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2章 魔女1

第三百三十二章 魔女1

这种步法取名为天罗八卦步,这种步法一经使用出来,就好似在四面八方‘交’织成一张天罗地一样,能将人绕的头昏目眩,令人难分真假,故而取名为天罗八卦步。

所以,后来‘玉’清教的八卦步跟龙‘女’的幻影蝴蝶步大同小异,就因为,二人都是在鱼家姐妹的蝴蝶舞步参悟的,将其应用到一种可以进攻杀人的步法,故而,所差无几,大同小异。

只可惜,鱼家三姐妹虽然聪明,但她们仅是将这种飘逸的蝴蝶步法应用在了舞蹈上,假如好好的利用,将其应用到武功上,若是好好的练习几年的话,她们就算不会武功,都能凭着这蝴蝶步冲出重围,敌人都阻挡不住。

后来的段誉,会凌‘波’微步,就是用来逃命的,那凌‘波’微步,其实就是根据九宫八卦等奇‘门’异术所创出来的。

廉圣帝是有心人,龙‘女’何尝不是,她也是自感当时对付野人时,步法上欠缺灵巧,故而,野人都用长竹枪,好几十个围住她,就无法靠近野人,故而,龙‘女’也是在步法上下了苦功。

这就是有心人,这就是他们之所以武功这么高的缘故,因为他们找到自己的不足,就会拟补武功上的不足之处,这种人,不进步那就是怪事了。

其实,那一次也是二人‘精’疲力尽的缘故,一开始,二人杀野人的时候,也没这么费劲,但后来,二人‘精’疲力尽,追杀他们的野人只有二三十个了,他们都对付不了,不是他们武功不行,而是他们实在是太累了。

厮杀了半夜多,奔跑了二百多里路,又被野人追杀,奔逃了一百多里山路,体力早就透支过量,而野人是吃饱喝足,他们是疲惫之躯,加上被那鼍龙又追杀了一阵,所以,二人最后的力气都不足以对付那仅活着的三十多个野人了。

但二人却不这么认为,认为自己还是武功不行,还需要加强修炼,尤其是在步法上要加强提高,要创出一种奥妙无比的步法,进攻敌人的时候,令敌人都无法碰到他们的衣袂,甚至分不清真假人,如此,武功才算是没有破绽。

于是,二人苦心练习和研究,三年后,武功的境界又提高了数十倍。

廉圣帝的剑法名叫神龙赤霄剑,龙‘女’的剑法则叫做‘玉’‘女’素心剑,‘玉’‘女’素心剑法,共是九九八十一招,配合奥妙的步法,凌厉无比,丝毫不在廉圣帝的剑法之下。

那一次,廉圣帝和龙‘女’为了人参娃娃的事起了争执,杀了个难解难分,虽然大家都留了情,可是二人的武功还是相差不多。

龙‘女’的‘玉’‘女’素心剑,就是日后龙‘女’派弟子所修行的各种道术的雏形,日后的龙‘女’剑法,就是脱胎于‘玉’‘女’素心剑,不过,为了纪念祖师圣母龙‘女’,故而,九‘女’将此剑法直接以龙‘女’的名字命名。

这‘玉’‘女’素心剑,后来传到了江湖上,有一个‘玉’‘女’剑派,后来又叫做古墓派,就是龙‘女’剑法的后代弟子,后世的‘玉’‘女’心经,指的就是龙‘女’的这套剑法,这个故事,在金庸先生的神雕侠侣曾有提到,杨过和小龙‘女’,所得到的‘玉’‘女’心经,就是龙‘女’所传下来的。

那时候,虽然没有人会道术了,可是这套‘玉’‘女’心经的剑术说是江湖上无敌也不算过分,但一个人能学会‘玉’‘女’心经的人根本就没有,而是两人同练才行,将‘玉’‘女’心经的功夫修炼到最高境界,足矣打遍天下无敌手。

