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6章 一见如故1

第三百一十六章 一见如故1

nbsp;nbsp;nbsp;nbsp;这三年中,他也没发生什么危险,也没有跟各族的人起过矛盾,因为他完全是好意,根本就是友善的,是给人们带去了利益,人都不是傻瓜,当然感激他。

nbsp;nbsp;nbsp;nbsp;而且,他的手段高,是征服一个族的人心,利用这个族再去征服临近的族,这样,族跟族之间是邻居,这就彼此的好说话,好交流了,他再拿出好处给大家,所以,任何族都拿他待为上宾,当作神仙一样的敬重,谁还能去伤害他?

nbsp;nbsp;nbsp;nbsp;有时候,智谋比武力征服更重要,虽然他用的是一种手段,但他的目的却是为人们谋福,这种手段,可以说是善意的手段,根本无可厚非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这三年没有白费,他并没有虚度光阴,也没有在失去爱情中颓废下去。

nbsp;nbsp;nbsp;nbsp;因为他做的事是最有意义的事,这种事,比什么修道做神仙都有意义。

nbsp;nbsp;nbsp;nbsp;修道做神仙,只是个人的事,就算修成了神仙,传教收徒,也不过是一部分人的好处,但对人类,也没太大的贡献。

nbsp;nbsp;nbsp;nbsp;可是,文明的传播,却是功德无量,有大贡献于人类!

nbsp;nbsp;nbsp;nbsp;走了一圈终于回去了,在黄国所带的粮食几乎分完了,带的布匹也都分完了,该教的也都教了,日后,只能靠族跟族之间的交流,将文明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再也不要出现人吃人的现象了。

nbsp;nbsp;nbsp;nbsp;他没有虚度光阴,龙女也没有虚度光阴,龙女一直在用心的研究,用心的修炼。

nbsp;nbsp;nbsp;nbsp;其实,廉圣帝也没闲着,虽然一直在忙,但他每日里都在炼气,修炼自己的先天真气,这三年中,他也没有荒废,不过,进度并不快。

nbsp;nbsp;nbsp;nbsp;但龙女的进度却很快,因为她是专心修炼。

nbsp;nbsp;nbsp;nbsp;不过,就算进度再快,想要一朝一夕,创出道术来,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的九个侍女,一直在照顾龙女的饮食起居,龙女除了一天吃饭能见到她之外,其余的时候,她都在密室内练功、炼气,参悟、打坐。

nbsp;nbsp;nbsp;nbsp;经过了三个月的情绪调整,她终于在伤心和痛苦中解脱了出来,暂时了忘记了爱情,忘记了他,一心一意的将心思用在了修炼上了。

nbsp;nbsp;nbsp;nbsp;人人都有一个梦想,她的梦想真的能视线吗?

nbsp;nbsp;nbsp;nbsp;但能不能实现,已经不重要。

nbsp;nbsp;nbsp;nbsp;重要的是,人曾经努力过,奋斗过,这就已经足够!

nbsp;nbsp;nbsp;nbsp;人人都有一个梦想,每个人的梦想都不同,但这些梦想,离不开,名、利、权、美、福、禄、寿这几个字。

nbsp;nbsp;nbsp;nbsp;任何的梦想都不例外,有的喜欢音乐,长大了想做歌手、音乐家,假如,不能挣钱,不能出名,连饭都吃不上,没人愿意去做了。

nbsp;nbsp;nbsp;nbsp;无利不起早,就连佛都有欲念,也是为了一个名和利字。

nbsp;nbsp;nbsp;nbsp;任何东西,包括宗教,都逃不脱名利二字。

nbsp;nbsp;nbsp;nbsp;不是追求名利,就是追求权势和异性,这个美字,不但指的是女人,当然也指的是帅哥,任何梦想,说白了,都是如此的俗气,都有所求。

nbsp;nbsp;nbsp;nbsp;只要有所求,就永远也达不到最高境界。

nbsp;nbsp;nbsp;nbsp;那些信佛的人之所以不能成佛,就因为其有所求,他们想要成佛,想要到极乐世界,所以,他们都是有所求的,只要有所求,就永远也不能成佛。

nbsp;nbsp;nbsp;nbsp;只要拜佛、求佛的人,都是有所求,所以,也必然不能得到保佑,也无法成佛,更无法到极乐世界。

nbsp;nbsp;nbsp;nbsp;你求神拜佛,跪倒在泥雕前,你就降低了你自己的人格和尊严,就成了奴才,奴才焉能成佛?

