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6章 火攻3

第三百三十六章 火攻3

这乃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场火攻,第一场以火为攻的战略部署,首开兵家之先河,发明者,就是廉氏的祖先,廉圣帝!

鬼狐子虽然聪明,但做梦也没料到廉圣帝用火攻,而且,在那远古时期,还没有人用过火来打仗的,这也难怪他没看透了。

其实,就算日后的战场上,火攻普遍了,很多著名的谋略家都没想到,都所料不及,这个就叫当事者‘迷’。

像赤壁之战,曹‘操’如何,曹‘操’可以说是一位了不起的军事家了,比之蚩尤的谋士不知强了多少倍,但结果呢,八十三万人马被一把大火烧了个‘精’光,败在了火攻之下!

刘备如何,结果,猇亭之战,七十万人马也是损失殆尽,死在了火海!

还有号称鬼才的司马懿,那么的谨慎小心,结果,诸葛亮上方谷一把大火,差点将司马懿活活的烧死,若不是因为天下起了大雨,将火扑灭,司马懿早就完蛋了。

这些人都是了不起的军事家,而且,火攻的招数,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依旧计上当,吃了大亏,更何况,那时候还没有这种战例,蚩尤计,这更不怪他了,因为任谁都想不到火居然也可以杀敌,甚至比刀剑杀人更可怕。

蚩尤没料到廉圣帝来这么一招,根本不足为怪,鬼狐子没料到这一手,也不怪他无能,而是,那时候没有火攻的战例,谁都料想不到的事。

其实,就连廉圣帝自己,一开始也没想到这条计,但是,被‘逼’无奈,才动了脑筋,才决定火烧山谷,对抗数倍于自己的敌人。

不过,这场大火还是大火小用了,仅是烧死了两千五百来人,并未能将侵略的敌人全歼,其实,以这场大火的威力,别说是两千五百多人,就算是十万兵马,都逃不出一个活口!

蚩尤也算是幸运,因为他幸好听了谋士之言,并没有发动全部的兵力去攻山,否则,这时候三路兵马就已经全军覆没了,就连他蚩尤也定然葬身在火海了。

蚩尤都吓傻了,所有人都吓傻了,包括炎族的百姓,都惊呆了,因为,谁都没料到,一把大火的威力居然如此的惊人!

所以,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水火无情,一旦被引发,其的可怕,甚至整座山都能被引燃了。

炎帝望着这一片火海,望着火海惨叫的人,不由得黯然神伤,唉声叹气。

炎帝暗自庆幸自己的确没有选错元帅,但也替敌人感到惋惜,毕竟死的都是人!

为什么这世界人要自相残杀?

难道人的世界就不能和平共处吗?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难道人‘性’本恶?人本就是贪婪、凶残,乃是世上最该死的生命不成?

还是人类繁衍太快,只有彼此残杀,才能抑制住人口的过度繁衍?

炎帝长叹道:“唉,真是太惨烈了。”

龙‘女’高兴的跟个小孩子一样,不住的欢呼,一听爷爷说这话,嗔道:“爷爷,您就是太过仁慈啦,是他们来侵略我们的,他们杀了我们上万的百姓,难道不该死吗?我们不这么做,死的就是咱们,这些坏蛋,死了活该。”

炎帝苦笑道:“话虽如此,但毕竟是一条条的生命。”

龙‘女’道:“这话就不对了,他们要打咱们,死在咱们的刀剑之下,跟死在火海里,反正都是死,既然都是死,又有什么区别?”

炎帝道:“嗯,这话也是,怎么死,都是死,结果的确没什么不同。”

龙‘女’咯咯笑道:“哈哈,廉大哥,你可真了不起,我服了你了,这几日的鸟气总算没白受。”

龙‘女’说罢,开心的抱住了廉圣帝,淘气的在廉圣帝的脸颊上来了一个香‘吻’。

廉圣帝‘摸’‘摸’脸颊,一阵的苦笑。

这世上的东西总是对立存在的,有哭的就有笑的,有笑的就有哭的,有‘阴’就有阳,有男就有‘女’,有生就有死,矛和盾总是对立存在,这乃是这世界的规律。

如今,哭的就是蚩尤这方的侵略者,笑的就是炎帝这方的胜利者,蚩尤等侵略者哭了,炎族这方面的百姓却笑了。

人就是这样,通常快乐建立在别的生命的痛苦之上。

过年了,人类要过年,受痛苦折磨的却是被人类吃掉的那些动物,那些动物被人类宰杀,在油锅里炸,人却在开心的吃它们的‘肉’。

狼吃了羊,喂饱了肚子,狼高兴了,可是羊呢?羊却被狼吞噬掉,痛苦的死去!

