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3章 蛊毒2

第三百三十三章 蛊毒2

这乃是一项绝技,但可惜,是一把刀,而不是数十把,所以,廉圣帝有把握接的下这把弯刀!

眼看着刀就要到了,廉圣帝猛然后退两步,将手剑在弯刀的间一格,再看那把弯刀极的旋转着,在他的剑上旋转如飞!

荼察那大吃一惊,没料到,自己的弯刀绝技,竟然被他用剑给轻巧的破了,破的那个漂亮、那个简单就别提了!

荼察那这时候已经冲到了,双手舞棍,就好似孙猴子耍‘花’棍一样,舞动的风雨不透!

眼看着棍就到了,廉圣帝用手剑转着弯刀,一抖手,喝道:“还给你!”

当!

一声巨响,弯刀撞在棍子上被崩飞!

荼察那的大棍好似一座棍山一样,被舞动的风雨不透,依旧砸了过来!

就见廉圣帝,极的退了三步,然后左三步、右两步,猛然间一个跟头凌空飞起,手剑一抖,十八点寒光奔荼察那的头就‘插’落!

荼察那惊出一身的冷汗,就知道廉圣帝剑法‘精’妙无比,故而他才取先手,还用弯刀迎战,他本来,弯刀掷出,还能收回的,但被廉圣帝将他的弯刀破掉了,若是伸手去接刀,那慢的一慢,就能被廉圣帝一剑‘洞’穿咽喉,所以,他才砸飞了自己的弯刀。hua. [糖]-79-

荼察那赶紧一招落地盘根、犀牛望月式,翻手将棍就砸向空的廉圣帝!

这一招用的妙到毫巅,廉圣帝暗自称赞!

但虽然这样,可是,荼察那却计了,廉圣帝故意如此做,就是‘逼’的他由进攻转为防守!

否则,他双手舞棍,舞动成一个圈,方圆一丈范围内,风雨不透,这就叫破风八法,用来防守最厉害不过,以荼察那的力气和‘精’力,这么防守,能跟他打一个多时辰,到那时候,万一贼兵援军到了,那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所以,要战决,没时间跟他拖下去,越拖下去,越危险!

因为,敌军附近还有援兵,可是他们却只有这几个人!

荼察那果然计了,他这么一来,就变主动为被动了。

廉圣帝一见棍子到了,在空一转身,避开扫来的一棍,借力使力,顺势一脚踢出,将大棍踢的一偏,然后一招飞燕投林,直奔荼察那的当‘胸’就刺!

荼察那大吃一惊,因为,他大棍这一扫,廉圣帝是躲开顺势踢的一脚,若是不踢这一脚,他还可以收回棍,但被踢了这一脚,力道大变,他的棍再也不能收放自如了,刹那间,间的空‘门’大开,全是破绽!

而廉圣帝顺势一剑刺了过来,这一招,更妙到毫巅,令人难以置信!

再要收回棍提防已经来不及了,荼察那也真厉害,赶紧就地躺下,双脚一招乌龙搅尾,奔廉圣帝就踢!

廉圣帝大吃一惊,万万没料到,这个苗将竟然如此的厉害,这一招的高明,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就算一剑刺,也必然是这苗将的双‘腿’,而他身子往前飞去,正好在这苗将的脚上面经过,这苗将双脚若是扫他,不死就是重伤!

荼察那十分的得意,暗暗的道:“廉圣帝呀,廉圣帝,你还是了我的计,只要我跟你拖一会,蛊神和我的援兵就到了,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我只守不攻,你剑比我的兵刃短,我防守半个时辰都没事,任凭你武功再高,我也能拖住你,你一向自命英雄,定然不会人多取胜,哈哈,你计了。”

荼察那心高兴,双脚奔廉圣帝夹去!

廉圣帝万般无奈,身子猛地后仰,双脚一点荼察那踢来的一脚,倒着飞了出去!

荼察那大喜,根本就没起身,人随棍走,棍随人转,开始在地上打起了旋子,一招就地旋风舞,舞动成一个光圈,不停的奔廉圣帝双‘腿’扫去!

