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7章 豪气1

第三百三十七章 豪气1

黄国的现象跟炎国是一样的,都是地广人稀,分布的很均匀,兵也分布在四周。。wщw. 更新好快。

虽然黄族差不多有三万人,但均匀的分布在方圆千里的地盘上,所以,兵也太分散。

要将四周的兵都召集到央的黄城,没有个几天功夫,哪能做得到?

而且,不但要准备兵,还要准备粮草和兵器!

一连五天,黄帝就忙活着这件事了,勉强召集了四千五百多兵,其,一千多童子兵和老人兵,十五岁以上的童子兵和五十岁往下的老人兵

这些兵战斗力不言而喻,完全是豆腐渣,但有总比没有强,黄帝也真会用人,就用这些不堪一击的新兵去管理粮草,在后队督粮,这就叫各有其用。

而且,这一千多兵,兵器不足,没办法,只要用竹子削尖了,做竹枪用。

而且,黄族也不能没有兵,万一敌人绕路杀来呢?

而且,黄族的百姓也分散,所以也要集。

这几天要做的事何其之多,当真是忙坏了。

常言道,十万人才能选出一千兵,因为老弱病残、‘妇’孺儿童这么一去掉,就只能选出千余人罢了。

可是黄国三万族人,却选出了四千五百兵,可见,已经是将黄国所有能动用的人都上了战场了。

试想,三万人,有一半是‘女’人吧,‘女’人能做什么?除了会生孩子,耕田纺织,相夫教子之外,上了战场,能打的过男人吗?

所以,这一万五的‘女’人必然要排除在外。

这就只剩下了一万五男人,而这男人,五十岁往上的能打仗吗?

那时候,一个人能活到五十岁,那就老的不成样子了,别说打仗,根本就是‘混’吃等死了,因为,那时候生活条件不行,吃的也不行,故而,五十岁就是老头了,根本打不了仗了,那像今天,五十岁还算年轻。

所以,五十岁到六七十的老人再排除三四千人,顶多男人,就只有一万人了。

这一万人,孩子总有吧,十岁以下的孩子,最起码占个三千多人吧,再十岁到十五岁之间的半大孩子,也有个三千来人吧,所以,黄族能打的‘精’兵壮汉,仅有三千多‘精’兵。

三万族人能挑出三千‘精’兵,这就已经很不错了。

但这场大战实在是太可怕,不但男人要参战,‘女’人也不能闲着,‘女’人拿起刀枪,自己保护自己,一旦敌人趁虚杀到后方,那就该到了年轻‘女’人拼命的时候了

黄帝留下了五百童子兵保卫老窝,一千老兵押送粮草在后方,三千‘精’兵开路,浩浩‘荡’‘荡’的直奔炎国杀来,来救援炎帝。

等黄帝出兵,那已经是第六天的事情了,炎国的都城离着黄国有五百多里地,两天能赶到就不错了,所以,第八天的黄昏,黄帝才算赶到,日行军二百多里地,可见行军的度了。

而且,廉圣帝等人被困是八天多,还有两天,蚩尤没到,那时候,粮食就不多了,所以,等于是十天了,饿肚子都四天多了。

黄帝调兵很迅,龙霞儿送信,用了一天一夜的功夫,调兵,黄帝用了五天五夜的功夫,这就六天过去了,这才算是差不多了。

黄帝出兵后,其,还跟断后的三苗兵打了一场,不言而喻,苗兵根本打不过黄帝,全部战死在河边。

其实,这也不奇怪,一千苗兵,被廉圣帝和龙‘女’等人这么一闹,损失了六百多,仅剩下这四百多苗兵,焉能是黄帝三千人马的对手?所以,一走一过,就将断后的苗兵铲除了。

等第八天黄昏时分才到了战场,离着龙‘女’山还有一百多里地,蚩尤立刻出兵,跟黄帝打了一场‘激’烈的战斗,黄帝跟蚩尤一场‘激’战,蚩尤损失了二百多兵,一见不是对手,逃走了,黄帝也不追赶,就驻兵在炎国的炎城了。

其实,非是蚩尤不是对手,而是,蚩尤要用‘诱’敌深入的计策,假装打不过黄帝,要引‘诱’黄帝来追杀,而让其余的两路兵掐断黄帝的后来,将黄帝的老巢一窝端了,然后集合兵力,将黄帝消灭在他的老巢,这就是这条毒计的用意,黄帝哪里知道,还以为蚩尤跟炎帝打的元气大伤了,故而,才不是对手。

黄帝打败了蚩尤,由于天黑了,不便追杀,所以,并没有追赶,黄帝八天赶到了炎城,已经是神无比了,最快的度了。

黄帝将兵马驻扎到了龙‘女’山对面小山脚下十里地外扎营,龙霞儿和龙冰儿等不及,不知道廉圣帝等人究竟如何了,只知道,一定在龙‘女’山,但龙‘女’山有没有被铲平呢?

