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0章 痛失知己1

第三百三十章 痛失知己1

bp;bp;bp;bp;眼见到嘴的肥肉泡汤,这如何不令这些苗兵气愤?

bp;bp;bp;bp;那几个苗兵刚要乱剁一通,将两位女英雄分尸,就听一声大吼道:“住手!不准对她们无礼!”

bp;bp;bp;bp;那为首的苗将跳了下来,那苗将简直都震惊了,万万没料到,世上竟有这种奇女子、伟丈夫!

bp;bp;bp;bp;那凶悍的苗将跳下来,恭恭敬敬的对着两个姑娘血淋淋的尸体大拜了八拜,其余的苗兵一见头子拜倒在地,赶紧也随着跪下对着两位女英雄的尸体跪拜。

bp;bp;bp;bp;那苗将痛声道:“二位姑娘真乃是天神也!”

bp;bp;bp;bp;那苗将站起身来,道:“这两位姑娘,乃是天上的神女,不可亵渎,就算是男人,都不曾有这般的英雄气概,若是对两位尊神无礼,我们整个苗族定然会受到天谴的,将两位女英雄好好的装殓起来,寄放在前面的村庄内,等日后他们的家人找到,好埋葬她们,不得对她们不敬和无礼,谁若无礼和亵渎她们,定斩不饶!”

bp;bp;bp;bp;“是!”无数的苗兵答应着,将蝶儿和卓儿的尸体抬了下去,连她们的兵器都捡了起来,恭恭敬敬的放在两位姑娘的身边,找了一处空房子,将蝶儿和卓儿的尸体安置在房间内了。

bp;bp;bp;bp;苗人最崇拜战神和英雄,也很迷信,蝶儿和卓儿的英雄气概令这个苗将敬佩,也震惊了所有的苗兵。

bp;bp;bp;bp;有时候,英雄不但本族本国人尊敬和敬重,就算是敌人,也会对英雄尊敬!

bp;bp;bp;bp;两位姑娘,用她们的鲜血,博得了敌人的尊重,她们就是英雄,她们就是炎黄子孙的楷模和骄傲!

bp;bp;bp;bp;狗永远是狗,就算做了汉奸,对主子有多大的贡献,狗,也没有人会尊敬。

bp;bp;bp;bp;像后世的吴三桂、洪承畴,就连满清的皇帝都不屑一顾,骂他们是贰臣、奸臣,鄙视他们。

bp;bp;bp;bp;卓儿和蝶儿死了,但她们却是清清白白的死去,轰轰烈烈的死去!

bp;bp;bp;bp;她们的死也没有白费,因为,她们尽到了她们的义务,已经死而无憾了。

bp;bp;bp;bp;鱼家姐妹被这几人救走,这些人不敢走大路,而是翻山越岭,往龙女山亡命逃去。

bp;bp;bp;bp;众人都累的精疲力尽,但依旧咬牙坚持着。

bp;bp;bp;bp;又逃了三十多里的山路,忽然就听一阵阵弓弦声响罢,紧接着,就是三声惨叫!

bp;bp;bp;bp;原来,山小路也有埋伏!

bp;bp;bp;bp;五人措手不及,一个不慎,鱼家三姐妹后背都了好几支毒箭!

bp;bp;bp;bp;刚才那三声惨叫,就是鱼家姐妹的!

bp;bp;bp;bp;但这时根本没有时间查看三姐妹的伤势了,五人大吼一声,飞身就逃,钻树丛,翻山沟,总算摆脱了追兵。

bp;bp;bp;bp;也正是由于鱼家三姐妹在他们身后,熊燚、齐寿和雪儿才免了一死,否则,死的将会是这三人了。

bp;bp;bp;bp;五人如飞似箭,一口气飞奔出去约有十余里,这才查看鱼家三姐妹的伤势。

bp;bp;bp;bp;鱼家三姐妹也真坚强,只是出其不意的被射箭惨叫一声,紧接着,紧咬银牙一声不吭,因为她们知道,若是喊痛叫疼,定然会影响到这几人,说不定大家都死在此处,所以,三姐妹一声不吭!

bp;bp;bp;bp;熊燚等人找了处安全地方,赶紧查看三姐妹的伤势,发现,这三位公主早就断了气,嘴里流出的血都是黑色的!

