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0章 痛失知己2

第三百三十章 痛失知己2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这都是苗民自找的,否则,苗族和九黎部落若不发起战争,也像炎国一样,跟炎黄二族成为盟国,友好相处,那苗族如今的人口,相信不会比汉人少。

nbsp;nbsp;nbsp;nbsp;但历史是没有如果的,想要消灭别人,却反而惨败收场,这也是发动战争的自食恶果。

nbsp;nbsp;nbsp;nbsp;这区区一万人马,也许对后来的战争来说,简直微不足道,可是,在那远古的炎黄二帝时期,一万兵马,那可是天数字!

nbsp;nbsp;nbsp;nbsp;就算是炎黄二族加起来,手下能作战的兵都没有一万人!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人口也没这么多,两族加起来不过五万族人,五万族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婴儿有妇孺,能作战的挑挑拣拣,能挑出八千精兵,就已经很不错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廉圣帝都有点惊呆了,因为,这真的是炎黄二族的一次大劫难,一旦败了,炎黄二族约有五万的族民就会彻底的被灭绝!

nbsp;nbsp;nbsp;nbsp;那也就没有后世炎黄子孙的辉煌了,汉人,也就成了少数民族,躲在深山里了,恐怕,明还会延迟数千年之久才会出现。

nbsp;nbsp;nbsp;nbsp;因为,炎黄二族灭绝,那明当然也随着灭绝了,苗族、九黎族基本是野蛮部落,对于炎黄二族发明的明,根本都没学会,而这些明,在今天看来是微不足道,但在当时来说,那可是人类的智慧明。

nbsp;nbsp;nbsp;nbsp;五谷耕种、纺织织布、造字、冶炼、医术等等等,在炎黄二帝时期,已经出现,尤其是耕种和织布,使人类彻底脱离了野蛮,不用打猎,都能吃饱肚子了,才从山林走出来,所以说,炎黄二族若是被灭绝了,败给蚩尤,那明必然会落后千年,就跟西方一样,到了隋唐时期,人类才有明的记载。

nbsp;nbsp;nbsp;nbsp;冥冥,这就叫天意吧,炎黄二帝联手打败了蚩尤,致使华夏明五千年前就出现了,比西方早了两千多年!

nbsp;nbsp;nbsp;nbsp;如今,最重要的是国家和民族,个人的恩仇已经微不足道,只有顾全大局,才是生存下去的根本。

nbsp;nbsp;nbsp;nbsp;龙女流着泪道:“那依你说该如何是好?”

nbsp;nbsp;nbsp;nbsp;龙女方寸已乱了,大敌当前,强敌压境,就算他们个人的武功再高,一人之力对抗侵略的数千人,那也是不可能的,而且,最可怕的是炎国的百姓,若是被群而围歼,那么,炎族就彻底的灭亡了!

nbsp;nbsp;nbsp;nbsp;而敌人的目地就是如此,所以,截断了炎国百姓逃命的退路,三路兵马在三面围攻,卷地而来,横着推过来,不过三日光景,足矣将炎族灭亡!

nbsp;nbsp;nbsp;nbsp;等灭了炎族后,接着用这个办法,集合兵马,再横推黄国的国土,又是集兵力打一处,那黄国也一样灭亡!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集兵力的作战部署,可以说,若是在战争史上,这乃是一次创新,也是第一次!

nbsp;nbsp;nbsp;nbsp;蚩尤的确是个军事家,但可惜,却是野心家,也是战争狂魔,所以,他就算再了不起,也是罪人。

nbsp;nbsp;nbsp;nbsp;这种作战部署,就连炎黄二帝都是第一次遇到,更别说廉圣帝了,他当然也是第一次领教,而且,这一招,就是后来闪电战的雏形,也是瓮捉鳖的招数,三十六计,这一策略,又叫做关门捉贼。

nbsp;nbsp;nbsp;nbsp;苗兵截断炎国逃往黄国的退路,封锁消息,三面夹攻,闪电一般的度,先灭了炎国,日行二百里,三日灭炎国,这就是闪电战,这就是群歼战,这就是关门捉贼,瓮捉鳖。

nbsp;nbsp;nbsp;nbsp;可以说,希特勒的闪电战欧洲,横扫欧洲大陆,这不是希特勒的创新,而是国人的战略,都是跟国人学的,早在五千年前,蚩尤就曾经用过,打的伟大的炎帝都差点被灭了。

