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29章 惊天惨变2

第三百二十九章 惊天惨变2

nbsp;nbsp;nbsp;nbsp;被洪福扑倒的人,几乎没有一个能活着的,因为,洪福是九个男子的大力士,是天生神力。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nbsp;nbsp;nbsp;nbsp;这洪福,后来就是九子的洪天福,这洪福就是洪天福的前世。

nbsp;nbsp;nbsp;nbsp;洪福扑倒那叫燚烈的先锋,二人翻滚在了一起,滚了两个滚,洪福就制住了那苗将燚烈,那燚烈,虽然也是凶悍无比,但到底不及洪福力大凶猛。

nbsp;nbsp;nbsp;nbsp;洪福制住了那苗将,双手抱着那苗将的头,狂吼一声,生生的将那苗将的人头像拔萝卜一样的给生生的拔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那苗将惨嚎一声,就死于非命!

nbsp;nbsp;nbsp;nbsp;顿时,鲜血狂喷,洪福已经成了血人!

nbsp;nbsp;nbsp;nbsp;这时,两名苗兵手挺竹枪噗噗两枪,刺透了洪福的心窝!

nbsp;nbsp;nbsp;nbsp;“洪大哥!”龙娇儿一见丈夫要害枪,大吼一声杀来!

nbsp;nbsp;nbsp;nbsp;龙娇儿手的一根飘带一抖,正缠在刺透洪福心窝的苗兵脖颈上,顺势飞起,空一脚,正好夹在那苗兵的头上,将那苗兵的头颅拗断!

nbsp;nbsp;nbsp;nbsp;龙娇儿在地上顺势一滚,用了一招地趟剑,剑剑剁苗兵的脚脖子!

nbsp;nbsp;nbsp;nbsp;逼的苗兵连连后退!

nbsp;nbsp;nbsp;nbsp;洪福擦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大吼一声,先将手的西瓜大小血淋淋的苗将先锋的人头奔那没死的苗兵头上砸去!

nbsp;nbsp;nbsp;nbsp;他虽然要害枪,但他实在是太凶猛了,即便如此,依旧没死,大吼一声,将那颗血淋淋的人头砸出,正砸在那苗兵的头上,来了一个头撞头,砰的一声巨响,那苗兵的头被撞碎,死于非命!

nbsp;nbsp;nbsp;nbsp;洪福在胸口拔出两支竹枪,随手掷出,又将两名苗兵的心窝惯透!

nbsp;nbsp;nbsp;nbsp;龙娇儿一搀洪福,哭道:“大哥……”

nbsp;nbsp;nbsp;nbsp;洪福大叫道:“不要管我,你快走!”

nbsp;nbsp;nbsp;nbsp;龙娇儿大叫道:“不,要死,死在一起,跟他们拼了!”

nbsp;nbsp;nbsp;nbsp;龙娇儿在九个女子,那是最勇猛的一个,也是力气最大的一个了,在九个女子,最善战的有三个,一个刚烈,一个勇猛,一个冷傲!

nbsp;nbsp;nbsp;nbsp;龙贞儿刚烈异常,龙娇儿勇猛,龙冰儿冷傲,这三个女子是最善战的。

nbsp;nbsp;nbsp;nbsp;龙娇儿这一拼了命,也是非同小可,手剑荡起层层寒芒,挨着就死,碰着就亡,杀开了一条血路!

nbsp;nbsp;nbsp;nbsp;洪福虽然要害被刺,但依旧是勇猛无敌,虽然没有了兵器,但洪福附身将那死去的苗将先锋和一个苗兵的脚脖子提了起来,抡着两个人做兵器,就是一通乱砸!

nbsp;nbsp;nbsp;nbsp;所有的苗兵苗将都惊呆了,虽然苗人以凶悍著称,但他们也没见过比洪福更凶猛的勇士!

nbsp;nbsp;nbsp;nbsp;洪福狂吼着,须发戟张,好似天神一般,抡着两个人做兵器,一通乱砸,将围住其余弟兄的苗将逼开,大吼道:“弟兄们,快走,我来断后,快走!”

nbsp;nbsp;nbsp;nbsp;洪福夫妻这一发威,立刻就解了围,所有人纷纷施展轻功,冲进苗兵,杀出了一条血路,往龙女山杀去!

nbsp;nbsp;nbsp;nbsp;“洪大哥!保重,我们走了!”