杨过和小龙‘女’最后合力练成,就连金轮法王都接不住败阵,可见这套剑法的厉害了。

而那时候的龙‘女’,已经创出了‘玉’‘女’素心剑法,不过三年,这套剑法的境界就已经到了第三层的境界上了,虽然只是在第三层,就已经无敌了。

不过又几年,龙‘女’的‘玉’‘女’素心剑法,完全修炼成了最高境界,后来,配合道术应用,跟廉圣帝并肩号称龙凤双圣,威震华夏。

廉圣帝的神龙九霄剑术虽然也仅在第三层的境界上,不过以此奥妙的剑法,配合奥妙无穷的步法,杀这四十多个苗兵,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所以,这些苗兵根本无有换说的余地,都分不清哪一个是真,哪一个影子是假的,不过,眨眼间,廉圣帝将剩余的四十多个苗兵都给斩杀在剑下!

廉圣帝一剑将最后一个强悍的苗兵劈死在剑下,剑尖斜斜的指着地,剑上的鲜血滴滴答答的流着……

地上除了死尸就是死尸,那些死尸,均都没有了头,廉圣帝剑剑致命,一剑一个,专‘门’往头上劈,犹如闪电一般,四十多个贼人,一个不剩,都惨死在他的赤霄燚炎剑下!

龙静儿笑道:“看到了没,廉大哥的武功比咱们高了不止十倍啦,真没想到,廉大哥的武功竟然高到如此地步。”

曲赋苦笑道:“何止高了十倍,简直天壤之别。”

廉圣帝叹了口气,将剑上的血在一具尸体上擦了擦,道:“走吧,去接应龙妹,咱们走。”

“哎……”齐寿和龙静儿搀扶着曲赋,一直奔龙‘女’所在的十里外的山头上奔去。

廉圣帝心急如焚,叮嘱道:“你们三个多加小心,慢慢的在后赶,遇到苗兵不敌不要硬拼,我先走一步,去接应龙妹。”

“嗯,廉大哥,你也要小心。”龙静儿关心的说着。

廉圣帝道:“放心吧,我没事的。”

廉圣帝说罢,在地上捡起一把还没灭的火把,手拿火把,施展轻功,好似闪电一般的往十里外的山上飞去!

齐寿、曲赋和龙静儿在后慢慢的追随,夜里静悄悄的,又漆黑一片,追杀的贼人都死了,这三人的确没有什么危险了。

可是龙‘女’呢?龙‘女’等三人呢?她们有没有危险?

廉圣帝实在放心不下,虽然龙‘女’最近这三年来武功也非昔日可比,不比自己低,但是,龙‘女’‘性’情急躁,一向真打硬拼,根本不会用计,就怕龙‘女’太好胜,不按照他所说的计策进行,廉圣帝怕的就是这点。

不过,这一次龙‘女’并没有要强逞能,一切都按廉圣帝的计策进行的,因为,这关系到的不单单是她自己的‘性’命,还包括楚祥和龙青儿的‘性’命,假如她因为鲁莽行事,致使龙青儿和楚祥丧命,龙‘女’一辈子不会心安。

所以,龙‘女’完全按照廉圣帝的计划进行的,一点都没有变。

楚祥和龙青儿是第二路,二人都是绝顶聪明之人,要说聪明多智,在九‘女’和九男,楚祥和龙青儿绝对是第一。

在九个男子,原宁和楚祥是最聪明的两个,原宁多智,楚祥多才,曲赋音乐奇才,熊燚和洪福一个勇,一个猛,龙罡和陶喜,一个水‘性’最高,一个轻功最高,二人都善于轻功和水‘性’,齐寿医术最高,应生最正直,铁面无‘私’。

