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4章 挂帅2

第三百三十四章 挂帅2

龙女说罢,走出了树阵,出了山头,到了半山腰,楚祥和曲赋也好奇,也跟龙女走出去了。

等三人到了半山腰,再往山上看,只见一团雾气萦绕,远处似乎是一座山头,但山中却被一股雾气笼罩着,令人看不清山上究竟有什么。

龙女迈步往山上走去,刚走了几步,明明是觉得山头就在眼前,只有三十余丈高,可走了三十余丈,发现,还有三十余丈远,跟刚才没走一样!

龙女失声道:“这……这怎么回事?廉大哥就在山头的,怎么不见了?你们两个,有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了?”

楚祥苦笑道:“当然不同了,就好像前面的山头吧,刚才走的时候,觉得不过就是三十多丈就到了山上了,可走了这么远,怎么还是跟刚才一样呢?”

曲赋挠挠头道:“真是蹊跷。”

龙女仔细观察了一番,道:“继续走,往左走。”

龙女说罢,带头往左走去,等走了一阵,猛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一条断崖,脚下就是万丈深渊!

龙女失声惊呼,赶紧停下了脚步,仔细一看,只见断崖下雾气萦绕,令人心惊胆颤!

龙女失声道:“这……这什么时候有山崖的?咱们走错路了?”

楚祥道:“不会呀,咱们不过刚到了半山腰,还没到山上去呢,怎么会有断崖呢?”

三个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三人又往后面退去,等走了一阵,再看,吓的三人又是一惊,原来,前面又是断崖拦路!

龙女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真不懂究竟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奇怪呢?

三个人兜兜转转,走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愣是没走出幻阵!

龙女冷汗湿透了全身,发现被一团团迷雾笼罩了,根本都辨不出方向了!

这个阵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此,一般不懂阵的人走进去,令人难辨东西,在阵内转不出来,定然累的精疲力尽,甚至会活活的累死!

后世诸葛亮在鱼腹浦布置的几堆石头,陆逊几万兵走进去,都差点困死在里面,可见阵法的奥妙了,这就是八阵图,所谓的八阵图,其实就是这种幻阵,八阵图,其实就是按照八门和五行所布置下的。

而且,廉圣帝所布的八木四象幻阵,还有奇门遁甲在里面,这是他参悟天书,将阵法用在里面的,这更是诸葛亮的八阵图不能比拟的,因为,那时候奇门遁甲已经失传了大部分,诸葛亮也不会知道奇门遁甲的全貌,而廉圣帝却不然,奇门遁甲三卷天书他得到了两卷,一卷就一千多路,两卷就是两千多路,奇门遁甲共有三千多路,后来失传后,仅剩下五十几局了,可见失传了多少了。

而且,廉圣帝自己本身就什么都会,不用看奇门遁甲,他自己都能写出来,他既然能破了伏羲的阵法,那当然能写出来了,所以,廉圣帝的阵法太玄妙了,非是诸葛亮能比的。

这么玄妙的阵法,就连龙女都被转迷糊了,要知道,龙女也是精通此术的,但她都走不出来,可见这阵的奇妙了。

所谓的八木,其实就是指的八门,这八门就是:休、伤、生、杜、景、死、惊、开,是为八门!

八门又可化出八八六十四个门户,分为阴阳,又可化为一百二十八门!

这又演化成六十四卦,分为阴阳,这就是一百二十八卦象,其中的奥妙,非是一般人能领悟透的。

而廉圣帝的八门四象幻阵,还将四象阵融入其中,这四象可令人产生假象,产生风、林、雾、山四种假象,一般人走进阵内,若是产生幻觉,比方说,前面就是平坦的大陆,可一眼看去,却是雾气朦胧,雾气中,就是断崖、山涧,若是人一见到脚下是山涧、断崖,定然吓的就不敢往前迈步,立刻就换了方向走了,结果,就中了计。

这个阵的出路就是在绝路上,正好跟八阵门相反,将活路设在死路上,故而,龙女精通阵法,明知道走八门要走,开、生和休门,才是活门,但是,廉圣帝却恰恰将活路放在了死门中,故而,龙女这般的精通阵法,居然走不出去!