nbsp;nbsp;nbsp;nbsp;“快走!不要管我,为我报仇就是,快走!”

nbsp;nbsp;nbsp;nbsp;洪福抡着两具死尸,转着圈子一通乱砸,所到之处,就杀开一条血胡同!

nbsp;nbsp;nbsp;nbsp;那几个勇猛的苗将刚要追杀堵截,但奈何洪福太勇猛,用的兵器更特殊,他用两具尸体做兵器,抡起来,方圆两丈都近不了身,而那些人,趁机纷纷施展轻功,杀进了苗兵群,一通砍杀,杀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除了洪福夫妻断后之外,还有三对夫妻没走,负责断后,挡住了那十余个猛将!

nbsp;nbsp;nbsp;nbsp;洪福和妻子龙娇儿没走,夫妻二人联手断后,挡住了大批的苗兵。

nbsp;nbsp;nbsp;nbsp;龙罡和妻子龙贞儿没走,也是拼死断后,掩护大家逃走。

nbsp;nbsp;nbsp;nbsp;原宁和妻子龙洁儿没走,也在断后。

nbsp;nbsp;nbsp;nbsp;应生和妻子龙韵儿也没走,也在断后。

nbsp;nbsp;nbsp;nbsp;这几人,都是了箭伤的,有的虽然没箭,可是非要跟爱人同生共死,根本不走的,所以,他们八人负责断后。

nbsp;nbsp;nbsp;nbsp;其,应生没受伤,因为妻子受了毒箭伤,故而,他宁愿跟妻子同生共死!

nbsp;nbsp;nbsp;nbsp;龙静儿、龙洁儿和龙娇儿都一样,都是打算跟丈夫同生共死的,根本就不走!

nbsp;nbsp;nbsp;nbsp;八个人挡住了大批的苗将勇士,展开了惨烈的搏杀!

nbsp;nbsp;nbsp;nbsp;有了这八个勇士挡住了大批的苗兵,那其余的八人这才有机会脱逃。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和陶喜不必有人断后,他们的轻功太高,只要没有箭的威胁,足矣自己冲出去,可是其余人却为了帮着他俩逃出去送信,却陷入了包围圈。

nbsp;nbsp;nbsp;nbsp;幸好有了这八人断后,这才侥幸逃脱。

nbsp;nbsp;nbsp;nbsp;洪福受伤最重,抡着的两具尸体,都砸的只剩下了两条血淋淋的脚脖子了,而他自己,也已经没有了力气。

nbsp;nbsp;nbsp;nbsp;洪福将一员苗将的头活活的又给砸碎之后,这才倒在了血泊。

nbsp;nbsp;nbsp;nbsp;这一通拼杀,洪福足足杀了有三四十个苗兵,他的伤太重,一见弟兄们逃走了,精神一松懈,再也支持不住了,倒在了血泊。

nbsp;nbsp;nbsp;nbsp;龙娇儿哭着扑向了丈夫,抱着血淋淋的丈夫,洪福用满是鲜血的手,摸摸娇妻美丽的脸蛋,柔声道:“娇儿,你这是何苦?为何不逃命,为何跟我一起死,为何这么傻?”

nbsp;nbsp;nbsp;nbsp;龙娇儿惨然笑道:“咱们同生共死,这才是夫妻呀,你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能跟你死在一起,我死也瞑目了。”

nbsp;nbsp;nbsp;nbsp;洪福紧握着龙娇儿的手,道:“娇妹,若有来生,我依旧要娶你为妻……”

nbsp;nbsp;nbsp;nbsp;“我也一样,生生世世,我们都是夫妻……”

nbsp;nbsp;nbsp;nbsp;“噗!噗!噗……”其余的苗兵恨透了这一对男女了,有太多的勇士死在这一对夫妻之手,简直恨透了二人了!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苗兵乱枪一通乱戳,将二人扎的血肉模糊,成了筛子,二人紧紧的抱在一起,脸上还挂着微笑,双双死在了血泊。

nbsp;nbsp;nbsp;nbsp;洪福和龙娇儿刚死,龙罡和龙贞儿也支持不住了,被一群苗兵给刺透了要害,龙贞儿狂吼一声,挥动手剑,又劈死了一群苗兵,冲到丈夫身边,龙罡也一样,不顾一切,杀开了一条血路,二人跌跌撞撞的拥抱在一起,双双死在血泊!

