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1章 故纵2

第三百一十一章 故纵2

nbsp;nbsp;nbsp;nbsp;所以说,人类才是最大的破坏者,才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动物。 .

nbsp;nbsp;nbsp;nbsp;地球上有了人类,可以说是地球母亲最大的不幸了。

nbsp;nbsp;nbsp;nbsp;试想,人类天天的钻井、挖煤、采矿,就相当于在地球母亲的身上尽情的钻孔打眼,弄的地球遍体鳞伤、肢离破碎,地球母亲假如真的有感觉,这能不痛吗?

nbsp;nbsp;nbsp;nbsp;而且,经过数万年的沉淀,积累下来的地下财富,石油、煤炭、树木,人类不过百年的光阴,就将其财富几乎糟蹋光了,可见人类的可怕了。

nbsp;nbsp;nbsp;nbsp;人类的确该自我反省一下了,否则,洪水猛兽灭不了人类,人类也会自取灭亡,所以说,人类如此的下去,迟早有一天将自己给玩灭绝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五六里地远,那还不是抬腿就到,进入了山村,有人指着前面的一个空房子道:“那个野人就在里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点头,和龙女并肩到了房子外面,龙女刚要推柴门进去,廉圣帝拉住了龙女的手,轻轻的摇摇头,道:“慢,先别进去,咱们在外面看看,别让那野人认出我们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皱眉,心道:“认出来怕什么?”

nbsp;nbsp;nbsp;nbsp;但龙女并没有问,一见廉圣帝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nbsp;nbsp;nbsp;nbsp;于是,两个人让九子和九女进去了,他们却躲在门后偷偷的观看着。

nbsp;nbsp;nbsp;nbsp;空房间内的柱子上捆绑着一个野人,就见那野人,身高过丈,赤着双足,浑身黝黑,脸上一道一道的,不知道涂抹着什么,涂抹的图形真是诡异可怖,这野人,头上裹着一块草编的圈圈,裹着头,上面还插着一根羽毛。

nbsp;nbsp;nbsp;nbsp;往这野人身上看,龙女就羞的粉面通红,只见这野人,浑身上下黝黑,上半身赤着,肌肉突兀,只是在腰围着一块豹皮,但短短的豹皮到大腿根处,隐隐约约的还能看到那野人男人那神秘的‘东西’!

nbsp;nbsp;nbsp;nbsp;显见,豹皮下,根本就没穿什么内裤,只是围着一块兽皮罢了,龙女一个冰清玉洁的大姑娘,如何能不羞臊。

nbsp;nbsp;nbsp;nbsp;其实,这种野人龙女也没少见,因为,上古年间,除了炎黄二族发明了织布和针织之外,其余的部落,基本上都这个打扮,很少有像样的衣服的。

nbsp;nbsp;nbsp;nbsp;有的部落,女人几乎都不穿衣服,只是在女性的**部位上围着叶子做的裙子或者是兽皮,女人经常的都露着女人那两个玉峰,男人基本上就是这个打扮,甚至什么都不穿,这都是常见的。

nbsp;nbsp;nbsp;nbsp;就连前来救黄帝的九天玄女娘娘,那时候都是不穿衣服的,都光着上半身,露着馒头大的双峰的,像什么女娲娘娘,其实,也是光着上半身的,除了下半身围着叶子做到裙子之外,上半身不穿衣服都正常的。

nbsp;nbsp;nbsp;nbsp;就连后羿射日的时候,基本上衣服都少见的,后羿应该是尧舜时期的,后羿见到嫦娥时,据说,嫦娥就下半身围着叶子做的裙子,上半身什么都没穿,后羿一见嫦娥很美丽,说了几句话,利如,你好美呀,我好喜欢你,咱们做夫妻吧,于是,在荒山,就叉叉圈圈开始洞房了,做了夫妻了。

nbsp;nbsp;nbsp;nbsp;也许,现在说起来,这简直太好笑了,但是,那时候,这正常不过。

nbsp;nbsp;nbsp;nbsp;试想,嫦娥那时候都没衣服穿,都穿树叶的裙子,上半身露着玉球,更别说别人了,所以,这种打扮的人,甚至不穿上衣的女人都常见,根本不足为奇。

nbsp;nbsp;nbsp;nbsp;也许,男女结婚说是入洞房,这个来历就来源于上古年间吧,因为,上古年间,古人多数住在山洞的,男女结婚后,当然做那男人和女人的夫妻之事,也离不开山洞了,甚至就在荒郊野外,所以,这才有了洞房的来历吧,也许,就来源于此。

