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3章 蛊毒1

第三百三十三章 蛊毒1

‘女’人,在‘乱’世,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被抓住根本就没有好,必然沦为那些侵略主将的‘性’发泄对象,被这些畜生j污凌辱,生不如死,这是必然的,根本不足为怪。.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这俩苗将当然也不例外,活擒了好多漂亮的姑娘,当然要好好的享受享受了。

陶喜等人闯营寨的时候,寨那俩主将根本不在,只有四员苗将负责守夜,但那四员猛将,都被杀了,两员猛将死在了龙‘女’剑下,一员苗将死在了熊燚临死前的一击,被熊燚活活的扼断了脖子,同归于尽了,还有一员巫师的徒弟,死在了廉圣帝的剑下。

左侧的营寨,共有六员大将,一下子就死了四员大将,虽然有三员主将追杀出去了,但迟迟不回,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就算是傻瓜都猜到了。

四员大将,外加四百多苗兵惨死,这么大的事,如何能不给主将送信?

所以,那两员主将,纷纷各自回各处,弟弟去调兵去了,准备来支援,哥哥派人也去左侧的山头送信去了,去请那名巫师的师傅去了。

在苗疆有四名最厉害的巫师,一个人称巫神,一个人称巫圣,一个人称蛊神,一个人称蛊圣,这就是苗疆四大巫祖,厉害的邪乎。

苗人善于两种邪术,十分的邪恶,一种就是巫术,一种就是蛊术,巫术和蛊术,其实大同小异,不过,蛊术多用的是毒,巫术,多是邪术。

蛊术的毒十分的歹毒,还可用蛊毒制服人,让人做其奴隶,把人的本‘性’都能‘迷’‘惑’了,蛊毒的种类太多了,多是毒虫、毒蝎、毒蛇等等毒物多,除了动物的毒之外,还有植物提炼的毒。

所以,一提起苗疆的蛊毒和巫术,令人闻风丧胆,不寒而粟!

其,巫圣就是那后来十大巫尊的师傅,那十大巫尊乃是妖‘精’成‘精’,也就是后来魔域的十大巫尊,在争夺天书的时候,巧遇天魔凤天圣,就是那十大巫尊。

那十大巫尊跟巫圣有血仇,因为,他们有的是蛇‘精’,有的是马‘精’,有的是蝎子‘精’等等,巫圣研究巫术和蛊毒之术,没少抓各种动物做实验,害死了不少的动物,那十大成了‘精’的妖怪,就是被他害死的动物后代。

这十个‘精’灵侥幸逃命,修成了人形,后来为了报仇,这才拜在巫圣的‘门’下,他们都修成了人形了,巫圣根本没认出来他们是妖‘精’,十大妖‘精’学成了巫术后,十个妖魔联手,将巫圣击毙,并且血洗巫圣一族,最后怕巫圣的师兄弟巫神、蛊神和蛊圣报复,逃进了十万大山内。

就连有千年道行的十大妖魔都畏惧这三个巫师三分,这三个巫师的厉害,那是不言而喻了。

其实,那十大妖魔是还没修炼好,不想硬拼,而且,杀他们家族的是巫圣,不是巫神、蛊神等苗疆巫师,而且,苗人部落势力庞大,十大妖魔势单力孤,实在是对付不了,故而,报了仇后,远遁深山继续苦修,等集聚力量强大了,再联手剿灭苗族,报仇雪恨。

苗族的巫术和蛊毒,那可是最歹毒的一种神秘之术,历经千年,都令听着闻风丧胆,其的玄妙和邪恶,其的可怕,那是不言而喻的。

这一次,苗人连同蚩尤,外加西方死神族,都是全力以赴,几乎是倾巢出动,三大巫尊都带来了。

巫神,正在随着大军远在三百里外扎营,正等待天一亮,再进军二百里地,跟其余的两路兵马会合在一起,围攻炎帝,将炎帝困死,彻底灭了炎国。

而为了断后路,封锁消息,不让黄帝知道消息来救援,故而,派蛊神和蛊圣防守山的两侧,在百余里的山,布置了种种毒,只要被毒虫咬一口,那就是九死一生了。

左侧的山上就是蛊神在坐镇,右侧的是蛊圣在坐镇。

间是这几十员猛将率领八百勇士堵住去路。

所以,荼察那赶紧派人去请蛊神来对付劲敌,为了引‘诱’廉圣帝等人出来,故而,荼察那才故意的将陶喜和熊燚的尸体‘弄’出来吊着,将二人的人头剁下,挂在杆子上示众。

因为,荼察那已经猜到定然是廉圣帝和龙‘女’到了,因为,除了这二人有这个本事凭几人之力,就能杀这么多人之外,炎黄二族再也没有人有这个本事了。

荼察那这才派几十个小兵去打探消息,其一,当然是查探追杀出去的三百多兵的消息,是死是活,也好有个信,其二,他也料到,廉圣帝没走的话,必然会擒住小兵打探消息,他正要借助小兵的嘴,引‘诱’廉圣帝和龙‘女’前来抢尸体。

