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2章 魔女3

第三百三十二章 魔女3

熊燚死在了暗箭中,为了救妻子,将妻子扔进了河内,自己中了箭,若不是中了毒箭,他完全能跟妻子杀到河边,一起逃出去送信,而陶喜则是死在了对面突如其来的埋伏中,这夫妻二人没有心理准备,而且,敌人的弯刀阵实在是太厉害了,陶喜为了救妻子,将妻子托了起来,自己中了数把弯刀,而且,双‘腿’也中了刀,这才不幸丧命。.访问:. 。复制网址访问

龙‘女’轻声劝慰道:“吉人自有天相,命不该绝,就不会死,你也不要太担心了,他们会没事的。”

廉圣帝道:“但愿苍天保佑吧,唉,我就不该派他们去。”

但后悔也没有用,这就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了,陶喜和熊燚命该如此而亡,因为,他们的命就这么短,这乃是命运的安排。

楚祥道:“廉大哥,我在一个苗兵的嘴里得知了一个消息,洪大哥他们八人的尸体,就停在我们自己的家里,苗兵将他们的尸体给抬进了咱们家安置了,乃是敬重大哥的壮举,敬佩他们是英雄,所以,并没有侮辱他们的尸体。”

廉圣帝和龙‘女’惊喜万分,虽然这些人死了,但是尸体也很重要,若是找不到他们的尸体好好安葬,二人心里总有一个疙瘩,如今,得知了尸体的下落,这当然也是一件好事。

廉圣帝喜道:“真的?”

楚祥道:“应该不会有错,是那……人死的时候告诉我的,没必要骗我。”

龙‘女’多聪明,一猜就猜中了,点点头道:“嗯,是没有错,因为,楚祥做了件好事,对他们有恩。”

廉圣帝皱眉道:“有恩?”

龙‘女’苦苦一笑道:“你不会懂的,你也不用知道,反正那些苗兵感谢楚祥就对了。”

廉圣帝真是听得莫名其妙,楚祥杀了他们,他们还感‘激’,这算什么逻辑?

他那里知道,龙青儿这么的折磨这些人,是楚祥发了个善心,给这些人一个痛快,一个苗兵知道内情,由于敬重廉圣帝的行为,敬重死去的八位英雄,又感‘激’楚祥没让他们受活罪,故而,才告知这个消息的,所以,这消息是千真万确,的确是真的。

但其中的隐情,楚祥等人不好告诉廉圣帝,因为若是说出来,廉圣帝势必被气的暴跳如雷不可,因为他一向的主张,就算是杀了敌人,都要给敌人个痛快,绝不可折磨敌人生不如死。

若是听到龙青儿又是剁脚剁手,割耳朵、割鼻子,还去给男人做阉割手术的时候,不把廉圣帝气的吐血就是怪事了。

所以,不管是龙‘女’,还是楚祥,都不想告诉廉圣帝,就怕廉圣帝生一肚子气。

龙青儿掩嘴差点笑出来,轻轻道:“这么说来,我还立功了。”

她也是极其聪明的人,人称十面玲珑,一猜就透了。

楚祥气的瞪了妻子一眼,心道:“难怪别人都说你是小魔‘女’,现在我算是见识到了,简直就是恶魔。”

龙青儿对着丈夫拌了个鬼脸,根本没有后悔之心。

楚祥道:“不管这件事是真是假,等打败了贼人,查找一下,就知道真假了,另外,卓儿和蝶儿两位姑娘,由于断后,也不幸死在‘乱’兵中,不过,两位姑娘的壮举,却让苗人深感敬佩,故此,苗人也没有毁坏两位姑娘的尸体,将两位姑娘的尸体安置在她们断后死的那个庄子内的一户人家了,日后,咱们好好的找找。”

廉圣帝叹道:“谢天谢地,假如是这样的话,这些人还算是做了件好事。”

龙青儿道:“廉大哥,你可别‘妇’人之仁呀,别以为他们保全了尸体,你就饶了他们的命,那可不行,他们没有毁坏他们十个人的尸体,那咱们给他们保全三十具尸体不毁坏,这样咱们就算扯平了,还让他们占便宜了呢,大家说对不对?”

