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29章 惊天惨变1

第三百二十九章 惊天惨变1

nbsp;nbsp;nbsp;nbsp;所以,炎黄子孙尊炎帝和黄帝为祖,而苗族等少数民族,则尊蚩尤为祖先,就是在这一战的原因。 .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深情凝重,道:“不好,战乱就要起来,咱们回去看看,调兵守住边界,以防不测!”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嗯,咱们回去看看。”

nbsp;nbsp;nbsp;nbsp;二人赶紧穿上衣服,拿上彼此的兵器,再也没有时间去享受两性的快乐了,因为,生死存亡时刻到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连夜往彼此的住处赶来,不过,他们已经来迟了……

nbsp;nbsp;nbsp;nbsp;福兮祸相随,祸兮福相至,是福是祸,是祸是福,未来没有人能看得透,也许,福后就是祸,祸后就是福,永远都是这么不定。

nbsp;nbsp;nbsp;nbsp;他们大婚之喜,正在享受二人世界的甜蜜和美好,夫妻在一起如胶似漆,每一天都这么快活,当真是人生最大的快事。

nbsp;nbsp;nbsp;nbsp;但可惜,有一句话就叫做乐极生悲,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的人活着真不容易,跟天斗,跟地斗,跟洪水猛兽斗,跟人斗,所以,一个人能活到五十岁不死,那就是长寿的了。

nbsp;nbsp;nbsp;nbsp;炎黄二国虽然有了明,但也是如此,也需要战斗,战斗!

nbsp;nbsp;nbsp;nbsp;难道人生来,就是为了战斗的不成?

nbsp;nbsp;nbsp;nbsp;本来,炎黄二国经过伏羲氏、神农氏的辛苦经营后,又经过了千年,才有了明,的确是一件大喜事。

nbsp;nbsp;nbsp;nbsp;尤其是炎黄二帝,更是炎黄二族的骄傲,他们让炎黄二族威震天下,所有的族都顺服。

nbsp;nbsp;nbsp;nbsp;但可惜,最近几年,炎黄二帝太过张扬,尤其是黄帝,东方发展明,让黄国威震天下,为此,曾经跟炎帝都打了三场战役。

nbsp;nbsp;nbsp;nbsp;在上古炎黄二帝时期,共有两场大型的战役,一个就是炎黄二帝之争,黄帝要借路炎国去东方传播明,借此,让黄族威震天下,天下皆知。

nbsp;nbsp;nbsp;nbsp;炎帝不借路,也不服黄帝,于是,炎黄二帝就打了一场,结果,黄帝打败了炎帝,三战三捷,这就是阪泉之战,以黄帝的战胜而告终,但黄帝却没杀炎帝,而是结了盟,炎黄二族自此后,才正式融入一体,成了一个联盟国。

nbsp;nbsp;nbsp;nbsp;第二场战役,就是蚩尤造反,跟黄帝争雄的涿鹿之战,涿鹿之战,比阪泉之战更宏大,更可怕,可以说,是决定炎黄二族生死存亡的一战。

nbsp;nbsp;nbsp;nbsp;而当年阪泉之战时,廉圣帝和龙女还年幼,不过才十四五岁,所以,二人没有参战,而且,那是一场内战,很多百姓都没有遭殃,不管是黄帝,还是炎帝,都没有祸及百姓,连百姓也杀。

nbsp;nbsp;nbsp;nbsp;但蚩尤叛乱则不是,那是管你什么百姓不百姓,尽数屠杀之,因为,蚩尤要毁灭炎黄二族,他坐镇天下,让他的九黎族和苗族,成为霸主。

nbsp;nbsp;nbsp;nbsp;假如炎黄二帝败了,也就没有后世的汉人了,汉人就跟苗人一样,遁迹深山了,汉人,也就成了少数民族了,所以,这是决定性的一战,也是生死存亡的一战。

nbsp;nbsp;nbsp;nbsp;这逐鹿之战,跟阪泉之战也是息息相关的,原因是,蚩尤是炎帝的孙子,也是炎帝的一支别派,炎帝战败,并且跟黄帝化敌为友,在蚩尤看来,这就是一种耻辱。

