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0章 痛失知己3

第三百三十章 痛失知己3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面无表情,上前将五个好兄弟一一搀扶起来,缓缓道:“都起来,这件事不怪你们,你们不要自责,咱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报仇,不要再自责和伤心了,要保住身子,懂吗?”

nbsp;nbsp;nbsp;nbsp;“是……我们明白了……”

nbsp;nbsp;nbsp;nbsp;五个男子见到主人反常,一个心惊胆颤,虽然知道廉圣帝不会伤害他们,但他们的心却不安,因为,刹那间,他们发现,一向仁慈的主人变了,变得冷漠和无情,残酷和狠辣了,这个变化谁都看的出来,所以,都有点心发寒。(шщш.щuruo.舞若小說網首发).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说话冷冷的,再也没有一点感情,可见他的心已经完全被仇恨所占据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默默的走到三个未婚妻的尸体上,眼又出现了往日的柔情,但泪水却如珍珠一般的滑落。

nbsp;nbsp;nbsp;nbsp;他如何能想的到,半个月前的分别,竟然是永久的别离!

nbsp;nbsp;nbsp;nbsp;他恨那些凶残的侵略者,他也恨自己,恨自己当时为什么没在她们身边,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们,他觉得对不起这三姐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抱抱这个尸体,亲亲那具尸体,柔声道:“你们好好的睡吧,我会让伤害你们的仇人都死绝,将他们的族杀光,让他们为你们陪葬!”

nbsp;nbsp;nbsp;nbsp;众人静静的望着他,听到他的话,不仅心发寒,仿佛见到了一场人间悲剧即将上演,一个恶魔即将诞生。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战争的残酷就是如此,一个族假如和一个族发生了血拼,那那个族的族人也一定会被屠杀干净,要不就是投降做奴隶,要不就是逃走,要不就是被杀干净,被灭族,因为,若不灭其族,必然是后患,这就叫斩草除根!

nbsp;nbsp;nbsp;nbsp;所以,蚩尤攻打炎黄二族,连百姓都杀,是要杀个一个不剩,完全灭绝炎黄二族,为的就是斩草除根,以免有后患。

nbsp;nbsp;nbsp;nbsp;而炎黄二族打败了蚩尤,当然也不会放过他们的部落,也必然是血洗,九黎和苗族,就是怕灭族之祸,这才一部分人逃往了南方的荒山,也有的逃到了西方,当然,有一些没逃的,势要跟全族和国土共存亡的,必然是以死告终。

nbsp;nbsp;nbsp;nbsp;人就是兽变的,所以,身上有一股兽性,别说当时的人,就算是如今的人,兽性发作,大开杀戒的也不在少数。

nbsp;nbsp;nbsp;nbsp;一旦理性被仇恨所占据,人就是最可怕的恶魔。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现在就是如此,他的心,已经完全是复仇,再也没有半点仁慈。

nbsp;nbsp;nbsp;nbsp;而且,这么做也不是不对,在炎黄二族生死存亡的时刻,若是对侵略者仁慈,那就是自取灭亡,任何人都不会这么傻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呆呆的握着三具冰冷的手,跟鱼家三姐妹默默的待了足有半个时辰,又伤心了足有半个时辰,而其余人都不敢过来打扰他,就连龙女都静静的坐在那里,龙霞儿和陶喜最好动,但也不发一言,也是静静的坐着。

nbsp;nbsp;nbsp;nbsp;半个时辰的死寂,除了彼此的心跳声,再也没有半点声音。

nbsp;nbsp;nbsp;nbsp;良久,廉圣帝站了起来,缓缓道:“陶喜、楚祥、曲赋,去村找六床棉被来,找几把铁锹,去回,多加小心。”

nbsp;nbsp;nbsp;nbsp;“是……”三人不敢问为什么,赶紧答应一声,去办了。

nbsp;nbsp;nbsp;nbsp;附近的村庄离这个山不远,只有二十几里地,他们轻功高明,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一个来回,时间不大,三人一阵风似的就回来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附身抱起了鱼鹅儿,缓缓道:“咱们埋葬了她们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点头道:“嗯。”

nbsp;nbsp;nbsp;nbsp;龙女抱起了鱼莉儿,雪儿抱起了鱼秀儿,一行人往洞外走去。

nbsp;nbsp;nbsp;nbsp;天空依旧是那么的阴霾,依旧飘着沥沥细雨,就好似他们此刻的心情一样。

nbsp;nbsp;nbsp;nbsp;就在小山的树荫下,廉圣帝亲手挖着泥沙,熊燚等人纷纷帮着,众人七手八脚,挖了一个大坑,然后在坑里铺上了三张棉被,然后将三姐妹静静的放进了坑,放在了棉被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将三姐妹葬在了一个坑内,只因为,三姐妹最亲,一向形影不离的,死了,如何能让她们分离呢?

