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5章 黄泉路5

第二百九十五章 黄泉路5

nbsp;nbsp;nbsp;nbsp;玉蝶嘤咛一声,嗔道:“你呀,真是鬼灵精,什么都忘不掉,这种事你都能提前算好。 Ш Ш Ш .xinЫ??.”

nbsp;nbsp;nbsp;nbsp;玉霄的确是很细心,他也的确跟卓悠悠做过,因为正如玉霄所说,卓悠悠还没有怀孕,假如这次他真的死了,那她一个人一定很孤单,所以,只有给她留下个一男半女,她也有勇气活下去。

nbsp;nbsp;nbsp;nbsp;假如她没有孩子,而曲仙儿等几姐妹有孩子,那她一定心里很难受,也许,她就去报仇了,但有了孩子,就有了牵挂,那她就能活下去了。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自小就深爱玉霄,玉霄说不定真的一去不回,她哪能不顺着玉霄,而且,悠悠也渴望给玉霄生个一男半女的,也算是玉霄的骨血,所以,悠悠一直陪了玉霄三天,可以说体内也种下了玉霄的种子。

nbsp;nbsp;nbsp;nbsp;只有玉蝶太过正经,这种刚死了人的情况下,玉蝶哪能跟玉霄胡闹,所以,玉霄只能去找悠悠。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也不能让她的这一亩‘良田’白白的荒废了,所以,到了这里再送给她这最后一件神秘礼物也不迟。

nbsp;nbsp;nbsp;nbsp;玉霄嘻嘻笑道:“这就叫算在前头,好好的躺在,好好的吸收我送你的礼物,一定要生个娃娃,最好生个龙凤胎,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玉蝶红着脸,跟丈夫抱在了一起,玉霄又跟她温存了一番,这才柔声道:“我先睡一会,一个时辰后记得叫我一声。”

nbsp;nbsp;nbsp;nbsp;玉蝶柔声道:“嗯,你好好的休息吧。”

nbsp;nbsp;nbsp;nbsp;玉霄将头埋在玉蝶两座玉峰中,抱着又香又甜的玉体,进入了梦想,做完这种事,男人一般会睡到很舒服。

nbsp;nbsp;nbsp;nbsp;玉蝶幽幽的轻叹着,也没有起身,就光着身子,轻轻的抚摸着玉霄的脸颊,玉霄已经睡的像一个孩子一般的安静。

nbsp;nbsp;nbsp;nbsp;玉蝶没有动,因为她也很珍惜玉霄给她留下的最后一些种子,假如丈夫真的回不来死在阴间,那她唯一能依靠,唯一能令她有牵挂和活下去的勇气就只有肚腹内的孩子了。

nbsp;nbsp;nbsp;nbsp;以前,每当做完这种事,她们几个姑娘都会运玄功将体内的种子逼出来,不想这么快的怀孕,但现在不同了,因为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失去了这次机会,说不定就再也没有玉霄给她们‘播种’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一次玉蝶静静的躺着,静静的感受那股留在体内的暖流往自己的身体深处涌去,玉蝶静静的运功,将那一股暖流往肚腹内吸去,任凭那玉液琼浆浇灌着那半亩良田……

nbsp;nbsp;nbsp;nbsp;外面北风呼啸,寒风刺骨,大雪漫天飘舞,这荒芜的山谷,静悄悄的,只有雪花落地的声音,只有呼啸的寒风。

nbsp;nbsp;nbsp;nbsp;虽然外面是那么的冷,可是玉霄的冰球内却温暖如春,这个两丈方圆的冰球内,就好似春天一样的温暖。

nbsp;nbsp;nbsp;nbsp;当然,这除了玉霄有这个本事之外,没人能做出这种温暖的洞房了。

nbsp;nbsp;nbsp;nbsp;玉蝶的脸依旧红红的,心一直还在激烈的跳着,刚才跟他的快乐,她当真是一生一世都忘不了,那快乐,当真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快乐了。

nbsp;nbsp;nbsp;nbsp;玉蝶拥抱着玉霄,两个人静静的睡去,玉蝶只是打着吨,玉霄却沉沉的睡去。

nbsp;nbsp;nbsp;nbsp;虽然身在黄泉洞,但没有什么鬼怪敢来惹玉霄,就算有恶鬼幽灵见到玉霄都会躲得远远的,因为玉霄将五丈大的山洞弄的亮亮的,什么鬼见到光能不怕?