nbsp;nbsp;nbsp;nbsp;原宁和妻子并肩作战,其,一个苗将十分的骁勇,正是苗将来的十三勇士之一!

nbsp;nbsp;nbsp;nbsp;来的这十三个苗将,包括那个先锋,但这一阵惨烈的拼杀,死了一半!

nbsp;nbsp;nbsp;nbsp;洪福自己就杀了三个!

nbsp;nbsp;nbsp;nbsp;龙罡和龙贞儿合力杀了一个!

nbsp;nbsp;nbsp;nbsp;冲杀的时候,那几人有灭了一个!

nbsp;nbsp;nbsp;nbsp;原宁和妻子双战那一个,原宁已经支持不住了,他可没有洪福那么勇猛,原宁一见那苗将太厉害,大叫道:“洁儿,用你的绝招!”

nbsp;nbsp;nbsp;nbsp;玉洁儿也身负重伤,混战,忘了自己的本事了。

nbsp;nbsp;nbsp;nbsp;她的绝招,就是银针,就是龙女教给她的银针暗器!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的手下,用银针暗器最厉害的有两个姑娘,一个是龙洁儿,一个就是龙韵儿,这俩姑娘都是心灵手巧的,所以,对于银针暗器,是最厉害的两个,深得龙女的真传。

nbsp;nbsp;nbsp;nbsp;龙韵儿比龙洁儿还要厉害,一手漫天花雨撒银针的手法,都不在龙女之下了。

nbsp;nbsp;nbsp;nbsp;原宁这一提醒,不但提醒了龙洁儿,也同时提醒了龙韵儿,两个姑娘也是杀糊涂了,都忘了自己的本事了。

nbsp;nbsp;nbsp;nbsp;龙洁儿大叫道:“韵妹,用绝招!”

nbsp;nbsp;nbsp;nbsp;龙韵儿道:“明白!”

nbsp;nbsp;nbsp;nbsp;两个姑娘说罢,将手的剑都掷出去了,正好惯透了两个苗兵的胸膛!

nbsp;nbsp;nbsp;nbsp;两个姑娘大吼一声,飞身跃起,在半空,银针就出手了,就见一道道银光,奔那剩余的七个勇士的双眼射去!

nbsp;nbsp;nbsp;nbsp;那七个勇士根本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点点寒星好似流星一般洒落,紧接着,就是一声声惨叫!

nbsp;nbsp;nbsp;nbsp;那七个勇士也不例外,正被射瞎双眼!

nbsp;nbsp;nbsp;nbsp;“啊……啊……”七个勇士正在围攻四人,没料到,这俩女子的银针暗器这么歹毒,一时不备,正好被射瞎了双眼!

nbsp;nbsp;nbsp;nbsp;这七个勇士也是懵了,一见暗器来了,躲避不及了,下意识的一闭眼,但闭眼又有什么用,他们虽然闭起了眼睛,可是银针依旧在他们的眼皮射了进去,刺瞎了他们的眼睛!

nbsp;nbsp;nbsp;nbsp;原宁和应生大喜,虽然精疲力尽,但一见爱妻一下成功,真是惊喜交加,大吼一声,趁机挥动手剑对着那些瞎了眼的苗兵苗将就是一通乱剁!

nbsp;nbsp;nbsp;nbsp;那七个勇士死的最窝囊,论武功,根本不在他们俩之下,但是,双眼被刺瞎,什么都看不见,那里能是二人的对手,二人都拼了命了,他们更不是对手了。

nbsp;nbsp;nbsp;nbsp;那七个勇士的人头被二人趁机都给斩杀了!

nbsp;nbsp;nbsp;nbsp;龙韵儿和龙洁儿素手不停,在半空窜蹦跳跃,一阵阵的乱射,再看附近的苗兵,可倒了血霉,本来二人的银针暗器就百发百,凌厉异常,加上又是晚上,根本视力看不清楚,虽然有火把照亮,但也看不清楚。

nbsp;nbsp;nbsp;nbsp;这银针这么细小,就算白天,都难以见到,更别说晚上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两姑娘银针专门射人的眼睛,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百零八根银针,围杀这十八人的共有二百多苗兵,这二人的银针是绰绰有余了。

nbsp;nbsp;nbsp;nbsp;这二百多苗兵被这一通乱杀乱剁,也就只剩下一百名了,那剩余的正围攻四人,几乎都没明白怎么回事,眼睛就招了!