nbsp;nbsp;nbsp;nbsp;所以,他才挖一个坑,将三个姑娘葬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等姑娘采了不少的花瓣,因为这三个姑娘喜欢花儿。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将无数的花瓣轻轻的洒在三姐妹的尸体上,最后俯下身子,在三姐妹冰冷的樱唇上深深的一吻,又痴痴的看了好久,缓缓道:“你们安息吧,廉大哥会为你们报仇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流着泪,将三张棉被给三具尸体盖好,众人长叹一声,流着泪,默默的将沙子堆好,将三个姑娘埋葬了。

nbsp;nbsp;nbsp;nbsp;山上多了一座孤坟,冷冷清清的孤坟。

nbsp;nbsp;nbsp;nbsp;这世上,究竟有多少坟墓?

nbsp;nbsp;nbsp;nbsp;人谁又能逃脱的了这一步?

nbsp;nbsp;nbsp;nbsp;但今日他葬她们,来日,谁又是葬自己的人?

nbsp;nbsp;nbsp;nbsp;人生,不过就是一场梦罢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眼含泪,将一块木板插在了土堆前,咬破了手指,用血在木板上写了几个字:爱妻鱼家三公主之墓,廉圣帝立。

nbsp;nbsp;nbsp;nbsp;虽然没有成亲,但在廉圣帝的心目,她们已经是他的妻子!

nbsp;nbsp;nbsp;nbsp;雪儿流着泪,心幽幽叹息道:“假如我死了,廉大哥能为我这么难过,我就算死,又有什么遗憾?三位公主,已经死而无憾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将鱼家姐妹埋葬了,然后站起身来,缓缓道:“走,咱们回山洞,好好的吃点东西,大家计划一下下一步怎么对付敌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说罢,离开了坟墓,擦干了泪水,因为哭是哭不死敌人了,血债只有用血来偿!

nbsp;nbsp;nbsp;nbsp;众人纷纷在后跟随着,猛然间,一声嚎叫,忽然在树林窜出来一头斑斓猛虎,直奔廉圣帝扑去!

nbsp;nbsp;nbsp;nbsp;原来,这猛虎住在这山洞的,刚才,这猛虎正到处去打猎,在深山内,不过,顷刻间瓢泼大雨,这只猛虎避了一会的雨,就往家里赶,这时,一见有人,焉能放过。

nbsp;nbsp;nbsp;nbsp;这猛虎足有小牛那么大,度恰似闪电一般!

nbsp;nbsp;nbsp;nbsp;“廉大哥,小心呀!”龙霞儿惊呼一声!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是走在最前面的,后面的人跟他离着一段距离,有个三五丈远,这猛虎就扑向了最前面的廉圣帝了。

nbsp;nbsp;nbsp;nbsp;也是这老虎不识时务,倒霉找死,廉圣帝正在痛心,一口气都出不来,他身上的杀气太重,比之以前凶残无情了好多,这猛虎不去老老实实的躲在一边,却来找事,那不是找死。

nbsp;nbsp;nbsp;nbsp;假如是平常的廉圣帝,只要把虎吓跑了也就得了,不见得能杀他,因为,他就是如此的仁慈,但今日不同,廉圣帝好似换了个人一样。

nbsp;nbsp;nbsp;nbsp;一见恶虎扑来,廉圣帝一不躲,二不闪,而是飞起了一脚,正蹬在老虎的肚腹上!

nbsp;nbsp;nbsp;nbsp;这一脚踢的这个狠,那猛虎惨嚎一声,五脏六腑都几乎被一脚踢碎,摔出去三丈多远,那老虎都吓傻了,知道来人太厉害了,赶紧就要逃命!