这时,龙‘女’和其余人都杀光了那些贼人,龙‘女’一看廉圣帝,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心道:“廉大哥,你真是吃饱了撑的,跟他决斗什么,看到了没,对方乃是高手,一招半式如何能杀的了他,一会援兵就到了,看你怎么办!唉,这人……”

但当时,敌将挑战,若不应战,那就有辱黄族的尊严,换做是跟龙‘女’挑战,龙‘女’也不例外,必然也会应战,因为,若不接受挑战,那就是懦夫,会留下笑柄,被人取笑。

所以,龙‘女’并不埋怨廉圣帝,知道他也是不得已。

她只埋怨不该跟这苗将搭话,什么都不说,这样,二打一就行了,那样就是‘乱’战,杀了他都没人说什么。

可是如今,话已经出口,廉圣帝乃是黄族的王子,若不接受挑战,会被人耻笑黄族,所以他必然接受挑战。

其余人也了解这一点,所以,只好干瞪眼看二人比斗。

楚祥道:“龙姐姐,怎么办,这苗将十分的凶悍,一时半刻,难以杀他,我们上去帮忙吧。”

龙‘女’一摆手道:“不行,已经说好了公平决斗,你们上去,就坏了规矩,令咱们炎黄族的人丢人。”

齐寿道:“那可怎么办?”

龙‘女’道:“你们放心,他不会输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才行,这样吧,你们三个先将陶喜和熊燚的尸体带走,我们俩等会就到。”

楚祥道:“好,龙姐姐,你们可要小心。”

龙‘女’道:“放心吧,没事的。”

三人立刻将竹竿上的人头摘下,曲赋和楚祥将血淋淋的尸体一人扛着一具,齐寿保护着,三人都不仅泪如雨下。

这二人都是他们的好兄弟,如今,却落到个如此地步,怎不令人痛心?

就在这时,龙青儿和龙静儿两个姑娘也赶到了,二人累的气喘吁吁,简直都累坏了。

这俩姑娘一见廉圣帝正在决斗,而其余人却在旁观,龙青儿急了,跺脚道:“怎么不上去帮忙呢?”

楚祥苦笑道:“廉大哥要跟对方公平决斗,不能‘插’手。”

龙青儿这个气,跺脚嗔道:“他脑袋进水啦?这里是什么地方,贼人很快就来援兵啦!”

廉圣帝听的清楚,沉声道:“你们几个先走,我和你龙姐姐一会就到,不用管我,快走!”

龙‘女’道:“快走吧,我们俩杀出去不成问题,你们带着尸体快走。[糖hu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楚祥和曲赋答应一声,扛着尸体就走。

齐寿道:“我留下,你们俩走,我和廉大哥一起走。”

龙静儿道:“我也留下。”

齐寿柔声道:“静儿,你快走,我们一会也到,不用管我们。”

“哈哈哈哈……谁也走不了,来人,别叫他们逃了!”

忽然一声狂笑,就见黑暗处,窜来六条黑影,直奔战场而来!

龙‘女’使劲跺跺脚,催促道:“快走,将尸体带走,快!”

楚祥和曲赋答应一声,飞身就走!

其实,就算廉圣帝跟这苗将决斗,他们也走不了,因为,他们刚取下尸体,敌人就到了!

蹭蹭……跳过来三人就将二人拦住!

齐寿大吼一声,挡住了三人,厉声道:“青妹,静儿,你们俩保护他们快走,不用管我们!”

龙静儿咬着牙道:“不,我要跟你一起走!”

齐寿喝道:“快走,不要废话,我没事的,快!”

龙青儿拉着龙静儿,道:“快走啊,先保护他们将尸体带走再说,快呀!”

龙静儿没有办法,流着泪叫道:“寿哥,你自己小心,我们先走了!”

来的六人,其一个是枯瘦的老者,还满脸的疙瘩,疙疙瘩瘩,骨瘦嶙峋,简直就好似一根竹竿相似,就见着老者,三角眼、鹰钩鼻、薄薄的嘴‘唇’,一缕山羊胡,手拿着一把黑‘色’的魔杖,腰还系着一个口袋。

来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号称苗疆四圣之一的,蛊神!

苗疆巫术共分两种,一种是蛊术,一种是巫术,但却是一个祖师,这四人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巫术和蛊术都远胜师傅了。

其,巫圣被魔域的十大妖魔联手杀了。

巫神在二百五十多里的地方坐镇指挥攻打炎帝,正在行军路上。

而蛊神和蛊圣在断后,封锁消息,不让消息穿到黄国去,蛊神在左侧的小山上,蛊圣在右侧的山上。

蛊神接到了消息,连兵都没带,师徒六人旋风似的就赶来了。

来的正是时候,将众人拦住。

荼察那大喜道:“哈哈,祖师,您终于来啦!”

