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28章 冰释前嫌2

第三百二十八章 冰释前嫌2

人参娃娃赶紧捂住了头发,失声道:“喂,你们想干什么?别这么贪心好不好?我的头发本就不多,怎么能都拔掉呢?”

六个姑娘围住了人参娃娃,鱼鹅儿嘿嘿笑道:“好宝宝,拜托拜托,再请我们吃一根吧。”

人参娃娃捂着自己的头发,失声道:“你……你还真吃上瘾啦?”

鱼鹅儿吃吃笑道:“别这么小气嘛,你头上不是还有这么多嘛,不是吃了还能长出来吗?拜托,再请我们吃一根吧,就一根,就一根就行了,我们保证,绝不要了,好不好。”

人参娃娃苦着脸道:“喂,鹅姐姐,我的头发,你吃一根活三百三十三岁,但是,你吃两根,还是会活三百三十三岁,吃两根跟吃一根,根本没区别的,你们放心,等你们三百岁后,我再送你们几根吃,不会忘记的,你就算都吃了我的头发,你也只能活这么长,也是不变的。”

鱼鹅儿撒娇摇着人参娃娃的手臂道:“好哥哥了,不是我们想活的更长,是你的头发太好吃了,就请我们再吃一根吧,就一根,就一根嘛。”

人参娃娃皱眉道:“好吧,不过,就这一根,多的不给了。”

鱼鹅儿咯咯笑道:“挑一根长的吧。”

人参娃娃道:“你呀,贪心不足,我的头发都差不多长。”

鱼鹅儿指着人参娃娃一根最长的,道:“就你前面的那几根吧,那几根最长。”

那几根也不太长,大约有中指那么长,那就是人参娃娃最长的几根头发了,不过却是额头前的小刘海。

人参娃娃赶紧道:“退后退后,我自己摘,你这么贪心,我一不小心,你别把我的头发给拔光了。”

六个姑娘吃吃的笑成了一团,都觉得,人参娃娃真的是太可爱了,不但可爱,而且,还很聪明。

人参娃娃还真大方,又拔下了十二根头发,分给了六个姑娘。

人参娃娃道:“那,多给你们一根,再也不给了,要我也不给了,再给你们,就不好看了,我就成了秃子啦。”

鱼鹅儿吃吃笑道:“不要了,真的不要了。”

六个姑娘又开始吃起人参果来,这人参果吃的虽然不全,但是,这美味也是世上难找的,真的是太美味了。

这一次,六个姑娘吃的不急,慢慢的品尝着美味,真是越吃越上瘾,不过,这一次她们不要了,因为,人参娃娃这就已经很大方了,再要他真的不给了。

人参娃娃笑眯眯的望着六个姑娘,问道:“喂,你们真的是廉大哥的未婚妻吗?廉大哥喜欢的不是臭龙‘女’吗?”

鱼莉儿道:“那当然了,我们月底就拜堂成亲了。”

鱼鹅儿道:“男‘女’感情的事你不懂,谁说一个人一生一世就只喜欢一个的,男人三妻四妾,这不是平常的吗?我们也是跟廉大哥青梅竹马的,就是比他跟龙姐姐认识的晚一点罢了,他喜欢龙姐姐,比喜欢我们,就多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罢了……”

她们的确晚了一点,是龙‘女’先认识的廉圣帝,廉圣帝后来通过龙‘女’才认识的这三姐妹,所以,晚了几年。

鱼鹅儿用捏着手指比划着,表示时间就差一点,人参娃娃被逗得哈哈笑的前仰后合。

鱼鹅儿一见人参娃娃这么笑,羞的脸一红,伸出巴掌照着人参娃娃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嗔道:“笑,笑,笑个屁,找打?”

人参娃娃哈哈笑道:“不笑了,不笑了,唉,其实,廉大哥也真是,你们六个一点都不比龙‘女’差,你们跟龙‘女’一样这么美,可是比龙‘女’却可爱多了,龙‘女’泼辣、野蛮、‘阴’险、毒辣,简直是个坏‘女’人,廉大哥真不该喜欢她,若是我的话,我绝对会娶你们做老婆,一定不去喜欢龙‘女’。”

六个姑娘吃吃的又笑成了一团,人参娃娃道:“我说的是真的,我很喜欢你们,干脆这样吧,你们别嫁给廉大哥了,都嫁给我吧。”

六个姑娘更笑的喘不过气来了,鱼莉儿吃吃笑道:“得了吧,你是妖‘精’,又不是人,想得美。”

