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4章 挂帅3

第三百三十四章 挂帅3

由于蚩尤最近几年只注重装备了,故而,将族的财力物力都用在冶炼上了,可是,族民却贫穷了,却衣少穿,大多数的人都打着赤膊,依旧是一副野蛮部落的样子。.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战争,需要的是人力、物力、财力,想要发动一场战争,要准备好几年。

在后世都这样,更别说现代了。

蚩尤足足准备了差不多六年,自从炎帝阪泉之战败北后,蚩尤就开始着手准备发动战争,会一会黄帝,要跟黄帝争霸华夏。

但两族相隔数千里地,蚩尤部落在今天河北省和江苏省的位置上,黄帝部落在陕西省黄河上游,炎帝部落,在湖北省长江下游,隔着这么远,在当时要是打仗,真是不可思议。

黄帝不去侵略,而他若是去侵略,势必劳师远征,需要什么,需要粮食、兵刃、弓箭等等,常言道,军马未行,粮草先行,没有粮食,如何能打仗?

所以,这六年来,蚩尤就在准备粮食,准备兵刃,等一切差不多准备充足了,这才联络其余的部落,开始了侵略。

战争,能令一个国家因此贫穷,能将一个国家和民族毁掉,胜了还好说,败了,就必然万劫不复。

那时候刚刚有了明的萌芽,蚩尤就发动打的战争,远隔千里来打炎黄二族,可谓是不智的很,而且,也是将那时候的百姓推入,万劫不复的地狱深渊,完全能毁灭了人类的明萌芽。

但蚩尤却不管这些,可见此人,‘私’心太重,野心太大,就算他发动战争有千万个理由,他依旧是错的,因为,他是侵略者,他就是错的,就是不可饶恕的罪人。

黄帝虽然要称霸原,但却没有发动战争,而是往东方推动明的发展,跟炎帝发生战争,那也是两族之间的‘私’事,而且离着近,也没有祸及百姓,而且,最后还和好如初。

而蚩尤部落的明,当然也是在炎黄族学去的,黄帝之所以往东去,就是为了传播明,炎帝不让路,这才发生了战争,不像蚩尤那样,完全是在侵略和毁灭别人,‘性’质完全是两码事。

这一次,蚩尤准备充分,势在必得,几乎是倾所有的族力、财力和人力,意在战决,一天行军二百里,十天就杀到了炎国,打算五天就灭了炎国,然后,顺势而下,以势如破竹之势,五天灭掉黄国,这就是闪电战!

因为,他的粮草只更够三千人吃一个多月的,战争拖的越久,就越对他不利。

所以,要战决。

炎帝不知道蚩尤要发动战争,根本丝毫没有防备,被蚩尤集兵力,一通的攻打,三天就被打到了炎国都城了,被兵临城下了。

唯一能做的,那就是保存实力,以高临下,固守山头,跟蚩尤拖下去,等待黄帝的救援,但黄帝救援,需要时间,需要时间集合兵马,没有个三五天,是难以‘弄’好的,如今,需要拖的就是时间。

廉圣帝所用的战术,就是拖延战术,故而,让炎帝没等蚩尤杀来之前,先将所有的粮食、物资和百姓统统转移到山上去,靠着山的险要,跟蚩尤周旋下去,等待援兵。

炎帝也真明智,不愧为圣人,对眼前的得失看的根本不重要,虽然炎城乃是炎族的根本,经过这么多年的修建,才有了如今的规模,但他毅然的放弃了,退守山,跟蚩尤拖延下去。

单说蚩尤的一千先锋部队,知道炎族人都转移到山上去了,将山包围,前来下山挑战。

先锋乃是蚩尤八十个弟兄的一个,最是勇猛,人送外号枭鹰,勇冠三军,他乃是先锋,就负责攻山破寨的。

跟枭鹰一起来的还有蚩尤八十一弟兄大结拜的悍雕,也是横勇无敌的勇士,一起来挑战。

一千兵一字排开,摆成了卷地长蛇阵,前来山下挑战。

枭鹰用的是一把特大号的鬼头大砍刀,悍雕用的是一把铁扁担,人送外号,肩担昆仑,力大无穷。

枭鹰一声令下,让手下人讨敌骂阵,一些叫驴一般嗓‘门’的兵,专‘门’就负责骂战的,是骂的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一左一右,各有五十名叫驴,开始用手围拢着,开始骂开了,大骂道:“山上炎族的人听着,不怕死的,下来决一死战!”

