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5章 黄泉路4

第二百九十五章 黄泉路4

nbsp;nbsp;nbsp;nbsp;其中,酒井,那井水天然就酿造出酒来,那酒芬香甘甜,乃是仙酒,这种酒天宫是天宫中玉帝和王母喝的。

nbsp;nbsp;nbsp;nbsp;欲井,就是你喝了这口井的水,不管吃什么都喜欢吃,而且,还包括滋阴壮阳的作用,天帝和西王母夫妻常常喝这里的水,滋阴壮阳,每日里都在天宫内快活似神仙一样,这就是欲井的奇效了,喝了这口井的水,不但有好的胃口,而且还能对夫妻生活有改善,可谓是神井。

nbsp;nbsp;nbsp;nbsp;苦井呢,顾名思义,就是井水是苦涩的,但这水也有好处,那就是用来浇花、泻火、洗澡都很有奇效,苦井可杀菌,浇花种菜什么的,不生虫子,还有一种妙处,这口井水喝多了,有麻痹的作用,假如你受伤了,要做手术什么的,开个刀了,怕疼,喝了苦井里的水后,多喝点,浑身就麻木了,就不会痛苦了,这就是苦井的妙处。

nbsp;nbsp;nbsp;nbsp;甜井呢,这是喝水用的井,包括天庭内银河中的水,瑶池内的水,都是甜井内的井水引入的,泡茶、喝水,时时刻刻也少不了甜井。

nbsp;nbsp;nbsp;nbsp;忘忧井,这种井水很奇怪,那就是喝了这口井内的忘忧水,就会忘记一切的烦恼,人就会很快乐,可以说,其中这井水有一种消除烦恼记忆的功效。

nbsp;nbsp;nbsp;nbsp;黄泉井,就是玉霄要下的这个井,这中井内的水是专门给鬼魂喝的,也是日后用来配**汤的水,一直通往阴间奈何桥。

nbsp;nbsp;nbsp;nbsp;许愿井,这已经很清楚了,你有什么愿望,有什么理想,在此井口旁许愿,多半会如愿以偿。

nbsp;nbsp;nbsp;nbsp;幻月井,这口井很奇怪,能看到你自己心中最强烈的幻想,比方说,你这个人骨子里天**财,在这口井水旁一照,就会照出金银珠宝,假如你爱吃,就会照出很多你喜欢吃的东西,总之,你最强烈的想法是什么,都能看出来。

nbsp;nbsp;nbsp;nbsp;在此不得不说一句,在诛仙中,就有一口幻月井,那功效就是如此。

nbsp;nbsp;nbsp;nbsp;情缘井,这个玉霄等人都见识过了,你心中喜欢的是谁,就会在此井水内映照出影子来了。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昆仑山的九口神井,这九口井,功效不一,但却神奇无比。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还有一个天大的机密,没有人知道,那就是若将九口井内的水一起喝,就可以忘掉所有的事,过去的往事会忘个一干二净!

nbsp;nbsp;nbsp;nbsp;其实玉霄不知道,他的确是人参娃娃转世投胎的,他的前生,乃是一千多岁的人参娃娃,已经成了精灵了,但为了救人类,只有找玉霄了,因为天帝和如来算来算去,这世上就只有成了精灵的人参娃娃有这个奇缘,其余谁都不能做到。

nbsp;nbsp;nbsp;nbsp;为了让玉霄忘掉以前,故此,将一颗珍珠果和一颗不死果,混合在一起,用九口井水浇灌,让这些果子在玉霄必经之地的一个小山上,吸引玉霄的注意,当时玉霄是人参娃娃,生性贪玩,虽然很有法力和根基,已经成了精灵了,但贪吃的本性不改,这珍珠果和不死果在一起,产生了奇异的功效,那就是有奇香无比,作为人参娃娃的玉霄,一见这么香的果子,就动了心,结果,吃了珍珠果,觉得香甜无比,但又吃了不死果,就没这么甜了,但有珍珠果在,不死果的味道也没这么不好了。

nbsp;nbsp;nbsp;nbsp;那珍珠果可没玉霄在海中吃的那么小了,不死果也很大,因为浇注了九口神井内的水,珍珠果和不死果就会生长变大,变成跟苹果那么大,这就是奇异的果实。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不知是天上的玉帝、如来、鸿钧老祖等神仙搞的鬼,他吃了后,时间不大,就发生了变化,立刻从人参娃娃幻化成了一个真实肉身的真人了,不过,却是一个小婴儿,刚出生的婴儿。

