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1章 诱敌3

第三百三十一章 诱敌3

倒下去的五十人,多数被砸的脑浆迸裂,只有一少部分被砸的头破血流没有死,倒在地上惨嚎

“我跟你拼了!”那狡猾的苗人巫师一见自己的族人死的这么惨,简直是太窝囊了,甚至都没跟廉圣帝打一招,就几乎全军覆没,简直是憋气窝火!

那苗巫师大吼一声,平地飞起,抡起铁杖就砸半空的廉圣帝!

廉圣帝在空一拧身,避开杖头,双脚一踏铁杖,一道光往篝火旁那株孤零零的大树上掠了过去!

那株树乃是他特意留下的一株,为的就是落脚用的,其余的小树,都被他砍掉了,就只留着这一株碗口粗的树。,最新章节访问:. 。

廉圣帝将一切都计算好了,计算着将苗兵引到空旷处,被苗兵包误,齐寿和龙静儿扔石头后,他若是落地,必然也会受伤,故而,他才选了这么一株树,作为落脚点。

廉圣帝借力使力,跃上了大树!

那巫师也真厉害,张口一吐,一道血红的珠子奔廉圣帝‘射’去!

廉圣帝刚到树上,这颗嗜血珠就到了,直奔廉圣帝的面‘门’就砸!

“啊……廉大哥,小心!”

齐寿在暗处看的清楚,赶紧大叫提醒!

廉圣帝早就看到了,将手指缝夹着的一块石头一捻,一道光‘射’出,那道红珠,离着廉圣帝还有三丈远,正好被廉圣帝所发的石头‘射’!

半空,‘砰’的一声巨响,那苗巫师的嗜血魔珠被石头给击破,砰的一声,炸成了粉末,无数血红的碎末,纷纷撒落,撒在了三个苗兵的眼睛了,就听那三个苗兵惨叫一声,在地上跳起来多高,双手捂着眼睛,倒在地上惨嚎,片刻间死于非命!

这乃是含有剧毒的珠子,一旦碰在人身上,就能了剧毒,这也是这苗疆巫师的一件法宝,他轻易不出手,而且,离着远了,出手也没用。

今日遭逢劲敌,故而,这巫师将最后的法宝用了出来,祭出打廉圣帝!

那曾想,廉圣帝为了以防万一,早就在手指缝还留了一块石头,为的就是防备着被暗袭

廉圣帝一见这红‘色’的珠子,就知道必然有剧毒,他久闻苗人善于用蛊毒,如何能不提防。

廉圣帝脚一踏树梢,一连三个跟头,凭空飞出去十余丈,那碎末一点都没碰在他身上!

那巫师嗜血珠打出,紧接着,大吼一声,抡起铁杖,凌空就砸!

一道乌光随着到了廉圣帝落在那株树上,手的铁杖没砸着廉圣帝,正好砸在了那株碗口粗的树上!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那株碗口粗的树被这巫师一铁杖给砸倒在地!

那巫师砸断了树,落在了地上,而廉圣帝也刚刚落地!

那苗疆巫师大吼一声,将手的法杖对准廉圣帝就‘射’!

“叮叮叮叮叮叮……”

一连十余根毒针暴雨一般的‘射’向了廉圣帝!

那法杖的头前,乃是空的,里面暗藏一十三根毒针,这又是那苗巫师的一件法宝,更是他最危险时候救命用的毒计,这一次,那巫师知道廉圣帝是个劲敌,不顾一切,用尽了所有的技能,要跟廉圣帝拼了!

廉圣帝也吃了一惊,也没料到这巫师身上有这么多的零碎!

但廉圣帝的武功实在是太高了,一见巫师将铁杖一举,就知道必然有暗器‘射’来!

廉圣帝当机立断,立刻倒在了地上,那无数的毒针在他的头上‘射’了过去!

十三根毒针一根不剩,纷纷走空!

可把那巫师给气坏了,他做梦都没料到廉圣帝居然这么躲避,这银针‘射’高,不‘射’低,‘射’的都是廉圣帝的上三路,只要一枚,就必死无疑!

可是,廉圣帝居然趴在了地上,避开了这一招,看似狼狈和拙笨,其实这一招的奥妙简直无法形容,令他这一毒招又落空

那巫师气的一跺脚,一见廉圣帝趴在地上,没等廉圣帝起来,那巫师将手的法杖一抖,奔廉圣帝的头顶祭了出去,一道光就砸向了廉圣帝的头!