鱼秀儿道:“小孩子就爱胡说八道的。”

鱼鹅儿最淘气,伸手拨‘弄’着人参娃娃那小小的**,咯咯笑道:“就算你要娶我们,还是等你的小弟弟长大了再说吧。”

人参娃娃赶紧躲在了后面,那地方他实在是很敏感,被鱼鹅儿这么一玩,立刻变硬了起来,人参娃娃赶紧捂住那地方,嗔道:“喂,真不害臊,怎么‘乱’动人家这里。”

鱼鹅儿这个笑,三姐妹笑的都喘不上气来了。

雪儿冷笑道:“你要娶我们姐妹,下辈子吧!”

卓儿道:“就是,你还是孩子,下辈子你也别做梦啦。”

蝶儿淡淡一笑道:“小孩子说着玩的,各位姐姐就别逗他了。”

人参娃娃道:“下辈子?什么叫下辈子?我是死不了的,我能活几十万年呢。”

卓儿吃吃笑道:“所以说,你下下辈子也别想娶我们姐妹,你就做梦去吧。”

六个姑娘说着玩笑话,她们那里知道,玩笑话有时候不能‘乱’说的,三百年后,人参娃娃吃了神果变成了人,就是凌‘玉’霄,她们六个姑娘,由于前世开过这种玩笑,说什么下辈子嫁给他,结果,诺言出口成真,最后,真的嫁给了凌‘玉’霄。

这就是前世的诺言和缘分,这也是六个姑娘后来所想不到的。

鱼鹅儿咯咯笑道:“我说过,等你的小弟弟变成大弟弟,能好用的时候,再娶我们姐妹吧,说不定,我们的下下辈子,你还是个孩子呢,哈哈哈……”

人参娃娃道:“谁说我的小了?我可以变大的,你们喜欢大弟弟,我知道,一定大的能让你们舒服,既然你们喜欢大的,我可以变大的,不信,你们看呀,我真的可以娶你们的,也可以让你们很快乐的,你们看呀。”

人参娃娃将手移开,用手一撸自己的小东西,刹那间,再看人参娃娃的小弟弟,立刻变的成了‘成’人那么大的大弟弟了。

人参娃娃得意的道:“这是我又修炼的一个本事,有了这个本事,我就可以娶你们,你们看到了没?”

六个姑娘做梦都没料到人参娃娃的那玩意能变大,别看人参娃娃哪里小的时候,她们不害羞,他那里小的时候,这六个姑娘当他是个孩子,可一下子变大了,他就成了大人了,六个姑娘还是黄‘花’闺‘女’,那曾见过男人的那个。

六个姑娘羞的妈呀一声,纷纷捂住了脸,羞的粉面通红,背过身去了。

虽然人参娃娃那个大了还是那么的晶莹剔透,就好似白冰一样,可是,毕竟是大人的了,她们还是姑娘,焉能不害羞。

人参娃娃笑嘻嘻的道:“喂,你们不是喜欢大的吗?我的够大了吧?还想要大的,我还可以变呀。”

六个姑娘羞的嘤咛一声,鱼莉儿嗔道:“喂,不要脸,臭流mang,还不赶紧收起你那脏东西,讨厌死啦!”

鱼秀儿骂鱼鹅儿道:“都是你个臭丫头,没事你跟他开这玩笑做什么。”

鱼鹅儿道:“我……我哪知道他有这本事。”

雪儿也羞的要命,气的骂道:“臭无赖,再不变回去,我给你剁下去,阉了你,真不要脸!”

人参娃娃皱眉道:“喂,是你们说喜欢大的,你们‘女’人真奇怪,跟男人玩的时候,不知道多喜欢大的呢,可是呢,却为什么这样呢,真是搞不懂,不明白,莫名其妙……”

六个姑娘真是啼笑皆非,她们知道人参娃娃是个孩子心,根本很多事不懂,这种事哪有解释的,而且,她们都是姑娘,也羞于解释。

哪能跟他解释说,嫁了人的‘女’人,喜欢大的‘插’她们,因为她们舒服,没嫁人的‘女’人,由于害羞,就算喜欢,也不能说,也不能看的,当然要装装样子了,但这怎么解释?

所以,六个姑娘羞的直骂,人参娃娃道:“我变小了,没事了。”

六个姑娘这才都红着脸转过头,一见,人参娃娃真的变小了,不过,那个依旧翘翘着,显见他也想‘女’人了。

鱼秀儿嗔道:“真不要脸!”