nbsp;nbsp;nbsp;nbsp;没等老虎逃走,廉圣帝闪电一般就到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伸出左手,‘嘭’的一声,就将老虎钢铁一般的尾巴给抓住了,那猛虎觉得被抓住,转过头来就咬!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大吼一声,右掌拍出,正老虎的头颅之上,‘啪’的一声脆响,将这猛虎的头给打了个万朵桃花开,脑浆迸裂!

nbsp;nbsp;nbsp;nbsp;刹那间,鲜血乱溅,整整飞溅了他一身都是,他就好似一个恶魔一般!

nbsp;nbsp;nbsp;nbsp;猛虎连哼都没哼一声,脑袋就被他一掌给砸碎!

nbsp;nbsp;nbsp;nbsp;众人都看傻了眼了,这不过就是眨眼间的事,众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廉圣帝就掌毙恶虎!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不解恨,双手抓着猛虎的尾巴,抡起来就往石头上摔!

nbsp;nbsp;nbsp;nbsp;啪!啪!啪!啪……

nbsp;nbsp;nbsp;nbsp;那老虎被摔得骨断筋折、血肉模糊,真是惨不忍睹!

nbsp;nbsp;nbsp;nbsp;就在这时,又是一声悲嚎,又一只猛虎闪电一般的扑向了廉圣帝,这只猛虎更大、更凶恶!

nbsp;nbsp;nbsp;nbsp;原来,廉圣帝打死的那只老虎乃是母的,这只公的刚赶回来,就见到母虎被活活的摔死了,焉能善罢甘休!

nbsp;nbsp;nbsp;nbsp;怒吼一声,就扑向了廉圣帝,廉圣帝赶紧将手的那头死虎丢了,赶紧往左侧一闪,顺手抓住猛虎的皮,纵身骑上了虎背,大吼一声,运玄门内功,双手按住虎头,将这头猛虎给按在了地上!

nbsp;nbsp;nbsp;nbsp;没等那头凶恶的猛虎起来,廉圣帝的拳头雨点一般的就到了,奔着那老虎的双眼就捣!

nbsp;nbsp;nbsp;nbsp;那老虎那曾遇到这般厉害的对手,更没遇到这么可怕的人,双眼被活活的捣瞎,惨嚎不止!

nbsp;nbsp;nbsp;nbsp;老虎死命的挣扎,想要逃脱,但被廉圣帝按在了地上,竟然起不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双手扣住了猛虎的脑袋,双脚一瞪那老虎的躯体,大吼一声,双手使劲的一扭,生生的将老虎的脖颈给拧断了,然后猛地一拔,就像拔萝卜一样,将虎头硬生生的摘掉了!

nbsp;nbsp;nbsp;nbsp;刹那间,老虎脖颈断腔内的血狂喷而出,喷了廉圣帝一身都是,整个被鲜血染红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近乎癫狂,狂笑道:“你这畜生还敢来惹我,哈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抓住老虎的皮,就给举在了头顶,转了三圈,猛地掷出!

nbsp;nbsp;nbsp;nbsp;那猛虎也有牛那么大,但被他提起来,就跟举着个可怜的孩子一样!

nbsp;nbsp;nbsp;nbsp;老虎空旋转着就往远处飞去,足足飞出去了十丈,跌落在地上!

nbsp;nbsp;nbsp;nbsp;随着老虎这一转圈子,腔子内的鲜血也转着圈子四处乱射,就连后面的人都遭了殃,被这血雨甩的一身都是。

nbsp;nbsp;nbsp;nbsp;这俩猛虎死的这个惨,简直都没还手的余地,不过就是眨眼间,就被廉圣帝赤手空拳给废了!