nbsp;nbsp;nbsp;nbsp;玉霄吃了这九口井水催发的果实后,忘掉了所有的事,包括自己是人参娃娃精灵的事,他都忘记了。

nbsp;nbsp;nbsp;nbsp;他刚生下不久,凌云翔就经过了,这也就是天机了,之所以九子没有收下凌云翔,就是因为凌云翔要负责收养玉霄,养育在傲人族,否则,以玉霄出身的高贵,若是真的入了俗世礼节,那见到人磕头,那受过他一拜的人,必死无疑,经受不住玉霄一拜,而且玉霄若是有辱了尊严,就等于天帝丢了尊严,天帝也就是玉帝,不过,开始他不叫玉帝,叫天帝,之所以不能让玉霄跪拜,就因为天帝也是这吃了这种果实出生的,所以,理论上讲,玉霄跟他的出生是一种方式,那就等于是他的弟弟,天帝的弟弟,如何能给凡夫俗子磕头呢?那不成了笑话了?所以,不能让玉霄磕头跪拜,只能让玉霄投入最有骨气的傲人族。

nbsp;nbsp;nbsp;nbsp;而且,神仙们还有一个目地,那就是让傲人族养大玉霄,但却趁机毁灭傲人族,一个是逼的玉霄去学道,将来好除掉天魔,另外一个,正如天魔所推算的一样,神佛最痛恨有骨气的人,傲人族的人这么有骨气,不做他们的奴才,若都像傲人族人那样,这个世界还有谁去求神拜佛呢?那他们这些神仙,没有了精神食粮,没有了香火,岂不是饿死了,岂不是法力都没了?岂不是魂飞魄散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个世界,必须将有骨气的人都杀光,只能留下没有骨气的人,让没有骨气的人去求神拜佛,这样,神佛才有香火,所以,傲人族必须要毁掉,但要借助魔域妖魔的手毁掉傲人族,让玉霄对魔域的妖魔痛恨,激发玉霄的报仇之念,让他去学道,将来好除掉天魔做准备。

nbsp;nbsp;nbsp;nbsp;其实,就算玉霄没有想办法自己拜九子为师,天上的神仙也会托梦给九子,让九子收下玉霄,总之,玉霄想做什么,都会让他如愿以偿,不过,玉霄的聪明已经达到了目地,根本没需要天帝托梦,这出乎神佛们的预料之外了,不仅暗暗的佩服。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仙疆和魔域之战的所有天机,也是玉霄的身世之谜,更是玉霄日后跟玉帝和如来等神仙闹的不睦的原因,就因为玉霄明白了所有的事,故此,才找他们算账。

nbsp;nbsp;nbsp;nbsp;黄泉井,又叫做九泉,是昆仑山第九口神井,这就是九泉之下的来历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这口黄泉井,不但是昆仑的第九口井,也分为九层,要到阴间去,必然要走过九层黄泉水,一层黄泉水深一百一十一里,这九层水就深九百九十九里,九层水重叠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阴间屏障。

nbsp;nbsp;nbsp;nbsp;玉霄看了看深不见底的黄泉井,抱住了妻子玉蝶,跟玉蝶温柔的拥吻在一起,因为这一去,说不定就再也回不来了,这乃是最后的道别。

nbsp;nbsp;nbsp;nbsp;玉蝶香甜的樱唇似乎在微微的颤抖,她一边跟丈夫玉霄温情的吻着,一边流着晶莹的泪珠,两滴晶莹的泪水划过脸颊,她知道,玉霄这一去,说不定就回不来了,这一去说不定就是永恒的离别!

nbsp;nbsp;nbsp;nbsp;但她却无法阻止他去冒险,只能默默的祝福他,祈祷他平安归来。

nbsp;nbsp;nbsp;nbsp;玉霄跟妻子深情的吻了半天,一双手穿过玉蝶的肚兜,温柔的握住了她最美最软的地方,轻轻的抚摸着,良久良久,这才松开了玉蝶,在玉蝶高挺的胸上淘气的捏了捏,嘻嘻笑道:“我说不定要死了,这样吧,咱俩先爽一下再说,这样我死了,也是开心的。”

nbsp;nbsp;nbsp;nbsp;玉蝶温柔的白了玉霄一眼,用春葱一般的玉指轻轻的戳了玉霄一下,轻轻的嗔道:“你呀,真不像话,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nbsp;nbsp;nbsp;nbsp;玉霄微笑道:“我是说真的,这几天,我太伤心,她们也太伤心,我谁都没碰过,加上静修了一个月,好久没碰你们了,来吧,这里又没人,咱们先快乐一阵,我再下去死,这样就算死了也没遗憾了。”

nbsp;nbsp;nbsp;nbsp;玉蝶红着脸嗔道:“不要,你呀,怎么还这么胡闹,这时候你还有心情胡闹。”

nbsp;nbsp;nbsp;nbsp;玉霄嘻嘻哈哈的直笑,随手做了一个水晶泡泡,用神剑照亮,再看整个小山洞内一片亮光,将这里照亮,玉霄对龙鱼道:“喂,龙龙,不准偷看,到外面放风去。”

nbsp;nbsp;nbsp;nbsp;龙鱼精通人性,就差不会说话了,一见主人夫妻又要玩那件讨厌的事,没有办法,对主人只有服从,龙鱼不高兴的摆着尾巴,坐在了洞口。