廉圣帝苦笑摇摇头,龙青儿虽然是强词夺理,但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哪能因为对方做了点人道主义的事,就对侵略者手下留情呢。

这个道理就像是侵略者杀了你全家,敬重你全家是英雄,不毁坏你们的尸体,难道就因为这种恩情,就不杀掉侵略者报仇吗?那肯定是荒唐可笑的。

廉圣帝叹了口气,道:“等有了陶喜他们的消息,再到村庄中查看一番是真是假也不迟。”

廉圣帝盘膝而坐,闭上了眼睛,再也不说一句话。

其余的人也在休息,只是紧盯着山脚下有没有苗人前来探查。

大约只是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正如楚祥所料,苗将果然派兵前来探查了。

这也不奇怪,大约有四百多兵追杀了出去,一个多时辰了都不见回来,换谁都会派人来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楚祥很聪明,廉圣帝不是想不到,只是由于心‘乱’如麻,有一些细节,很容易疏忽。

果不其然,就见大路上出现了五六个手拿火把的苗兵,一路上东张西望。

廉圣帝等人就在大路上死去的那五十多个苗兵附近,看的清清楚楚。

那些苗兵一见地上这么多死尸,真是骇的心惊胆颤,这就要回去送信。

众人如何能让他们走脱了,等的就是他们。

齐寿、曲赋、楚祥、龙静儿、龙青儿五个人立刻闯了上去,截断了苗兵的归路。

这几个小卒,又不是多,那用的着龙‘女’和廉圣帝动手。

时间不大,这五人就擒获了前来探查消息的五个苗兵,生擒活拿,给抓到了廉圣帝和龙‘女’的面前。

龙青儿喝道:“跪下!”

五个苗兵被揍的鼻青脸肿,但依旧铁骨铮铮,根本不跪。

五人拳打脚踢,廉圣帝缓缓道:“算了,不要如此了。”

龙‘女’厉声问道:“我问你们,闯重围的四个人,如今怎么样了?”

一个凶悍的苗兵冷笑道:“告诉你,都死了!”

龙青儿这个气,二话不说,反正就是两个嘴巴,厉声道:“再敢不说实话,姑‘奶’‘奶’有办法治你,不想受罪的,说实话!”

“要杀就杀,就是都死了,而且还是死的惨不忍睹,被我们剁成了‘肉’泥了!”

龙青儿气的要命,对着那被点‘穴’不能动的苗兵,拳打脚踢。[&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龙青儿厉声道:“你们几个,说实话,那四人究竟如何了?”

“哼!都死了,死光了!”

“这就是实话,要杀就杀!”

廉圣帝一皱眉,缓缓道:“青儿,先住手,你们五个,只要告诉我实话,我可饶你们不死,如何?”

“哼,落到你们手,还能有好吗?要杀就杀,要剐就剐!”

苗人一向凶悍,是悍不畏死。

廉圣帝也没有了办法,这几人不怕死,给他们这个条件,他们都不在乎,对这种人能有什么办法?

龙青儿冷笑道:“看到了没,对于这些凶残的畜生,就要好好的对付他们,否则,他们就不老实,廉大哥,龙姐姐,你们没有办法让他们说实话,我有,‘交’给我吧。”

廉圣帝皱眉道:“你有?他们连死都不怕,能怕你?”

龙青儿咬着牙一字一字道:“我敢说,他们不但怕我,而且怕的要死,不过,这件事你不要管,‘交’给我就行。”

廉圣帝想知道具体的消息,只好道:“好吧,我不管就是了。”

龙青儿冷冷一笑,噌的一声,将匕首拔出来了,楚祥和龙‘女’的心就是一蹦,他们可知道龙青儿的手段,那真是太残忍了。

龙青儿让其余的四人闪开,一伸手,点了这五个苗兵的‘腿’上的‘穴’道,让这些苗兵动都不能动。

龙青儿将锋利的匕首在五个苗兵的脸上比划着,冷笑道:“只要你们说实话,我给你们一个痛快,一剑杀死你们,假如你们敢有半点假话,哼哼,我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究竟他们怎么样了?”

“呸!”一个苗兵,狠狠的一口浓痰吐在了龙青儿的脸上了。

那苗兵厉声道:“老子连死都不怕,怕你这贱货?”

