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28章 冰释前嫌3

第三百二十八章 冰释前嫌3

< >

众人这个笑,那九个男子又说了不少的好话,这九个姑娘虽然明着生气,不过就是装装样子,那几个男子也知趣,甜言蜜语的哄了哄,一片乌云就这么散了。。更新好快。

鱼家姐妹也没进来,在院外听到他们谈笑,知道什么危机也解决了,于是,也都回家去了。

大婚之日很热闹,虽然他们这些男‘女’是手下人的身份,可是他们的主子却了不起,一个是炎国最得宠的公主,一个是黄国最得宠的王子,龙‘女’和廉圣帝‘操’办的婚礼,如何能错的了。

附近村庄的百姓纷纷前来祝贺,送来了贺礼。

附近有权势的人,也都前来祝贺,真是宾客盈‘门’,络绎不绝,十分的热闹。

就连炎帝和黄帝闻听,都派人送来了贺礼,因为,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龙‘女’和廉圣帝的面上,他们虽然是手下人,炎黄二帝也派人来祝贺,送来了礼物。

而且,廉圣帝手下的那九个男子,也有大功于黄族,因为他们协助廉圣帝出使各族,走遍了千山万水,传播炎黄二国的文明,让所有的人类都知道,黄国的文明和威名,有大功,故而,黄帝虽然身份尊贵,得知这九个男子要结婚了,也派人前来祝贺。

热热闹闹整整一天,这九对相亲相爱的男‘女’终于做了夫妻,了却了多年的心愿,如愿以偿了。

龙‘女’看到好姐妹都有了好归宿,真是替她们高兴,但也羡慕她们,心中却也一丝丝的感伤,她们了却心愿,可是她自己,却要违背意愿,去清苦的修道。

龙‘女’也是‘女’人,虽然很坚强,但毕竟心中一丝丝的感伤。

但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龙‘女’追求的是天长地久的爱情,所以,她宁愿清苦几十年,等修道有成,再享受爱情的快乐。

结婚,说白了,无非就是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彼此慰籍寂寞的灵魂和**,一起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酸甜苦辣,生老病死爱恨别离,走过这短短的数十年罢了。

最后,就算再相亲相爱的两个人,必然也是死别,这个世上,没有永恒的生命,当然也没有永恒的爱情。

龙‘女’所追求的,就是永恒,生命的永恒,爱情的永恒,青‘春’的永恒,名誉的永恒,她所追求的是完美的人生,故而,她才去修仙。

但梦想最终是梦想,梦想总是遥不可及,一个人,还是脚踏实地,珍惜现在才好。

也许,人生本就是一场梦,醒来都是空,就算追梦,这又有什么不对?

但是龙‘女’,却依旧执着,这个世上就有这种人,一生都会这么执着,执着的追求梦想,哪怕孤寂一生,甚至追求了一生,最后依旧是个梦,他们也无怨无悔。

龙‘女’就是这种‘女’人,这种人世上究竟有多少?

今日相聚,明日离别,今日相恋,明日成怨,聚聚散散,离离别别,这世上究竟有多少别离聚散?

人生,就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梦罢了!

第二天,龙‘女’就要走了,她要走,可是她手下的九个贴心的姐妹,却已经成为人‘妇’,以后要相夫教子,男耕‘女’织,好好的生活了,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的照顾她,关怀她了。

龙‘女’刹那间觉得心中空虚了好多,她们在身边的时候,她并没有感觉到寂寞,可是,她们一下子都走了,仿佛世上就只剩下她自己这么孤单寂寞的活着!

但修道成仙的日子就是这么苦、这么寂寞,若是不能忍受寂寞和孤独,又如何能实现梦想?

也许,她最终会成功的,但她必须付出所有,包括她的爱情、快乐、青‘春’,每天享受着寂寞和孤独,这就是修道的日子,要想永生于这个世上,就要付出这么多代价!

这代价值得吗?究竟珍惜眼前,还是追求梦想?

龙‘女’眼中湿润了,但不管怎么样,她已经选择了,那就无怨无悔,只要忍受着寂寞和孤独,一个人孤独寂寞的走下去!

也许,当她活个几百岁、几千岁,那她的亲人、爱人、朋友都已经身归尘土,这个世上就只剩下她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了!

