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1章 诱敌2

第三百三十一章 诱敌2

天黑乎乎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若不是二人武功高强,耳力特别的好,这刀飞来都不会察觉到,二人根本不及思考,双双一招燕子钻云一鹤冲天势,飞起来三丈多高,无数的弯刀在他们脚下而过,并没有伤到二人。(hua. --

可是,最可怕的是第二批,二人飞起来三丈多,力气已经用尽,这时候,第二批飞到‘交’织成一张刀,将二人在了!

陶喜和龙霞儿大惊失‘色’,但再要躲避来不及了!

陶喜狂吼一声,猛地将右手的刀丢了,抱住了龙霞儿的纤腰,猛地将龙霞儿往空又托起来两丈多,斜斜的往远处掷了出去,将妻子‘射’出了埋伏圈!

“噗噗噗噗……”

无数的弯刀正好‘插’在了陶喜的身上!

龙霞儿空一个跟头,落在了地上,痛叫道:“陶大哥!”

陶喜狂叫道:“不要管我,快去送信,快走!”

龙霞儿痛叫道:“我不,要走一起走!”

陶喜在空,掏出了廉圣帝的令牌,奔龙霞儿就砸,骂道:“要以大局为重,带着令牌,快滚,快给我滚!”

陶喜说完,也落了地,没等陶喜落地,隐藏在暗处的苗兵杀了出来,奔陶喜扑去,有几个也奔龙霞儿杀去!

龙霞儿还没有走,将令牌接住,放入了怀,挥动宝剑要来救丈夫!

陶喜在‘腿’上拔下了两把弯刀,顺势躺在了地上,翻滚着,一路寒光奔着苗兵的双脚就剁!

有十余个苗兵躲避不必,被陶喜将脚剁掉,惨叫着瘫倒在地上!

龙霞儿就跟疯了一样,施展轻功,手剑一道道寒光,跟十余个苗兵血战在一起!

陶喜一溜跟头,用地躺刀法,滚到了龙霞儿的身边,龙霞儿急忙搀扶起丈夫,陶喜气的照着妻子的脸就是两巴掌,抓住龙霞儿腰带,将龙霞儿又扔出去十余丈远,破口大骂道:“你他妈‘混’蛋!赶紧给我快滚,否则,我就算死,都不想见到你!”

陶喜说罢,跟十余个苗兵斗在了一起!

龙霞儿哭道:“你怎么办,我不能一个人走,要走一起走!”

陶喜边瘸着‘腿’打,边骂道:“我死是小事,重要的是去送信,调兵,若是你我都死在此处,谁去搬兵?若不快滚,我就算死,都不原谅你,你也不是我老婆,快滚!滚!”

陶喜就跟疯了一样,咆哮着,跟无数的苗兵斗在了一起,这些苗兵只有三十个,有十几个被他砍掉了脚,还有六七个被他们夫妻刺死,但是,还有十余个围着他们!

陶喜拼命的挡住了苗兵,一边打一边骂,这时,就见无数的苗兵手拿火把,正沿着浮桥前来堵截二人!

龙霞儿使劲的跺跺脚,哭叫道:“陶大哥,保重,我走了!”

陶喜大叫道:“霞妹,快走,来世,我们再做夫妻吧,永别了!”

龙霞儿擦了一把泪水,飞身窜入了黑暗,三纵两跳,消失不见,不知所踪!

“别叫那臭丫头逃了,快追!”

一个凶悍的苗将气的娃娃暴叫,但被陶喜死死的缠住,脱不开身。

有几个苗兵刚要追赶,陶喜飞身而起,半空,一抖手,将两把弯刀,奔追杀的苗兵‘射’去!

噗!噗!

啊……

两个苗兵,被两把弯刀‘射’,死在了血泊!

陶喜将刺在肚腹内的弯刀拔出,空一个跟头,左右开弓,就见寒光一闪,又两名苗兵的人头被斩落!

“哪里走!”那为首的苗将气疯了,没想到计划这么周密,还是功败垂成!

那苗将飞身而起,凌空一刀,就劈向了陶喜!

陶喜一见刀奔自己劈来,不躲不避,大吼一声,也飞身而起,同时举刀奔那苗将劈了下去!

那苗将大吃一惊,这简直就是同归于尽的打法,这可如何是好!