龙青儿慢慢的擦去脸上的浓痰,脸上罩着一层寒霜,龙‘女’和楚祥都不由得心就是一缩紧,他们都很了解龙青儿的为人,这个‘女’子为了报复,那真是什么手段都能做的出来。

龙青儿冷笑道:“好呀,你不听话是不是,你敢吐我口水,我也不用你告诉我这个消息,还有其余的四人呢,我让你吐!”

龙青儿说罢,照着那贼人的嘴狠狠的就是一拳,紧接着,砰砰砰砰,一连捣了五六拳,打的那贼人满嘴的牙齿都被打碎了!

廉圣帝大惊,失声道:“你……”

龙青儿转过头来道:“廉大哥,你要想知道真实的消息,你就不要管,否则,你杀了他们,他们都没一句实话,你说过不管的,你就不要‘插’手,完全‘交’给我!”

廉圣帝叹了口气,只好又坐下了,心里却已经不忍,因为龙青儿实在是太狠了。

那苗将嘶声惨叫,吐出了一嘴的碎牙,破口大骂道:“你这贱货,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龙青儿冷笑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要将你一刀一刀的玩死,我先割掉你的俩耳朵,然后再割你的鼻子,然后再一根一根的剁掉你的手指头,然后再切你的‘肉’,你要是敢再骂一句,我立刻阉了你,用你的臭东西堵住你的臭嘴巴,但我还是不会杀你,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

龙青儿每说一句,廉圣帝和众人的心就是一颤,这简直太狠毒了。

那苗将怒吼道:“你这贱货!烂货!你敢侮辱我,我x……”

龙青儿厉声道:“你骂呀,你能骂死我,算你厉害,哼哼,现在,我就让你知道姑***厉害!”

龙青儿说罢,也真敢下手,二话不说,就见匕首一闪,那苗将的两个耳朵就被割了下来,廉圣帝简直都看呆了,这美貌如仙的‘女’子,简直就是恶魔!

龙‘女’苦笑道:“廉大哥,不要看了,咱们到那边先走走吧。”

廉圣帝颤声道:“青儿,你……你怎能如此做?”

龙青儿冷笑道:“廉大哥,那你是不想知道真实的消息了?”

廉圣帝道:“这……想……”

龙青儿道:“想你就在一边看着,看不下去,你就到别的地方玩会,等会,我保准你知道真实的消息。”

龙青儿说罢,将血淋淋的两只耳朵塞进了那苗兵的嘴里,冷笑道:“听说你们这些野蛮的人爱吃生人‘肉’对不对?不过,你们就算吃人‘肉’,恐怕没吃过自己的‘肉’吧,我让你们尝一尝自己的‘肉’是什么滋味!”

那苗兵简直惨透了,龙青儿还不解气,匕首一挥,苗兵的鼻子被割掉了!

再看那苗兵,简直惨不忍睹,浑身都是血了!

龙静儿和龙‘女’都不忍再看,别说是‘女’人不忍目睹,就算是男人,都不忍再看。

龙青儿手下依旧不停,割完了耳朵和鼻子,将匕首开始在那苗兵的脸上画‘花’了,咯咯笑道:“喂,我画画画的可好了,我给你雕个乌龟吧。”

龙青儿手中的匕首真的在那苗兵的脸上划了两下。

那苗兵脸上满是惧‘色’,这一次是真怕了。

龙青儿冷笑道:“可别把耳朵吐出来,本姑娘没让你吐出来,你敢吐出来,我就割掉你的小‘鸡’堵住你的嘴,不信你就试试。”

这一次,那苗兵是真信了,他是不怕死,但是,这般的生不如死的被折磨侮辱,谁又能受的了。

而且,那两耳朵塞的紧紧的,他想吐出来都不容易。

廉圣帝痛声道:“够了,不要再折磨他了!”