就连龙霞儿和龙冰儿心里都没底了,因为,龙‘女’山的前面三座小山,已经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黑灰,显见,被一把大火烧成这样的,是不是所有人都死在火了?是不是蚩尤放的火?廉圣帝等人都被烧死了?

她们却不知道,这场大火非是蚩尤放的,而是廉圣帝自己放的

黄帝心里也没底,一见现场的惨状,真要是蚩尤放火烧山,那山上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逃出来。

龙霞儿和龙冰儿要连夜去寻找廉圣帝,黄帝也正下怀,派出了自己的坐骑应龙驮着两个姑娘去山上找人。

黄帝的应龙,不但是黄帝的坐骑,负责拉着黄帝的龙辇,还负责保护黄帝的安全,更是黄帝一个得力的大将,号称神龙天将。

黄帝手下有龙、虎、罴、貅四种灵兽,号称四大天将,都是四种动物成神的,龙,就是指的这应龙,号称神龙天将。

虎,号称飞虎天将,这虎,乃是一头白虎,生着一对‘肉’翼,十分的勇猛。

罴,其实就是熊的一种,乃是人熊,号称神力天将,十分的勇猛。

貅,又名叫貔貅,是上古年间的一种灵兽,聪明伶俐,也是黄帝的宠物,号称神智天将。

有传说,说黄帝是六种神兽,其实不然,貔和貅其实是一种动物,熊和罴,其实又是一种动物,故而,是四种猛兽才对。

黄帝有了这四种猛兽辅佐,更加如虎添翼了。

这一次,黄帝让应龙驮着两个姑娘到山上寻找廉圣帝和炎帝,但一想,又不放心,索‘性’,连白虎也派了去。

应龙是一条四爪青龙,生着一双翅膀,足有一丈五尺多长,十分的凶猛

这条应龙后来跟一条神鱼生下了一个儿子,那就是龙鱼,后来,凌‘玉’霄骑着的神鱼龙龙,就是这条应龙跟天界的神鱼所生之子,就是来给‘玉’霄做坐骑的。

这条应龙和飞虎,龙霞儿和龙冰儿并不怕,因为,她们见到不是一次两次了,她们是龙‘女’的心腹,龙‘女’随着廉圣帝去见黄帝的时候,这两姑娘见过,也‘摸’过两只灵兽,这两只都是灵兽,都很通灵,虽然凶猛,但却不伤害人,所以,两个姑娘不怕。

龙霞儿骑上了应龙,抱着应龙的脖子,笑眯眯的道:“龙哥哥,拜托你载我一程了,有劳了。”

应龙不住的点头,虽然不会说话,但却能听的懂人话。

龙冰儿也骑上了飞虎,两只灵兽载着两个姑娘一直往龙‘女’山飞去。

巍峨高耸入云的龙‘女’山,原来叫做神农山的,自从龙‘女’到哪里修道后,就改名为龙‘女’山了,两个姑娘就随着龙‘女’,在山内待了好久了,这座山她们太熟悉了。

两个姑娘骑着两只灵兽,就到了半空,刚刚落下坐骑,到了龙‘女’‘洞’外,就被人发现了!

龙‘女’山里的人虽然都饿的手软脚软,但廉圣帝军纪甚严,没有一个兵敢懈怠的,大火灭了,敌人随时攻山,焉能不小心的巡逻防守呢。

所以,两个姑娘刚落在山上,就被发觉了。

龙霞儿一见是无数的兵,也不知是哪里的兵,赶紧叫道:“喂,我们是龙‘女’姐姐手下的‘侍’‘女’,你们都是什么人?是蚩尤的人吗?”

龙霞儿和龙冰儿又骑上了坐骑,拔出了剑,随时准备拼命。

“我们是炎国人,你们真的是圣‘女’的手下?”

龙霞儿大喜,赶紧将剑归鞘,在龙背上跳了下来,喜道:“你们真的是自己人?快,快带我们去见龙姐姐!”

龙冰儿赶紧喝道:“霞妹,你也太容易相信人了,小心敌人骗你

!”

