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26章 特殊客人4

第三百二十六章 特殊客人4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心拿廉圣帝做朋友了,在他心,只有廉圣帝一个朋友。

nbsp;nbsp;nbsp;nbsp;鸿钧道人和混鲲道人虽然也容让他,那是亏欠他的恩情,是他在两道人走火入魔的时候,救的俩道祖,所以,那是亏欠他的,才这么容让他。

nbsp;nbsp;nbsp;nbsp;凤天圣、凤灵儿、西王母和玉帝让着他,那是怕了他了,惹不起他,其实,内心都想将他吃了,人参娃娃心里什么都明白,所以,他不将这些仙当朋友。

nbsp;nbsp;nbsp;nbsp;只有廉圣帝,根本无有为了长生不老吃他之心,而且,还爱护着他,人参娃娃能感觉的到,而且,廉圣帝不知道他在,所说的话,乃是发自肺腑的,人参娃娃所以才这么感动。

nbsp;nbsp;nbsp;nbsp;的确,廉圣帝根本拿他当作自己的孩子对待,根本无有害他之心,而且,还在保护着他,龙女杀他,他保护着,劝着龙女。

nbsp;nbsp;nbsp;nbsp;这也就是后来,人参娃娃了诡计成了凌玉霄,但跟廉圣帝投胎转世的廉政关系这么好的原因了,只因为,凌玉霄一见廉政,就很投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像见到自己的大哥哥一样。

nbsp;nbsp;nbsp;nbsp;其实,就因为,他前生跟廉圣帝是好友,廉政是廉圣帝投胎的,虽然他们都失去了记忆,可是,潜意识里都有好感,所以,一个一本正经的廉政,和一个**不羁的凌玉霄,居然能交朋友,成为知己,其实,就因为二人都对对方有亲切感。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暗暗的跟踪,心感动的要命,而廉圣帝和龙女却不知道他没走,更没料到,人参娃娃居然跟了他们一个时辰多,都不能走开。

nbsp;nbsp;nbsp;nbsp;这荒山野岭离着有人烟的地方还颇远,二人走的并不快,虽然天就要黑了,可是并不着急,又走了一会,龙女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四周,红着脸轻轻道:“我……我去那边一下,你等等我……”

nbsp;nbsp;nbsp;nbsp;龙女红着脸走开了,远离廉圣帝二十余丈远,转到了树后。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没有说什么,不用问,他也知道龙女要去做什么,人都难免要方便,谁也不例外,就算是再美的女人,也需要拉撒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借此机会,也转到了一株树后,也方便去了。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实在是太淘气了,一见龙女去撒niao去了,坏主意又上来了,心道:“臭丫头,让你这么坏,这么狠毒,非要杀了我,看在廉大哥的份上,我不欺辱你,但也要作弄你。”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一伸手,抓了一只小蛐蛐,到了龙女的身后,龙女刚撒完niao,还露着白白的屁股,人参娃娃心这个笑,将那只蛐蛐扔进了龙女的裤子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没有察觉,等提上裤子,系好七彩飘带,走了几步,就觉得屁股上有一个东西在爬,吓的龙女惊叫一声,知道是什么东西跳进裤子里了。

nbsp;nbsp;nbsp;nbsp;荒山野岭,虫子颇多,女人天生就怕这些虫子什么的,龙女其实也不例外,这突如其来的有什么东西钻进裤子里了,焉能不惊叫。

nbsp;nbsp;nbsp;nbsp;龙女赶紧松开腰带,又脱掉了裤子,她刚脱掉了裤子,就发现了一只蛐蛐跳进了草丛,龙女这个气,气的捡起一块石头就砸,骂道:“死蛐蛐,讨厌死啦!”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听到了龙女的惊叫,还以为龙女发生了什么事,几步就窜了过来,叫道:“龙妹,你怎么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只顾着抖裤子内的虫子了,一手提着裙子,整个裤子都褪了下来,露着两只大腿和女人最神秘的地方,根本没提防廉圣帝窜了过来,一时不备,失声惊叫。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见龙女光着下半身,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由得脸通红,赶紧背过身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赶紧将外面的裙子放下,将裤子抖抖,嗔道:“你过来干什么?讨厌。”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道:“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有心的,我还以为你遇到危险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甜甜的一笑,知道是自己刚才惊叫惊动了他,心上人关心自己,这才过来的。