“不敢下来,龟缩在山上,跟懦夫有什么区别?”

“何止是懦夫,简直就是胆小鬼!”

“噢噢噢噢,炎族的人都是怕死鬼!”

“噢噢噢,不敢下来决战,我们骂你的八辈祖宗……”

“炎帝就是昏庸无能的老东西……”

“龙‘女’就是个烂××货……”

山下的贼人真是有多难听骂的多难听,这就叫‘激’将法,乃是惯用的战术。

蚩尤也不是傻瓜,当然知道攻山势必损失惨重,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引炎族人下山,决一死战,所以,才让人来骂战。

可把炎族的五百多勇士给气坏了,炎族的勇士,没有一个怕死贪生的胆小鬼,被人骂做是胆小鬼和懦夫,被人指着鼻子骂他们最尊敬的族长炎帝,骂他们心最圣洁的圣‘女’龙‘女’,真是怒不可遏。

无数的勇士纷纷叫嚣道:“大帅,下令吧,咱们下山跟他们决一死战!”

龙‘女’也气的柳眉倒竖,咬着牙道:“廉大哥,让我下去将这些畜生杀了!”

廉圣帝喝道:“住口!传我的将令,没有我的命令,胆敢‘私’自下山跟敌人决战者,就算是胜了,也要斩首示众!”

一个炎族的勇士怒道:“大帅,我们不是懦夫,难道被敌人这么指着鼻子骂吗?尊严何在?”

廉圣帝语重心长的道:“我问你,是你们的尊严重要,还是全族百姓的生命重要?我们根本不及敌人的兵多,准备的也不充分,你们这些人,都是仅有能跟敌人一战的勇士,假如你们下去都牺牲了,那我问你,敌人若是杀上来,谁来守山?炎圣已经将大权‘交’给我了,我就是这里的主帅,所有一切就要听我的,不战,非是怯战怕死,并不是懦夫,逞一时匹夫之勇,却陷整个国家和民族于灭顶之灾,这不是英雄,而是糊涂蛋,你们明白吗?”

无数的炎族勇士们都低下了头,龙‘女’道:“廉大哥,那我自己去,他们骂的我太难听了!”

廉圣帝拉住了龙‘女’的手,柔声道:“龙妹,怎么你也这么不懂事?我说过,今日之战,保存实力最重要,只准守不准战,就算敌人一兵一卒在山下骂你,你都不能出战,若连这点气都忍不住,还能做什么大事?龙妹,你若是忍不住,你现在就回山‘洞’,陪着你爷爷去。”

龙‘女’咬的银牙咯咯直响,问道:“那什么时候才能跟他们打?”

廉圣帝笑道:“等我们的援兵一到,两路夹击,那时候再打,等他们攻山,还不是一样打?那时候再打,还不是一样,何必下山跟敌人打呢?他们劳师远征,目地是战决,我们占据地利,就跟他拖延时间,拖的他们疲惫不堪,我们则养‘精’蓄锐,龙妹,你的‘毛’病,就是沉不住气,不要因为一时好胜,而坏了大事,如今,不是逞个人英雄的时候,你明白吗?”

龙‘女’叹了口气,低下了头,道:“好吧,我听你的。”

廉圣帝道:“雪儿,扬儿,传我将令,但凡有下山决战者,杀无赦,还有,敌人若是骂,不准理会,谁也不准回骂!”

龙‘女’皱眉道:“这……他们骂我们,我们为何不骂他们?”

廉圣帝冷笑道:“一个民族讲究的是明,只有野蛮人才会没有素质,他们骂我们,更证明他们素质低下,乃是野蛮部落,他们既然没有素质,跟畜生相似,难道我们跟畜生学吗?就让他们随便骂,他们越骂,越证明,他们根本就是一群不懂礼仪,缺乏教养的畜生!”

