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1章 诱敌1

第三百三十一章 诱敌1

这夫妻二人轻功最高,武功也都不比其余人低,而且,这夫妻二人的水功还不错,只要被他们杀到河边,就能逃脱,虽然河水很深,但却淹不死这二人。。更新好快。

熊燚和龙冰儿武功是除了洪福和龙娇儿之外,武功是最厉害的,而且,这二人又会水,逃命的时候,杀到河边,万不得已,可从水里逃出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这就是廉圣帝这般安排的原因。

廉圣帝说罢,将自己的黄国的令牌给了陶喜,叮嘱道:“一定要见到我爷爷黄帝,让他在七日之内集结黄国所有能打仗的兵,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都要参战,其余的‘妇’孺,要集中在一起,退守黄城,千万千万。”

陶喜将令牌收好,道:“明白!绝不会误事的,若是误了事,我就提着头来见你!”

廉圣帝道:“好兄弟,我知道你不会误事的,我很放心,你们夫妻,一定要小心

。”

其实,就算廉圣帝不给陶喜令牌,陶喜也能见到黄帝,因为,陶喜是廉圣帝的心腹,廉圣帝是黄帝最喜爱、最欣赏的玄孙,很得宠爱,虽然一般人去见黄帝,肯定很费劲,但陶喜是不会费多少劲的。

廉圣帝道:“龙妹,还记得咱们‘诱’杀野人部落的事吗?咱们引出贼人,在山中将这些前来追杀的狗贼全歼,挫挫他们的锐气!”

龙‘女’微笑道:“当然记得,如今的你我,已经不是三年之前了,就算一个人对付二百多,也不是问题了,就算是三年前,我们都没怕过,更别说现在了。”

廉圣帝道:“你我分兵两路,一左一右,等他们将贼人引进山中,咱们做好准备,再跟贼人斗一斗,不过,这一次,我们不能在一起战斗了,龙妹,你可要多加小心,若是贼人太多不敌,不可力战。”

龙‘女’道:“我明白,不过,你也要多加小心。”

廉圣帝道:“放心吧,陶喜,楚祥,给我到河边捡些小石头来,像‘鸡’蛋那么大就行。”

曲赋和楚祥答应一声,在捡来的一些衣物内,找了两块布,到山脚下的河边去捡石子去了。

曲赋和楚祥都知道廉圣帝要做什么,他这是以石子做暗器,由于贼人太多,他要以石头做暗器去打敌人。

廉圣帝从不用暗器,不过,这并非他暗器打的不好,相反的,廉圣帝打的暗器百发百中,只是他不屑于用暗器罢了。

龙‘女’微笑道:“青儿、霞儿,你们也去吧,也帮我捡一些石子来。”

龙霞儿和龙青儿答应一声,跟着丈夫也去了。

龙‘女’道:“廉大哥,咱们是不是像三年前,跟贼人玩丢石头的游戏?”

廉圣帝道:“不错,追杀咱们的敌人,足有二三百,咱们准备百余块石头,先击毙一些,这样也好应付。”

两对夫妻去了半个时辰不到,很快就回来了,山下就是小河,这种鹅卵石多如牛‘毛’,要想捡一些石头,那还不容易。

四个人用衣服包着四包鹅卵石,走进了‘洞’内,一包内,就有百余块

一切都做好了准备,廉圣帝道:“咱们要出发了,先看好地形,晚上就行动。”

一行人出发了,前面就算是死路,他们也要去。

有时候,人生是没有选择的!

只有勇往直前!最伤心是离别,最痛心是死别,但生命却避不开生离死别!

为何这世间有这么多的生离死别?为什么这个世界生命跟生命之间总要互相伤害才能生存?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不完美!

这是一个充满罪恶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每条生命其实都有罪。

就让血来洗清所有的罪恶吧!

就让战斗,来结束罪恶吧!

黄昏,不见日光,只见乌云密布,‘阴’霾天空中的彤云,压的人都喘不过气来。

廉圣帝和龙‘女’等十一人悄悄的在附近僻静的山中,绕路到了黄国的边境上,离着还有三十多里路,就不敢再往前走了。

贼人的前锋部队密密麻麻的已经开了进来,已经攻破了二百五十多里的防御,将二百里范围内的百姓屠杀的干干净净。

炎国的国土很奇特,是长方形状,斜斜的顺着山脉住在山下,一直长达七百多里,而廉圣帝等人所住的村庄,就是在西南群山脚下,而黄国在炎国的境界内,只有五座村庄,跟炎国的边境接壤。

那五座村庄,都属于廉圣帝管辖,所有的兵都属于廉圣帝直接调遣。

但现在那五座村庄已经成了废墟,五个村中六七百多的百姓,都被屠戮殆尽,一个不剩,除了廉圣帝和龙‘女’的几个手下武功高逃了过去之外,可以说是无一活口,都死在贼兵刀枪之下!