鱼鹅儿吃吃笑道:“你的小鸟还是小的时候好看,没事别变大,这么小,多好看呀。”

人参娃娃皱眉道:“喂,我这个小的时候你们敢看,还玩我的,为什么我的变大了,你们就怕了呢?你们怕什么呀?大了跟小的,又有什么区别呢?真搞不懂。”

六个姑娘吃吃的又笑成了一团,这个问题,她们也不能跟他解释,因为,太荒唐了。

鱼莉儿吃吃笑道:“行了,等你真的成了大人后,你就会明白了,日后,让廉大哥跟你慢慢的讲道理吧,喂,不准你打我们姐妹的主意,尤其是你的那玩意,不能碰我们的那……里,我们是要做廉哥哥的妻子的,只有他的哪里,才能碰我们的哪……里……”

鱼莉儿解释的半通不通,实在没法跟他解释明白。

鱼秀儿接着解释道:“你若是那里碰了我们那里,那我们就不能嫁给廉大哥了,这个你明白吧,所以,你那里不能碰我们那里。”

人参娃娃挠挠头道:“那里跟那里呀?说话莫名其妙,真搞不懂你们‘女’人,说什么话,都爱说一半,说的含含糊糊的。”

六个姑娘吃吃的又笑成了一团,这种事,那有明着说的,当然解释的不清不楚了,但人参娃娃太天真,有点不懂。

鱼鹅儿咯咯笑道:“就是说,你撒niao的那个小棍棍,不能往我撒niao的小‘洞’‘洞’里戳,这样解释你明白了吗?”

鱼莉儿嘤咛一声,推了妹妹一把,嗔道:“这种话你也说的出来,你还知不知羞?”

鱼鹅儿掩嘴笑道:“他个小孩子,我这是给他上一些两‘性’之间的教育呢。”

其余的姑娘又笑成了一团,虽然解释的不太明白,但人参娃娃也懂什么意思了。

幸好廉圣帝给人参娃娃讲过男‘女’礼数的问题,这事必须经过‘女’人同意才能用小棍戳小‘洞’,这个道理人参娃娃现在懂了,所以,人参娃娃知道不能硬来,否则,就是无礼,就是犯罪了。

人参娃娃知道六个姑娘是自己的恩人,他也不能对恩人无礼,所以,人参娃娃赶紧道:“我懂,我懂,廉大哥说了,只有成了亲的男‘女’才能做这个呢,没成亲不行,对不对?”

“哈哈哈……对对对,你总算明白了……”

人参娃娃道:“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对你们无礼的,咱们来日再见,我要走了。”

“喂,你要去哪里啊?”

“你是不是要去报仇?”

三个姑娘赶紧拉住了人参娃娃,真怕他言而无信,那就毁了。

人参娃娃道:“你们怕我去报仇吗?”

三个姑娘纷纷点头,鱼鹅儿脸一红,轻轻道:“只要你不报仇,不杀我们炎黄二族的人,若是你喜欢我们,我们……我们可以让你……玩……”

鱼莉儿叹道:“不错,只要能救众人,我们姐妹也甘心嫁给你。”

鱼秀儿道:“假如嫁给你,你能不去报仇的话,我们姐妹,也甘愿牺牲。”

人参娃娃眼中含泪,他虽然还不太懂,但也知道,这六个姑娘,是真怕他去报仇,只要他不报仇,她们都宁愿牺牲自己的幸福,可见,她们也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重情重义了。

人参娃娃叹道:“你们就放心吧,我不会去报仇的,更不会杀你们炎黄二族的百姓的,我也不会要你们嫁给我,我不会趁人之危的,我只是跟廉大哥告别,我就到山里去了,我没有恶意的,你们不放心,可以跟我一起去。”

六个姑娘这才放心,鱼鹅儿道:“我们……我们就不去了,娃娃哥哥,我们救你的事,你可要保密,尤其不能跟龙姐姐说,否则,她不会原谅我们的,你明白吗?”

“还有,霞儿暗中放你的事,你也不要说,要保密,明白吗?”

“是呀,否则,龙姐姐一定会怪她的,龙姐姐为人虽然好,可是,‘性’情急躁,心‘胸’不那么宽广,你明白吗?”

人参娃娃点头道:“嗯,我懂了,我一定保密就是,你们就放心吧,六位姐姐,救命之恩,我铭记于心,你们保重!”