这就是廉圣帝九个弟兄的不同特点,这九人可以说是各擅其能,各不相同。

巧合的是,龙‘女’的九‘女’姐妹,跟廉圣帝的九个手下一样的‘性’格,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龙静儿‘性’情最恬静,医术最好,龙洁儿和龙韵儿最温柔,最善于刺绣,龙贞儿和龙冰儿最能打,一个‘性’情火辣,一个则生‘性’冷傲,一个勇,一个冷,龙扬儿办事最沉稳,最擅长音律,龙娇儿力气最大,跟龙贞儿是一个勇,一个猛,而且,还善于舞蹈,能歌善舞,龙青儿号称十面玲珑,乃是最聪明的一个,多才多艺,最善于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龙霞儿是最天真活泼的一个,天真烂漫,心无城府。

这就是那九个男子和九‘女’的不同‘性’格,正所谓,龙找龙,虾找虾,楚祥跟龙青儿都是那种绝顶聪明,多才多艺的人,正走在了一起。

这俩人最聪明,所以,虽然身后有一百多贼人追杀,可是二人却依旧安全的撤到了山上了。

龙‘女’一见二人回来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叮嘱道:“准备行动,多加小心。”

龙‘女’说罢,将早就准备好的鹅卵石包也提在手,藏于暗处,专等贼人杀上山。

龙青儿和楚祥趁此机会喘了一下气,将准备好的石头也拿了出来,准备砸敌人。

龙‘女’这边山上的布置跟廉圣帝哪里是大同小异,也是在山头上稀稀落落的点燃了二十余个火把,零零散散,吸引敌人上当攻山。

在空阔之处,也找了一处地方,点燃了篝火,等会一起‘诱’到地点,让敌人会合在一起,群起围杀。

追杀而至的苗兵也愣了一下,也没敢立刻攻山,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这才往山上杀来。

这些苗兵一见山上只有二十多个火把,还以为山上只有二三十多个人,立刻,也分散开,好像一张一样,往山上兜来。

龙‘女’暗暗的佩服廉圣帝,因为,正如廉圣帝所想的一样,丝毫不差。

廉圣帝就猜到敌人会分散开攻山,也正要敌人这般的攻山,因为这样,敌人目标明显,正好用石头砸。

假如敌人成几路队往上冲,目标太小,就算杀了一个,对方还可以藏在后面,打不到后面的,可若是分散开来,那一个一个的目标,就十分的分散了,以龙‘女’和廉圣帝打暗器的功夫,正好得以施展。

敌人那知道廉圣帝和龙‘女’的特长,而且,攻山分散开,正是为了减少伤亡的策略,不过,这一招只是对付守山的人多有用,而山上就三个人,这一招反而就没用了。

离着山头大约还有四十多丈,龙‘女’喝道:“狠狠的砸!”

龙‘女’说罢,素手连挥,一道道鹅卵石流星一般的‘射’出!

龙‘女’的暗器打的比廉圣帝还准,因为,龙‘女’善于打细小的银针,打银针百发百,更别说打比银针大这么多的暗器了,那更是运用自如。

随着一道道鹅卵石飞去,百发百,一个都没落空,正好击眼睛上!

无数的苗兵惨叫不断,一个又一个的在山上滚落山下,摔了个粉身碎骨!

龙‘女’也是石不虚发,一石就一个,必然都砸在眼睛上,就跟廉圣帝一样,被击的贼人,直接就给砸死了,砸的眼眶崩裂,眼珠都被砸烂了,甚至都给砸进脑子去了,如此重伤,焉能不死!

龙‘女’一发就是十块石头,左手五块,右手五块,双手连发,一连发了四次,就被她击毙了四十多个贼人,就跟廉圣帝平了!

