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42章 破贼3

第三百四十二章 破贼3

时间不大,龙霞儿被蛊神一脚给踢在了屁股上,踉踉跄跄的跌出去了很远,蛊神刚要杀龙霞儿,被曲赋和龙静儿拼死挡住,龙扬儿不顾疼痛,也杀了上来!

龙霞儿气的在地上爬起了,等爬起来,一眼看到了地上的黄土灰尘,不由得灵机一动,赶紧‘弄’了一袖口灰土,直奔蛊神杀来!

这时候都拼了命了,那会讲什么道义不道义,卑鄙不卑鄙,龙霞儿什么都不管了,只要能杀了这狗贼,她宁愿做天下间任何的卑鄙事。。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

这种撒人眼睛的伎俩,的确是太不光明正大,不过,这种时候她这么做,根本无可厚非,尤其是对付恶人,这更是无可厚非的。

而且,蛊神也是用暗器,也非是光明正大,这种时候,任何手段能杀了对方,那谁都会不择手段!

龙霞儿大叫道:“都闪开,看我的!”

蛊神心中好笑,心道:“你又能耐我何?你们四个人联手也就跟我打个平手,如今,两个人中了我的毒,这一活动,毒气加快,再一会,就必死无疑了,我还打不过你?”

但就见龙霞儿飞身扑来,二话不说,先将自己的剑抖手掷出,奔蛊神‘射’去!

蛊神心道:“看你的,就这本事?”

蛊神铁杖一晃,将龙霞儿的剑给打落,就在这时,龙霞儿衣袖一抖,喝道:“看暗器!”

蛊神刚打落龙霞儿的剑,一听暗器,猛抬头一看,立刻就倒霉了,只见尘土飞扬中,一袖子的土正撒进了他的眼中!

蛊神满脸都是土了,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种沙土暗器,神仙也无法破解,若是别的暗器,什么飞刀飞针了,不见得能伤了他,但这是土,根本无法躲避,蛊神正被撒了一脸。

“啊……”蛊神被尘土‘迷’了眼睛,不由自主的双手就去捂着眼睛!

龙霞儿早就不顾‘性’命了,撒出一袖子灰土‘迷’了对方的眼睛,紧接着飞身扑了上去,就将蛊神一头给撞倒在地!

蛊神还没等爬起来,曲赋和龙静儿二人不顾一切,飞身接着扑了上去!

曲赋紧紧的抱住了蛊神的一条‘腿’,死死的不松手!

龙静儿则抱住了蛊神的腰和一只手臂,张开嘴就咬!

蛊神别看摔倒了,武功可尚在,蛊神知道‘性’命攸关,赶紧用脚就去踢曲赋,砰砰砰几脚,正踢在曲赋的心窝上,但曲赋早就玩了命,就是不松开他的‘腿’,任凭再怎么踢,曲赋根本不撒手!

而另外一个‘女’人更可怕,龙静儿跟疯了似的去咬他,抱着他的腰和一只手臂,将头一低,趴在蛊神的腰上就疯狂的撕咬开了!

蛊神剧痛无比,腰上的一块‘肉’被生生的咬下来一块!

蛊神一见不好,急忙松开手中的铁杖,用令外一只手没头没脑的就去砸龙静儿,啪啪啪,一连三掌,都拍在龙静儿的后背上!

砸的龙静儿口喷鲜血,但龙静儿咬紧牙,就是死死不松手!

二人拼死的缠住了蛊神,因为二人知道,若不缠住他,龙扬儿和龙霞儿绝没机会杀了他,别看他‘迷’了眼睛,若是蛊神逃命,逃出去,他们就追不到了,等他擦干净眼中的土,回来报仇,谁也活不了!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逃了,要趁此机会杀了他,所以,曲赋才拼命的抱住了蛊神的‘腿’。

曲赋疯狂的大叫道:“扬儿,霞儿,快,快杀了他,快!”