草长林密,‘花’草树木正在沐浴着阳光的温暖,但羊却来吃草,将‘花’草糟蹋,‘花’草就痛苦了。

这个世界就这样的残酷无情,每一条生命,要活下去,都要将快乐建立在别的生命的痛苦之上,这就是这个世界无情的真面目。

所以,这世上的每一条生命其实都有罪。

人当然更是罪上加罪,更是这世上最不可原谅的种类。

就算是如来佛,都有罪,因为,就算他吃斋吃素,但斋素难道就是平白生出来的吗?吃的还不是植物?植物难道不是生命?难道不喝水?水有多少小生命?如来佛不就等于杀生害命了?

所以,不管是什么人,什么生命,只要是生命,其实都有罪!

今日吃了别的生命,谁知道明日将葬身在何处?

熊熊的烈火依旧在燃烧着,将无情的生命全部焚毁!

不但是人,就算是‘花’草树木,也全都葬身在了火海!

蚩尤终于在痛苦苏醒了过来,蚩尤仰天狂啸,跪在了地上,痛哭道:“各位好兄弟,我对不起你们,是我害死了大家!”

蚩尤说罢,狂吼道:“廉圣帝,你这卑鄙无耻的狗贼,有本事真刀真枪的决一死战,为何用‘阴’谋诡计,总有一天,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虽然隔着颇远,但蚩尤武功不错,嗓‘门’又高,所以,廉圣帝听的清清楚楚。

廉圣帝冷冷一笑,以内功将声音凝聚,传到了蚩尤的耳,缓缓道:“常言道,兵不厌诈,你何尝不是偷袭我们,难道就很光明正大吗?蚩尤,我早劝你回头是岸,是你执‘迷’不悟,才害死了这么多的生灵,这都是你的过错,难道你还不醒悟?真的想全族都被灭绝了,你才满足吗?”

龙‘女’大骂道:“你们这些畜生,这就是侵略的下场,早早投降,饶你们不死,否则,这些畜生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

蚩尤狂吼道:“你们这两个狗男‘女’,总有一天……”

龙‘女’朗声笑道:“你有那个本事吗?你不是很厉害吗?有本事,你过来呀?你不是想跟我们决斗吗?有本事,上山来,咱们决斗呀?怎么,你怕死了呀?不敢了呀?蚩尤,其实,你就是懦夫,又蠢又笨的懦夫,你若不是懦夫,你就上山来呀,我们决斗呀!”

龙‘女’可算是找到了报复的借口,总算能奚落对方一下了。

龙扬儿咯咯笑着,也大喊道:“来呀,懦夫,懦夫,有本事来呀!”

气的蚩尤在原地转了五六圈,被气的放了几个臭屁,但隔着三里地的火海,武功再高都过不去!

除非会飞,否则,想要到对面的山上去,就算是钢铁铸就的铁人,都能被烈火给焚化了!

蚩尤还不是神,当然不会飞,所以他再厉害也过不去熊熊的火海。

龙‘女’这个高兴,对众人道:“来人,给我骂,狠狠的骂,骂他们是懦夫,怕死鬼,有多难听,给我骂多难听!”

随着龙‘女’这一下令,不少被骂的狗血淋头的兵们,总算是扬眉吐气的报复回来了,立刻扯着嗓子开始骂开了。

“蚩尤,你就是个懦夫,有本事上山来呀!”

“蚩尤,你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狗贼,你若有情有义,你有本事往火里跳,跟你的弟兄一起死呀……”

“懦夫们,有本事上来呀!”

立刻,骂声震天动地,一万多人这么一骂,真是声势浩大,骂的贼人真是还嘴的余地都没有,因为,不及对面的人多。

对面虽然多是百姓,多是老弱‘妇’孺,打是打不过他们,但要比嗓‘门’,人人都差不多,两千七百多贼人,焉能骂的过一万五六千人?

