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7章 险阻5

第二百九十七章 险阻5

nbsp;nbsp;nbsp;nbsp;蝼蛄俗称又叫做蝼蝼,是专门生活在泥土中的甲虫,田地里经常出现,玉霄小时候还经常拿着这种怪虫去吓唬女孩子,吓的女孩子咿呀的乱叫。新·匕匕·奇·中·文·网·首·发ШШШ.

nbsp;nbsp;nbsp;nbsp;虽然这畜生太大了些,但玉霄却认识,绝对是一只罕见的巨大蝼蛄成精了!

nbsp;nbsp;nbsp;nbsp;别看这玩意只有蛐蛐那么大的时候不可怕,可这么大的蝼蛄谁不怕那就是怪事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做梦都没想到能有这么大的蝼蛄,这么大的蝼蛄,比之任何凶禽猛兽都厉害,因为这东西坚硬无比,又善于在泥沙中爬行。

nbsp;nbsp;nbsp;nbsp;玉霄现在相信有报应了,暗暗的道:“他娘的来,莫非这就是对我的报应,难道我小时候玩死的这种虫子太多了,该着我被蝼蛄的老祖宗给吃了,替它的子孙雪恨吗?”

nbsp;nbsp;nbsp;nbsp;如今,被堵在了窝中了,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唯一能做的,那就是拼了!

nbsp;nbsp;nbsp;nbsp;但没被发现之前,还是别拼命的好,玉霄打定了主意,将自己的水晶冰锥缓慢的往洞顶升起,心道,你不惹我,我不会惹你,咱哥们还是和平相处的好,蝼蛄大哥,只要你不惹我,不吃我,我发誓,下辈子再也不会杀一只蝼蛄了,我的子孙也不会杀你的子孙了,就让咱们做一对好朋友吧,再见了,误到了贵处,没有带什么礼物来,不过,刚才请你吃冰块,算是我的礼物了,咱们再见吧。

nbsp;nbsp;nbsp;nbsp;玉霄心里想着,不敢升的太快,慢慢的升起,可是已经太迟了!

nbsp;nbsp;nbsp;nbsp;他刚这么一升起水晶冰锥,那蝼蛄王早就看到了玉霄了,因为洞内挺亮的,它又这么大,哪能逃的过它的法眼。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怒吼一声,见到玉霄,张嘴就是一口烈焰喷出,照着玉霄的冰球射去!

nbsp;nbsp;nbsp;nbsp;“我的天!”玉霄赶紧驭冰球躲开了一道烈焰!

nbsp;nbsp;nbsp;nbsp;现在,玉霄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洞了,为何洞又这么结实,就好似被烧出的砖头一样坚固了,原来,这畜生会喷妖火,用火烧的这里干燥,建的一个洞府!

nbsp;nbsp;nbsp;nbsp;蝼蛄王大怒,没料到玉霄竟然能避开它的烈焰,这有点出乎意料之外,蝼蛄挥舞两个大刀奔着玉霄就剁!

nbsp;nbsp;nbsp;nbsp;玉霄赶紧驭水晶冰锥来来回回的躲避着,一边躲避着蝼蛄的攻击,一边还开玩笑道:“喂,哥们,我不过就是误入此地罢了,还记得刚才我送你吃冰来吗?这样吧,你不吃我,我也不杀你,再说了,你看看我多小,不够你塞牙缝的,多吃我这一口,少吃我这一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你不吃我,咱们做朋友,我就请你吃冰块,怎么样呀,蝼蛄老兄?”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天生就这种人,生性诙谐淘气,虽然千钧一发,他也忘不了开几句玩笑。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嗜杀成性,别说是玉霄,就算是它自己的同类被它遇到,恐怕都死在它的嘴里,那会听玉霄的。

nbsp;nbsp;nbsp;nbsp;蝼蛄抡起大刀照着半空中玉霄的冰球就斩,玉霄赶紧又避开,这一刀正好劈在墙壁上,咔嚓一声,将坚硬的墙壁给划了一个三尺多深,五尺多长的大沟!

