsp;nbsp;“不要再杀人了,你简直是个畜生!”凤翙翙再也忍不住了,呜呜的哭着,飞上了半空,指着天魔的鼻子破口大骂!

nbsp;nbsp;nbsp;nbsp;天魔痛声道:“翙翙,你骂我?”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厉声道:“你不是我爷爷,你是畜生!骂的就是你!”

nbsp;nbsp;nbsp;nbsp;天魔凄然一笑道:“你也看到了,是他们一起上来杀我的,我是一个打数十个,假如我不是他们的对手,那我岂不是死在他们手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适者生存,我也一样,也许,有一天,我会被他们杀了,我不杀他们,他们将来就杀了我……”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双眼血红,怒吼道:“我不听不听!我跟你拼了!”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在天帝山这么久了,跟这些人感情都很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爷爷杀了自己的朋友,她的心都要碎了!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拔出剑来,奔着爷爷就是一剑!

nbsp;nbsp;nbsp;nbsp;天魔别看杀别人毫不犹豫,但这是自己的亲孙女,天魔哪能杀了凤翙翙。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一剑刺出,天魔连躲都不躲避,这一剑正好将他刺透!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吓了一跳,不过,抽出剑来,根本没血,知道是刺不死爷爷的。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怒吼道:“你为什么不躲开?”

nbsp;nbsp;nbsp;nbsp;天魔苦苦道:“只要你能出气,爷爷让你刺,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杀他们,他们就杀我,只要他们投降于我,我就可以不杀他们,你也听到了,是他们自己找死的,如何能怪我?”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哭道:“我不听你解释!我只知道,你杀了好多好多的人,我恨你,我恨你!”

nbsp;nbsp;nbsp;nbsp;天魔惨然笑道:“我是杀了好多人,但你有没有想过,人难道没杀我们好多好多的动物吗?你奶奶、你爷爷、你哥哥、你叔叔好多好多的凤凰,都是死在人类的手,难道你不恨吗……”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呜呜的哭着,抡起剑来就砍,厉声道:“我只知道,你杀了我的朋友,我恨死你了,我要杀了你!”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剑暴雨一般的刺着,天魔被刺了数十剑,这才幽幽叹了口气,劈手将孙女的剑夺下,将凤翙翙制住,将孙女轻轻的抛出,抛给了狐媚儿,狐媚儿接住了凤翙翙。

nbsp;nbsp;nbsp;nbsp;天魔叮嘱道:“不可伤她,你们三个负责保护她。”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道:“大哥尽管放心就是。”

nbsp;nbsp;nbsp;nbsp;现在,活着的亲传弟子已经不多了,龙女派的亲传女弟子,就只剩下了魏晓晨和卓悠悠了,其余的都已经死光了。

nbsp;nbsp;nbsp;nbsp;天帝山的亲传弟子就只剩下了尹宫、岳商、血红、残阳、沈渊、凤栖、燕镰、廉政、华楼、夏台、欢欢和笑笑了。

nbsp;nbsp;nbsp;nbsp;这十二人可以说是天帝山最厉害的十几名高手了,如今,这十二人都站在死尸堆,眼冒着怒火!

nbsp;nbsp;nbsp;nbsp;并非是这些人怕死,而是他们知道,冲上去也是死,早死晚死,不过是时间上的差别罢了,就算一拥而上,也是一样死,因为天魔已经成了不死之身了,就算站着让你打,你都杀不死。

nbsp;nbsp;nbsp;nbsp;既然这样,又何必这么着急冲上去死呢?

nbsp;nbsp;nbsp;nbsp;除了这些人外,就只剩下傲人族的人了,白皛皛、牛犇犇、白莲、卓悠悠、凌玉霄、冷玉蝶,也就只有他们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流着泪,死一个师兄弟,他就亲自将那个师兄弟给抱住,静静的摆在一起,玉霄静静的收拾着尸体,卓悠悠和冷玉蝶帮着玉霄一起收拾着,所有的尸体都集在一起了,玉霄又做了一些水晶泡泡,然后将尸体收进乾坤袋。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流着泪道:“霄哥哥,我们谁也走不了,你自己走吧,啊,快走呀。”

nbsp;nbsp;nbsp;nbsp;玉霄木木的摇摇头,缓缓道:“我就算要走,也要将所有师兄弟的尸体收走,我救不了他们,但我无论如何都要替他们收尸……”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和玉蝶明白了玉霄的意思了,玉霄这是冒九死一生替师兄弟们收尸,他不想这些师兄弟们的尸体暴尸,他现在,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这一点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紧紧的握着悠悠和玉蝶的手,道:“我要你们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冲上去拼命,知道吗?”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咬着牙道:“我要跟他拼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缓缓摇摇头,用心声道:“你们听我说,虽然他们死了,但我有办法救他们!”