nbsp;nbsp;nbsp;nbsp;而且,也不必担心有什么猛兽来袭击他们,因为洞口有一只比什么猛兽都可怕的神兽龙鱼,什么猛兽见到龙鱼不老老实实的退避三舍。

nbsp;nbsp;nbsp;nbsp;所以,跟玉霄在一起是最安全的,根本不必顾忌什么,因为他简直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说是让玉蝶一个时辰后叫醒他,但一个时辰早就过了,玉蝶都没叫醒玉霄,直到东方放白了,天亮了,玉霄这才睡了个自然醒。

nbsp;nbsp;nbsp;nbsp;玉霄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已经大亮的天,失声道:“啊……天亮了呀?”

nbsp;nbsp;nbsp;nbsp;玉蝶揉揉眼睛,含笑道:“是呀,天亮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皱眉道:“喂,不是叫你叫醒我的吗?”

nbsp;nbsp;nbsp;nbsp;玉蝶吃吃笑道:“我看你睡的好香,所以……”

nbsp;nbsp;nbsp;nbsp;玉霄叹道:“算了,天亮了,又该吃东西了,唉,晚上白白的吃了一顿,一晚上都消化了,这样吧,咱们先吃点东西,我再上黄泉路。”

nbsp;nbsp;nbsp;nbsp;玉蝶这个笑,玉霄翻身又将玉蝶压在身下,坏笑道:“为了以防万一,就像种地一样,一次播种,万一没播好呢,再给你播点。”

nbsp;nbsp;nbsp;nbsp;玉蝶娇羞的捶着玉霄,玉霄却不管这么多,又跟她纠缠在了一起,两个人又快乐了一阵,又休息了一阵,这才都起来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和玉蝶出了冰球,只见龙鱼不知什么时候咬死了一只猎豹,那只猎豹就好似一只小牛一样,血淋淋的猎豹尸体倒在洞口,已经落满了冰雪。

nbsp;nbsp;nbsp;nbsp;玉蝶吃惊的张大了嘴,玉霄哈哈一笑,摸摸龙鱼的头,笑道:“好龙龙,多谢你守夜了。”

nbsp;nbsp;nbsp;nbsp;龙鱼摆摆尾巴,指了指猎豹,比划了几下。

nbsp;nbsp;nbsp;nbsp;玉霄什么都懂,对于龙鱼的‘哑语’,玉霄基本上都明白。

nbsp;nbsp;nbsp;nbsp;其实,龙鱼是说,这猎豹昨夜想来袭击他们,被它发现了想逃,没等它逃走,就被我咬死了,正好做早餐,你赶紧烤了吃吧。

nbsp;nbsp;nbsp;nbsp;玉霄对于这种炙烤肉的本事可不一般,当下就将那只猎豹剥皮拆骨,洗刷干净,玉蝶在一边帮忙,一阵忙活,然后将干净的豹肉用神剑烤熟了。

nbsp;nbsp;nbsp;nbsp;香喷喷的豹肉令人垂涎欲滴,两个人又是喝酒,又是吃肉,开心的吃喝着,龙鱼也习惯了吃熟肉,整整半只豹肉都被龙鱼吃光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和玉蝶也吃了不少,二人吃饱后,最后剩下的一点,龙鱼又给吃了个干干净净。

nbsp;nbsp;nbsp;nbsp;等吃饱了喝足了,又休息了一阵,玉霄这才决定要去死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柔声道:“蝶儿,这荒谷太危险,你先回去吧,到凤凰岭等我,我一时半刻是回不来的,我若是死在里面,一定会让龙鱼给你们送个信的。”

nbsp;nbsp;nbsp;nbsp;“你不会死的……”玉蝶流着泪,又抱住了丈夫。

nbsp;nbsp;nbsp;nbsp;玉霄吻了吻玉蝶,这才松开了手,柔声道:“快走吧,我看着你离开,否则,我不放心。”