龙霞儿心无城府,天真烂漫,真没想到这一点,一想到这个,吓的又跳上了龙背,拔出了剑,小心防备着。

因为,龙冰儿说的不假,谁知道这是不是敌人伪装的?假如敌人伪装的,那她们不危险了?

龙冰儿不像龙霞儿这般的天真,轻易的就信人,龙冰儿厉声喝道:“你们若是廉圣帝和龙‘女’的手下,立刻将二人请出来,否则,我们不信,我们的确是龙姐姐的手下,让龙姐姐出来一认就知道真假了!”

龙霞儿道:“对,你们快去送信,就说,龙霞儿和龙冰儿搬兵来了,龙姐姐听到,一听会出来见我的,快去!”

这些巡逻的兵们也将信将疑,但不敢耽搁,赶紧去送信。

龙‘女’和廉圣帝正在‘洞’内发愁,如今,粮食已经没有了,连稀粥都没的喝了,都饿了两天两夜了,就连炎帝都饿了肚子了,再要过两天援兵还不到,不用敌人来打,敌人只要困住山,山上的人都能活活的饿死了。

山上已经饿死了一些体弱的人了,其实,已经算是饿了四天了,因为龙‘女’等人乃是首领,故而,他们不能饿肚子,还有点稀粥喝,可是,其余的普通兵,早就饿了四天多了,山上的野菜几乎都挖没了,已经开始吃树叶了。

故而,很多人由于饿,加上劳累,又吃的是树叶,消化不良,故而,山上已经死了一些人了。

再要是过三天没有援兵来,就连龙‘女’和廉圣帝都能饿死。

廉圣帝和龙‘女’饿的要命,这些日子以来,仅是吃稀粥,还指挥着打仗,早就饿坏了,但饿也没用,只能挨着,龙‘女’‘洞’内积存的粮食早吃光了,能吃的都吃了,人太多了,两万多人要吃饭,那一点粮食焉能够吃的。

廉圣帝神农鼎虽然能盛不少的粮食,但早就给不少的百姓做种子了,回来后,还没来得及装粮食,根本就是空鼎。

所以,廉圣帝和龙‘女’饿的头昏眼‘花’,没有办法,正在静坐,不去活动,饿了就去喝水,省的一活动,更饿。

后来,这场战争结束后不久,炎帝就病故了,跟这次饿肚子大有关系,就因为,炎帝年纪大了,加上这**日吃喝不上,身体虚弱,得了病,故而,没过几个月,炎帝就归天了

炎帝死后不久,不到半年,黄帝骑着应龙也上了天界,成了神仙了,自此,炎黄二帝,都归天了,一切都跟这场大战有关。

二人正在发愁,前来送信的兵跌跌撞撞的前来报信,说龙霞儿和龙冰儿到了,就在‘洞’外,龙‘女’和廉圣帝大喜,龙‘女’和廉圣帝赶紧出来查看,一见,在众人的包围,正是龙霞儿和龙冰儿,除了这俩姑娘之外,还有应龙和飞虎。

“龙姐姐!”龙霞儿一见果然是龙‘女’,不由得大叫一声,扑向了龙‘女’。

龙霞儿乃是‘性’情人,虽然仅仅隔着几天,龙霞儿却提心吊胆,每日每夜担心龙‘女’的安危,一见龙‘女’没事,哭着扑向了龙‘女’。

龙冰儿也是‘性’情的‘女’子,但她不像龙霞儿那般的感情丰富,一向跟龙‘女’保持着距离,因为,彼此的身份不同,不能越礼。

龙冰儿走到龙‘女’近前,给龙‘女’施礼,亲热的叫了一声龙姐姐,然后跟廉圣帝打了招呼,就不再多言了。

龙‘女’也哭了,因为,为了搬兵,好姐妹九死一生杀出了重围,而且,龙霞儿和龙冰儿的丈夫战死,死的是那么惨,龙‘女’一想到这些,就觉得对不起好姐妹。

龙‘女’一手揽着龙霞儿,一手揽着龙冰儿,三个姑娘哭成了一团。

哭罢多时,几人这才到了‘洞’内,诉说情况,龙冰儿和龙霞儿先去拜见了炎帝,然后跟廉圣帝和龙‘女’坐下攀谈。

说了一会话,廉圣帝听说援兵到了,决定,等天一亮,立刻下山,跟黄帝的兵马会合,因为,再若不下山,就活活的饿死了。

廉圣帝让龙霞儿和龙冰儿先回去送信,让黄帝派人连夜送上点粮食来,因为,大家都饿了好几天了,再不吃东西,恐怕连下山的力气都没有了。

两个姑娘不敢耽搁,赶紧骑着应龙和飞虎,连夜下山报信去了。

黄帝闻听大多数人无事,这场大火是爱孙廉圣帝设计放的,烧死了敌人好几千人,黄帝大喜,真以廉圣帝为豪,一听要粮食,黄帝二话不说,立刻分出了八百人,一人背着一袋粮食,连夜上山送粮