nbsp;nbsp;nbsp;nbsp;炎帝就是被蚩尤这一新战术打的束手无策,幸好,他还有个好盟友,那就是黄帝,否则,炎族必然被灭绝了,而黄帝幸好有炎族挡路,蚩尤一时半刻杀不过来,他才有时间和机会调兵遣将,跟蚩尤对抗,否则,两族并排在一起,不是一上一下的话,又没有重重大山和黄河阻路,恐怕历史就会被蚩尤改写了。

nbsp;nbsp;nbsp;nbsp;而这蚩尤,这一策略,就是这个计划,可见多么难破了,简直无懈可击,令人束手无策。

nbsp;nbsp;nbsp;nbsp;就算廉圣帝计谋百出,足智多谋,龙女聪明伶俐,都没有妥善的策略对付。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时还想不出对策,但唯一能做的,那就是保持冷静,好好的思考一番。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叹了口气,缓缓道:“让我好好的想一想,大家冷静一下,贼人追杀了二百多里,也是疲惫不堪了,相信,会稍微休息一下,再来冲杀,我们还有时间,大家坐下来,这里是到龙女山的必经之处,若是他们来找咱们,应该能遇到,咱们先会合在一起,再研究对策。”

nbsp;nbsp;nbsp;nbsp;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今,不这么做,还能怎么做?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忽然想起了什么事,问道:“对了,你们杀出来了,可曾见到鱼家姐妹?”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和陶喜都失声惊叫,因为,当时情况太艰险,他们都被包围了,自顾不暇,根本就没想到去救这三姐妹,而其他人不救也就罢了,但这三姐妹,是廉圣帝的未婚妻,龙女的姐妹!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失声道:“坏了,我们都忘了,当时,只顾着冲杀了,都没想到!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啊!”

nbsp;nbsp;nbsp;nbsp;陶喜急的跳了起来,立刻拔出刀,道:“我回去找她们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黯然长叹,将陶喜拉住,泪流满面,缓缓道:“算了,听天由命吧,就算回去,也太迟了。”

nbsp;nbsp;nbsp;nbsp;陶喜对着自己就是好几个嘴巴,痛哭道:“廉大哥,我对不起你,我忘了要保护三位主母,我对不起你,呜呜呜……”

nbsp;nbsp;nbsp;nbsp;陶喜也是性情人,真是懊悔不迭。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都是明事理的人,焉能去怪他们。

nbsp;nbsp;nbsp;nbsp;而且,他们报信比什么都重要,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重要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赶紧拉住陶喜的手,不让他自责,和蔼的道:“好兄弟,不要怪自己,别这么傻,就算你们去救她们,也没用,混乱之,也找不到她们,生死自有天定,就算勉强也没用,你们能杀出来报信,这才是最重要的,不要哭,坚强点,死的不但是她们,死的还有我们的同胞,亲人,朋友,他们都死了,咱们活着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保家卫国,替死去的亲人报仇雪恨!”

nbsp;nbsp;nbsp;nbsp;陶喜擦着泪道:“这血海深仇,我一定要报!”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心乱如麻,虽然心痛苦至极,但他努力不让自己伤心,因为,如今不是伤心的时候,而是保持冷静的时候,炎黄二族的命运就在他的手上,他必须想办法。

nbsp;nbsp;nbsp;nbsp;四个人都默默的坐了有一炷香的时间,谁都没有说一句话,除了哭泣之外,再也没做别的。

nbsp;nbsp;nbsp;nbsp;陶喜和龙霞儿是好动不好静的两个人,他们从没有坐着这么久都没动过,但今日,两个人仿佛成熟了好多,也深沉了好多,都静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是悲痛和血仇让他们变得冷酷,他们心现在只有仇恨!