龙女实在是走不出去,急的跺脚叫道:“廉大哥,快来呀,你在那呢?”

其实,廉圣帝就在山头,他们始终在半山腰附近转悠,始终没走进来,因为,他们所见到的幻觉都是断崖、山涧,他们立刻改了方向,所以,走不进来。

廉圣帝微微一笑,在山中迈步走了出来,到了四十余丈下的山下,微笑道:“我在这呢。”

龙女就见眼前一花,在雾气中走出一个人来,也不知廉圣帝究竟在那里走出来的。

龙女脸通红,但却佩服廉圣帝,赞道:“廉大哥,我真服了你了,你这阵怎么设的呀,令人眼花缭乱,难辨方向。”

廉圣帝道:“其实,这就是阴阳五行、四象八卦,外加八八六十四阴阳卦,所布下的阵,我不过就是改了一下,但是,这阵还有个弱点,那就是会飞的话,在空中过去,那此阵就无用了。”

的确如此,就算再厉害的阵,若是人会飞,到了阵的上空,阵法尽数在眼前,就不会有幻觉了,不过,贼人没有会飞天遁地的,这阵就有用。

龙女道:“廉大哥,你带我进去,该怎么走呢?”

廉圣帝微笑道:“你们跟我来。”

廉圣帝说罢,往东走去,往东走了约有十余丈,前面就是一团雾气,脚下就是万丈断崖!

龙女失声道:“那……那是山涧!”

廉圣帝哈哈一笑,道:“龙妹,你试着往左走五步,往右走三步,然后迈步走到往山崖下迈步,你试试看,这都是山,根本就没断崖山涧,不过是幻觉罢了,不要怕,没事的。”

龙女道:“好,我试试。”

龙女说罢,按照廉圣帝所说的,但往山涧断崖下迈步的时候,龙女依旧是心惊胆战,因为,这断崖和山涧,的的确确看上去是真的。

有多少人有胆量往万丈山崖下迈步?就算明知道是幻觉,但又有多少人有这种勇气?

但龙女毕竟是龙女,试探着迈步一步,脚慢慢的放下,等到脚落地的时候,发现,果然是石头地面,这才安了心,一步迈过去了。

等她迈出最后一步的时候,发现立刻变了,山涧不见了,断崖不见了,雾气也不见了,原先所见到的万丈山崖,居然只是坚固的地面罢了!

龙女大喜,赞道:“哈哈,廉大哥,这阵法真妙,一定能对付的了贼人的!”

廉圣帝带着楚祥和曲赋也走进阵内,虽然走进第一步,但是,后面还有不同的两关,只有过了才能走进去。

这阵其实分三关,第一关,那就是远看是山,近看是山,走进去却发现,始终跟没走一样,原先离着本有几十丈远,等再走,还是觉得那么远,这是第一关。

一般人连第一关都走不进去,但龙女的确精通异术,三转两转,破了第一关。

龙女已经走出了第一关,可是却没走进第二关,第二关是雾气和山涧,那就是绝路,一般人,见到眼前是山崖、断涧,谁会往前走?谁有胆量往前走呢?谁没事傻的往山涧里迈步?

所以,这第二关的奥妙之处就在于绝处逢生四个字上,那就是将活路布置在看上去的死路上,令人不敢逾越。

第三关,那就是雾气和风,雾气朦胧,令人难辨路,甚至于对面难见人,想要走进去,势必登天还难。

第三关就到了山顶上了,但是,第三关的艰险更是非常人能破,因为,第三关走的是四象交错幻阵,外加八八六十四卦,那就是六十四门,纵横交错,令人眼花缭乱,根本分不清走的方向,转来转去,甚至会被困在阵内,活活的困死在里面。

廉圣帝一路走,一路告诉怎么走进去,让曲赋和楚祥记下,否则,走出山外,就进不来了,曲赋和楚祥用心的记着,虽然不会布阵,但能走进来了。

等上了山,放眼往下看去,发现,还是跟原先一样,没什么区别。

这阵法的奥妙之处就在于,出去容易,进来难,在里往外看,跟平常一样,在外往里看,根本就是幻觉。

楚祥道:“廉大哥,如此阵法,别说贼人只有四百多人了,就算是千余人,都难进来。”

廉圣帝道:“你们就在阵内,只要不出去,敌人是进不来的,你们俩好好的照顾好寿弟,然后看护好他们的尸体,就可以了,若寿弟的伤势有变故,发现控制不了,要立刻前来找我,明白吗?”