在那五座村庄的后面,就是一条宽约百丈的江河,过了这条大河,那才是黄国的国界。

不过,炎黄二族已经合在一起,炎国就是黄国,黄国就是炎国,根本就是一族了

但是,一族两治,就如同如今的香港和澳‘门’一样,虽然是都属于中国,却各自管理自己的地界。

炎黄二族也一样,就是这种情况,同时并存炎黄二帝,和睦相处,不过,炎帝却听黄帝的,等于是黄帝的臣民,因为,经过阪泉三战,黄帝三战三捷,彻底打败了炎帝,故而,炎帝很欣赏、很佩服黄帝的计谋和策略。

而且,炎帝不愧为圣人,宽大仁厚,并没有耿耿于怀,为了两族的壮大和存在,究竟谁是霸主,他不在乎,最重要的是,百姓能安居乐业,生活的富裕,所以,只要黄帝能令两族壮大,令百姓安居乐业,炎帝根本不在乎黄帝做霸主,所以,他跟黄帝化敌为友,不记恨黄帝曾经打败过他,真正令炎黄二族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了一家人。

在炎国的四面八方其实都是大山脉,可以说是三面环山,只有东南方不是,蚩尤杀来,也是在东南方杀来的,而苗民善于攀爬山,兜了个圈子,截断了炎国的退路,封锁了炎国被困的消息。

所以说,送信是最重要的,否则,三路夹击,炎帝四面楚歌,兵力又不足,蚩尤又骁勇善战,必败无疑,可以说,不出五日,就能将炎国灭掉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因为,炎国地广人多,但两万五六千的族民分布太分散了,兵力不集中,易于被各个击破,故而,必败无疑。

若是一日行军二百里,将二百里范围内的炎族人斩杀,三日就行军六百里,三路夹击,不过三日,三路兵马就能将炎帝困在神农山脚下的城镇内,两日就可破城,所以,若没有援兵,不出七日,必然惨败被灭族了。

说的一点都不过分,因为,那时候的城池根本不像现在的城池坚固和高大,那时候的国力和人力,哪有能力去修建这么坚固的城池?

城池不高不坚固,贼兵群起围歼,如何能不败?

所以,两日破城必然,可谓是五日就可灭了炎国,说的是一点都不夸张。

如今,半夜之内,苗兵就追杀了二百五十里地,若不是怕兵马太疲惫,下令整顿休息的话,黄昏就能到炎城,一天一夜,就兵临城下了,一点都不夸张

所以,廉圣帝叮嘱陶喜速度要快,一日就到黄国境内,三日就调完兵,两日必须赶回来,七日之内,必须来救援,否则,炎族百姓死无葬身之地,炎族一灭,黄国孤军作战,必然也不是对手。

这个责任实在是太重了,廉圣帝将这个重任‘交’给陶喜和龙霞儿,可以说,真的是太信任他们夫妻了,也是他们夫妻最光荣的任务。

陶喜和龙霞儿对廉圣帝十分的感‘激’,因为,他们的‘性’格是那种不负责任的‘性’格,放‘荡’不羁,顽皮淘气,像这种人,这么重的任务,谁能‘交’付给这种人?

但廉圣帝却将这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了这对夫妻,等于将炎国数万百姓的生命‘交’给了这二人手中,可见对他们的信任和看重了。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廉圣帝视他们为知己,并没有不信任他们,虽然他们有‘性’格上的缺陷,但依旧这么信任他们,所以,不管是陶喜还是龙霞儿,都对廉圣帝感‘激’的很,因为,他拿他们做知己朋友,丝毫都没有小瞧和看不起。

所以,陶喜暗下决心,就算是粉身碎骨,都要完成这个重任!