就算能活一千岁,一万岁,假如这么孤独寂寞的活着,有快乐的活一天开心吗?

幸好,龙‘女’的心中还有个梦想,那就是心爱的他,日后能跟她一起修炼,能跟她一起长生不老,也许,只有这一点,才是她继续追求下去的动力吧!

龙‘女’只有一个请求,那就是请他送自己一程,再陪自己几天,跟自己回‘洞’,将天书两卷都背过了,再离开自己。

廉圣帝不忍拒绝,因为,这是他最后能为她做的事了。

也许,这一次分别后,数十年都不能再见一面!

人生,究竟有多少个十年?多少个二十年?

十年后,身边的人,究竟还能剩下谁跟谁?

就算明知道她就在眼前,也不能去见她,这是他们的约定!

因为,她要全心全意的去修炼,要斩断七情,绝六‘欲’,一心一意的去修炼,假如他出现,她的心又会不静了,所以,廉圣帝绝不会去见她,就算明知道她是寂寞的,她是想自己的,也要跟她不见面。

廉圣帝如何能不答应她?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在一起快乐的时光了,这段时光过后,他们就会各奔东西,再也不见面!

他就要娶别的‘女’人,她却要孤独的去修道,这段约定,是二十年后,二十年后,廉圣帝已经答应她,也去修道!

但二十年后,相爱的人还会再相爱吗?

爱情的保质期,真的能有二十年吗?

也许,二十年后,廉圣帝所爱的‘女’人,不再是龙‘女’,她的位置,不会再在他心中占据第一位,因为,那时的他会有了自己的家庭,会有了自己的娇妻美妾,儿‘女’成群,那个二十年前爱的刻骨铭心的‘女’人啊,那份情还能有多重?

廉圣帝不知道,未来,谁也无法预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现在尽自己的所能,让她快乐,让她没有遗憾,完全满足她的要求,这是他唯一能替她做的了。

九个姑娘都哭了,这些年,她们都不曾分开过,但一旦人长大,将会有各自的前途,嫁人的嫁人,远离的远离,是不是人随着长大,离别就会越来越多?距离就越来越远?

没有人能改变这个魔咒,这就是人生要经历的东西,离别,不断的离别,谁也无法逃脱这个悲惨的命运。

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相聚的时候,珍惜每一刻在一起的时光。

她们不知道为什么人生会这样,但她们却感觉的到龙‘女’的孤独和寂寞!

望着她瘦弱的倩影,往日的岁月,她将一个人去面对,发现她其实是那么的可怜!

龙霞儿抱着龙‘女’呜呜的哭着,‘抽’泣道:“龙姐姐,你放心,等廉大哥成完亲,我们夫妻就会住到山上去,别人不去,霞儿也会去,霞儿绝不会让龙姐姐自己这么孤独的,霞儿永远都会在龙姐姐身边……”

龙‘女’紧握好姐妹的手,是那么的感动,心都要碎了,这种好姐妹有多少?

也许,她们之间的姐妹之情,甚至比爱情更伟大。

这也是她最宠爱龙霞儿的地方,因为,龙霞儿重情重义,她虽然成了亲,可是,她宁愿为了姐妹之情,跟她上山,陪她过着清苦寂寞的日子,可见,龙霞儿是什么样的‘女’人了。

这种好姐妹,龙‘女’如何能不宠爱?

后来,龙霞儿投胎转世,成了姚霞,天‘性’依旧没变,也是最得师傅龙‘女’的宠爱,因为,龙‘女’已经感觉的到,这个姚霞,其实就是好姐妹龙霞儿的投胎转世,一想起前世的姐妹之情,龙‘女’如何能对姚霞不好呢?

所以,后世,龙‘女’最宠爱的还是龙霞儿的转世,姚霞最顽皮,但龙‘女’却从不责怪她,那些‘女’徒弟不懂为什么,龙‘女’自己却知道为什么,因为,她亏欠龙霞儿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不但是龙霞儿,其余的姑娘也是如此的重情义,只是不像龙霞儿那样的感情丰富罢了。

龙‘女’忍住悲戚,凄然一笑道:“你们都是我的好姐妹,只要你们过的开心快乐,我就开心了,至于我,我已经习惯了孤独,你们好好的过日子,等我修成了,我不会忘记你们的,我一定会教你们一起修炼,咱们永远都做好姐妹。”

龙扬儿流着泪道:“龙姐姐,保重,没有人照顾你了,你自己可要……可要照顾好自己……”

一个人总要学着长大,谁又能永远的照顾谁?