那苗将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想要收手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那苗将这一慢,算是倒了霉,陶喜是拼着必死的心,根本毫不犹豫,那苗将这一犹豫,刀稍微偏了一下,噗的一刀,将陶喜的左臂给斩落!

而陶喜的右手刀横着扫出,正好剁在那苗将的脖子上,将那苗将的人头砍掉!

死尸半空就跌落,随着陶喜的手臂一起落在了地上!

陶喜连哼都没哼,右手握刀,顺势落在地上,一阵疯狂的‘乱’劈,将剩余的十余个苗兵给劈死在当场!

陶喜身上血淋淋的,就连肚腹的肠子都流出了肚外!

陶喜杀完了能站着的苗兵,已经无力了,还有十余个苗兵被他用地趟刀法剁掉了双脚,还在地上惨嚎‘乱’滚。

陶喜摇摇晃晃的,手拿弯刀,还想去杀了地上的苗兵,但走了几步,噗通跌倒在地。

肚腹内的鲜血狂喷,肠子也在地上,陶喜咬着牙用手刀拄着地,站了起来,望着龙霞儿逃去的方向,喃喃道:“霞妹,咱们永别了,但愿你能将信送到,否则,我就算死,都死不瞑目,永别了,以后,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若有来生,来生我们再做夫妻吧……”

陶喜手拄着刀,慢慢倒了下去,倒在了血泊,绝气而亡!

他刚倒下去,无数的苗兵就追到了对岸,奔陶喜扑来,等到近前一见,只见陶喜早就死去。

有十三个苗兵被陶喜剁掉了脚,正在地上惨嚎着翻滚,一个苗将大吼道:“还有一个呢?”

“往……往前逃走了,快……快追……”

“跟我来,不要叫她逃了,追!”

有三十余个苗兵追了下去!

那十余个苗兵正在翻滚,正在痛苦。

那追杀的苗兵刚走一会,龙冰儿也在对岸游了过来,龙冰儿一见这些苗兵在地上翻滚,哭天叫地的惨嚎,知道是被二人所伤,龙冰儿出了水面,抡起剑奔着这十余个残废的苗兵就下了绝情!

那十余个苗兵都没有了‘腿’,哪有能力反抗,龙冰儿发疯似的一阵‘乱’砍,将丈夫死的悲痛化作了愤慨,将十余个苗兵的人头斩落!

龙冰儿刚要走,一眼瞥见了血泊倒着的正是陶喜,龙冰儿哭叫道:“陶大哥,陶大哥……”

陶喜惨透了,左臂齐根被削断,肚腹内的肠子拖了一地,浑身都被鲜血染红了,龙冰儿摇晃着陶喜,陶喜早就死去多时,根本没有了反应。[糖hu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快追,别叫那贱货逃了!”

就见浮桥上火把照如白昼一般,追杀龙冰儿的苗兵沿着浮桥也杀到!

龙冰儿擦了一把悲痛的泪水,将陶喜的尸体放下,飞身就走,直奔黄国逃去!

这一战可谓是惨烈至极,熊燚和陶喜双双战死,不过,他们总算没有白牺牲,龙霞儿和龙冰儿在二人的保护下,成功的突围成功了。

他们在临死前,也击毙了数十条人命,这一阵的冲杀,被这两对夫妻就击毙了七十多个苗兵,贼人以七十多条人命的代价才换了两条人命,若在数量上来讲,他们的牺牲值了。

其实,这也是因为这二人实在是太疲惫了,因为半夜的厮杀,往返奔跑了四百多里路,任谁都会‘精’疲力尽,所以,四人都由于太疲惫,功夫和轻功都大打折扣,故此,才死在此处,否则,这些苗兵还不见得能将二人击毙。

但就算死千千万万的贼人,也不及死一个英雄令人痛心!

对于这两个姑娘来说,就算这些贼人都死绝了,就算赚了,她们也不想自己的丈夫死,但命运就是这么无情,死亡,谁又能自己掌握?

不过,死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他们的死就重于泰山,因为,他们是为国家和民族而牺牲!

苗兵不敢深入,怕被发现行踪,这时候,黄国临近的村庄一点事都没有,连半点征兆都没发觉。

因为,河边距离下一个村庄,还有二十多里地,因为,那时候的河水边经常闹水患,所以,村子一般离着颇远,没有紧挨着河边住的。

苗兵追了七八里地,一见追不上了,只要不追了,再要追,就追进黄国的村庄了,那就回不来了,而且,若被发觉,就暴漏目标了。

龙霞儿一溜烟的就冲进了村庄内,刚冲进村子,就被巡逻的兵发现了。

龙霞儿浑身是血,大叫道:“我是廉圣帝殿下的手下,是自己人,这是令牌!”