nbsp;nbsp;nbsp;nbsp;蚩尤早就想威震天下,成为霸主,换句话说,他早就想征服炎黄二族,根本不服炎黄二帝,但可惜,不管是炎族还是黄族,都比他的九黎部落强大,而且,明也远在九黎部落之上。

nbsp;nbsp;nbsp;nbsp;但蚩尤天生暴戾,觉得炎帝窝囊,他不服气,所以,早就酝酿着叛乱了,决定,先将炎帝赶下台去,他领导炎族,然后再跟黄帝决一死战。

nbsp;nbsp;nbsp;nbsp;因为,要想打黄帝,而炎族挡路,必须先征服炎族。

nbsp;nbsp;nbsp;nbsp;炎族在黄帝的东南方,两族临近,结为盟友,而黄族那里,隔着重重大山,又是黄河的临近,所以,行军很不方便。

nbsp;nbsp;nbsp;nbsp;黄族在黄河的上游,而要打黄帝,若不经过炎族,就只有翻越太行山等大山脉,或者过黄河,但那时候,根本没这个实力,因为,山山猛兽多如牛毛,黄河天险又难以逾越,而且,一旦打起来,炎帝必然帮助黄帝,二族联合起来对付他。

nbsp;nbsp;nbsp;nbsp;所以,先灭炎帝,后战黄帝,这个战略计划是正确的。

nbsp;nbsp;nbsp;nbsp;这几年来,蚩尤在整顿兵马,准备大战一场,蚩尤是天生的好斗之人,战争是他喜欢的,却不管什么百姓的死活。

nbsp;nbsp;nbsp;nbsp;蚩尤是典型的战争狂魔,这一点,就跟日后的希特勒有一拼,都是好战性的。

nbsp;nbsp;nbsp;nbsp;这种人就算再了不起,所带给百姓的,也永远是伤害,也不能说是什么伟大的战士。

nbsp;nbsp;nbsp;nbsp;这种人,后世像什么成吉思汗、忽必烈、努尔哈赤、皇太极等等,就算再能厮杀,再有谋略,对百姓来说,他们就是不可饶恕,臭名昭著的屠夫,畜生,也绝不是英雄!

nbsp;nbsp;nbsp;nbsp;英雄,至少不是侵略,而是捍卫国土和尊严的战士,那才是英雄!

nbsp;nbsp;nbsp;nbsp;首先英雄的定义,绝不是侵略,侵略者,永远是畜生和屠夫,绝不是英雄和伟人!

nbsp;nbsp;nbsp;nbsp;所以,成吉思汗、努尔哈赤等人,是侵略者,带给百姓的是伤害和祸乱,所以,只能算是屠夫、畜生,绝不能说是伟人和英雄!

nbsp;nbsp;nbsp;nbsp;这种人若是英雄的话,那希特勒也是英雄了,全世界的人是不是都该崇拜希特勒呢?

nbsp;nbsp;nbsp;nbsp;不过,国人就是如此的爱放屁,就喜欢把这些侵略者当作是英雄,说什么侵略是为了民族融合,简直就是放狗屁,狗臭屁!

nbsp;nbsp;nbsp;nbsp;假如那样的话,德国的希特勒、日本裕仁天皇和墨索里尼,那就更伟大,因为他们发动战争,是为了全世界人类的大融合,都成为一家人,一国人,这岂不是更伟大?

nbsp;nbsp;nbsp;nbsp;那全世界的人类是不是都改膜拜希特勒和裕仁呢?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人们所谓的英雄吗?

nbsp;nbsp;nbsp;nbsp;但这就是国人心目的英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nbsp;nbsp;nbsp;nbsp;因为,国人贱的将成吉思汗、忽必烈这种屠夫尊为英雄和伟人,等于将希特勒当作英雄一个道理!

nbsp;nbsp;nbsp;nbsp;国人贱的将努尔哈赤、皇太极、多尔衮、康熙等满狗当作英雄和伟人,等于是当裕仁天皇是英雄伟人一个道理!

nbsp;nbsp;nbsp;nbsp;因为,他们都是侵略者,既然把无耻的侵略者作为英雄和伟人,跟把希特勒和裕仁天皇做伟人和英雄,又有什么区别?

