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26章 特殊客人5

第三百二十六章 特殊客人5

nbsp;nbsp;nbsp;nbsp;又过了一个多时辰,人参娃娃知道二人睡着了,决定要走,但刚要走,人参娃娃的坏主意又上来了,他隐着身,轻轻的揭开了二人的被子,立刻,露出了二人抱在一起的场面。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的肚兜已经松了,跟没穿一样,就跟心上人贴在一起,睡的这个香甜。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悄悄的将龙女月白色的肚兜在龙女胸口上拉了下来,立刻,龙女两玉峰都露着了,人参娃娃看的直流口水,心道:“哇,小龙女真的是太美了。”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真想去摸摸龙女,甚至好好的亲吻一番那俩东西,但又怕龙女醒了。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欣赏了一阵,一见二人睡的这么香,实在按捺不住了,伸出小手,轻柔也玩了玩龙女那两挺拔的玉峰。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皱皱眉,感觉到了有人玩自己的禁区,但却没有动,还以为是心上人睡觉玩自己,根本没在意,人参娃娃暗喜,心道:“这小龙女一定是以为廉大哥在玩她呢,哈哈,那我多摸几下,真好玩,真香呀,唉,假如小龙女喜欢我,嫁给我做我老婆,那该多好呀……”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其实很喜欢龙女,不但喜欢龙女的美貌和气质,更喜欢龙女的傲气和刚烈的性格,但是,龙女却恨他要命,人参娃娃真想不通。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又好好的玩了玩龙女那地方,这才轻轻的给二人拉上了被子,悄悄的走了。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到了外面,兴奋的又蹦又跳,哈哈笑道:“小龙女的肚兜被我拿到了,哈哈,我还没衣服穿呢,这肚兜,我穿正合适呢。”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说罢,将龙女月白色的肚兜自己穿上了,他穿上这肚兜,还真满合适的,就好似一个六七岁的婴儿穿一件兜兜一样,虽然遮不住小弟弟,但是,看起来却顺眼的多了。

nbsp;nbsp;nbsp;nbsp;后来,人参娃娃就一直穿着龙女的肚兜,当作了衣服,这件肚兜,成了人参娃娃最喜欢的衣服,直到后来投胎转世了,这件肚兜,也是他唯一的一件东西。

nbsp;nbsp;nbsp;nbsp;凌云翔救凌玉霄的时候,其实,这人参娃娃并非真的什么都没有,至少他有那件肚兜,不过,那件肚兜被风吹走了,凌云翔没见到,只是见到凌玉霄什么都没穿,在一大青石下的芭蕉叶上。

nbsp;nbsp;nbsp;nbsp;那件肚兜被风吹走后,自此才踪迹不见。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心高兴,一蹦一跳的,穿着龙女的月白色肚兜,真是喜的眉飞色舞。

nbsp;nbsp;nbsp;nbsp;那件肚兜,十分的秀雅,还绣着一条银白色的玉龙,在玉龙的后面,是七色彩虹,除此之外,上面还绣着龙女的芳名。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是越看越喜欢,穿着龙女的肚兜,心开心极了。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一道光往龙女的洞府来,将两卷天书,放进了龙女的衣服内藏了起来,自言自语道:“小龙女这死丫头虽然坏,可是,毕竟是廉大哥的心上人,而且,廉大哥为人这么好,我就算看在他的面子上,也应该还给他们这两卷破布,算了,给他们得了,哈哈,小龙女一定想不到我会这么做,到时候,我就说不给她,还骗她,我用这两张布擦屁股了,哈哈,急死她,让她这么坏……”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天生淘气,最喜欢捉弄人,开玩笑,尤其是对龙女,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么喜欢逗龙女玩,其实他那里知道,他已经爱上了龙女了,只是,他不懂这就叫爱。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就在龙女的洞府内开始睡觉了,打算明天再去跟着二人,去吃喜酒,去做客。

nbsp;nbsp;nbsp;nbsp;这件事龙女一点都不知道,二人实在是太疲惫了,睡的都很沉,而且,门根本没响,这里又是平民百姓家,安全的很,所以,二人睡的都很沉,根本不知道,人参娃娃偷了龙女的肚兜,而且,刚才玩龙女那地方的,不是廉圣帝,而是人参娃娃。

