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26章 特殊客人3

第三百二十六章 特殊客人3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那你打算怎么办?你到底跟不跟我们走?你到底敢不敢去?”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道:“当然敢了,我说过,你们请我吃好吃的,我玩的开心,我就还给你书,否则,不给,就不给。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匕匕奇小說Ыqι.com。 .”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好吧,就答应你了,你跟我们走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可知道这人参娃娃神龙见首不见尾,现在若是被他走了,那两卷天书就真找不到了,说不定就被他擦屁股了,但人参娃娃跟他们走,想个办法,说不定还能将天书找回来。

nbsp;nbsp;nbsp;nbsp;当下是得到天书要紧,至于报仇杀这娃娃的事,还是应该放一下。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想了一想,道:“我可以去,不过呢,我可要小心一点,要跟你保持距离,因为,你太狠毒啦,我不小心,就能被你伤了,离你远点好。”

nbsp;nbsp;nbsp;nbsp;龙女将剑归鞘,冷哼了一声,道:“随你了,反正你怕我。”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怒道:“放屁,放屁,我才不怕你呢。”

nbsp;nbsp;nbsp;nbsp;龙女悠悠笑道:“别狡辩了,不怕我,那你干脆离我近点呀。”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道:“放屁,你以为我傻瓜呀,我离你近了,你又打我了,而且,你身上一股子臊味,臭的要命,我怕熏着我,难怪你叫臭龙女了,原来,名字就打此处来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的使劲哼了一声,这人参娃娃更会气人,跟这娃娃斗口,竟然被他气着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强自压下了这口气,冷笑道:“懒得跟你废话,我们在前面走,你在后面跟着。”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哈哈笑道:“我才不在你后面跟着你,你以为我不知道,我要在你后面跟着,你就骂我跟屁虫了,骂我是小狗了,只有小狗爱着后面跟着,你以为我不知道呀。”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的挠挠头,皱眉道:“这小混蛋究竟是什么东西,真是……”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接口道:“真是聪明可爱,哈哈,谢谢夸奖。”

nbsp;nbsp;nbsp;nbsp;龙女呸了一口道:“我呸,聪明个屁!”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这个笑,一见龙女跟这孩子斗嘴,这孩子竟然什么都想到,可见聪明程度,根本不在龙女之下。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边踏浪追着人参娃娃,一边斗口,互相的损对方,廉圣帝只在一边看热闹,他不善于斗口,而且,他既不想帮着人参娃娃骂龙女,也不想帮着龙女骂人参娃娃。

nbsp;nbsp;nbsp;nbsp;他若是帮着龙女骂这娃娃,假如激怒了这娃娃,就连他都没法劝解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决定,充当好人,等龙女跟人参娃娃拼命的时候,这人参娃娃翻脸,龙女有危险的时候,他以好人的身份进行劝阻,否则,他也得罪了人参娃娃,那就没法劝解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廉圣帝打算做好人,那就是哄这孩子。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廉圣帝的聪明之处,所以,人参娃娃虽然有时候被龙女气的要命,但看在廉圣帝的面上,始终没伤龙女,日后,也没找龙女的麻烦,去欺负龙女了,这都是看廉圣帝的面子,因为,人参娃娃觉得廉圣帝的确是个好人,若是欺负龙女,对不起朋友。

nbsp;nbsp;nbsp;nbsp;这人参娃娃很讲义气,他就跟孩子一样,谁对他真心好,他就对谁真心好。

nbsp;nbsp;nbsp;nbsp;鸿钧道人和混鲲道人对人参娃娃不错,每次他去吃果子,这俩老道,都不会怪他,所以,人参娃娃觉得俩老道很不错,那次有了糕点吃,还有心去请俩道人吃。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走了一段路,忽然道:“喂,你们走的太慢了,你们慢慢走吧,我有点事要办,我会找你们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骂道:“你是怕了,要逃走吧,胆小鬼,不要脸。”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骂道:“放你的臭屁,谁怕了?我是先将这两卷书找个地方藏起来,要不然,带着怪麻烦的,我藏好之后,这两卷书的下落就只有我知道了,看你还敢不敢杀我了,杀了我,你就永远也得不到,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说完,一道光一闪,就在水面上消失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的骂道:“你给我滚回来,你别走!”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已经没有声音了,早就不知去哪里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的要命,骂道:“这个臭娃娃,鬼心眼还挺多,我诅咒这臭娃娃吃东西拉肚子,拉死他……啊……”

nbsp;nbsp;nbsp;nbsp;龙女正在嘟囔着骂着,猛然觉得脚下被什么东西拉了一下,立足不稳,被拽进了水!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大惊,失声道:“龙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赶紧纵身就跳了进去,他以为,是水有什么水怪,将龙女拖进了水了!