炎帝长叹一口气,这么无聊的骂战,炎帝实在看不下去了,转身回到了山‘洞’内,去休息了。

廉圣帝也甚是觉得无聊,叹道:“龙妹,这里‘交’给你了,等大家骂够了,告诉大家,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除了半山腰巡逻的兵之外,其余的都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还有,好好的注意火势,一旦要蔓延到山上来,再砍树,或者浇水灭掉,千万不可大意,若有事,前来报给我知。”

龙‘女’笑道:“哈哈,你去睡觉去吧,我骂一阵出出气,我也去休息了。”

廉圣帝也无‘精’打采的离去了,进了山‘洞’,开始休息去了。

大火果然蔓延了,将山脚下的树木都引燃了,幸好,廉圣帝早就命人将山脚下七八十丈范围内的‘花’草树木砍伐一空,故而,大火只是在山脚下燃烧,并不曾烧到山上去。

但前面的三座小山却难以幸免了,大火已经开始往小山上蔓延了,而且,风助火势,火助风威,喷‘射’的火舌,迅的蔓延!

鬼狐子一看不好,赶紧拉住了近乎疯狂的蚩尤,大叫道:“大哥,不好了,咱们快撤吧,这小山等会就被大火也吞没了,火势已经无法收拾了!”

蚩尤一见山脚下,果不其然,只见风卷着烈火,往山头上迅的蔓延而来,不用一个时辰,整个小山又是一片火海了!

现在,所有人这才懂,为什么廉圣帝伐树,让伐自己山脚下的树,而且,一伐就是围着山伐了一圈,这三日以来,不是忙着做埋伏,就是砍树,原来就是为的今日这一场火攻。

一开始众人不懂为什么,现在才懂了,廉圣帝伐树,只是怕大火蔓延,火势无法控制,若是倒卷到山上来,火势控制不了了,那整个龙‘女’山就是一片火海,不但敌人要葬身在火海,就连自己都难以幸免。

所以,他才命人将山脚下的树都砍伐干净,七八十丈的范围内的树木都砍倒了,为的就是让火烧到山脚下,没有燃烧的东西,火势烧不到山上来。

假如不将树木伐掉,那火势烧到山上来,就会引火**了。

即便是这样,众人也觉得被烈火烤的炙热难当,被黑烟熏得都睁不开眼睛。

但神农山前后左右的三座小山上却有这么多的树木,也没伐树,虽然砍了一些,但不过是用来做埋伏的,根本不足以控制火势,很快的,就将树木‘花’草引燃了,汹涌的火势往山上倒卷而来,根本无法控制!

这火势已经难以控制了,虽然山的树木都不是干的,可是,烈焰之下无湿柴,就算是湿的,也很容易的被引燃。

所以,一旦森林发生大火,那火势是难以控制的,这里的大火也不例外。

喷‘射’的火舌将三座小山的树木都给引燃了,很快的,三座小山也成了一片火海!

蚩尤万般无奈,知道不赶紧逃离这座小山,那后果不堪设想,也顾不上跟对方骂战了,赶紧率领着剩余的一千来人,逃之夭夭,逃下了山,到了平地之处。

三苗族和死神族也不例外,赶紧也逃命。

三路贼兵聚在一起,望着三座大山上的烈火,望着冲天而起的黑烟,不仅都黯然长叹。

这么大的火势,这么歹毒的计策,简直乃是战争史上史无前例的一计新招,这就是火攻!

其实,在凌‘玉’霄用火攻烧了千里方圆的兽群之前,二百多年,廉圣帝也曾经用过火攻,不过,他的火攻大计小用了,仅是烧死了两千五百多贼人,而凌‘玉’霄一把大火,烧死了几百万的兽群,让千里方圆都成了火海!

虽然凌‘玉’霄的大火威力大一些,但廉圣帝却是第一个用火攻的人。

这场大火整整烧了两天两夜!

