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5章 黄泉路2

第二百九十五章 黄泉路2

nbsp;nbsp;nbsp;nbsp;白萌也吃惊非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大事?

nbsp;nbsp;nbsp;nbsp;白萌答应一声,命人去准备去了,这附近到处都是密室,棉被有的是,都是为了准备好逃进来避难的,等于准备了两个家。 Ш Ш Ш .xinЫ??(??nbsp;nbsp;. )

nbsp;nbsp;nbsp;nbsp;玉霄将棉被都铺好,让大家都退后,然后将乾坤袋打开,再看乾坤袋张开了口,在乾坤袋内,一具一具的尸体随着水晶泡泡飘出来,整整齐齐的摆在了这个密室的四周各处。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都惊呆了,都傻呆呆的看着,只见飞出来的尸体,正是天帝山所有的亲传弟子!

nbsp;nbsp;nbsp;nbsp;“啊……是……廉大哥……”

nbsp;nbsp;nbsp;nbsp;“啊……魏……魏姐姐……”

nbsp;nbsp;nbsp;nbsp;“白……是白姐姐……”

nbsp;nbsp;nbsp;nbsp;“啊……雪……雪姐姐!”

nbsp;nbsp;nbsp;nbsp;一具一具的尸体不断的飞出,不断的摆在了四周,整整齐齐的摆了好几排!

nbsp;nbsp;nbsp;nbsp;终于,一具尸体都没有了,再飞出来的,是他们这些人所用的一些兵器了。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都吓傻了,这短短的时间内,所有人都死绝了,这究竟是噩梦,还是真事?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愣了一会,哇的一声痛哭,直奔自己父母的尸体扑去,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抱住他们父母的尸体哭的死去活来……

nbsp;nbsp;nbsp;nbsp;玉蝶和悠悠也不住的哭泣着,就连三老都不仅痛哭失声,禁不住悲戚。

nbsp;nbsp;nbsp;nbsp;白萌和白鼠族的人见到也都吓傻了眼,这平白无故的多了这么多死尸,足矣吓煞个人!

nbsp;nbsp;nbsp;nbsp;白鼠族的人也陪着哭,立刻悲声一片。

nbsp;nbsp;nbsp;nbsp;这六十多具尸体,大多数是血淋淋的尸体,这种景象简直是触目惊心!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的心本就脆弱,这刹那间,就失去了亲人,而且,所有的叔叔伯伯,师兄师弟,师姐师妹都成了一具具尸体,这噩耗简直太可怕了。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哭的死去活来,哭昏过去,苏醒过来又哭,一连哭死过去数十次,一直折腾了一天,这才情绪好一些。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不吃不喝,嗓子都哭的嘶哑了,玉霄一直在她们身边陪着,一直安慰着,但不管怎么解劝,伤心是在所难免的。

nbsp;nbsp;nbsp;nbsp;洪袖儿哭着哭着,猛地站起来,嘶哑着声音,怒吼道:“我要报仇!我要报仇!跟天魔拼了,跟那些畜生拼了!”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和楚桂儿也站了起来,纷纷叫嚣道:“走,杀了天魔,跟他拼了!”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转身就走,被玉霄等人拦住,曲仙儿痛哭道:“霄哥哥,你别拦着我,我要替爹娘报仇,我要杀他,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nbsp;nbsp;nbsp;nbsp;玉霄柔声道:“不要哭了,假如能杀了他,我能不替师傅师娘们报仇吗?你们不知道天魔的厉害,九位师傅和九位师娘联手都打不过他,天帝山几十个一起上,都打不过他,你们三个,能杀的了他吗?去了,只要天魔一挥手间,你们就死了。”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呜呜的哭道:“死就死!就算死,也要杀了他,跟他拼了!”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痛不欲生,这种痛失亲人的痛苦,这种血海深仇,基本上没有人会怕死,因为,仇恨可令一个人将死亡置之度外。

nbsp;nbsp;nbsp;nbsp;玉霄柔声道:“仇是要报的,不过,不是现在,你们乖乖的听话,我还有办法救他们,你们一定要听我的话。”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呜呜的哭着,纷纷抱住了玉霄,哭着问道:“霄哥哥,你有什么办法,快救救我爹爹他们吧……”

nbsp;nbsp;nbsp;nbsp;玉霄缓缓道:“五天之后,我要去昆仑山,找到黄泉井,我要在黄泉井内下去,闯到地府去,将他们的灵魂都救回来,然后想办法将他们复活,只要他们的灵魂在我的手中,等我修炼成最高的玄功,就可救活他们。”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眼前一亮,哭道:“真的?”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自然是真的,这是唯一的希望了,你们三个乖乖的听话,这段时间,哪里也不要去,千万别暴漏了目标,我们好不容易甩掉了追杀的魔头,假如暴漏了目标,就没有机会救他们了,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冷静了许多,纷纷点头,但依旧止不住的流泪。