龙青儿道:“好,我问问他们,肯不肯说实话了,廉大哥,你开出的条件让他们活,他们不珍惜,可是我开出的条件是让他们痛快的死,他们一定很开心。”

龙青儿道:“张开嘴,我把你的耳朵抠出来。”

那苗兵真没敢吐出血淋淋的两只耳朵,真怕龙青儿割掉他那里给他塞进嘴里去,见到龙青儿,简直就好似见到魔鬼一样。

那苗兵哭道:“你……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龙青儿悠然笑道:“刚才你骂了本姑娘我了,是不是应该道歉呢?只要你道歉,我可以不折磨你,否则,我就先抠掉你的眼珠子,当泡踩着玩,不过,我会给你留一只,让你看本姑娘玩游戏,你说,这个游戏好不好玩呢?”

那苗兵实在是受不了了,恨恨的道:“好,只要你不折磨我,我跟你道歉,对不起,是我不该骂你,对不起!”

其余的四个苗兵傻傻的看着,不过,心里却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先骂出口,否则,受折磨的人就是他们了。

他们都不怕死,但是被这般惨无人道的折磨,那比死都难受。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死亡,最可怕的是活着受罪,死又死不了,那才是最可怕的滋味。

龙青儿咯咯笑道:“这还差不多,早不惹姑娘我,焉能受罪呢?哎呀,真是太惨了,你看看这血……”

龙青儿说罢,掏出一块满是幽香的手绢温柔的给那个满脸是血的苗兵擦脸。

那苗兵眼中满是惧‘色’,简直恨不得将龙青儿剥皮、拆骨、点天灯都不解恨,但却不敢再得罪这魔‘女’,否则,那真是生不如死。

龙青儿微笑道:“现在你肯说实话了吗?”

那苗兵咬着嘴道:“我可以告诉你实话,不过,你立刻给我一个痛快,让我死的痛快!”

龙青儿笑道:“可以啊,只要你说的是实话,我就让你死,这个条件不错吧。”

那苗兵道:“不错,一言为定!”

龙青儿对着廉圣帝道:“廉大哥,看到了没有,这种人就是贱骨头,你不让他知道厉害,他如何能老实呢?”

廉圣帝苦苦一笑,他开出的条件,饶他们一命,这些人不珍惜,而龙青儿开出的条件,让他们死的痛快点,这些人倒是珍惜了,难道人有时候真的是贱骨头?

龙青儿却冷笑道:“我说过,我不想听你的消息,不过,既然你跟本姑娘道歉了,我可以给你个痛快,说声谢谢我,祝姑娘我永远都这么美丽,快乐,可爱,我现在就一匕首捅死你。”

那苗兵简直都要气疯了,但为了早死不受罪,道:“好,谢谢你给我个痛快,祝你永远都这么美,这么可爱,你满意了?”

龙青儿笑道:“满意的很,不过,我要割掉你的舌头,因为,你的心思我能不懂?我一杀了你,你在临死前,就骂我几句,我就算再收拾你,你也不会疼了,所以,为了以防你临死前,骂我,我先割了你的舌头!”

龙青儿说罢,捏着那苗兵的下巴,将匕首在那苗兵的嘴里一阵的‘乱’嚼,将那苗兵的舌头给绞断了!

龙青儿真不愧叫十面玲珑,真是又聪明又坏,这苗兵就算临死时想骂她都不能了。

那苗兵嗷嗷的直叫,心里破口大骂道:“贱货!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龙青儿做完了,嘻嘻笑道:“现在,多好呀,你骂我我听不到,就不生气了,我现在就送你去死了,本姑娘善良吧。”

众人简直寒到了心里,虽然知道龙青儿是自己人,不会对他们这么狠毒,但也是心惊胆颤。

龙青儿说罢,恶狠狠的将匕首刺透了那被她折磨的生不如死的贼人,那贼人倒在了血泊中,总算如愿以偿的死了。

廉圣帝看在眼里,寒在心里,龙青儿简直就是天使一般的美貌,魔鬼一般的心肠,实在是太狠毒了,他现在已经隐隐能猜到为什么苗人会将这个消息告诉楚祥了,不用问,这是楚祥做好事,将被折磨的生不如死的苗兵给了个痛快,人家感谢他才告诉他的。

就见龙青儿笑的依旧那么的可爱,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人间的天使,谁又能知道,她的狠辣?

这世上究竟有多少这种天使一般的容颜,蛇蝎、魔鬼一般心肠的‘女’子?