nbsp;nbsp;nbsp;nbsp;天也阴沉的厉害,阴霾的天空,乌云密布,就好似这个世界一样的阴暗。

nbsp;nbsp;nbsp;nbsp;之所以天阴沉的这么厉害,只因为,廉圣帝和龙女的心就是如此的阴霾。

nbsp;nbsp;nbsp;nbsp;他们都是天界修成仙道的真龙降世,他们的心情,一般决定天气。

nbsp;nbsp;nbsp;nbsp;天空渐渐的不但阴沉,而且哩哩啦啦的下起了细雨。

nbsp;nbsp;nbsp;nbsp;但没有一个人去避雨,都在焦急的等待着,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nbsp;nbsp;nbsp;nbsp;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再看大陆上,跌跌撞撞的又逃来四个血人!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揉揉眼睛,定睛一看,只见来的人正是自己的姐妹,乃是曲赋、龙扬儿夫妻和楚祥、龙青儿夫妻,龙扬儿和龙青儿是龙霞儿最好的姐妹,在九女,就数她们三个最对脾气。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呜呜的哭着,就飞奔了四人。

nbsp;nbsp;nbsp;nbsp;四人也是精疲力尽,惨不忍睹,浑身是血,也是杀透重围,闯出来的!

nbsp;nbsp;nbsp;nbsp;若不是贼人有放箭,其实以这九女和九男的武功和本事,都能闯出重围,可是,对方有防备,乱箭射杀这几人,真的是无法抵挡。

nbsp;nbsp;nbsp;nbsp;幸好有那八人拼死断后挡箭,这几人才侥幸逃脱,杀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曲赋背上还背着廉圣帝的伏羲琴,因为,这乃是伏羲圣皇的遗物,乃是炎国之宝,更是廉圣帝和龙女的心爱之物,他负责背着的,就算死,曲赋都要背着这琴。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赶紧将四人搀扶住,这四人都累坏了,一个个瘫倒坐在地上,只剩下喘气了。

nbsp;nbsp;nbsp;nbsp;半夜又是杀,又是冲的,赶了二百多里的路,他们能走到这里,已经不错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抱着龙青儿和龙扬儿放声痛哭,这一次,却是喜极而泣,因为,好姐妹能杀出重围,平安无事,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

nbsp;nbsp;nbsp;nbsp;龙女催问道:“他们呢?剩余的人呢?”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也哭了,痛哭道:“洁儿、贞儿、韵儿和娇儿夫妻,都死了,都死光了,冰儿她们下落不明,我们被乱兵冲散了,不知所踪……”

nbsp;nbsp;nbsp;nbsp;龙女叹道:“洁儿她们夫妻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但愿冰儿和静儿他们夫妻平安无事,但愿雪儿、卓儿她们能保护着鱼家姐妹杀出重围。”

nbsp;nbsp;nbsp;nbsp;这四人一听,纷纷跳了起来,纷纷失声道:“坏了!鱼家三公主!”

nbsp;nbsp;nbsp;nbsp;“哎呀,不好,我们忘记她们了!”

nbsp;nbsp;nbsp;nbsp;曲赋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泪,拔出剑道:“我这就去支援她们!”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苦一笑,道:“坐下,大家都坐下,谁都不准去,因为,就算你们回去,也太迟了,就算是她们的尸体,你们都找不到。”

nbsp;nbsp;nbsp;nbsp;楚祥和曲赋流着泪,噗通跪倒在廉圣帝脚下,痛哭道:“廉大哥,我们对不起你,我们忘了三位主母了,我们对不起你……”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赶紧将三位好兄弟搀扶起来,道:“都起来,这件事不怪你们,你们就算去救,都无法救,深更半夜,到处都是苗兵,如何能找的到她们?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雪儿她们的武功也不错,应该能保护着杀出来。”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将二人搀扶着坐在,叹道:“大家好好的在这休息一下,再等等,说不定他们就会回来了。”

nbsp;nbsp;nbsp;nbsp;逃难的百姓已经没有了,因为,有的百姓被追上杀了,有的百姓则逃走了,炎国只有两万多人,分布在方圆七百多里方圆的地方,二百多里的百姓,该逃的都逃了,有的逃到了附近的山上,有的在别处。

nbsp;nbsp;nbsp;nbsp;雨越下越大了,天空,比之刚才阴沉的更厉害了,他们的心情就好像这天气一样,遭过透了,他们在流泪,天也在哭泣!

nbsp;nbsp;nbsp;nbsp;可是,廉圣帝和龙女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只要哭泣和伤心,天不是阴天就是下雨,而且,他们也没有注意这个现象。

nbsp;nbsp;nbsp;nbsp;又等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就发现在薄雾跌跌撞撞又奔来五个人,而且,不但是五个,另外三个,还背着三个血淋淋的尸体!