nbsp;nbsp;nbsp;nbsp;其实,她的身子被心上人看到,她也不在乎,因为,这是她最喜欢的男人,喜欢的男人看到她,这又有什么关系。

nbsp;nbsp;nbsp;nbsp;龙女红着脸道:“我……我没事,刚才方……的时候,裤子里跳进来一只讨厌的蛐蛐,吓了我一跳。”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边说着,一边系着裙子,整理好了衣裙。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在一边看的大奇,心道:“怎么廉大哥见到她光屁股背过身不看呢,小龙女这么漂亮,屁股也这么好看,两条腿也这么美,我都喜欢看,他怎么不看呢?真是奇怪,莫非他不喜欢龙女吗?不对呀,他不喜欢,为何这么关心她呢?真是莫名其妙。”

nbsp;nbsp;nbsp;nbsp;这人参娃娃哪里知道人世间的礼仪,廉圣帝血气方刚,龙女这么美,他焉能不喜欢龙女,只是,人世间有礼仪的,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动,他乃是正人君子,焉能做出无礼的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龙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甜甜的一笑,上前挽住心上人的手,抱着廉圣帝,亲吻在了一起,柔声道:“你陪我坐一会吧,夕阳好美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头道:“嗯,咱们看完夕阳,再走。”

nbsp;nbsp;nbsp;nbsp;二人找了一块大青石,廉圣帝将石头清扫干净,龙女跟廉圣帝依偎在一起,斜斜的靠在廉圣帝的怀,廉圣帝揽着龙女纤细的腰肢,二人开始欣赏起夕阳来。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看的兴奋不已,心道:“看来,等会廉大哥就要和小龙女做夫妻了,就要开始用小弟弟插龙女撒niao的洞洞玩了,哈哈,我要好好的欣赏欣赏,看他们做这事美不美。”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由于经常到人间走,见到人间**的场面太多,学的也坏了,而且,他也很喜欢女人,也喜欢欣赏女人的美,不过,他觉得,男人和女人有时候真的好脏,尤其是做那种事的时候,每一个女子都叫的都像**的猫儿一样,令他简直恶心的要命。

nbsp;nbsp;nbsp;nbsp;但人参娃娃也做过男女之事,不过,只是做过一次罢了,那就是强x西王母,但是,他当时觉得是有点舒服,可是最后觉得好难受,总之,人参娃娃现在很苦恼,既想没事多试试玩女人的快乐,又不想试试,因为,最后好难受,浑身虚脱一样。

nbsp;nbsp;nbsp;nbsp;而且,人参娃娃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他乃是圣洁之身,如何能跟凡人俗女jiao合。

nbsp;nbsp;nbsp;nbsp;但是,人参娃娃没事喜欢欣赏漂亮的女人洗浴,有时候也去欣赏一下人世间男女夫妻们的快乐事。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躲在一边偷看着,只见二人相依相偎,甜蜜的很。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又想不通了,他真不懂,为什么他抱着龙女的时候,龙女这么生气,为什么廉圣帝抱着龙女的时候,龙女这么开心呢?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挠挠头,不懂这究竟是为什么。

nbsp;nbsp;nbsp;nbsp;龙女依偎在廉圣帝的怀良久,幽幽道:“好美的夕阳呀,若是咱们能永远不死,你能永远陪我看夕阳西下,那该有多好。”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罢,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将幽香的樱唇贴在了他的嘴唇上,开始献上了香吻,跟他拥吻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只手亲吻着龙女,一只手探进龙女的怀,温柔的捏着那对柔软的东西,龙女根本不抗拒,而是随他玩着自己的胸,相反的反而双臂又抱紧了他,跟他亲吻的更加快乐了。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不仅更是奇怪,心道:“为什么我玩龙女的nai子,她这么愤怒呢,怎么廉大哥玩她那里,她这么开心,还喘着气,这么好听,真是莫名其妙,我的手除了比廉大哥的手小一点,其他的跟他的手没什么区别呀,都是五根手指头呀,我也对她很温柔的,可是为什么她骂我呢,究竟为什么呢?唉,女人,真是令人猜不透,以后,我要好好的问问廉大哥这究竟是为什么,只有他不撒谎,能跟我解释为什么。”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很多事不懂,但也没人跟他解释,而他也不信别人的话,所以,他根本不懂是为什么。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笑着在一边看着这一对相爱的情侣在一起温存,心里道:“哈哈,很快的,廉大哥就会将龙女脱光做夫妻了,我要好好的欣赏欣赏,以后嘲笑这死丫头。”