nbsp;nbsp;nbsp;nbsp;龙女虽然察觉有人玩自己的那个,但根本当作了心上人玩自己,根本就没在意,任凭人参娃娃玩了几下,她依旧甜甜的睡着。

nbsp;nbsp;nbsp;nbsp;龙女睡的很香甜,一直到早上,二人才醒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醒来,一见自己的肚兜没了,还没在意,还以为是心上人给解开了肚兜的带,睡觉时候,不小心给弄到哪里去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光着上身开始找自己的肚兜,但怎么找,都找不到。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笑着欣赏着,龙女嘤咛一声,嗔道:“喂,别闹了,我的肚兜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我不知道呀,我没见到呀。”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哈,你在笑,一定是你给我藏起来了,快还给我,快点,要不然,我不客气啦。”

nbsp;nbsp;nbsp;nbsp;龙女淘气的去胳肢着他,廉圣帝看的心神荡漾,因为,龙女实在是太美了,廉圣帝一把将龙女抱在怀,将头埋在那一对柔软的地方,开始爱抚起来,龙女嘤咛一声,轻轻道:“别闹了,天都亮了,被人看到,会笑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痴痴的望着半luo着的心上人,喃喃道:“龙妹,你真美,我看一辈子都看不够。”

nbsp;nbsp;nbsp;nbsp;龙女抿嘴一笑,道:“等我变老了,就不美了,你就讨厌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笑道:“你不是吃了珍珠果,永远都这么美吗?”

nbsp;nbsp;nbsp;nbsp;龙女笑道:“是呀,但不知道这珍珠果灵不灵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揽着龙女道:“就算你以后老了,我也会这么爱你,我对你的心,一生一世都不会变。”

nbsp;nbsp;nbsp;nbsp;龙女嘤咛一声,幸福的靠近了廉圣帝的怀。

nbsp;nbsp;nbsp;nbsp;这时,外面一个女人轻轻的敲门道:“公主,王子,早饭已经好了,起来吃点东西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赶紧离开廉圣帝的怀抱,道:“哦,姐姐,我们这就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低声道:“喂,别闹了,我的肚兜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挠挠头,道:“我真的不知道呀,昨天晚上你还穿着呢,我也没给你解开呀。”

nbsp;nbsp;nbsp;nbsp;龙女想了想,忽然脸一红,怒道:“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臭娃娃来过了,偷了我的肚兜!”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不会吧,门好好的,窗户也好好的,他进来,我们能不知道吗?”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廉哥哥你有所不知,这臭娃娃会地行术,还会隐身术,根本不必走窗户和门!”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惊的睁大了眼睛,道:“呀,他……他这么大的本事?”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那是自然了,要不然,西王母姐姐也不会被他欺负了,廉哥哥,昨夜我睡着后,你是不是又玩我这……里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完指了指自己的两玉峰,红着脸低声的问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愕然道:“没有啊,你睡着了,我也累的睡着了,我就抱着你睡着的,根本没睡着玩你那……里呀……”

nbsp;nbsp;nbsp;nbsp;龙女咬着牙道:“看来,昨夜玩我这里的,一定是那可恶无耻的臭娃娃!我的肚兜定然是被他偷去的无疑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长叹一声,真没想到,真人参娃娃竟然这么神出鬼没,而且,还这么淘气。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龙妹,你也不要生气了,他只是个孩子,日后,我见到他,好好的跟他讲讲礼仪,他就会明白不对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也只有你,才会这么耐心的跟他废话。”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道:“龙妹,你不要太恨他,你就当这是咱们自己的儿子,咱们自己的儿子这般的淘气,你就不会这么恨了,其实,他心地良善,就是很多事不懂,才这么无礼的,只要好好的教导,必然成为一个好孩子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叹道:“唉,算了,没了就没了吧,可是,我可怎么办,没有了这个,这……”

nbsp;nbsp;nbsp;nbsp;龙女脸色通红,因为炎黄二族在南方,天气一般挺热,她的武功又好,穿的很单薄,仅是里面穿着一件肚兜,外面穿着一件外衣和衣裙,没有了肚兜束缚住那两feng满的ru房,在外面就会看出来的,走路都一颤一颤的,被人见到,那多羞人。

nbsp;nbsp;nbsp;nbsp;但没有办法,没了肚兜,只能里面不穿了,龙女万般无奈,只好将七色彩虹桥解开,当作了肚兜,束在了酥胸上。

nbsp;nbsp;nbsp;nbsp;她那七色彩虹桥的飘带,其实是她的一件兵器,平常时候,她做腰带使用,其实,除了这条飘带外,里面还有一根腰带,就算不用这束腰,都没事,到了厮杀的时候,那七色彩虹桥的飘带,就是一件兵器,一件软兵器。

