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5章 黄泉路1

第二百九十五章 黄泉路1

nbsp;nbsp;nbsp;nbsp;三人长出一口气,这若是被发觉了,二十二个魔头打他们三个,就算是三人修为很高,玉霄得了九子九女的功力也打不过。

nbsp;nbsp;nbsp;nbsp;这二十二个魔头,基本上都是一等一的魔头了,十大巫尊、七大魔圣,外加好几个法力高强的魔头徒弟,那一个都不是弱手。

nbsp;nbsp;nbsp;nbsp;更可怕的是,这些妖魔在附近已经安插好了各种飞禽在数个山头,玉霄在哪里走过,都瞒不过这些妖魔的耳目,可以说,这已经是十面埋伏了。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手心中都是冷汗,用心声问道:“霄哥哥,怎么办?”

nbsp;nbsp;nbsp;nbsp;玉霄安慰道:“放心,很快就会甩了他们的。”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专心的开始幻化,开始幻化自己、玉蝶、悠悠和龙鱼的幻象,两个姑娘静静的看着,都暗暗的称奇,因为玉霄画的是那么的逼真,在外形上看,根本是一模一样的。

nbsp;nbsp;nbsp;nbsp;不过,耳鼻眼口等具体的地方,玉霄却没那么认真画,也没必要。

nbsp;nbsp;nbsp;nbsp;玉蝶和悠悠相视一笑,均以有这么个丈夫感到骄傲。

nbsp;nbsp;nbsp;nbsp;因为这种丹青妙笔融入道术中的本事,玉霄居然也会,虽然不及楚桂儿画的精巧,但也足以以假乱真了。

nbsp;nbsp;nbsp;nbsp;其实,玉霄心灵手巧几个师傅的本事都会,这丹青妙笔幻化之术,他不是不会,只是没用心的去练画画罢了,不过,画几个人,用心点画,他还是绰绰有余的。

nbsp;nbsp;nbsp;nbsp;玉霄接连画了三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幻象,不过,这幻象太小了点,两个姑娘不仅有点怀疑。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心中问道:“霄哥哥,你画的是不是太小啦?”

nbsp;nbsp;nbsp;nbsp;玉霄淡淡的一笑,用心声道:“你就看好戏吧。”

nbsp;nbsp;nbsp;nbsp;玉霄都幻化完了,在三个幻象的眼睛上点了几点,然后咬破了中指,涂抹在了幻象上,玉霄一切都做完了,将三个幻象抛出了黑云外,然后一抖手,给三个幻象罩住了三个水晶气泡。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指三个幻象,双手先合在一起,然后掌根靠在一起,慢慢的张开,随着他手这么一动,再看那三个幻象,立刻越变越大,就好似气球一样,鼓了起来,跟他们三个一样大小了。

nbsp;nbsp;nbsp;nbsp;两个姑娘看的出奇,这幻象跟楚桂儿的不一样,因为楚桂儿没这么弄过。

nbsp;nbsp;nbsp;nbsp;玉霄做好了三个假象,左手掐动法决,然后将手一挥,再看三个幻象分东、南和北三个方向飞去!

nbsp;nbsp;nbsp;nbsp;三个幻象好似闪电一般,被罩在水晶气泡内往三个不同的方向飞去,不过一会的功夫,就被发觉了。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妖魔分别追了下去,分开往三个方向追了下去!

nbsp;nbsp;nbsp;nbsp;这三个幻象上有玉霄的血,气味浓厚,这些都是神兽,本来脚前脚后的追到这附近,就不见了玉霄,于是就在这附近的山头和空中寻找开了,结果,就在这时,发现了踪迹,立刻追踪而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见将妖魔都给引走了,这才冷笑一声,骑着龙鱼又升高了几百丈,一直往西飞去。

nbsp;nbsp;nbsp;nbsp;两个姑娘若不是特别伤心,都能笑了,不过,实在是太伤心了,哪能笑的出。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问道:“霄哥哥,咱们要去哪里?到昆仑山吗?”

nbsp;nbsp;nbsp;nbsp;玉霄摇摇头道:“暂时先别去,这一招瞒的了其余的妖魔,却瞒不住天魔、元真等魔头,我三处放幻象,只有西面没有,很快的,元真等就会明白过来,一定会猜到我往西走了,最有可能去昆仑山躲避,所以,定然会有大批的妖魔往昆仑山找我,我若去了昆仑山,就走不了了。”

nbsp;nbsp;nbsp;nbsp;玉蝶道:“那……那咱们去哪?”