因为,荼察那了解廉圣帝是什么为人,也知道这两男的跟他的关系,他的‘性’格弱点就是重感情,一旦得知好兄弟受辱,必然不顾一切的赶来。

所以,荼察那这才故意派兵去查探的,这乃是一计罢了。

不过,他只错了一点,那就是不该这么早派人去,应该等蛊神和援兵到了再去引‘诱’廉圣帝才对。

但是,荼察那一个是自负,最起码还有不到一百的兵,他自己也是武功高强,根本不怕廉圣帝,再一个,他怕去的晚了,廉圣帝和龙‘女’说不定杀了人,派人出去送完信,就都跑了,就找不到他了,那这亏就吃的太暴了。

所以,荼察那才赶紧派人去‘诱’敌,最好被廉圣帝遇到,更有一点,他做梦都没料到廉圣帝居然这么快的赶来,甚至一个人不顾一切的赶来。

廉圣帝须发戟张,好似恶魔一样,手提赤霄燚炎剑,简直好似凶神恶煞一样,闪电一般的就闯到了苗营!

果不其然,在辕‘门’上果然吊着两具尸体,而且还是无头的尸体,两颗血淋淋的人头,正被挑在高竿上示众!

廉圣帝眼角都瞪裂了,痛声道:“二位兄弟,廉大哥这就替你们报仇雪恨!”

“啊……”廉圣帝狂吼不断,凌空跃起,直奔苗营内杀去!

“啊……来了,快,准备!”

无数的苗兵根本就没料到来的这么快,还没等张弓搭箭,廉圣帝已经杀了过来!

廉圣帝大吼一声,凌空三剑,三道寒芒‘射’了出去!

所到之处,苗兵被凌厉的剑气‘射’到一片,被震的飞上了半空,七窍流血而亡!

营寨的栅栏也被他的剑气震的塌陷了半边!

“‘射’死他,快‘射’箭!”

“嗖嗖嗖嗖嗖……”无数支毒箭直奔空的廉圣帝‘射’去!

廉圣帝右手的剑又是一挥,一道剑气轰然而至,轰的一声巨响,将角落里‘射’箭的苗兵又给震飞上了天!

廉圣帝右手剑不断的挥出,左手劈空掌也不断的拍出,刹那间,整个贼人就炸了锅!

廉圣帝刚要落地,地上的铁卷来,直奔廉圣帝的脚缠去,无数的苗兵手拿竹枪就是一阵‘乱’戳!

这时,无数的毒箭又飞来,闪电一般的‘射’向了廉圣帝的后心!

廉圣帝就地一滚,滚在了铁!

无数的毒箭‘射’了个空,‘射’了三个苗兵,其余的,在苗兵的头上擦了过去。

但那三个苗兵根本不怕死,身上‘插’着毒箭,狂吼一声,挥枪就刺铁的廉圣帝!

无数的苗兵一见地上的铁住了廉圣帝,真是惊喜若狂,赶紧将一拉,要将廉圣帝裹在,‘乱’刃分尸!

但他们哪里知道,廉圣帝是故意落进铁的,为的就是躲避毒箭!

廉圣帝刚落在,没等苗兵缠住他,他立刻在一打滚,手的赤霄燚炎剑一道道剑芒,护住了全身要害,他这一翻滚,那刺他的竹枪正被他压在了身下!

廉圣帝赤霄剑一挥,用的正是地趟剑法,这一翻一滚,手剑一道道寒光奔无数贼人斩去!

赤霄剑乃是神器,锋利无比,这些铁那能困的住他,根本架不住赤霄剑一划的,那些苗兵的兵器更不不是赤霄燚炎剑的对手了,赤霄燚炎剑所到之处,好似划在了豆腐上一样!