nbsp;nbsp;nbsp;nbsp;来的这五个活人,正是廉圣帝和龙女手下侥幸活着的那五人!

nbsp;nbsp;nbsp;nbsp;熊燚、龙冰儿、齐寿、龙静儿和雪儿,这五人更惨,也是历尽千辛万苦,杀出重围的,而且,还背着三具沉甸甸的死尸,走的就更慢了,幸好,苗兵也疲惫了,追杀了二百里地,已经累的疲惫不堪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苗兵的策略是三路夹攻,三天灭炎国,今日,不过才是半夜,就已经破了炎国二百里的范围,三面加起来,每路兵马追杀了二百里,三路加起来,就是六百里地,算算炎国的国境,不过就只有一百里地的势力了,只要休息一阵,下午就可一鼓作气将炎国灭了,都不用三天。

nbsp;nbsp;nbsp;nbsp;什么叫兵贵神,势如破竹,这就叫兵贵神,势如破竹。

nbsp;nbsp;nbsp;nbsp;他们背着的尸体,正是鱼家三公主的死尸,正是廉圣帝的未婚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远远见到三个未婚妻成了血人,几个兄弟也成了血人,尤其是三个未婚妻,是被背着回来的,廉圣帝就觉得头昏目眩,心一阵阵的绞痛!

nbsp;nbsp;nbsp;nbsp;这鱼家三公主,要说一点都不喜欢她们姐妹,那他连自己都骗不了,他的确是喜欢龙女多一些,但也不是不喜欢鱼家三姐妹。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男人三妻四妾平常的很,他完全可以娶了龙女做正室,后来再纳三姐妹为妻,那完全可以,更何况,他是黄族的王子,又是黄帝最宠爱的孙子,他别说娶个两三个,娶个十个八个的老婆都无可厚非。

nbsp;nbsp;nbsp;nbsp;所以,廉圣帝说娶鱼家姐妹,那是出于真心的,龙女也不反对,因为龙女也不会强逼着廉圣帝娶她一个,那时候的女人还没这么不讲道理,那时候的女人,觉得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不过,而且,廉圣帝这种优秀的男人,更应该多娶,多生孩子,因为他的基因好,生出来的孩子也优秀。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人类少,所以,一直都不敢多生,既想多生,让本族变的壮大,又不敢多生,怕负担不起,族活不下去。

nbsp;nbsp;nbsp;nbsp;但炎黄二族却不怕了,因为,炎黄二族有了明,走出了野蛮时代,不必靠打猎就能活下去了,其余的民族却不同,只能靠打猎,活在山里,故而,不敢多生孩子,可炎黄二族壮大明了,孩子养得起了,故而鼓励生育,所以就越来越壮大,人口就越来越多,这都跟耕种明是脱离不开的,假如不会耕种,那炎黄二族也是会严格控制孩子的出生率的,现在不怕了,为了壮大,所以,都是鼓励生育。

nbsp;nbsp;nbsp;nbsp;所以,一个男子,尤其是一个优秀的男子,若是娶一个老婆,都会被人家笑掉大牙,瞧不起,说他没本事。

nbsp;nbsp;nbsp;nbsp;所以,在龙女的心,早就承认鱼家姐妹的存在,早就默许了廉圣帝将来娶她们三个,故而,廉圣帝出去三年传播明,可是鱼家姐妹到了十八岁不嫁人,等的就是嫁给廉圣帝,这一点廉圣帝和龙女都清楚。

nbsp;nbsp;nbsp;nbsp;龙女去修道,所以,就让廉圣帝先娶这三姐妹,然后,慢慢的将这三姐妹的三个侍女扶正,娶来作为小妾,这就是龙女的打算。

nbsp;nbsp;nbsp;nbsp;这一点,雪儿、卓儿和蝶儿都是知道的,她们不嫁人,也是等着廉圣帝纳她们为妾,也是等着,在她们心,也跟公主一样,认准了非他不嫁了。

nbsp;nbsp;nbsp;nbsp;鱼家姐妹都很可爱,也比龙女多了一份温柔,廉圣帝不喜欢她们,那真的连他自己都骗不了,至于她们的三个侍女,廉圣帝也打算过几年娶了,所以,这六个姑娘是廉圣帝未婚妻的事,九男和九女都很清楚。

nbsp;nbsp;nbsp;nbsp;鱼家姐妹等了三年,终于等到了开花结果的幸福时刻,但还差几天就成亲了,竟然出现如此惨祸!