龙‘女’哽咽道:“放心吧,我不会饿死的,我自己会学着做饭、洗衣,我没事的。”

龙青儿道:“龙姐姐,我们会经常看你去的,我也决定了,我们夫妻,也会搬到山上去,跟姐姐做邻居,咱们会经常见面的……”

龙‘女’苦苦一笑,道:“你们都嫁人了,再也不是以前了,记住,要听你们丈夫的话,不要使‘性’子,我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你们自己的家庭。”

陶喜道:“龙姐姐,我到哪里都一样,我们商量过了,我和霞妹会到山上去住,只要你别嫌烦就行。”

曲赋道:“我们决定,三年之内不要孩子,等廉大哥成完亲,我们立刻又要远行了,三年后,传播完文明,我们再回来好好的过日子,让她们依旧陪伴龙姐姐。”

龙‘女’叹道:“你们可要小心,路途险恶,任重道远,一切都要保重,好好的照顾好廉大哥,你们自己也要小心,好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你们留步吧。”

廉圣帝也微笑道:“回去吧,我们要走了。”

前来送行的还有鱼家姐妹,鱼家姐妹也恋恋不舍,拉着龙‘女’的手舍不得分开,她们却害羞的不敢去跟廉圣帝这么亲热,毕竟龙‘女’在,她们这么做,龙‘女’的心会很难受、很难受的。

龙‘女’微笑道:“好妹妹,你们的婚礼我就不能参加了,你们替我好好的照顾好廉大哥,以后,他就‘交’给你们姐妹了,二十年后,我若有成,定然会来教你们一起修炼,咱们一起永不分离!”

鱼鹅儿眼圈发红,叮嘱道:“龙姐姐,一路保重,这些年,你要好好的珍重!”

鱼莉儿道:“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廉哥哥的。”

鱼鹅儿道:“我们一定会很快乐的,我们一定会做好妻子的本分的。”

廉圣帝微微一笑,望着三个如‘花’似‘玉’的未婚妻,觉得亏欠她们的也好多,假如先遇到的是她们,也许,现在他爱的人或许就是她们。

正如红楼中宝、黛、钗之间的爱情,唯有叹息,为何相遇太迟?

可是,她们姐妹甘心做龙‘女’的替代品,明知道廉圣帝真正喜欢的是龙‘女’,就算喜欢她们只有一点点,她们也无怨无悔的做替代品,因为,他这种男人,实在是太少了。

她们姐妹敢当替代品,只要能跟他在一起,不管他爱的是谁,她们都愿意付出。

这样的爱情也许比真爱还要伟大,这世上,有多少‘女’人明知道那男人不爱她,还甘心嫁给那男人,替那男人生儿育‘女’,陪伴他一生的?

相信,世上没有几个‘女’人有这种肚量,但她们姐妹就有。

而且,她们姐妹也有信心,只要真心的付出,他一定会爱上自己的,他们也一定会生活的很快乐的。

廉圣帝也在暗暗的告诉自己,这三姐妹等待了他三年,等结婚后,一定要好好的对她们,去珍惜她们,爱她们。

而且,不但是她们三姐妹,她们身后还有三个姑娘,她们同样是等待了他三年!

就算是鱼家姐妹的三个‘侍’‘女’,追求她们的男人都比比皆是,但那三个姑娘,根本不屑一顾,因为,任何男人跟廉圣帝一比,都成了一坨屎,一块废物!

所以,自从见到了廉圣帝,这六个姑娘的心就已经属于他了,就算他心有所属,她们也依旧爱着他。

炎黄二族爱他的‘女’人,想要嫁给他为妻的‘女’人,没有一万,也有八百,真是数不胜数!

廉圣帝柔声道:“你们也回去吧,我月底就会回来,婚礼不会误期的。”

鱼莉儿柔声道:“我们等你,你可要照顾好龙姐姐,还有你自己。”

廉圣帝点点头,轻轻的挥挥手,转过了身,龙‘女’淡淡的一笑,跟廉圣帝并肩走入了清晨的薄雾中,渐渐的消失在雾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他们的生活,难道只是寂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他们的路,难道只是孤独的路?