nbsp;nbsp;nbsp;nbsp;所以,英雄的概念,绝不是侵略者,侵略者再伟大,再了不起,他也只是畜生,也绝不能说是英雄和伟人!

nbsp;nbsp;nbsp;nbsp;只有为保卫国家和民族,抵御侵略牺牲的勇士,那才是英雄,那才是伟人!

nbsp;nbsp;nbsp;nbsp;像,岳飞、霍去病、天祥、廉颇、戚继光、史可法、郑成功等人,这才是真正的英雄!

nbsp;nbsp;nbsp;nbsp;而在国最令人悲哀的是,就是国人搞不清什么才是英雄,什么才是畜生!

nbsp;nbsp;nbsp;nbsp;而且,还恬不知耻的觉得留着狗尾巴辫子是一种荣耀,主子、爷、格格、奴才的叫着,真是恬不知耻,我以这种国人为华夏之耻!

nbsp;nbsp;nbsp;nbsp;而蚩尤,就是这种侵略者,他就算发动战争有一百个理由,所带给百姓的伤害永远是无法拟补的,他的战争就是错误的,所以,蚩尤再厉害,再多人崇拜他,他也只能算是屠夫,也绝不是英雄!

nbsp;nbsp;nbsp;nbsp;首先,英雄,绝不是侵略!

nbsp;nbsp;nbsp;nbsp;但这种人虽然不能说是英雄,可是不得不说,这种战争狂魔有时候的确是厉害,的确有政治和头脑,对于杀人侵略的手段,的确是高明。

nbsp;nbsp;nbsp;nbsp;蚩尤就是这样的魔王,他计划联络西方的死神部落,攻击炎族的西方,截断炎帝的退路,又联络苗人,攻击炎帝的南方,而他,则攻打东方,三路兵马齐出,先破炎国,后灭黄国,这就是蚩尤的目地。

nbsp;nbsp;nbsp;nbsp;而炎黄二族,这几年注重发展明,什么纺织了,耕种了,造字了等等,却忘记了,野蛮部落时时刻刻在威胁着四周,所应该发展的,不但是明,还有武力防卫国家。

nbsp;nbsp;nbsp;nbsp;这就跟后世的宋朝和明朝一样,只顾着发展明,却忘记了边界野蛮部落的野心,致使国家的武力不够,惨遭灭顶之灾。

nbsp;nbsp;nbsp;nbsp;黄帝和炎帝那时候也一个道理,也是忘记了这一点。

nbsp;nbsp;nbsp;nbsp;蚩尤趁着炎帝老迈,又惨败于阪泉,国家元气大伤之时,联络了三路兵马,开始叛乱!

nbsp;nbsp;nbsp;nbsp;东路蚩尤率领着他自己的九黎族,在东杀来,攻炎国的东方,率领三千勇士,东面杀来,势如破竹一般!

nbsp;nbsp;nbsp;nbsp;蚩尤有八十个结义弟兄,个个都是骁勇善战的勇士,而蚩尤自己,也可以说是一位战神级的勇士,论武力,丝毫不在廉圣帝之下,武功甚至在廉圣帝之上。

nbsp;nbsp;nbsp;nbsp;蚩尤生的是三头六臂,用六般兵器,凶悍异常!

nbsp;nbsp;nbsp;nbsp;后世人,尊称蚩尤为战神,依我看,他只能算是魔王。

nbsp;nbsp;nbsp;nbsp;战神的尊称,理应该给霍去病这位民族英雄。

nbsp;nbsp;nbsp;nbsp;霍去病才是真真正正的战神,他为了国家和民族,率领骑兵,驰骋大漠,大败匈奴,五天破六国,将匈奴打的狼狈逃窜,彻底肃清了匈奴的势力,直接打到了俄罗斯的圣彼得堡,纵横三千里地无有对手,这才是真正的战神,因为,他所做的一切,是保卫国家。

nbsp;nbsp;nbsp;nbsp;而且,霍去病可以说是骑兵战的天才,他的对手,就是成吉思汗等蒙古人的祖先,善于骑射,但被霍去病杀败的这么惨,可见霍去病的本事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霍去病从不用什么孙子兵法,根本都没读过孙子兵法,也是华五千年历史上唯一一个不读孙子兵法用自己的作战方法百战百胜的将军,这一点更令人膛目结舌。

nbsp;nbsp;nbsp;nbsp;而且,他也是最年轻的将军,死的时候才二十四岁!