龙扬儿爬起来,一剑狠狠的先剁掉了蛊神砸龙静儿的一条左手臂,将他的左臂齐肩斩落!

蛊神痛的惨叫一声,将另外的一条‘腿’照着龙扬儿蹬去!

龙扬儿躲避不及,被踢在了‘腿’上,摔出去了一溜跟头!

就在这时,龙霞儿也爬了起来,捡起地上的剑,狂吼一声,奔蛊神的那只踢龙扬儿的‘腿’斩落!

“啊……”蛊神惨叫一声,左臂和右脚整个的被两个姑娘给斩断,而右臂和左‘腿’却又被龙静儿和曲赋死死的给抱住了!

龙霞儿一剑斩了蛊神的‘腿’,狂吼道:“你不是厉害吗,你倒是狂啊!你倒是杀我呀!”

龙霞儿飞身跳起多高,双手握剑,狠狠的扎进了蛊神的肚腹内!

“狗贼,叫你猖狂……”

龙霞儿双手握剑,对着蛊神的肚腹猛地就是一通‘乱’戳!

不过眨眼间,蛊神惨叫不断,惨死在龙霞儿的剑下!

蛊神真是死不瞑目,他一身的本事,武功仅在巫神和死神之下,本来,以他的武功,四个人联手,不过就能跟他打个平手,而且,他偷放暗器,伤了两个,那两个一死,他是必胜无疑的,准能活着离开此地。

但他万万没料到的是,龙霞儿竟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竟然用土撒他的眼睛,令他一时不备,中了龙霞儿的暗算,又被龙霞儿撞倒,接着又遇到曲赋和龙静儿这两个疯子,被牢牢的缠住,脱身不得,这才被龙扬儿斩了手,龙霞儿又将他的脚剁掉了,这才惨死在四人的合力之下。

蛊神焉能死的瞑目,瞪着一双满是灰土的眼睛,早就断了气。

龙霞儿累的筋疲力尽,她虽然解了气,可是龙静儿却不解气,龙静儿满嘴是血,挣扎着站起来,二话不说,扑倒蛊神的耳朵上就咬!

等她松开嘴,嘴里多了一只血淋淋的耳朵!

龙静儿还是不解恨,双手齐出,奔蛊神的两个眼珠子就抠,将蛊神的眼珠子生生的给抠了出来,用手给捏的粉碎!

龙静儿挥动着拳头照着蛊神的脸就打,打的蛊神满嘴的牙齿都碎了,一张脸成了猪头,被打的血‘肉’模糊。

这就是侵略者的下场,侵略者的下场就是死的惨不忍睹,所以那些企图侵略别人,还有没开始行动的野心家们,一定好记住这个教训,否则,蛊神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

龙静儿仰天大叫道:“寿哥!静儿替你报仇了,替你报仇啦,我这就随你去了!”

“姐姐!姐姐!”龙霞儿喘了口气,爬过去就抱住了龙静儿,痛哭道:“姐姐,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替我挡毒针,姐姐啊……”

龙霞儿是重感情的‘女’子,跟八个姐妹谁的关系都那么好,龙静儿刚才不顾一切替她挡毒针,如今,身受重伤,这就要死去,龙霞儿焉能不痛心。

龙静儿凄然一笑,缓缓道:“霞……妹……我早就怀着必死的心要替寿哥报仇,与其两个人都死,不如我一个人去死,咱们情同姐妹,姐姐求你一……一件事……”

龙霞儿泪流满面,痛哭道:“姐姐,你说,只要你不死,霞儿什么都答应你……”

龙静儿叹道:“霞妹,将……将我的尸体……跟……跟寿大哥合葬……”

龙霞儿哭道:“我答应你,我就是背,也要将你背回去,静姐姐,你支持一下,你不会有事的……”

龙静儿凄然笑道:“……好妹妹,多……多谢你了,不过,太迟了……保……重……”

龙静儿说罢,嘴里吐出一股股的黑水,绝气而亡!