nbsp;nbsp;nbsp;nbsp;玉蝶失声道:“啊……你……”

nbsp;nbsp;nbsp;nbsp;她刚一开口,玉霄捂住了玉蝶的嘴,用心声道:“不要说话,天魔已经成了神体,一点声音都听得见,要用心去说话。”

nbsp;nbsp;nbsp;nbsp;玉蝶明白了,用心声道:“你有什么办法?”

nbsp;nbsp;nbsp;nbsp;玉霄用心声道:“我要去阴间,我要抢回他们的灵魂,所以,我才要将他们的尸体都收走,只要将他们的灵魂抢回来,就可以救他们重生!”

nbsp;nbsp;nbsp;nbsp;两个姑娘惊喜交加,但玉霄这么做,那简直太危险了,哪有人去阴间的?而且,冥界怎么去呢?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用心声道:“霄哥哥……那……那太危险了,不行啊……”

nbsp;nbsp;nbsp;nbsp;玉霄在心里道:“不行也要试试,因为除了这样能救他们复活之外,已经别无他法了,所以,我不要你们死,我要你们活着帮我,因为我需要你们帮我……”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和玉蝶看到了一线希望,但她们也知道,希望不大,可以说是万分之一的希望,但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的好。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心问道:“那……那你怎么去呢?”

nbsp;nbsp;nbsp;nbsp;“昆仑山有九口井,其一口井就是黄泉井,只要在那里进去才有希望,我要拼死试试,那口井究竟能不能通往黄泉路,我也不没把握,但一定要试试……”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和玉蝶都惨然一笑,玉霄简直是疯了,但她们知道,玉霄是拼了命了,若是救不回人来,那他宁愿死在地府!

nbsp;nbsp;nbsp;nbsp;“记住,不要说出秘密,谁都不要说,他们去拼命,也不要管,因为,也无法管。”

nbsp;nbsp;nbsp;nbsp;两个姑娘心答应着,知道丈夫是有心计的,而且,他这么做,也是唯一能救众人的办法了,这也许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若是将这个秘密告诉大家,那天魔一定也听了去,那一切都完了,不但玉霄走不掉,所有人唯一的一点希望都灭绝了,所以,就算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去死,也不能说破这个秘密。

nbsp;nbsp;nbsp;nbsp;两个姑娘心悲痛,但只能咬牙忍着帮着玉霄忙活着,将尸体都装进了乾坤袋内,三个人用心声去交流,没有人听得见,天魔当然也听不见,正如玉霄顾虑的一样,他们说什么,以天魔的耳音,什么都听得见。

nbsp;nbsp;nbsp;nbsp;尹宫惨然一笑,一见玉霄不走,忙着收尸,苦苦笑道:“小师弟,你还在这里做什么?难道非要我们都死了,你才走吗?”

nbsp;nbsp;nbsp;nbsp;尹宫的意思很明显,我们活着,还能帮你抵挡一阵,你也好趁机逃命,我们死了,你怎么逃?

nbsp;nbsp;nbsp;nbsp;玉霄叹道:“师兄,各位师傅师兄的大恩大德,小弟无以为报,就算要死,也要给各位师兄收完尸再走,也不能让各位师兄暴尸荒野,这是小弟唯一能做的了,天魔乃是前辈,我给你们收尸,将你们埋葬后,再杀我,他还是能做到的。”

nbsp;nbsp;nbsp;nbsp;尹宫苦苦一笑,知道玉霄是好心,没有办法,只好叹道:“好吧,小师弟,感谢你这一份心。”

nbsp;nbsp;nbsp;nbsp;欢欢和笑笑都苦苦一笑,欢欢道:“小师弟,你要保重了,我们弟兄也要去死了,咱们永别了!”

nbsp;nbsp;nbsp;nbsp;笑笑拍拍玉霄的肩头,道:“小师弟,我们在黄泉路上可不想看到你来,希望你不要随着来。”

nbsp;nbsp;nbsp;nbsp;欢欢和笑笑说罢,猛然间倒转兵刃刺透了自己的心窝,自尽而亡!

nbsp;nbsp;nbsp;nbsp;冲上去也是死,怎么都是死,又何必死在别人的手上?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两个人的打算,所以,二人自尽而亡!

nbsp;nbsp;nbsp;nbsp;玉霄流着泪,将欢欢和笑笑抱在怀,欢欢和笑笑一人握住玉霄的一只手,纷纷叮嘱道:“小师弟,保……重!”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说完,闭眼死去!

nbsp;nbsp;nbsp;nbsp;沈渊苦笑道:“你们何苦这么死去?”

nbsp;nbsp;nbsp;nbsp;凤栖叹道:“也许,二位师兄做的对,反正也是死,何必要别人动手?”