苗兵苗将共有三千多,虽然追杀廉圣帝和龙‘女’的人,死了三四百,但还有三千多。

为了除掉廉圣帝和龙‘女’的左膀右臂,苗兵用了八百人攻打廉圣帝和龙‘女’的所在村庄,那苗将以为万无一失了,这才吐‘露’了实情,但没料到,还是被这十八人中一半给逃脱了,可以说是百密一疏。

不过,这三千多苗兵已经封锁了消息,并没有一个村民活着逃到黄族去,苗兵留下了一千苗兵驻守炎黄边界,在左右的山上,一边各埋伏了二百多苗兵,将靠近水的山上也封锁了,另外的六百苗兵,就在河岸边埋伏,将整条河都封锁了,想要去报信,简直势必登天。

要是绕山路三百多里去报信,一个是荒山野岭,野兽成群,实在太危险。

再一个,山内的江水湍急,也过不去,而且,也‘浪’费了时间,只要七天一过,这一千苗兵就算是完成了任务了,那时候,搬兵回来都太迟了

而蚩尤所下的将令,也是让封锁消息七天,不准去动黄国,只准偷偷的隐藏。

假如对岸有黄国人过河来,就斩杀,不准逃走一个。

在宽二十多丈的河上,有两座浮桥,这就是黄国人和炎国人过河所经过的地方。

这一千苗兵负责封锁消息,而剩余的两千苗兵则沿着炎国的境内追杀,一直追杀到炎国城下,将炎帝包围,然后三路合力攻打,一举将炎帝消灭。

蚩尤的这一招,就是关‘门’捉贼、瓮中捉鳖的策略,跟后世的计谋不谋而合,而且,还是三路夹击,闪电战的策略,可以说是十分的厉害,令人措手不及!

这就是炎帝都失败的原因,就因为蚩尤集中三路兵马,突然发起猛攻,不宣而战,以闪电一般的速度,横推过来,以风卷残云、势如破竹之势,集中兵力攻打,简直无坚不摧,炎帝焉能不失败呢?

而且,炎帝做梦都没料到蚩尤会叛‘乱’,因为,蚩尤是他的孙子,也是炎族的一支,蚩尤居然自己打自己人,这是炎帝做梦都没料到的。

就算是诸葛、孙武、吴起等军事家,若是没有提防,遇到这闪电战法,也必败无疑,所以,炎帝败给蚩尤,并非是无能,而是没有防备。

廉圣帝等人离着苗兵还有二十多里地,就停下了,躲在附近的山中,休息了足有一个多时辰,在这一个多时辰中,廉圣帝选好了埋伏的两座山头,在山头上重要的位置,准备了火把,因为,今夜实在是太黑了,需要光来照亮,一旦贼人被引到山上,就点燃火把,借着微弱的火光,也好对付敌人。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廉圣帝又叮嘱了一番,这才开始按计划行动了。

廉圣帝和龙‘女’分开了,龙‘女’在一座山头埋伏,在右侧的小山上,廉圣帝在左侧的小山上,两座山相隔约有十里多地,而中间,就是宽敞的大路,苗兵就将路口截断了。

廉圣帝拉着龙‘女’的手,叮嘱了再三,龙‘女’道声珍重,跟廉圣帝告别,到对面十里地外的山头埋伏去了。

这里到处都是荒山和密林,远古时期,不像现在砍伐严重

单说第一路‘诱’敌的,是齐寿和龙静儿夫妻二人,二人悄悄的‘摸’到了苗兵所在的营地,二话不说,上去就杀!

苗兵措手不及,巡逻的苗兵被二人砍倒了数十人!

惨叫声和打斗声惊动了苗兵,无数的苗兵蜂拥追来,二人一见,赶紧就逃,边战边走,将无数的苗兵往十里多地外廉圣帝所在的山中而去。

苗兵多是野蛮之人,那懂得什么兵法,而且,嗜杀成‘性’,一见二人杀了这么多人要逃命,焉能放过,立刻,出动了一百多苗兵前来追杀二人!

但要杀了齐寿和龙静儿谈何容易,这二人武功高强,又有准备,苗兵不是出其不意的放箭,就算是千军万马,他们都能杀出来,更别说有准备了。

无数的苗兵追杀二人去了,可是,依旧还有二百多苗兵没有走,依旧固守着。

楚祥、陶喜、曲赋、熊燚等人就隐藏在暗处偷偷的观看着,等的就是这机会。

眼看着,无数的苗兵追杀二人消失在远方,大家都佩服廉圣帝所料不错。

楚祥和龙青儿一见齐寿和龙静儿成功了,而他们是第二路,负责再引走一批的。

楚祥和龙青儿在暗处也跳了出来,楚祥跳了出来,跟龙青儿将准备好的鹅卵石对准苗兵就是一通‘乱’砸!