nbsp;nbsp;nbsp;nbsp;“啊……啊……我的眼睛……”

nbsp;nbsp;nbsp;nbsp;“我的眼睛啊……”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冥兵双手捂着眼睛在地上翻滚惨嚎!

nbsp;nbsp;nbsp;nbsp;应生和原宁则趁机拼尽所有的力气,开始砍杀被射瞎眼睛的瞎子们!

nbsp;nbsp;nbsp;nbsp;又是一通乱砍乱剁,终于,所有的苗兵都死了,应生和原宁,也倒在了血泊,奄奄一息了。

nbsp;nbsp;nbsp;nbsp;龙韵儿和龙洁儿捡起刀剑,将没死瞎了的苗兵又都给斩杀,这次跌跌撞撞的去往彼此丈夫的身上扑去。

nbsp;nbsp;nbsp;nbsp;这两姑娘也一样,身上了不少的毒箭,也是伤势严重,刚才也是拼尽了功力,才做到的,总算出其不意的斩杀了剩余的苗兵,总算没有白白的牺牲。

nbsp;nbsp;nbsp;nbsp;龙洁儿和原宁抱在了一起,龙韵儿和应生抱在了一起,两对血人,都相拥而泣。

nbsp;nbsp;nbsp;nbsp;谁又能料到,刚刚成亲不过半月,就成了他们的死日?

nbsp;nbsp;nbsp;nbsp;他们还没有在一起快乐够,生命就走到了尽头!

nbsp;nbsp;nbsp;nbsp;原宁柔声道:“洁妹,这一生能跟你做几日的夫妻,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假如有来生,我还要跟你做夫妻。”

nbsp;nbsp;nbsp;nbsp;龙洁儿幸福的跟丈夫拥抱在一起,轻轻道:“我也一样,就算做一日的夫妻,我都满足,更何况,我们在一起快乐了半个月,我已经很知足了……”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彼此的亲吻着,一起闭上了眼睛,临死前,依旧没有松开对方。

nbsp;nbsp;nbsp;nbsp;应生凄然一笑,道:“看来,我们的命比他们要长。”

nbsp;nbsp;nbsp;nbsp;龙韵儿苦笑道:“不过,也长不了多少了。”

nbsp;nbsp;nbsp;nbsp;应生柔声道:“你后悔吗?”

nbsp;nbsp;nbsp;nbsp;龙韵儿轻轻道:“后悔?你这时候问我后不后悔,我就算后悔,你又能怎么办?”

nbsp;nbsp;nbsp;nbsp;应生笑道:“后悔,咱们下辈子就不做夫妻了,不后悔,下辈子,我还娶你,你到底后不后悔呢?”

nbsp;nbsp;nbsp;nbsp;龙韵儿紧紧的抱着丈夫,柔声道:“没想到,你也会开玩笑了。”

nbsp;nbsp;nbsp;nbsp;应生人称铁面判官,一向是不苟言笑的,就算是跟心上人在一起,也从没有这般的开玩笑,不过,临死前,做人为什么还要这么死板呢?

nbsp;nbsp;nbsp;nbsp;应生叹道:“我这人太古板,跟我在一起,我怕你不快乐。”

nbsp;nbsp;nbsp;nbsp;龙韵儿柔声道:“我喜欢的就是你的正经,跟你在一起,我从没后悔过,就算来生,再跟你做夫妻,我也同样无怨无悔!”

nbsp;nbsp;nbsp;nbsp;应生吻着娇妻的带有血迹的樱唇,柔声道:“你……你既然不后悔……那……那若是人真的有来生,我……我还娶你为妻……”

nbsp;nbsp;nbsp;nbsp;龙韵儿满脸幸福,跟心上人激吻在一起,轻声道:“若有来生,此情永恒,我依旧嫁给你!生哥哥,我……先走了……我等着你……”

nbsp;nbsp;nbsp;nbsp;龙韵儿说罢,闭上了眼睛,断了气。

nbsp;nbsp;nbsp;nbsp;应生凄惨一笑,喃喃道:“廉大哥,我再也不能辅佐你了,愿你保重,再见了……”

nbsp;nbsp;nbsp;nbsp;应生抱着爱妻,亲了一下爱妻,跟妻子嘴对嘴,也闭上了眼睛,绝气而亡!