她刚才被蛊神的几掌给砸的心都快碎了,加上中了剧毒,刚才一阵的拼命,毒气早就攻心,不过,她没杀了蛊神死不瞑目,所以,坚持着活到了蛊神死后。

人的生命力是可以创造奇迹的,一个人若是死不瞑目,最后那口气是很难咽的。

有很多的人在死时,为了见最想见的人一面,虽然要死了,但就是忍着最后一口气不断,直到等着他们相见的人来了,他们才断气,这绝不是夸大其词,而是真实的事情。

而且,一个人的仇恨的力量令这股力量更大,龙静儿就是由于仇恨和友情的力量,坚持着不断气,知道敌人死去,好姐妹平安无事了,她才断气。

龙静儿一心要为丈夫报仇,虽然龙霞儿将蛊神杀了,但她没咬几口泄愤,都死不瞑目,所以,龙静儿拼着最后一口气,将蛊神的耳朵给咬了下来,又将蛊神的眼珠子抠霞了,这才出了气,死也死的瞑目了。

龙霞儿抱着龙静儿的尸体放声痛哭!

那边曲赋也已经不行了,曲赋的伤不比龙静儿轻,他为了救妻子,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毒刀,也是早就毒气归心,但为了妻子,为了龙霞儿能活下去,曲赋也是咬着牙没咽最后一口气。

这就是爱的力量和友情的力量,这当然也是仇恨的力量!

曲赋本以为杀蛊神无望了,因为,他觉得头昏,这就觉得支持不住了,这就要死去,而他却接近不了蛊神,曲赋真是死不瞑目,因为他知道,假如不拼命杀了蛊神,那他死后,妻子和龙霞儿,必死无疑!

但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还是龙霞儿机灵,趁着三人缠住蛊神的功夫,兜了一袖子土,撒在了蛊神的眼睛上,‘迷’了蛊神的眼睛,又将蛊神给撞倒在地!

这么好的机会,当真令曲赋欣喜若狂,曲赋一见机会来了,这才不顾一切的扑向了蛊神,怕蛊神逃了,先抱住了蛊神的一只‘腿’!

而龙静儿则抱住了蛊神的一条手臂和腰!

二人这一缠住蛊神,龙扬儿和龙霞儿机会来了,龙扬儿斩了蛊神的手臂,龙霞儿断了他一条‘腿’,然后一阵‘乱’刺,将蛊神杀死。

曲赋一见蛊神死了,这口气一松,毒气攻心,也就要咽气。

蛊神临死前那几脚踢在他的后心上,何等的厉害,他的心都要被震碎了。

龙扬儿抱住丈夫,只剩下了哭,曲赋紧紧握着龙扬儿的手,喘着气道:“扬妹,若……若有来生,咱们再做夫……妻吧……”

龙扬儿哭道:“赋哥哥,不管是今生今世,还是来生来世,哪怕是千世万世,扬儿都要做你的妻子,赋哥哥……”

曲赋凄然一笑,一只手‘摸’‘摸’龙扬儿的脸颊,柔声道:“傻丫头,不……不要哭……其实,能跟你做……做这几日的夫妻,我……我已经死而无憾了……扬妹,你……你保重,永……别了……”

曲赋说罢,握着龙扬儿的手松开了,抚‘摸’她脸颊的手也滑落,也绝气身亡!

“赋哥哥……”龙扬儿抱着尸体放声痛哭!

