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1章 故纵3

第三百一十一章 故纵3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的一扬巴掌,龙霞儿蹭的一声,钻到了龙静儿的身后,掩着嘴吃吃的笑。 Ш Ш Ш .xin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被逗的啼笑皆非,能敢跟龙女什么玩笑都开的,除了龙霞儿,就只有龙青儿了,其余的姑娘,都会顾忌着一点,可是龙青儿和龙霞儿则不同,一个心直口快,一个活泼淘气,是有什么说什么,尤其是龙霞儿,天真烂漫,活泼可爱,心无城府,这正是她最可爱的地方。

nbsp;nbsp;nbsp;nbsp;至于其他的姑娘,都没有龙霞儿这般的可爱,龙扬儿,办事稳重成熟,龙青儿活泼淘气,但鬼心眼不少,龙娇儿豪爽归豪爽,但也不像龙霞儿那般的天真烂漫。

nbsp;nbsp;nbsp;nbsp;所以,九个姑娘,只有龙霞儿是最讨龙女的喜欢的。

nbsp;nbsp;nbsp;nbsp;二百多年后,龙女收了九个女徒弟,就是这九个姑娘的投胎转世,其,姚霞就是龙霞儿转世投胎的,姚霞被人称作是纯真仙子,是九女最平易近人的一个,也是最没有城府,最可爱天真的一个,后来,她就嫁给了同样跟他天真烂漫的陶天喜,二人真是天生的一对。

nbsp;nbsp;nbsp;nbsp;二百多年后,他们结成了夫妻,二百多年前,他们也是彼此的喜欢着对方。

nbsp;nbsp;nbsp;nbsp;九子这个笑,差点笑破肚皮,只好忍住笑,否则,龙女面子太难看了。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道:“我看,殿下也不能去冒险,假如被野人识破,那殿下势单力孤,定然要吃大亏了,那样会很危险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那应该怎么办呢?”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道:“我看,要从长计议。”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道:“我看不如这样吧,咱们故意的放那野人逃走,然后暗跟踪,这样危险就小多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笑道:“哎,青儿这个主意可行,廉哥哥,就用青儿这个主意吧,如何?”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其实也不愿意亲自去冒险,这倒不是他怕,而是打扮成野人的模样,穿成那样,还要挨几鞭子,他也是堂堂的王子殿下,面子上也真不好看,所以,内心,廉圣帝当然也不希望这么出丑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是因为女人的自尊,不能这么样,廉圣帝虽然是男人,但身份尊贵,也不想丢了面子和尊严,所以,龙青儿这个主意正廉圣帝的下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头,道:“嗯,青儿的主意是不错,就用这个主意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那咱们一起去探路,这应该行了吧?”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点头道:“嗯,行是行,不过,荒山野岭的,龙妹,我看你还是别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沉下了脸,嗔道:“我不去怎么能行?这是我们炎国的事,你都去冒险了,我哪能不去?廉哥哥,你可别小瞧女人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道:“我哪能呢,既然龙妹一定要去,那就一起去就是了。”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道:“还有我们呢,咱们二十个人一起去,就算遇到什么危险,也能解决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摇摇头道:“这可不行,二十个人去,目标太大了,容易暴露目标,而且,太危险了,不能让你们去冒险,我跟龙妹去就行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的顾虑也不是不对,因为他们的这九男和九女,虽然武功都不错,但毕竟比起他们俩来差的太多了,而且,两人都对这九女和九男情同手足,不希望他们出什么意外,荒山野岭,深山老林的,就算去二十个人,都没什么用,而且,目标太大,容易暴漏目标,就会坏了大事了。

nbsp;nbsp;nbsp;nbsp;楚祥道:“殿下,这怎么能行呢?就你们俩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微笑道:“就算你们去,也同样危险,而且,容易暴漏目标,岂不是前功尽弃吗?还是我跟龙妹去探路,等探明白了路,找到了老巢,你们再一起去铲除他们也不迟,我们去,主要是去探路的,以我们的轻功,是不会轻易的被发现的,大家放心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道:“是呀,你们就都留下,留下保护村子,准备好武器,假如有野人来犯,好保护村民和百姓,就这么定了,不过嘛,你们可要记住,我们不在的时候,可不准你们卿卿我我的乱来,到时候忘了正事,回来找你们算账。”

nbsp;nbsp;nbsp;nbsp;九个姑娘纷纷羞臊的嘤咛一声,纷纷嗔道:“公主,你坏死了,把我们姐妹当什么人啦。”

nbsp;nbsp;nbsp;nbsp;“就是,真讨厌,怎么这么说呢。”