nbsp;nbsp;nbsp;nbsp;但就是这样不读兵法,年轻的将军,却纵横大漠三千里,称之为战神,可谓是实至名归。

nbsp;nbsp;nbsp;nbsp;可以说,假如霍去病遇到的是蚩尤,蚩尤这位所谓的战神,绝不是霍去病的对手。

nbsp;nbsp;nbsp;nbsp;不过,蚩尤也有点头脑,联络三路兵马,大举进犯炎黄二国。

nbsp;nbsp;nbsp;nbsp;这三路兵马是,南面的三苗族,西面的西方族,和他自己的九黎族,这就是三路兵马。

nbsp;nbsp;nbsp;nbsp;南路,苗族也壮大起来,那时候的苗族,其实也很壮大,苗民,也差不多万余人了,苗族也是倾巢出动,征集了三千勇士,攻炎国的南面。

nbsp;nbsp;nbsp;nbsp;而昆仑东南方,也就是如今的西藏附近,也崛起了一伙族人,名叫死神族,族民也有万人,族长名唤死神,也是凶悍异常,蚩尤联络死神,约他一起出兵,剿灭炎黄二族,一起称霸原,平分天下。

nbsp;nbsp;nbsp;nbsp;死神率领三千勇士,从西杀来!

nbsp;nbsp;nbsp;nbsp;三路兵马,总计万人了,真是浩浩荡荡,不可一世!

nbsp;nbsp;nbsp;nbsp;这兵马在如今来说,可能微不足道,但在当时来说,那可是大军了!

nbsp;nbsp;nbsp;nbsp;因为,那时候的人口还不多,就算是黄帝的部落,不过也就两万五六千人,国家充其量也就只有四五千兵,炎族,不过就两万人,还不如黄族,兵马也就只有三四千。

nbsp;nbsp;nbsp;nbsp;这蚩尤一下子率领万余人,分三路侵犯炎族,以炎帝一族之力,如何能抵挡的住?

nbsp;nbsp;nbsp;nbsp;所以,那时候的一万人,简直就是天数字了,实在是太可怕了,可以说是一支强大的部队了,足矣横扫华夏,称霸国了。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一个族,一个族,到处都是小族,小族的人都不多,有的族民只有二三百人,壮丁不过就四五十个,还有更小的,有的甚至十余人就是一族,在山海经上,就可以看出,那时候华夏大地上,小族多如牛毛。

nbsp;nbsp;nbsp;nbsp;若一个族达到五百人以上,那都是了不起的大族了。

nbsp;nbsp;nbsp;nbsp;炎黄二族之所以这么强大,那就是人多,炎族,约有二万多人,黄族,差不多三万人了,两族又联合在一起,组成族联盟,族民多达五万多,那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大族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炎黄二族能称霸华夏,就因为人多。

nbsp;nbsp;nbsp;nbsp;而这次,蚩尤联络三路大族,加起来族民也有好几万,精兵就多达一万,已经足矣跟炎黄二国抗衡了,所以,他才敢叛乱,才敢发起战争。

nbsp;nbsp;nbsp;nbsp;不过,他也太小看了黄帝了,黄帝绝对是华夏民族的骄傲,以少胜多,最后斩杀蚩尤,平定了叛乱,不愧为最了不起的伟人。

nbsp;nbsp;nbsp;nbsp;而要截断炎帝的归路,将炎族人一打尽,就要四面围攻,截断黄族的救援,所以,必然从廉圣帝和龙女所住的村庄入手。

nbsp;nbsp;nbsp;nbsp;因为,廉圣帝和龙女所住之处,正是炎黄二族的交界,东南是炎国,西北是黄国,两人正在边界上,所以,截断边界,两面夹击炎国,这是战略部署,于是,廉圣帝和龙女所在的村庄就倒霉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这些年来,这里的边界相对安全,因为,炎国不会打黄国,黄国也不侵犯炎国,两村的村民都互通婚姻,乃是友好邻邦,只是,边界南、西南和西方就是茫茫大山脉,一般没有人能过来侵犯。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里的边界,虽然有兵驻守,但根本不多,廉圣帝的黄国,只有一百多壮丁驻守,炎族也一样,其实,这在当时,就已经不少了。