nbsp;nbsp;nbsp;nbsp;只不过,这种样子的打扮,在炎黄二国已经很少见了,因为,炎黄二国已经发明了织布,用布来缝制衣裙,加上大力的提倡织布,穿布衣,所以,都穿衣服了。

nbsp;nbsp;nbsp;nbsp;可是,炎黄二族明先其他的族一步,但其他的少数民族,还没发明,当然穿兽皮,光着上身,这个就更不足为怪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这野人甚至连鞋子都不穿,因为,也没发明做鞋子呀,而且,成天生活在山林,一双脚早就磨出了厚厚的老茧,光脚都习惯了。

nbsp;nbsp;nbsp;nbsp;别说那时候的远古人了,就算是现在的苗人,很多的苗人光脚都不怕,甚至光脚表演上刀梯,踩蒺藜,都不能伤其脚,可见其脚上的老茧该多厚了,简直比鞋子都结实。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不过才十六周岁,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当然见到这野人的打扮,有的害羞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轻轻的呸了一口,低估道:“真是野蛮部落,居然穿成这样,成何体统。”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暗暗的好笑,心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在一百多年前,我们炎黄二国的人,还没发明织布的时候,岂不也是穿成这种模样,女人岂不也是不穿衣服,只是在胸口上涂抹上颜色遮盖吗。”

nbsp;nbsp;nbsp;nbsp;但廉圣帝哪能跟龙女解释这个,只好不理会。

nbsp;nbsp;nbsp;nbsp;就见那野人,被绑住了双手和双脚,捆在了柱子上,一个炎国的少年抡着皮鞭照着那野人就抽,也不知抽了多少鞭子了,那男野人的身上到处都是血痕了,但那野人横眉立目,一声不哼,当真是一条汉子!

nbsp;nbsp;nbsp;nbsp;九子和九女一进了房间内,那抽野人的人放下了鞭子,赶紧跟九个姑娘施礼,因为那九个姑娘是龙女的近身侍卫,代表的是龙女,他们如何能不认识。

nbsp;nbsp;nbsp;nbsp;九个姑娘一见这野人这模样,也不仅脸都红透了,纷纷背过身去,跺跺脚,走了出来,将那野人的审问工作交给了九个男人。

nbsp;nbsp;nbsp;nbsp;曲赋喝道:“喂,你是什么人?我问你,失踪的人,是不是被你们部落劫走的?说!”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横眉立目,狠狠的吐了一口,奔曲赋就吐去,曲赋赶紧一闪身避开了那口含着血的浓痰。

nbsp;nbsp;nbsp;nbsp;熊燚是个火爆脾气,一见这野人这般的蛮横,上去左右开弓,噼噼啪啪就是四个耳光,喝道:“***,你还挺横,给我说,是不是你们做的!”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冷冷的一笑,脸上的横肉和刀疤诡异万分,森冷的目光就好似一把锋利的刀一样,熊燚都不仅打了个寒颤。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怒道:“乌拉哇啦,叽里咕噜,稀里咕嘟……”

nbsp;nbsp;nbsp;nbsp;熊燚挠挠头,一句没听懂,其实,谁也没听懂。

nbsp;nbsp;nbsp;nbsp;陶喜骂道:“说的什么鸟语啊?我的天啊!”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一个族一种语言,在炎黄二国的心,他们说的话就是人类应该说的话,其他的民族那种叽里咕嘟的语言都是鸟语,但在其余民族的眼,炎黄二国的人说的汉语,又何尝不是叽里咕噜的鸟语呢?

nbsp;nbsp;nbsp;nbsp;其实,那野人说的话也没什么深奥的,只是在说:“***,你们要杀就杀,赶紧动手,怕死,就不是英雄好汉。”

nbsp;nbsp;nbsp;nbsp;无非就是这个意思罢了,但没人能听的懂。

nbsp;nbsp;nbsp;nbsp;龙女和廉圣帝也都纷纷皱起了眉头,龙女问那九个姑娘道:“喂,你们谁能听得懂这野人说的鸟语?”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吃吃笑道:“我们又不是鸟人,怎么能听到懂鸟语啊。”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道:“就是呀,说的什么玩意啊,一句没听懂。”

nbsp;nbsp;nbsp;nbsp;龙女苦苦一笑,问廉圣帝,道:“廉大哥,你能明白他说什么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道:“我也不懂呀。”