六个姑娘纷纷也道声珍重,人参娃娃挥挥手,正‘色’道:“假如真有下辈子,下辈子我一定娶你们,再见了!”

人参娃娃说罢,一道光,就无影无踪了,也不知去了哪里。

雪儿嘟囔着道:“呸,做梦。”

她不信自己下辈子会嫁给人参娃娃这种没个正经,像孩子一般淘气胡闹的男人,但命运偏偏就这么离奇,她最终,还是逃不掉人参娃娃下辈子的魔掌。

人参娃娃就是凌‘玉’霄,雪儿,就是日后的雪紫儿,最终,冰清‘玉’洁、冷傲如霜的雪紫儿,也被人参娃娃下辈子的凌‘玉’霄所俘虏了。

六个姑娘都惊的吐出了舌头,这才知道,龙‘女’所说不假,人参娃娃果然是法力高强,隐身术、定身术和地行术,真是令人膛目结舌。

其实,若不是人参娃娃浑身麻木了,中了龙‘女’的‘药’,龙‘女’的宝贝都困不住他,他可以化成一道光而走,什么都困不住他。

只是,人参娃娃中了‘迷’‘药’,浑身麻木,施展不出来,这才遭了龙‘女’的毒手。

人参娃娃刚走,鱼莉儿道:“咱们还是偷偷的去看看吧,假如他言而无信,咱们就跟他拼了!”

其余的姑娘也纷纷点头,赶紧往龙‘女’的家里而来。

人参娃娃已经到了,人参娃娃没有‘露’面,而是以隐形术到了龙‘女’的家,一见龙‘女’正在盘膝而坐,旁边就是廉圣帝,除了这二人外,还有其他的男‘女’。

人参娃娃一见龙‘女’,恨的咬的牙咯咯直响,对龙‘女’真是又恨又爱,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但一见廉圣帝,他的气又消了。

人参娃娃暗暗的道:“我就算不杀她,我也吓吓她,让她怕一下。”

人参忽然一阵狂笑,猛地现身在凉亭上,大笑道:“臭龙‘女’,你的末日到了,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龙‘女’吓的心就是一蹦,呛的一声,拔出剑来,厉声道:“人参娃娃,冤有头,债有主,是我要杀你的,也是我亲手配‘药’害你的,跟别人无关,你要杀,就杀我一人,来吧,咱们决一死战!”

人参娃娃是真佩服龙‘女’刚烈的‘性’格,一见龙‘女’视死如归,根本不怕,知道吓不住她。

其余的男男‘女’‘女’纷纷拔剑在手,纷纷叫嚣道:“要杀龙姐姐,先要杀了我们!”

人参娃娃真羡慕龙‘女’,因为,龙‘女’身边有这么多人关心她。

廉圣帝摆摆手,众人都不言语了,廉圣帝道:“小弟弟,冤冤相报何时了,而且,她也没伤你一根头发,这仇跟没有一样,就当开个玩笑,算了吧。”

人参娃娃哈哈大笑,猛然间一闪身,一道光就到了廉圣帝的身边,微笑道:“我来并无恶意,看在廉大哥的份上,我也不会杀她的,不过,就这一次,再若是这么卑鄙的害我,我定然将她碎尸万段,才解我心头之恨!”

廉圣帝长出一口气,一见人参娃娃真的不报复,心头的大石头才算放了下来。

龙‘女’心中也长出一口气,她其实也怕这人参娃娃,尤其怕这人参娃娃发了狂,报复所有的人,将炎黄二族的百姓斩尽杀绝,她是真怕,龙‘女’也不敢惹这人参娃娃了,因为,假如他不报仇,再去惹他,那就是惹祸上身了。

龙‘女’不言语,只是瞪着他。

人参娃娃根本不去看龙‘女’,而是对廉圣帝道:“廉大哥,救命之恩,娃娃铭记在心,永世不忘,我来,不是来报仇的,是特地来跟你说声谢谢的。”

廉圣帝脸上‘露’出了笑容,俯下身来,抱住了人参娃娃,和蔼的道:“总算我没看错你,这么做就对了。”

人参娃娃没有闪开,因为他知道,廉圣帝不会害他。

人参娃娃在廉圣帝的怀中,泪水滚滚而落,一想起廉圣帝三日前这么保护他,人参娃娃感动的都哭了。

人参娃娃贴着廉圣帝的耳朵道:“廉大哥,天书就在龙‘女’的‘洞’内,在她的衣服里藏着,你喜欢,你去拿吧。”