nbsp;nbsp;nbsp;nbsp;世事无常,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

nbsp;nbsp;nbsp;nbsp;也许,这就叫天意,因为,鱼家姐妹等六个姑娘说过,下辈子嫁给人参娃娃为妻,假如她们这辈子嫁给了廉圣帝,那下辈子依旧会爱廉圣帝,斩断不了情丝了,所以,天命就安排她们死亡,保持圣洁之身,下辈子嫁给凌玉霄,好收买凌玉霄替三界卖命,也是让凌玉霄感到自己的幸福,为了保住自己的幸福和爱人,他都会拼死跟天魔一战,这就是卑鄙的天意残酷的本来面目。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一劫难,鱼家姐妹几乎都逃出来了,都被活活的射死了,就是这个原因了。

nbsp;nbsp;nbsp;nbsp;蝶儿和卓儿就算杀出去,若是嫁给廉圣帝都会猝死,都绝不会如愿。

nbsp;nbsp;nbsp;nbsp;这六个姑娘哪里知道,出口成愿,那就是下辈子命运的定格,她们那里知道。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个教训告诉我们,承诺的玩笑是不能轻易许下的。

nbsp;nbsp;nbsp;nbsp;现实,那些美丽的绝世美女嫁给了丑男人,一朵鲜花插在了狗屎上,大多就是因为上辈子曾经笑那个丑男人,说,你这种丑八怪还想娶我?下辈子吧。

nbsp;nbsp;nbsp;nbsp;结果,下辈子,她们就倒霉了,这就是鲜花总往牛粪上插的原因了,就因为那些美女们上辈子胡说八道的嘲笑,总爱说,想娶我,下辈子吧,结果,出口成愿,下辈子就逃不脱命运的安排。

nbsp;nbsp;nbsp;nbsp;这乃是天机,一般人绝不会知道。

nbsp;nbsp;nbsp;nbsp;鱼家姐妹错就错在不该对人参娃娃说他要娶她们,下辈子的承诺,结果,她们就跟人参娃娃有下辈子的情缘约定,故而,就连雪紫儿开始讨厌的恨不得掐死凌玉霄,结果,最后还是爱上了他,这不得不说是命运的安排和捉弄。

nbsp;nbsp;nbsp;nbsp;但鱼家姐妹哪里知道她们犯下的错,假如她们说,我们爱廉圣帝一生一世,生生世世,下辈子你也别想娶我们,我们还是会嫁给他,恐怕命运就变了,她们说不定能逃过此大劫,会跟廉圣帝成亲,生孩子,然后一起修炼了。

nbsp;nbsp;nbsp;nbsp;但命运是没有如果的,她们由于嘲笑别人,用女人的骄傲去讥讽许诺,自以为高贵,所以,就受到了惩罚。

nbsp;nbsp;nbsp;nbsp;所以得出个结论,那些优秀、美丽的美女们,千万不要总爱说,就你这德行想娶我,下辈子吧,记住,千万别说这种嘲笑别人的话,因为,你若是说过,下辈子绝对会实现你的诺言,就算那男人再丑陋,你也一定会嫁给丑男人,一朵鲜花必然插在狗屎上。

nbsp;nbsp;nbsp;nbsp;所以,现实见到的美女嫁丑男,我们也可以嘲笑她们,叫你们嘲笑别人,得到报应了吧,活该!

nbsp;nbsp;nbsp;nbsp;天机不提,单说廉圣帝,真是五脏俱焚,心如刀绞一般!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是肝肠寸断!

nbsp;nbsp;nbsp;nbsp;而天空雷声轰鸣,开始打起了霹雳闪电,瓢泼的大雨开始下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熊燚、齐寿、雪儿跌跌撞撞,摇摇晃晃,龙冰儿和龙静儿搀扶着他们,保护着他们,一行人也不知废了多大劲,这才侥幸逃到这里。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等看的清楚,哭叫着,赶紧将几人架回来。

nbsp;nbsp;nbsp;nbsp;熊燚、齐寿和雪儿在别人的帮助下,将鱼家三姐妹解开,轻轻的放在了地上,哭着扑通就跪在了廉圣帝的面前,跪在了暴雨!