nbsp;nbsp;nbsp;nbsp;龙女幽幽叹道:“这可怎么办?这若何能问的出失踪人的下落呢?算了,干脆杀了得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摆摆手道:“不能杀,千万不能杀。”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皱眉道:“这东西作恶多端,还留着做什么?”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要想找到失踪的人,找到野人的老巢,一窝端了,除去后患,就只有利用这个野人了,否则,深山老林,这么大的山,到哪里去找啊?所以,用这个野人,才能找到其余的人。”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可是……可是他说什么,我们听不懂呀,而且,看来他也不像是妥协,他能带咱们去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微微一笑道:“咱们明人,当然要用的是智慧了,走吧,霞儿,叫他们回来,咱们回去商议。”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答应一声,将里面的人叫了回来,九子随着龙女和廉圣帝离开了那关押野人的房间内,随着百姓到了村长的家里,本村的村长赶紧献茶,献出了水果,请廉圣帝和龙女入坐。

nbsp;nbsp;nbsp;nbsp;龙女迫不及待的问道:“廉大哥,你有什么良策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我看,要想找到野人的巢穴,只有打入野人的内部,这样吧,等会呢,我打扮成野人的模样,你们把我跟他关在一起,然后揍我一顿,等到了晚上,我挣断绳子,救他走,这样,我就成了他的救命恩人了,他就会带我回家了,到那时,我查明了野人的巢穴,再想办法回来送信,然后派人将这些祸害一举铲除,免除后患,救出其余的人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的眼前一亮,赞道:“妙计!”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轻轻笑道:“我看不好,殿下如何能这么受苦呢,不行,这样不妥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没事,为了救人,受点苦有什么关系。”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道:“那不如派他们去呀,怎么也不能让殿下去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摇摇头道:“不行,必须我亲自去探路,因为此去实在是太凶险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沉吟片刻道:“这样吧,廉大哥,我陪你一起去,咱们一起去探路。”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淡淡的一笑道:“你去是不行的,你不能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不高兴了,嗔道:“为什么我去就不行?喂,你是不是小看女人呀?我可没输给你。”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道:“我说你去不行,并非因为你的武功不行,而是……”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而是什么?你们男人能去,我就能去,告诉你,我们女人,不比你们男人差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叹了口气道:“龙妹,你误会了呀,我不是这个意思,龙妹你好好的想想,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是野人,野人都穿什么呢?都穿着兽皮,就算是女人,都要光着脚,穿着树叶的裙子,上……半身也只能围着树叶,你……你去这那行……”

nbsp;nbsp;nbsp;nbsp;龙女瞬间脸就红透了,失声道:“呀……我的天……”

nbsp;nbsp;nbsp;nbsp;其余的九个姑娘吃吃的捂着嘴笑成了一团,因为廉圣帝的顾虑是没错的,的确如此,就算女人不比男人差,可是女人能像男人那样的光着上半身吗?能像男人那样,就围着一块短短的兽皮吗?尤其是龙女这么纯洁而又高傲的公主,你让她穿成这样混进野人群,你叫龙女日后怎么见人?

nbsp;nbsp;nbsp;nbsp;所以说,有时候,男人能办到的事,女人就不一定能做到了,这一点,男人能办到,女人就不行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好开玩笑,掩嘴咯咯笑道:“这有什么啊,我们公主也能做到,公主,你就上半身胸上围着一块薄纱,下半身穿着树叶,这怕什么啊,反正,你都是要嫁给廉大哥的,顶多让他大饱眼福罢了……哎呦……公主,我不敢啦,别打啦……我错啦……”

nbsp;nbsp;nbsp;nbsp;没等龙霞儿说完,龙女羞臊无比,跳起来就去掐龙霞儿,去胳肢龙霞儿,骂道:“你个死丫头,反了你了,你连我也笑,皮又紧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一边在其余姑娘身边躲着,一边吃吃笑道:“是你说的嘛,男人能做到,女人也能做到的,快去给咱们女人争光露脸去……”

nbsp;nbsp;nbsp;nbsp;“死丫头,臭丫头,你还敢胡说,打死你……”

nbsp;nbsp;nbsp;nbsp;龙女捉住了龙霞儿,抡起巴掌照着龙霞儿性感的屁股就是几巴掌,嗔道:“敢不敢了,再胡说,没个正经,没个尊卑上下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赶紧讨饶道:“好姐姐,再也不敢了,饶我这一次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红着脸,骂了她几句,这才整理一下衣服坐下了,一看廉圣帝,又红了脸,嗫嚅道:“廉大哥,霞儿顽皮,你别见笑。”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嗔道:“哼!人家不过说个实话嘛,真野蛮,看以后谁敢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