nbsp;nbsp;nbsp;nbsp;八对相亲相爱的有情人都相拥而死,不过,他们的人生已经没有了遗憾,因为,他们曾经相爱过。

nbsp;nbsp;nbsp;nbsp;人生不过就是一个过程罢了,只要这个过程得到过,相爱过,拥有过,就算生命短促,又有什么遗憾?

nbsp;nbsp;nbsp;nbsp;这四对夫妻,后来,一起投胎转世,除了一对没有做夫妻之外,其余的又都做了夫妻,又是恩爱的夫妻,这就是他们的前世未了之缘。

nbsp;nbsp;nbsp;nbsp;只有龙罡和龙贞儿来世没做夫妻,这并不是他们不相爱,而是,龙贞儿帮着师姐管理龙女派。

nbsp;nbsp;nbsp;nbsp;龙罡就是后来的龙天罡,龙贞儿,就是九女的魏晓晨,也就是龙女的转世后的师傅贞烈仙子罗贞。

nbsp;nbsp;nbsp;nbsp;不过,二人曾有约定,等教好了徒弟,再结为夫妻的。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还没有实现他们的诺言,仙疆魔域之战打响,二人双双死于天魔之手。

nbsp;nbsp;nbsp;nbsp;四周静下来了,村的人几乎都死光了,其余的苗兵都去追杀那些人去了,剩余的,都被这四人斩杀。

nbsp;nbsp;nbsp;nbsp;再看四周,密密麻麻的都是尸体了,血淋淋的尸体,横七竖八到处都是,大多都是苗兵多。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发动战争的野心家给百姓们带来的痛苦,所以说,发动战争的人,不管什么目的,都是罪不容赎的罪人,就算再了不起,也不是英雄和伟人,而是无耻的畜生!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的四个弟兄和龙女的四个姐妹,不愧为勇士和巾帼英雄,以八人之力,就斩杀了苗兵三百多!

nbsp;nbsp;nbsp;nbsp;他们是为保家卫国而死的,为民族而死的,他们就算杀的人再多,也是英雄!

nbsp;nbsp;nbsp;nbsp;若不是对方用暗箭,以大力天神洪福自己之力,这三百人都不够他杀的。

nbsp;nbsp;nbsp;nbsp;洪福是九子最勇猛的一个,也许,后世会了法术,勇猛不见得能厉害,可是,前世苗兵不会法术,他们也都不会道术,所以,勇猛的人那就是无敌的。

nbsp;nbsp;nbsp;nbsp;洪福的勇猛,可以说是勇冠炎黄二国,根本没有对手。

nbsp;nbsp;nbsp;nbsp;他除了佩服廉圣帝和龙女之外,根本就没服过任何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虽然不及他勇猛,可是武功却比他高,可以说,廉圣帝要打败他,用的不是硬拼,而是靠真实的武功。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的武功是以巧妙著称,而他则是以勇猛著称,但柔能克刚,猛必然不如智,而华武术之所以厉害,就在于一个避实击虚的智谋,而不是靠蛮力,这才是华武术的精髓。

nbsp;nbsp;nbsp;nbsp;而洪福的武功就相当于外家功夫,他的外家功夫登峰造极。

nbsp;nbsp;nbsp;nbsp;而廉圣帝的武功则属于内家功夫,内家功夫登峰造极。

nbsp;nbsp;nbsp;nbsp;而且,二人永远也不会交手,因为,洪福的武功,大部分是廉圣帝所教的,洪福最敬重的就是主人廉圣帝,就算死,他都不会对廉圣帝无礼。

nbsp;nbsp;nbsp;nbsp;这些苗兵只是猛,就算那十三个勇士,也是外家功夫,也不是廉圣帝那种内家高手,所以,不及洪福,只是洪福自己,就杀了三大勇士,可见洪福的厉害了。

nbsp;nbsp;nbsp;nbsp;可以说,在洪福等人的拼命下,其余的十人算是逃过了一劫,终于杀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他们的死没有白费,已经值了。

nbsp;nbsp;nbsp;nbsp;但就算死千千万万的侵略者,也没有人会掉一滴泪水,可是,就算死一个英雄,那也是令人伤痛的!