巡逻的兵有七八个,专‘门’负责晚上打惊的,一见龙霞儿浑身是血,但却是个‘女’子,不由得大惊失‘色’。

不过,廉圣帝他们是知道的,因为,廉圣帝就负责管河对岸的五个村庄,谁能不知道廉圣帝。

等一看龙霞儿手的令牌,知道是廉圣帝的手下人。

这些人赶紧迎了上来,龙霞儿急声道:“快,敲锣,将大家都叫醒,将本地的村长叫来,就说,苗兵大举进攻,让大家尽快离开此地,连夜就走,快!”

那些人不敢怠慢,赶紧敲锣,锣声一响,村子内的村民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锣声这么急,就知道有祸事,一个个按照族规,男‘女’老幼,纷纷拿起兵刃,前来集合。

这时,龙冰儿也逃进了村子内,见到了龙霞儿。

龙霞儿喜极而泣,上前拉住姐妹的手,两个姐妹拥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龙冰儿道:“霞妹,我见到陶大哥死了。”

龙霞儿流着泪道:“我已经知道了,熊大哥呢?是不是也……”

龙冰儿叹道:“不错,也已经死了。”

龙霞儿黯然长叹,道:“他们的死跟国家民族比起来,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立刻去送信,不能让他们的死白死。”

龙冰儿肃然起敬,觉得往日天真淘气的好姐妹成熟了好多,也长大了好多。

一个人总要学着长大,但这个代价实在是太重,太重。

村民很快的集合在一起了,这个村,也有三百多个村民,有一百多个兵。

龙霞儿大叫道:“各位父老乡亲,现在,立刻动身撤离此地,蚩尤叛‘乱’,苗兵数千人就在河边,很快就要杀过来了,我们是闯过来去给黄帝送信的,谁有马,借我们姐妹一匹,快!”

村民一听有如此祸事,真是大吃一惊,但也知道龙霞儿说的不是假话,为首的村长,二话不说,赶紧找来了村两匹最好的马,龙霞儿和龙冰儿姐妹飞身上马。

龙霞儿叮嘱道:“记住,撤离,一个不留,贼人人多势众,不要做盲目的牺牲,也通知邻近的村民,一起撤离五十里,快去准备,我们走了,驾!”

龙霞儿打马扬鞭,两匹马一阵长鸣,风驰电掣一般消失在黑夜。

村民们不敢怠慢,立刻连夜撤离,附近的村庄都成了空的了。

龙霞儿和龙冰儿成功闯出了重围,可是别人呢?

现在,心上人死了,龙霞儿和龙冰儿最担心的就是剩余的朋友和知己!

尤其是廉圣帝和龙‘女’,因为他们更危险,是以一对一百多!

虽然二人的武功比她们高了十余倍,但毕竟势单力孤!

龙霞儿和龙冰儿虽然骑马飞驰,但内心却忐忑不安,但又有什么办法?只能祈求上天的保佑。

廉圣帝和龙‘女’的武功的确比他们手下的十八个‘侍’卫高了不止十倍!

二人都是悟‘性’奇高,十五岁就勇冠炎黄二族,武功无人能敌,十八岁武功趋于成熟,开始修炼玄真内气,开始研究道术,向道术方面发展,并且学会了御剑,而且,二人曾经联手大破野人部落,将食人族二百多族人全部斩杀,虽然二人负了伤,但毕竟全身而退。

如今,又过了三年,二人的武功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玄‘门’内功,也开始入室,甚至二人曾经斗过凤凰神鸟和九尾狐狸‘精’,虽然不敌,但也相差无几,可见二人都到了什么境界了,何止比手下人高了十倍?