nbsp;nbsp;nbsp;nbsp;因为,一般的部落,族民不过就几百人,真正能参加战争的,不过就一二百人,两族边界,加起来有三百兵马,一般的部落,根本就没有能力来惹,所以,完全可以保护两族边界的安全。

nbsp;nbsp;nbsp;nbsp;又加上,这两族边界,还有俩厉害的男女勇士,一个就是廉圣帝,一个就是龙女,这二人威震诸族,不但在炎黄二族闻名,在其余的部落也是赫赫有名的。

nbsp;nbsp;nbsp;nbsp;所以,一直以来,都很安全,除了那次二百多野人没事找事,自取灭亡之外,再也没有什么祸事。

nbsp;nbsp;nbsp;nbsp;但三百兵,也许对付其余的部落行,但要对付南方三千苗兵,和三千多西方恶魔,那力量相差悬殊,简直不堪一击了!

nbsp;nbsp;nbsp;nbsp;更何况,这三百多壮丁都没有防备,更不是对手了。

nbsp;nbsp;nbsp;nbsp;三路兵马,是一起行动的,都聚在一起,就等一声令下,一起行动了。

nbsp;nbsp;nbsp;nbsp;三路兵马派进来内奸,前来探军情,发现,炎国一点准备都没有。

nbsp;nbsp;nbsp;nbsp;不过,西路死神族和南路的苗族,却有点忌惮,因为,廉圣帝和龙女太有名了,他们负责切断炎帝的后路,也负责抵挡黄帝的援兵,必须在廉圣帝和龙女所在的边界上切断,可是,对于廉圣帝和龙女的威名,真是心有忌惮。

nbsp;nbsp;nbsp;nbsp;知道二人都回到了边界,真是有点忌惮,派出奸细去探查,发现,廉圣帝和龙女,最近这几年,一个忙着东进传播明,一个隐蔽山林,修仙炼道,经常不在边界。

nbsp;nbsp;nbsp;nbsp;不过,最近刚回来,而且,还有一桩大喜事,那就是月底,廉圣帝迎娶三公主,这个月初,他们的九个手下纷纷成亲。

nbsp;nbsp;nbsp;nbsp;等探查清楚,知道廉圣帝送龙女到炎族,离开了边界,知道动手的时机到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觉得心乱如麻的那一阵,就是苗人和西方人发起了总攻,正在趁夜偷袭边界!

nbsp;nbsp;nbsp;nbsp;所以,廉圣帝感到了不安,这才卜算了一卦,发现有大祸,而且是兵祸,就知道不好,赶紧跟龙女往边界赶。

nbsp;nbsp;nbsp;nbsp;但已经太迟了,战争已经开始了!

nbsp;nbsp;nbsp;nbsp;三更左右,苗兵苗将的先锋部队就摸进了村庄内,开始发起了猛攻。

nbsp;nbsp;nbsp;nbsp;那九个新郎和九个新娘,根本就毫无防范,正在被窝里相拥而眠,就听到村外的狗狂吠个不停,紧接着就是喊杀声!

nbsp;nbsp;nbsp;nbsp;也幸亏有狗,否则,在睡梦,所有人都能被杀害了。

nbsp;nbsp;nbsp;nbsp;这些狗,就是为了防备外患的,如今,起了作用。

nbsp;nbsp;nbsp;nbsp;听到狗的狂吠声,喊杀声和惨叫声,九个新郎和九个新娘大吃一惊,知道出了大事了,赶紧穿衣起来,各带兵器出来查看!

nbsp;nbsp;nbsp;nbsp;刚出门,迎面就冲来一群凶悍的苗兵,一个个,都手拿半月形的弯刀,正在斩杀村民,见人就杀!

nbsp;nbsp;nbsp;nbsp;很多人正在睡梦,没等反抗,就丢了性命!