nbsp;nbsp;nbsp;nbsp;“不……我……我看着你离开,我再走……”

nbsp;nbsp;nbsp;nbsp;玉霄叹道:“好吧,你要保重,我真的走了,蝶儿,假如我真的死在里面,我也会让龙龙将我的骨头叼回来,记住,我若是死后,三十三天后,你让翙翙给她爷爷天魔送个信,就说我已经死了,不能赴约了,咱们傲人族的人不能失约失信,这件事交给你了,保重!”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说罢,做了一个护体玄冰罩,骑上了神鱼,流着泪,跟玉蝶挥手告别,这才化作一道金光,钻进了黄泉井中,消失不见!

nbsp;nbsp;nbsp;nbsp;玉蝶呜呜的哭着,到了井边,只见黄橙橙的井水内除了水波在荡漾之外,已经没有了玉霄的踪迹!

nbsp;nbsp;nbsp;nbsp;他真的走了,他真的下了黄泉!

nbsp;nbsp;nbsp;nbsp;他真的到九泉去了!

nbsp;nbsp;nbsp;nbsp;玉蝶再也忍不住了,放声痛哭,因为这一别,说不定就是永别!

nbsp;nbsp;nbsp;nbsp;黄泉路,不归路,一入黄泉路,永世难回头!

nbsp;nbsp;nbsp;nbsp;那是一条有去无回的路,他还能回来吗?

nbsp;nbsp;nbsp;nbsp;如今能做的,除了给他默默的祈祷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nbsp;nbsp;nbsp;nbsp;玉蝶并没有按玉霄说的离开这里到凤凰岭去,她决定,就在这里等,一直等着丈夫归来!

nbsp;nbsp;nbsp;nbsp;就在这时,忽听有一声清甜的声音在几十丈的空中叫着:“玉蝶姐姐,玉蝶姐姐,你在哪里呀……”

nbsp;nbsp;nbsp;nbsp;玉蝶正在哭泣,一听这声音是又惊又喜,惊的是,这是凤翙翙的声音,凤翙翙被天魔捉去了,她来了,那天魔来了没有?

nbsp;nbsp;nbsp;nbsp;喜的是,这是自己的好姐妹。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已经走了,没有人能抓到他,因为他下了黄泉,就算天魔的本事再大,要想杀了玉霄,除了跟着下黄泉去死之外,也没别的办法。

nbsp;nbsp;nbsp;nbsp;而且,天魔不会杀自己,就算杀自己,又怕什么呢?

nbsp;nbsp;nbsp;nbsp;玉蝶擦了擦泪水,按剑飞出了洞外。

nbsp;nbsp;nbsp;nbsp;抬头一看,只见飘渺的白云上,飞下来一对璧人,一男一女,骑着吉量马飞下了千丈山崖,来的正是白皛皛和凤翙翙夫妻。

nbsp;nbsp;nbsp;nbsp;原来,玉霄等人吃喝,在洞外被巡逻的鸟兵发现了,白鸽每天都会在山崖附近飞翔一会,不经意间发现了玉蝶,赶紧回去送信了。

nbsp;nbsp;nbsp;nbsp;凤凰岭的鸟兵哪有不认识玉蝶的,玉蝶在凤凰岭翡翠宫十年了,也是这里的女主人,谁能不认识她。

nbsp;nbsp;nbsp;nbsp;所以,白鸽赶紧去凤凰岭送信,凤凰岭离着这里不远,只隔着一座大山,玉霄刚刚走,凤翙翙接到消息就来了,凤翙翙惊喜交加,赶紧跟白皛皛一起前来找寻玉蝶。

nbsp;nbsp;nbsp;nbsp;玉蝶一见天魔不在,这才放下了心,凤翙翙一见真的是玉蝶,呜呜的哭着就扑向了玉蝶。

nbsp;nbsp;nbsp;nbsp;两个姑娘都哭了,拥抱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关心玉霄的安危,问道:“蝶姐姐,霄大哥呢?”