bp;bp;bp;bp;这三位公主一心一意的爱着廉圣帝,想要嫁给他为妻,不惜做龙女的替代者,但可惜,他们今世无缘,离成亲之日只有天了,她们就一命呜呼。

bp;bp;bp;bp;不过,她们死的时候,身子是清清白白的,一个人能清白而生,清白的死去,这又有什么不好的?

bp;bp;bp;bp;而且,她们这些年活的都很快乐,贵为公主的身份,根本就没有受过罪,可以说,就算死都无憾了。

bp;bp;bp;bp;后来,她们投胎,依旧做了骄傲高贵的公主,依旧是天天快乐、无忧无虑,受父母的宠爱,师兄弟的宠爱,甚至还有她们喜欢的男人。

bp;bp;bp;bp;她们后世就是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三姐妹,可以说,她们的后世,乃是最幸福的了,因为她们乃是九子和九女的女儿,那时的玉清教已经庞大至极,她们是掌门的爱女们,如何能不受宠爱?

bp;bp;bp;bp;而且,她们的身份,甚至比什么炎黄二国的公主都要高贵,就算是炎黄二国,也将玉清道教和龙女派奉若神明,听从九子九女的调遣,她们是九子和九女的爱女,如何能不受宠爱?

bp;bp;bp;bp;而后,这三姐妹更了不起,因为,她们的丈夫了不起,所生的儿子也了不起。

bp;bp;bp;bp;鱼莉儿死后,后世投胎就是曲仙儿,乃是玉清掌教曲天赋和玉龙九女妙音仙子秦扬之女,曲仙儿的地位可谓是高贵无比的,自幼享受尽了富贵和快乐,一点都不比前世差。

bp;bp;bp;bp;曲仙儿后来生了俩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就是日后的太上老君,做了道祖,曲仙儿就是道祖的亲生母亲,前世就是鱼莉儿,后世就是道祖的母亲,宇宙大帝凌玉霄的爱妻,她可以说,能走到这一步,就是因为她灵魂的圣洁和高贵。

bp;bp;bp;bp;她的女儿,在前已经交代过,自不细说。

bp;bp;bp;bp;鱼秀儿死后,后世就是洪袖儿,乃是九子洪天福和玉龙九女,翩翩仙子阳娇的爱女,后来洪袖儿嫁给了宇宙苍穹无量功德大帝凌玉霄,也生了俩儿子和一个女儿。

bp;bp;bp;bp;一个就是三清的另外一个道祖原始天尊,再一个就是世世代代投胎转世做人皇的儿子,可以说,人间的皇帝,世世代代都有她所生的儿子。

bp;bp;bp;bp;洪袖儿也够牛比的吧,可以说,也很幸福。

bp;bp;bp;bp;鱼鹅儿死后,后世就是三女最顽皮聪明的楚桂儿,乃是九子楚天祥和九女朱青的爱女,更得宠爱,楚桂儿也嫁给了宇宙苍穹大帝凌玉霄,后来,生的儿子,乃是三清道祖的通天教主。

bp;bp;bp;bp;她的第二个儿子,也是到人间,世世代代成为了人皇,享受尽人世间的快乐和富贵。

bp;bp;bp;bp;她的女儿,就是蚩尤之女,后世,做了凌玉霄的爱女,被凌玉霄保护起来。

bp;bp;bp;bp;后来,死去的蝶儿,就是后世宇宙苍穹大帝凌玉霄的妻子冷玉蝶,后来,玉蝶也生了俩儿子,一个就是三星的福星,另外一个小儿子,也是世世代代做人间的人皇,凡是人间的皇帝,都是凌玉霄的儿子,因为,凌玉霄是拯救三界的圣神,所以,理当做三界之主,享受天地人皇的至尊地位。

bp;bp;bp;bp;死去的卓儿,就是玉霄的另一爱妻傲人族的卓悠悠,后来,卓悠悠也生了两子,大儿子,就是后世三星的禄星,小儿子,也是成了人间的人皇,享受人间的富贵。

bp;bp;bp;bp;这雪儿,后世就是雪紫儿,也是凌玉霄的妻子,也生了两子,大儿子,就是六个姑娘生的最小的一个,做了后来的寿星老,因为,雪紫儿那时候已经死了,是凌玉霄救回她,而后她才怀孕的,所以,她生的那一胎,就是最小的了。