nbsp;nbsp;nbsp;nbsp;龙女扑哧一笑,故意板着脸道:“没有最好,要是没成亲就胡搞,都把你们浸猪笼,看你们敢不敢不守礼。”

nbsp;nbsp;nbsp;nbsp;九个男子也都红了脸,九个姑娘真是羞臊的很,纷纷埋怨着龙女乱说,撒着娇。

nbsp;nbsp;nbsp;nbsp;其实,龙女也是开个玩笑,更是提醒这九个姑娘,因为炎黄二国有了明的礼仪了,男女偷偷的做出苟且之事,那是要受到惩罚的,虽然不至于死,但也要重重的责罚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知道自己的九个侍女跟廉圣帝的九个侍卫关系都很亲密,都是彼此的倾慕,一人有一个喜欢的对象,假如不加提醒,这都是少男少女,本就处于那种时候,本就想男女之间的夫妻之事,早就想偷偷尝尝什么滋味,真若是做出那种事,龙女的面子往哪里放?

nbsp;nbsp;nbsp;nbsp;所以,她才故意的提提醒,相爱可以,谈恋爱可以,但是,必须要谨守礼仪,千万别越礼才行。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觉得很尴尬,说着说着,竟然扯到这上面来了,要赶紧转移话题。

nbsp;nbsp;nbsp;nbsp;其实,那几个姑娘就算跟自己的九个侍卫有了那种关系也不要紧,因为,那时候男人和女人这么做,喜欢就睡在一起做夫妻,这种事也不奇怪,只要做完后,早点成亲,也就是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就是被人知道名誉不好听罢了,但是,做这事的男女,又有谁去张扬呢?

nbsp;nbsp;nbsp;nbsp;其实,就连后羿和嫦娥见一面,说几句话就脱掉裤子爱爱,成了夫妻,更何况他们都是青梅竹马的了,当然值得谅解。

nbsp;nbsp;nbsp;nbsp;不过,廉圣帝时期,后羿还没有,还要早二百多年之久,那时候,男女关系更薄的犹如一张纸,真是一戳就破。

nbsp;nbsp;nbsp;nbsp;彼此喜欢对方的男女,没事偷偷的在深夜相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就做那事的人也比比皆是,根本不足为怪。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转移话题道:“要放了这野人,也要巧妙的放,得想个办法才行,让这野人不怀疑。”

nbsp;nbsp;nbsp;nbsp;楚祥主意多,在廉圣帝的身边,楚祥、原宁、曲赋和应生四人,可以说都是足智多谋的,都是廉圣帝的军师人物。

nbsp;nbsp;nbsp;nbsp;这几人,就是日后九子的原天宁、曲天赋、应天生和楚天祥了。

nbsp;nbsp;nbsp;nbsp;楚祥微笑道:“殿下,我看放好放,咱们不管他,让他自己走就是了,为了没有人伤亡,今晚上只要不派人看着他,他自己就能走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问道:“哦,为什么?”

nbsp;nbsp;nbsp;nbsp;楚祥笑道:“殿下也看到了那野人,这野人,简直是一头蛮牛,若是不看着他,不用半个时辰,他自己就能将绑着他手臂的绳子给磨断了,然后自己就能解开捆着的双脚,就能自己脱困了,所以,只要不看着他,关上柴门,让他自己走得了,他就不会怀疑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频频点头道:“嗯,祥弟说的有理,我看这野人差不多也能做到,那就这么办了,先好好的揍他一顿,假装让看守的人累了,然后将他锁在房间里,不去管他就是了,我跟龙妹提前在暗处等着,大家见到他要逃走的时候,到了村口时,就敲锣打鼓的吓唬他一下,假装追赶,他定然惊慌,我们就在后追踪。”

nbsp;nbsp;nbsp;nbsp;原宁道:“我看,还是不要吓唬他的好,否则,天这么黑,万一一个跟不上,再追丢了,若是跟紧了,被他发觉了,这就不好了,干脆就让他自由自在的走,公主和殿下慢慢的追踪,这样就保险的多了。”

nbsp;nbsp;nbsp;nbsp;曲赋道:“原兄弟说的对,还是不惊动他为妙。”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想了想,点点头道:“嗯,也是,就这么办了。”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没有电,一到了晚上,夜黑风高简直伸手都不见五指,而且,还不能点燃火把照明,追踪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翻山越岭如走平地的野人,当然更困难了,假如惊动了他,那他受惊,必然亡命逃窜,这么黑,说不定真能跟丢了,原宁的顾虑是对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频频点头,暗自称赞,因为,廉圣帝身边有好几个智囊,难怪他出去平乱什么的,是那么的轻松了,有这个九个手下,可以说是如虎添翼。