nbsp;nbsp;nbsp;nbsp;玉蝶又哭了,指了指黄泉井,抽泣道:“他……他……他下黄泉了……”

nbsp;nbsp;nbsp;nbsp;“啊……”白皛皛和凤翙翙大吃一惊!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失声道:“你……你怎么不阻止他啊?”

nbsp;nbsp;nbsp;nbsp;玉蝶哭着摇摇头道:“他不听,他说要杀到地府去救大家的灵魂,假如阎王不给他灵魂,那他就跟阎王拼了……”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流着泪道:“唉……霄大哥一向这么重情重义……”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等人之所以这么喜欢玉霄,这么听玉霄的话,当然除了敬佩玉霄的聪明机智之外,还尊敬他的重情重义。

nbsp;nbsp;nbsp;nbsp;玉霄就是这种人,一向最重情义,只要是他的亲人朋友,他就算拼死都要保护他们,绝不许别人欺负他们。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还记得小时候的一件事,那一次,他们这些小伙伴去玩,遇到了一头饿狼,所有人都吓坏了,都吓的束手无策,赶紧逃命,但只有玉霄,虽然只有八岁,但就在饿狼扑向他的朋友时,他没有逃,而是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跟那头狼拼了命!

nbsp;nbsp;nbsp;nbsp;结果,傲人族的小伙伴正在奔逃,一见玉霄挡住了饿狼,一个个都吓傻了,但随即明白过来,玉霄这是用自己的生命掩护大家逃命!

nbsp;nbsp;nbsp;nbsp;傲人族的人都不是怕死的人,就算是孩子,都有过那种良好的教导,这些孩子一见玉霄跟狼滚在了一起,只是愣了一下,就再也不逃了。

nbsp;nbsp;nbsp;nbsp;纷纷又返身回来,搬起石头就砸那头狼,那头狼也没料到小小的孩子竟然这么厉害,被玉霄翻身骑在狼背上,将狼的一双眼睛给活活的抠瞎了,许多的小朋友将玉霄救走,其余的孩子纷纷搬起石头就砸,一通乱砸,将那头狼给击毙了。

nbsp;nbsp;nbsp;nbsp;当然,参与斗狼的,就那几个孩子,几个女孩子,包括玉蝶和悠悠,几个男孩子,包括白皛皛、牛犇犇、毛毳毳、小鱼等孩子。

nbsp;nbsp;nbsp;nbsp;自此之后,这些孩子就更佩服玉霄了,将玉霄当作他们孩子的头头。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别看这么优秀,但一生唯一佩服尊敬的人只有玉霄,别看玉霄这么顽皮胡闹,但在关键时候,他永远会那么的勇敢,那么的英雄!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想起了往事,又落了泪。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颤声道:“那多危险啊,怎么能让霄大哥去呢!”

nbsp;nbsp;nbsp;nbsp;玉蝶叹道:“他之所以这次没拼命战死,其实,他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好留着这条命去救大家,谁也阻止不了他。”

nbsp;nbsp;nbsp;nbsp;三个人都落了泪,纷纷到了黄泉井边,只见黄橙橙的水鬼气森森,深不见底,三个人都急的直跺脚,但没有办法,在水里,他们都没这个本事,就算会水,没有神鱼那种灵兽,也到不了最下面去。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流着泪道:“霄大哥这么重情义,唉……玉蝶姐姐,你别太担心了,他这么大的本事,一定会没事的,先跟我回去吧,我爷爷不在昆仑山。”

nbsp;nbsp;nbsp;nbsp;其实,天魔来过昆仑山,只是她不知道罢了,只是,天魔知道她们不想见自己,天魔也不去惹人烦,只是来看看玉霄在不在,结果,发现玉霄不在昆仑,就回天帝山去了。

nbsp;nbsp;nbsp;nbsp;非是玉霄不在昆仑,而是玉霄知道他要找自己,故此,晚几天再来昆仑罢了,一切不出玉霄意料之外,天魔果真是来过昆仑,但最终被他骗过去了。

nbsp;nbsp;nbsp;nbsp;玉蝶叹了口气,摇摇头痴痴的道:“我要在这里等霄大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