曲赋死后,二百多年后,投胎做了廉圣帝的顶‘门’大弟子,只是在前世的名字上加了一个天字,叫做曲天赋,日后又遇到了转世的龙扬儿,也就是秦扬,二人依旧是情投意合。

秦扬第一个不顾龙‘女’的反对,毅然要嫁给曲赋,是第一个违抗师命的‘女’子,龙‘女’虽然不高兴,但龙‘女’也知道,这几个‘女’弟子,上辈子都跟那几个男人有深情厚谊,也不能全怪她们。

而且秦扬跟曲赋的感情更深厚,因为,他们都是志趣相投,乃是真正的知己,两个人都是‘精’通音乐,所以,加上秦扬在曲赋死前,就曾经说过,不管几生几世,她都要嫁给曲赋,所以,她是这么说的,在她投胎后,虽然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但潜意识对曲赋的爱意没变,比任何人都强烈。

后来,秦扬嫁给曲赋后,生下来‘女’儿曲仙儿,秦扬办事大方得体,颇有圣母的风度,是龙‘女’最得意的徒弟,除了秦扬,就是龙静儿和龙洁儿,是龙‘女’最放心的弟子。

而其余人,罗贞脾气急躁,不适合,阳娇豪爽,不适合做掌‘门’,朱青太任‘性’,虽然机灵,但身为掌‘门’,要一本正经才行,所以,朱青也不适合,苏冰太冷傲,人缘不行,当然也不适合,至于姚霞,太淘气,不认真,这种人做了掌‘门’,那就成了笑话了,舒韵‘性’情太软弱,这种脾气做掌‘门’,很难服众。

所以,只有三个人最适合做掌‘门’,能将龙‘女’派发扬光大,这三人就是秦扬、也就是龙扬儿,宣静,也就是刚死的龙静儿的后世,再就是‘玉’洁,也就是早死的龙洁儿的后世。

这三人中,最最适合的是龙扬儿,也就是日后的秦扬,其次才是宣静和‘玉’洁,不过,宣静脾气秉‘性’太柔,‘玉’洁又太温顺,而龙扬儿则是全面的人才,颇有主母之风,可谓是最会笼络人心的那种‘女’子,而且还有威严,办事也稳重,故而,是最适合的。

但秦扬非要嫁人,龙‘女’就没有办法了,只能让宣静做掌‘门’了,因为,宣静是大师姐,就算排也要才排到‘玉’洁,而且,‘玉’洁也要嫁人,所以,只能让宣静做掌‘门’了,但怕宣静的‘性’情不足以承担,这才派苏冰和罗贞辅助,拟补宣静‘性’格上的弱点。

这三个姑娘在一起还真正好互补了弱点,龙‘女’安排的还真对。

秦扬不愧是龙‘女’栽培出来的最优秀的弟子,嫁给曲天赋后,成了天帝山三清教的真正的主母,专‘门’负责三个‘门’的内务,乃是众人之上,十分的显耀,她治理的也井井有条。

其实,龙‘女’之所以舍不得秦扬嫁人,并不是她反对二人相爱,而是她想将龙‘女’派‘交’给秦扬,秦扬是她心目中最适合的掌‘门’人,所以,龙‘女’不舍得。

一旦秦扬嫁了人,就出了龙‘女’派了,而且要去天帝山,如何能教徒弟呢?

所以,龙‘女’才不同意秦扬嫁人,但秦扬一向对龙‘女’尊敬,但就是这件事毫不妥协,就算被逐出师‘门’,都在所不惜,龙‘女’气的要命,但心爱的徒弟前世是自己的好姐妹,她就算再气,一想到前世彼此的恩情,最后,龙‘女’还是原谅了秦扬的叛逆。

最后,龙‘女’没有办法,只好选了龙静儿转世后的宣静做了掌‘门’,不过,宣静为人‘性’情太温顺,所以,龙‘女’不放心,又让龙冰儿和龙贞儿辅佐,也就是后世的罗贞和苏冰。

龙‘女’也知道这三个姑娘也有心上人,是另外的几个,但是,都嫁人了,龙‘女’派怎么办?