九个姑娘和九个男子却没有这么伟大的理想,也许,一个人越没有理想,生活的越是开心和快乐。

就这样分离了,也许,一次分离,说不定就是永久的别离!

龙‘女’和廉圣帝走了,留下了他们,不过,他们也很开心,因为,他们要好好的过二人世界,好好的享受一下两‘性’之间的快乐。

龙‘女’和廉圣帝的脚程很快,虽然有五六百里地,但他们施展轻功,不过一日就到了。

等到了龙‘女’‘洞’,龙‘女’打开‘洞’‘门’,又气的跳了起来。

原来,龙‘女’‘洞’内又‘乱’七八糟了,人参娃娃其实气没消,虽然不打算杀龙‘女’,可是不捉‘弄’一下龙‘女’这口气实在咽不下,于是,一道光又到了龙‘女’‘洞’,将龙‘女’‘洞’给‘弄’的‘乱’七八糟。

龙‘女’气的直跺脚,怒道:“死娃娃,臭娃娃,总有一日,被我抓到这死孩子,我将他碎尸万段,气死我啦!”

廉圣帝真是啼笑皆非,苦笑道:“算了,他就是个孩子,是淘气了一点,龙妹,其实你若拿他当作自己的孩子,你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龙‘女’啼笑皆非,叹道:“假如我有这么个淘气的儿子,我不被活活的气死才怪呢。”

廉圣帝道:“不要紧,孩子不对,要慢慢的教导,你所欠缺的就是耐心,人参娃娃除了淘气顽皮之外,实在是个好孩子,就是他自己学的‘乱’七八糟,很多事不懂,这才冒犯了你,你不要往心里去,这里虽然‘乱’一些,不过,我帮你一起收拾。”

龙‘女’道:“咱们还是先去找找天书吧,小孩子没个准信,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二人去找天书,龙‘女’按照所说,找到了自己的衣橱,只见,天书就在衣橱内,她的衣服却被扔的到处都是,还被踩上了无数的黑‘色’脚印,在她的白裙上,人参娃娃还用墨水给她衣服上画了个乌龟。

在墙壁上,人参娃娃把黑墨水‘弄’的到处都是,画的到处都是乌龟、小狗和一坨坨狗shi,真是乌七八糟,‘弄’的乌烟瘴气。

龙‘女’气的真要吐血了,这墨水,是她写字用的,现在,全被人参娃娃糟蹋了,而且,将她的衣服都给‘弄’脏了。

这恶作剧,人参娃娃做了两次了,每一次都能将龙‘女’气的好几天都吃不下饭,龙‘女’气‘性’大,脾气大,所以,人参娃娃这一招,对付龙‘女’真有效。

龙‘女’气的不住的骂道:“死孩子,臭娃娃,杀千刀的魔头,该死的……”

廉圣帝哭笑不得,但也无可奈何,其实,人参娃娃这般的报复她,总比杀了她要好的多了。

龙‘女’要杀人参娃娃,人参娃娃却这般的报复她,总比龙‘女’心‘胸’宽广的多了。

人参娃娃这么报复,无非就是孩子的恶作剧,龙‘女’杀人,却是大人的不好习惯,一生气就杀人,这当然是不好的习惯。

可是人参娃娃一生气,将她家里给闹的翻天地覆,却没有杀人之心,可见他的心是孩子般的童心,心中根本没有杀人这个念头,一生气就杀人,孩子永远不会这么想,大人却会想到,所以,孩子的心才是最圣洁的,大人的心,却是污垢不堪的。

所以,廉圣帝真是哭笑不得,但也佩服人参娃娃,欣赏人参娃娃的手段。

龙‘女’嗔道:“笑什么笑,就知道笑,你也不帮我打他,还总帮着他,都是你,要不然,我会吃这亏?”