nbsp;nbsp;nbsp;nbsp;其实,一般一种凶残的动物所在的区域,方圆几百里之内,是不会再有凶猛的动物了,因为,一山不容二虎,所以,这水没有什么可怕的水兽了。

nbsp;nbsp;nbsp;nbsp;因为,这里有黑水玄蛇,有这么厉害,这么凶残的水陆两栖的毒蛇,水那还有别的水兽呢。

nbsp;nbsp;nbsp;nbsp;其实,将龙女拖进水里去的,不是什么水兽,而是人参娃娃。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故意的淘气,戏耍龙女罢了,遁入水,看准龙女的脚脖子,抓住龙女的脚脖子给拽进了水里,顺手照着龙女的ru房掐了一把,又照着龙女的屁股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在龙女的耳边骂道:“死丫头,叫你猖狂,哼!”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说罢,在水一道银光消失不见。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被龙女气坏了,不过,他对廉圣帝很有好感,所以,他捉弄龙女,却不去捉弄廉圣帝,但他虽然捉弄人,可是,一向不害人,只是淘气罢了。

nbsp;nbsp;nbsp;nbsp;但他的淘气,真没少让人生气,那一次,他淘气的在龙女的洞府内乱弄一通,简直把十个女子都气坏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听的清楚,知道是人参娃娃做的坏事,真是又气又恨,但在水里还不能说话,赶紧露出了头,气的用手打着水,骂道:“死娃娃,你这无耻卑鄙的小混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见龙女没事,这才放了心,刚才把他吓了一跳,还以为龙女是被水怪给拖进水里去的,现在一看,猜出个**了,定然是这孩子淘气。

nbsp;nbsp;nbsp;nbsp;龙女被人参娃娃捏的两半球痛的要命,轻轻的揉着胸,骂道:“无耻!↓流!”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问道:“龙妹,你……你没事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赶紧将手在胸部上移开,脸早就红了,廉圣帝多聪明,一见龙女揉着胸,就知道是那淘气的精灵做的坏事,一定是掐了她一把,但为了不让龙女害羞,他假装没看见,也不问。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没事,廉哥哥,你也不帮我打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看了看四周,贴着龙女的耳朵道:“龙妹,我不能得罪他,都得罪了他,他不就逃了,那天书不就找不到了,我唱红脸,哄他,这乃是一计。”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是聪明绝顶的女子,吃吃笑道:“廉哥哥,你真行,我懂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龙妹,水里危险,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咱们还是踏浪而行吧,别在水里游泳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点头,廉圣帝一托龙女的纤腰,龙女借力使力,跃出了水,廉圣帝在水一跳,龙女顺手拉了廉圣帝一把,二人都跳出了水面,然后又脚踏浮浪而行,闪电一般的往岸边飞去。

nbsp;nbsp;nbsp;nbsp;二人辨了辨方位,一直往东而去,刚才一阵的追逐,已经出来了五十多里地的水路了,不过还有三百里的水路,以二人脚程,踏浪而行,一个多时辰,就能走出水路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携手踩着水面一路飞驰,足足一个半时辰,这才出了三百多里的水路,到了岸边了,二人累的要命,坐在一起累的直喘气。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还没有回来,也不知到哪里去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下水抓了两条一尺多大的鲤鱼,点燃了一堆篝火,将两条鱼烤熟,二人坐在一起吃了一条大鱼,这才觉得有了点力气。

nbsp;nbsp;nbsp;nbsp;这一阵的追杀,先是杀黑水玄蛇,又跟狐狸精和凤凰打了一架,又跟这人参娃娃打了一架,二人又运用真气,在水面上奔驰了数百里路,简直都要累的吐血了。