她发暗器比廉圣帝可厉害的多了,廉圣帝发石头,一次不过打六块,怕打多了,失去了准头,可是龙‘女’发暗器那可是暗器的鼻祖,善于打银针,就连银针她一发数十根,都不差毫厘,更别说这石头了。

要不是龙‘女’的手小,不能一次抓个十余颗鹅卵石,早就一手抓十颗的发石头了。

在暗器的造诣上,廉圣帝是远不如龙‘女’,因为龙‘女’是专‘门’练的暗器,尤其是这漫天‘花’雨撒针法,那更是妙到毫巅。

这漫天‘花’雨的这一招,就是龙‘女’所创出的,后来,江湖上这一招更盛行,几乎每一个暗器行家都会这种手法,这就是龙‘女’的绝学,龙‘女’绝对是祖师‘奶’‘奶’。

龙洁儿和龙韵儿,最后将围攻他们的二百多苗兵的眼睛都给‘射’瞎了,用的就是漫天‘花’雨的手法,这就是龙‘女’手把手教给她们姐妹的,龙洁儿和龙韵儿学的最好,继承了龙‘女’的暗器,故而,出其不意之下,大约二百多的苗兵被‘射’瞎。

要不是这样,凭着他们夫妻四人的武功,根本不足以杀了那些贼人,可惜,当时‘混’战,‘乱’了方寸,她们也忘记了,故而,都身负重伤,还是死于非命。

这一来,可把攻山的贼人惊呆了,这是什么人,眨眼间,就被击毙了四十多个弟兄,居然连面都没见到。

龙‘女’杀了四十多个贼人,楚祥和龙青儿也砸死了十余个,他们的石头砸的就不那么准了,相差太远了。

无数的苗兵吓的急忙趴在了地上,暂时停止了进攻。

龙青儿跳了出来,拍着掌咯咯笑道:“喂,来呀,笨狗熊,来抓我呀,来呀,有本事上来呀,不敢上来的,是乌龟王八蛋……”

龙‘女’真是啼笑皆非,龙青儿跟龙霞儿一样,都是那种淘气的姑娘,什么时候也忘不了淘气,这么危险,她居然还有心情气对方。

但这一招‘激’将法还真有用,把二十几丈下面的苗兵气的哇哇大叫,暴跳如雷。

有几个苗兵气的也抓起石头砸向了龙青儿。

龙青儿正在骂,猛然间飞来了数十块石头劈头盖脸的砸来!

龙青儿吓的妈呀一声,赶紧往后就逃,楚祥苦笑不得,赶紧摆动手剑,护住了心上人,跟龙青儿退到了后面。

那些石头噼里啪啦的一通‘乱’砸,有的甚至砸进了树里,吓的龙青儿吐出了舌头,赶紧逃到了暗处,藏了起来。

龙‘女’这个笑,也不理会,若不是心情太难受,龙‘女’早就忍俊不住跟龙青儿说笑几句了。

后面有两个苗兵猛将,在后督阵,叽里咕噜的叫着。

就见无数的苗兵用兵器挡着眼睛,一边挡着眼睛,一边也捡起石头往山上‘乱’砸,同时加快了脚步往上冲!

那苗将其实是说,度快点,咱们也用石头砸他们,立刻杀上去!

刹那间,‘乱’石如雨点一般,奔山上掷来,只可惜是‘乱’砸一通,根本就没发现三个人的藏身地。

龙‘女’冷冷一笑,一见敌人出现了,在树梢上,将手一扬,又是十块石头砸出!

“啊……啊……啊……”十个苗兵捂着血淋淋的眼睛摔落山坡死于非命!

“快冲上去!”

眼看着离着山头只有十五六丈了,无数的苗兵发疯似的往上冲!

龙‘女’素手连扬,又是二十颗鹅卵石砸出,又有二十个贼人死于非命!

这时,贼人也已经杀上山了!

仅是冲上山这一阵,贼人就倒下去了足有八十多个!

其,龙青儿和楚祥仅是砸下山去十来个人,而龙‘女’自己就砸死了七十多个!

这比廉圣帝厉害多了,在攻山时,廉圣帝不过用石头砸死了四十个左右,可是龙‘女’却击毙了七十多个!

只是一转眼间,攻山的贼人就惨死了一半!