nbsp;nbsp;nbsp;nbsp;武松打过虎,也不知废了多少劲,但廉圣帝打虎,简直就好似碾死了一只不听话的猫咪一般。

nbsp;nbsp;nbsp;nbsp;这两只老虎离着附近的村庄不过三十多里地,这附近的人都知道这山上有猛虎,所以,根本不上这山来,想要除掉这两只猛虎,但力量不够,而且,那时候,是山有狼有虎,多如牛毛,炎黄二族就靠近山居住,山有虎的事,这根本不算新鲜事。

nbsp;nbsp;nbsp;nbsp;村民不上山,这俩老虎,也没敢到山下来惹人,只是在山觅食,今日恰巧被廉圣帝撞上,算是倒霉了。

nbsp;nbsp;nbsp;nbsp;所有人都傻了,廉圣帝就跟魔鬼一样,下手狠辣无情,招招毙命,他们更从没见到这么雅的廉圣帝这么反常过,他居然没拔剑,就用手掌劈拳砸,生生的拗断老虎的脖颈,除了洪福这么杀人外,廉圣帝杀人的方法根本不是这样的。

nbsp;nbsp;nbsp;nbsp;他就算杀虎杀人,也会很雅,就跟作诗一样,但今日,简直就跟疯子一样,众人焉能不惊呆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都惊的差点昏过去,她发现自己心爱的男人,已经成了一个心狠手辣,冷目无情的恶魔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拔出剑,都没来得及去帮着他,他就将两只老虎给解决了,而且,还是用极其残忍的招数解决的,这不是恶魔是什么?

nbsp;nbsp;nbsp;nbsp;所以,就连龙女都惊的手的闭月羞光剑当啷一声都落了地。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狂笑着,细雨将他脸上的血水冲洗掉,但他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恶魔一般的可怕,令人胆颤心惊!

nbsp;nbsp;nbsp;nbsp;龙女就觉得,刹那间好似不认识他了一样,他竟然变得这么可怕,简直跟以前判若两人,他真的就是原先的那个仁慈的救世主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擦了擦脸上的血水,沉声道:“熊燚、楚祥、曲赋,你们几个,去将老虎剥皮,雪儿、霞儿你们去捡一些柴火来,咱们烤肉吃,大家好好的吃饱喝足,敌人很快就要杀来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说罢,走进了洞内,盘膝打坐,开始调息。

nbsp;nbsp;nbsp;nbsp;这些人木呆呆的答应一声,廉圣帝有吩咐,谁能不听,赶紧按他所说的去做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叮嘱道:“你们不要单独行动,多加小心,去回。”

nbsp;nbsp;nbsp;nbsp;“哎……”几个女子答应一声,去捡柴火去了。

nbsp;nbsp;nbsp;nbsp;虽然下了一阵雨,但山上到处都是柴火,没被雨淋湿的柴火有的是,陶喜和齐寿帮着砍柴,几个姑娘也打下手,熊燚等人开始给老虎剥皮,分割成一块一块的,用附近的溪水洗干净。

nbsp;nbsp;nbsp;nbsp;时间不大,就在洞里生起来一堆篝火,这个山洞虽然不算大,可也不算小。

nbsp;nbsp;nbsp;nbsp;吃人者被人吃,杀人者被人杀,一旦失败,就是这个下场,老虎也不例外。

nbsp;nbsp;nbsp;nbsp;人呢?侵略者的下场又是什么?

nbsp;nbsp;nbsp;nbsp;当然只有用血来洗清这一切!

nbsp;nbsp;nbsp;nbsp;虎肉被架在篝火上炙烤着,发出嗞嗞的声音,冒着金黄色的油,整个洞内散发着喷鼻的肉香。

nbsp;nbsp;nbsp;nbsp;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残酷,失败者,就像被炙烤在篝火上的美味一样,只有被对方残食,痛苦的在烈火炙烤,而后,被胜利者吃入肚腹内,就此消失于这个世界。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失败者的下场,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强者为尊,弱者,只有被欺凌!

nbsp;nbsp;nbsp;nbsp;虎肉很快就烤熟了,虽然众人都很饿,但真的是一点心情都没有,亲朋好友刚刚死去,有那个没心没肺的能吃的下东西?

nbsp;nbsp;nbsp;nbsp;就连一向心宽的陶喜和龙霞儿夫妻也一样,根本吃不下去,虽然他们很饿,但是,真的是没心情吃。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首先将烤熟的一块虎肉撕开,沉声道:“不想吃也要吃,因为,若是不吃东西,将没有力气战斗,我们还要替他们报仇,一定要保住身子,就当这些肉,是贼人的肉,快吃!”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说罢,不再理谁,将虎肉放入嘴里,狼吞虎咽,恰如风卷残云一般,很快的就吃完了一块肉。

nbsp;nbsp;nbsp;nbsp;众人简直都不敢相信这是以前斯斯儒雅的廉圣帝,他就好似一个粗野之人一样,狼吞虎咽,丝毫也没有了往日的儒雅。

nbsp;nbsp;nbsp;nbsp;众人长叹一声,也开始吃了起来,因为,正如他所说,等会说不定就是一场恶战,不吃东西,如何有力气报仇?