廉圣帝暗叫一声厉害,赶紧喝道:“出鞘!”

随着他一声大喝,再看他背后背着的赤霄燚炎剑,呛的一声,弹出了剑鞘,奔飞来的铁杖撞去!

‘砰’的一声巨响!

赤霄燚炎剑正好跟飞来的铁杖撞在了一起,两件兵器爆发出无数的金光,好似银蛇‘乱’窜,火星‘乱’飞!

铁杖被赤霄剑给撞在了地上,当啷一声,落了地。

廉圣帝喝道:“回来!”

赤霄燚炎剑空一个转弯,一道红光飞回了剑鞘。

仅是这一招,那巫师就败了,因为,他的铁杖被砸落在地,而廉圣帝的赤霄剑却被召了回去,谁的功力高,一目了然了。

那巫师焉能比的上廉圣帝的功力,相差的太多了。

廉圣帝的赤霄燚炎剑乃是廉圣帝身为天界赤霄神龙的时候,他的本体龙骨所化而成的神剑,跟他心灵相通,这也就是廉圣帝和龙‘女’没有修成道术,却先练好飞剑的原因了,只因为,他们的兵器跟他们的心灵是想通的,故而,事半功倍。

廉圣帝出生的时候,整个室内红光一片,异香扑鼻,而且,他刚出生不久,空飞下来一把赤红‘色’的剑,落在了院落内,就是这把赤霄燚炎剑。

这一来,简直震惊了所有的人,就连黄帝都震惊了,知道自己这玄孙必然大有来历,乃是真神下凡,应劫而生的,要不然,绝不会出现种种异象。

尤其是凭空落下的那把赤霄燚炎剑,剑身赤红‘色’的,还带有热度,锋锐无比,由于是从天而降的神剑,加上这把神剑又是赤红‘色’,故而,黄帝亲口命名为,赤霄燚炎剑。

赤字,代表的就是红‘色’,这把剑的颜‘色’,霄字,是因为这把剑凌空落下,从九霄云外降落的,乃是九霄落下的剑,故而用霄字命名,加上燚炎两个字,是因为,这把剑的温度是热的,红红的剑身,就好似烈火一样,故而才叫燚炎剑,这就是廉圣帝这把剑名字的来历,乃是黄帝亲口所命名的

这把剑奇怪的地方,是随着廉圣帝而出生的,只要别人碰,这把剑就发出铮铮之声,不过,一到了廉圣帝的身边,就安静了。

黄帝亲自给廉圣帝相面,发现这个玄孙贵不可言,不但生的英俊,而且,骨骼清奇,令人叹为观止,黄帝十分的宠爱廉圣帝,故而亲口给这个玄孙命名,希望这个孙子将来以后胜过自己,乃是圣人的圣人,故而,黄帝亲口给廉圣帝取名,叫做廉圣帝。

这就是廉圣帝的名字由来,否则,谁敢叫圣帝这狂傲而又目空万物的两个神圣的字眼?

这只因为,这是黄帝亲口给廉圣帝起的名字,让廉圣帝以廉为首字,只是希望廉圣帝日后长大了,做一个清廉公正之人,做一个清廉的圣人,胜过自己,胜过黄帝自己,故而,以廉为姓。

那时候,姓还不普遍,能亲口让黄帝封姓的,廉圣帝是第一个,他也是廉氏家族的始祖,廉圣帝的父亲,就是黄帝的孙子五帝之一颛顼的儿子,颛顼是黄帝次子昌意的儿子,颛顼有一子,名叫大廉,廉圣帝乃是大廉之子,正统的黄帝玄孙,大廉氏往后的儿子,这一支就以廉姓为姓氏了,大廉就是廉氏一族的始祖,不过,却并非姓廉,只有大廉的儿子开始姓廉,大廉氏的儿子,就是廉氏家族的始祖,不过,具体的名字已经无从考究了,日后才有了廉这个姓氏。

可以说,姓廉的汉人,尤其是生活在山东、河北和陕西境内的廉氏家族,都是黄帝的后裔,正正统统的黄帝子孙,这个一点都不假。

国最准的就是姓氏,一般是不会错的,姓什么,都随着父亲的姓,就算过千年万年,姓氏也不变,所以,家族的姓氏,是最准的,基本上是不会错的。

不过,这是说的以前,到了现在,很多的‘女’人总想让生的孩子都随母亲的姓,这种现象若是发展下去的话,那姓氏也就‘乱’了。

不过,廉这个姓,也有一些少数民族姓,少数民族,就不是黄帝子孙了,只是有的没有姓,翻的百家姓自己取得这个姓,还有满清鞑子入关后,没有姓,也是在古代圣人的姓氏取的一些姓,其,就包括这个廉姓