无数的竹枪被砍断,无数的刀剑也都被断成了两截。

而那张铁,也被割开了一个大口子,廉圣帝就在铁内掉了下去,落在了地上!

廉圣帝刚落了地,立刻一个就地十八滚,用地趟剑法专‘门’斩敌人的双足!

陶喜所用的地趟刀,就是廉圣帝传授的。

“啊……啊……啊……”无数的贼人惨叫不止,倒在了血泊!

廉圣帝一个筋斗跳了起来,顺脚一踢,将那断了的刀剑踢向了附近的苗兵!

噗噗噗噗噗……

断剑、断枪、断刀雨点一般的‘射’向了四处,所到之处,就是一声声惨嚎!

廉圣帝一个凌空起跃,跳出了包围圈,赤霄燚炎剑随着身子一转,将附近的四个苗兵拦腰斩断!

就在这时,就听破空之声呜呜怪啸,无数把弯刀奔廉圣帝斩来!

熊燚就是死在了‘乱’箭下,陶喜就是死在了弯刀阵下!

苗兵毒箭和弯刀的厉害,举世闻名,就算是后世,那都是名震天下的。

廉圣帝一招一鹤冲天,平空飞起来两丈高,无数的弯刀擦着他的脚下而过!

廉圣帝刚跳起来避开第一批弯刀,第二批又到了!

这些弯刀阵不会一次都发出的,总是发出一半,或者是三分之一,等敌人躲开了,正当力竭的时候,看明白敌人往哪里躲避的时候,第二批弯刀又乘虚‘射’来,这样,敌人必然没有防备,那就必死无疑了。

陶喜和龙霞儿就是了这个诡计,第一批弯刀旋来,二人都避开了,第二批,二人在空,力气已经尽了,这时候又‘射’来,将他们的后路都给封死了!

往上,已经没力气再跳了,往下,就是旋转‘射’来的刀,四面八方都是,真是身陷绝地!

陶喜一见不好,这才拼尽所有的功力,将妻子托了一下,将龙霞儿给扔出了刀阵,他这才死在刀阵内!

这些弯刀上都淬有剧毒,只要擦破一点皮,就了不得。

这一次,这一招又用在了廉圣帝的身上了!

廉圣帝暗吃一惊,叫声不好,赶紧左脚踩右脚,凌空旋转了起来,就好似一个陀螺一样的转了起来,身子一边极的旋转,一边将手剑舞动如飞,成了一个光圈,护住了全身要害,然后往上又窜了五尺!

大多数的弯刀被他避开,有五把刀被他一剑给挡开!

其余的弯刀,都在他脚下飞过!

就在这时,第三批弯刀又‘射’向了他!

廉圣帝的心一阵发寒,暗叫不好,心凉了,他已经力尽了,想要躲开四面八方发来的弯刀简直势必登天还难!

廉圣帝这才知道为何熊燚和陶喜会死,原来敌人居然是这么厉害!

别说陶喜他们,就算是他自己,遇到这种种‘精’妙而又歹毒的埋伏,都难以幸免,更别说陶喜和熊燚了!

但避不开也要拼了,廉圣帝狂吼一声,不再躲避,凌空两剑,劈向了发刀的苗兵群!

轰隆!

一声巨响,尘土飞扬,无数的苗兵被他全力一击的一道剑气给炸了个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就在他一剑劈出去,拼命的时候,就听一声娇叱,一道红光凌空飞来,直奔廉圣帝而去!

半空,一道红‘色’的斗篷转着圈子,正好挡在了廉圣帝的后背,而那道白光,双手一扬,凌空撒下了一把把的银针,随着银针的洒落,就见两道红芒‘荡’起了层层涟漪,好似红云‘浪’涛一般,不断的起伏着,就将二人护住!

无数的飞刀正好撞在了那片红云和两道红霞所‘荡’起的涟漪上了!

刹那间,就听下面的贼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骤起,无数‘射’向廉圣帝的弯刀和毒箭,被这两道红光遮住,不但遮住,就见刀和箭倒卷而回,漫空‘乱’‘射’,‘射’向了贼群!

原来,来的正是龙‘女’!

廉圣帝发了狂,度如闪电一般,龙‘女’都追不上,故而,比廉圣帝只慢了一点,她刚赶到,就见廉圣帝要死在‘乱’刀下,龙‘女’眼睛都红了,赶紧将剑‘插’回剑鞘,将凤凰栖霞披一抖,凤凰栖霞披一道红云飘去,正好挡住了廉圣帝后背的数把弯刀!