nbsp;nbsp;nbsp;nbsp;所以,像成吉思汗、忽必烈、努尔哈赤、皇太极、康熙、顺治、多尔衮等屠夫死了,满清鞑子都死绝了,有头脑的炎黄子孙绝对是拍手称快,也绝不会伤心难过。

nbsp;nbsp;nbsp;nbsp;屠夫死的越多,这个世界就越太平,这些无耻的屠夫,早就该死!

nbsp;nbsp;nbsp;nbsp;死千千万万的畜生,也被不及死一个英雄令人痛心的!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和陶喜,二人杀开了一条血路,飞身上了荒山,二人一路飞驰,去找廉圣帝和龙女,这二人是最先杀出去的,只因为,这俩人轻功最好。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的九男和九女都很有特点,各擅其长,龙霞儿和陶喜就是那种闲不住好玩的人,一天总是爱蹦蹦跳跳的,所以,廉圣帝和龙女都是因材施教,指点他们轻身术,而这俩人就爱练这个,没曾想,在这种时候算是派上了用场了。

nbsp;nbsp;nbsp;nbsp;有时候,看似没什么用处的东西,反而是最有用的,这俩人轻功高明,恰好最适合逃命和送信,而其余人武功高明,轻功却不及二人,只能拼杀了。

nbsp;nbsp;nbsp;nbsp;再说,那另外的四对夫妻,被冲散了,曲赋和龙扬儿在一起,楚祥和龙青儿在一起,这四个人一起杀出去的。

nbsp;nbsp;nbsp;nbsp;还有四人,熊燚和龙冰儿这对夫妻在一起,齐寿跟龙静儿在一起,这四人一起杀出去的。

nbsp;nbsp;nbsp;nbsp;这四人杀到途,路过炎族的村庄,恰好遇到了雪儿、卓儿和蝶儿保护着鱼家三位公主杀出了村庄!

nbsp;nbsp;nbsp;nbsp;这三位公主乃是廉圣帝的未婚妻,焉能不救,四人大吼一声,杀进了包围圈,将六人救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索性,前去杀她们的不是苗兵的主力,加上那三个侍女都太厉害,勉强保护着三姐妹冲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不过,鱼家姐妹武功不行,虽然会一点功夫,但实在是一般般,若没有那三个厉害的女侍卫,鱼家姐妹早就死在了乱兵了。

nbsp;nbsp;nbsp;nbsp;但就算如此,鱼家姐妹也受了重伤了,跌跌撞撞的在三个好姐妹的保护下正在拼死往外冲。

nbsp;nbsp;nbsp;nbsp;这时,熊燚、龙冰儿、齐寿和龙静儿杀了进来,将六人救下。

nbsp;nbsp;nbsp;nbsp;一行十人趁着夜幕之色闯出去,总算侥幸杀了出去,一连逃出去了二十多里地,这才长出一口气。

nbsp;nbsp;nbsp;nbsp;只是,鱼家姐妹武功太差,三个女子都受了伤,而且,三个姑娘都走不动了。

nbsp;nbsp;nbsp;nbsp;这时,恐慌的百姓络绎不绝逃着,十个人也不敢多停留,三个侍女搀扶着三个公主,一瘸一拐的随着百姓逃难。

nbsp;nbsp;nbsp;nbsp;刚刚出去不远,就听喊杀声震天动地,身后的苗兵苗将飞奔而至,追杀了上来!

nbsp;nbsp;nbsp;nbsp;鱼莉儿哭道:“各位姐姐,大哥,不要管我们了,你们自己杀出去吧,带着我们,是个累赘,是杀不出去的,快走!”

nbsp;nbsp;nbsp;nbsp;鱼秀儿也叫道:“快走啊,再不走,被包围了,谁也逃不出去了!”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也哭叫道:“我们死不要紧,连累了大家,大家还是快走吧!”

nbsp;nbsp;nbsp;nbsp;齐寿沉声道:“三位公主,得罪了,熊大哥,咱们背着她们走,冰儿,静儿断后,卓儿、蝶儿开路,雪儿背着鹅儿,快点!”

nbsp;nbsp;nbsp;nbsp;鱼莉儿哭叫道:“这样不行的,你们不要管我们姐妹了!”

nbsp;nbsp;nbsp;nbsp;熊燚喝道:“这如何能行?你们是廉大哥的未婚妻,就是我们的主母,就算死,都要救你们出去,不要罗嗦,快上来!”