bp;bp;bp;bp;后来他们生的儿子,是隔十年之后,才生的,因为,凌玉霄大战天魔,将天魔诛杀后,两败俱伤,消失了九年不见,九年之后,才又回到了昆仑,故而,后面生的儿子,比前面小一些,这个以后再说,

bp;bp;bp;bp;他前面六个老婆生的儿子,有三个被鸿钧道人收了做徒弟,就是日后的三清祖师,有三个被玉霄最尊敬的蓬莱三仙收为了徒弟,就是日后的福禄寿三星,后面生的第一胎,也就是他第七个儿子,就是地祖镇元子,乃是雪紫儿生的。

bp;bp;bp;bp;那镇元子在三界的地位也不小,后世三界的地祖,也就是有人参果树的镇元大仙,就是雪紫儿的大儿子,负责看护人参果树的,因为,凌玉霄就是人参果成人的,人参果当然归凌玉霄所有了,所以,他派儿子看管人参果,做了地祖。

bp;bp;bp;bp;这也就是佛教贪婪,始终都不敢抢人参果的原因,就算是如来,都不敢打主意,观音都说,我都敬让三分,只因为,人家地祖镇元子有后台,他的父亲就是宇宙苍穹大帝道家的真正鼻祖凌玉霄,他的母亲,就是号称第一女战神的雪紫儿,这谁敢惹?

bp;bp;bp;bp;这也难怪人家镇元子敢说大话,说三清是他的朋友,平辈论交,这个的确不错,因为,三清道祖是镇元子同父异母的弟兄,当然是平辈了,说五帝平辈论交,这个也不错,因为,论辈分,凌玉霄是最大的,就算是鸿钧老祖都矮一辈,如来佛都要叫他大爷,那五帝,当然跟镇元子是朋友了,所以,镇元子一点都没夸大,人家的地位是从父母那里论的,当然不供奉三清道祖,不供奉玉皇大帝了,只因为,他们的确不够资格。

bp;bp;bp;bp;后来雪紫儿的小儿子,始终跟随在凌玉霄身边。

bp;bp;bp;bp;凌玉霄除了这几个有名的神仙儿子之外,再就是那几个世世代代投胎做人皇的儿子,另外,还有几个女儿,有黎山老母,灵山老母等,都是他的女儿。

bp;bp;bp;bp;当然,这乃是后话,暂且不提。

bp;bp;bp;bp;单说鱼家三公主死去,雪儿焉能不难过?

bp;bp;bp;bp;雪儿自幼乃是孤儿,父母死于洪水,被炎帝收养,将她送给鱼家三公主作为侍女,但鱼家姐妹,待雪儿亲如姐妹一样,雪儿是感激涕零,如何能不伤心?

bp;bp;bp;bp;而且,一想到好姐妹卓儿和蝶儿凶多吉少,她更难过了。

bp;bp;bp;bp;雪儿哭叫道:“大公主,二公主……姐姐啊……”

bp;bp;bp;bp;雪儿附尸痛哭,熊燚和齐寿也泪流满面,这三位公主是廉圣帝的未婚妻,他们竟然没救的了,觉得心有愧,对不起廉圣帝和龙女。

bp;bp;bp;bp;鱼家姐妹虽然吃了人参娃娃的须子,寿命能活到三百岁,但那是没有人伤害她们的情况下,若是有人伤害她们,别说是她们,就算人参娃娃都能死。

bp;bp;bp;bp;所以,寿命有时候难奈何外力和意外的命运,谁也无可奈何。

bp;bp;bp;bp;雪儿哭了一阵,一咬牙,豁然站起,道:“三位姐姐,你们待雪儿恩重如山,雪儿这就替你们报仇,跟这些贼人拼了!”

bp;bp;bp;bp;雪儿说罢,迈步就走,齐寿喝道:“回来,静妹,冰妹,快将她拉回来!”

bp;bp;bp;bp;龙静儿和龙冰儿赶紧将雪儿拽了回来,因为,她这一去,就是死路一条!

bp;bp;bp;bp;雪儿痛哭道:“放开我,我要替公主报仇!”

bp;bp;bp;bp;齐寿也是一位办事稳重的人,颇有廉圣帝之风,做事不那么冲动,齐寿沉声道:“仇一定要报的,但是,不能白白牺牲,等找到廉大哥和龙姐姐后,在他们的率领下,咱们再报仇,而且,目前最重要的是将三位公主的尸体带回去给廉大哥,将三位公主安葬,你如何能意气用事?快,背起三位公主,这里不是安全之地,贼人很快就追杀上来,咱们快赶路!”