凤凰栖霞披是一件宝贝,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就算是火,都不能烧毁这件栖霞披,这些刀剑如何能斩的破。

凤凰栖霞披正好挡在了廉圣帝的后面,前面廉圣帝拼尽全力一击,所有‘射’向他的刀都被震飞了,根本不足为虑。

而且,龙‘女’将凤凰栖霞披‘射’出去的一刹那,自己也凌空飞了出去,素手在纤腰抓出了十余支银针,凌空一撒,‘射’瞎了十余个贼人的眼睛,然后抖开两条红袖,‘荡’起层层涟漪,一圈又一圈的,将无数‘射’来的飞刀和飞箭都给挡了回去!

龙‘女’这一来,算是救了廉圣帝,否则,廉圣帝势必会受重伤不可,不死也重伤。

龙‘女’叫道:“廉大哥,比翼双飞燕,先到安全地方去,走!”

廉圣帝知道是龙‘女’来了,除了龙‘女’这么厉害之外,没有别人。

廉圣帝答应一声,左手将凤凰栖霞披收回,披在了龙‘女’的身上,给龙‘女’系在了背后。

龙‘女’依旧抖动着两条红袖,廉圣帝挽着龙‘女’的腰肢,二人脚碰脚,脚踢脚,凌空虚渡,好似腾云驾雾一般,往营寨外的一株大树上飞去!

无数的飞箭一通‘乱’‘射’,都被龙‘女’流云飞霞袖‘荡’起的层层云涛所击飞!

二人一道光,飞到了大树上,落在了一株大树上,这才停了下来。

龙‘女’解开栖霞披,给廉圣帝道:“廉大哥,这个你用,我有红袖,用来挡箭,杀!”

“跟他们拼了,杀!”廉圣帝也大吼一声,左手一抓凤凰栖霞披,右手提剑,在树上一跃而下,又奔贼群杀去!

龙‘女’将一条红袖往右臂上一缠,拔出闭月羞光剑,也直奔贼群杀去!

二人一左一右,并肩闯了进去,龙‘女’左手挥动红袖,将无数‘射’向她的毒箭都给卷在了红袖内,大吼道:“还给你们!”

随着她一抖红袖,无数的毒箭倒卷而回,撒向了贼群!

又是一片惨叫声,无数的人被自己的毒箭‘射’!

廉圣帝左手将凤凰栖霞披当作了盾牌,随手一裹,‘射’向他的毒箭就被裹在了里面,一抖栖霞披,就将‘射’向他的箭‘射’了回去!

惨叫声不断的响起,二人一左一右,一个挡住了左边,一个挡住了右边,将‘射’向他们的毒箭都给反‘射’了回去!

刹那间,那些‘射’箭的贼人倒霉了,被自己的毒箭反‘射’,有的被反‘射’在了眼睛上,有的被反‘射’在了心口上,有的被‘射’在了肚子上……这些毒箭毒‘性’都十分的歹毒,时间不大,不少的人就口吐黑血到底而亡!

廉圣帝道:“先杀弓箭手!”

龙‘女’道:“嗯,明白,多加小心!”

二人闪电一般的一左一右,直奔弓箭手扑去!

无数在暗处‘射’箭的弓箭手,赶紧就‘射’二人!

但二人一个手拿凤凰栖霞披做盾牌,一个一条红袖抖动如飞,护住了全身,根本伤不了二人!

二人三个起落,就到了弓箭手身边,等近了,弓箭就完全没用了,二人抡剑就剁,手剑‘荡’起层层寒芒,就下了绝情!

无数的弓箭手惨叫不止,倒在了血泊,不过眨眼间,埋伏在暗处的还活着的四十名弓箭手就被二人全都击毙!

没有了弓箭手的威胁,只凭着武功,二人就不怕了。

廉圣帝和龙‘女’一左一右,见人就杀,直闯贼群!

二人武功本来就高,尤其是联手,可以说是天下无敌!

没有了暗箭的威胁,廉圣帝将栖霞披穿上,披着栖霞披,脚下踏着天罗八卦步,游走在无数的贼人面前,手的赤霄燚炎剑一闪,就是一名苗兵的人头被斩落!

龙‘女’也将红袖都缠在了手臂上,脚下迈着幻影蝴蝶步的奥妙步法,穿‘插’绕走在众多贼人的身边,左手捏着两根银针,专‘门’刺敌人的眼睛,一走一过,就是一个瞎子,一走一过,瞎子的人头就被斩落!