“嗯,我们明白。”

二人答应着,廉圣帝又带二人连着走了好几遍,告诉二人怎么走进阵内,等二人都记住了,自己走了两三次,都走进来了,廉圣帝才放了心。

廉圣帝也疲惫不堪了,立刻回去休息了,廉圣帝好好的睡了两个多时辰,所有人都睡着了,有了这个幻阵,任凭什么都走不进来,就算是野兽,都难以走进来。

廉圣帝整整睡了两个时辰,这才不这么疲劳了,等醒来后,已经到了下午时分了,众人都好好的睡了一觉,因为,大家都累坏了,累的精疲力尽,都爬不起来了。

廉圣帝醒来后,又给齐寿查看了一番毒伤,发现果然没有出现什么变化,那道黑气只是往上走了一点,跟预料中的一样。

廉圣帝又给齐寿针灸,在齐寿身上数处大穴上扎了几十针,将银针拔出来的时候,银针都成了黑色的了。

顺着刚才的针孔,滋滋的冒着黑气,然后才出现了血。

廉圣帝直皱眉,因为,这毒实在是太恶毒了,毒气会走遍四肢百骸,尤其是毒气,若不将毒气放出来,人慢慢就被这团黑气所布满,渐渐的,皮肤内都是毒气,就跟皮球一样了。

这毒气的歹毒,能腐蚀人的皮肤,甚至令皮肤腐烂,时间不久,都能全身溃烂而死,当真是惨不忍睹!

这就是苗疆蛊毒的厉害之处,若不是廉圣帝医术和功力太深厚,齐寿根本过不了半柱香的时间就能死去,他昏死过去的时候,已经毒气攻心了,是廉圣帝将他又救活的。

但他的伤口离着心脏太近,实在是不好治愈,廉圣帝万般无奈,才将他的毒血和毒气逼到了他的两条臂膀上,用两股真气压制住,不令其往上走,虽然压不住,但走的慢,然后有时间,再好好的想破解之法。

中了这种毒的人,死前,痛苦难当,一会冷,一会热,一会全身痒,一会全身痛,好似万把钢刀刺心一般的滋味,可是人死后,尸体就开始僵硬,就好似一块顽石一样的僵硬,骨头都能被毒给腐蚀了。

廉圣帝直皱眉,因为,实在是想不出办法治愈齐寿,只能延长他的命,但还只能延长一个月的时间,甚至一个月的时间,都不见得能够坚持下去。

但不走不行,因为,说不定今日,贼军就三路合拢,将炎帝困死在中间了,百姓也必然都逃到中间的位置了,若不快点去救援,那后果不堪设想。

廉圣帝叫过楚祥和曲赋道:“你们二人记住,当发现寿弟身上起气泡的时候,不要乱给他刺破,要在我刚才刺的穴道上刺下去,给他放放毒气,然后给他放放毒血,还有他一天就要放一点血,身体必然很虚弱,多多打点野味,给他调养身子,七天后,咱们的援兵必到,两天就能打败这些贼人,到那时,我就有时间专心研究对策了,记住,十天以后,我若没回来,伤势若是加重,毒过了手肘,你们速速背着寿弟来龙女山找我,我必然不会离开那里,千万千万。”

齐寿流着泪道:“廉大哥,算了吧,我知道我的伤是治不好的了,不要再浪费精力了。”

廉圣帝柔声道:“不许你乱说,就算是为了我,为了你的妻子,你都要咬牙活下去,不到最后的关头,不要说这种话,放心,我们会打败苗疆蛊毒的。”

齐寿道:“廉大哥,我求你一件事。”

廉圣帝道:“咱们乃是知己朋友,乃是好兄弟,何必说求呢?你说罢。”

齐寿咬着牙道:“廉大哥,我的命不重要,我只求你,一定要将这害人的巫术和蛊术除掉,否则,这种害人的手段若是留在世上,必然遗毒不小,为祸人间。”

廉圣帝点头道:“你放心,我一定铲除苗疆的巫师,打破苗寨,将会蛊术的人斩尽杀绝!”