一见贼人冲上了山,龙‘女’叮嘱道:“你们两个,不要出来,等会这些人成了瞎子,你们杀瞎子就行了。”

“龙姐姐,多加小心呀。”龙青儿叮嘱道。

龙‘女’淡淡一笑,道:“放心吧,这几个畜生还没有本事能伤我。”

龙‘女’说罢,一道白光踩着树梢就飞向了苗兵!

杀上山来的苗兵虽然死了一半,但还有七十多个!

“快看,在那里!”

无数的苗兵借着暗淡的火把光和冷淡的星光,见到龙‘女’好似仙‘女’一般,轻飘飘的飞来,都不仅看直了眼睛!

因为龙‘女’实在是太美了,一袭洁白的衣裙,披着红‘色’的斗篷,两条红‘色’衣袖,腰系着七彩的飘带随风飘摆,简直好似九天玄‘女’下了凡尘一样的超凡脱俗!

龙‘女’的红‘色’斗篷,就是日后曲仙儿穿的那件凤凰栖霞披,乃是炎帝赐给龙‘女’的,也是炎国之宝,那两条红袖,就是日后洪袖儿袖子上的那两条流云飞霞袖,纤细腰肢所系着的那条七彩飘带,就是日后楚桂儿喜欢的那条七‘色’彩虹桥的飘带。

这三件宝贝,都是至宝,都是炎国的宝贝,炎帝都给了孙‘女’,可见多么宠爱龙‘女’了。

这三件宝贝也都是龙‘女’最心爱之物,后来龙‘女’死后,这三件宝贝分别赐给了爱徒,凤凰栖霞披赐给了爱徒秦扬,秦扬,前世乃是龙扬儿,因为龙‘女’算出,日后秦扬的‘女’儿是曲仙儿,也就是鱼莉儿的转世投胎,鱼莉儿活着的时候,最爱的就是龙‘女’的栖霞披,所以,龙‘女’上辈子没有给好姐妹鱼莉儿,故而,在临死前借秦扬之手,转赠给鱼莉儿投胎转世的曲仙儿做礼物,算是完了一个心愿。

曲仙儿上辈子时就特别爱龙‘女’的凤凰栖霞披,投胎转世后,本‘性’还是不变,而秦扬宠爱‘女’儿,必然将凤凰栖霞披送给‘女’儿,所以,龙‘女’才给了秦扬凤凰栖霞披,本意就是让她送给曲仙儿的。

这也就是魏晓晨为什么跟曲仙儿姐妹这么投缘的缘故了,因为,她们前世都是好姐妹,都是炎国的公主,故而,十分的投缘。

龙‘女’的那两条流云飞霞袖,最后临死前给了徒弟阳娇,阳娇的前世就是龙娇儿,龙娇儿最喜欢跳舞,投胎后,也没变,阳娇就是以舞蹈闻名,有两条红袖做装饰,跳起舞来更美了,不但美,还可作为兵器用,而且,她也算出来了,阳娇日后生的‘女’儿,就是鱼秀儿转世,鱼秀儿上辈子最爱她的两条红袖,故而,此生,龙‘女’转送给洪袖儿。

而且,龙‘女’不用算,西王母已经将天机告诉了好姐妹龙‘女’了,所以,龙‘女’不但算出来,而且也知道了天机。

龙‘女’的那条七‘色’彩虹桥的飘带,送给了徒弟朱青,朱青前世就是现在跟龙‘女’在一起的龙青儿转世,龙青儿生的‘女’儿,就是鱼家三公主最小的那个鱼鹅儿转世,鱼鹅儿前世生前最喜欢的就是龙‘女’的那条名叫七‘色’彩虹桥的飘带,故而,龙‘女’在临死前,将这条飘带借助朱青的手,送给她‘女’儿楚桂儿,了却三个好姐妹前世的心愿。

但前世,这三件宝贝可都是龙‘女’的,龙‘女’一人得三宝,加上闭月羞光剑和龙‘吟’伏羲琴、凤鸣碧‘玉’箫,另外还有一块百毒不侵的宝‘玉’,呆在脖颈上,一共是七件珍宝,都是龙‘女’最珍贵得而宝贝,有这些东西,真是如虎添翼。

由于龙‘女’太美,简直都把在场的苗兵都给‘迷’住了,无数的苗兵都流出了口水,看直了眼,都忘了要杀人了。

这一下可倒霉了,龙‘女’左手还提着一个布包,包袱内还有三十多个鹅卵石没掷完,半空,龙‘女’一抖包裹,将这剩余的石头以漫天‘花’雨撒金针的手法撒出,撒进了人群!