龙扬儿吃吃笑道:“廉大哥说的对,叫他们骂,咱们又不会少一块‘肉’。”

廉圣帝微笑道:“扬儿这句话说对了,让他们骂,他们还‘浪’费口水和力气,咱们把他们骂人的话,当作是唱歌,或者是驴马在那里叫唤,你说对不对龙妹。”

龙‘女’扑哧一笑,道:“你呀,人家骂你你都不生气,我真服了你了。”

廉圣帝道:“还有,扬儿,雪儿,传令下去,敌人离着山头还有十丈才能打,若是在半山腰我的阵转圈,谁也不用管他们,就让他们随便转,大家不准说话,不准发出半点声音,违令者,斩,去传令吧!”

“遵令!”两个姑娘去传令去了。

廉圣帝所用的招数,就跟后世他的后代子孙廉颇在长平之战一样,战术都是正确的。

后世人愚蠢的认为,廉颇在消极待战,其实不然,非是廉颇怕了秦兵,而是为了国家和民族在保存实力,不跟敌军硬拼。

因为,那时候的赵国不及秦国,就算出战,跟敌人打几丈,就算胜了几丈,杀敌人几万人,都无济于事,难以扭转大局。

廉颇这么做,有好几个原因,第一,秦军远征,粮草不及,时间一久,国家就会被拖垮,第二,秦国附近还有其余的诸侯国,正对秦国虎视眈眈,一旦秦国被拖垮了,附近的诸侯国势必趁虚而入,将强秦灭掉,免除后患,所以,廉颇的作战目地,就是拖垮秦国,让秦国有灭国之险,秦国正是由于这点,才用反间计,因为,秦国耗不起了,四个多月,未曾一战,四十万大军,人吃马喂,一天要耗损多少东西?如何负担的了?第三,廉颇只有不到十万兵,秦军四十万,试问,就算杀秦军几万人马,对大局根本没什么影响,而且,杀敌一万,自损三千,而赵国就这点‘精’锐,若是都死于战争,那赵国就彻底的完了。

所以,老练持重的廉颇,用坚壁清野的战术,打算拖垮秦军,是跟秦军耗战,耗的秦军经济衰退,国贫民弱,而后,再联合其余的诸侯,一起反攻秦国,彻底的灭了秦国。

可以说,假如按照廉颇的作战方法打下去,就跟司马懿活活拖死诸葛亮是一个道理,必然完胜,虽然耗损一下国力和时间,可是必然能保存赵国。

而且,秦国若是一年多还拿不下上党,绝不会为了这几座城池,将国家毁了,必然会自动撤军的,等于白白‘浪’费了国家的人力财力,而上党之争,也必然以赵国获胜。

所以说,假如长平之战一直是廉颇在镇守,势必历史会改写了,第一种可能,那就是秦国为了面子,死战下去,拼的伤痕累累,耗的国家贫穷,其余的诸侯国,利如楚国、魏国和韩国就会反攻,秦国必亡。

第二种可能,那就是和谈,然后退兵,但就算这样,秦国也必然衰弱,毫无所得,令往日的威风消失,秦国不能战胜的神话破灭,令其余的诸侯信心大增,说不定六国会兵,合力灭秦,秦国还是要彻底的完蛋。

所以,总之历史会改写,只可惜,历史没有如果,廉颇仅是固守了四个多月,就被换走,结果,换上了纸上谈兵的赵括,赵括逞匹夫之勇,将赵国二十多万的‘精’兵葬送!

赵国就自此衰弱,再也没有能力抵御强秦了。

这就是逞个人英雄主义的下场,不但害死了自己,还害了国家和民族。

所以说,廉颇并非是不能打,而是不打,要保存实力,保住赵国,只可惜,后世人一直认为是廉颇怕了秦国,认为廉颇本事不行,只会守,不会战。

其实不然,纵观廉颇一生,可谓是百战百胜,破燕,败魏,败齐,多次打败秦国的进犯,可以说,廉颇年轻的时候,多数打的是进攻‘性’质的战术,到老了,老成持重,开始打防守战了,这乃是战略的提高,不是一般人能懂的。