蛊神微笑道:“嗯,他们一个也走不了!”

龙‘女’冷笑道:“不见得,你是什么东西?”

蛊神厉声道:“我乃苗疆四圣之一,蛊神是也!你可是龙‘女’?”

龙‘女’点头道:“原来是蛊神到了,倒是听说过,不错,我正是龙‘女’。”

蛊神冷笑道:“很好,今日能有幸会一会炎黄二国的龙凤双圣人,倒是三生有幸。”

龙‘女’道:“那你也是死而无憾了吧。”

蛊神怒道:“废话,谁死还不一定!”

荼察那大叫道:“祖师,先别管那臭丫头,咱们先合力杀了廉圣帝!”

廉圣帝大怒,喝道:“不是单打独斗吗?”

荼察那哈哈笑道:“你计了,我故意拖住你罢了,快点,祖师爷,联手先杀了这小子,叫几位师兄先挡住那臭丫头,一会援兵就到了,我弟弟已经调兵去了!”

蛊神道:“好,喂,你们四个,给我挡住这臭丫头,其余的不用追了,一个去挡住那小子!”

“是!”蛊神的五个徒弟答应一声,跳过来四个,围住了龙‘女’,一个在斗齐寿。

楚祥、曲赋带着尸体趁机逃了,龙青儿和龙静儿保护着二人离开了,四个人没有人追,因为,他们的目地是对付廉圣帝和龙‘女’。

龙‘女’冷笑道:“廉大哥,看到了没,以后长点记‘性’,你跟对方讲公平,对方可跟你讲公平了?如今,是他们先破了规矩,你也就不用客气了!”

“死丫头,少废话!”

那四个蛊神的徒弟,每一个都是壮汉,每人用的都是如月的弯刀!

四个蛊神的徒弟大吼一声,冲上来奔龙‘女’劈去!

龙‘女’一招一鹤冲天势,腾身而起,在四人的包围圈飞起!

没等四个人明白怎么回事,猛然间四个人一声惨叫!

“啊……啊……”四个人顿时捂住了眼睛!

原来,龙‘女’一见来了六人,就知道是高手,早就在指缝扣着八枚银针,就等出其不意的一击了。

这四个人如何能知道龙‘女’的绝技,而且,龙‘女’是跃起来,随手一抖,就是八枚银针,他们根本什么都没看见,就觉得眼前一道寒星就到了,正好钉在眼睛上了!

这一下出其不意,立刻就将四人的眼睛伤了!

蛊神大惊失‘色’,一见爱徒的眼睛瞎了,就知道不好,正跟廉圣帝‘交’手,没有办法,赶紧来救爱徒!

龙‘女’咯咯一笑,道:“你来的太迟了,送给你四个瞎子徒弟。”

“贱婢,我杀了你!”蛊神大吼一声,直扑龙‘女’!

龙‘女’将素手一扬,喝道:“看暗器!”

“啊……”蛊神知道龙‘女’暗器的厉害,赶紧飞身就躲!

龙‘女’根本就是虚晃一下罢了,根本就没有暗器,龙‘女’趁机腾身而起,飞身就到了廉圣帝的身边,红袖一抖,正好缠住了荼察那的大棍!

龙‘女’喝道:“快,杀了他!”

廉圣帝大吼一声,凌空一剑劈了下来!

荼察那想‘抽’回大棍,却被龙‘女’的红袖裹住,根本‘抽’不回来了,没有办法,赶紧撒手扔了大棍,跳了出去!

荼察那惊叫道:“祖师,快,救命啊!”

蛊神了计,一见荼察那有了危险,赶紧晃动法杖去救!

龙‘女’一抖红袖,喝道:“着!”

就见大棍原本缠在红袖上,猛然间松开了,转着圈子砸向了蛊神!

蛊神暗叫厉害,赶紧冲天而起,避开这一击!

他虽然避开了,却忘了他的四个瞎子徒弟,那四个人什么都看不见了,如何能避的开!

而且,他们还是刚瞎了,正是剧痛无比的时候,早就‘乱’了方寸。

蛊神刚飞身避开,就见龙‘女’用红袖一扫,猛然间大棍的方向变了,本来是砸蛊神的,被红袖一缠,转着圈子奔那四个瞎子飞去!

啪!啪!啪!啪!

一连四声脆响,蛊神的四个徒弟的脑袋正被旋转的大棍击碎!