nbsp;nbsp;nbsp;nbsp;玉霄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厉声道:“喂,你再要不客气,我也不客气啦,到时候,弄死你可别怪我不讲义气了,本来,本少爷打算跟你交个朋友,你怎么敬酒不吃吃罚酒呢?”

nbsp;nbsp;nbsp;nbsp;那蝼蛄一见玉霄也不知说些什么,根本没将它放在心上,真是恼羞成怒,猛地吐出了一口黑烟,奔着玉霄喷去!

nbsp;nbsp;nbsp;nbsp;顿时,玉霄眼前一片黑暗,晶莹透明的冰球被一团黑气喷中!

nbsp;nbsp;nbsp;nbsp;玉霄暗叫不好,暗骂自己真是大意,更佩服的是,这畜生居然还有智谋!

nbsp;nbsp;nbsp;nbsp;玉霄就知道,这畜生喷中自己,定然会用它的两把大‘砍刀’劈他!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这次却想错了,这畜生没有先用大刀砍玉霄,知道这冰球太灵活,直接这么砍不好砍中,于是,吐出一口黑烟的同时,猛地将两丈多长的舌头吐出,缠向了玉霄的冰锥!

nbsp;nbsp;nbsp;nbsp;一缠住玉霄的冰锥,舌头一缩,就给拽了回来,半路上抡起巨大的大刀就剁!

nbsp;nbsp;nbsp;nbsp;一声巨响,再看玉霄乘坐的那尖尖的锥子形的冰球被切成了两半!

nbsp;nbsp;nbsp;nbsp;那蝼蛄王也没见到砍没砍中玉霄,一将玉霄的冰球砍成了两半,立刻用前面的两把肉刀夹住就往嘴里送,吭哧吭哧的送进嘴里就是一阵乱嚼!

nbsp;nbsp;nbsp;nbsp;等黑烟稍微散了一些,这蝼蛄王就更暴怒了,原来,根本没砍到玉霄,玉霄踩着一把气剑,正在五丈高的洞顶嘿嘿直笑。

nbsp;nbsp;nbsp;nbsp;玉霄没有乘虚而入,因为他一向是正大光明,不会暗算人,包括动物在内,而且,玉霄还不想激怒这蝼蛄王,最好能和解,所以,玉霄没动。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多聪明,哪能让它砍中,一见不好,立刻飞出了冰锥,落在了一支洞上方悬浮的气剑上。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见蝼蛄王看到了自己,嘻嘻笑道:“喂,哥们,这冰好吃吗?你若是不吃我,跟我做朋友,我就请你吃冰块,可你再若是这么不礼貌,我可就不客气了,怎么样?若是你想跟我做朋友,你就坐在那里别动,若不想跟我做朋友,再若是想吃了我,那我可就不客气啦!”

nbsp;nbsp;nbsp;nbsp;那蝼蛄王那会听玉霄在这胡扯,狂吼一声,犹如闪电一般,后面的四条腿一阵的倒腾,立刻就窜到了离着玉霄一丈远的下面,抡起大刀就剁!

nbsp;nbsp;nbsp;nbsp;别看玉霄在五丈的洞顶,根本无济于事。

nbsp;nbsp;nbsp;nbsp;因为这畜生高就有四五丈,那两把好似锯齿大刀一般的前爪更长,轻松的就能够着玉霄。

nbsp;nbsp;nbsp;nbsp;玉霄气的又一闪,往后驭气剑退去,避开了这一刀!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玉霄生气了,也不玩了,玉霄破口大骂道:“好他妈畜生,小爷不给你点厉害看看,你以为我怕了你吗?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小爷就送你到地府!”