二人都发了狂,联手对敌,大开杀戒,直杀的人头满地‘乱’滚,残肢断臂‘乱’飞,鲜血四处迸溅,惨叫声、哀嚎声,惊天动地!

这里有一百来个苗兵,被二人用箭‘射’,加上这一通砍杀,当时就倒下去了八十多个贼人!

只有不到二十多个贼人在围着他们厮杀了,这时,曲赋、楚祥和齐寿气喘吁吁的也赶上来了,三个人本来很累,但一见二人正在亡命的血战,焉能袖手旁观,三人大吼一声,也加入了战团!

“什么人!报名再死!”

猛然间,在黑暗处跳出来一个凶猛无比的壮汉,就将那壮汉,手拿大铁棍,腰穿着兽皮,威风凛凛!

那员主将正是荼察那,荼察那万万没料到廉圣帝会来这么快,但幸好,他已经布置好了天罗地了,本来,若是廉圣帝一人的话,说不定廉圣帝真的会死在这些埋伏,但杀出了个龙‘女’,将这些埋伏都给破了。

荼察那听到大‘乱’,等出来的时候,龙‘女’已经到了,二人正在携手斩杀他的弟兄,荼察那看的心惊胆颤,就见这一男一‘女’,真可谓是天神下界一般,勇猛无敌,两个人脚下也不知迈着什么步子,在人群穿来穿去,所到之处,就是一片血光!

荼察那大吼一声杀了过来,但他不认识廉圣帝和龙‘女’,所以,才问是谁。

荼察那一见廉圣帝和龙‘女’这么厉害,心就凉透了,知道若是打下去,必然全军覆没,但要逃命,那又有辱尊严,而且,苗人善战,凶悍无比,荼察那宁愿战死,都不愿逃命,所以,大吼一声,杀了上来。

荼察那喝道:“先退后!”

无数的苗兵正在血战,一听主将下令,赶紧先退了下去,退在了主将的身后。

廉圣帝和龙‘女’并肩站在一起,曲赋、楚祥和齐寿站在了二人的身后,将二人护住。

荼察那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报名再战!”

廉圣帝冷笑道:“我乃黄国人,我叫廉圣帝!”

龙‘女’傲然道:“炎国公主,龙‘女’是也!”

荼察那虽然早就猜到了,但依旧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他还以为二人是‘浪’得虚名,尤其是龙‘女’,他根本就没看得起,还以为不过是个黄‘毛’丫头,如何能这么厉害,所以,根本不信。

今日一见,才知道,二人并非是‘浪’得虚名,而是真有本事!

荼察那咬着牙道:“很好,果然是你们俩,我问你们,我们去追杀你们的兵呢?”

楚祥冷笑道:“都被我们杀光了!”

荼察那道:“你们有多少人马?我们已经将你们的人都杀光了,你们手下如何能有兵,焉能进的来呢?你们如何能杀的了我这么多兵?”

龙‘女’傲然道:“就我们几人做的,根本就没有其余的兵,你不信?等会你就信了,因为,你很快也是个死人!”

荼察那倒退了两步,上一眼下一眼,又好好的打量了一下二人,喃喃道:“不可思议,我原本以为二位乃是‘浪’得虚名,没料到,二位果然是英雄也!”

廉圣帝怒道:“少废话,拿命来!”

荼察那一摆手道:“且慢,我们族一向最敬重你们这种的英雄,如今,炎黄二国大势已去,你们肯定灭族无疑,不如投靠我们,我保你们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如何?”

廉圣帝冷笑道:“我们乃是炎黄子孙,生是炎黄二族的人,死是炎黄二族的鬼,岂能背叛自己的民族和国家?你看错了,假如你投降悔过,我可放你一马,如何?”

“哈哈哈哈……”荼察那仰天一阵大笑。

楚祥喝道:“你笑什么?你死到临头尚且不知!”

荼察那冷笑道:“你是英雄,难道我不是英雄吗?你不肯背叛你的国家和民族,难道我就怕死吗?廉圣帝,我久闻大名,今日一会,当三生有幸,我想跟你公平的决斗,你敢应战吗?”

廉圣帝冷冷的道:“好,既然你要跟我决斗,我答应你,请!”

荼察那道:“请跟我来!”