廉圣帝已经埋伏在暗处,手提一包裹鹅卵石,正在等待着。

山上的火把已经被他点燃,零零散散,就好似黑夜的些许孤星一样,是那么的不起眼,但却是令人一目了然。

齐寿和龙静儿夫妻,施展轻功,始终跟贼人保持着二十丈的距离,就将无数的苗人往廉圣帝所在的山头密林引‘诱’而去。

苗人善于攀爬,虽然不会什么轻功,但本身的脚力,一点都不比这二人慢多少,紧紧咬住二人,一起往山上飞来。

苗人也不傻,一见山头上零零散散有火把亮着,还以为山上有人,但数数山头上的火把,不过就是二十多个,而且是这里一把,哪里一把,比较分散,就知道,山上就算有人,也必然不多。

而且,苗兵追杀来了足有一百五十多人,如何能怕二十多人?

一个为首的苗兵,手拿铁杖,乃是苗人的巫师,会一点法术,在苗人算是十分厉害的了。

那苗巫就是追杀的主将,若不是齐寿和龙静儿轻功不错,被这些苗兵截住,也是危险万分。

但是,齐寿夫妻是反客为主的战法,趁着苗人没有防备,杀了七八人逃的,苗人根本就没来得及设埋伏,只要度够快,追不上他们,他们就是安全的。

而熊燚等人之所以死在百余人的围杀下,不是他们的武功闯不出去,而是苗兵有了埋伏,一个是反客为主,一个是深陷虎‘穴’,当然后者危险了。

那苗巫还以为山上有什么埋伏,一挥手道:“散开,杀上去!”

无数的苗兵开始四散而开,往山上杀去!

这一来,其实正了廉圣帝的计策,廉圣帝之所以点燃了一些火把,一个是树林太黑,没有火把,齐寿说不定被追得慌不择路,引错了方向。

再一个,今日月儿不太亮,虽然有黯淡的月光,但是却太暗,视线也不足,点燃火把,也是为了照亮,好打敌人用的。

再一个,他这么做的目的,还主要是引‘诱’贼人,让苗兵以为山上不止是齐寿和龙静儿二人,否则,就他们二人,苗兵一见追不上,说不定会撤走,不再追杀了。

所以,点燃火把也是让苗兵以为,山上有二十余人,追到山上将这二十多人斩杀是值得的,所以,这才是廉圣帝的主要目地。

苗兵哪里知道山上根本就廉圣帝一个人,加上逃上山的齐寿和龙静儿夫妻,不过就三人罢了,那有二十多人,不过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齐寿二人毫不犹豫,飞也似的往山上逃去,苗兵稍微停了一下,这才往山上杀来。

齐寿和妻子加快了度,飞奔上了山,廉圣帝正迎着,问道:“你们没有受伤吧?”

齐寿道:“没有。”

廉圣帝道:“很好,准备石头,砸!”

齐寿和龙静儿答应一声,将早就准备好的两包石头,捡起来,做好了准备。

等苗兵攻上了一半多了,离着山头还有三十丈了,廉圣帝一抖手,嗖嗖嗖,连发三块鹅卵石,奔杀上山来的三个苗兵的眼睛‘射’去!

随着三块鹅卵石一闪而没,立刻三声惨叫声骤起,刺破了寂静的黑夜,三个苗兵正被廉圣帝三块鹅卵石‘射’左眼!

刹那间,三个苗兵立刻死于非命,顺着山坡惨嚎着滚落!

原来,廉圣帝是以内功发石,‘鸡’蛋大小的鹅卵石,不但打瞎了苗兵的眼睛,而且,由于力道太大,都将眼眶砸碎,打进了脑子了!

这么重的伤,焉能不死?

随着三块鹅卵石一闪而没,廉圣帝左手又是一扬,又是三块鹅卵石一道黑光没入了人群,又是三声惨叫响起!

立刻,又是三个苗兵滚落山坡,摔了个粉身碎骨!

齐寿和龙静儿不仅一吐舌头,因为,廉圣帝实在是太厉害了,只是随手两下,就将六名凶悍的苗兵击毙!

齐寿和龙静儿赶紧也捡起石头就砸,随着一通‘乱’砸,也有不少的苗兵被砸伤,有的也被砸的落入了山下摔死。

不过,二人的准头太差,打的非是致命之处,虽然有的时候打,但毕竟打致命处的时候少。

齐寿和龙静儿对视一眼,不仅脸都红了,因为,跟廉圣帝比起来,相差的实在是太过悬殊了。

就见廉圣帝,一探手,就是六枚鹅卵石,左右手连扬,就是凄厉的惨叫声!

后面的那个巫师十分的狡猾,一见这么厉害,大叫道:“快,冲上去,快冲!”

苗人本就凶悍,悍不畏死,呐喊一声,四面八方就杀了上来!