nbsp;nbsp;nbsp;nbsp;其实,玉霄也不是一味的玩笑,这正是他所用的四种手段,第一种,若是没被发现,他就悄悄的溜走了,在这种地方不会轻易的招惹这劲敌,第二种办法,被发现了,就先拉拉关系,跟这蝼蛄交个朋友,能不打就不打,这蝼蛄喜欢吃冰,他就做给它吃,因为玉霄养过三只灵兽,都很通灵,玉霄也认为,这么大的蝼蛄,定然也会通灵,假如真的能不打,那是最好了,所以,玉霄就来个先礼后兵。

nbsp;nbsp;nbsp;nbsp;但可惜,他忘了一点,那就是这蝼蛄已经成了精了,嗜杀成性,只要是身边活着的动物都不会放过,那会放过他。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见实在不行了,这才会选择后两种办法,那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这已经没有办法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玉霄实在是太危险了,这洞看似大,但这畜生太大,身子都占据了半个洞,根本就不显着大了,而且,外面就是沼泽烂泥,逃还逃不掉,唯有拼命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其实不想拼命,因为他还要留着功力去地府抢自己亲人的灵魂,当然还是保留体力的好了。

nbsp;nbsp;nbsp;nbsp;但现在,不拼命也不行了,有时候,人都是怕被逼的,就算是鸡鸭死前都蹬蹬腿,更别说玉霄一身本事了。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王好似发了疯似的,抡起两把大肉刀就是一阵乱剁乱砍!

nbsp;nbsp;nbsp;nbsp;玉霄怒道:“好他妈畜生,接招!”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道光往后退去,抽出两把神剑,决定跟这畜生拼了!

nbsp;nbsp;nbsp;nbsp;他刚退后,没等那蝼蛄王追杀上去,再看漫空中悬浮的气剑排山倒海一般的奔蝼蛄王的两只灯笼一般的眼睛就射!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气剑闪着光,好似雨点一般的射向了这蝼蛄王的要害!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别看不是人,但也并不傻,当然知道眼睛的脆弱,赶紧用两把大肉刀挡在了眼前,露着半只眼恶毒的瞪着玉霄!

nbsp;nbsp;nbsp;nbsp;一连串的声响,无数的气剑正好射在那两把锯齿肉刀上,发出一连串的巨响!

nbsp;nbsp;nbsp;nbsp;虽然射中了这畜生,但这畜生根本不在乎,因为它全身钢甲,除了玉霄的神剑能刺透之外,这些气剑对它根本没用!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招万剑归宗,再看附近气剑不断的涌出,充满了整个洞穴!

nbsp;nbsp;nbsp;nbsp;没等这蝼蛄扑向玉霄,玉霄的气剑密如骤雨一般的又射了过去,专门射这毒物的双眼!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最忌惮的就是眼睛,其余的地方根本不在乎,但玉霄的气剑太多,只好用一把大刀护住眼睛,另外一只去袭击玉霄!

nbsp;nbsp;nbsp;nbsp;这畜生如闪电一般,刹那间就到了,抡起一只大刀就剁!

nbsp;nbsp;nbsp;nbsp;玉霄脚下踩着两把气剑,手中握着两把神剑,脚下用的正是翩翩幻影蝴蝶步的奥妙步法!

nbsp;nbsp;nbsp;nbsp;这畜生一刀劈来,玉霄只是用幻影蝴蝶步轻轻松松的一避,就冲到了这畜生的后背上,恶狠狠顺势一剑就劈向了这蝼蛄狰狞可怖的头!

nbsp;nbsp;nbsp;nbsp;蝼蛄别看这么大,行动却很快,一见一道寒光到了,赶紧往后退去,避开玉霄的一剑!

nbsp;nbsp;nbsp;nbsp;但虽然它避的快,可是玉霄的剑来的太快了,这蝼蛄的头虽然避过了,但那两根棍子似的触须却没避开,左边的一条触须被玉霄双剑正好斩中!

nbsp;nbsp;nbsp;nbsp;紧接着一道血光崩现,那根比玉霄腰都粗的触须被玉霄一剑削断!

nbsp;nbsp;nbsp;nbsp;别看是一条触须,但这触须内全是血,鲜血好似喷泉一般的喷出!

nbsp;nbsp;nbsp;nbsp;“嗷……”这蝼蛄王一声痛叫,不由得暴怒了,它何曾吃过这种亏!