廉圣帝点点头,道:“多谢你,在我家多玩几天吧。”

人参娃娃摇摇头,道:“不了,我要回山去了,人心险恶,你跟我说的真的一点错都没有。”

廉圣帝叮嘱道:“记住我的话,人心险恶,你的情况特殊,想要伤害你的人太多了,你不要轻易的信人,也不要轻易的吃别人东西,否则,会害死你自己的。”

人参娃娃流着泪道:“我知道,我明白了,放我下来,我要走了。”

廉圣帝将人参娃娃放下了地,人参娃娃对九个男人道:“多谢你们九个这么帮我,楚大哥为了我受了伤,陶大哥为了救我,也吃了不少苦,我都会记得的。”

楚祥微笑道:“只要你能想通就行,以后,多加小心。”

陶喜笑道:“你很有良心,总算我两天多的苦没白吃,廉大哥没白费心,日后,可要小心,保重。”

人参娃娃道:“保重,廉大哥,我走了,再见!”

人参娃娃说罢,一道银光,就到了空中,朗声道:“后会有期,臭龙‘女’,以后别再惹我,再惹我,我将你们九个的衣服都剥光了,让你们在千万人面前示众丢丑,羞死你们,哼!”

人参娃娃说罢,一道光消失不见,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龙‘女’气的刚要骂,廉圣帝赶紧捂住了她的嘴,低声道:“别再惹他了。”

其余的姑娘也不理会,因为,这次能逃得过大劫,她们就已经万幸了,那敢再惹他。

龙霞儿听了,心中真是哭笑不得,但也佩服人参娃娃的聪明,人参娃娃虽然明着没说感谢她,但他说,将她们九个剥光示众,但她们却是十个‘女’子,他只说九个,这就是在暗中对她说谢谢。

龙霞儿多聪明,已经猜出了用意,她知道,她暗中放人参娃娃的事,那时人参娃娃还没完全昏‘迷’,已经听见了,而且,看来鱼家姐妹也告诉他了,而且要他保密,所以,人参娃娃这次没有说破,但又想跟她道谢,只好这么道谢了。

龙霞儿心中高兴,心道:“总算这小家伙有良心,看来,廉大哥真没看错。”

龙青儿道:“可是,天书呢?怎么没问问这个坏蛋天书他‘弄’到哪里去了?”

龙‘女’幽幽叹道:“今日炎黄二族能逃此大劫,我就已经心安了,至于天书,得于不得,若跟两族数万的百姓来比较,微不足道。”

廉圣帝最佩服的就是龙‘女’的知轻重,在大义上,龙‘女’也是大义凛然。

这一次龙‘女’之所以杀人参娃娃失败,其实完全是因为他的阻挠,但一旦失败,就会引起人参娃娃的血腥报复,所以,龙‘女’最怕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她亲朋好友的生死,炎黄二族百姓的生死,她是将两族百姓的安危放在第一位。

龙‘女’之所以不问,是她不想因为小事‘激’怒人参娃娃,再次令两族百姓陷入灾难之中。

也许,在人参娃娃的眼中,他没这么可怕,但在任何人的眼中,只要一个人太厉害,那他就是可怕的,一旦发怒,那就是恶魔。

所以,龙‘女’自己不怕人参娃娃,大不了就是一死,她不在乎。

可是,炎黄二族数万的百姓,可怎么办?

所以,龙‘女’怕的就是这点,廉圣帝担心的也是这点,所以,二人这次设毒计,假如人参娃娃真的丧心病狂,魔‘性’大发的话,那二人就会战死在此处。

廉圣帝微笑道:“天书已经有下落了,龙妹,他那次走,又到了你的山‘洞’,将天书藏在你的衣服中了,他刚在已经告诉我了。”

龙霞儿喜道:“真的?总算这臭娃娃还有点良心。”

龙青儿道:“龙姐姐,夜长梦多,迟则生变,以防天书再‘弄’丢,你和廉大哥赶紧赶回去,先将天书得到手,然后将天书背过,记在心中,以免此书落于妖魔之手,成为心腹大患。”

龙‘女’轻轻的摇摇头,道:“天书的事既然有了着落,着什么急,明日就是你们九个的大婚之日了,我怎么能走呢?等喝完你们的喜酒,我再回去找天书。”

龙青儿鼓着嘴道:“谁说明日我们出嫁的?哼,我们不嫁了!”