所以,龙‘女’让这三个姑娘发誓,要嫁人,她不会反对,但要等将龙‘女’派发扬光大,有合适的徒弟可以继承她们之后,才允许她们去嫁人。

所以,宣静、罗贞和苏冰三个姑娘发了重誓,也跟齐天寿、龙天罡和熊天燚立了个约定,那就是龙‘女’派还是她们姐妹掌管,就先不跟他们谈感情,等到她们培养出一批优秀的‘女’弟子,有了传人后,她们将龙‘女’派‘交’给别人,这才再嫁给他们。

这件事,凌‘玉’霄等弟子是不知道的,因为,这是九子和九‘女’之间的秘密,不过,凌‘玉’霄淘气,曾经戏耍过苏冰,还真被他瞎说对了,这九个‘女’子,其实都有心上人的,不用他去做媒,人家本来就是相爱的,只是当着众多弟子的面,他们顾忌着脸面,不‘露’出爱意罢了。

所以,凌‘玉’霄戏耍苏冰,说介绍熊天燚给她做丈夫,或者是龙天罡,或者是齐天寿,苏冰真是又羞又恼,还以为‘玉’霄看破了,走漏了消息。

其实,她跟熊天燚是相爱的,二人一个‘性’烈如火,一个却冷漠如冰,本是两种‘性’格的人,但偏偏就相爱至深,彼此就看着顺眼,越看越顺眼。

这其实是他们前世之情,故而,今世依旧是情投意合的,但为了龙‘女’派,必然有所牺牲。

幸好,她们不懈的努力,培育出了一大批优秀的‘女’弟子,这其中包括,雪儿投胎转世的雪紫儿,龙‘女’自己投胎转世的魏晓晨,卓儿投胎转世的卓悠悠,这三个姑娘是三‘女’最得意的弟子,将来谁继承龙‘女’派的衣钵做总掌‘门’,再议定。

不过,雪紫儿做掌‘门’的希望最大,因为她是首徒大弟子,武功也不错,办事也不错。

再就是魏晓晨,魏晓晨可以说比雪紫儿还要好,因为,雪紫儿为人冷漠、孤傲,不得人心,不易和别人‘交’流,而魏晓晨却为人和气的多一些,颇得众‘女’弟子的好评。

所以,谁做总掌‘门’,是真难决定。

不过,三‘女’都有希望做掌‘门’,因为,宣静三姐妹由于龙‘女’派太大,一人教出了一支,龙‘女’派可以说有三支分派,除了三支分派之外,就是龙霞儿投胎后教出的那一支了,但姚霞为人跟生前一样,除了玩就是淘气,根本不适合,徒弟不少,但‘门’下弟子不多,所以,虽然有四‘女’教徒弟,相当于是三个支派。

不过,姚霞自己为人胡闹,可是她的几个‘女’徒弟倒是争气,比姚霞自己强多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三‘女’的衣钵最后都会传给她们教出来的这三个爱徒,都会让她们做掌‘门’,不能做总掌‘门’的,也会做分掌‘门’,地位一样的高。

三‘女’最宠爱的就是这三‘女’,也不知为什么,她们就对这三‘女’最有好感,是真看在眼里,爱在心里。

其实,也难怪,因为她们前世都是好姐妹,当然会有好感了,只是她们自己不知道罢了。

但可惜,人生本就是一场空,没等这三‘女’将掌‘门’之位托付给自己的弟子,然后跟其余的三子缔结良缘,以圆前世之情,就发生了更大的劫难,九子九‘女’全都战死,他们‘门’派的弟子也全都战死,仅有凌‘玉’霄夫妻六人侥幸活了下来罢了。

轰隆隆……

天空中下起了雨,两个姑娘在雨中抱着两具尸体放声痛哭!

