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8章 泥沼1

第二百九十八章 泥沼1

nbsp;nbsp;nbsp;nbsp;玉霄暗暗的叫苦不迭,但没有办法,只好咬紧牙,双手握剑,双脚勾住两根肉刺,就这么趴在了蝼蛄的脊背沟缝隙中了!

nbsp;nbsp;nbsp;nbsp;这畜生连着撞了四次,震得玉霄双耳嗡嗡作响,浑身都是土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暗自长叹,心道:“难道他娘的要被活活的撞死不成?再要这么撞下去,洞顶若是被撞凹陷了,我都能被撞进烂泥中去了!”

nbsp;nbsp;nbsp;nbsp;但不管怎么样,现在就是死都不能松手,一旦松手,那真是死定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紧紧的抓着双剑的剑把,闭着眼睛,死死的抓住双剑,就是不松手!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回头看了看,见不到玉霄了,可也没见到玉霄的死尸嵌在岩壁顶上,更奇怪的是,地上也没有玉霄的尸体。 新匕匕奇中文网新地址: .

nbsp;nbsp;nbsp;nbsp;这究竟怎么回事?难道死了黏在背上了?不过,虽然不见玉霄的尸体,可是后背的剧痛却一点都不见少,反而更痛了!

nbsp;nbsp;nbsp;nbsp;它哪里知道,玉霄双剑插在它的脊背中了,它这么一猛烈的撞击,玉霄紧紧的抓着剑,而这两把剑又是神剑,一把炙热无比,一把冰冷无比,而且都锋利无比,这畜生身子又有点往下倾斜,玉霄当然也跟着剑左右摆动了,这一摆动,剑已经慢慢的划破了这畜生的硬甲,给它剖开了一块,这如何能不疼?

nbsp;nbsp;nbsp;nbsp;更疼的是,一把剑热的要命,炙热无比,说不出的难受!

nbsp;nbsp;nbsp;nbsp;一把剑冷的要命,冷的这畜生打起了颤抖!

nbsp;nbsp;nbsp;nbsp;这是怎么回事?蝼蛄百思不得其解!

nbsp;nbsp;nbsp;nbsp;但它自己的后背自己根本够不到,也无法看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这畜生也有主意,刚刚不往上蹦了,立刻开始打起滚来!

nbsp;nbsp;nbsp;nbsp;“我的天!”玉霄暗暗的叫苦不迭!

nbsp;nbsp;nbsp;nbsp;第一个滚下去,玉霄双脚都差点勾不住肉刺了,差一点就松了手!

nbsp;nbsp;nbsp;nbsp;没等这畜生第二个滚再翻,玉霄知道不好,赶紧双脚运全身的功力,脚尖猛地一踢,立刻,将这蝼蛄坚硬的甲给踢破了个大口子,玉霄脚尖深深的嵌进了硬甲中,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双剑的剑把,只好任凭这畜生折腾了!

nbsp;nbsp;nbsp;nbsp;一圈、两圈、三圈、四圈、五圈……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玩起了在土堆里的老把戏,用人类的名词来形容,那就是懒驴打滚的招数。

nbsp;nbsp;nbsp;nbsp;这一来可苦坏了玉霄,玉霄被转的头昏目眩,背也撞在了土上,撞的玉霄胸口发闷,都快被撞的吐血了,若不是这深深的一道沟护身,早就被压成了肉泥了,但即使这样也不行,因为地下是土,玉霄也难免被撞中。

nbsp;nbsp;nbsp;nbsp;但无论如何,也不能松手,不能松脚,只能尽量的将身子平着贴在蝼蛄的背缝中,尽量挺过去!

nbsp;nbsp;nbsp;nbsp;无论如何都要挺过去,一旦被甩下脊背,那真就成了肉泥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索性闭上了眼睛,运功开始护住自己。

nbsp;nbsp;nbsp;nbsp;噗通、噗通、这畜生依旧原地翻着身子,也不知要翻到什么时候……

nbsp;nbsp;nbsp;nbsp;难道就这么死了吗?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不甘心,死也不甘心!