苗兵有的被打瞎了眼睛,有的被砸的头破血流,鼻青脸肿,纷纷惨叫不止!

龙青儿一边扔石头,一边咯咯笑道:“来呀,来追我们呀,有本事来杀我们呀!”

龙青儿就跟龙霞儿一样的顽皮,但却比龙霞儿机智聪明,二人知道苗兵有了防备,没敢上去,用石头远远的砸,砸的苗兵鼻青脸肿,气的苗兵哇哇暴叫!

无数的苗兵简直气坏了,蜂拥而出,又有一百多苗兵前去追杀二人!

龙青儿和楚祥不敢恋战,转身就逃,也是且战且走,将苗兵远远的引开了

苗兵少了好多,在这里的四百苗兵,被足足引走了三百多,只剩下不到一百人了。

等苗兵走远了,渐渐的喊杀声停下了,曲赋一见,该自己出马了。

曲赋叮嘱道:“陶弟,我再去引走一些,你和霞妹趁此机会,立刻杀出重围,多多珍重!”

曲赋说罢,手提宝剑,杀进了苗人群中,二话不说,又是一阵砍杀,刺死了七八个,飞身就逃!

可把苗兵气坏了,这算什么,这简直就是老虎头上拍蚊子,找事。

苗兵一个十分凶猛的主将,头前追赶,率领着三十多个苗兵,紧紧追着曲赋,又消失在了夜幕中。

远处叫骂声,喊杀声渐去渐远,渐渐的又没有声音了,显见已经追的远了。

熊燚和龙冰儿一见时机成熟了,熊燚道:“陶弟,咱们闯过去,走!”

四人一起杀了出来,沿着大路杀进了苗兵群中,一通的砍杀,冲破了埋伏,直奔河边而来!

刚刚杀出了埋伏,就听一声呐喊,无数的苗兵蜂拥而至,足有五十多个凶悍的苗兵将四人困住!

其中,有一个十分勇猛的苗兵,高约有一丈多,脖颈上,挂着骷髅头,手拿两根三尺长的铁骨朵,率领苗兵将四人的去路截住!

那苗将大吼道:“哪里走!”

熊燚大吼一声,迎了上去,跟这苗将斗在了一起,熊燚一边打,一边大叫道:“快走,不用管我们,快走!”

陶喜叫道:“熊大哥,大嫂,多多珍重,我们走了!”

龙霞儿也叫道:“冰姐姐,珍重!”

龙冰儿厉声道:“速走,不要耽搁了大事,快,别管我们!”

陶喜和龙霞儿答应一声,分身而起,窜蹦跳跃,直奔河边冲去!

那苗将叽里咕噜的大叫,指挥无数的苗兵在后就追,熊燚劈死挡住了这员猛将,龙冰儿则拼死挡住了追杀的苗兵,陶喜和龙霞儿被二人这一拦阻,趁此机会,出了埋伏圈,而这二人却被困在了垓心

苗兵个个都十分的骁勇,那苗将更不必说,论武功,根本不在二人之下!

熊燚和那凶悍的苗将打了个势均力敌,不相上下!

虽然二人武功不相伯仲,但熊燚用的是剑,而苗将用的是两根铁骨朵,所以不及那苗将兵刃沉,根本不敢碰苗兵的兵刃。

熊燚只能凭着身法,跟苗将周旋,但也将那勇猛的苗将挡住了!

熊燚和龙冰儿打了一会,一见陶喜走远了,熊燚大叫道:“冰妹,咱们杀出去,快走!”

龙冰儿答应一声,二人联手,重开了一条血路,也奔河边杀来!

因为,往回路是回不去了,左右两侧是苗兵,中间的大路还有被曲赋引去的苗兵,唯一安全的,就是往前杀,这也是廉圣帝提醒他们的。

这夫妻二人联手杀开一条血路,直奔河边也杀来!

但这二人再要走谈何容易,无数的苗兵苗将将二人团团围住,死缠住不放!

而且,河边的苗兵没有防备,走了陶喜和龙霞儿,如今,也翻身杀了回来,苗兵越来越多,足有一百多,将二人围住!

正如廉圣帝所说,他们这一路乃是九死一生的一路,实在是太凶险了!