那大棍又重又沉,四个瞎子什么都看不见,如何能避的开,正被扫在头上,四个人的头被砸了个万朵桃‘花’开,脑浆迸裂,四具血淋淋的尸体倒在了血泊!

“徒儿啊……”蛊神惊叫一声,差点就晕死过去!

他就这五个徒弟,自小就跟着他,辛辛苦苦的培养了二十多年,刹那间,五个徒弟死了四个,这如何能不痛心?

随着那四个人被砸死,荼察那也没逃过廉圣帝的剑!

廉圣帝大吼一声,左手一记劈空掌拍出,将荼察那砸在了地上,凌空一剑就劈向了荼察那!

荼察那被廉圣帝的劈空掌拍,口吐鲜血,如何能躲避的了,廉圣帝一剑,正劈在他的头上,将他的头切开了两半,荼察那惨叫一声死于非命!

其实,廉圣帝完全是按照比武的规矩,根本就没以功力取胜,若是他早用内功取胜,用对付凤天圣时候的那种掌力,这荼察那一招都接不住他的,但他觉得用功力取胜,不公平,所以,廉圣帝才跟他比武,真正的比武。

可是,是荼察那先破坏了规矩,故而,廉圣帝也不讲什么了,凌空一掌,就将荼察那打的重伤,一剑就劈死了他!

龙‘女’这个笑,其实,龙‘女’等的就是敌人先坏了规矩,她才出手,只有这样,才不算不讲道义。

所以,龙‘女’早就盘算好了怎么应付了,乃是有备而战。

龙‘女’道:“廉大哥,快走,不可恋战,这老东西厉害着呢,快走!”

廉圣帝点头,二人直奔齐寿而去,齐寿正跟那巫师的徒弟杀了个难解难分,二人一道闪电就到了,龙‘女’一抖红袖,就缠住了那人的手,廉圣帝一剑,正劈在那人的脑袋上,将蛊神另外的一个徒弟也击毙!

三个人刚要走,猛然间,齐寿失声惊呼道:“廉大哥,小心呀,快走!”

原来,蛊神气急败坏,眨眼间五个徒弟就死了,如何能不愤怒!

这时,一见三人要逃,将腰的布袋展开了,就见漫天飞来一群带着翅膀的蚊虫和毒蛇、蝎子等毒物!

齐寿看的明白,大叫一声,挡在了二人的前面!

廉圣帝和龙‘女’也发现了不妙,龙‘女’赶紧一抖红袖,‘荡’起了层层‘波’涛,护住了自己,廉圣帝赶紧拽开齐寿,双掌绕了个圈,大吼一声,平着推出!

两股真气卷地而起,砰砰砰砰,一连数十声巨响,强大的掌力将飞来的毒虫毒蝎等含有剧毒的蛊虫,给震的倒飞而回,簌簌的落在了地上!

蛊神大惊,就觉得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撞来,直奔他而来!

蛊神暗叫厉害,赶紧数十个跟头翻了出去,避开了这一招!

但他虽然避开了,可是身后的营寨栅栏被这一股掌力撞,卷地而起,飞上了半空!

刹那间,尘土飞扬,毒虫漫空落着,好似下起了一阵阵雨!

无数的毒虫几乎都被震死了,蛊神真是气急败坏,没料到,自己辛苦培育的毒虫居然被毁于一旦!

等蛊神落在地上的时候,三个人已经踪迹不见!

廉圣帝和龙‘女’,一人拉着齐寿的一条手臂,飞身就走,三个人消失不见!

蛊神不敢追杀,因为,就他一个人了,对方还有数人,气的蛊神在原地直转圈子,一见五名爱徒死于非命,真是痛断肝肠!

蛊神正抱着爱徒哭,就听熙熙攘攘,援兵终于到了!

这一次,是荼察那的兄弟亲自带援兵来的,就连蛊神的师弟蛊圣闻讯都赶来了。

蛊圣跟蛊神是叔伯弟兄,生的都是瘦小枯干,骨瘦嶙峋的,十分的怪异。

蛊圣一见满地的死尸,惊呼道:“大哥,怎……怎么回事?”

蛊神跺脚道:“嗨,你们怎么才来?早来一步,廉圣帝和龙‘女’就走不了,就不会死这么多人了,只要这二人死了,炎国必亡,他们刚走不久,赶紧追!”

荼察煞见到了惨不忍睹的大哥,痛哭道:“祖师,是谁杀了我大哥,是谁?”