“啊……啊……”顿时,林发出了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无数的贼人捂着血淋淋的眼睛,倒在了血泊,惨嚎着,满地‘乱’滚!

龙青儿高兴的在暗处直拍手,咯咯笑道:“臭不要脸的,叫你们看龙姐姐,让你们长针眼。”

无数的贼人吃了大亏,这才醒悟过来,来的这个仙‘女’一般的美人,那可是恶魔!

“杀了这贱货,将这贱货先×后杀,弟兄们,跟这贱货拼了!”

还没瞎的大约四十个贼人,呐喊一声,奔着龙‘女’杀去!

但他们却不知道,龙‘女’最厉害的暗器还不是石头,而是凤尾银针!

在龙‘女’的腰带,‘插’着一百零八根绣‘花’针,每一根绣‘花’针都有食指那么长,头发那么细,这一百零八根绣‘花’针,就在龙‘女’里面的腰带上‘插’着,只‘露’着针头,用的时候,伸手就可拿到。

龙‘女’原先没这么多绣‘花’针,后来,特意加了这么多,因为,若是遇到人多的时候,万不得已,只能用暗器。

如今,对付这么多的贼人,当然不会客气了。

龙‘女’连闭月羞光剑都没拔,素手连扬,不住的撒向了那四十多个凶悍的苗人!

那些苗人哪知道龙‘女’的本事,晚上又这么黑,这针又这么细小,根本就没发觉,等发觉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顿时,四十多个贼人惨叫不断,刹那间,每个贼人的双目上都‘插’着两根银针,正好‘插’在眼珠上,一丝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唯一没被刺瞎眼睛的,只有两个苗人,这倒不是龙‘女’‘射’不他们,而是这两个苗将是头子,龙‘女’天‘性’好胜,不想暗算他们,要跟他们比比功夫,以真本事赢他们!

那两个苗将生的是凶悍无比,都身高一丈多,一个用一把大斧头,一个用一把大铁楸,彪悍凶猛,正是苗兵的主将。

这是兄弟两个,老大外号人称劈天,老二人称裂地,都是苗将横勇无敌的猛将!

龙‘女’早就看到这俩人了,其实,以龙‘女’暗器的本事,两块石头就能砸死他们,但龙‘女’却没这么做,而是让他们安全的上山,‘射’瞎了所有人的眼睛,但却偏偏不伤他们俩,可见龙‘女’多么傲气了。

这两员苗将简直都傻了,这才明白,原来杀了这么多人的人,居然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简直不可思议!

龙‘女’轻轻一笑,在这二人身边一走一过,这弟兄两个立刻痛叫一声,捂住了耳朵,醒悟了过来!

原来,龙‘女’以闪电一般的度,在瞎子们的间走过,到了这弟兄二人的身边,将二人耳朵上的铁环都给摘走了!

她给摘走耳环,可不是温柔的摘的,而是生生的在耳朵上拽下来的,将二人‘肥’厚的耳朵都给撕破了,这如何能不痛?

苗人多数带着耳环,就连男人多数都带这个,这个风俗,千年后都没大变。

龙‘女’就将这俩苗将的一只耳环在耳朵上拽了下去,还给拽掉了一块血淋淋的‘肉’。

龙‘女’摘走两枚耳环,顺势飞起两脚,踢在两个苗将的屁股上,轻蔑的骂道:“就你们这种货‘色’,还敢来侵略?”