bp;bp;bp;bp;雪儿一想也是,就算报仇,也要忍耐,擦了一把泪水,咬着牙道:“三位姐姐,二位妹妹,这笔血债,雪儿一定替你们讨还的,势必将苗贼斩杀干净,替姐姐们报仇雪恨!”

bp;bp;bp;bp;雪儿说罢,流着泪,将鱼莉儿背着身上,齐寿和熊燚也背上了两具尸体,五个人一路跌跌撞撞,消失在了黑暗。

bp;bp;bp;bp;鱼家姐妹虽然死了,可是,她们的身份不同,尸体如何能丢掉?

bp;bp;bp;bp;就算是死,他们都要将鱼家姐妹的尸体带回去给廉圣帝,因为,鱼家姐妹,是廉圣帝的未婚妻!

bp;bp;bp;bp;鱼家姐妹,也是炎国的公主,更是龙女的好姐妹,如何能将她们弃尸不顾?

bp;bp;bp;bp;所以,齐寿和熊燚虽然累的要命,但依旧咬着牙背着鱼家姐妹的尸体,带回去给廉圣帝和龙女。

bp;bp;bp;bp;齐寿和熊燚觉得对不起廉圣帝,对不起龙女,因为,他们没有保护好廉圣帝的未婚妻,致使这三姐妹丧命!

bp;bp;bp;bp;但是,这也不怪他们,他们已经尽力了!

bp;bp;bp;bp;要怪,就该怪这些无耻的侵略者!

bp;bp;bp;bp;要怪,就该怪那些发动战争的战争狂魔!

bp;bp;bp;bp;这一笔一笔的血债,炎黄子孙,早晚要讨回来,血债,势必要血来偿还!

bp;bp;bp;bp;这个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无耻的侵略者欠下了炎黄子孙的血债?

bp;bp;bp;bp;真要讨还,谁能偿还的起?

bp;bp;bp;bp;那些无耻侵略者的后代,虽然可不必报仇,毕竟,他们是无辜的,他们生下来,也是无可奈何的,都是他们畜生不如的祖宗兽欲上来了,才留下的孽种,所以,他们也是无可奈何的。

bp;bp;bp;bp;但是,他们的祖先,却应该批判,重重的批判,只要是炎黄子孙,就有权利骂他们,批判他们的无耻祖宗!

bp;bp;bp;bp;像什么成吉思汗、忽必烈、金兀术、努尔哈赤、皇太极、多尔衮、顺治、孝庄、康熙等等狗皇帝,狗鞑子,只要是炎黄子孙,就有资格去骂他们,去批判他们,因为,他们犯下了累累血债,是罄竹难书!

bp;bp;bp;bp;炎黄子孙都是受害者,受害者的后代,为何没有权利批判?

bp;bp;bp;bp;就算这些畜生是满人的祖宗,是蒙古人的祖宗,是女真人的祖宗,那也要骂,那也要批判,而且,要重重的批判,痛骂,痛批,因为,我们虽然不能问他们的后代讨还血债,可是,他们的祖先,我们却不能歌颂,却一定要批判,因为,他们的祖先,的确是畜生不如!

bp;bp;bp;bp;只可惜,炎黄子孙太麻木不仁,也太愚昧无知,不但不批判,还歌颂,真是好荒唐的华夏大地,好无耻的国人!

bp;bp;bp;bp;难道真的是因为满清入关杀光了有骨气的人,剩下的都是无耻的奴才,才会这样的吗?

bp;bp;bp;bp;这种铮铮傲骨的炎黄子孙都死了吗?

bp;bp;bp;bp;炎黄子孙血液的傲骨和自尊,那挺拔的脊梁,真的被满鞑子彻底击碎了吗?

bp;bp;bp;bp;悲乎,英雄们死了,只剩下奴才!

bp;bp;bp;bp;不过,他们都是英雄,一身傲骨的英雄,男人是英雄,女人也是英雄!

bp;bp;bp;bp;谁敢来侵略,炎黄子孙,就算只剩下一人,都会血战到底,跟无耻的侵略者战斗到最后一滴血。

bp;bp;bp;bp;要说英雄,他们才是真英雄!

bp;bp;bp;bp;也只有这些英雄,才有资格做神仙,才有资格做神仙的祖宗!