廉圣帝喝道:“你们先撤下去,到后面等我,准备好石头!”

齐寿和龙静儿答应一声,赶紧往后逃去,躲在了‘阴’暗处,将石头准备好。

廉圣帝手不停的‘射’出,一道道流星好似闪电一般,所到之处,就是凄厉的惨叫声,接着就是滚落山下,摔的粉身碎骨!

没有人能形容他的手法有多快,更没有人能形容他的暗器有多准,廉圣帝双手连扬,这一百五十多个苗兵攻山,没等杀到山头,就被他瞬间用石头砸死了四十多人!

三十多丈的距离,那还不是转瞬就到,但就是这么短短的距离,就被他‘射’死了四十多个苗人!

加上齐寿夫妻砸死的苗兵,总共有五十多个苗兵死在了攻山的路上!

但苗兵实在是太多了,一百五十多人,四散分开,一阵的猛冲,廉圣帝就算度再快,也不可能都给击毙。

苗兵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终于杀上来了!

廉圣帝飞身往后就走,瞬间就飞出去三十余丈,飞身跃上了一株大树,立在了树梢上。

这时,苗兵已经杀上了山,就见微弱的火把下,人头攒动。

廉圣帝看的清楚,双手探出,抓出了十块鹅卵石,抖手就撒了出去!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

他撒出一把石头,均没落空,正砸在十个苗兵的头上,啪的一声,将苗兵的人头击碎!

苗兵没等明白过来,廉圣帝双手连扬,以漫天‘花’雨撒金针的手法,一把石头撒了出去!

“啪啪啪啪啪啪……”

又是一阵头骨碎裂的声音,又有十余名苗兵倒在了血泊!

苗兵都吓傻了,而且,死的太窝囊了,根本连人影都没见到,就被对方击毙了一半的弟兄,简直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快,藏起来!”苗将又惊又恨,赶紧大叫道。

不过,这苗将说的却是蛮语,只有他们的人才能听得懂。

无数的苗兵纷纷躲在了树后,有的趴在了地上,四面张望,寻找谁下的毒手,找寻敌人错藏匿的位置。

就见人影在树上一闪,冷笑道:“不用找了,我在这里!”

“在那,杀了他!”

苗兵发现廉圣帝正在一株树上,赶紧挥舞刀剑往廉圣帝所在的位置杀来!

廉圣帝其实是故意暴漏目标,因为,苗兵上当,只是一时,假如不暴‘露’目标,引苗兵来杀他,那苗兵躲在树后,根本就打不到对方了。

所以,廉圣帝故意暴漏目标,就是故意‘诱’苗兵现身来追杀他。

廉圣帝一见苗兵追杀而至,也不快逃,而是故意的跟苗兵保持着六丈多远的距离,引逗苗兵群起追杀,这些苗兵这个恨,稀里糊涂的就被杀了一半的弟兄,这个亏吃的简直太窝囊了,简直都气炸了肺!

廉圣帝也不迎战,而是顺着树林,三转两转,将苗兵引到了事先选好的地方。

在前面的山坳,有一大片空地,原先有树的,不过是零零散散的几株小树,其余的都是低矮的野草。

多余的小树,都被廉圣帝劈掉了,只留着一株碗口粗的大树,孤零零的在篝火旁,那株大树,离着篝火堆有三丈多远。

空地上,生着一堆篝火,篝火正旺,廉圣帝就往那空地上飞去。

这又是一计,因为,树木太多,用石头‘射’苗兵,必然不方便,而且,苗兵有了准备,山上到处都是参天古木,盘根错节,容易隐藏,那就不易打了,所以,廉圣帝才设计将苗兵引到这空旷之处,派龙静儿和齐寿夫妻隐藏在左右两侧,只等苗兵都杀到,等他一声令下,就立刻‘乱’砸一通。

苗兵哪里知道他们的对手是廉圣帝,可怕的不但是廉圣帝的武功,还有他的智谋,这就是廉圣帝的可怕之处。

所以,苗兵一直不敢行动的原因,就因为廉圣帝和龙‘女’在村子,有这两个厉害人物坐镇,实在是有点怵头,这二人的威名实在是太大了,大的就连苗人部落都如雷贯耳,威名丝毫不在黄帝之下。