齐寿笑道:“那我就放心了,我就算死,都死得瞑目了,廉大哥,你可要小心,蛊术十分的邪恶,千万小心。”

廉圣帝紧握齐寿的手道:“我会的,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一定能想出办法来治好你的伤的。”

廉圣帝说罢,又叮嘱了一番,这才跟龙女跟大家告辞,并肩离开了山。

楚祥等人恋恋不舍,但没有办法,要留下来照顾齐寿,只能跟廉圣帝洒泪分别,廉圣帝和龙女这一去,真是九死一生,因为,他们要去守山,敌人万余人攻山,能不能守住还是个问题,那将是一场惨烈的血战!

廉圣帝不能带着齐寿去,因为,远隔二百多里地,一路颠簸,齐寿身体虚弱,恐怕没到地方,就死了,而且,山中更危险,因为,那将是绝路。

他也没带楚祥、曲赋去,因为,他就只剩下这两个好兄弟了,假如他们去了,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办?

龙青儿和龙静儿也没去,因为龙女也一样的心,龙静儿当然留下来照顾丈夫了,龙青儿当然留下来陪丈夫了,假如带她们去,万一有个什么危险,那龙女也一样会痛心的。

二人一路穿山越岭,直奔神农山而去,所到之处,到处都是死尸!

炎族的百姓,被残杀了数千人之多!

廉圣帝和龙女到了的时候,真是大吃一惊,因为,贼军离着神农山只有五十里地了,明日就能将炎国的都城给包围了,换句话说,很快的敌军就会围拢了,将炎国所有的人都困在垓心,三路齐攻,将炎国彻底的灭掉了!

炎帝已经率领全族剩余的百姓都上了山了,已经按照廉圣帝和龙女的建议,放弃了炎城,因为,如今城不重要,重要的是保住百姓的性命。

炎帝不愧为圣人,虽然年纪老迈,但是,依旧是如此的清醒,根本就不糊涂。

他当机立断,根本就没犹豫,所以,雪儿和龙扬儿一去送信,炎帝就采纳了廉圣帝的建议,坚守神农山,一边派人拼命的抵抗蚩尤和西方死神族的夹攻,一边腾出时间,进行了大转移。

神农山很大,龙女所住的龙女洞在正中位置,所有的百姓几乎都上了山,做好了一切的防御,将粮食、用品,纷纷转移到了山上了,因为这一次是决一死战,只有坚持下去,坚守七天七夜,黄帝的援兵才有时间到。

虽然死了七八千人,但还有约有两万族人没死,两万人一天要吃多少东西?粮食是何等的重要!

所以,这一日,炎帝整整忙活了一天,而派出去拖延的一千勇士,为了掩护大家转移,都壮烈牺牲!

如今,蚩尤的兵离着山只有五十多里,死神的兵马离着只有五十多里,苗人的兵也离着五十多里,已经围拢了,就在山下扎营了,只等明日天一亮,立刻就开始攻山了。

廉圣帝和龙女一见神农山四周被困,就知道不好,二人联手生生的在营寨内杀出了一条血路,到了龙女洞。

龙女洞,以前就是神农洞,自从龙女到了这里修行后,才改名为龙女洞的,而这山,也改名为龙女山了。

廉圣帝和龙女的武功太高了,尤其是联手对敌,那更是所向无敌,加上苗寨根本没有防备,故而,二人杀进了重围内,等苗兵发现后,再要堵截二人,已经来不及了,二人已经脱险了。

二人飞奔上山,直奔龙女所住的山洞。

炎帝如今正在龙女的山洞休息,山上也戒备森严,不过,谁能不认识龙女,谁又能不认识廉圣帝,一见是二人到了,如何能拦阻,二人顾不得休息,连夜来见炎帝。

炎帝太老了,据说,在蚩尤叛乱的那时候,炎帝都已经二百多岁了,黄帝也都一百多岁了,炎帝正在发愁,因为,三路大军齐头并进,闪电一般的速度,三天就攻破了各处村庄,将所有的百姓困在了中心位置,如今,已经被敌军包围了!