nbsp;nbsp;nbsp;nbsp;所以,求神拜佛的没有骨气的人多了,但得到的保佑却一个没有,这就因为,世人都有所求。

nbsp;nbsp;nbsp;nbsp;只有一个人真的做到无所求,那他就已经是神佛了,既然自己都是神佛了,何必又去求?

nbsp;nbsp;nbsp;nbsp;善在心中,无所求,这才是修行的最高境界。

nbsp;nbsp;nbsp;nbsp;名利权美是那是普通人的梦想,而这福禄寿,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这可是修道者的梦想。

nbsp;nbsp;nbsp;nbsp;但对修道来说,一个人的心有多大,他的道行就有多高,悟性就有多高。

nbsp;nbsp;nbsp;nbsp;道源自然,随其自然,这才是修道的根本。

nbsp;nbsp;nbsp;nbsp;凌玉霄之所以能修成宇宙第一高手,打遍宇宙无敌手,这只因为他的心够大,心比天高,这只因为他有骨气,那股傲气比神佛都要高,所以,他的境界就比神佛高,所以,他的本事就比神佛大,所以,任何神佛鬼见到他,都要败在他手下,做他的奴隶!

nbsp;nbsp;nbsp;nbsp;只要一个人有骨气,胸怀宽广,做到无所求,永不失去尊严,那他修道就能到最高境界!

nbsp;nbsp;nbsp;nbsp;在这一方面,凌玉霄第一,廉圣帝第二,而龙女却远不及。

nbsp;nbsp;nbsp;nbsp;自从离开了廉圣帝后,龙女就静心的修炼,一眨眼半年过去了,她竟然毫无进境,甚至心乱如麻,一直都忘不了他!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之所以没有进境,进境缓慢,这只因为她有所求。

nbsp;nbsp;nbsp;nbsp;她要练成第一的道术,让天下的女人受益,她想永远活着,永远的这么年轻漂亮,青春不老,试问她这么多需求,如何进境能快了呢?

nbsp;nbsp;nbsp;nbsp;她心中有所求,就是心中不静,心中不静,又如何能修到最高境界?

nbsp;nbsp;nbsp;nbsp;所以,她虽然专心的修道,但反而进境却不快。

nbsp;nbsp;nbsp;nbsp;龙女心中着急,但修道,尤其是创道,那是急不得的,急也没用。

nbsp;nbsp;nbsp;nbsp;就这样,一直到了一年后,龙女的心才算是定下来,能够入静了,做到什么都不想了,这才找到了窍门。

nbsp;nbsp;nbsp;nbsp;眨眼一年过去了,龙女功力没比原来高多少,但对于炼气之道,已经领悟一些了。

nbsp;nbsp;nbsp;nbsp;修道者,就是养气练气,固本培元,其次才是修炼各种法术,只要玄门内气修炼到一定的境界,这样才能练成其余的道术。

nbsp;nbsp;nbsp;nbsp;所以,修道者,气为第一位,炼气是最重要的。

nbsp;nbsp;nbsp;nbsp;这一日,龙女正在静心炼气,忽然,龙霞儿在外拍门大叫道:“小姐,小姐,来客人啦,别打坐了,你出来看看吧。”

nbsp;nbsp;nbsp;nbsp;也就只有龙霞儿这般的没大没小没规矩的去打扰龙女,其余的姑娘可没这个面子,要是被龙女呵斥骂几句,那脸面上下不来。

nbsp;nbsp;nbsp;nbsp;但龙霞儿不在乎,脸皮厚,不怕骂,打都不怕,所以,这种人就连龙女都没办法,顶多惹恼了她,将她拉过来打她几下屁股,但龙霞儿不在乎,她居然还笑嘻嘻的,还能跟她胡闹,遇到这种姐妹,龙女能怎么办。