“你这贱货!我跟你拼了!”

劈天大吼一声,抡起大斧头就劈!

龙‘女’轻轻的一闪,就避开了,这一斧头没劈龙‘女’,却劈在了一棵小树上,将小树劈成了两半!

龙‘女’也够淘气的,贴身而入,到了这猛将的身边,将豁开口子的铁环,对准这猛将的大鼻子孔就扎了下去,那铁环,被掰开,‘露’着锋利的铁丝,龙‘女’用铁丝穿在了这猛将的鼻孔内了。

再看这苗将,鼻子孔内带着个铁环,就好似耕田的牛鼻子上带着的环子一样。

裂地手大铁楸,奔着龙‘女’就戳了下去!

龙‘女’轻轻的一转身,贴着铁楸杆滑到了那苗将的身边,将另外一个豁开口的铁环又正好‘插’在裂地的鼻孔内!

再看这俩勇冠三军的猛将,鼻孔内挂着俩拳头大的铁环,就好似两头牛带着的鼻环一样,鼻子上满是鲜血,真是狼狈不堪,令人惨不忍睹。

龙‘女’咯咯笑道:“一个大男人,没事带耳环,真是恶心的要命,我看带在鼻子上才像话,这样才像耕田的牛,喂,跟我来,我看看你们俩有什么本事,两个饭桶!”

龙‘女’说罢,身影一闪,踩着无数瞎子的脑袋离去,微笑道:“青儿,这些瞎子‘交’给你们夫妻了,连瞎子都打不过的话,你们俩去找块豆腐撞死去得了。”

龙青儿嗔道:“龙姐姐,你坏死啦,就会取笑人,谁说我们打不过的,‘交’给我们了。”

龙‘女’轻轻一笑,在这九个姑娘,只有龙青儿和龙霞儿,龙‘女’会跟她们开两句玩笑,其余的姑娘不像这俩姑娘这般的淘气,龙‘女’也不爱玩笑。

那两个苗将受到了奇耻大辱,气的将鼻子上的铁环拔下扔掉,擦了一把血淋淋的鼻血,大吼一声,在后就追!

龙‘女’走的并不快,就是让他们追的。

三人刚一走,只剩下了四十多个还活着的瞎子,捂着眼睛正在地上惨叫着翻滚。

龙青儿吃吃笑道:“看我的厉害吧!”

龙青儿说罢,眼圈红了,幽幽道:“各位死去的姐姐,青儿这就为你们出气报仇,看青儿将这些害死你们的畜生‘乱’剑分尸!”

龙青儿想起了死去的姐妹,恨得咬牙切齿,喝道:“祥哥哥,不要着急杀这些畜生,先将他们的手脚都给剁下来,让他们受活罪,受折磨再死!”

楚祥一皱眉,道:“还是都杀了得了。”

龙青儿嗔道:“不行,不准杀,就要折磨他们,你听不听我的?你忘了咱们的人死的这么惨了?”

楚祥苦笑道:“好吧,我听你的就是。”

龙青儿温柔的抱着丈夫亲了一口,柔声道:“这才是好宝宝呢。”

楚祥苦苦一笑,自己这妻子实在是太淘气了,而且,龙青儿跟龙霞儿不同的是,两个人虽然淘气,一个是心善,一个是心冷,龙青儿就是后一种,谁要是得罪了她,那就倒了血霉了,可以说,龙青儿简直就是个小魔‘女’。

为了替好姐妹报仇,龙青儿这种狠辣的手段那是真能做的出来,换做龙霞儿,就做不出来了。

换做其余的姑娘,也做不出这么荒唐而又残忍的事,可是她却能做出来。

在九‘女’,龙冰儿虽然狠辣无情,可是会一剑杀了对方,绝做不出这种又坏、又荒唐、又惨无人道的事来,在九‘女’,只有龙青儿能做的出来,而且是又狠又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