若说战国四大战将,当以廉颇为首,有人总说白起,其实,白起算什么,他不过就是坑杀投降之人,狠毒至极,若是杀人多就是英雄的话,那说这话的人,一定就是好战者。

换句说,白起若是坑杀的是说这种话人的家人,杀的是你的爷爷,你的父母,你会说白起是英雄吗,白起了不起吗?恐怕你就会和当时的赵国人一样,骂白起,恨白起要死了。

但世人就这么‘混’蛋,总爱说这些无耻的侵略者是英雄,说什么成吉思汗是英雄,努尔哈赤是英雄,了不起,伟大,那我问你,成吉思汗和努尔哈赤杀的是你的家人的话,‘蒙’古人将你当作是猪狗的话,满清鞑子剃的是你的头,把你当作是狗对待的话,那你还说不说他是英雄了?侮辱的是你的尊严的话,你还说他是不是英雄了?

所以,白起、成吉思汗、努尔哈赤,就算再厉害,也是无耻的屠夫,杀的人越多,越证明是畜生,谁说这种人了不起是英雄,那就是‘混’蛋,让他们杀你爹试试,×你娘试试,看说这种话的人,说不说这种人是英雄了。

再说,战国四大名将谁留下的佳话多?

廉颇留下了负荆请罪,有错必改的佳话,千百年来颂扬。

而白起留下了什么佳话?不就是留下了一盘白起豆腐?

战国四大名将,廉颇、李牧、王翦、白起,我认为,这样排列才对。

第一,论名声、品德、功绩、甚至年纪,都以廉颇为首,丝毫不过分。

第二,李牧,李牧不及廉颇的威望那是必然的,就算是尊老,李牧自己都会以廉颇为尊的,李牧乃是爱国者,虽然败在王翦的反间计,但并非不及他,故而李牧在第二。

至于白起和王翦,只能往后排,因为他们是侵略者,侵略别人的侵略者,侵略者就算再厉害,也乃是下下等。

王翦杀的人没白起多,王翦至少没像白起那么丧心病狂这么缺德。

第四才算白起,若是我排的话,白起他连第四都不够资格,因为他太不是玩意了,这种人,乃是屠夫,侩子手,不配跟我们敬爱的廉颇德圣祖和李牧将军并列四大名将,因为,他不够资格,品德不行!

评价一员战将的地位,要看他为国家和民族所做的贡献,为后人所留下了什么,而不能但从杀人的数量上,若是论杀人的数量,世界上的人谁也比不上希特勒,那希特勒岂不是英雄了吗?

所以,成吉思汗、努尔哈赤、白起等人,就算杀的人再多,那场战争打的再出‘色’,也只是屠夫,畜生,十恶不赦的罪人,也绝不能说是英雄!

白起,坑杀手无寸铁的降将,品德恶劣,影响极坏,那些推崇白起的人,难道你们想自己的亲人也这般的被坑杀吗?

难道你们想,日后的侵略者都学习白起的狠毒吗,将你们当兵的亲人,都无情的坑杀,这你们就满意了?那时候,你们还推崇白起,说白起了不起吗?

而且,白起留给后世什么?影响极其的恶劣,有多少无耻的侵略者效仿他的行为?还有,他给华夏民族留下了什么学习的榜样,除了坑杀无辜之人的灭绝人‘性’的品德之外,还留下了什么?

恐怕就只留下一盘白起豆腐了吧,纵观四大战将,只有廉颇够资格为首,而且,也是华夏数千名名将之首,这都无可厚非!

因为,人家品德高尚,不但品德高尚,战绩也辉煌。

所以,战国四大名将,我认为以廉颇为首,绝对够资格,因为,白起闻之廉颇在,吓的都不敢出兵,甚至秦王怪罪他,他都不敢惹廉颇,可见,他知道不是廉颇的对手,为了他的名声,他都宁愿死,都不敢跟廉颇对阵,你说,谁厉害?谁的本事在谁之上?当然是廉颇高于白起了!