bp;bp;bp;bp;他们做那些神仙们的祖宗,是那些神仙们的三生之幸!

bp;bp;bp;bp;一说英雄,鬼泣神惊,华夏大地,究竟有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

bp;bp;bp;bp;后人,又有多少人会记得他们?

bp;bp;bp;bp;但他们无怨无悔,因为他们是为国而战,为家而战,为民族尊严而战!

bp;bp;bp;bp;他们就是最可敬的无名英雄!

bp;bp;bp;bp;黑夜,对于逃命的人来说,无疑是最好的,但对于埋伏的人来说,何尝不是最好的时机?但黑夜再漫长,也会过去,罪恶始终都会被消灭。

bp;bp;bp;bp;但罪恶只能被短暂的消灭,但永远不会消失。

bp;bp;bp;bp;罪恶就好似白天和黑夜一样来回交替,一会罪恶压倒光明,一会是光明压倒罪恶,但却是谁也不会将对方彻底的断绝。

bp;bp;bp;bp;只要有生命存在,就会有罪恶存在。

bp;bp;bp;bp;这个世上所有的人类其实都有罪,所有的生命,也都有罪。

bp;bp;bp;bp;每个人都曾经伤害过生命,所以,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有罪,这是无法改变的现实。

bp;bp;bp;bp;这些丧失亲人的英雄们,好不容易杀出了重围,摆脱了追杀的追兵,他们相信,只要找到廉圣帝和龙女,他们就能消灭罪恶。

bp;bp;bp;bp;因为,廉圣帝和龙女乃是龙凤天骄,他们就是光明和正义的化身!

bp;bp;bp;bp;只要有他们在,就会有希望!

bp;bp;bp;bp;但他们也是人,难道真的能改变命运?

bp;bp;bp;bp;廉圣帝的卜算果然没有错,战争终于开始了,而且,还是两族间生死存亡的一战!

bp;bp;bp;bp;这一战,他将失去多少好兄弟?

bp;bp;bp;bp;这也难怪他心慌意乱,坐卧不宁,都睡着了,在梦而醒。

bp;bp;bp;bp;他的三位未婚妻,在战乱牺牲了。

bp;bp;bp;bp;他的四位好兄弟,也牺牲了!

bp;bp;bp;bp;他村庄的百姓都牺牲了!

bp;bp;bp;bp;龙女也一样,她也同时感到了不安和心乱,因为,她的姐妹也牺牲了!

bp;bp;bp;bp;有时候,祸事发生前,他们的亲人会有一种奇怪的预兆,不是眼皮跳,就是心慌意乱,这绝不是迷信,而是真实存在的现象,这种现象,就连现在的科学都无法解释。

bp;bp;bp;bp;二人趁着夜色赶路,但他们出来的太迟了,刚刚走出去一百多里地,还离着彼此的村庄三百多里地,天已经亮了。

bp;bp;bp;bp;大路上的百姓络绎不绝,都是逃难的,他们只能往炎国心位置逃命,因为,两头都被堵死了,根本出不去重围。

bp;bp;bp;bp;廉圣帝和龙女拉过一些惊慌的百姓,询问了一些事情,在百姓口得知,贼人在北杀来,一路杀人放火,半夜之间,攻镇破村,追杀了二百多里地,如今,依旧在四处杀人!

bp;bp;bp;bp;但究竟为什么这样,这些百姓却不知道,因为,他们若是见到苗兵,早就死了,焉能逃的了。

bp;bp;bp;bp;廉圣帝和龙女大怒,这是哪里来的贼人如此的猖狂?竟敢招惹强大的炎黄二族?

bp;bp;bp;bp;而且,也太凶残了,见人就杀,简直无法无天,禽兽不如!

bp;bp;bp;bp;他们还不知道,这一伙禽兽是蚩尤、死神和苗人的三路大军,目地就是将炎黄二族铲除干净!

bp;bp;bp;bp;但二人更多的是担心那些好兄弟和好姐妹!