所以,少数民族的姓廉的人,根本不是黄帝子孙,姓氏不过才几百年之久,而廉姓,最老可追溯到五千年前的黄帝时期,再晚一点,也有三千五百多年,‘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一个著名的大将军,就是姓廉,名叫廉颇,这个更绝不会错的,所以说,这个姓氏十分的古老,乃是华夏的始姓之一。

只有汉人的廉姓,才是黄帝子孙的正统,这个是没有错的,并非笔者胡诌,也并非我自己姓廉,故意抬高这个姓的地位,而是,这个姓本就是古老的姓,在国姓氏地位本就超前。

而且,廉氏一族,原本是一家,本都是黄帝真正的子孙后裔,所以说,我们汉人姓廉的家族,都是最正统的黄帝子孙,这也并非胡说的,也是有史可查的。

不过,至于大廉氏的儿子是不是叫廉圣帝,名字倒是我杜撰的,这个倒是虚构。

不过,这不是历史小说,而是神话小说,是不是真的,又有什么可较真的?

除了廉圣帝之外,还有龙‘女’,龙‘女’的名字是炎帝亲口起的,而龙‘女’的出生跟廉圣帝一样的离奇,龙‘女’出生,浑身也是带着异香,不过,满园都是银光,就好似星星的光芒一样,而且,龙‘女’出生不久,半空就降下了那把闭月羞光剑,那把剑晶莹如‘玉’,一汪清水,锋锐无比。

炎帝听闻自己的孙‘女’出世这么离奇,而且,夜观星象,发现了异常,知道是神人降世,正好应在了龙‘女’身上。

炎帝亲自去见玄孙‘女’,抱起龙‘女’,一见龙‘女’,浑身晶莹如‘玉’,生的是粉雕‘玉’琢,可爱秀丽,眉清目秀,但又带着一股高贵之气,故而,炎帝高兴的都手舞足蹈。

故而,炎帝说自己这玄孙‘女’龙‘女’是‘玉’龙降世,取‘乳’名为逸儿,意思是安逸、快乐的意思,让龙‘女’以龙为姓,故而,所有人才称龙逸儿为龙‘女’这个雅号。

龙‘女’的那把闭月羞光剑,名字是炎帝亲口取的,因为那把剑秀雅至极,就跟孙‘女’一样的美,足矣闭月羞‘花’,故而,取名为闭月羞光剑。

两族临近,谁能不知道谁族有事,故而,黄帝故意的让孙子住在炎族和黄族的接壤之处,就是觉得,世上除了龙‘女’配做孙子的正式妻子之外,其余的‘女’子都不配

故而,让孙子廉圣帝住在临近炎族的村落,炎帝当然也会意,而且,炎帝以为,自己的宝贝孙‘女’长大后,除了廉圣帝这种奇人,也没有任何男人够资格娶龙‘女’,所以,炎帝闻听黄帝让廉圣帝住在了两族的边界,炎帝哈哈大笑,立刻会意,也将龙‘女’安排到了边界居住,让这两个天生奇才,有缘相见,有缘相爱。

果然,二人真的是很有缘分,成了一对情侣,炎帝和黄帝闻听,真是替二人高兴,而且,廉圣帝和龙‘女’也不负众望,都是博学多才,是什么都‘精’通。

炎帝和黄帝,将这一对宝贝玄孙当作了珍宝,所以,在黄族和炎族,最得宠的两个人就是廉圣帝和龙‘女’。

廉圣帝和龙‘女’由于是天界的龙成仙,到人间拯救天劫的,故而,本身的潜力无限,只是没发掘出来,这苗族的巫师焉能是廉圣帝的对手,输了也不奇怪。

廉圣帝刚刚站起身来,那巫师气急败坏,将左右的袖子一挥,就见两条赤红‘色’的毒蛇奔着廉圣帝张牙舞爪的扑去!

这两条毒蛇含有剧毒,乃是用血喂养的,故而剧毒无比,这两条毒蛇,也是这巫师的一件法宝,就藏在袍袖。

廉圣帝一见两条小毒蛇飞来,大吼一声,凌空两掌拍出,两计劈空掌正好撞在了两条毒蛇上,‘砰’的一声响,将两条毒蛇给炸成了‘肉’泥!