这两天两夜,神农山顶上的百姓们也遭罪了,因为,山上热的要命,下面就是火海,黑烟滚滚,温度极高,所有的百姓都躲在了山‘洞’内避热了,也没必要守山了,因为,除非是神仙,否则,谁也杀不到山上来。

而且,这两天,吃的也吃没有了,已经开始喝稀粥了,开始饿肚子了。

幸好,不用打仗,饿了就睡觉,也幸好,还有水,饿了就喝水。

假如再没有援兵,再没有粮食,再过三天,连稀粥都喝不上了,那就活活的饿死了。

虽然大火烧了两天两夜后熄灭了,但蚩尤依旧没来进攻,因为,大火虽然熄灭了,可是岩石却烫的很,一时半刻冷却不了,而蚩尤等部落的人,基本上穿的是草鞋,有的甚至赤脚,这么烫的岩石,若是踩上去,连脚都能给烫烂了。

又过了两天,岩石才渐渐的冷却了下来。

再看三座小山,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了,到处都是灰烬,草木皆化为了烟灰。

已经八天了,山上已经都饿肚子了,喝稀粥喝了三天了,第八天,连稀粥都没喝的了,援兵呢?援兵怎么还没到?

蚩尤呢?还会不会杀来?

敌人再若是攻山,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了,山上的百姓,已经饿的手软脚软了,根本无力守山了。

蚩尤这些日子以来真是憋气带窝火,但还没有办法,大火阻挡住了攻山,而且,他手下不过就只有这区区的一千多‘精’兵了,三苗族,不过就七八百兵了,死神族,不过就一千多兵了,这么点人马,再若是攻山,势必全军覆没。

三族简直都恨透了廉圣帝了,三族这次要跟炎黄二族拼了,死神派人立刻去部落调兵,十五岁以上,五十岁往下的男人都要参战,就连‘女’人,都要拿起刀枪,准备跟族共存亡,这一次乃是生死存亡之战,若败了,全族都有灭绝之危,所以,只能拼了!

三苗部落又调来了五百多‘精’兵,死神部落也一样,这四天主要就是去调兵了。

等援兵一来,蚩尤刚要打算再攻山,探马在一百多里地之外传来了消息,说黄帝已经出兵,断后的一千多人马都被黄帝消灭,黄帝率领的大军,正在路上,离此地仅有一百五十多里了!

听到这个消息,蚩尤大吃一惊,如今,炎帝还没消灭,黄帝的援兵到了,这可如何是好?

再要攻山,以廉圣帝之能,坚守一天一夜是不成问题的,等黄帝兵马一到,两面夹击,那必败无疑!

是先动用全部的兵力,先将炎族剿灭,还是先跟黄帝决战?

蚩尤召集三路兵马的总帅,立刻研究了对策。

死神乃是死神族的首领,跟蚩尤还是好朋友,也是蚩尤八十一人大结拜的一位,排行在五,人称死神圣祖。

死神身高过丈,青脸、赤须,双眼也是红的,用两把大镰刀,名叫死神半月镰,横勇无敌,威震西方,跟蚩尤并称为东西二战神。

死神就在其坐着,除了死神之外,还有三苗部落的首领蛮牛,三苗部落的首领蛮牛,也是蚩尤八十一人大结拜的一个,排行在四,人称牛四爷,生的是彪悍凶猛,威震南方的苗族部落,横勇无敌。

在蚩尤八十一人大结拜的弟兄,老大正是蚩尤,号称东方战神,三首六臂,天下,无有对手,乃是东方河北境界九黎部落的总首领。

老二名叫飞龙,乃是蚩尤自幼的死党,乃是蚩尤的左膀右臂。

老三名叫鬼狐子,乃是蚩尤的谋士,这几年,九黎部落威震东方,蚩尤成为东方九夷部落的首领,跟鬼狐子的出谋划策有分不开的关系。

老四就是三苗首领蛮牛,老五就是死神部落的死神圣祖。

蚩尤的势力最大,组成了东夷集团,跟炎黄二帝的华夏集团势力不相上下。

正是由于有鬼狐子,武有飞龙以及那些对他忠心的弟兄,所以,九黎一族威震东方,四周各个部落的首领都前来归顺,以蚩尤马首是瞻。

当时的天下,可谓是五分天下,在神州境内,有五个大部落,第一就是黄帝的部落,那是西方的霸主,第二就是炎帝,第三就是蚩尤的九黎部落,第四就是西方的死神部落,第五就是南方的三苗族部落,可谓是五分天下,这五家,乃是当时天下的霸主,每一部落,都是威震一方的霸主,炎黄二族联盟,威震西方陕西、湖北一代,乃是当之无愧的霸主。