nbsp;nbsp;nbsp;nbsp;就算死了,灵魂也要到幽冥鬼界跟阎王讨个公道!

nbsp;nbsp;nbsp;nbsp;昆仑山正在下大雪,寒风呼啸,大雪纷飞,可是,这也无法令玉蝶退却。

nbsp;nbsp;nbsp;nbsp;玉蝶一直等了一天,天都黑了,玉霄还没上来,井口依旧是静悄悄的。

nbsp;nbsp;nbsp;nbsp;玉蝶等了一天,一天都没吃东西,真是食饭难咽,坐卧不宁。

nbsp;nbsp;nbsp;nbsp;玉蝶就觉得心惊肉跳,也不知为什么,心一直不安,总是心惊肉跳。

nbsp;nbsp;nbsp;nbsp;其实,何止是她,就连老鼠洞中待着的玉霄其余的四个妻子卓悠悠和曲仙儿三姐妹也一样,也是心惊肉跳,坐卧不宁,一天也吃不下东西。

nbsp;nbsp;nbsp;nbsp;其实,这不奇怪,因为玉霄跟她们都通心了,都是心有灵犀的通着的,玉霄经历的凶险,令玉霄心惊肉跳,她们也能感应到一点罢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隔着太远,读心术已经失去了作用,她们听不到玉霄的心声,玉霄当然也听不到她们的心声,但是那种感觉还是有的。

nbsp;nbsp;nbsp;nbsp;天已经黑了,在黑夜中,山崖下是很危险的,凤翙翙和白皛皛一直陪着玉蝶等了整整一天,依旧不见玉霄半点踪迹。

nbsp;nbsp;nbsp;nbsp;“蝶姐姐,咱们回去吧,天黑了。”凤翙翙拉着玉蝶的手劝道。

nbsp;nbsp;nbsp;nbsp;玉蝶眼中含泪,哽咽道:“我……我还要等,我一直心惊肉跳,玉霄一定是凶多吉少了……”

nbsp;nbsp;nbsp;nbsp;“蝶姐,你想的太多了,霄大哥一定会没事的,你就放心吧,天都这么黑了,这里很危险的,咱们先回去,明天再来。”

nbsp;nbsp;nbsp;nbsp;玉蝶轻轻的摇摇头,道:“你……你先回去吧,我再等一阵。”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那放心的下,凤翙翙鼓着嘴道:“蝶姐姐,你若不吃饭,我也不吃啦,你若不回去,我就陪着你,陪你一起挨饿、挨冻!”

nbsp;nbsp;nbsp;nbsp;玉蝶觉得心中很不忍,柔声道:“好妹妹,你回去吧,不必跟我在这受罪,我自己没事的。”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嗔道:“我不,反正你不回去,我就不回去,你不吃饭,我也不吃啦,谁让咱们姐妹要好呢。”

nbsp;nbsp;nbsp;nbsp;玉蝶泪水又落下,她当然知道凤翙翙的好意,但她也放心不下玉霄。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一见玉蝶不忍心,拉着玉蝶的手,撒娇道:“好姐姐啦,我都饿的要死啦,你就算在这等,霄大哥也不会回来的,他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不是白白的等吗?而且,他回来就会来找你的,你不必这么苦等,霄大哥不是也说过,让你在家里等着吗?好姐姐,咱们回去啦,休息一夜,明天再来看看……”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连拉带拽,总算将玉蝶劝回去了。

nbsp;nbsp;nbsp;nbsp;玉蝶无可奈何,只好苦笑着点点头,就在这时,玉蝶猛地一捂胸口,疼的蹲在了地上!