荼察那说吧,迈步走到了营外的旷阔之处。

廉圣帝道:“龙妹,这几个‘交’给你们了,假如他们肯投降,可饶他们一命,假如不投降,杀了他们,我去跟他公平的决斗!”

龙‘女’苦苦一笑,心道:“我们都稳赢的,你何必又要去决斗?”

但她知道廉圣帝的为人,敌人要求公平决斗,他定然会应约决战,绝不会退缩的。

龙‘女’知道劝解不了,而且也知道廉圣帝的武功在那人之上,不会败的,当下只好道:“好,廉大哥,你可要小心,要尽快解决他,此处不宜久留。”

廉圣帝道:“我明白,当你们解决他们后,我必然已经解决了他!”

廉圣帝大踏步跟着那苗将离开了满地死尸的营寨,到了外面空旷之处了。

廉圣帝一走,龙‘女’一挥手道:“杀!一个不留!”

投降,根本就是废话,这些贼人不会投降,更不会放过他们,若是贼人有心投降,早逃跑了,若是贼人不逃走,那就是不投降,所以,廉圣帝前面说的,龙‘女’根本不理会,龙‘女’才懒得废话。

龙‘女’挥动闭月羞光剑直扑那剩余的二十五六个贼兵,立刻,又是一场血战!

但贼兵人已经不多,又没有了暗器,只是龙‘女’一个人,杀光这些贼兵都不是问题,更别说还有三名高手了。

别看这三人是疲惫不堪,但跟敌人一搏斗,再也不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四个人并肩杀进了贼群,遇人杀人,遇到倒在地上没死的,补上几刀。

时间不大,就将这些人杀光了,解决了战斗。

单说廉圣帝,到了外面,跟那苗将对面相隔五六丈远,廉圣帝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剑下不死无名之辈,报名再战!”

“荼察那是也,接招!”

荼察那大吼一声,飞奔而来,抡起大棍就砸,一招泰山压顶,奔廉圣帝面‘门’砸来!

廉圣帝身子往左一跳,斜跳出去三步远,避开这一棍!

“轰隆!”

一声巨响,这一棍将地面砸了个大沟,震得地面都似乎颤了三颤!

廉圣帝暗自点头,心道:“真是好一员猛将,跟洪福有的一比,唉……只可惜……”

荼察那一见廉圣帝避开这一棍,扳棍头,献棍尾,一招狮子摆头万兽惊,奔廉圣帝的头就点!

常言道,三分棍,七分枪,棍的用法,多是打、揭、劈、点、戳、盖、压、云,扫、穿、托、挑、撩、拨等等。

少林棍法,就是三分棍法七分枪法,多是平棍,正所谓,平最难敌。

这荼察那棍法很有点本事,是勇冠三军,威震苗疆,被人称作是棍王!

廉圣帝一见棍子到了,将头一晃,这大棍擦着脸过去了!

荼察那大吼一声,顺势一招拦腰锁‘玉’带,又唤作横扫千军,奔廉圣帝的腰就扫!

廉圣帝一个筋头,翻出去三丈多远,避开这一棍!

荼察那停住了手,厉声喝道:“廉圣帝,我念你是英雄,故而,跟你公平一战,你为何不还手,难道是小看我不成?”

廉圣帝缓缓道:“非也,我让你第一棍,是礼数,敬重你是一条好汉,让你第二棍,是因为你敢跟我决斗,你勇气可嘉,让你第三棍,是因为,我其余弟兄们的尸体,你们没有侮辱,我算还你们个人情,三棍已过,我劝你投降于我,假如你肯归降,你侮辱我两位好兄弟的仇,可一笔勾销,如何?”

荼察那气的浑身颤抖,但也不得不佩服廉圣帝的容人之量。

荼察那冷笑道:“廉圣帝,你是英雄,我也是英雄,是英雄,岂有投降做狗的道理,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吧,我死在你手,虽死无憾!”

廉圣帝将赤霄燚炎剑斜斜的指向了荼察那,冷笑道:“好,那休怪我无情了!”

“谁让你有情,看招!”

荼察那说吧,在身后将所带的弯刀摘下,一抖手,弯刀一道寒光直奔廉圣帝的头斩去,与此同时,他大吼一声,一招泼风十八打,奔廉圣帝就冲去!

弯刀闪着寒光到了,廉圣帝没有动,刚才,他就是差点丧命在弯刀阵下,苗人的弯刀玩的很好,‘射’出去,借着回旋之力还能自动飞回来,而且是百发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