nbsp;nbsp;nbsp;nbsp;熊燚痛声道:“廉大哥,我们对不起你!三位公主……都……都死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愣愣的站了好久,雨水和泪水,浑浊在一起,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呆立在暴雨,足有两分钟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已经被巨大的伤痛所击溃,心一刹那一阵阵的迷茫。

nbsp;nbsp;nbsp;nbsp;熊燚和齐寿的话他都没听见,熊燚和齐寿抱着廉圣帝的双腿嚎啕大哭,真是痛不欲生,觉得对不起廉圣帝。

nbsp;nbsp;nbsp;nbsp;楚祥、曲赋、陶喜也一样,也跪在地上痛哭。

nbsp;nbsp;nbsp;nbsp;五个男子之所以难受,只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想到鱼家姐妹的安全,忘了去保护她们,若是一杀出来,就去救这三姐妹,大家一起杀出来,这三姐妹也不会死,所以,五个男子觉得对不起廉圣帝,故而内心十分的惭愧和自责,真是痛不欲生。

nbsp;nbsp;nbsp;nbsp;虽然廉圣帝不怪他们,但他们却自己怪自己,怪自己的遗忘,对不起好兄弟!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一见廉圣帝反常,好似傻了一般,就知道这打击对他太大了,就连他都受不了这个打击了。

nbsp;nbsp;nbsp;nbsp;但廉圣帝是个好强的人,从不轻易的将感情流露,龙霞儿等人伤心,痛哭一阵,将悲痛的心情释放出来,就好多了。

nbsp;nbsp;nbsp;nbsp;可是他不哭,只是默默的垂泪,悲痛释放不出来,这对身体有害,故而他才这么反常。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哭着摇晃着廉圣帝,痛哭道:“廉大哥,你伤心你就哭吧,你想出气,你就打我们吧,是我们的疏忽,是我们对不起你。”

nbsp;nbsp;nbsp;nbsp;但无论龙霞儿怎么摇晃廉圣帝,廉圣帝依旧痴痴迷迷,泪水却顺着脸颊雨一般的下着……

nbsp;nbsp;nbsp;nbsp;龙女正在悲痛的哭泣,一见心上人出了事,真是措手不及,也不知怎么安慰他。

nbsp;nbsp;nbsp;nbsp;猛然间,廉圣帝推开了众人,狂奔出去百余丈,仰天狂啸!

nbsp;nbsp;nbsp;nbsp;“啊……啊……啊……我要报仇……”

nbsp;nbsp;nbsp;nbsp;随着他的咆哮,天空雷电交加,刺破了阴霾的天空和大地!

nbsp;nbsp;nbsp;nbsp;闪电在廉圣帝头上不停的闪烁着,照亮了他的愤怒的而又扭曲的脸!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人都惊呆了,他的面容极度的扭曲着,眼爆射出无数的怒火和寒芒,他就好似一个愤怒的天神一样,更恰似一个恶魔一般!

nbsp;nbsp;nbsp;nbsp;随着廉圣帝的长啸,刹那间,激荡的真气激烈的四处乱射,砰!砰!砰!砰!砰……

nbsp;nbsp;nbsp;nbsp;爆炸声不熄,雷鸣声不断,数十道闪电劈落,劈向了大地,也劈在了他无数的真气上,又化作了无数的小闪电,好似银蛇乱舞,四处乱射,附近的花草树木被他的真气所带的电光纷纷摧残……

nbsp;nbsp;nbsp;nbsp;就连碗口粗的树,都被他的真气和电光震断!

nbsp;nbsp;nbsp;nbsp;众人惊呆了,就连龙女都傻了,都没料到廉圣帝的内力竟然高到了如此地步,这浑厚的内力,足矣傲视天下了,就算是凤天圣,本身的玄功都不见得比他深厚!

nbsp;nbsp;nbsp;nbsp;更可怕的是,他的内力居然引发了闪电而下,无数的闪电被他的内力催发,化作了银蛇乱舞,简直令人心惊胆寒!

nbsp;nbsp;nbsp;nbsp;这若是射在人的身上,谁又能抵挡的住?