nbsp;nbsp;nbsp;nbsp;“姐姐,你怎么啦?”凤翙翙赶紧扶住了玉蝶。

nbsp;nbsp;nbsp;nbsp;玉蝶捂着心口,泪如雨下,呜呜的哭道:“玉霄一定是凶多吉少了,我感觉的到,他正遇到危险,我们彼此用通心术通心了,他遇到了危险,我能感觉的到,这可怎么办啊……呜呜呜……”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知道玉蝶说的不假,但就算玉霄遇到了危险,那也无可奈何,谁也帮不上他了。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也流着泪道:“好姐姐,你着急也没用,咱们还是回去吧,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玉霄一定会没事的,走吧。”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搀扶着玉蝶骑上了灵兽飞回去了,立刻准备吃喝,吃喝完毕让玉蝶休息,凤翙翙不放心玉蝶,怕玉蝶大晚上再跑出去遇到什么危险,不跟丈夫一起睡了,跟玉蝶睡在了一起,也好看好玉蝶,别让玉蝶出了事。

nbsp;nbsp;nbsp;nbsp;玉蝶的感觉并没错,她之所以心口剧痛,就是因为玉霄遇到了危险!

nbsp;nbsp;nbsp;nbsp;这时,正是玉霄趴在蝼蛄背上的时候,这蝼蛄不断的翻着滚,将玉霄撞的都吐了血了,幸好,玉霄死死的抓住双剑,趴在缝隙里不松手,否则,定然被活活的压成柿子饼了。

nbsp;nbsp;nbsp;nbsp;但即使这样也受不了,这蝼蛄这么沉的身子,就算身上有缝隙,而地下是松软的泥沙,这么一压,玉霄也难免背碰撞在地上,虽然有了缓冲,但还是被地下的土和这畜生的体重压得喘不过气来,若没有护体真气,若不是玉霄功力深厚,早就支持不住松手了,一旦松手,直接被压中,那真的是死定了。

nbsp;nbsp;nbsp;nbsp;他在这受罪受苦,由于他跟几个妻子都通心了,所以,几个姑娘都能感觉的到玉霄正在受苦,别说玉蝶等姑娘,就算是玉霄另外两个没娶的女子,朝鲜的翡翠公主和深海底的美人鱼蓝莹都能感觉到心中不好受,不过,离着远,也就轻一些罢了。

nbsp;nbsp;nbsp;nbsp;可是玉蝶和卓悠悠、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则感觉强烈,五个姑娘疼的死去活来,捂着心口就哎呦的叫开了,心一阵阵的绞痛,真不是滋味。

nbsp;nbsp;nbsp;nbsp;幸好,只是疼了一会,就不疼了,因为玉霄已经开始反击了!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连着翻了十个身,在原地翻滚了十下,这十下虽然时间不长,但对玉霄来说,简直就是最难熬的时光。

nbsp;nbsp;nbsp;nbsp;幸好,这畜生翻滚了十下后由于体型太大也累坏了,而且,它也觉得就算玉霄不死,也没了半条命了,于是,四面的找玉霄尸体的下落。

nbsp;nbsp;nbsp;nbsp;不过,后背依旧是剧痛无比,这蝼蛄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疼。

nbsp;nbsp;nbsp;nbsp;玉霄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气,知道这时候不赶紧从这畜生的脊背上逃走,再若是被这么折腾下去,自己非要被这畜生玩死不可!

nbsp;nbsp;nbsp;nbsp;但要直接这么走,定然走不掉,必须吸引开这畜生的注意力!

nbsp;nbsp;nbsp;nbsp;玉霄赶紧念动法决,将空中自己的气剑招来,就见一道道气剑,暴雨一般的又往这蝼蛄的双睛射去!

nbsp;nbsp;nbsp;nbsp;这巨型蝼蛄也累的气喘吁吁,正在喘气,猛然间,眼前一道道光闪动,那些气剑又射来了!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知道厉害,知道若被射中了眼睛,那真会被射瞎,赶紧用大肉刀遮挡!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见这蝼蛄被吸引住了,赶紧身子站起,猛地将两把剑在蝼蛄的体内拔出!