在炎国南,就是三苗部落,势力不在炎族之下,虽然人没有炎族人多,但势力也不小。

再就是西方来的死神部落,在青海、西藏方的部落,最近崛起于西南,跟三苗族结盟了。

然后就是蚩尤的九黎部落,其实,三苗族和死神族,早就想并吞炎黄二族,但没有那个能力,因为,他们感觉到,假如炎黄部落再壮大下去,那对他们是很大的威胁。

所以,蚩尤这一联络他们出兵共灭炎黄二族,正两个部落首领的下怀,于是一拍即合,三家才出兵了,其实,三苗部落和死神族,也是为了自己部落着想。

而且,蚩尤跟两个部落的首领结成了生死之‘交’,等于是结盟了,一旦平灭了炎黄二族,三家共分天下,当然,死神族和苗族都尽力帮着蚩尤了。

在场商议军情的,都是三个部落的首领,蚩尤手下一一武,的就是人称奇谋塞狐狸的鬼狐子军师,武的就是蚩尤的死党飞龙大将军。

死神也有一个军师,名叫圣魂,人送外号,奇诡塞蛔虫,说此人好似别人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别人想什么,他都能知道,可见也是足智多谋的人物。

但就这么两个足智多谋的人物,却了廉圣帝的计策,可见廉圣帝的智谋,还比这二人胜了一筹。

三苗部落的军师虽然没有,可有三个巫师,一个号称巫神,一个号称蛊圣,一个号称蛊神,蛊神和蛊圣在断后,如今,生死不知,下落不明,还没有归队。

巫神自己在场,这巫神,号称苗疆第一巫师,乃是四大巫尊之首,巫术冠绝天下!

巫神有四个师兄弟,巫神乃是大师兄,巫圣乃是二师兄,可惜,巫圣惨遭徒弟报复,早就死去,蛊神和蛊圣,一个是三师兄,一个是小师弟,这四大巫师,乃是苗疆巫祖的四大爱徒,苗疆祖师爷死后,这四大徒弟就成了苗疆的顶梁柱。

蚩尤八十一友大结拜,当然,赛蛔虫的圣魂和巫神、蛊神和蛊圣都在其,不过,都排在了后面,紧随在蚩尤等首领之后。

除此之外,还有夸父族的首领,也是蚩尤的好兄弟之一,不过,夸父族人数不多,仅有四百多族人,还没有参战。

夸父族别看族人不多,可是,都是力大无穷,身高一丈六七尺的巨人!

夸父族虽然族人不多,可是却很有名,因为,夸父族出了一个勇士去追日,那就是夸父追日的故事,夸父追日,名震天下,虽然死在追日的途,但却震动了天下,故而,夸父族也随之驰名天下了。

后来,蚩尤‘诱’黄帝追杀,到了河北境界,就去请自己的结拜弟兄夸父族的勇士们来助战,黄帝一时不备,被夸父族的勇士给打的惨败,后来,黄帝经过九天玄‘女’的提醒,排兵布阵,用阵法才打败了夸父族的勇士,这当然是后话。

但不可否认的是,夸父族的首领,的确是蚩尤的结拜弟兄,蚩尤‘交’友甚广,最喜欢‘交’朋友,这一点的确是无可置疑的。

蚩尤的主张,那就是打,打他娘的,管他什么炎帝还是黄帝,不服就打!

但鬼狐子、圣魂和巫神坚决不同意,这三人都是智谋超群的人物。

最后,还是鬼狐子出了一个主意,鬼狐子道:“大哥,二哥,四弟,五弟,我看,不如咱们这样吧,大哥你呢,假装给黄帝打一场,假装不敌,败兵而走,引‘诱’黄帝前去追杀,将黄帝的兵马引到咱们的国土,集合兵马,将黄帝围剿在咱们的家‘门’口,这就叫‘诱’敌深入,大哥觉得如何?”

鬼狐子这招很高明,这也就是后来,为什么蚩尤打到了湖北,却在河边涿鹿跟黄帝决战的原因了,只因为这那是蚩尤用的‘诱’敌深入的计策,只可惜,黄帝太厉害,这招虽然高,但还是败给了黄帝。

蚩尤皱眉道:“这……这又有什么不同?”