nbsp;nbsp;nbsp;nbsp;可令人参娃娃不解的是,廉圣帝和龙女抱在一起亲热了好一会,可是廉圣帝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将龙女松开了,亲手将龙女露在外面的一对玉峰给整理好,将龙女的肚兜也整理好,最后,将龙女的衣裙也整理好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柔声道:“龙妹,天已经不早了,咱们还是赶紧赶路吧,找户人家,先借宿一晚,明天再赶回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红着脸点点头,跟廉圣帝牵着手,消失在了远处。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呆住了,喃喃自语道:“咦,奇怪呀,他们都这样了,为什么不像别的男女那样的在**做那种快乐的事呢?真是奇怪……”

nbsp;nbsp;nbsp;nbsp;“喔,我明白了,一定是荒郊野地,做起来不舒服,他们一定是找好住的地方,找个舒服的地方,再快乐,一定是这样,哈哈,我非要看看你们洞房不可,一定很好玩,我非要听听这臭丫头jiao床的声音不可,一定很好听……”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打定主意,依旧暗暗的追随着。

nbsp;nbsp;nbsp;nbsp;二人走了一个多时辰,天已经很黑了,这才找到了一处只有几户人家的村庄,廉圣帝敲开了一户人家的门,解释了一番,那户人家一听是黄国的王子和炎族的公主,真是受宠若惊,赶紧将二人请进去。

nbsp;nbsp;nbsp;nbsp;那户人家也并不富裕,但也不算太穷,赶紧准备吃喝,廉圣帝和龙女也饿了,又吃了点东西,这才开始休息。

nbsp;nbsp;nbsp;nbsp;那户人家只有三间茅屋,是一对夫妻,这二人赶紧将自己住的地方让了出来,请廉圣帝和龙女居住,这对夫妻则到了侧房休息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也真累坏了,但二人并没有分开来睡,而是都睡在了那张**。

nbsp;nbsp;nbsp;nbsp;二人睡在一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龙女早就把自己当作他的妻子了,甚至情愿将身子给他,可是,心上人不要,如今,在外面,条件又有限,更不会计较什么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脱掉了衣裙,好好的晾了一下,二人的衣衫都湿透了,虽然烤了一会,但还是有点不舒服。

nbsp;nbsp;nbsp;nbsp;龙女就穿着一件月白色的肚兜,下半身穿着一条贴身衣裤,廉圣帝也穿着一件外衣,二人盖着两条被子,躺在了一起,龙女又开始跟心上人亲吻了起来,二人拥抱着说了一会悄悄话,然后都一起开始睡觉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抱着龙女的香软的娇躯,龙女依偎在他的怀,二人甜蜜的睡着了。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就静静的看着,不仅更是吃惊非小,真搞不懂这是为什么了。

nbsp;nbsp;nbsp;nbsp;他明明见到龙女脱的就只剩下肚兜了和内裤了,而且,那肚兜等于也没穿,因为,廉圣帝将龙女的肚兜撩起来,一直在玩龙女最美最柔软的地方,还跟龙女一直的温存亲吻,可令他奇怪的是,二人拥抱在一起,甚至是贴在一起,可是,居然不做夫妻间的事,真是令人参娃娃想破了头都想不通为什么。

nbsp;nbsp;nbsp;nbsp;其实,廉圣帝之所以不碰龙女,只因为,龙女要去修道,要保持着圣女之身去修道,假如圣洁的身子破了,修道必然会不及圣女之身修炼容易,所以,他不想害心上人多费几倍的努力,尤其是创道,圣女之身更是重要的很,所以,廉圣帝虽然跟龙女抱在一起,甚至亲吻她、抚摸她,甚至龙女都赤身l体,他都坚持着,不去碰心上人。

nbsp;nbsp;nbsp;nbsp;但美女在怀,实在是难以自制,除了跟龙女亲吻抚摸之外解一下那方面的需求,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nbsp;nbsp;nbsp;nbsp;而龙女也知道心上人难受,根本就是甘心奉献自己的身子,她情愿多费一倍的努力,可是,心上人却始终克制着自己,始终没破了她圣洁的身子。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那里能懂这二人心是怎么想的,只是见到,女人这么性感,几乎都脱光了,男人抱着,玩着,但却不做那事,所以,他想破了头,都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实在是太疲惫了,沉沉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