廉圣帝微笑道:“他这么做出了气,是好事,总比他记恨的要强,算了,衣服脏了,坏了,可以买新的,墙壁脏了,可以刷墙,地上脏了,可以扫扫,可是,人若是死了,又如何能复活呢?所以,不要怪他,是你要杀他,他受了骗,差点就被你害死,这是气不过,故意拿东西撒撒气,这不过是孩子的恶作剧罢了,他出了气,日后,就不会来欺负你了,这是好事,好了,我现在帮你打扫打扫。”

龙‘女’道:“还是看看天书是不是真的吧。”

龙‘女’解开包括天书的两块羊皮,展开观看,不由得点头道:“嗯,是真的,还好,这臭娃娃没用去擦屁股。”

这天书都是用梅‘花’篆字写的,一般人都看不懂写的什么字,而且,里面的内容太过复杂和深奥,更不易领会。

龙‘女’怕天书丢了,将天书‘交’给廉圣帝保管,然后又到山下的村庄镇店,去买了一些衣物,因为,她的衣服和那九个姑娘的衣服,基本上都被人参娃娃给‘弄’‘乱’‘弄’脏了。

那九个姑娘的衣物,只是被‘弄’‘乱’了,扔在了地上,可是龙‘女’的衣裙都被撕坏了,可见人参娃娃多生气了。

廉圣帝帮着打扫了整整一天,这才将脏了的衣服洗干净,脏了的地扫干净,和脏了的墙壁刷干净。

人参娃娃也够坏的,将粮食和面撒在地上,‘弄’了个‘乱’七八糟,真是太难打扫了。

上一次,他就这么玩了一手,累的那九个姑娘也是整整忙活了一天,才算收拾干净,真是累的腰酸背痛,叫苦不迭。

不过,这一次叫苦不迭的不单是龙‘女’,而是廉圣帝和龙‘女’。

人参娃娃没料到,廉圣帝会来,他还以为廉圣帝定然告诉龙‘女’天书的位置,龙‘女’会跟他分开,让人给他送一份,那料到廉圣帝会来龙‘女’家做客,所以,害的廉圣帝也累的要命。

二人一边忙活着收拾,一边吃吃的直笑,龙‘女’也是啼笑皆非。

忙活完后,龙‘女’正式的跟廉圣帝开始背诵天书了,二人一起背诵天卷和人卷,一起开始用心记忆。

二人本就‘精’通奇‘门’五行,天书虽然写的深奥,可是对二人来说,也没什么太深奥的,他们记住还不难。

二人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将天书烂熟在‘胸’,记得是滚瓜‘乱’熟。

等互相检查背诵完毕,发现没什么错时,龙‘女’亲手将两卷天书烧掉了。

因为,惦记天书的人太多太多,就算妖‘精’也有很多惦记天书,若是凤天圣等妖‘精’知道天书在他们手,定然会来想办法抢。

这天书万不能落在妖魔之手,所以,背过之后,只有毁掉。

等他们背诵完天书,离着廉圣帝成亲的日子,就只有五天了。

这剩余的五天,龙‘女’决定,跟心上人整日的在一起,甜甜蜜蜜的过完这五天。

每日里,他们游山玩水,去吃好吃的,去玩好玩的,不是甜蜜的拥‘吻’,就是在一起吹箫抚琴,下棋聊天。

就连睡觉,他们这些日子都睡在一起了。

不过,却没有做夫妻之事,因为,龙‘女’要保留着圣洁之身去修道,不能**。

不过,虽然不能做最后的那件事,可是她的躯体却任凭心上人玩,大家彼此的玩着对方的身体,享受着玩异‘性’身体的快乐。

而且,男人没有‘女’人时,用手自己解决也会快乐,更何况,有了‘女’人,虽然不去做,但也可以享受。

就好似怀孕的‘女’人一样,虽然妻子怀孕了,男人不能碰,但是,还可以玩,照样能解决心中的寂寞,享受到那种快乐。

至于具体怎么享受,这个不必细说,反正,手也可以解决,嘴都可以解决,身体的各处都可以解决,要想找点快乐,什么不能快乐呢?