有了粮食,廉圣帝大喜,赶紧派人做稀粥,还不能吃的太饱,要不然非要撑死不可。

饿的太久的人是不能吃的太饱的,最好是先喝稀粥,否则,真能撑死,有不少饿坏了的人,不知利害,拼命的吃,故而,没饿死,反而撑死了,所以,饿了好几天的人,只能先喝粥,慢慢的再吃东西才行,廉圣帝难能不懂这个道理。

这里的人,其实等于饿了五六天了,要不是廉圣帝有令,一开始就喝粥,大家早就活活的饿死了,喝了三四天的稀粥,又饿了两天多,任谁都受不了。

真若是吃饱了,那真能撑死,八百人背来的粮食,也仅够两万人吃一夜的,仅够喝粥的。

但吃点东西,就有力气了,就不会饿死了,等合兵一处,大家就活了。

炎帝早就病了,要不是身边有两神医廉圣帝和龙‘女’,恐怕炎帝这条命就‘交’代了,但就算这样,炎帝也仅剩下了半条命了。

不过,吃了点东西,炎帝的‘精’神好多了。

天终于亮了,廉圣帝和龙‘女’保护着炎帝以及众多的百姓,浩浩‘荡’‘荡’的下山了,跟黄帝的兵马会合在了一处。

炎帝跟黄帝并肩坐在了一起,彼此十分的亲热,黄帝虽然打败了炎帝,可没杀炎帝,炎帝也服了黄帝,二人不但没结仇,反而成了好朋友,而且还义结金兰,成了结拜弟兄,当然,炎帝大,黄帝小,炎帝是大哥。

能有资格坐在大帐内跟炎帝、黄帝一起坐着的,除了廉圣帝和龙‘女’之外,其余的战将根本不够资格。

像后来的帝喾、颛顼等五帝的二人,如今在黄族守城,并不曾出战。

所以,炎黄二帝身边除了廉圣帝和龙‘女’之外,就是炎帝的儿子们了,炎帝的儿子们,也没有这个待遇,而且,大多数负责百姓的工作,也很少在大帐内。

只有廉圣帝和龙‘女’有这个资格,因为,二人是炎黄二帝最宠爱的玄孙,也是这次大战的主送大功臣,所以,二人在坐

一行人正在议论下一步的军情,有探马报,说蚩尤在外挑战。

龙‘女’和廉圣帝早就气坏了,早就想会一会蚩尤,但为了百姓,二人一直忍着。

当下龙‘女’请令道:“孙‘女’不才,愿去战蚩尤!”

廉圣帝也请令道:“孙儿也请支令箭,愿去会蚩尤!”

黄帝沉思片刻道:“蚩尤勇猛无敌,你二人何必非要跟他硬拼?”

龙‘女’道:“圣人有所不知,蚩尤等狗贼辱骂我们不敢跟他们决斗,今日,我们要一雪前耻,跟蚩尤决斗!”

廉圣帝道:“不错,若不跟他决斗,显得我们怕了他!”

二人早就憋着一肚子要战蚩尤,只是为了国家和民族,没有这么做,所以,忍这口气多时了。

这次蚩尤来挑战,正好跟蚩尤决斗,雪不敢决斗之耻。

二人这次是‘私’人身份去决斗,以前是国家民族的位置上不能去决斗,所以,有了兵马,二人要以‘私’人身份去战蚩尤。

黄帝只好点头道:“好吧,帝儿,逸儿,千万谨慎。”

龙‘女’道:“谅也无妨!”

黄帝道:“廉圣帝,龙‘女’听令!”

“在!”

“我给你二人一千五百‘精’兵,前去会战蚩尤!”

“遵命!”

廉圣帝和龙‘女’接令,点一千五百‘精’兵,在寨外排开了阵势。

廉圣帝和龙‘女’身边,有龙冰儿、龙霞儿、龙扬儿和雪儿四个姑娘相随左右

果不其然,蚩尤正在寨‘门’前挑战。

廉圣帝和龙‘女’并肩上前,离着蚩尤的兵马三十多丈,两军对圆。

蚩尤一见廉圣帝和龙‘女’,真是恨得咬碎了钢牙!