nbsp;nbsp;nbsp;nbsp;熊燚脾气最烈,不过,却是热心人,当下不容分说,将鱼鹅儿背着身上,脱下外衣,将鱼鹅儿纤细的腰肢捆绑住。

nbsp;nbsp;nbsp;nbsp;齐寿也不例外,将鱼莉儿背在身上,也跟自己捆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雪儿是三个女侍卫力气最大的,当下赶紧将鱼秀儿也背起来,三个人迅的将鱼家三姐妹跟自己捆好,一手握剑,一手托着三个姑娘的腿,这就要走。

nbsp;nbsp;nbsp;nbsp;卓儿和蝶儿哭道:“三位姐姐保重,我们断后!”

nbsp;nbsp;nbsp;nbsp;龙冰儿跺脚道:“你们快走,我们断后!”

nbsp;nbsp;nbsp;nbsp;卓儿摇头道:“不!你们快走,我们姐妹断后,公主就交给你们了!”

nbsp;nbsp;nbsp;nbsp;蝶儿一推龙静儿,叫道:“快走啊,你们武功高强,能保护着三位公主逃出去,我们姐妹抵挡一阵,就去找你们,你们快走啊!”

nbsp;nbsp;nbsp;nbsp;这姐妹二人知道断后的危险,肯定是九死一生,龙冰儿和龙静儿他们是夫妻,她们不忍心这二人夫妻分离,而且,这四人也是为了救这三姐妹才落下的,否则,早就杀出去了。

nbsp;nbsp;nbsp;nbsp;卓儿和蝶儿也是两个重情重义的姑娘,所以才抢着抵挡追兵。

nbsp;nbsp;nbsp;nbsp;这时,苗兵已经追杀了上来,蝶儿和卓儿呐喊一声,杀进了苗兵群!

nbsp;nbsp;nbsp;nbsp;齐寿一见如此,痛声道:“快走,杀出去,让她们断后吧!”

nbsp;nbsp;nbsp;nbsp;于是,龙冰儿和龙静儿一前一后开路,护住三人。

nbsp;nbsp;nbsp;nbsp;齐寿、熊燚和雪儿背着廉圣帝的三个未婚妻在间,卓儿和蝶儿拼死挡住了追杀上来的百余苗兵。

nbsp;nbsp;nbsp;nbsp;鱼家姐妹哭叫道:“卓儿、蝶儿,快走呀……”

nbsp;nbsp;nbsp;nbsp;“快呀……快逃呀……”

nbsp;nbsp;nbsp;nbsp;卓儿大叫道:“三位姐姐,我们姐妹再也不能侍候三位姐姐了,保重!”

nbsp;nbsp;nbsp;nbsp;“雪儿姐姐,一定要救三位姐姐出去……”

nbsp;nbsp;nbsp;nbsp;雪儿大叫道:“放心吧,我就算一死,都要救三位姐姐出去的,二位姐姐,你们珍重!”

nbsp;nbsp;nbsp;nbsp;渐渐的,声音越去越远,鱼家姐妹的哭喊声消失了,人也消失在冷月。

nbsp;nbsp;nbsp;nbsp;卓儿和蝶儿也真勇猛,剑法精妙,一点都不在龙女的九个侍女之下,姐妹二人好似穿花蝴蝶一般,脚下踩着鱼家姐妹所创的蝴蝶步法,穿梭在一百多凶悍的苗兵群,剑光点点,也不知刺杀了多少苗兵!

nbsp;nbsp;nbsp;nbsp;那些苗兵知道厉害,知道这是主要捉拿的人,一般的人,绝不会这么厉害,所以,一部分追杀了下去,大部分困住了这姐妹二人!

nbsp;nbsp;nbsp;nbsp;“这两娘们挺漂亮呀,喂,抓活的,咱们弟兄好好的乐和乐和……”

nbsp;nbsp;nbsp;nbsp;忽然又是一群苗兵杀到,一见这姐妹二人的美貌,就动了心,命苗兵抓活的。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苗兵将这姐妹二人困在垓心,卓儿和蝶儿并肩靠在一起,一听这话,再看重重苗兵,知道今日绝难逃命,而且,两个姑娘杀了足有一个多时辰了,早已是精疲力尽了,已经无力杀出去了,但她们却知道被活擒生不如死要受辱,二人是宁死不辱!