但若没有二人抵挡一阵,陶喜和龙霞儿势必也难逃出去,但二人重任在身,若是杀不出去,那一切都完了,势必要有人断后抵挡一会才行。

不过,熊燚和龙冰儿抵挡的时间太久了,这也是他们怕苗兵追赶,怕坏了大事,故而抵挡了好一会。

但抵挡久了,苗兵围拢,那就危险万分了!

熊燚和龙冰儿且战且走,眼看着前面就是小河了,都听到水流声了,就在这时,忽听一阵阵弓弦响动,暗处无数的毒箭雨点一般的‘射’向了二人

“冰妹小心!”熊燚大吼一声,挡住了前面,同时,抓住妻子的腰带,将龙冰儿举起,拼命的往四十多丈远的河边掷去!

龙冰儿身不由己,好似腾云驾雾一般,无数的毒箭在她身子下飞过,她则一道白光,直奔小河中飞去!

龙冰儿空中一个跟头,扎入了河水中!

“噗通……”龙冰儿落入了河水中,可熊燚却走不脱了!

无数的毒箭,‘射’中了熊燚不少支,熊燚‘胸’口‘插’满了毒箭,但依旧没有倒下!

龙冰儿在冰冷的河水中‘露’出了头,哭叫道:“熊大哥!”

熊燚狂叫道:“冰妹,不要管我,快走,快去帮着霞儿他们去送信,不要管我,快走呀!”

那苗将大吼一声,抡起铁骨朵奔熊燚砸去!

熊燚也大吼一声,将手中剑掷出,奔那凶猛的苗将投去!

那苗将赶紧用铁骨朵一挡,将飞剑砸飞!

这时,熊燚已经合身扑了上去,熊燚知道自己中了毒箭,必死无疑了,而且,被这么多苗兵包围了,根本走不脱,所以,根本就不逃了!

那苗将刚打飞飞来的剑,熊燚就扑了上来!

那苗将措手不及,左手的铁骨朵顺手砸了出去!

熊燚根本不躲,那铁骨朵正砸在他的左臂上,但那苗将也同时被扑倒在地了!

熊燚将苗将扑在地上,双手就狠狠的掐住了那苗将的咽喉!

“啊……啊……快走啊,冰妹,咱们来世再见,不要管我,快走啊!”熊燚狂叫着,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的扼住那苗将的咽喉,那苗将双眼一翻,咽喉生生的被扼断,刹那间就断了气!

熊燚刚掐死那苗将,无数的苗将手中锋利的竹枪就是一阵‘乱’戳,将熊燚扎了个透心凉

虽然苗兵苗将有用刀的,但还没有这么多,一半的苗兵,大多数还是用竹枪多,竹子这种东西韧‘性’好,削尖了,跟剑一样的锋利,足矣杀人。

所以,大多数苗兵用的是竹枪,用弯刀的只有不到一半人。

一个用弯刀的苗兵闯了上来,大吼一声,就见刀光一闪,将熊燚的人头斩落!

“骨碌碌……”熊燚的人头落地,颈内的鲜血狂喷,但死尸依旧没倒下,依旧骑在那苗将的尸体上,一双手依旧死死的扼住那苗将的咽喉!

无数的苗兵都惊呆了,围着死尸,吓的谁都没有再动手。

龙冰儿知道丈夫是活不成了,不由得心如刀割一般难受,哭叫道:“熊大哥,熊大哥啊……”

嗖!嗖!嗖……

无数的苗兵开始放箭‘射’向了水中的龙冰儿!

龙冰儿赶紧沉入了水中,避开了‘乱’箭。

龙冰儿游出了一段距离,痛哭道:“熊大哥,熊大哥……”

熊燚已经人头落地,根本无法回答她了!

扑通、扑通……

有十余个苗兵也跳下了水中,前来追杀龙冰儿!

龙冰儿一咬牙,擦了一下眼中的热泪,一道水线,往对岸游去!

那十余个苗兵水中的功夫都很不错,一见龙冰儿一道水线,往对岸游去,在后紧紧追赶!

龙冰儿心中道:“熊大哥,冰儿会去陪你的,等将贼人斩尽杀绝,冰儿定会随大哥而去!”

龙冰儿刚游到了一半,有几个苗兵就追了上来!