nbsp;nbsp;nbsp;nbsp;众人流着泪,默默的嚼着香喷喷的虎肉,但这香喷喷的美味,吃到他们的嘴里,却如同嚼蜡一样的无味,虎肉伴着泪水,就这样都默默的在吃着。

nbsp;nbsp;nbsp;nbsp;这是他们有生以来吃的最痛苦的一顿饭,他们吃的不算少,可是吃的越多,就越痛苦!

nbsp;nbsp;nbsp;nbsp;自己的亲朋好友的肉,说不定如今正被野蛮之人炙烤在篝火上,那些贼人,说不定正在吃他们的肉!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吃了一会,实在忍不住了,一想到兄弟姐妹死的那个惨象,一想到血淋淋恰如地狱一般的场面,龙霞儿飞奔到洞的角落,开始呕吐起来。

nbsp;nbsp;nbsp;nbsp;陶喜默默的走过去,轻轻的给爱妻捶着后背。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呜呜的哭着,抱住了丈夫。

nbsp;nbsp;nbsp;nbsp;陶喜也变了好多,不再像以前那么不正经,而是轻轻的给爱妻擦干泪水,柔声道:“霞妹,不要哭,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们要将泪水吞到肚里去,让血,来偿还这笔血债!”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也擦干了泪水,神情十分的痛苦,但忍住了悲声。

nbsp;nbsp;nbsp;nbsp;洞内一阵阵的沉默,大家都在默默的嚼着无味的肉,吃了足有半个时辰,才算是吃了个半饱,众人几乎是将一块快的肉塞进肚子里去的。

nbsp;nbsp;nbsp;nbsp;等众人吃的差不多了,廉圣帝道:“敌人的意图,我已经明白了,我也有了办法对付他们。”

nbsp;nbsp;nbsp;nbsp;龙女问道:“怎么对付?”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贼人是想切断炎黄二族的边界,然后封锁消息,三面夹击,三五日要灭了炎国,所以,如今黄国并没有危险,敌人定然会屯兵在我们所住的下一个村,在那里驻守,因为,我们所住的村,跟下一个村庄,只相隔三里地,那村庄离着咱们那里只有三里地,是封锁不住消息的,而,下一个村庄跟下一个村庄,相隔大约十里地,间还隔着大河,贼人必然是血洗下一个村庄后,屯兵驻守,封锁消息,为今之计,我们要立刻将这个消息通知我爷爷黄帝,让我爷爷抓紧时间调动黄国所有的兵马,前来援救炎国,而咱们要退缩高山,以高临下,坚守七天七夜,无论如何,这七日之内,绝不能被贼人将我们群歼,调兵需要时间,一日送信,三日调兵,三日才可到达,等援军到了,咱们两面夹攻,让来犯的贼人葬身在炎国!”

nbsp;nbsp;nbsp;nbsp;众人频频点头,静听廉圣帝的吩咐。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若我没猜错的话,炎王也挡不住贼人的攻势,最后也必然退守神农山,所以,保存实力是最重要的,也要给炎帝送个信,让他立刻退守神农山,将粮食和百姓都往山上转移,多多准备弓箭、滚木、石头,守住神农山。”

nbsp;nbsp;nbsp;nbsp;这神农山,也就是龙女修行所在的那座炎国境内的山,炎族就发源在此,那是炎族的大本营,炎族是神农氏的后代,地皇神农氏就曾经在这座山遍尝百草,创出五谷耕种、发明医术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看了看左右,道:“雪儿,麻烦你走一趟,给炎帝送个信,让他立刻将粮草和百姓转移到山上去,集兵马上山,固守神农山,现在就动身,要面见炎帝,将敌情说清楚,不得有误。”

nbsp;nbsp;nbsp;nbsp;雪儿道:“是,我现在就走!”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且慢。”

nbsp;nbsp;nbsp;nbsp;雪儿道:“公主有什么吩咐?”