眼看着要被灭族了,炎帝如何能不愁,炎帝的头发和胡须都如雪一样的白了,若头发胡须没白,这几日都能愁白了。

蚩尤实在是太厉害了,横勇无敌,炎国境内所有的勇士,都不是蚩尤的对手!

而且,仓促应战,根本准备不足,又不及敌人的兵马多,故而,真是危险到了极点了。

明日,说不定是所有的人的死期,炎国,难道就这么灭绝了吗?

炎帝如今最期盼的就是廉圣帝和龙女了,因为,只有二人的武功能跟蚩尤不相上下,除了这二人的武功能压住蚩尤之外,恐怕数万人中,都找不到一个能对付蚩尤的了。

一听廉圣帝和龙女连夜赶到,杀透重围闯进来了,炎帝欣喜若狂,赶紧出洞亲自迎接!

龙扬儿和雪儿也在,她们就在炎帝的身边负责保护炎帝的安全。

廉圣帝一见炎帝,憔悴了好多,满头的白发如雪,满脸皱纹,胡须眉毛都白了,但看上去却十分的慈祥,当真不愧为圣人。

廉圣帝见过炎帝两面,龙女是炎帝玄孙女,更见过爷爷了,二人赶紧跪倒在地,参见炎帝,炎帝抢上几步,赶紧将二人搀扶起,一手拉着廉圣帝,一手拉着龙女,真是越看越爱。

廉圣帝和龙女随炎帝进了洞,廉圣帝立刻道:“如今大敌当前,不可延误,明日贼人或许大局进犯了,请给我一支令箭,我要连夜布置防御守山。”

炎帝道:“连夜?你们刚来,疲惫不堪,不如休息一下,明日也不迟。”

廉圣帝道:“不,必须连夜布置,否则,就来不及了。”

炎帝道:“好,既然这样,廉圣帝听封!”

廉圣帝赶紧躬身施礼,抱拳道:“在。”

炎帝抽出了随身的一只判官笔,道:“廉圣帝,我封你为炎国兵马大元帅,所有的一切兵马,都由你权权指挥调度,这支乃是炎国至宝,玉龙金睛笔,特赐予你。”

这玉龙金睛笔,后来,廉圣帝死后,给了徒弟应天生了,应天生是用判官笔做兵器的,故而,廉圣帝给了他。

这支两尺二寸长的金睛判官笔,乃是炎帝的宝物,赐给廉圣帝的。

廉圣帝愣了一下,因为,他也听说过有这么一支宝笔,而且还是一对,炎帝居然赐给他,究竟收是不收?

龙女赶紧轻轻的推了廉圣帝一下,红着脸道:“快去接令呀,快点。”

廉圣帝只好接过那支银光灿灿的判官笔,只见那支判官笔,长二尺二寸,粗有两根手指头那么粗,笔身是银色的,笔头却是金黄色的,笔身上,篆着一条张牙舞爪的玉龙,栩栩如生。

故而,这支判官笔才叫做玉龙金睛笔。

炎帝满意的点点头,含笑道:“龙逸儿听令。”

龙女赶紧躬身施礼道:“孙女在。”

炎帝抽出另外一支判官笔,道:“龙逸儿,我封你为炎国兵马副元帅,协助廉圣帝共同调度兵马,这支画龙点睛笔赐给你。”

龙女红着脸接过笔来,羞的都抬不起头来了。

原来,这支笔乃是一对,炎帝本意是当龙女嫁人的时候,将这两支笔分别给他们夫妻,如今,他一支赐给了廉圣帝,一支给了她,这意思是再明显不过,这是将她许配给了廉圣帝,名义上,他们已经是夫妻了。

这支画龙点睛笔,龙女死后,赐给了爱徒朱青,后来,朱青后来跟楚天祥判官笔换判官笔,廉圣帝还有一支判官笔,乃是黄帝赏赐给他的,名唤指点江山笔,除此之外,还赏赐给他一条丝带,名唤玄机山河带,楚天祥跟朱青,画龙点睛笔换指点江山笔,互换信物定情。