nbsp;nbsp;nbsp;nbsp;彼此亲如姐妹,龙霞儿没规矩,也没犯什么大错,你总不能杀了她吧,而且,龙女也不是那种不讲情面的女人,更不是那种心很毒辣的杀自己姐妹的人,所以,龙女只好任其胡闹,太过分了,就骂她几句,甚至打她几巴掌。

nbsp;nbsp;nbsp;nbsp;但龙霞儿的好处就是,天真烂漫,心无城府,根本就不记仇,今日打了她,骂了她,明日她照样姐姐长,姐姐短的,所以,在这些女子中,就只有龙霞儿不管跟谁的关系都那么好,跟谁都能说上话。

nbsp;nbsp;nbsp;nbsp;后来,这九个姑娘都转世投胎,龙霞儿也投胎转世了,就是玉龙九女中的纯真仙子姚霞,姚霞依旧是这般的天真烂漫,依旧是跟其余的姐妹这么好,脾气秉性丝毫没变。

nbsp;nbsp;nbsp;nbsp;而龙女也知道这百分百是龙霞儿的转世投胎,所以,对于姚霞也是格外的宠爱。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皱眉,不过,龙霞儿一般也不会这么胡闹,因为她叮嘱过,除了吃饭来叫她之外,其余的时候,不要吵闹,若是喜欢玩,到洞口去玩。

nbsp;nbsp;nbsp;nbsp;这九个姑娘都很听话,没事的时候,就到洞口玩,有时候也练练武,再就是唱歌跳舞,弹琴唱曲,下下棋,倒也是乖的很。

nbsp;nbsp;nbsp;nbsp;但今日,龙霞儿有点过分了,龙女也有点奇怪,什么客人,她这么兴奋?

nbsp;nbsp;nbsp;nbsp;难道是他?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他是那种有骨气的男人,说三年不来见她,就算她是住在旁边的邻居,他也不会来见她。

nbsp;nbsp;nbsp;nbsp;不是他,又是谁呢?

nbsp;nbsp;nbsp;nbsp;难道是他手下的九个男侍卫?

nbsp;nbsp;nbsp;nbsp;不会的,更不会的,假如是他们,这九个姑娘就接待了,叫她出去做什么?

nbsp;nbsp;nbsp;nbsp;难道是自己的父母?

nbsp;nbsp;nbsp;nbsp;这也不会的,她一再的说过,修行期间,谁都不见,包括父母在内,包括爷爷炎帝在内,就算出了天大的事,她也不会见。

nbsp;nbsp;nbsp;nbsp;那会是谁呢?龙女不仅沉思的想了想。

nbsp;nbsp;nbsp;nbsp;这一没有动静,龙霞儿敲的声音更大了,用手砸着铁门,大叫道:“喂,龙姐姐,你死在里面了?怎么不出声呢?你是睡着了,还是怎么了?快点出来啊……”

nbsp;nbsp;nbsp;nbsp;龙女这个气,这是怎么说话的,真是太顽皮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呼呼的开开了铁门,二话不说,拉过龙霞儿照着龙霞儿的屁股就是三巴掌,骂道:“你个死丫头,你说谁死啦?没事你胡闹什么?欠揍?几天没揍你,皮紧了是不是?”

nbsp;nbsp;nbsp;nbsp;在场的还有三个姑娘,是龙青儿、龙静儿和龙冰儿三个姐妹,一见龙霞儿被龙女打,一个个笑成了一团。

nbsp;nbsp;nbsp;nbsp;龙女骂道:“笑什么笑?还有你们,她想玩,你们陪她玩就是了,叫她来闹什么?”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捂着屁股,嗔道:“龙姐姐,你的脾气还是这么不好,还修行呢,人家修行讲究的是心静,你呀,这种脾气,修个屁,哼!不识好人心!”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扬巴掌,道:“死丫头,你还敢顶嘴?”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赶紧逃到了龙静儿的身后,嗔道:“没事我能来打扰你啊?外面有人要找你!我才来叫你的,真是好赖不知,香臭不分,哼!”