nbsp;nbsp;nbsp;nbsp;这一拔出,立刻,两股血顺着剑孔滋滋的就喷射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刹那间,这蝼蛄一阵的剧痛,虽然体型巨大,但被双剑烫伤和刺伤,玉霄这一拔出剑来,就更痛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拔出两把剑来不敢耽搁,驭剑就逃,往蝼蛄的头前方飞去!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一抬头,一见玉霄浑身是土的飞了出去,就知道这小跳蚤不但没死,还叮了自己一口,难怪这么疼呢!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巨大无比,被刺伤这两剑根本不在乎,对它来说,跟被蚊子叮了一口也没太大的区别。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这一来,更把这畜生激怒了!

nbsp;nbsp;nbsp;nbsp;蝼蛄狂吼一声,疯了似的就撞玉霄!

nbsp;nbsp;nbsp;nbsp;玉霄气剑不断的射着,这蝼蛄遮住眼,另一把大刀乱砍一气!

nbsp;nbsp;nbsp;nbsp;玉霄被逼的赶紧往洞里边飞去,玉霄就觉得头昏目眩,实在无力抵抗,被它折腾的差点被撞散了架,一时间,玉霄还不适应,所以,只好先避开了攻势。

nbsp;nbsp;nbsp;nbsp;这畜生丝毫不松懈,就好似一辆小火车相似,咆哮着就撞向了玉霄!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不住的往后飞着,不过眨眼间,就到了洞的最末端,再往后退已经没有路了!

nbsp;nbsp;nbsp;nbsp;刚开始,玉霄还觉得这个洞很大,现在,玉霄巴不得这个洞一直不到头,但可惜,这洞就只有五六十丈长短,那还不是一眨眼就被追到死角上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见不好,将两把气剑射出,先逼的这蝼蛄遮挡一下,然后赶紧用幻影蝴蝶步的奥妙步法又躲开了两把大砍刀的袭击,贴着墙壁就往蝼蛄的身后飞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一回头,一见玉霄又往后逃去,气的这蝼蛄王狂吼一声,倒退着用尾巴不断的扫动着,朝着玉霄扫去,边退变扫,就好似扫地一样!

nbsp;nbsp;nbsp;nbsp;蝼蛄后端有三根坚硬的尾巴,硬的好似刚针铁棍一样,那三根尖刺,左右两根是后屁股上的两根硬刺,中间那一根是翅膀下的护体甲上的一根刺,这三根刺,每只蝼蛄上基本上都有。

nbsp;nbsp;nbsp;nbsp;好似蛐蛐大小的蝼蛄那三根刺都能刺破人的手,更何况这约有十丈大的巨型蝼蛄王了!

nbsp;nbsp;nbsp;nbsp;那三根大肉刺,就好似三根铁枪一样的锋利,一根刺就足有玉霄腰那么粗,三根刺这么一通的乱扫,丝毫不比那畜生前面的两把大肉刀逊色!

nbsp;nbsp;nbsp;nbsp;玉霄惊呼不已,只好拼命的往后飞去!

nbsp;nbsp;nbsp;nbsp;不过,飞了五十来丈的距离,眨眼间,又到了洞口的另外一头了,再往外,就是沼泽中的烂泥了!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得意的很,心道,小跳蚤,看你往哪里逃,到了这洞内,那不是死路一条,有本事你往泥里逃,就算你逃进泥里,老子都能将你掏出来!

nbsp;nbsp;nbsp;nbsp;这蝼蛄王真恨透了玉霄了,因为它的一根须子被斩断,那根短须长一丈多长,那是它用来掌握平衡用的,被断了一根,血流如注,走路都不稳了,而且,背上还疼的要命,这么一通折腾,居然没弄死玉霄,还弄的自己一身的伤,简直都快气疯了!

nbsp;nbsp;nbsp;nbsp;这若是抓住了玉霄,这蝼蛄王决定不这么快吃了玉霄,要将玉霄一块块的肢解那才解恨,可见将玉霄恨到什么程度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被他翻身弄的头昏目眩,被撞的心口发闷,吐了一口血,还没恢复如初,那敢硬碰,只好躲避,来来回回的在这洞穴内躲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