哭着哭着,龙扬儿身子一歪,昏死在丈夫的尸体旁。

龙扬儿也挨了一掌一脚,那一掌虽然是仓促间打的她一掌,也伤的不轻,龙扬儿已经受了内伤了,那一脚,虽然踢在了她的‘腿’上,可也不轻。

龙扬儿加上心痛丈夫之死,故而,急火攻心,昏死过去。

龙霞儿正在哭龙静儿,一见龙扬儿昏死过去了,哭着就去查看龙扬儿的伤势。

龙霞儿基本上没受伤,仅是疲劳过度罢了,龙静儿帮她挡住了毒针,龙扬儿先上去挨了一脚,却斩了蛊神的手臂,而龙霞儿杀上去的时候,蛊神都无力反抗了,所以,就她伤最轻了。

不过,若没有龙霞儿拼命,其实,合四人之力今日都难击毙蛊神。

也多亏了龙霞儿那一袖子尘土,更多亏了,刚才那阵还没下雨,要是早下雨,地上没土,那四人,恐怕就是死人了,四个人恐怕没有一个能活下去的。

蛊神被土‘迷’了眼睛,被她撞倒在地,再被曲赋和龙静儿拼死缠住,所以,四人合力才杀了蛊神。

这蛊神也是武功高强的很,也只有廉圣帝和龙‘女’那样的武功,才能打败他,他们四个,能侥幸杀了蛊神,其实真的是一件奇迹了。

在蚩尤的弟兄中,蚩尤是第一高手,其次就是巫神,再就是蛊神,再就是蛊圣,然后是死神,这五人,当真是太厉害了。

但今日一战,巫神死在廉圣帝手下,被廉圣帝跟巫神拼内力的时候,巧妙的祭出了飞剑,出其不意的杀了。

蛊神死在了曲赋、龙扬儿、龙静儿和龙霞儿的合力之下,被四人合力击毙,但四人却折损了两个人,曲赋和龙静儿不幸惨死。

蛊圣死在了雪儿、楚祥和龙青儿的合力之下,蛊圣也是吃的这种亏,被雪儿和楚祥拼死给缠住,被龙青儿杀了,三人合力杀了蛊圣,其实也是一个奇迹了,但三人死了两人,仅有龙青儿还活着。

死神和蛮牛,暗算龙‘女’,蛮牛被龙‘女’杀了,死神却被龙冰儿缠住,趁机被龙‘女’杀了,可是,龙冰儿却惨死。

这一场血淋淋的厮杀,从中午一直打到了晚上,历经两个多时辰,终于结束。

三苗族和死神族的四千多‘精’兵全部阵亡,跟炎国九千多人拼了个同归于尽!

可以说,这四千多兵几乎一个都没逃出去,仅有几个在后的逃兵一见不好,逃之夭夭,算是逃了一条命,但那几个逃兵,也不过就三四个罢了。

而这些侵略者的头领,死神、圣魂、蛮牛、巫神、蛊神和蛊圣,六名首领,都跟廉圣帝和龙‘女’等高手拼了个两败俱伤,全都战死在当场!

至此,侵略者的‘阴’谋彻底的被粉碎了,没等杀进黄族,就已经在半路上全军覆没了。

蚩尤要是知道这消息,定然会气的吐血,因为,这乃是意料不到的事,因为,以四千‘精’兵去追杀一些老弱病残,居然全部阵亡,真的是千古奇闻了。

但炎族损失也惨重,约有一万的人就死在这一次血淋淋的战场上,不过,他们的牺牲没有白费,正由于他们的牺牲,才保全了他们的后代儿孙!

那些七八岁大小的孩子们,就足有好几千人,若他们没将敌人消灭,可以说,他们的子孙一个也活不了,正由于他们的拼命,所以,炎族还保存了三千多男‘女’小孩,不至于灭绝,所以,他们的牺牲没有白牺牲。

但死千千万万的侵略者,也不及死一个英雄令人痛心!