nbsp;nbsp;nbsp;nbsp;龙静儿忍住笑,道:“公主,真的有客人来了,非要见你不可。”

nbsp;nbsp;nbsp;nbsp;龙女问道:“哦?谁来了?”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道:“是一个姑娘,还带着三只神鸟来呢,她是骑着鸟来的,说是来拜会你,扬儿在外面陪着说话呢,我们来给你送信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就是一愣,问道:“哦,骑着鸟?”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道:“是呀,好大的三只鸟呢,都好漂亮的,看来,那姑娘也是修行的女子,你不见是不是,不见我叫她滚蛋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说罢,这就要走。

nbsp;nbsp;nbsp;nbsp;龙女拉住了龙霞儿,骂道:“谁说我不见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嗔道:“你见,那你还打我?你这不是打错人了?不行,你既然错了,就要赔礼道歉才行,否则,我不依。”

nbsp;nbsp;nbsp;nbsp;龙女被她逗的吃吃直笑,有这个姐妹在,她不会寂寞,因为龙霞儿实在是一个可爱的姑娘。

nbsp;nbsp;nbsp;nbsp;龙女吃吃笑道:“道歉是不是?”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鼓着嘴道:“是呀,做错了事,不道歉怎么能行?”

nbsp;nbsp;nbsp;nbsp;龙女笑着,扬起巴掌就打,骂道:“对不起,我跟你道歉,多揍你几巴掌,你满意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咯咯笑着,伸出手就去胳肢龙女,跟龙女嬉闹了一会。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也不记仇,而且,她跟龙女一起长大,都亲如姐妹一般,那其余的姑娘也一样,也是不分彼此。

nbsp;nbsp;nbsp;nbsp;龙女故意板着脸道:“行啦,不要胡闹了,你们先出去,就说我换件衣服,让她稍微等等。”

nbsp;nbsp;nbsp;nbsp;四个姑娘答应一声,龙女入内室,梳理了一下,换了件衣服,前来见客人。

nbsp;nbsp;nbsp;nbsp;洞外果然来了一个姑娘,就见这姑娘,身穿七彩霓裳凤凰羽衣,身材苗条,婀娜多姿,美的好似九天仙女一般,背后背着两把剑,笑容可掬,十分的友善。

nbsp;nbsp;nbsp;nbsp;往九个姑娘那一站,立刻将龙扬儿等九个姑娘的美貌和气质给比了下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的九个姐妹,那是一个个都是美女,每一个,不管是身材,还是容貌,都可以说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但跟那个姑娘一比,相差的悬殊,不及那姑娘的美。

nbsp;nbsp;nbsp;nbsp;而且,一个人的那种高雅的气质永远是装不出来的,这姑娘气质高雅,龙女的九个姐妹更是远不及,除了龙女那种高雅的气质跟其不相上下之外,龙女的九个侍女根本不及。

nbsp;nbsp;nbsp;nbsp;但龙女并不比那姑娘逊色,不管是容貌,还是高雅的气质,或者是身上那种超凡脱俗之气,这俩姑娘真可谓是一个赛一个,不相上下,可以说,龙女和那个姑娘都是天下间最美的美人了。

nbsp;nbsp;nbsp;nbsp;而在那姑娘的肩头,落着一只鸟,一只很漂亮很漂亮的青鸟,那青鸟,有一尺多大,浑身淡蓝色的羽毛,仙鹤一般的长嘴,十分的漂亮,简直就是一只神鸟!

nbsp;nbsp;nbsp;nbsp;这只青鸟不是别的,正是凤凰圣母的那只青鸟,而来的这个姑娘不是别人,也正是凤凰圣母,她身后背着的两把剑,就是后来玉霄的妻子冷玉蝶和凤凰圣母的孙女用的那两把神剑,一把是灿灿星涟剑,一把是皎皎月阙剑,她身上穿的七彩凤凰羽衣,就是以她自己凤凰的本体羽毛所化而成的衣裙,后来,她给了孙女凤翙翙了,这就是七彩霓裳凤凰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