后来,朱青又给了女儿楚桂儿,楚桂儿幻化幻术所用的那支判官笔,就是这支画龙点睛笔,这就是龙女之物,也是炎帝赐给她和廉圣帝的订婚信物。

炎帝哈哈一笑,亲热的拉着二人的手,将二人的手放在一起,和蔼的道:“你们两个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虽然龙儿要去修道,但这亲事先定下,等你们都修道有成,还是可以结成夫妻的,哈哈哈……”

二人的亲事就这么定下了,这两支宝笔,就是彼此的信物,而且,这两只宝笔,也相当于令箭了,将所有的生杀大权,都交给了二人了。

廉圣帝的脸也红了,不过,如今是布置阵来守山最重要,万万不能迟缓了。

当下,廉圣帝和龙女根本连休息都没休息,立刻前去调度人去布置阵法去了。

雪儿和龙扬儿一左一右,跟着二人,协助二人布阵。

廉圣帝于是开始布置八木四象阵,并且在阵中,安排下了种种埋伏,什么冲天刀、竹排枪、滚木、石头等等,炎国调出一万多人,开始摆阵,就连老幼妇孺都没闲着,都开始砍伐竹子,削竹子,弄油,做饭,制作火把,等等等,凡是能动手的,都开始行动了起来。

整整忙活了一夜,才将大山的四周设置好了阵法,众人几乎一夜未眠,终于在敌人来攻山之前,布置好了阵。

廉圣帝长出了一口气,这阵虽然布置的仓促,但也有了效果,人躲在阵后,放冷箭,扔石头,完全能抵挡住,不至于立刻被攻破。

伏羲山四面还有三座小山,跟伏羲山相隔只有二三里地,山跟山之间的夹缝,就是山坳,在三个方位的四座小山中,从山头到山脚下,都被廉圣帝布置好了阵法,而每座山头,还埋伏着各五百勇士,分别由炎国的勇士守住,却由廉圣帝和龙女指挥。

而龙女山这座大山上的百姓,继续负责各种埋伏的制作,按照廉圣帝所画的位置,将阵法做好,炎族两万余人,男女老幼,齐心合力,势要跟来犯的侵略者决一死战!

廉圣帝将四周山中的埋伏和阵法都布置完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廉圣帝和龙女一夜没有睡,刚刚吃完饭,迷糊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见前面尘土飞扬,敌军已经杀到!

大战终于开始了,这一战乃是生死存亡之战!

廉圣帝就在东方坐镇,因为他要看看蚩尤所率领的九黎一族,究竟如何的厉害,苗人的厉害,他见识到了,可是,蚩尤他只有耳闻,却不曾会过。

就见远处,遮天蔽日,打着各种旗帜,画的都是各族的图腾,九黎一族的兵们,个个也是彪悍异常。

前面来的一路兵马,分五路而来,中间一路,均手拿弯刀,背着弓箭,左右两路,手拿藤牌,鬼头大刀,两边的一路,用的都是长矛!

蚩尤部落,那时候也已经学会了冶炼,虽然全族不能都有铜制的兵刃,但是,由于蚩尤静心准备了三年多的时间,故而,他的三千多精兵,有两千多有刀枪的,其余的那些,大多也是金属兵器,多是用枪矛的多。

因为枪矛制作起来简单,只是打造一个一尺多长的枪头就可以了,比打造刀剑可要简单的多了,蚩尤族也没这么大的财力,就连炎黄二族,都没有那个财力将部队的兵器都打造成金属的,更别说蚩尤族了。

所以,用枪矛的多,打造个枪头,枪杆用竹子,将铁制的枪头按在竹子上固定好,这就是长矛、长枪了,部队中,多数用这种兵器的多。

就算是后世,部队也是用枪矛的多,这只因为,打造枪头比打造刀剑容易的多,也简单方便的多,可以节省很多的财力和人力。

蚩尤部落中,有一千藤牌刀兵,一千五百长枪兵,五百多弓箭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