“啊……红儿、赤儿啊,我跟你拼了!”

那巫师简直都要疯了,一件件的法宝就这么被毁,一百五十多勇士就被对面这年轻人杀了个干净,那巫师简直都气疯了!

廉圣帝冷笑一声,双掌平着推出!

刹那间,一阵阵咆哮声,两股劲风掌力,好似排山倒海的惊涛骇‘浪’一般,卷着地上的败叶枯枝、无数的篝火,形成了一堵气墙,奔着场那依旧站着没死的苗兵们撞去!

呼啸的狂风,浑厚无比的真气,撞在了无数的苗兵身上!

无数的苗兵失声惨嚎,吓的亡魂皆冒,别说地上的枯枝断叶,就连倒在血泊呻‘吟’的苗兵们都被这一股旋风给卷了起来,飞向了半空

平地好似起了一股龙卷风,飙风刺骨,汹涌咆哮,正好也撞在那巫师的身上!

“啊……”那巫师就觉得‘胸’口一阵剧痛,身不由己的飞了出去,一连撞断了二十余株碗口粗的大树,狂喷着鲜血倒在了血泊!

那侥幸没死的十余个苗兵也难以幸免,被卷地而起的枯枝和尸体撞,也凌空飞出去十余丈远,也撞断了无数的树木,撞了个骨断筋折,惨死在这一掌之下!

无数的尸体就好似漫天的冰雹一般,噼里啪啦的一通的‘乱’砸,重重的跌在地上,都摔了个血‘肉’模糊!

这两掌乃是廉圣帝所有的功力,就连凤天圣遇到廉圣帝这一掌,都大吃一惊,拼尽所有的功力才能抵抗,更何况这些苗兵了,这些苗兵,比起神鸟凤凰差了不知道多少倍,更抵抗不了这一掌了!

这一掌,足矣将任何无坚不摧的东西摧毁,就算是顽石都能被撞的崩飞,更别说人了!

这一掌的威力,比之后世的武功绝学降龙十八掌的威力何止高了几十倍!

齐寿和龙静儿就在左右两侧用石头‘射’贼兵,猛然间一见廉圣帝这一掌之威,吓的齐寿和龙静儿妈呀一声,噗通噗通坐在了地上,呆了半响都不曾醒悟过来。

这一掌实在是太可怕了,世上谁能匹敌?

二人虽然在左右两侧,但依旧被这两股劲风的余力给撞倒,二人就觉得,脸颊火辣辣好似刀割一般的感觉!

二人惊的膛目结舌,简直骇的都没有了脉相了。

齐寿望着主人,喃喃道:“天呀,这……这是真的吗?”

龙静儿苦笑道:“廉大哥一人之力恐怕三千苗兵都不是对手,唉,假如廉大哥和龙姐姐没走,这么多人焉能死呢。”

廉圣帝一掌推出,惊世骇俗,山崩地裂,再看场,再也没有一个活人,都成了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

廉圣帝呆呆的站在漫天飘舞的败叶,神情萧索而又落寞……

“啊……好厉害的……一掌,你……你究竟……是……是谁?”

那苗人巫师也真有点根基,受了这么重的撞击,五脏六腑都碎了,但依旧没死,这是因为那苗巫师死不瞑目,若不问清楚名字再死,他简直死不瞑目,都闭不上眼睛。

这也太窝囊了,打了半天,一百五十多勇士被对方击毙,就连自己都死在对方的掌下,可笑的是,居然不知道对方是谁,所以,那苗巫师死不瞑目,坚持着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声音虽然很微弱,隔着也颇远,但廉圣帝听到了。

廉圣帝缓缓道:“我叫廉圣帝。”

“啊……哈哈……哈哈哈……果然是你……哈哈哈……我……败在你手,也……也死而无憾了……”那巫师说完,将眼睛一闭,口喷鲜血,绝气而亡!

廉圣帝眼含泪,望着一地惨不忍睹的尸体,仰天狂啸道:“天啊!为什么这个世界是这样的?为什么人非要杀人?为什么不能和睦相处?为什么?为什么啊……啊……”

廉圣帝心地仁慈,从没有轻易的杀人,而且,他的目地是传播明,让所有人学会耕种,都不用打猎就可以有饭吃。

他以为,大家都能吃饱喝足了,何必再打打杀杀的,和睦共处,安居乐业多好。

但可惜,他忘了一点,人的野心是最大的,仅是吃饱喝足是不能满足他们的yu望的,他们需要权势、需要金钱、需要富贵、需要凌驾于别人之上,需要‘女’人,需要一切的一切,所以,人就算吃饱喝足,能安居乐业,也绝做不到和睦相处,也必然会发生战争。

这就是人类卑劣的本质,贪婪的本‘性’,永远也难以根除的现实!