bp;bp;bp;bp;廉圣帝和龙女加快了度,忽然,发现破晓晨雾,两个熟悉的人影跌跌撞撞的飞逃来,来的是一男一女,就见那一男一女浑身是血,身上的衣服都让血染红了,也不知是谁的血。

bp;bp;bp;bp;廉圣帝和龙女揉揉眼睛定睛观看,不仅又惊又喜,来的这一男一女,男的,正是廉圣帝亲如兄弟的陶喜,女的,正是龙女最宠爱的侍女龙霞儿,这一对夫妻彼此的搀扶着,跌跌撞撞的跑来。

bp;bp;bp;bp;龙霞儿和陶喜的轻功最高,二人也不知杀了多少苗兵,是在苗兵群杀出来的,所幸是黑夜,便于逃命,否则,二人也真危险。

bp;bp;bp;bp;这二人一直逃了半夜,半夜之间,奔驰了足有二百多里路,真是累的疲惫不堪了,但二人依旧咬牙坚持着,因为,他们肩负着使命,那就是去报信!

bp;bp;bp;bp;他们并不知道,廉圣帝和龙女已经感应到要出事了,而且还算出有大祸了已经在半路了。

bp;bp;bp;bp;而且,这二人都杀红了眼了,也杀的要脱力了,眼睛都有点花了,根本没看到二人。

bp;bp;bp;bp;廉圣帝大叫道:“霞儿,喜儿,出了什么事?”

bp;bp;bp;bp;龙女也惊呼道:“霞妹,出了什么事?”

bp;bp;bp;bp;廉圣帝和龙女赶紧分开逃难的人群,闪电一般的迎了上去,将这一对夫妻搀住。

bp;bp;bp;bp;龙霞儿和陶喜揉揉眼睛一见是廉圣帝和龙女,可算是见到亲人了,二人痛叫一声,就扑进了二人的怀。

bp;bp;bp;bp;廉圣帝和龙女将二人搀扶着在一块石头上坐下,这二人哭哭啼啼,将半夜所遭遇的惨祸跟廉圣帝和龙女都讲了。

bp;bp;bp;bp;廉圣帝和龙女脸色大变,半响无言,都惊呆了!

bp;bp;bp;bp;谁能料到一夜之间会有如此惨祸?

bp;bp;bp;bp;谁又能料到,战争会这么快来临,会一点征兆都没有?

bp;bp;bp;bp;战争从来都是这么突然,祸事也是如此的突然,也许,你上一秒见到的人,下一秒或许就会死去,命运就是这么荒唐可笑,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和不确定。

bp;bp;bp;bp;正如人所说的,今日相聚,明日就说不定死别,今夜脱下鞋和袜,不知明日穿不穿,人生,真的好似梦一样,生命,也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bp;bp;bp;bp;刹那间,二人都已经泪如雨下,分别不过半月,竟会有如此的惨祸,为什么人生会是这样啊?

bp;bp;bp;bp;龙女颤声问道:“贞儿、洁儿……娇儿……韵……儿她……她们都……都死……死了?”

bp;bp;bp;bp;龙霞儿呜呜痛哭道:“她们必死无疑,她们都了毒箭,还有她们的丈夫,都跟她们在一起断后,龙姐姐,她们都死了,都死了……”

bp;bp;bp;bp;龙女蹲在地上掩面痛哭,双肩**着,呜呜的哭着。

bp;bp;bp;bp;那一刻,龙女再也看不出高贵的气质,脆弱可怜的就好似一个弱不禁风的普通女人。

bp;bp;bp;bp;廉圣帝也默默的垂泪,咬着牙道:“各位好兄弟!”

bp;bp;bp;bp;男人毕竟比女人坚强一些,龙女虽然看似坚强,但当大难发生时,她的心灵也是脆弱的。

bp;bp;bp;bp;她的四个好姐妹一下子就惨死了四个,这个打击该有多大?

bp;bp;bp;bp;而且,除了龙霞儿之外,另外还有四个,也说不定会遭毒手!

bp;bp;bp;bp;龙女跟这九个姑娘的感情胜似亲姐妹,一听好姐妹死的这么惨,如何能不痛心?

bp;bp;bp;bp;龙女抱着龙霞儿,两个姑娘哭成了一团,两个姑娘哭了一阵,还是龙女坚强些,龙女擦了一把泪水,豁然站起,拔剑在手,厉声道:“咱们去报仇!”

bp;bp;bp;bp;“对,去报仇,跟他们拼了!”

bp;bp;bp;bp;龙女站起身就走,龙霞儿也拔剑在手,这就去报仇!

bp;bp;bp;bp;廉圣帝喝道:“回来,不准去!”

bp;bp;bp;bp;龙女怒道:“为什么?我的好姐妹死的这么惨,这血海深仇,如何能不报?”