nbsp;nbsp;nbsp;nbsp;九男和九女大怒,廉圣帝的九个手下,那都是勇士,龙女的九个姐妹,那也是女豪杰,一个个都一身好武功!

nbsp;nbsp;nbsp;nbsp;九男和九女,根本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清楚,这些进犯的是敌人。

nbsp;nbsp;nbsp;nbsp;这九男九女刚出府门,凶悍的苗兵就杀到,就见这些苗兵,都赤着上身,肌肉突兀,手拿弯刀,背背弓箭,赤着一双满是老茧的双足,耳带铜环,凶悍异常,好似凶神恶煞一般!

nbsp;nbsp;nbsp;nbsp;火把照亮了黑夜,也照亮了恶魔们的凶残而又狰狞的面容!

nbsp;nbsp;nbsp;nbsp;曲赋背着廉圣帝的伏羲琴,拔出剑,喝道:“杀,跟他们拼了!”

nbsp;nbsp;nbsp;nbsp;“杀啊!”九男九女一声怒吼,刚要冲上去,就见那些苗兵,离着他们这些人还有三十余丈,停下了脚步,张弓搭箭,奔十八人射来!

nbsp;nbsp;nbsp;nbsp;楚祥大叫道:“不好,快退!”

nbsp;nbsp;nbsp;nbsp;十八人拨打凋翎,纷纷往府门内退了回去!

nbsp;nbsp;nbsp;nbsp;但飞箭如雨点一般,退的慢的,一个不慎,就会箭。

nbsp;nbsp;nbsp;nbsp;原宁为了护住心上人龙洁儿,左肩了一箭,紧接着,左腿又一箭!

nbsp;nbsp;nbsp;nbsp;龙罡为了护住妻子龙贞儿,小腹了一箭,双臂上也了一箭!

nbsp;nbsp;nbsp;nbsp;洪福护住了妻子龙娇儿,也了好几箭!

nbsp;nbsp;nbsp;nbsp;另外,龙韵儿也了一箭!

nbsp;nbsp;nbsp;nbsp;几个人退进了府门,急忙商议对策,就见箭的四人,脸色大变,龙罡惊呼道:“不好,这是毒箭,有剧毒!”

nbsp;nbsp;nbsp;nbsp;这些凶悍的苗兵,为的就是对付这些勇士,用的都是毒箭,这毒箭的霸道,可以说是见血封喉,不出半柱香的时间,必死无疑!

nbsp;nbsp;nbsp;nbsp;原宁一咬牙,道:“我们箭的冲在前面,你们在我们后面,杀出去,去找殿下和公主!”

nbsp;nbsp;nbsp;nbsp;龙洁儿搀扶着丈夫,痛哭道:“不!要死,死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原宁怒道:“我了毒箭,已经无救了,不要管我,快走!”

nbsp;nbsp;nbsp;nbsp;其余的姑娘一见丈夫了箭,也是不肯走。

nbsp;nbsp;nbsp;nbsp;洪福大叫道:“就这么定了,快去给廉大哥送信,我们几个箭的断后,你们杀出去,走一个是一个,快点,要不然,来不及了!”

nbsp;nbsp;nbsp;nbsp;就在这时,就听有人狂笑道:“府里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过,念你们都是勇士,只要投降,可饶你们一死,箭的,我们这有解药,还有救,否则,死路一条!”

nbsp;nbsp;nbsp;nbsp;楚祥聪明,眼珠一转,当下高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侵犯我们?”

nbsp;nbsp;nbsp;nbsp;“实话告诉你们,我们乃是三苗族,我乃是三苗族灭炎族的前路先锋燚烈大将军,这一次,你们炎黄二族必败无疑,我们的统帅战神蚩尤和我们族长,跟西方死神族联络,共诛你们炎黄二族,你们的死期到了,我敬重你们都是勇士英雄,故而,你们若投降,可免一死!”