nbsp;nbsp;nbsp;nbsp;现在,没有办法,龙女只好用心爱的七色飘带当作了肚兜,罩住了那两多余的肉。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帮着龙女在后面打好了蝴蝶结,龙女这才穿好了衣裙,跟廉圣帝走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二人洗漱完毕,吃了早饭,廉圣帝临走将黄族的钱给了这年轻的夫妻,算作是住宿费,这才跟龙女往回赶。

nbsp;nbsp;nbsp;nbsp;虽然几百里的路程,可是二人的脚力很快,施展轻功,五百多里的路,一天就赶到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人参娃娃没跟着来,二人也没有办法,就当作天书没得到罢了,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办法。

nbsp;nbsp;nbsp;nbsp;九男和九女这四天,将廉圣帝的家布置的喜气洋洋,这九男和九女这就要成亲了,所以,这几天,就忙着布置新房。

nbsp;nbsp;nbsp;nbsp;九男和九女一见廉圣帝和龙女回来了,赶紧来迎接二人。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问道:“龙姐姐,天书呢?到手了没有?”

nbsp;nbsp;nbsp;nbsp;龙女长叹一声,恨恨的道:“别提了,天书到手了,但被抢走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怒道:“是那个王八蛋这么没道义,抢东西?”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刚说完,就觉得屁股被人重重的打了一巴掌,疼的龙霞儿跳了起来,回头一看,陶喜正在笑嘻嘻的望着她。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这个气,嘤咛一声,照着陶喜的头就敲,嗔道:“你为什么打我?还打的我这么痛?你皮紧是不是?”

nbsp;nbsp;nbsp;nbsp;陶喜揉着被敲疼了的头,一脸的无辜,失声道:“喂,我几时打你了?你也太野蛮了吧,我什么时候打过你?不信,你问你的姐妹,谁看到我打你了?”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在后面,赶紧道:“霞姐,你误会了,陶大哥真的没打你,我没见到他打你。”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挠挠头,道:“他没打我,是谁打的我?”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看到莫名其妙,还以为龙霞儿在玩呢。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还不知好歹的催问道:“龙姐姐,到底是那个王八蛋这么野蛮抢了你的书?”

nbsp;nbsp;nbsp;nbsp;龙女叹道:“除了那该死的臭娃娃,还能有谁?”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话音一落,龙女的九个姑娘都气坏了,上一次,这臭娃娃将她们心爱的衣服首饰和好玩的,都给弄坏了,这口气,十个姑娘一直都没出。

nbsp;nbsp;nbsp;nbsp;龙贞儿骂道:“这个魔头,真可恶,抓住他,将他碎尸万段!”

nbsp;nbsp;nbsp;nbsp;九个姑娘气的直骂,刚骂完,九个姑娘咿呀乱叫,都一起蹦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原来,不知是谁,在九个姑娘的屁股上狠狠的踢了一脚。

nbsp;nbsp;nbsp;nbsp;龙女刹那间就明白了,知道肯定是人参娃娃到了,暗用隐身术捉弄人玩。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的大骂道:“臭娃娃,你有本事现身,偷偷摸摸的,你没脸见人吗?”

nbsp;nbsp;nbsp;nbsp;“哈哈哈哈……你们这些臭丫头,背地里骂我,真是坏透了,这是对你们小小的惩罚,看你们以后背地还骂不骂我了。”

nbsp;nbsp;nbsp;nbsp;人参娃娃出现了,笑嘻嘻的坐在石桌上,肚子上还穿着一件月白色的肚兜,显得更加可爱。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看,气的直跺脚,因为,那肚兜正是她的,昨夜肚兜丢了,正是被人参娃娃偷走的,现在,这人参娃娃就穿着赃物呢。

nbsp;nbsp;nbsp;nbsp;九个姑娘气的纷纷跳了起来,一个个拔出刀剑,奔人参娃娃扑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见又要打起来,赶紧喝道:“大家都住手,谁也不准打架!”

nbsp;nbsp;nbsp;nbsp;九女虽然生气,但廉圣帝的话她们很尊重。

nbsp;nbsp;nbsp;nbsp;不过,依旧是气不过,龙霞儿用剑指着人参娃娃,嗔道:“廉哥哥,很多事你不知道,这个臭孩子可可恶啦,不但偷看我们洗澡,还在我们的洞内吃喝拉撒,弄的一地都是垃圾,还将我们的衣服首饰都给弄坏了,我们非杀了他不可!臭娃娃,看剑!”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道:“廉大哥,快帮我们一起揍他,气死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