蛊神道:“还能有谁,除了廉圣帝和龙‘女’能杀了你大哥之外,谁还有这个本事?”

“廉圣帝!龙‘女’!我要报仇!我要将你这对狗男‘女’碎尸万段!”

荼察煞抱着大哥师弟放声痛哭,蛊神道:“你留在这里,我们去追杀廉圣帝!”

荼察煞痛声道:“我也去,我要将他们俩碎尸万段!”

蛊神沉声道:“这里不可无人守,报仇的事‘交’给我们弟兄了,你立刻放火烧了浮桥,廉圣帝已经派人搬兵去了,不出七日,援兵必到,将浮桥烧了,快!”

蛊神说罢,和蛊圣分兵两路,各自带领五十名勇士,在后追杀!

廉圣帝和龙‘女’闪电一般,几乎脚不离地,拉着齐寿一道光飞奔出去了两里多地,正好追上了前面的四人。

几个人汇聚在一起,廉圣帝道:“快走,追兵这就到!”

齐寿脚刚落地,呻‘吟’一声,不知为什么晕倒在地!

“寿哥哥,寿哥哥……”龙静儿抱住齐寿哭着摇晃着。

龙‘女’脸‘色’大变,道:“不好,难道他被毒虫咬了?”

齐寿的确被蛊虫咬了一口,虽然廉圣帝和龙‘女’将大部分的毒虫给震飞,可是,有一条毒蛇,来的快,齐寿被毒蛇咬了一口!

蛊神的毒虫该有多厉害,齐寿不想让廉圣帝和龙‘女’担心,故而,坚持着随着逃走。

但这时,毒气归心,所以昏死过去了。

廉圣帝大惊失‘色’,赶紧给齐寿号号脉,脸‘色’大变,失声道:“好厉害的剧毒!”

廉圣帝啪啪啪啪,一连在齐寿的几处‘穴’道上,点了几下,掏出‘药’来给齐寿吃了下去,但齐寿哪里被咬了,天太黑,什么都看不见,廉圣帝沉声道:“快,先找一处僻静之处,我给他治伤!”

龙静儿哭道:“寿哥哥怎么了,他怎么了?”

龙‘女’道:“他被那蛊神巫师的毒虫可能咬了一口,静儿,你放心,我们会尽力救他的,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廉圣帝背起了齐寿,头前带路,几个人直奔附近的山上而去。

廉圣帝闪电一般的狂奔,很快的就冲到了附近的山,找了处密林,将齐寿轻轻的放下,这时,其余人也都追了上来。

廉圣帝赶紧让楚祥等人先将陶喜和熊燚的尸体放下,让几人快去准备柴火,点燃柴火,好仔细的查找齐寿的伤口在那里。

齐寿已经昏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廉圣帝起手八脚的将齐寿的衣服脱掉,原来,伤口在齐寿的左肩头上!

就见齐寿的左肩头,肿的好似拳头那么高,又黑又臭,流着黑臭的毒水,好厉害的蛊毒!

廉圣帝失声道:“怎么伤口在这里!”

龙静儿哭道:“还有救吗?”

廉圣帝痛声道:“此处离着心脏最近,寿弟已经毒气归心,毒血已经进入了心脏,我只能保住他多活一会,恐怕,是……是难保‘性’命了!”

龙静儿痛哭道:“这可怎么办?廉大哥,你一定要想想办法。”

廉圣帝泪流满面,叹道:“这里‘药’不足,他的伤口要是在其他处,远离心脏,我还可以运功给他把毒‘逼’出来,还有救,可是此处,恐怕……”

廉圣帝说罢,拔出一把匕首,将齐寿的伤口割开,再看,一股股的黑血滴滴答答的流了出来,廉圣帝叮嘱道:“不可碰到这些血,有剧毒,给我找块布来!”

楚祥赶紧在陶喜的死尸上,将陶喜的衣衫除掉,撕成了一块一块的,递给了廉圣帝。

廉圣帝用匕首将那块腐‘肉’剔掉,黯然道:“好厉害的毒,苗疆蛊毒,真是邪恶!”

廉圣帝将毒血放了一会,给齐寿用布擦了擦,然后盘膝打坐,给齐寿运功疗伤!