nbsp;nbsp;nbsp;nbsp;之所以叫三苗族,因为,苗族那时候分三种,一种是生苗族,一种是火苗族,一种是蛊苗族,是三族合在一起的,故而才叫三苗族。

nbsp;nbsp;nbsp;nbsp;生苗族,据说,生吃任何东西,甚至都吃生人肉。

nbsp;nbsp;nbsp;nbsp;火苗族,会用火了,稍微明一些。

nbsp;nbsp;nbsp;nbsp;蛊苗族,善于用毒,善弓箭。

nbsp;nbsp;nbsp;nbsp;“你们都是新婚燕尔,难道你们都想死吗?”外面的苗将依旧在劝降着,因为,这九男和九女实在是地位不同,只要招降他们,或者生擒他们,对对付龙女和廉圣帝,都大有好处。

nbsp;nbsp;nbsp;nbsp;龙冰儿厉声道:“做梦!我们誓死不降!”

nbsp;nbsp;nbsp;nbsp;“你们还是考虑一下,再说吧。”

nbsp;nbsp;nbsp;nbsp;楚祥沉声道:“如今,关系到炎黄二族生死存亡,将这个消息,报给廉大哥和龙姐姐,受伤的冲在前面!”

nbsp;nbsp;nbsp;nbsp;楚祥痛声道:“各位好兄弟,你们保重……”

nbsp;nbsp;nbsp;nbsp;他知道,箭的人必死无疑,就算杀出去,也没时间运功逼毒,也是必死无疑,所以,无可奈何,只有任凭他们生死了。

nbsp;nbsp;nbsp;nbsp;龙贞儿紧紧握着丈夫龙天罡的手,痛声道:“我跟你死在一起,我负责断后!”

nbsp;nbsp;nbsp;nbsp;龙洁儿惨然一笑,一见丈夫也了箭,柔声道:“你死在前面,我死在后面,我负责给各位姐妹们断后。”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呜呜的哭道:“姐姐,姐夫,你们……”

nbsp;nbsp;nbsp;nbsp;龙娇儿凄然一笑道:“霞妹,不要哭,你和陶喜的轻功最好,你们不要管我们,一定要杀出去,给龙姐姐去报信,这关系到我们两族的存亡,去!”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和陶喜之所以轻功高,只因为这二人最闲不住,成天蹦蹦跳跳的到处玩,所以,这二人轻功是最高的。

nbsp;nbsp;nbsp;nbsp;洪福喝道:“都不要哭,生死存亡时刻,都难免一死,哭什么,咱们杀出去,你们都在我背后,我来冲锋!”

nbsp;nbsp;nbsp;nbsp;龙罡笑道:“洪大哥,咱们弟兄,还是要在一起战斗!”

nbsp;nbsp;nbsp;nbsp;应生道:“还有我,咱们三个挡住他们,你们在后,准备!”

nbsp;nbsp;nbsp;nbsp;众人都擦干了泪水,因为,这不是哭的时候,而是杀人的时候!

nbsp;nbsp;nbsp;nbsp;这时,就听外面的苗将大叫道:“怎么样,投不投降?再不回答,我们可要不客气了!”

nbsp;nbsp;nbsp;nbsp;洪福最勇猛,善用一把开山大斧,勇猛异常,洪福大吼道:“放你妈的屁,炎黄子孙都是英雄勇士,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投降的懦夫,杀出去!”

nbsp;nbsp;nbsp;nbsp;洪福说罢,猛地一掌将两扇门打断,喝道:“用来挡箭,冲啊!”

nbsp;nbsp;nbsp;nbsp;原宁和龙罡,一人举着一扇门板,他们的妻子帮着他们抬着,洪福挥舞大斧头,冲在最前面!

nbsp;nbsp;nbsp;nbsp;后面的人跟在三人的身后,刚冲出来,刹那间,乱箭齐发,奔十八人乱射一通!

nbsp;nbsp;nbsp;nbsp;左右和前面,都是数不清的飞箭!

nbsp;nbsp;nbsp;nbsp;原宁在左,挡住了左侧,龙罡在右,挡住了右侧,洪福和他的妻子龙娇儿冲在最前面,龙娇儿一手用箭拨打凋翎,一手挥舞一条红带,护住了间!

nbsp;nbsp;nbsp;nbsp;刹那间,龙洁儿、龙贞儿、龙娇儿也了毒箭,三个姑娘是为了护住后面的人才了毒箭的!