nbsp;nbsp;nbsp;nbsp;龙女在腰掏出一面银牌,递给了雪儿,道:“你拿着这块银牌去见我爷爷,可直接见到我爷爷本人,将咱们所知道的敌情,一并告知,告诉我爷爷,要立刻将百姓集合在一起,转移到山上去,否则,力量太分散,难以抗敌,你一等我给爷爷写封信。”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罢,在鱼家姐妹的血衣上撕了一块白布,咬破手指,亲手写了一封血书给炎帝。

nbsp;nbsp;nbsp;nbsp;大体的意思,就是让炎帝按照所说的去做,以免三面受敌,被群起围歼,她很快就回神农山一起抗敌。

nbsp;nbsp;nbsp;nbsp;雪儿将血书收在怀,仔细的收好,问道:“公主,还有什么吩咐?”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我再派一人跟你一起前去,扬儿,你跟雪儿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记住,若是遇到贼兵,不要恋战,送信重要,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最会办事,是龙女认为最稳妥的女子,而且,龙扬儿武功也不错,又足智多谋,能言善辩,所以,龙女才派龙扬儿去,怕炎帝一旦不听,好让龙扬儿劝解一番,雪儿不善于言词,所以,龙女才这么安排。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点头,其实他也打算再派一人去,但还没等想好派谁,龙女已经想到了,两个人可以说是心灵相通。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道:“明白!”

nbsp;nbsp;nbsp;nbsp;曲赋拉着龙扬儿的手,叮嘱道:“一路上多加小心。”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流着泪道:“你也一样,一定要小心。”

nbsp;nbsp;nbsp;nbsp;龙女对龙扬儿道:“扬儿,你平日办事最稳妥,我最放心,见到我爷爷之后,一定要陈说利害,退守山,以险要之势抗敌,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一字一字道:“公主放心,若炎王不听,扬儿宁愿自尽在他面前!”

nbsp;nbsp;nbsp;nbsp;龙女流着泪道:“好妹妹,多多珍重!”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松开了龙女的手,跟雪儿头也不回的出了山洞,二人施展轻功,消失在远方。

nbsp;nbsp;nbsp;nbsp;曲赋追出洞外,默默的望着爱妻的倩影,不仅又泪如雨下,龙扬儿刚才的话,实在是令曲赋心神不宁,龙扬儿虽然性格温柔,但是一个识大体、明大义的姑娘,假如炎帝真的不听,那龙扬儿必然会自杀劝谏。

nbsp;nbsp;nbsp;nbsp;幸好炎帝是圣人,并非是糊涂之人,所以,只要陈说利害,炎帝不会想不通的。

nbsp;nbsp;nbsp;nbsp;曲赋只能默默的祝福妻子,不能再为她做什么。

nbsp;nbsp;nbsp;nbsp;曲赋叹了口气,回到了篝火旁,继续听廉圣帝安排下一步怎么办。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到黄国送信的这个人至关重要,而且,最危险不过,必然要闯很多的埋伏,我亲自走一趟,你们其余人,跟龙姐姐赶回龙女山听信。”

nbsp;nbsp;nbsp;nbsp;楚祥道:“那怎么能行?殿下若亲去,实在是太危险了,而且,这里还需要殿下和公主指挥,殿下万万不能去,我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痛声道:“不行,我已经失去了四个好兄弟了,不想再见到你们有什么危险!”

nbsp;nbsp;nbsp;nbsp;陶喜道:“无论如何,去黄国送信,廉大哥也不能去,不用再争了,我去!”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道:“不错,我们夫妻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眼含泪,道:“你们可知道,这次是九死一生,十分的凶险!”