龙冰儿在水中,拔出了腰中寒光闪闪锋锐无比的匕首,猛地沉入了水中

那些苗兵离着龙冰儿还有五六米的距离,龙冰儿就潜入水中了,没等那些苗兵反应过来,就觉得肚腹一阵的剧痛!

原来,龙冰儿早就在水里潜到了这些苗兵的脚下,锋利的匕首照着苗兵的肚子就划,将苗兵的肚子划开了,刹那间,肚皮被划破,鲜血立刻将水染红了,就连肠子,都流了出来!

苗兵惨叫不绝,没等反应过来,被龙冰儿闪电一般的速度,连着刺杀了七个,其余的苗兵吓的妈呀一声,拼命的往对岸逃去!

龙冰儿的水中功夫太高了,比那些苗兵不知高了多少倍,那些苗兵,在水中焉能是她的对手。

龙冰儿不敢追杀,因为,她还要保护龙霞儿去送信,一路上,姐妹二人也有个照应。

龙冰儿分水踏水,乘风破‘浪’,一道水线,往对岸游去!

有了熊燚和龙冰儿的断后,陶喜和龙霞儿果然逃了出去,二人没敢走浮桥,双双投入了河水中,往对岸游去。

无数的苗兵由于堵截熊燚和龙冰儿,就连河边的苗兵都前来围攻了,根本无有人守住河边,陶喜和龙霞儿闪电一般,就冲了过去,没等苗兵来得及拦阻,二人就冲到了河边,双双跳进了水中,等苗兵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二人已经进了下了河,无数的苗兵翻身‘射’箭,二人潜入水中,消失不见,往对岸逃去。

‘射’杀熊燚的苗兵,也是‘射’陶喜和龙霞儿没‘射’中,怕熊燚和龙冰儿再逃脱了,所以,隐藏在暗处的苗兵,张弓搭箭,就等二人杀到河边,将二人‘射’杀了。

苗兵善于‘射’箭,又是躲在暗处,故而,熊燚才中了箭,若不是他将爱妻扔进了河中,恐怕龙冰儿也难逃此劫。

熊燚就跟洪福一样,一个是猛,一个是勇,都是勇猛之人,熊燚的力气虽然不及洪福,但也差不太多,为了救爱妻,拼尽所有力气和功力将龙冰儿给掷进了河中,虽然远隔十多丈,但依旧将龙冰儿给救了。

可是,熊燚这么救妻子,当然就没机会躲开暗箭了,所以,才毙命在河边

陶喜和龙霞儿,水中功夫甚至比龙冰儿还要高,二人趁着苗兵没有防范,进了水。

二人不敢耽搁,一道水线,拼命的往对岸游去!

二人上了对岸,长出了一口气,陶喜拉住妻子的手,二人施展轻功,头也不回的就往前飞奔!

猛然间,就见暗中寒光闪烁,紧接着,刀锋破空的声音,呼呼呼呼……无数黑黝黝的刀闪着点点寒芒,破空飞来,奔二人斩来!

这对岸也有埋伏,苗兵早就安排下了天罗地网,想要逃脱,谈何容易!

“不好!”陶喜大叫一声,跟妻子龙霞儿手中剑一阵的‘乱’劈,凌空飞起,避过无数的飞刀!

这是苗刀,半月形的苗刀!

弯弯的半月刀,恰似如钩的月牙!

二人的轻功是真高,凌空飞起,就在数十道‘交’织的寒光中飞了出去!

二人刚飞出十余把弯刀,还没等落在地上,又是十余道寒光呼啸飞来,奔二人斩来!

原来,这对岸埋伏的也有苗兵,日夜在此埋伏,有三十余个,共有四处埋伏,就在浮桥的左右和中间位置上,埋伏着一百多苗兵。

埋伏的那一百多苗兵,左右相隔约有三四里地,由于喊杀声惊动了对岸的伏兵,对岸有了准备。

这三十几个苗兵都用的是弯刀,都有一手掷刀绝技,将弯刀抛出,弯刀还能飞回来,苗人善用这种伎俩,就是到了后世,也善于这种功夫。

这些苗兵也不是傻瓜,所以,分成了两批,第一批,先去‘射’二人,‘逼’的二人腾空躲避,或者往旁边躲避,等二人躲了过去,力气快用尽了,第二批再掷出飞刀,将来人斩杀!

这一招可谓是极其的奥妙,二人虽然有防备,但也没料到这些苗人这么厉害,这飞刀绝技这么高强!手机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