龙青儿对着那吓傻了还活着的四个苗兵,笑道:“喂,你们肯告诉我真实的消息吗?告诉我,我就给你们个痛快,如何?”

那四个苗兵立刻纷纷道:“好,一言为定,姑娘不要食言,我们说了!”

这消息本来就无关紧要的消息,因为,这也不是机密,只是问他们闯重围的四个人的生死,其实根本说出来都不重要,他们那肯为了这个不重要的消息,受这般生不如死的折磨?

龙青儿的狠毒,他们看在眼里,是怕在心里,他们的确不怕死,但却怕活着受罪,这简直比死都可怕,他们现在,只求痛痛快快的死了得了,别的不求。

龙青儿微笑道:“这就对了,这样才是好宝宝呢,廉大哥,你现在可以问了。”

廉圣帝叹了口气,问道:“我的四位好兄弟究竟如何了?”

龙青儿一指旁边的苗兵道:“你说,你们三个闭嘴,不准说话。”

其余的三个苗兵真没敢说话,被她指的苗兵赶紧道:“两个男的确实是死了,一个男的,红胡子的那个,中了毒箭,死在河边,一个男的,过了河后,中了埋伏,中了飞刀,死在河对面,而那两个‘女’的,都逃出去了,这是真的,我没有半点假话。”

廉圣帝痛声道:“这可是真的?”

那苗兵道:“真的,两具尸体被抬回去了,我们的头气的暴跳如雷,正将他们的尸体吊起来示众,引你们去夺尸体,不信,你自己去看!”

廉圣帝眼中含泪,问道:“你们三个,他……说的可是真的?”

“一点都不假,我们绝没有说假话!”

“是真的,那俩‘女’的被那俩男的救了,那俩男的死了。”

“尸体就在营寨‘门’口吊着,不信,你们自己去看!”

廉圣帝狂叫道:“我的好兄弟,我跟你们拼了!”

廉圣帝说罢,拔出剑不顾一切的狂奔而去,消失在了黑夜中!

廉圣帝要去闯了苗营,要去拼命,拼死也要夺回自己好兄弟的尸体!

他绝不许自己的好兄弟受到这般的凌辱,就算是死,都要将他们的尸体抢回来!

廉圣帝已经忘了国家和民族的重要了,已经不顾个人的安危了,就好似疯了一样。

龙‘女’赶紧在后相随,紧随其后追了下去!

龙青儿恶狠狠的道:“本该折磨死你们,但我言而有信,给你们个痛快吧!”

龙青儿说罢,将匕首狠狠的照着四个苗兵的心窝一捅,结果了四个苗兵的‘性’命,然后紧追了下去。

楚祥、曲赋、齐寿、龙静儿、龙青儿赶紧紧随其后的追了下去。

前面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们也决定闯一闯!

为朋友,为知己,死又算的了什么!

为朋友,哪怕火海刀山,为知己,何惧虎‘穴’龙潭?

朋友的尸体就在敌营被吊着侮辱,就算前面是龙潭虎‘穴’、刀山火海,那怕明知是死,都要闯一闯!

他们都是血‘性’男儿,她们都是巾帼英雄,他们不愧为炎黄子孙,华夏的骄傲!

他们都是最圣洁的灵魂,这样的人,如何能接受的了朋友死去被侮辱的耻辱!

廉圣帝接受不了,陶喜、熊燚虽然跟他名义上是主仆,但却是多年的好朋友、好兄弟、好知己!

陶喜和熊燚,怕他有危险,这才抢着要去闯围送信,明知九死一生,但无怨无悔!

真可谓是为知己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惜!

这么两个好兄弟,他们死了,尸体却被凌辱,廉圣帝焉能接受的了?

廉圣帝痛断肝肠,不过一日一夜,自己的朋友、知己、红颜加起来就死了十五人!

这血仇,这切齿之恨,简直都要将他‘逼’疯、丧失理智了!

更令他受不了的是,敌人居然将他们二人的尸体吊起来侮辱,廉圣帝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本来,以他这么聪明,焉能看不出敌人这是用的‘激’将法,故意‘激’怒他,让他去,设好埋伏将他杀掉。

廉圣帝不是想不到,而是根本就不想任何事了,不顾任何事了,如今,他的心中,那就是冲进苗营跟贼人拼了,就算死,都要替朋友报此血仇!