就见在齐寿的伤口处,毒血一滴一滴的被‘逼’了出来,原本漆黑如墨,腥臭无比的血,渐渐的发现变红了。

足有一炷香的时间,毒血渐渐的不流了,齐寿呻‘吟’一声,醒了过来。

龙静儿喜极而泣,哭道:“寿哥哥,你醒了,真是太好,太好了。”

廉圣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齐寿缓缓道:“廉大哥,不必了,我……我不行了,不要‘浪’费你的功力,不用管我。”

廉圣帝泪流满面,握紧齐寿的手道:“寿弟,你放心,没事的,我一定会救你的。”

龙静儿哭道:“廉大哥,寿哥哥的毒解了吗?”

廉圣帝轻轻的摇摇头,道:“这乃是苗疆蛊毒,乃是特制的毒,十分的歹毒,我暂时没有办法解,不过,我已经将大部分毒都‘逼’出来了,三天之内,寿弟是没事的,在这三天之内,我会找‘药’,一定能控制住他的毒,只要能控制住,有时间的话,我一定能解了此毒,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其实,廉圣帝也是在安慰龙静儿,这毒,他根本没有把握给解了,不过,廉圣帝医术高明,而且,内力浑厚,用内力给齐寿驱毒,的确能保住齐寿的命,要想将毒都解了,必然需要时间,而且,他就算能以内力帮齐寿驱毒,但半个月过后,假如还没有找到解‘药’,就算是用内力都无法救他了。

但这话如何能对龙静儿说,所以,廉圣帝只能安慰她。

廉圣帝给齐寿上着‘药’,给齐寿包扎完,道:“好了,咱们赶紧赶路,这里有火,就有烟,敌人很快就能发现了,先将他们二人的尸体寄放在安全之处,我怕,其余弟兄们的尸体,定然会受辱……”

龙‘女’轻声道:“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去了,人死就死了,你就算保住了他们的尸体,他们也不会复活了,你还要保住‘性’命,这样才能跟敌人周旋,要以大局为重。”

廉圣帝道:“可是,可是那八具尸体,咱们杀了这么多人,他们恼羞成怒,必然会对他们的尸体凌辱的,这……”

龙‘女’柔声道:“廉大哥,相信他们九泉之下,也不想你为了他们的尸体去冒险,你若是出了事,他们是不会安心的,还是不要去了。”

廉圣帝长叹道:“唉……我……我居然连他们的尸体都保不住,唉……我无能啊……我对不起他们……”

廉圣帝说的是家里的那八具尸体,这一次,他血洗苗营,加上‘诱’杀的苗兵,足有五百多人死在他手,这笔血债,敌人找不到他,必然会将气出在他死了的弟兄尸体上,所以,廉圣帝才这么自责和哀伤。

但事已至此,也只好如此了。

廉圣帝背起了齐寿,道:“咱们走吧。”

齐寿喘息着道:“廉大哥,我……我自己走。”

廉圣帝流着泪道:“你不要多说话,你的毒很重,要按照调息之法,静下心来,运功抵御。”

廉圣帝说罢,背着齐寿直奔山下而去,楚祥和曲赋也背上两具尸体,随着而去。

齐寿泪水不住的流着,这也就是为什么齐寿等人这么不顾一切都要帮着廉圣帝的原因,哪怕牺牲‘性’命,都在所不惜。

一个是,他们九个都是孤儿,被黄帝收养,黄帝让他们做廉圣帝的‘侍’卫和玩伴,陪伴廉圣帝,十个人是自幼一起长大的,感情至厚。

再一个,他们其实是‘侍’卫下人的身份,可是,廉圣帝根本没这么待他们,待他们亲如兄弟一般,把他所会的,尽数传给他们,明着是主仆,实际上,廉圣帝就等于他们的恩师一样。

廉圣帝待他们太好了,所以,九人哪怕牺牲‘性’命,都觉得难报答廉圣帝待他们的恩情。

所以,刚才毒虫飞向廉圣帝的时候,齐寿才不顾一起的挡住廉圣帝。

若不是这样,恐怕他也不会被咬一口,因为,齐寿走在最后,是他先发现不妙的,完全可以自己躲开,但他没有。

可见彼此的感情多深厚了,而廉圣帝待他也真不错,一发现了危险,立刻将齐寿拉在了身后,一掌将毒虫震飞,跟龙‘女’救他出来,这次,又耗费功力替他疗伤,所以,齐寿感动的直哭。

天空,又下起了雨,因为他又哭了。

熊燚和陶喜又死了,齐寿又受伤了,如今,他的身边还剩下谁?

究竟有多少人死去,才能结束这场无义的战争,才能打败侵略者?手机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