nbsp;nbsp;nbsp;nbsp;玉霄缓缓道:“去老鼠洞,还记得咱们在白鼠族的时候吗?白鼠族的地道错综复杂,咱们先在地道内躲避五天,五天之后,我再去昆仑山,寻找黄泉井,不出意外的话,天魔很快就会去昆仑山搜查我们的行踪,就算是凤凰圣母在,也保护不了我们,而且以天魔的本事和修为,千里之内,他都能察觉我在那个方位,假如去了昆仑山,只要我在昆仑山内,就逃不过天魔的法眼,但我令他猜不透我究竟去那个方向,这样,他就无法找寻了。”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赞道:“真聪明,你呀,总是这么鬼。”

nbsp;nbsp;nbsp;nbsp;玉霄叹道:“现在,我不是他的对手,虽然现在几个魔头我能打的过,但二十多个魔头一拥而上,我也打不过,咱们只能避避,天魔一定一开始以为,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猜我去了昆仑山,结果到了昆仑山,感觉不到我,就一定以为上当了,我肯定是故意留西不放假象,以为我定然偷偷回了天帝山,中了我的计,所以,定然会回天帝九峰来找我,结果,还是找不到我,定然就会迷糊了,搞不清我往那个方向走了。”

nbsp;nbsp;nbsp;nbsp;两个姑娘频频点头,心中这个佩服,因为玉霄把一切都算计好了,就连对方的想法都给算的一清二楚,当真是洞察在前,这一点,没有人能比的上他。

nbsp;nbsp;nbsp;nbsp;玉霄骑着龙鱼的速度太快了,离着天山附近的沙漠虽然有五六千里地,但眨眼就到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等三人都到过白鼠族,也都去过地道,知道地道的复杂是难以想象,就算是天魔到地道找他们,都找不到。

nbsp;nbsp;nbsp;nbsp;玉霄顺着当时出来的那个火山口骑着龙鱼飞了进去,地道口没有被堵死,但玉霄飞进了地道,就将地道口用大石头给封死了。

nbsp;nbsp;nbsp;nbsp;现在的白鼠族究竟如何了?离开都好几个月了,不知道那些白鼠族的人还认不认识他呢?

nbsp;nbsp;nbsp;nbsp;玉霄骑着龙鱼顺着弯弯曲曲的地道转了好几个圈,这才转出了地道,地道中,一些浑身有细小的白毛,耳朵又大又长的白鼠族人正在站岗放哨,一见一道金光飞来,不仅都吃了一惊。

nbsp;nbsp;nbsp;nbsp;等到近前一看,基本上都认识玉霄等人,因为玉霄在这里做过客,而且,白鼠族也没多少人,不过就一千五百来人,结果,最近跟黑鼠族的人火拼,战死了五百多人,也就仅剩下一千人了。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等人给这些白鼠族的人印象很深,因为他们十四个当年追杀天魔到的时候,跟白鼠族的国王是朋友,而且,这些人,男的英俊,女的漂亮,一个个好似神仙一样,他们当然记忆犹新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停了下来,沉声道:“我是凌玉霄,跟你们的国王白鼎是好朋友,你们就说凌玉霄来了,请他们过来相见。”

nbsp;nbsp;nbsp;nbsp;“原来是凌少爷,快快请进,先等一等,我们这就去禀报。”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下了龙鱼,那些五尺多高的‘大老鼠’精一见龙鱼这么凶恶,不仅吓的躲得远远的。

nbsp;nbsp;nbsp;nbsp;玉霄问道:“你们的国王还好吗?”

nbsp;nbsp;nbsp;nbsp;一个白鼠兵叹了口气道:“我们国王已经过世了。”

nbsp;nbsp;nbsp;nbsp;三人就是一愣,卓悠悠问道:“怎么回事?”

nbsp;nbsp;nbsp;nbsp;“唉,三位有所不知,那一次黑鼠族的人杀了进来,几位神仙将妖魔打退,追杀妖魔去了后,我们的国王率领大家反击被打伤,受了重伤,几个月后就死了。”

nbsp;nbsp;nbsp;nbsp;三个人叹了口气,杀戮,到处都是杀戮,就连躲在地下生活,都是杀戮,这究竟是什么世界?

nbsp;nbsp;nbsp;nbsp;玉蝶问道:“那你们现在的国王是谁呢?”

nbsp;nbsp;nbsp;nbsp;“是我们国王的儿子,小姐也认识的,就是白靖少爷做了国王。”

nbsp;nbsp;nbsp;nbsp;三人放心了,只要是白家父子做国王,那认识,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问道:“那你们家小姐呢?就是白萌妹妹好吗?”

nbsp;nbsp;nbsp;nbsp;“公主很好,公主常常提到各位呢。”

nbsp;nbsp;nbsp;nbsp;“那黑鼠国呢?现在你们还打仗吗?”

nbsp;nbsp;nbsp;nbsp;一个侍卫道:“不了,黑鼠族已经被我们灭了,杀的一个不剩,就算侥幸活几个,也起不了什么风波了。”

nbsp;nbsp;nbsp;nbsp;“我们打退了黑鼠族,趁胜追击,多亏了仙儿仙姑传授的迷音曲,我们的战士都用棉布堵住了耳朵,小姐吹奏曲子,黑鼠族的人听的如痴如醉,我们奋勇冲了上去,跟他们血战了一场,终于除掉了这些祸患,不过……唉,我们也有六百多战士阵亡,如今,我们白鼠国也是元气大伤了。”

nbsp;nbsp;nbsp;nbsp;三个人不由得苦笑,没想到,曲仙儿传授的迷离之音还间接救了白鼠国,不过,救了白鼠国却害了黑鼠国,但不管怎样,他们是白鼠族的人朋友,当然不希望白鼠族的人都死绝了。

nbsp;nbsp;nbsp;nbsp;几个人正在闲聊,很快的,白鼠族的大铁门就打开了,白靖、白萌兄妹风风火火的赶来迎接,在这兄妹二人的眼中,玉霄等人就是神仙,也是他们的师傅。

nbsp;nbsp;nbsp;nbsp;白靖和白萌一见果然是玉霄夫妻,赶紧行礼拜倒在地,玉霄将二人搀扶起来,白萌这个高兴,上前就拉住了玉蝶和悠悠的手,高兴的道:“好姐姐,想死小妹了,怎么……就你们三人吗?其余的人呢?”