nbsp;nbsp;nbsp;nbsp;“可……可你往……往地府去?啊……那……那能行吗?”楚桂儿忽然明白过味来了,这简直太荒唐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苦笑道:“不行也要试试,只要地府真的有,我就能下去,这一次,真的是最后的机会了,还有五天之后,我就要去了,我救回他们来,我还要抓紧时间修炼,三十三天后,我要和天魔决斗,你们乖乖的听话,否则,我一旦分心,就什么都完了……”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劝道:“你们三个不知道天魔的厉害,我们根本不是对手,而且,全都上去也白给,雪姐姐多厉害?一个回合,就被天魔一掌打死了,你们的父母,加上我们的师傅,共是十八人合力斗天魔,结果,依旧被天魔全都杀死了,你们好好的想想,就连十八人合力都不是对手,你们三个去了,咱们六个去了,能是对手吗?我们之所以不死,就是要帮霄哥哥的忙,否则,早就冲上去死了得了,廉大哥他们基本上都是自尽,因为他们知道根本不是敌手,上去也是白白送死,你们自己看,这所有的人,都是天魔一个魔头杀的,没有一个帮手……”

nbsp;nbsp;nbsp;nbsp;玉蝶叹道:“是呀,我们真的不是天魔的对手,就算修炼一百年……唉……都不见得能是对手……”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三人咬破了樱唇,但也知道三人都没有说谎,天魔一个杀了六十多修道高手,这魔王的本事究竟有多大?简直都不可思议了!

nbsp;nbsp;nbsp;nbsp;三姐妹彻底的绝望了,不过还有一丝丝希望,那就盼望玉霄能将灵魂抢回来,不过,假如为了救他们,非但救不了人,再将玉霄搭进去的话,那她们宁愿不让玉霄去,因为,现在她们的亲人都死绝了,就只剩下玉霄一个依靠了,假如玉霄再有什么意外,她们还怎么活?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已经决定了,一定要试试,就算是有去无回,九死一生,他都要去,因为,这些人对他有恩,他就是这种有恩必报的人,哪怕报恩会付出自己的生命,他也在所不惜。

nbsp;nbsp;nbsp;nbsp;玉霄是隐蔽起来了,也成功的逃脱了追杀,彻底的消失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的难过和痛苦实在是难以言表,致使他练功都没有了精力,每日里长吁短叹,不是痴痴的握着雪紫儿的手说着话,就是跟他最敬爱的师傅师娘师兄弟们说着话。

nbsp;nbsp;nbsp;nbsp;这些日子以来,三姐妹的心情好点了,可是玉霄依旧是如此的伤心,玉霄感到自己的无能,既然上天交给自己这个重担,为何自己做的这般的不好,为何要死这么多人?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决定要去讨个说法,先去地府将亲人的灵魂抢回来,再到天上找天帝算账,这一次玉霄是打定主意了,天魔反正也打不过,先跟这不公平的神仙们算算账!

nbsp;nbsp;nbsp;nbsp;在十年前,他就想找阎王就算账,不过,那时的他还没有这个本事,但现在不同了,现在他再也不是十年前任期宰割而无法反抗的孩子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躲在了老鼠洞内,这一招果然很高明,骗过了天魔,也骗过了元真等魔头,这些妖魔根本就没往这里想,玉霄是多虑了。

nbsp;nbsp;nbsp;nbsp;元真等妖魔,对于这件事已经淡忘了,而且,就算想起来,都找不到洞口,因为这沙漠里一天一个变化,而且,他们也不像玉霄那样的用心记过,他们也没拿这件事当回事,而且,当时他们被玉霄等人追杀,那是在逃命,那还顾得上记路,所以,就算想起来,都找不到这地心世界在何处了。

nbsp;nbsp;nbsp;nbsp;浩瀚的大沙漠,这地心世界在一个丘陵下,这往哪里去找,就算找到了,元真等妖魔也会傻眼,因为老鼠洞内的洞太多了,这若是藏一个人,根本没法找,这就是老鼠的本事了,白鼠族的人别的本事没有,挖洞的本事很厉害。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逃走,元真发现了玉霄的踪迹,中了玉霄的声东击西之计,等发现追上的是幻象时,这才知道中了计,一打听,发现了三处有幻象,就西面没有,这又往西面去追,但这一耽搁,玉霄的龙鱼多快,刹那间飞出去几百里了,到哪里去追。