所以,廉颇为首,李牧次之,这样战国四大名将的排列顺序才排的合理。

呈一时之能,只是匹夫之勇。

而为了民族和国家,忍辱固守,甚至不怕自己五十多年的威名葬送,这种‘精’神非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

廉颇那时差不多七十岁了,一生的威名,他难道想毁了吗,当然不想。

若是换平常人,为了自己的名声,怕人说他是懦夫,必然宁愿战死,都不肯这般的固守不战,而且,廉颇固守,也不是不战,因为,秦国进攻,他防守,天天在厮杀,不过不是出寨打罢了。

而廉颇为了国家和民族,却肯牺牲自己的威名,可见品德多么高尚了,廉颇不愧为华的德圣。

在国,有三圣,一是圣孔子,二是武圣关公,三是德圣廉颇,而且,廉颇的德圣,理应该在孔子和关公之上。

孔子,成就就是教学,成立儒家,但是,孔子的那一套思想,也成了封建主义的鹰犬,毒害了不知多少人,所以,历代的起义义军,多数会将孔子庙烧毁,这就是原因了。

所以,孔子的贡献和他的遗毒,可谓是参半,儒家那一套忠君爱国,以及那一套可耻的礼仪,令炎黄子孙做了数千年的奴才,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可以说,孔子过大于功。

至于关羽,其实,关羽的事迹,完全是假的,只是三国演义的夸大和杜撰罢了,所以,根本名不符实,而且,关羽此人,重小义,失大义,更不足令人佩服。

至于廉颇,人生几乎毫无瑕疵,身居大将军之位负荆请罪,八十多,还想着报效国家,这等等的事迹,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其实,廉颇的负荆请罪,他根本没什么罪,按理说,廉颇生气也是应该的,他征战一生,蔺相如却在他之上,若是换做谁,都会不高兴,甚至会陷害蔺相如,将其除掉,而廉颇呢,只是生气在表面上,一听说蔺相如为什么回避他的原因,感觉有愧于国家和民族,故而,才负荆请罪,其实,他一没有打蔺相如,二没有骂他,三也没陷害他,只是蔺相如见他到了,给他让路罢了,何罪之有?蔺相如难道不该给他让路?以廉颇的资格,蔺相如见到他自动让路都是应该的。

廉颇何罪之有?负荆请罪的罪字,其实很不恰当,因为他根本就没罪。

但为了国家和民族,他却负荆请罪,为的就是让将相和,令强敌不敢入侵国家。

要知道,他可是大将军,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地位啊,有几个能这么高的职位,做出像廉颇这样的行为的?而且,他还没有什么错,就做到了这一点,谁能比的上?只是这一点,试问千古的圣人,那一个能做到?

比方说,如今国家的大将军吧,像国的十大元帅吧,你让他们来一个负荆请罪试试,谁能拉的下这个面子?而廉颇的地位,在赵国,远在国的十大元帅之上,因为,赵国的大权都在他之手,他不高兴,造反,就连赵王都是他的阶下囚,但是,他却来了个负荆请罪,真是不得不令人震惊和佩服。

可以说,华夏五千年就出了这么一个道德高尚的圣人!

有人说,廉颇叛逃,其实不然,廉颇的逃往楚国和魏国,完全是为了赵国,他被小人陷害,若在赵国,势必难保‘性’命,他死了,那赵国就没希望了,所以,他要保住命,为的就是赵国的存亡,结果证明,他的确是这样的,赵王请他回去的时候,他八十多岁了,还想报效国家,还吃了很多,上马抡戈,表示自己没老,还能征战,为国家效力,结果,被‘奸’臣陷害,以为他老了,故而不用。

可见,他还是想着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到楚国,因为楚国离着国家近,他可以怂恿楚王在赵国危难的时候去救自己的国家,这就是他的目地,要不然,他完全可以往齐国和燕国去,不必往邻国去。

而且,说廉颇叛国,更是一大冤案,何为叛国?廉颇手握兵权,却放弃兵权一个人走的,这算叛国?

换做别的大将军的话,手这么多兵,赵国百姓又敬爱他,廉颇完全可以自己造反,打回赵国,试问,谁能是他的对手,那时候,赵王都是他的阶下囚,‘奸’臣能害的了他吗?换做是韩信,你试试看,换做是赵匡胤你试试看,对你好都要做皇帝,换做刘邦你试试看,换做其余的大将军你试试看,绝对被‘逼’的反了,但廉颇没这么做,而是放弃兵权逃走,内心,不想内战,品德的高尚,非是一般人能比的上的。

这些品德,试问,华几千年的英雄们,哪一个能比的上?