nbsp;nbsp;nbsp;nbsp;玉蝶眼圈发红,幽幽叹道:“此事,说来话长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沉声道:“你们这地道内有没有大的卧室,快给我找地方,还有,你们现在也很危险,赶紧让全族人都藏到地道中,将吃的喝的,粮食等物资都转移到洞内,然后封闭地道口,再也不要到山上去,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白靖问道:“凌大哥,发生了什么事?”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不要问,事关生死,赶快将所有的族人都迁移到地道内,否则,会有灭族之祸,速去!”

nbsp;nbsp;nbsp;nbsp;白靖知道事情严重,赶紧答应一声,立刻去办了。

nbsp;nbsp;nbsp;nbsp;白萌负责找卧室给玉霄三人居住。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边走边问道:“霄哥哥,为何不到山上去住?”

nbsp;nbsp;nbsp;nbsp;玉霄叹道:“你莫忘记,元真等妖魔曾经来过,若找不到我们,定然会记起这个地方,一定会进这地方来找咱们,假如不这么做,这些人都难逃一死,而且,我之所以到这里躲避,也是不想看到他们白鼠族的人被灭绝,所以,才来此处。”

nbsp;nbsp;nbsp;nbsp;两个姑娘这才懂玉霄的用心,玉霄可谓是想到很周密,也很谨慎,其实他一点都没做错,假如他真的没来这里,没提前通知一下,白鼠族的确就被灭绝了。

nbsp;nbsp;nbsp;nbsp;白萌将玉霄等三人让进了一处很大的密室内,玉霄流着泪,先将三仙和曲仙儿三人放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三姐妹早就快急疯了,一被放了出来,再一抬头间,只见已经不是天帝山了,竟然到了一处不知什么地方的地方,这里是什么地方?

nbsp;nbsp;nbsp;nbsp;白萌一见曲仙儿三姐妹,高兴给曲仙儿三姐妹施礼,因为这三姐妹等于是她的师傅一样,传授她音乐、绘画和跳舞等等东西,那跟师傅没区别。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失声道:“啊……这……这是哪里啊?”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揉揉眼睛,笑道:“哈哈,这难道是白民国吗?你是……你是萌妹妹呀……”

nbsp;nbsp;nbsp;nbsp;三姐妹围着白萌仔细的看了看,知道到了白民族了。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一见玉霄在一边落泪,想起了父母,想起了天帝山的事,三姐妹立刻不高兴了,为何到了这里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否则,也不可能到了此处。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抓着玉霄,颤声道:“霄哥哥,怎么……到……这里来了?”

nbsp;nbsp;nbsp;nbsp;洪袖儿问道:“我爹娘呢?其他人呢?”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催促道:“你快说啊,怎么就咱们几人到了这里?”

nbsp;nbsp;nbsp;nbsp;玉霄长叹一声,泪如雨下,三姐妹就知道不好,因为三姐妹在葫芦内的时候就觉得心烦意乱,心惊肉跳,坐立不安,就知道要出什么大事。

nbsp;nbsp;nbsp;nbsp;现在,就只剩下了玉霄、悠悠和玉蝶在,其余人都去了哪里?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跺脚道:“你倒是说啊,你哭什么啊?”

nbsp;nbsp;nbsp;nbsp;“臭悠悠,发生了什么事?”

nbsp;nbsp;nbsp;nbsp;“蝶姐姐,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其他人呢?”

nbsp;nbsp;nbsp;nbsp;玉霄长叹一声,流着泪道:“其他人……都……都死绝了,一个不剩,都死绝了,就只剩下我们三个逃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啊……什……么……”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三姐妹吓的大惊失色,纷纷坐在了地上。

nbsp;nbsp;nbsp;nbsp;叶方士等三仙也吃惊非小,不过,三人已经有心理准备,因为叶方士的卦一向很准,既然是最凶的卦,当然是天劫难逃了。

nbsp;nbsp;nbsp;nbsp;“呜呜呜呜……”曲仙儿三姐妹哭成了一团……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哭了一阵,忽然曲仙儿问道:“那……那我爹娘的……尸体呢……”

nbsp;nbsp;nbsp;nbsp;玉霄长叹一声,流着泪道:“你们要哭就哭吧,尸体……我给收起来了,我这就将大家的尸体放出来……白姑娘,麻烦你找几十条棉被和床单来,我要放……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