nbsp;nbsp;nbsp;nbsp;卓儿厉声道:“想要捉活的,做梦!”

nbsp;nbsp;nbsp;nbsp;卓儿说罢,倒转剑刺透了自己的心窝!

nbsp;nbsp;nbsp;nbsp;卓儿喘息着道:“蝶姐姐,我先……走一步了,咱们来世再做姐妹……”

nbsp;nbsp;nbsp;nbsp;卓儿说罢,口吐鲜血而亡!

nbsp;nbsp;nbsp;nbsp;蝶儿流着泪道:“好妹妹,咱们来世再做姐妹!”

nbsp;nbsp;nbsp;nbsp;就听苗将大叫道:“臭丫头,你以为死了,就能幸免了吗?你的尸体还在,我们弟兄也能快活,哈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蝶儿一听,怒道:“无耻!”

nbsp;nbsp;nbsp;nbsp;蝶儿一咬银牙,将手剑尖一颤,刷刷刷,先将好姐妹卓儿秀美的脸蛋划的鲜血淋漓,又将卓儿全身刺了好几剑,弄的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nbsp;nbsp;nbsp;nbsp;紧接着,蝶儿一狠心,将自己的脸也给划得鲜血淋漓,狂笑道:“狗贼,你不是要x尸吗?好呀,来呀!”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苗兵以为必然能擒住这两美女,都围在四周,正准备活擒,万万没料到,这俩姑娘竟然这么刚强,一个自尽,一个更厉害,怕死后尸体受辱,竟然将自己和好姐妹的脸刮花,身子刺的鲜血淋漓,就算贼人再无耻,见到这鲜血淋漓的尸体,和惨不忍睹的脸蛋,也没有了兽欲了。

nbsp;nbsp;nbsp;nbsp;蝶儿狂笑着,一咬牙,将左臂斩落,又一剑,将在自己全身上下刺了数剑,最后倒转手剑,自刎而亡,临死依旧狂笑道:“你们……这些狗贼……廉大哥和龙姐姐会……为我们报仇的,你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nbsp;nbsp;nbsp;nbsp;蝶儿说罢,将手剑丢掉,扑在好姐妹的尸体上,缓缓道:“好妹妹,我来找你了,咱们来世再做好……姐……妹……”

nbsp;nbsp;nbsp;nbsp;蝶儿闭上了眼睛,跟卓儿死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在蝶儿的咽喉上,鲜血咕嘟咕嘟的冒着,染红了两个姑娘的全身,两个姑娘浑身血淋淋的,真是惨不忍睹,别说jian污她们,就算一见,都不忍再看。

nbsp;nbsp;nbsp;nbsp;蝶儿和卓儿为了清白之身,宁愿死,都决不受辱,而且死的是那么的壮烈!

nbsp;nbsp;nbsp;nbsp;后来,这两个贞烈的好姑娘,死后灵魂重新投胎转世,进了傲人族,成了卓悠悠和冷玉蝶,她们之所以能进傲人族,只因为,她们都是最圣洁的灵魂!

nbsp;nbsp;nbsp;nbsp;这俩姑娘临死前的诺言也成了真,她们来世果然又是一对好姐妹,不但是一对好姐妹,来世,还嫁给了同一个丈夫,可以说是来世无憾了。

nbsp;nbsp;nbsp;nbsp;无数苗兵苗将简直都惊呆了,都愣呆呆的围着两具血淋淋的尸体,久久没有人动一下。

nbsp;nbsp;nbsp;nbsp;片刻间,一个苗兵破口大骂道:“这两个贱货,就算死,都不留一具完整的尸体,好,老子就成全你,将你们碎尸万段!”

nbsp;nbsp;nbsp;nbsp;一个凶残的苗兵挥舞弯刀就要将两个节烈的姑娘分尸出气!

nbsp;nbsp;nbsp;nbsp;不少的苗兵也是这么气愤,因为,蝶儿和卓儿都太美了,他们真想活擒,好享受一下两位绝色佳人的玉体,但蝶儿这一招太可恨了,她竟然在临死前,将自己和好姐妹的脸刮花,成了丑八怪,不但如此,还故意刺的全身血肉模糊,就算是再畜生不如的畜生,都没有了兴趣了。手机请访问: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