廉圣帝就跟疯了一样,快如流星闪电,一道白光就杀奔了十里地外的敌营!

他的速度太快,没有人能追的上他。

只有龙‘女’,但龙‘女’竟然也赶不上他,虽然追不上他,不过也相差不远,只相隔半里多地的距离,却怎么也撵不上他了。

龙‘女’急的要命,但却追不上心上人。

不是龙‘女’的轻功不如廉圣帝,而是廉圣帝发了狂,将体能‘激’发到了最佳状态,龙‘女’还保持着清醒,故而,清醒的人不及发狂的人速度快,正常人永远也不如疯子的体力好,这是必然的。

二人一前一后,好似两条闪电一般!

只苦了后面跟着的三男两‘女’了,龙青儿、龙静儿、齐寿、曲赋和楚祥,紧赶慢赶,还是不见了二人的踪影。

五个人早就疲惫的很了,刚才又去引贼,又厮杀了半天,根本就累的要命。

这十几里的路,在以前体力充沛的时候,那根本不算什么,可在现在,这五人简直都累的跑不动了。

不过追了六七里路,龙青儿实在是跑不动了,喘着粗气坐在了地上,连连道:”不……不行了……我实在是跑不动了,你……你们先……先走着,我们姐妹……休息……就休息一会,就追你们……”

三个男人也累坏了,更别说两个‘女’子了,一天一夜,赶了好几百里的路了,而且还是在重围中杀出来的,没睡多少觉,没吃多少东西,体力早就达到了极限了,就连男人都受不了了,更别说她两个‘女’人了。

楚祥也喘着粗气道:“那……那你们先……休息一下,我们去帮忙。”

龙静儿喘着气道:“不必……着……急,以……以廉大哥和……龙姐姐的武功……不过就……一百多贼人,是不会……不会有事的……”

齐寿道:“这不一定,贼人这很明显是一计,故意……故意用尸体引我们去,肯定有埋伏……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担心廉大哥和龙姐姐会出事,你们先休息一下,我们赶紧帮忙去……”

楚祥道:“不错,我们先走了……你们自己小心……”

三个男人说罢,咬着牙坚持着追了下去!

这三个男人体力果然不错,这三年来,跟随廉圣帝天天在赶路,体力是真不错,一般人,走一百里地,累的几天都爬不起来,但他们,半夜的厮杀,逃了二百五十多里地,遇到了廉圣帝,又赶了回来,这来回,就是五百里地!

加上又去‘诱’敌,又是爬山,又是赶路,这来来回回的,又是一百多里地,就算是铁人都支持不住了。

但不管如何,就算支持不住,都要去帮忙,他们是血‘性’男儿,朋友有事,他们不会坐视不理,就算再危险,他们都要去助一臂之力,大不了死在一起。

这就是三个男人的打算,所以,三人坚持着追了下去。

苗营中果然有埋伏,而且,这果然是一计。

苗寨中的主将简直都气疯了,在这里,有五百苗兵,在右侧,还有三百多苗兵,共是八百人,而左右两侧的山上,还各有一百苗兵埋伏在山上,封锁了山,防止有人在山上偷过去报信。

这左侧的苗兵乃是断后的主帅,由于右侧太荒芜,浮桥在左侧,故而,左侧的兵多一些,右侧的兵少一些。

可是,左右两侧相隔不远,只有七八里地罢了。

苗兵没有住房子,而是就地扎营,排成了一字长蛇阵的模样,堵住了路。

这些苗兵,白天休息,派一部分人做探子,监视河对面的百姓,若有百姓到这边的村落来,抓住格杀勿论,若没有百姓来,就不去理会,而且,在河对面也暗派伏兵,就是怕走漏了消息,黄国来援救。

一到了晚上,就彻夜不眠的守护着,以防偷袭。

这俩苗将乃是断后的主帅,一个名叫荼察那,一个名叫荼察煞,都是勇冠三军的猛将,也都很有智谋,不过,他们作为主将,故而,根本不会跟那些苗兵一起守夜,所以,这两员主将去睡觉了,到附近的空着的村庄,找了处富有的人家,抓了几个‘女’人,玩‘女’人,享受完了,就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