nbsp;nbsp;nbsp;nbsp;龙鱼也习惯了主人的不正经,而且,玉霄的六个妻子都怕这几只神兽看到,所以,一向做这事的时候,总会将三只灵兽赶走,不让看。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见龙鱼不高兴,嘿嘿笑道:“好龙龙,唉……只可惜世上的龙鱼就你一个了,想给你找只母龙鱼也找不到呀,要不然也给你找只媳妇,但不知你究竟是母鱼呢,还是公鱼,这样吧,等那一天你修成了人形,我给你找个人媳妇吧……”

nbsp;nbsp;nbsp;nbsp;龙鱼冲着玉霄瞪了一眼,两只短爪子堵住了耳朵。

nbsp;nbsp;nbsp;nbsp;玉蝶这个笑,嗔道:“你呀,什么时候也没个正经,跟龙龙它们都开玩笑,人家龙龙都讨厌你胡说八道,人家都不爱听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哈哈笑道:“你错了,他是不想听到你唱歌一般的叫声……”

nbsp;nbsp;nbsp;nbsp;玉蝶娇红着脸捶着玉霄,嗔道:“你坏死啦,真不是好东西……不要……龙龙会看到的……”

nbsp;nbsp;nbsp;nbsp;玉霄已经开始在袭击她,玉蝶还不能逃,只能半推半就的顺从玉霄,因为玉霄这一去,说不定是真的要死,假如连他最后的心愿都不满足,那他死后一定有遗憾。

nbsp;nbsp;nbsp;nbsp;而且,做妻子的本就应该让丈夫快乐,更何况,正如玉霄所说,他闭关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他真的没碰女人,的确很想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咬着玉蝶的耳朵淘气的吹着气,道:“怕什么,这里又没有人来。”

nbsp;nbsp;nbsp;nbsp;“别……龙龙会看到的……”

nbsp;nbsp;nbsp;nbsp;“那不要紧,我做个冰球,让它看不到不就行了,而且人家龙龙是正鱼君子……”

nbsp;nbsp;nbsp;nbsp;玉蝶听到正鱼君子这四个字,被逗的扑哧一笑,嗔道:“那叫做正人君子。”

nbsp;nbsp;nbsp;nbsp;“可它不是人呀,才叫它正鱼君子嘛……”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说罢,将水晶气泡做大了好多,然后注入了水,做了一个特大的冰球将自己跟玉蝶装在了冰球内,玉蝶吃吃直笑,因为玉霄的这水晶气泡真的是一绝,这个本事,可以说,随处都可以建造一处睡觉的房子。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玉蝶不再抗拒,因为没有了外人,冰球中就有两个人,他们又是夫妻,没必要再害羞了,而且,这也是丈夫说不定最后一次跟她快乐了,她当然要好好的服侍一番了,只要玉霄能开心,她做什么都行。

nbsp;nbsp;nbsp;nbsp;玉霄开始了他最开心的事了,也是男人最开心做的一件事,那就是玩女人,当然,被玩的女人,何尝不是一种开心的事呢,那个女人不想被男人玩?

nbsp;nbsp;nbsp;nbsp;立刻,玉蝶清甜而又诱人的‘歌声’响起,玉霄一直跟妻子快活了足有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的快乐,玉霄简直好似神仙一般,玉蝶当然也一样。

nbsp;nbsp;nbsp;nbsp;人世间最大的快乐就是这异性间的闺房之乐了,还有什么比这种事更令男女留恋和戒不掉的?

nbsp;nbsp;nbsp;nbsp;这就跟吸大烟一样,一日不吸,一日难受,不管男女都没什么区别。

nbsp;nbsp;nbsp;nbsp;玉霄跟妻子快乐了好一阵子,这才抱着玉蝶香软的娇躯柔声道:“答应我,这一次不要将我送你的礼物逼出体外了,记住,给我生个好宝宝,一定要争气,最好一下子生他十个八个的……”

nbsp;nbsp;nbsp;nbsp;玉蝶嘤咛一声,捶着玉霄,嗔道:“你坏死啦,你以为人家是猪呀。”

nbsp;nbsp;nbsp;nbsp;玉霄坏笑道:“嘿嘿,其实,前天晚上,我也给了悠悠一次,让悠悠也怀孕,你们五个作伴一起生孩子吧,看谁生的多,将来,咱们的孩子也好有个伴。”

nbsp;nbsp;nbsp;nbsp;玉蝶嗔道:“你不是说没有碰她们吗?”

nbsp;nbsp;nbsp;nbsp;玉霄笑道:“废话,我都要死的人了,咋能不给你们留点礼物呢,我若死了,给你们留点礼物,将来,你们生下孩子,也不寂寞,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礼物了,仙儿三个丫头已经有了,只有悠悠还没有,这一次我又不能带她来,所以提前送给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