nbsp;nbsp;nbsp;nbsp;陶喜惨然一笑道:“廉大哥,我陶喜岂是贪生怕死之人?廉大哥身负重任,要守住山,调兵就算再快,没有个七八日也做不到,敌人势力庞大,若没有廉大哥和龙姐姐指挥,如何能守得住?我们夫妻的轻功除了廉大哥和龙姐姐之外是最高的,跑腿送信是义不容辞,如今生死存亡时刻,廉大哥,你是走不开的,除了我去,谁还能胜任?”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道:“廉大哥,不用再争了,为了炎黄二族几万的百姓,为了炎黄二国的生死存亡,我们夫妻,义不容辞,就算是粉身碎骨,我们都不在乎,就这么定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长叹一声,低下头沉思了片刻,心真是乱的很。

nbsp;nbsp;nbsp;nbsp;他有心自己去,还真是走不开,这守山的重任实在是太艰巨,以龙女之力,是不足以守住的,就算是合二人之力,都难以守住,他是真走不开,可是,别人去,又太危险,廉圣帝真是左右为难。

nbsp;nbsp;nbsp;nbsp;思虑再三,廉圣帝长叹一声,道:“好吧,这个送信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不过,不能这样去,要想个对策才行,截断路的苗兵,最少有三千人,两千人会浩浩荡荡**的杀进来,三面夹攻,将我们包围,一千人,必然会截断各处通往黄国的路,封锁消息,所以,要想办法将这些兵调开才行,必须用声东击西的办法,我已经有了对策。”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如何调开苗兵?”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假如绕山到黄国,必然会耽搁时间,加上山内危险万分,说不定还有埋伏,所以,不如就从大路走,咱们走西靠近山的位置,将一部分兵引走,陶喜和霞儿趁此机会杀出去,在我们村的上方,被一条河阻路,只要到了河边,就算是安全了,我安排一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看了看四周,缓缓道:“这一次去闯围送信,乃是九死一生,就是引开一些追兵,也是很困难,唉……”

nbsp;nbsp;nbsp;nbsp;楚祥道:“廉大哥,就连国家和民族都危在旦夕,个人的生死又算的了什么?我们不怕死,你就安排吧!”

nbsp;nbsp;nbsp;nbsp;熊燚道:“不错,死又算得了什么!”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好,既然这样,我就安排了,齐寿、静儿,你们夫妻,做第一路,将贼人先引开,在左侧有一座山,将贼人引到山上去,到了地方,再研究引到那座山上去,不准恋战。”

nbsp;nbsp;nbsp;nbsp;齐寿道:“明白!”

nbsp;nbsp;nbsp;nbsp;龙静儿道:“遵命!”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又道:“楚祥,青儿,你们夫妻,做第二路,贼人追杀他们,必然会留着一些看家,你们夫妻再负责引开一些追兵,将贼人再引走一部分,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明白!”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贼人走了一部分,必然还有一部分,曲赋,你再负责,将一些贼人引走,顺着大路引走,记住,不可恋战,引走就行。”

nbsp;nbsp;nbsp;nbsp;曲赋道:“明白!”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这时,贼人已经不多了,熊燚、冰儿、霞儿、喜儿,你们四人立刻杀出去,闯到第二个村庄,燚儿,冰儿,你们夫妻的任务,就是等闯过去之后,必然还有埋伏,霞儿和喜儿躲在暗处,你们夫妻,将贼人再引到别处去,唉……你们夫妻是最危险的一路,你们……”

nbsp;nbsp;nbsp;nbsp;熊燚道:“廉大哥,再危险,我们也不怕,就这么定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握紧熊燚的手,哽咽道:“好兄弟!你们夫妻的武功虽然最好,但寡不敌众,所以危险万分,记住,能逃就逃,且战且走,将贼人引走后,你们就脱身,千万不可恋战,我希望你们能活着回来见我,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明白!廉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能做到!”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霞儿、喜儿,你们俩记住,趁着冰儿和熊燚夫妻引走贼兵的的空隙,立刻杀出去,逃到河边,跳进水里,游到对岸,去报信,千万不可耽搁,这关系到两族的生死存亡,责任最重,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陶喜正色道:“廉大哥尽管放心,我们夫妻就算粉身碎骨,就要将信送到,绝不会延误!”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道:“廉大哥,尽管放心,若是如此都杀不出去,我们也太没用了,我们一定能做到!”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频频点头,其实,这夫妻二人最没个正经的,若是在平时,廉圣帝不放心,可是,陶喜和龙霞儿不是那种不知深浅的人,虽然生性顽皮,可是这次绝不会误事的,所以,廉圣帝将这个最重的任务交给这二人,这二人心其实是感激的,也是感到光荣的。手机请访问: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