更加上,这一男一‘女’曾经杀进食人族,以二人之力,将食人族二百七十多个人斩杀干净,最后,还活着回去了,这件事,这三年来,被炎黄子孙们加油添醋的渲染,已经轰动了整个华夏。

而且,那食人族部落的十余个侥幸生还者,不敢再在山待着了,十余个族民投奔了苗族,将这件事也告诉了苗人,所以,苗人都骇的心惊胆颤,简直是闻名胆寒。

最近这三年来,这二人更是名声威震整个华夏,因为,二人都做了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廉圣帝,到了东方,沿着黄河上游而上,一路之上,传播明,直到东海,故而,名震华夏,都在歌颂他的伟大,歌颂黄国的功德,黄帝的博爱。

而龙‘女’呢,更是令人震惊,因为,龙‘女’跟西王母结拜成异‘性’姐妹的事情,早就传遍了华夏大地各个部落,龙‘女’的名声也如日天!

谁人不知道西王母?哪一个不知道天帝?

谁又能跟西王母结拜成姐妹?这世上的‘女’人有几个够资格?有几个有这般的运气的?

可是龙‘女’却跟西王母成了姐妹,只是这一点,就足矣令龙‘女’名震华夏了,而且,还听说有一个什么鸟仙,也参加了结拜,其实就是凤凰圣‘女’凤灵儿,不过,龙‘女’口风很严,封锁消息,除了知道西王母之外,世人只知道还有一个昆仑的‘女’仙也参与的结拜,并不知道那‘女’仙叫什么,是何许人也。

故而,这三年来,廉圣帝和龙‘女’都名震天下,世人皆知,简直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境界了。

本来,三苗部落不敢惹炎黄二族,就是惧怕黄帝、廉圣帝和龙‘女’的威名,但是,蚩尤却不在乎,根本不服气,虽然廉圣帝和龙‘女’威名赫赫,黄帝统治数万百姓,成为了霸主,但蚩尤就这么傲,根本不服,就算是西王母和‘玉’帝,蚩尤都想去会一会。

蚩尤早就听闻廉圣帝足智多谋,龙‘女’乃是‘女’的魁首,早就想会会二人了,蚩尤好战,故而早就想会会二人有什么本事,只是没有机会。

蚩尤不怕黄帝、廉圣帝和龙‘女’,早就想挑战,故而,才动员苗人参与叛‘乱’,并且,苗人一听西方死神族也参与,三路兵加起来,有万余人,就算廉圣帝足智多谋,龙‘女’勇猛,黄帝威名赫赫,也不足为虑,因为,仅是他们三人之力,不足以扭转大局!

所以,苗人这才加入了叛军,一起发动了这次奇袭,并且成功的将廉圣帝和龙‘女’手下的左膀右臂斩杀了一半,可以说,计策是很成功的。

但他们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会‘激’怒廉圣帝和龙‘女’,会令二人报复。

廉圣帝和龙‘女’不是软弱之人,悲痛不能打垮他们,反而更能‘激’怒他们愤怒的心,让他们变得更强,更可怕!

苗人嗜杀成‘性’,彪悍凶猛,一百五十多人追杀齐寿和龙静儿,不过刚上山,就死了一半,这口恶气如何能咽得下?

廉圣帝不紧不慢的引逗着,到了空旷之处的篝火旁,停下了脚步。

无数的苗兵紧随其后,团团将廉圣帝围困住!

廉圣帝背着伏羲琴和赤霄燚炎剑,手提一个布包,布包内还有不少的鹅卵石没用,廉圣帝傲立在群贼,丝毫不惧,反而冷笑道:“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杀了他,杀啊!”无数的苗兵挥舞刀枪奔廉圣帝扑来!

廉圣帝喝道:“动手!”

随着他话音一落,廉圣帝猛然飞身纵起,平地掠起了五丈多高,半空,一转身,将那布包内所包着的无数石头撒向了苗兵!

就见一颗颗没把的流星就好似冰雹一般的砸落,劈头盖脸的奔着无数的苗兵砸去!

啪!啪!啪……

啊!啊!啊……

无数的苗兵躲避不及,被这‘鸡’蛋大小的石块砸的惨叫不断,纷纷倒在了血泊!

这时,齐寿和龙静儿也动了手,二人在暗处,抓起石头就砸,往苗兵的脑袋上砸去!

无数的苗兵惨叫着,刹那间,又倒下去了五十多人,只有十余人侥幸生还!手机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