nbsp;nbsp;nbsp;nbsp;其实,龙女也一样,她手下的这九个姑娘,也是一个个的不平凡,并不比廉圣帝手下的九个男子差,论智谋,龙扬儿、龙青儿、龙静儿、龙洁儿,那都是足智多谋的女子,也是龙女的智囊团,其余的姑娘,有的善于打,像龙贞儿、龙冰儿、龙娇儿,都是善于打的姑娘,可以说,龙女手下的九个姑娘,也都是人才,是龙女的左膀右臂。

nbsp;nbsp;nbsp;nbsp;一切计划好了,龙女告诉村长,让守夜的人都扯到房间内去,不管那野人怎么走,发现了也不用管,就是让他走的。

nbsp;nbsp;nbsp;nbsp;村长召集大家开了个碰头会,说了龙女和廉圣帝的计划,大家一致同意,只是担心二人罢了,不过,龙女和廉圣帝那是炎黄二国最厉害的男女,以他们的武功应该能应付。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计划完毕,回到了自己的家,然后开始收拾东西,收拾应用之物,准备今夜追踪。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二人都穿上了黑衣,本来,二人最喜欢穿的就是一尘不染的白衣,但为了不暴露目标,所以换上了一身的黑衣。

nbsp;nbsp;nbsp;nbsp;龙女虽然穿着一身黑衣,但依旧是那么的秀丽,龙女腰系着她心爱的七色彩虹桥飘带,手提着那把闭月羞光剑,腰系着那支凤鸣碧玉箫,收拾的是干净利索,用一根红飘带扎住了乌黑的秀发,一副侠女的样子,真是英姿飒爽,威风凛凛。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是一身黑色的夜行衣,也带着龙吟翡翠笛,背着赤霄燚炎剑。

nbsp;nbsp;nbsp;nbsp;二人一箫一笛从不离身,虽然是乐器,可也是兵器。

nbsp;nbsp;nbsp;nbsp;除此之外,龙女还善于打暗器,在腰还有三十六支凤尾银针。

nbsp;nbsp;nbsp;nbsp;二人会和在一起,天刚黑了下来,就已经等候在村口的树梢上了,二人坐在一起,静静的观察着远方的动静。

nbsp;nbsp;nbsp;nbsp;天黑的几乎都不见五指,又起风了,又阴又暗,黯淡的月光被乌云遮住,这种天气可不是好天气,没有月光,看不清人影,很容易就跟丢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和廉圣帝坐在一起,在龙女身上散发出的淡淡体香,令他的心都要醉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轻轻的道:“廉哥哥,你说,那野人能不能自己逃出来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应该能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笑道:“万一他没这个本事逃出来,那我们不是闲的没事出来遭罪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哑然失笑,叹道:“但愿他别这么饭桶。”

nbsp;nbsp;nbsp;nbsp;二人对视一笑,龙女的眼神变得柔情似水,往日的傲气似乎已经被黑夜所溶解。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不敢注视着她多情的目光,因为这夜深人静,又坐在一起,若是太多情,那就会出点事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就觉得心痒痒的,一股强烈的渴望在内心升起,她真希望他能吻自己,在这寂寞的夜晚,能跟自己拥抱在一起,那该是多么浪漫呀。

nbsp;nbsp;nbsp;nbsp;但这事,女人如何能主动,所以,她只好用柔情似水的目光注视着他。

nbsp;nbsp;nbsp;nbsp;龙女忽然轻轻道:“廉哥哥,我有点冷。”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柔声道:“那你下去吧,我在树上看着。”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轻轻的摇摇头,慢慢的伸出玉手来拉住了他的手,红着脸道:“你陪我到下面走走,现在还早,那家伙不会这么笨这么早就逃,而且,这里是他的必经之路,他开门我们能听到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的答应一声,跟龙女并肩跳下了树梢,龙女并没有松开他的手,而是柔声道:“廉哥哥,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你就喜欢这样牵我的手,说要跟我牵手一起变老,还记得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就觉得浑身发热,手不仅握紧了她的手,柔声道:“当然记得。”

nbsp;nbsp;nbsp;nbsp;龙女嘤咛一声,将头靠进了他的肩头,轻轻的抚摸着他宽阔的胸膛,歪着头,柔柔的道:“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自从那天你救我,我就永远也不会忘记你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的抚摸着她倾国倾城的脸颊,并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