鬼狐子微笑道:“大不相同,大哥,咱们引走黄帝,炎族元气已经大伤了,没有黄帝的保护,必然不堪一击,咱们引走黄帝,却让四弟和五弟将伏兵藏于山内,等黄帝的兵马一追杀咱们,离开了炎国,追到咱们那里去,炎国就空虚了,而四弟和五弟就趁虚而入,先灭炎帝,再断了黄帝的后路,到时候,炎族势单力孤,就算廉圣帝再厉害,也难以扭转败局,而且,咱们将黄族夷为平地,黄帝就算打赢了,家都没了,他往哪里逃?咱们再合兵一处,两面夹击黄帝,让炎黄二族死无葬身之地,大家觉得这条计策如何?”

这条计策可够歹毒的,蚩尤‘诱’敌深入,引走黄帝,而三苗族和死神族趁虚而入,血洗炎黄二族的百姓,将炎黄二族老巢端掉,黄帝闻讯家有失,定然军心大‘乱’,而蚩尤攻前,三苗部落和死神部落攻击黄帝的后路,两面夹击,让黄帝死无葬身之地!

而且,黄帝等人以为蚩尤败了,胜利冲昏了头脑,也不会想到这一手,必然会了毒计。

这一招,就叫做以退为进、‘诱’敌深入,真可谓是妙计,这也就是后来,蚩尤为什么打的炎帝都败退到了黄帝的部落,但却选择跟黄帝在他的地盘涿鹿决战的荒唐原因了。

其实,这乃是蚩尤的一计,‘诱’敌深入、趁虚而入的一计,蚩尤将黄帝的兵马引走,引到自己的地盘,却联络附近的部落,让黄帝有去无回,而与此同时,南方的三苗族和死神族,趁虚而入,攻打黄帝的后方,先断了黄帝的后路!

这一招,真可谓是妙计、毒计,就算是诸葛孔明也不过如此。

否则,绝不会出现这么荒唐的战场地点,否则,决战绝不会在河北,而应该在炎帝部落所在的湖北才对,其实,说白了,这不过就是蚩尤的‘诱’敌深入之计罢了。

而黄帝也的确了计,也是将计就计,乘胜追击,而后方,却安排下了重兵守住,令蚩尤的诡计破灭了。

也是因为这一战,彻底的让炎帝的部落跟黄帝的部落融为一体,炎帝部落的人逃到了黄国,跟黄帝的部落真正的融合在一起了,这才有了后世的炎黄子孙,也是蚩尤的叛‘乱’,让炎黄二族彻底的融为一体的,因为,若不融为一体,必然被灭,所以,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活下去。

蚩尤一听此毒计,真是大喜过望,死神等首领一听,也大喜过望,齐声赞这条计的妙处。

黄帝这次可算遇到了对手,廉圣帝也遇到了对手!

蚩尤大喜道:“好,就按三弟的办法做,真是妙计!”

死神道:“既然这样,明日我们就藏起来,暂且的退兵。”

蛮牛一拍桌子,道:“廉圣帝!龙‘女’!这一次,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正是强更有强手,一山还比一山高!

究竟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

神农山,再也不那么秀丽,因为,一场大火,将这里的树木都烧成了灰,原本葱郁秀雅的山林,却成了黑乎乎的一片。

虽然神农山主峰还尚在,但山脚下却也是一片狼藉灰烟。

都已经八天了,为什么援兵还没有到呢?

难道送信的人半路出事了,还是黄帝不重视?还是正在调兵,在路上呢?

其实,黄帝哪能不重视,炎国相当于黄国的‘门’户,也是黄族的盟友,正所谓‘唇’亡齿寒,炎族若灭了,黄族也危在旦夕,救炎族,就等于救自己,黄帝焉能不重视。

龙霞儿和龙冰儿去送信,一点都没耽搁,两个姑娘一天一夜没合眼,赶到的黄城,见到了黄帝,黄帝得知消息,也是大吃一惊,二话不说,连夜调兵,往四面八方征兵,凡是十五岁往上的都要参军,保家卫国。

但调兵需要时间,那能这么快的就将兵召集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