像廉圣帝这种没有野心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像他这种善良而又仁慈的人也实在是太少了。

由于廉圣帝太善良,根本不想杀生害命,可是,亲朋好友之死,国家民族之兴亡,又令他不得不大开杀戒,违心的去杀人,故而,廉圣帝心十分的矛盾,又十分的痛苦和伤心

但人生是没有选择的,这个世界就这样,你不杀人,别人杀你,你不欺负人,别人欺负你,一旦遇到这种事,你想不反抗都不行。

身在俗世,谁又能独善其身?

廉圣帝漠然立在败叶如雨一般的林,久久、久久都没有动一动。

胜利的喜悦丝毫不见,因为,这胜利是踩着别的尸体上的胜利,为这种事高兴,他永远也做不到,就算是赢了,他都是伤痛的。

齐寿和龙静儿拉着手,走到了廉圣帝近前,龙静儿轻轻道:“廉大哥,你不要太伤心了,这些都是该死的灵魂,你并没有做错。”

廉圣帝苦苦一笑,他虽然没有做错,可是,杀的是人,是一条条生命,他的心依旧不能释然!

一个人生下来,活到‘成’人,经过多少的苦难和煎熬?

但一个人死去,却是那么的简单,生命却是那么的脆弱不堪!

既然生,为何又要有这么多无可奈何的死别?

既然有生离死别,那生下来最终什么都会失去,最终会是一无所有,难道生下

来,只是为了来这人世间尝尽酸甜苦辣、悲痛心伤的煎熬再无可奈何死去的吗?

既然这样,那生命又有什么意义?

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想不通,也没有人能想通。

生命本就是无可奈何的,无可奈何而生,无可奈何而死。

最终,依旧是一无所有,只是在人世间走一遭的过程罢了。

每个人不过是个过客罢了,这俗世,究竟有多少过客经历过痛苦的生存和心灵上的煎熬?

生又何欢,死又有何苦?

廉圣帝长叹一声,道:“咱们去帮帮他们去吧

。”

廉圣帝头前带路,往山下而去,因为,龙‘女’在对面的山上孤军作战,他很不放心。

除了龙‘女’之外,还有曲赋,一个人作战,他也不放心。

三个人一起往山下而来,只留下了一具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他们究竟如何了?

是胜了?还是败了?

是生,还是死?

‘阴’云密布,暗无星光,今夜很黑,尤其是晚上,更黑的几乎难见五指,月黑风高,岂不正是杀人夜?

廉圣帝的计策果然成功了,但唯一失败的是,他手下没有兵,只是孤军奋战,致使,他的两个好兄弟又丧生了两个。

不过,廉圣帝却并不知道这噩耗,假如知道这噩耗,恐怕早就杀进贼营,跟敌人同归于尽了。

廉圣帝还以为,三路齐出,引走这么多的苗兵,以这四人的武功,杀出重围,并不是难事,但可惜,天不随人愿,有时候,也有算错的时候。

他忘记了这四人都太疲惫,虽然他们表面如常,没有‘露’出疲态,但其实却都是强弩之末了。

这四人都是血战半夜,一日之间往返五百里地,虽然休息了很久,也吃饱喝足了,但一个人的体力是有限的,加上贼人埋伏的很‘精’妙,故而,熊燚和陶喜不幸丧命在敌手。

其实,这也不怪他,因为他不是神仙,也有算错的时候,更何况,他被悲痛之心和当前的形势‘弄’的心神凌‘乱’,故而,才有所疏忽。

而且,廉圣帝本来是想自己闯重围的,根本不想看到朋友冒险。

但众人却不让,乃是甘愿替他去冒险,是心甘情愿的为他牺牲,为民族和国家牺牲。

廉圣帝的武功太高了,愤怒令他功力增加了数十倍,简直比之以前高了不知有多少

他愤神威,不过半个多时辰,将追杀的一百五十多名凶悍的苗兵苗将全都击毙,可谓是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大获全胜。

廉圣帝率领齐寿夫妻二人前去接应龙‘女’,半路,正碰到曲赋且战且走,跟追杀他的五十多个苗兵绞缠不清。

幸好廉圣帝来的及时,曲赋因为出去引敌人最晚,否则,曲赋也难逃此劫!