nbsp;nbsp;nbsp;nbsp;龙女哪里知道,廉圣帝是天界的赤霄龙帝降世,本身的潜力无限,只是没有激发出来罢了,他忘记了自我,悲痛欲绝,故而,将全身的潜力都激发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幸好他冲出去要报仇,故而远离众人,否则,这些人都能被他的真气给引发的电光给射,不被射伤才怪!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狂啸,咆哮声震天动地,好似晴天霹雳,更恰似惊涛怒吼!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真气激荡碰撞,四处乱射,将附近方圆十丈的东西都给摧毁!

nbsp;nbsp;nbsp;nbsp;电闪雷鸣、霹雳雷霆、狂啸声、怒吼声,震的大地似乎都在颤抖!

nbsp;nbsp;nbsp;nbsp;等他这一长啸完毕,再看廉圣帝,仰面朝天的倒下,不省人事!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电光依旧没有散去,无数的银蛇依旧乱舞在他的上空,但越来越弱,终于消失于无形!

nbsp;nbsp;nbsp;nbsp;他实在是太伤心了,太悲痛了,刚才,他只是在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感,但三个未婚妻都死了,卓儿和蝶儿也死了,他的四个好兄弟也死了,他村的亲朋也都惨死,这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nbsp;nbsp;nbsp;nbsp;故而,他在这么多的打击下,终于倒下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等人赶紧去看廉圣帝,只见廉圣帝已经不省人事,昏迷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赶紧给廉圣帝号了号脉,发现廉圣帝不过由于悲痛过度,故而昏迷过去了,并没有大碍,这才放下了心,龙女将一粒固本培元,凝神顺气的丹药给廉圣帝吃下。

nbsp;nbsp;nbsp;nbsp;龙女长叹一声,缓缓道:“他没有大碍,不要管他,他太伤心了,就让他睡一会吧,陶喜,你背着你廉大哥,此处大路,不可久留,走。”

nbsp;nbsp;nbsp;nbsp;这些人背上了三具尸体,又背着昏迷不醒的廉圣帝,一行人冒着大雨,继续往前赶路,要回龙女山去。

nbsp;nbsp;nbsp;nbsp;一行人上了附近的一座小山,在山上找了找到了一个小山洞,一行人进了山洞,暂时的休息,想下一步的对策。

nbsp;nbsp;nbsp;nbsp;说来也奇怪,廉圣帝昏迷过去了,龙女也不哭了,就连外面的大雨都变的小了好多,不像刚才那么大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足足昏迷了半个时辰,龙女将心上人抱在怀,替心上人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雪儿也在廉圣帝身边默默的流泪,如今,廉圣帝和龙女是众人的主心骨,他是万万不能出事的。

nbsp;nbsp;nbsp;nbsp;雨稍微小了一些,陶喜等人冒着细雨,去村子找来了水来,给廉圣帝喝了一些水,众人都累的要命,暂时的都休息了。

nbsp;nbsp;nbsp;nbsp;三具已经僵硬的尸体摆在地上,正是鱼家三姐妹。

nbsp;nbsp;nbsp;nbsp;不过,鱼家三姐妹的脸上干净多了,毒箭也起了出来,衣服也换过了,陶喜等人在山下的空村找到了一些干净的衣服,雪儿等姑娘给鱼家三姐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nbsp;nbsp;nbsp;nbsp;村都空了,百姓都逃命去了,东西到处都是,吃的也到处都是,陶喜等人到了村,不但找了一些衣物和水桶等东西,也找了一些吃的,厮杀了一夜,都精疲力尽,不过,大家都吃不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足足昏迷了半个时辰,猛然间睁开了眼睛,眼依旧满是复仇的烈火!

nbsp;nbsp;nbsp;nbsp;他的三个未婚妻就这么死了,这血仇谁能放的下?

nbsp;nbsp;nbsp;nbsp;他的四个好兄弟就这么惨死,这血债如何能放得下?

nbsp;nbsp;nbsp;nbsp;他的亲朋好友,都死在贼人手,这笔血仇,焉能不报?

nbsp;nbsp;nbsp;nbsp;他如何能不发狂,如何能不愤怒!

nbsp;nbsp;nbsp;nbsp;龙女柔声道:“廉大哥,不要太难过了,你要保重身子,好报仇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缓缓坐了起来,脸上的泪水不见了,多了一些冷漠和无情。

nbsp;nbsp;nbsp;nbsp;命运是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情,他已经被改变了,暂时的被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