bp;bp;bp;bp;廉圣帝流着泪道:“仇是要报的,但国家和民族的安危,大于私仇,如今,咱们应该冷静,抵挡住贼人的猛攻,而且,贼人数不胜数,你一个人去了,又能杀的了几个?咱们应该想个对策,要守住才行,若是这般的被贼人势如破竹的冲杀,不出三天,炎国就会灭亡,你想过没有?”

bp;bp;bp;bp;龙女怔住了,因为廉圣帝句句在理,既然是三路兵马剿杀炎国,难道就这一路?如今,贼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打的炎国毫无反抗之力,若不守住,不过三日,三路合击,就能将千里方圆的炎国平着推过来,就真灭了!

bp;bp;bp;bp;当国家民族处于危难之际,私仇又算得了什么?究竟孰轻孰重?

bp;bp;bp;bp;龙女思之再三,知道廉圣帝说的不错,如今,不是冲动的时候,而是想办法挡住贼军的时候!

bp;bp;bp;bp;龙女停住了脚步,龙霞儿也停住了,如今,冲动是没有用的。

bp;bp;bp;bp;炎国由于跟黄国打了一场,这几年,还没有恢复元气,加上那时候炎国的国家大约有八百里方圆大小,但却仅有不到三万族民,分散在长江下游,成一个长方形居住。

bp;bp;bp;bp;三万族民,分布在方圆六七百里地的地方,可谓是地广人稀,兵力也根本不集,只要敌人兵力足够,集兵力,来一个各个击破,炎国不堪一击。

bp;bp;bp;bp;这也不奇怪,炎国虽然有兵四千多,但是,这四千多兵约有八百多集在心的城里,其余的三千多兵,平均分散在四周,一处边界,屯兵一二百,将炎国的版图守住。

bp;bp;bp;bp;这样驻兵实在是力量太分散了,敌人如今集合兵力,一处兵马就足有三千人,三路齐出,集合三千人消灭一二百的兵,那还不是势如破竹?

bp;bp;bp;bp;不过,那时候也是没有办法,而且,炎黄二帝也绝对想不出会有这么可怕的强敌。

bp;bp;bp;bp;那时候,每处的族和部落都不多,少的二三十人,再有的三百多族人,多的就要属炎黄二族了,不管是那个族,作战的兵,都不可能调出好几千人,那是不可能的。

bp;bp;bp;bp;所以,一处屯兵一二百,足矣应付敌人的侵略了,只要有敌人来侵略,其余的村庄就知道消息了,就会立刻去支援,所以,一般不会出什么事。

bp;bp;bp;bp;所以,不管是炎帝和黄帝,所在的部落,都是这么屯兵驻守的,但所在的地盘却很大,所以,人比较疏散,兵也疏散,故而,假如敌人攥紧一个拳头集兵力来打一处,像蚩尤这般,防御就会薄弱的不堪一击了。

bp;bp;bp;bp;而且,那时候财力也不够,人力更不够,也不可能修建什么坚固的城池做防御,就算是炎黄二国的国度,都没有后世的那些高城,因为,那时候的经济和实力,根本不足以修建如此浩大的工程。

bp;bp;bp;bp;故而,蚩尤的叛军才会**,就是这个道理了。

bp;bp;bp;bp;百姓不能团结在一起,好似一盘散沙,除了逃命,就是逃命,兵就是想作战,但寡不敌众,这就是炎帝败的这么惨的原因。

bp;bp;bp;bp;如今,龙霞儿带来了消息,蚩尤联络三路人马,约有万人大举进犯炎族,炎族一灭,下一个就是黄族了,这简直太恐怖了,在那时的华大地上,还没有一个部落能有这么多的人马的!

bp;bp;bp;bp;蚩尤也没这么多人马,但他是联络的各部落,九黎部落、三苗族和西方部落首领,共同集合了这么多人,乃是倾巢出动的,也是这几个部落所有的兵力了,一旦被消灭,也是元气大伤。

bp;bp;bp;bp;后来,蚩尤被消灭,各部落也被消灭的差不多了,族民所剩无几,无可奈何,遁迹荒山,到了南方躲避了,几千年,苗族都不曾翻身,就因为,这场大战令原本强大的苗族几乎惨遭灭族之厄,族民太少,繁衍生息千年,都不足以跟炎黄二族抗衡了。手机: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