龙霞儿抱着浑身是血的姐妹,仔细的给龙扬儿诊治了一下,发现龙扬儿中了毒掌,不过没有‘性’命之忧,仅是昏‘迷’过去了,龙霞儿这才放了心,赶紧找出了‘药’,给龙扬儿吃了下去。

在蚩尤那得到的解‘药’,还一直在龙霞儿身上,龙霞儿将解‘药’掏出,先喂了龙扬儿吃了一颗,暂时的保住她的命,至于龙扬儿的毒伤,她可没这个本事治,只能等天亮了再想对策了。

龙霞儿坚持着,拖着昏‘迷’过去的龙扬儿,将姐妹拖到了一株树下,开始避雨。

她早就累的没劲了,但被雨这么淋,恐怕龙扬儿就会死在雨中,所以,龙霞儿坚持着将龙扬儿拖进了树下避雨,累的龙霞儿,喘了半天的气,怀里抱着昏‘迷’过去的龙扬儿,龙霞儿也沉沉的睡去。

她也太累了,也累坏了。

雨继续在下着,只有一个人没昏‘迷’,其余的人都昏死了过去。

廉圣帝还是清醒的,因为,廉圣帝没有受多少伤,只是累的要命罢了。

这就看出武功和修为的高低了,显见,廉圣帝在内功和体力上,远胜于任何人,包括龙‘女’在内。

其实,龙‘女’因为是‘女’子,故而,不及廉圣帝的体力,加上龙‘女’被蛮牛踢了一脚,又痛心姐妹之死,所以,龙‘女’才昏‘迷’过去。

廉圣帝还是很幸运的,虽然遇到了绝顶高手,但以他的智慧和机灵给化解了。

其实,廉圣帝遇到的危险比其余的人更可怕,因为,巫神才是这六大高手中的第一高手,加上巫神的坐骑相助,这若是换了别人,就算是龙‘女’,都不见得能生还。

但廉圣帝为人机智多谋,他巧妙的杀了狰狞兽,又巧计杀了巫神,不但斗力,而且斗智,斗智斗勇,正是廉圣帝最擅长的,这一点,龙‘女’还是差点。

但龙‘女’也够机灵的,被暗算后,假装死去,出其不意的先杀了一个,这才侥幸捡了一命,否则,她被两大高手合力围杀,加上龙冰儿,都是白白的送死,幸好,龙‘女’暗算了蛮牛,这才合力击毙了死神。

龙‘女’昏‘迷’了也不知多久,渐渐的苏醒了,她刚苏醒,就听有人在叫她,正是廉圣帝的声音。

廉圣帝一边找,一边喊龙‘女’等人的名字,龙‘女’一听是廉圣帝的声音,真是欣喜若狂,大叫道:“廉大哥,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呢……”

廉圣帝刚才就在龙‘女’十余丈附近的路上走过,由于龙‘女’正昏‘迷’,他根本没发现,因为,地上都是死尸,要在死尸里找人,那无疑是大海捞针一般的难,廉圣帝哪能发现的了。

廉圣帝都走出去了半里地了,龙‘女’也醒了,廉圣帝听到了龙‘女’的声音,也是欣喜若狂,仔细的听了听,发现声音在后面,赶紧一边叫一边寻找。

龙‘女’高兴的直挥手,不住的答应着,廉圣帝循声找到了龙‘女’,一见龙‘女’都成了血人了,浑身都是血了,浑身也湿漉漉的,真是狼狈不堪。

廉圣帝大叫一声,扑向了龙‘女’,龙‘女’也挣扎着扑向了廉圣帝,二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都哭成了一团。

哭罢多时,廉圣帝扶着龙‘女’坐下,给龙‘女’查看了一下伤势,发现龙‘女’并无大碍,不过就是劳累罢了,内伤也不重,这才放了心。

龙‘女’身上都是宝贝,两条红袖裹住了全身要害,几乎将脖子下的上半身都用红袖缠住了,所以,有这些宝贝护身,龙‘女’虽然‘混’战中被砍中了好几刀,还被‘射’了一箭,但根本没有事。

龙‘女’哭着将龙冰儿救她的事说了,廉圣帝流着泪,将龙冰儿冰冷的尸体给抱到了龙‘女’的身边,又将龙‘女’的剑和七彩飘带找到,又将死神眼睛内的凤钗拔下,给了龙‘女’。

这才跟龙‘女’一起坐在树下一边避雨,一边调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