龙霞儿道:“就是,他们敢跟我们姐妹反目,这口气还没出呢,才不嫁了呢。”

龙扬儿道:“龙姐姐,咱们走,明天就回去。”

龙‘女’掩嘴而笑,道:“你们这些傻丫头,你们舍得吗?”

龙霞儿道:“谁说不舍得,他们都没良心,才不嫁给这种男人呢,不行,咱们现在就走,哼!”

陶喜脸皮最厚,嘿嘿笑着走上前来,拉了拉龙霞儿的衣袖,赔笑道:“霞妹,就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对,你打也打的,骂也骂的。”

龙霞儿气呼呼的甩开手臂,嗔道:“别跟我说话,懒得理你,滚开,你这么听你廉大哥的话,你娶他吧,哼!”

廉圣帝啼笑皆非,皱眉道:“喂,霞儿,你这叫什么话?”

龙‘女’也被逗得扑哧一笑,道:“算了,小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龙姐姐又不是反对你们嫁给他们,至于前几日的事,其实,也不能怪他们,要怪,怪你们的廉大哥,你们不出气,去打他出出气,都是他糊涂透顶。”

龙扬儿微笑道:“那好,姐妹们,咱们就先揍廉大哥一顿,打的他满地找牙!”

龙青儿吃吃笑道:“龙姐姐,你可不要心疼呀。”

龙‘女’脸一红,轻轻道:“谁心疼他,他就欠揍,我都被他气死了,胳膊肘往外拐,好赖不知,糊涂透顶,人家辛苦设下的计,就被他坏了大事,这口气我现在还咽不下,你们快去揍他。”

龙青儿道:“就是,杀了他,不但什么气都出了,吃了他的‘肉’,咱们这些人都长生不老了,龙姐姐都不用去修道了,结果,都是廉大哥坏的大事,害的咱们不但仇没报,气没消,而且,连长生不老的机会也没了,当然要打,狠狠的打才行,把他砸成柿子饼,霞儿,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了,用鞋底子‘抽’他。”

龙青儿说罢,掩嘴吃吃直笑,她是顾忌着面子,不好意思太胡闹,只是动动嘴,损他几句罢了,只有龙霞儿这般的厚脸皮才真的去胡闹。

龙霞儿咯咯笑道:“那好,说打就打,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我啦!”

龙霞儿一步跳到廉圣帝近前,抱着廉圣帝就在廉圣帝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咯咯笑道:“廉哥哥,这样吧,我也嫁给你吧,好不好?”

陶喜急的跳了起来,失声道:“什么?你疯啦?”

龙霞儿咯咯笑道:“我才不嫁给你呢,我喜欢嫁给谁就嫁给谁,这是我的自由,我喜欢嫁给坏蛋,现在,你不够坏了,我当然挑坏蛋嫁了。”

众人这个笑,廉圣帝羞的脸通红,苦笑道:“霞儿,你是发烧了吧,都说胡话了。”

龙霞儿掩嘴吃吃笑道:“谁让你这么坏,犯下大错的,所以,我打算嫁给你。”

龙‘女’忍住笑,问道:“你这什么逻辑?他既然这么坏,犯了大错,你还嫁给他,你这是惩罚他,还是奖赏他?”

龙霞儿道:“当然是惩罚他了,不但我要嫁给他,我们姐妹九个都嫁给他,天天缠着他,烦死他,姐妹们,我这个主意好不好?咱们烦死他,烦的他自己买豆腐撞死为止,姐妹们,咱们一起嫁给他。”

九个姑娘真是啼笑皆非,就连那九个男子都被逗得啼笑皆非。

龙青儿好玩,赶紧抚掌笑道:“对对对,此计甚妙,就这么定了。”

龙扬儿也道:“这个主意真好,也只有你这种天才儿童能想得出来。”

龙霞儿咯咯笑道:“现在就拜天地,然后,缠的他一夜睡不着觉,姐妹们,拜堂啦……”

九个姑娘这个笑,龙霞儿、龙青儿、龙扬儿最爱闹,其余的姑娘还差的,不好意思跟廉圣帝闹,可是这三个姑娘是真要命,拉拉扯扯,推推搡搡,一边还胳肢着廉圣帝。

廉圣帝连连作揖道:“各位,各位姑‘奶’‘奶’,拜托饶了我吧,我认错了还不行,快快快,你们九个,赶紧将你们的新娘子抱走,否则,新娘子就成了别人的了。”手机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