蚩尤迈步上前,大喝道:“廉圣帝,龙‘女’,有本事,跟我决一死战!”

那时候,还没有什么骑马打仗的,多是步战。

蚩尤戴着三个铜面具,手拿三般兵器矛、斧、刀,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廉圣帝冷笑道:“蚩尤,你不是说我们不跟跟你决斗吗?今日,我就会会你究竟有什么了不起!”

廉圣帝说罢,对龙‘女’道:“龙妹,你暂且观战,我去会会他!”

龙‘女’道:“我去,我气坏了!”

廉圣帝道:“谁去不一样,还是我去。”

龙‘女’知道廉圣帝是要尊严的人,所以,只好忍耐。

蚩尤狂笑道:“你们俩还是一起上吧,我若怕你们一起上,就不是战神!”

龙霞儿骂道:“我呸,你算什么东西?你也够资格说是战神?真不要脸!我龙姐姐和廉哥哥要打你,用的着一起上?你也配吗?你看看你那熊样,还戴着个破面具,怎么长得难看,没脸见人啊?”

龙‘女’咯咯直笑,龙霞儿伶牙俐齿,可不像她一样不会说话,不会辨理,不会骂人。

蚩尤怒道:“我愿意带面具,用你这臭丫头管了?”

龙霞儿骂道:“谁爱管你,你最好戴着那遮羞铁面具,省的吓坏了小孩子,你以为本姑娘想见你那恶心的模样?别脏了本姑娘的眼睛,喂,你那破面具,多久没洗了,看看脏的那模样,你也有脸戴着,恶心死了,喂,看你那脏模样,几年没洗澡了吧,我在这都闻到臭味啦,尤其是你的那双臭脚,大家看看,脏死啦,在这都闻到臭气了,你怎么这么恶心,这么不讲卫生呀?大家闻到蚩尤身上的臭味没有?”

一千五百多兵这个笑,放声大笑,笑的蚩尤脸红脖子粗,满面的羞愧,暗骂龙霞儿这张嘴真损

龙霞儿接着骂道:“再看你的那些破兵吧,一个个都光着一双臭脚,难怪臭气熏天呢,你们不愧是野蛮的民族,连鞋子都不会穿呀?就你们这种野蛮的人,活着有什么意思?早就应该自己找块豆腐撞死得了,要不然,去找根面条,上吊得了,省的出来丢人现眼的,看看,看看,连上衣都不穿,明,礼仪呀,你们不懂呀?连最起码的明礼仪都不懂,人岂不跟畜生一样?这跟畜生有什么区别?你们也算是人?干脆,就叫你们畜生得了。”

龙‘女’笑的肚子都要痛了,龙霞儿滔滔不绝,气的在场的贼兵炸了肺。

蚩尤气的摘掉了一个面具,怒吼道:“臭丫头,闭住你的臭嘴!”

龙霞儿骂道:“放你的臭屁吧,本姑娘用你管了?喂,你摘下面具做什么?看你那熊样,长得都没个人样,赶紧戴上,省的本姑娘看着恶心要吐,呕……喂,你是不是畜生成‘精’呀?还战神,啊,呸,战屎还差不多,看看你,还生着三个脑袋,六条手臂,简直就是个怪胎,怪物,要是我以后生个儿子像你这种模样,我要是你娘的话,生下来,我就将你浸到‘尿’壶里淹死你,省的你长大后祸害人,为祸世人,你娘当年没用niao淹死你,可见你娘也不是什么好鸟……”

可把蚩尤给气坏了,蚩尤平生最恨说他是怪胎怪物,因为,他的确是怪胎,生下来就三头六臂,没少被人耻笑,龙霞儿毫不客气,专‘门’揭短,蚩尤又羞又臊,一张黑脸都气红了。

廉圣帝苦笑着直摇头,因为龙霞儿太淘气了,这也难怪龙‘女’当时被骂的时候,说要是龙霞儿在就好了,因为,龙霞儿伶牙俐齿,可不像其余的姑娘那样的不会骂人,她是什么都能骂的出来,把蚩尤给损的简直无地自容。

却把龙‘女’给乐的前仰后合,其余的姑娘也都笑的‘花’枝‘乱’颤,因为,龙霞儿就这么可爱。

那一千五百多兵也一个个笑的肚子疼,龙霞儿内功不错,一千五百多人又不算太多,排成一字阵,听的清清楚楚。

这倒好,双方主将没等决斗,先进行了一场骂战,蚩尤一个是身份在那里,哪能跟龙霞儿斗嘴,再一个,他也是拙嘴笨舌,论骂人也不是龙霞儿的对手

而且,他的军师这次没带,因为,鬼狐子武功一般,他这才是来‘诱’敌的,哪能带军师来,万一出了事,那就坏了,所以,鬼狐子不在他身边。

蚩尤气的哇哇暴叫,暴跳如雷,龙霞儿接着道:“大家听听,这是人叫唤吗?简直就是叫驴呀,喂,蚩尤,你是不是野驴成‘精’呀?说实话,是不是?”