nbsp;nbsp;nbsp;nbsp;夕阳已经西下了,天就要黑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这一天,几乎没闲着,上午赶路,下午抢书,赶回来,一天之内,来来回回的,足足踩着水飞了约有六七百的水路,真是累坏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吃了一条烤鱼,背靠背休息了足有一个时辰,这才有了力气,彼此搀扶着,离开了荒郊野地,往有人烟的地方走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边走边骂道:“这个死娃娃,看样子不回来了,说不定逃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叹道:“唉,他就算逃了,咱们也找不到他,但愿他言而有信,能回来找我们,否则,那两卷天书,咱们算是白费劲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骂道:“死娃娃,臭娃娃,等我抓到这可恶的妖怪,我非将他剁成十八块,然后将他煮了不可。”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皱眉道:“龙妹,你何必这么恨他?他不过是淘气了一点罢了,他还只是个孩子。”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你那里知道,他多可恨!廉哥哥,他不是什么孩子,他是妖怪!是人参果成精的妖怪,咱们想个办法,将他擒住,将他吃了,那咱们就可以长生不老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苦一笑,心道:“为了长生不老,人就要去伤害别的生灵,难道不觉得惭愧吗?”

nbsp;nbsp;nbsp;nbsp;但龙女他不想过多的指责她,廉圣帝劝道:“龙妹,就算他是妖怪,我看他本性善良,其实他的功力,完全能杀了我们,可是他根本不伤害我们,还救了我们,咱们如何能为了长生不老吃了他呢?你看他,不过就是个孩子,多可爱呀,我看还是别伤害他好。”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你知道什么?咱们不吃他,别人也想吃他,更何况,是妖怪,都该除掉,这人参娃娃小都这么可恶,等他大了,万一作恶,那就后患无穷了,咱们就没办法制住他了,这就叫以防万一,将坏人斩杀在摇篮里,以绝后患,你如何能妇人之仁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长叹一声,叹道:“不管怎么样,现在他没作恶,等他杀人放火的时候,我肯定会收拾他,但他现在,是个可爱的孩子,就算淘气一些,也没有做什么大恶,如何能杀了他呢?这样实在是太残忍了,我不同意,我不允许你杀了他,咱们可以好好的教他,导他向善,他还什么都不懂,若是设计杀了他,那实在是太残忍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的使劲跺跺脚,嗔道:“好了,好了,你是大好人行了吧,就我是坏人,算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知道廉圣帝固执,而且,她还不能说出她被人参娃娃侮辱的事,所以,龙女有苦说不出,只好心里道:“等廉哥哥不在身边的时候,我再收拾这可恶的娃娃,到时候,想个办法,设计除掉他,到时候,他怪我也没办法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不想跟他吵架,只好暗暗的打坏主意。

nbsp;nbsp;nbsp;nbsp;这二人哪里知道,人参娃娃说是去藏书,根本就没走,他作弄龙女后,其实也没走,只是为了让龙女和廉圣帝相信他走了,故意的作弄一下龙女罢了,一直躲在暗处,听二人说什么,听龙女说什么,看看廉圣帝是不是真的是好人。

nbsp;nbsp;nbsp;nbsp;这一招,人参娃娃将廉圣帝和龙女都骗过了,二人一直在水上飞驰了一个多时辰,人参娃娃就暗暗的追踪了一个多时辰,根本就没走,廉圣帝和龙女可是说,做梦都没料到人参娃娃这么狡猾。

nbsp;nbsp;nbsp;nbsp;这人参娃娃不愧为精灵,真是聪明绝顶,实在是个鬼灵精。

nbsp;nbsp;nbsp;nbsp;这人参娃娃虽然天真无邪,可不是傻瓜,他不相信廉圣帝为人这么好,所以,偷偷的躲起来观察着。

nbsp;nbsp;nbsp;nbsp;结果,廉圣帝的话,人参娃娃都听了去了,一听廉圣帝的话,人参娃娃真是大受感动,这才知道,廉圣帝的确是个大好人,真无害他之心,而是想教他,导他向善,把他看做了孩子一般的爱护着。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这一招,可以说谁都想不到,廉圣帝和龙女绝对不会料到的,所以,二人说的话,根本就是真心话,廉圣帝所说,也必然是真心话,所以,人参娃娃才确定他真是个好人。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很感动,泪水都流了下来,暗暗的道:“唉,难怪龙女这么喜欢他,原来,他人这么好,既然他人这么好,就算是看在他的份上,以后我也不惹龙女了,这人真够朋友,这个朋友,我交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