人类没有异‘性’,甚至找只狗都能解决,更何况人了。

不要以为两‘性’之间多么洁净,通常令人‘浪’漫愉悦的爱情果实,就是做这些肮脏不堪的事,不过,虽然这些事不美,可是却能令对方快乐,古往今来,对于男人来说,最令他们痴‘迷’的,就是‘女’人双‘腿’间那个‘洞’‘洞’,而对于‘女’人来说,最能令‘女’人快活的,就是那硬硬的铁‘棒’。

所以说,婚姻是美好爱情的坟墓,当爱情结果时,就会发现,所谓的爱情,无非就是找个发泄xing‘欲’的对象,彼此都没有那么美,那么纯洁,和那么高贵了,就会发现,不管男人和‘女’人,都是那么的卑贱。

所以说,有时候,得不到的才是最美的,就是这个道理。

真正得到了,再也没有纯洁的感觉,也再也感受不到对方的纯洁。

但爱情最后,必然要走进坟墓中,将美好的爱情埋葬,谁也无可奈何。

他们也一样,不过,他们却没有做夫妻。

但是,虽然没做夫妻,可是,却已经享受到了夫妻间的快乐,这跟做夫妻,又有什么不同。

但快乐的时光永远是短暂的,就在当天晚上,廉圣帝忽然觉得心神不安,龙‘女’也觉得心烦意‘乱’。

廉圣帝一边玩着龙‘女’的两白净的‘馒头’,一边坐了起来,喃喃道:“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的心这么‘乱’?”

龙‘女’也光着身子做了起来,轻轻道:“我也感觉到心‘乱’如麻。”

廉圣帝道:“一定有事情要发生,我先卜算一卦,看看卦象如何。”

廉圣帝松开什么都没穿的‘玉’体,穿好了衣服,找了六枚铜钱,开始以六爻之术卜算。

龙‘女’也穿上了肚兜,披着衣服来看结果。

廉圣帝深通卜算之术,可以说,已经有了未卜先知之能了,一点都不会比周文王差,他之所以心烦意‘乱’,心绪不宁,这就是后来道家所谓的心血来‘潮’了,这就是一种感应。

廉圣帝将六枚铜钱撒在石桌上,一见卦象,失声道:“不好,有兵祸!”

龙‘女’看了看卦象,一见是‘阴’阳坎、离、震三种卦象,也是吃了一惊!

这种卦象,代表的就是水深火热的百姓,坎在八卦中是指的水,离是指的是火象,这个意思就是水深火热的意思,震,指的是闪电和雷霆,指的是很快就来临的意思,这个卦象的意思是说,百姓很快就要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能令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除了战‘乱’,还有什么?

所以,廉圣帝才道不好,龙‘女’也吃惊非小。

廉圣帝这一卦真没算错,百姓很快的就要生活在水深火热的战‘乱’中了,而且,不但是很快,而是雷霆万钧,千钧一发,如今,就开始了!

惨祸,就在今天晚上!

原来,这次水深火热的动‘乱’,就是蚩尤之‘乱’!

蚩尤联络苗族和九黎族,开始攻打炎族了,想要先将爷爷炎帝赶下台去,他做炎国之主,然后,再灭了黄族。

而今夜,正是战争的开始,廉圣帝和龙‘女’,预先感觉到了战祸,这才心虚不宁。

不管蚩尤为什么叛‘乱’,就算再对也好,他也是犯下了大错。

因为,只要他发起战争,那百姓就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不知有多少人死于战祸中,不知有多少人无家可归!

所以,不管蚩尤为什么叛‘乱’,他就是不对,因为他的叛‘乱’,就是在发动战争,害的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他就是罪人,这场战争,就是不正义的战争,而炎黄二帝,就是正义之战,因为,他们是为保卫自己的国家而战,而蚩尤,则是侵略,所以,蚩尤就是错的。

这一次蚩尤和炎黄二族之战,是文明和野蛮部落之争,究竟是文明战胜野蛮,还是野蛮战胜文明,就看这一场大战了。

这也是炎黄二族的生存之战,若是这次失败,那也就没有后来的炎黄二族,也就没有后来的炎黄子孙了。

究竟是野蛮的少数民族霸占神州大地,还是文明的炎黄子孙成为华夏之主,这一战都是至关重要的。

幸好,是炎黄二帝打败了蚩尤,自此,苗族南遁,再也无力发起战争,炎黄子孙得以生存,成为了华夏之主。

而苗族经过惨败,数千年,都不曾崛起,一切,都在此战中论胜负,换言之,蚩尤率领的九黎、苗族若胜,那炎黄子孙则数千年难以崛起,成为跟苗族一样的少数民族了,就不是泱泱大族了。

可见这一战的重要‘性’了,这一战可以说是生存之战,族的兴亡之战!手机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