“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就连蚩尤手下的一千多兵都差点笑出声来。

蚩尤气的不理龙霞儿,大喝道:“廉圣帝,要决斗赶紧决斗,为什么让个臭丫头在这疯言疯语的,有本事,现在决斗吧!”

龙霞儿根本不管这一套,骂道:“蚩尤活驴,你以为这是你家啊?这是我们炎国,我们炎族的土地,本姑娘是炎族人,想怎么说话,用你管了,你待的地方可是本姑娘的家,你不请自来,就是强盗,狗贼,本姑娘有权让你滚蛋,你要是有脸有皮的话,你就该夹着狗尾巴赶紧滚蛋,滚出我们炎族人的家,大家说对不对?”

“对!蚩尤活驴,赶紧滚蛋!”

“滚出炎国境内……”

蚩尤无言以对,因为,龙霞儿这次说的一点错都没有,这里的确是她的家,她的国家,她的部落,蚩尤的确是侵略者,不请自来,按道理说,的确应该滚蛋。

只要侵略者,侵略到别人的国家,那人国家的族民,每个人就有权利让侵略者滚蛋,这个道理,就算是说破天,侵略者都没有道理反驳。

龙霞儿振臂高呼道:“大家一起替廉大哥助威,跟我一起喊,蚩尤活叫驴滚蛋!打倒活驴……”

一千五百多兵还真听话,一听龙霞儿带头骂蚩尤,立刻振臂高呼,一起骂开了。

蚩尤又羞又臊,转头对手下人道:“来人,擂鼓!”

“咚咚咚咚……”战鼓响了,于是,战鼓跟骂声‘交’织在一起,这个‘乱’就别提了。

龙霞儿也喝道:“来人,擂鼓助威,给廉大哥助威

!”

立刻,两方面的战鼓都响了,震天动地!

廉圣帝直皱眉,迈步上前,前来会战战神蚩尤。

蚩尤一见廉圣帝上前,恨得咬牙切齿,一想到自己的结拜弟兄都惨死在廉圣帝的手下,一想到那三千多‘精’兵,都被廉圣帝一把大火,一阵厮杀,死的惨不忍睹,真是咬碎了口牙。

没等蚩尤上前,蚩尤的一个结拜义弟上前道:“大哥,杀‘鸡’焉用牛刀,让小弟先去会会廉圣帝!”

没等蚩尤同意,一个身高过丈的壮汉,手提两把大铁勺,直奔廉圣帝!

蚩尤一见,正是自己的结拜弟兄,人称野鬣,勇猛善战。

野鬣身高约在一丈二尺左右,乃是一个大个,比廉圣帝都高了三个头,廉圣帝简直成了小人了。

野鬣手用两把炒勺,就跟炒菜的炒勺一个模样,不过却大了好多,一把炒勺足有三尺那么大,勺子都有人脑袋那么大。

野鬣跳到廉圣帝的近前,大喝道:“廉圣帝,我来会会你!”

廉圣帝不屑一顾,冷笑道:“你是什么东西,我不杀无名的鼠辈,赶紧给我滚回去,让你们的族长蚩尤过来。”

野鬣怒吼道:“廉圣帝,你少要张狂,要想跟我大哥决斗,除非打败我。”

廉圣帝冷笑道:“好吧,既然你自己找死,我就成全了你,报名受死!”

野鬣大吼道:“八十一友大结拜之一的野鬣是也,排行第二十五位,廉圣帝,你杀我四十多名结拜弟兄,今日,我要替我的弟兄们报仇,接招!”

野鬣大吼一声,一招流星赶月,左勺在前,右勺在后,奔廉圣帝的脑袋就砸!

廉圣帝一见两把勺子来了,冷冷一笑,连赤霄燚炎剑都没拔,对付这种猛将,以廉圣帝的武功都不屑于动用宝剑!手机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