nbsp;nbsp;nbsp;nbsp;沈渊在怀掏出了毒药,递给了凤栖,道:“咱们还是吃药死吧,这种药吃了就死,不会那么痛苦。”

nbsp;nbsp;nbsp;nbsp;凤栖接过了药丸,毫不犹豫的抛进了嘴,时间不大,嘴里吐出一口黑血,绝气而亡!

nbsp;nbsp;nbsp;nbsp;沈渊一一将毒药分给其余的人,血红、残阳、廉政、魏晓晨、华楼没有接,其余的几个都吃了毒药。

nbsp;nbsp;nbsp;nbsp;尹宫和岳商凄然一笑,拉着玉霄的手,尹宫道:“小师弟,你自己保重,我们的尸体就交给你了……”

nbsp;nbsp;nbsp;nbsp;岳商叹道:“我们去找师傅去了,不过,我们可不想看到你随着跟来,永别了……”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吃了毒药,也绝气而亡!

nbsp;nbsp;nbsp;nbsp;燕镰和夏台也吃了药,也死于非命。

nbsp;nbsp;nbsp;nbsp;沈渊苦笑道:“你们四个怎么不吃?”

nbsp;nbsp;nbsp;nbsp;血红冷冷的道:“我们想战死,不想自己毒死,这样死的太窝囊了。”

nbsp;nbsp;nbsp;nbsp;残阳道:“不错,与其自尽,不如战死。”

nbsp;nbsp;nbsp;nbsp;沈渊苦笑道:“随你们了,我先走一步!”

nbsp;nbsp;nbsp;nbsp;沈渊说罢,将药丸塞进了嘴里,也一命而亡!

nbsp;nbsp;nbsp;nbsp;玉霄捡起药瓶,苦笑道:“将这些药分给众位师姐们。”

nbsp;nbsp;nbsp;nbsp;玉霄将药给了那三百三十三名修道弟子,无数的修道女弟子纷纷接过来,塞进了嘴里!

nbsp;nbsp;nbsp;nbsp;立刻,又有二十余人死在了当场,药就这么多,再吃没有了。

nbsp;nbsp;nbsp;nbsp;血红和残阳一起飞上了半空,血红怒喝道:“天魔!你这狗杂种,我们弟兄来会会你!”

nbsp;nbsp;nbsp;nbsp;天魔轻蔑的一笑,缓缓道:“你们俩不想死,立刻跪地投降,可饶你们一命!”

nbsp;nbsp;nbsp;nbsp;残阳厉声道:“我呸!宁死不辱,誓死不降,拿命来!”

nbsp;nbsp;nbsp;nbsp;二人说罢,一左一右奔天魔杀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血红用的是嗜血魔刀,残阳用的是残阳魔剑,二人拼尽所有的功力,凌空一击,奔天魔斩落!

nbsp;nbsp;nbsp;nbsp;天魔连刀剑都不用,就两个人,他根本用不着用兵刃。

nbsp;nbsp;nbsp;nbsp;天魔只是挥挥衣袖,两股劲风奔二人撞来!

nbsp;nbsp;nbsp;nbsp;二人劈在半空,已经劈不下去了!

nbsp;nbsp;nbsp;nbsp;但二人的功力也真好样的,并没有立刻被崩飞,依旧坚持着往下劈!

nbsp;nbsp;nbsp;nbsp;天魔暗自点头,也暗暗的称赞,因为血红和残阳的功力也可以说是高手了,跟他的七个结拜弟兄差不多了。

nbsp;nbsp;nbsp;nbsp;但那是跟七大魔圣比,跟他比,那根本没法比,因为天魔的修为和法力,七大魔圣联手都过不了三招!

nbsp;nbsp;nbsp;nbsp;天魔就这么大的本事,这也就是魔域的妖魔千方百计的要救天魔出来的缘故了,因为天魔实在是太厉害了,只要有他在,横扫大地,剿灭三界,那根本不是问题。

nbsp;nbsp;nbsp;nbsp;这些修道者还只是修道者,可是天魔已经达到了神佛的境界,那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nbsp;nbsp;nbsp;nbsp;所以,血红和残阳的后果可想而知了,天魔一见两分功力没将二人震飞,很感意外,立刻,又加了两分功力,这一来,二人受不了了,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了胸口上,立刻飞了出去,口喷鲜血而亡!

nbsp;nbsp;nbsp;nbsp;“好啊!教主了不起!”

nbsp;nbsp;nbsp;nbsp;“喂,早早投降,可免一死啊!”那几个魔头纷纷叫嚣着。

nbsp;nbsp;nbsp;nbsp;血红和残阳吐了几口血,绝气而亡!

nbsp;nbsp;nbsp;nbsp;天魔点点头,因为刚才雪紫儿那一刀,他就很诧异,因为他用了五成功力才将雪紫儿击毙,这一次,他用了四成功力,可见,这二人的本事,不在刚才那个女子之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