nbsp;nbsp;nbsp;nbsp;猛地,这蝼蛄王忽然弹了起来,没等玉霄退走,就好似弹簧一般的弹了起来,冲着脊背上的玉霄撞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大惊失色,这一招可真出乎意料之外,没料到这畜生还会这招。

nbsp;nbsp;nbsp;nbsp;而且,这洞只有六丈左右高,这蝼蛄就高四五丈,双腿直起来,就能顶着洞顶了,它这一蹦起来,玉霄就变成了一只小苍蝇了,而它则像一把巨大的苍蝇拍似的,将玉霄逼在屋顶上,猛地拍出给拍死在洞顶上是一个道理!

nbsp;nbsp;nbsp;nbsp;这若是被撞中,玉霄不被撞的粉身碎骨那才是怪事!

nbsp;nbsp;nbsp;nbsp;别看上面是泥做的洞顶,但也坚硬无比!

nbsp;nbsp;nbsp;nbsp;这也就是玉霄,换个别人,恐怕措手不及就被顶上了,必然被撞了个骨断筋折,就算废了!

nbsp;nbsp;nbsp;nbsp;因为突如其来的这一撞,换个别人,肯定是本能的反应往上飞,但上面就是洞顶,若是这么一想,不但逃不掉,正好被撞中,恐怕骨断筋折被撞死在洞顶,被撞成了肉泥了!

nbsp;nbsp;nbsp;nbsp;这畜生这么巨大,甲壳这么硬,这若是被它的后背顶在洞壁上,那还能有好?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就是玉霄,聪明之处就在于最危急的关头头脑不乱!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见不好,没有往上飞,而是往下扑去,因为这蝼蛄有两个翅膀,不过,常年不用,这俩翅膀已经废了,不过,沟还在,玉霄一见这蝼蛄脊背上有一道沟,连想都没想,立刻平着就往那道沟中间扑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双剑朝下,扑下来时,正好双剑插进了蝼蛄的背中了,玉霄握着两把剑,死死的抓住,尽量的将身子平放,藏在了这蝼蛄脊背上的缝隙中了!

nbsp;nbsp;nbsp;nbsp;说是缝隙,其实,足有两丈多宽,十余丈长,这畜生背上还有很多的肉刺在脊背的中间,那肉刺比玉霄都高。

nbsp;nbsp;nbsp;nbsp;有了这道鸿沟的掩护,想要撞死玉霄,除非将脊背撞平了。

nbsp;nbsp;nbsp;nbsp;他刚将身子隐在两个翅膀对接的沟缝中,这畜生就已经撞在了洞壁上了!

nbsp;nbsp;nbsp;nbsp;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震得整个泥洞似乎都在颤动!

nbsp;nbsp;nbsp;nbsp;玉霄躲避的真及时,恰好避开了这一劫!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虽然避开这一撞,可岩壁顶上的土被撞的乱落,好似下雨一般,噗噜噜的弄的玉霄一身都是!

nbsp;nbsp;nbsp;nbsp;玉霄在落下时,双剑插进了蝼蛄的脊背中,虽然蝼蛄的甲壳厚,但甲壳再厚也没有三尺厚,不过就两尺厚罢了,玉霄的双剑几乎只剩下了剑柄留在外面,其余的都插进了蝼蛄的体内!

nbsp;nbsp;nbsp;nbsp;蝼蛄王这一撞,就觉得背上一阵的剧痛,这是怎么回事?往日,它这么撞,根本没有半点疼痛之感,可是今日怎么这么痛?

nbsp;nbsp;nbsp;nbsp;不过,就算有点痛,也要撞死背上的那只小‘跳蚤’。

nbsp;nbsp;nbsp;nbsp;在蝼蛄王的眼中,玉霄渺小的就跟一只跳蚤没区别。

nbsp;nbsp;nbsp;nbsp;蝼蛄王撞了一下怕撞不死玉霄,紧接着又接连蹦起来用脊背撞岩壁顶又撞了三下,整个洞内都剧烈的摇晃着,泥土不断的落着,仿佛是要天塌地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