nbsp;nbsp;nbsp;nbsp;元真这个恨,只好回去报答天魔去了,天魔也气的要命,明明这些人的死活都在他的控制中,谁要逃走都逃不掉,但偏偏就走了玉霄,这真是令天魔气炸了肺。

nbsp;nbsp;nbsp;nbsp;不过,天魔也猜出了玉霄说不定去到昆仑山躲藏一阵子,天魔立刻率领群魔去了昆仑山,果不出玉霄所料,假如方圆一千多里范围内玉霄来过的话,天魔能感觉的到,但是,一到了昆仑山,天魔就察觉,玉霄不在昆仑。

nbsp;nbsp;nbsp;nbsp;难不成中了计了?玉霄又返回了天帝山?

nbsp;nbsp;nbsp;nbsp;天魔率众又到了天帝山,结果,没有感觉到玉霄到过,这一次,天魔彻底的糊涂了,玉霄究竟往东西南北那个方向走了,他也搞不清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故意的留西面不放幻象,这明明是引开追杀,往西逃去,但以玉霄这么聪明的人,又如何这么笨,故意的留西方不放幻象,这岂不是不合道理吗?难道他是故意的躲在远处,故意往东西南放出幻象,引开他们,然后故意留出西方,再引到西边去,然后一看都往西追了,这就往东去了?往南去了?还是往北去了?

nbsp;nbsp;nbsp;nbsp;天魔真被玉霄搞糊涂了,彻底的猜不透玉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但现在看来,西面玉霄肯定没去,肯定是后一种,往东,或者别的方向躲藏去了,这些魔头都肯定了这个推测,因为按玉霄的聪明,真不该这么笨,哪有故意留着西方一面故意让去追的。

nbsp;nbsp;nbsp;nbsp;这其实是玉霄故意布下的一个迷局罢了,就是让这些魔头猜测不透他,别说天魔糊涂,其实这种迷局,谁遇到谁糊涂,就算是玉霄本人自己,假如被人设下这么个迷局,自己也能糊涂了,因为这种手段,可有好几种选择,好几种答案,鬼才知道对方用那种手段,这种迷局,只有当事人自己明白罢了。

nbsp;nbsp;nbsp;nbsp;加上天魔去了一趟昆仑山,走了一遭,没感觉到玉霄在,更加觉得玉霄不在西面了,这就是玉霄之所以打算五天后再动身的缘故了,因为以天魔的洞察的法力,只要他去过昆仑山,就能察觉,到时候,一声号令下,发动所有的鸟来探他的下落,再让三十多个魔头一起追杀他,玉霄可以说就逃不出天魔的法眼了,逃到哪里,哪里都会被追杀,因为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动物存在,也就都有天魔的耳目。

nbsp;nbsp;nbsp;nbsp;天魔长叹一声,知道要找出玉霄,除非他自己出来,假如玉霄三十三天不出来,他也无可奈何,就算你嘲笑玉霄的不守信,你讲给谁听?人类都死光了,谁去听?动物知道玉霄不守信,那又有什么关系,假如一个人脸皮厚一些,你能有什么办法?

nbsp;nbsp;nbsp;nbsp;所以,天魔苦苦一笑,知道这一次算是载在了玉霄的手中,假如玉霄修炼个百来年,再来找他复仇,那以玉霄的资质和根基,说不定还真能打败自己,这就是留下的一个祸根,最大的祸根。

nbsp;nbsp;nbsp;nbsp;但找不到你就杀不了,那也没办法,天魔长叹一声,开始分兵派将了,不管怎么样,现在是没有人能阻挡魔域的大军了,现在可是大开杀戒了,直接横推过去,每座山,每寸土地,每个角落,只要是有人的地方,统统杀光!

nbsp;nbsp;nbsp;nbsp;于是,天魔又召集了两路兽群,第一路,在长江上游推过去,沿江两岸,虾兵蟹将的两个魔圣负责,附近进军扫荡人类,长江上的土地,由十大巫尊负责,率领兽群横扫过去,长江下游和黄河上游的土地,由于七大魔圣和他们的弟子负责,横扫过去,每一寸土地都检查到,遇人杀人,一个不放过!

nbsp;nbsp;nbsp;nbsp;于是,一场有史以来最大的人类浩劫开始了,换句话说,魔域的大军用的是卷地横推的模式,一路杀,一路搜捕,从天帝山一直推到大海边,整个大陆一块土地都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