曲赋虽然武功很高,但也是疲惫之身,武功只剩下了一半的功力,苗兵虽然凶悍,可是并没有特别厉害的高手,而且,出来的仓促,追杀曲赋的苗兵没有弓箭,也没带各种暗器等东西,加上曲赋又聪明,故而,一直跟苗兵周旋,总算没死在重围。

这也是苗兵所剩不多,出来追杀他的人少,而且,主将有两个去追杀齐寿夫妻和楚祥夫妻去了,一个镇守营寨,追杀他的并没有苗将的绝顶高手,故而,曲赋侥幸生还。

廉圣帝一见,就红了眼,一见曲赋被困在垓心,大吼道:“赋弟不必担心,我来了!”

廉圣帝闪电一般的飞驰而下,直奔山下杀去!

齐寿和龙静儿虽然没费多少力杀敌,但也确实疲惫的很,比起廉圣帝的度慢了何止十倍,齐寿和龙静儿紧追慢赶,也落后了数百丈!

曲赋正在焦急,正在拼命的周旋,想要逃脱,双‘腿’无力,实在是累的要命,跑不过那些苗兵,那些苗兵,本就善于奔跑,虽然不会轻功,但一双双都是飞‘毛’‘腿’,曲赋逃了七八里地,就被追上了,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跟苗兵血战在一起。

幸好廉圣帝行动迅,闪电一般的不到半个时辰就将贼群群歼,否则,再要晚来一炷香的时间,曲赋就抵挡不住了。

曲赋一见主人到了,心欣喜若狂,廉圣帝大吼一声,凌空一剑,将两个苗兵劈死在剑下,三起两落,到了曲赋的身边,抓起曲赋的手臂,跃过包围圈,将曲赋放在了安全之处。

这时,齐寿和龙静儿才赶到,廉圣帝沉声道:“你们俩保护好他,这些贼人‘交’给我了

。”

廉圣帝说罢,没等群贼围上来,已经杀进了贼群。

曲赋挣扎着要去帮忙,齐寿拉住了曲赋,道:“不必,廉大哥武功深不可测,这些贼人不及他一个人杀的,放心吧,没有事的。”

龙静儿轻轻笑道:“曲大哥,你就放心吧,一百多贼人去围杀我们,都叫廉大哥一个人给杀光了,他的武功,简直无敌了。”

曲赋喘着气,也累坏了,在二人的保护下,坐在了一块石头上,紧张的替廉圣帝观战。

这一看,曲赋就放心了,只见廉圣帝一剑劈落,就必死一人,贼人甚至连他的衣袂都不曾碰到,他就好似一个幽灵一样,穿梭在群贼,所到之处,就是一片血光!

随着一走一过,就是血光迸溅,惨叫声此起彼伏,人头‘乱’滚,血‘肉’横飞!

廉圣帝的剑法名叫神龙九霄剑法,共是三十三式子,一式分三招,共是九十九招,这是廉圣帝最近这三年来领悟出来的剑法,三十三式代表的是三十三重天,天有三十三重,所以取名为九霄剑,之所以叫神龙,是因为廉圣帝一向被人传说是神龙降世,故而,才叫神龙九霄剑术。

这三十三式神龙九霄剑,九十九招剑招,就是日后‘玉’清教神龙御剑术所用的招数雏形,‘玉’清教的神龙御剑术,就是在这三十三式神龙九霄剑术化出来的。

这神龙九霄剑法奥妙无比,廉圣帝仅是刚刚领悟,那九个男子,还没来得及教给他们,否则,必然可令他的九个弟兄武功又可再进一层,只可惜,他们再也没有机会学他的剑术了。

廉圣帝脚下踏着五行八卦步,就好似穿‘花’蝴蝶一般,令人眼‘花’缭‘乱’,片刻之间,场就都是他的影子了,总共有九条影子,由于他的身法太快,又迈着八卦方位,再加上他本身的那条影子,所以共是九条影子。

这也是三年前廉圣帝和龙‘女’大战食人族,感觉步法上不灵活,故而吃了点亏,所以,在这三年,廉圣帝根据‘阴’阳两仪、五行、四象和八卦,再参考着鱼家姐妹创出来的优雅的蝴蝶步,所研究出来的一种奥妙无穷的步法。手机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