nbsp;nbsp;nbsp;nbsp;因为,四个姑娘都决定跟丈夫同生共死,所以,不顾一切替姐妹和兄弟们遮住箭雨!

nbsp;nbsp;nbsp;nbsp;洪福身上了也不知多少毒箭,插满了胸膛,但依旧疯了似的往前冲!

nbsp;nbsp;nbsp;nbsp;原宁和龙罡一左一右,用门板和身体,护住了大家,也一起冲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刹那间,就杀到了人群了,箭只能攻远,不能攻近,贴身肉搏,毒箭已经失去效用了!

nbsp;nbsp;nbsp;nbsp;众人呐喊一声,一阵乱砍乱剁,就跟苗族的人展开了血拼!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搀着龙洁儿,一见龙洁儿浑身都是箭了,痛哭道:“姐姐,姐姐,我带你杀出去……”

nbsp;nbsp;nbsp;nbsp;龙洁儿怒吼一声,将一个苗兵的头斩落,一推龙霞儿,喝道:“好妹妹,快走,杀出去!走一个算一个,快去给廉大哥送信,不要管我!”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擦了一把泪水,道:“姐姐保重,我走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说罢,跟陶喜并肩就往外冲,二人飞上飞下,杀开一条血路,冲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这二人轻功最高强,一般人根本挡不住,二人几乎是踩着苗兵的脑袋杀出去的!

nbsp;nbsp;nbsp;nbsp;那苗将一见龙霞儿和陶喜率先先冲了出去,大怒,抡起锯齿大砍刀,这就要亲自追上去,杀了二人!

nbsp;nbsp;nbsp;nbsp;洪福早就看到,大吼一声,浑身是箭就扑了上来,大斧头当头就剁!

nbsp;nbsp;nbsp;nbsp;那苗将不敢招架,一见洪福跟凶神恶煞一般,十分的畏惧!

nbsp;nbsp;nbsp;nbsp;那苗将刚刚避开这一斧头,洪福怒吼一声,抖手将大斧头掷了出去,奔那主将掷去!

nbsp;nbsp;nbsp;nbsp;那叫燚烈的前锋,那见过这么不要命的勇士,赶紧一低头,将斧头避过!

nbsp;nbsp;nbsp;nbsp;他虽然避开了,但身后无数的苗兵没有避开,这斧头转着圈子,一连砸碎了五名苗兵的头颅,才落了地!

nbsp;nbsp;nbsp;nbsp;洪福一见这苗将又避开,猛地将胸口上的两支毒箭拔出,刹那间,鲜血狂喷,血流如注!

nbsp;nbsp;nbsp;nbsp;洪福抖手又投出了两支毒箭,奔那苗将射去!

nbsp;nbsp;nbsp;nbsp;那苗将万万没料到,这主这么玩命,一支毒箭躲避不及,正他左腿!

nbsp;nbsp;nbsp;nbsp;洪福也真凶猛,狂吼一声,随着扑了上去,就将燚烈抱住,跟燚烈滚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其余的苗兵大惊,挥刀就剁洪福,来救主将!

nbsp;nbsp;nbsp;nbsp;但二人纠缠翻滚在一起,怕伤了主将,真是束手束脚。

nbsp;nbsp;nbsp;nbsp;龙罡和原宁就在洪福不远处,早就大吼一声,抡起门板就砸!

nbsp;nbsp;nbsp;nbsp;二人将门板掷出,两扇大门板横着就飞了出去,一连砸倒了数排苗兵!

nbsp;nbsp;nbsp;nbsp;二人掷出门板,拔出佩剑,左右开弓,又将两个苗将劈死!

nbsp;nbsp;nbsp;nbsp;原宁大吼道:“快走,杀出去,不要恋战!”

nbsp;nbsp;nbsp;nbsp;其余的人都在往外冲杀,不过,都遇到了强劲的对手!

nbsp;nbsp;nbsp;nbsp;除了这个苗将之外,还有十余个苗族的勇士,专门就是为了对付这些人的,将其余人缠住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洪福实在是太猛了,那些勇士被缠住,想要过来救先锋,根本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