恐怕唯一能跟廉颇比拟的只有诸葛亮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这些事,孔子能做到吗?关羽能做到吗?

论品德,说廉颇是德圣,当之无愧,完全可以跟孔子、关公并驾齐驱,甚至还比孔子和关公令人可敬。

闲话休提,单说廉氏的祖先廉圣帝,他就是这么一个以国家民族为重,将个人的名誉得失看的轻的人,如今,炎国的危险,比之后来的赵国长平之战还危险,至少,长平之战,赵国还有‘精’兵十万,可以一战,抵挡一阵,可是如今的廉圣帝,手下的‘精’兵,只有不到两千了!

其余的,都是老弱‘妇’孺,人虽多,却是难民百姓,犹如一盘散沙,根本打不过蚩尤的‘精’兵,要兵没兵,要将没将,孤军作战,相差悬殊,可谓是太难了。

故而,廉圣帝才固守不出,用战术来说,这就是后世他的子孙德圣廉颇所用的战术,这就叫坚壁清野,拖延战。

拖的敌人疲惫不堪,拖的敌人心浮气躁,拖的敌人来攻山,以高临下,占据地利狠狠的打,拖的援军到了,两面夹击,势如破竹,一举消灭来犯的敌人,可以说,绝对是正确的战术。

但很多人不理解他,以为他怕死贪生,怯战、怯敌,有辱民族尊严。

这就是圣人跟凡夫俗子的区别了,凡夫俗子只好为了自己的名誉,逞一时之勇,却坑害了国家和民族,就算是英雄,也是赵括那种莽夫英雄,甚至是民族罪人。

这也就是炎帝将兵权和炎族两万百姓的生死存亡‘交’给一个外人的原因了,廉圣帝乃是黄帝的玄孙,炎帝让廉圣帝做元帅,却让他的孙‘女’做副手,可见,多么器重廉圣帝了。

因为炎帝了解廉圣帝的为人,廉圣帝大局为重,不但有勇,而且还有谋,可是他的孙‘女’龙‘女’,却心浮气躁,沉不住气,假如大权给了龙‘女’,龙‘女’说不定能坑了整个民族,当生死存亡时刻,炎帝不愧为圣人,选对了人,将大权给了廉圣帝。

廉圣帝传下令去,不得出战,甚至敌人骂,都不准回骂,而且,还不准发出动静,敌人就算攻山,没有到山头十丈范围内,都不准抵抗。

炎族的勇士们简直都气炸了肺,有很多去找炎帝的,说廉圣帝怯战、怯敌,有辱炎黄子孙的尊严,结果,炎帝不愧为炎帝,果然是伟大的圣人,将说廉圣帝坏话的人一一喝退,而且,还传下令来,再有敢言廉圣帝不是的,一律斩首示众,绝不容情。

这就是圣人和昏君的区别,圣人心里明白,会支持他所信赖的人,而昏君,总爱听信谗言,对这种人才束缚住。

可是炎帝是圣人,如今,生死存亡时刻,炎帝果然表现出圣人的伟大和‘精’明之处,支持廉圣帝,义无反顾的支持他。

廉圣帝有了炎帝的支持,任谁都无奈,虽然炎国的勇士们不服,但不敢违抗,因为,人家大权在握,若是不听,杀无赦。

廉圣帝压住了众人,根本不理会下面的骂战,敌人骂了足有一个时辰,骂的口干舌燥,山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龙‘女’望着心上人,苦笑道:“廉大哥,我真服了你了,这些畜生连你的祖宗十八代都骂出来了,你居然一点都不生气,我真服了你了。”

廉圣帝淡然一笑道:“骂人乃是无耻的人做的事,我们就当狗叫,就不会生气了,让他们骂,最好骂上个几天。”

二人正在说着话,就见下面的贼兵‘乱’了,一个个累的要命,都坐在了地上,坐在地上开始骂开了。

“廉圣帝,你个懦夫……”

“龙‘女’,你个烂货……”

“炎族的人,都是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