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42章 破贼2

第三百四十二章 破贼2

她的两条红袖也是宝物,也是刀枪不入的,故而,不管这箭从那里飞来,只要是‘射’龙‘女’的身上,都难以杀了龙‘女’。。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但死神那里知道这秘密,故而,这一箭‘射’的‘挺’准,但可惜,箭‘射’不透龙‘女’的宝贝栖霞披,只是将龙‘女’撞的疼了一下,所以,龙‘女’没有被‘射’死。

但死神和蛮牛却以为龙‘女’被‘射’死了,因为,刚才那一声惨叫,绝不会有假。

蛮牛最‘性’急,大笑道:“哈哈哈,这贱货,就这么死了,便宜了她,听说龙‘女’乃是圣‘女’,咱们哥们,来一个先‘奸’后分尸,让这臭婊子死了也受辱!”

蛮牛说罢,手提三股叉直奔龙‘女’!

龙‘女’根本没事,这一倒下,龙‘女’左手就扣了七枚凤尾银针在手心,右手的剑虽然故意的撒了手,但就在旁边,一伸手就能抓到。

龙‘女’侧着身子半躺着,就等敌人近前,出其不意杀之!

蛮牛和死神都没想到龙‘女’会来这一手,就连死神都以为龙‘女’必死了,因为,这一箭他看得清楚,正龙‘女’,不可能不死!

就算不死也重伤,而且,龙‘女’本就身体虚弱了,了箭,当然更完了。

所以,两个贼人都没料到这手,只因为,他们没料到龙‘女’的斗篷是宝贝,根本刀枪不入!

不过,死神不像蛮牛那样‘性’急,走过来的,而蛮牛却是跑过来的。

蛮牛到了龙‘女’尸体旁,刚要用脚踢踢龙‘女’的尸体,就在这时,龙‘女’猛地翻身坐起,扬手就是七根银针‘射’向了蛮牛的眼睛!

别看龙‘女’累的要命,但一旦遇到了敌人,立刻全身就有了力气!

别说龙‘女’出其不意的来这么一手,就算是明着打,蛮牛都不见得能避开龙‘女’的银针!

这七根银针打的这个准,蛮牛左眼上了三根银针,右眼上了四根银针,七根银针,正将蛮牛的双眼打瞎!

蛮牛毫无防备,就觉得眼前一道道寒星‘射’来,蛮牛就知道不好,没等明白过来,就觉得双眼一阵剧痛,惨叫一声,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双眼,一丝丝的鲜血,顺着眼珠子流了出来!

龙‘女’一招得手,手一伸,将闭月羞光剑抓起,双手握剑,奔蛮牛的心窝就是一剑!

“噗!”一道寒光一闪,闭月羞光剑正蛮牛的心口,将蛮牛的心窝扎透,宝剑的剑尖在背后‘露’了出来!

“啊……”又是一声痛叫!

蛮牛疼的双手虽然扔了托天叉,但武功还在,恶狠狠照着龙‘女’的肚子就是一脚!

龙‘女’也躲不开了,由于离着太近,加上她太累,故而,龙‘女’也躲不开这一脚了。

龙‘女’急生智,赶紧吐气吸‘胸’,将身子尽量往后一缩,双手去按蛮牛的一脚,‘砰’的一声,这一脚正蹬在龙‘女’的‘玉’手上,将龙‘女’踢出去一溜滚,摔出去了三丈多远!

“牛哥!”死神在后看的清楚,一见蛮牛了暗算,眼睛瞎了,心口上还‘插’着龙‘女’的剑,不由得将眼角都蹬裂了!

蛮牛惨嚎着,将龙‘女’的剑拔出来,嘶声道:“快,贤弟,我……我不行了,替我杀了这个贱货,快替我杀了她!”

蛮牛眼睛瞎了,要害剑,想杀龙‘女’,根本不可能了。

蛮牛浑身是血,痛苦的在地上打滚,时间不大,就一命呜呼了!

死神狂吼一声,直奔龙‘女’扑去,没等龙‘女’在地上起来,死神抡起两把死神半月镰刀奔着地上的龙‘女’就剁!

死神简直都要疯了,万万没料到,眨眼间就生了变故!

龙‘女’别看累的‘精’疲力尽,又被蛮牛一脚给震伤,但武功还在,尤其是生死存亡的关头,更能‘激’发出一个人的潜力。

龙‘女’一见不好,赶紧来了一个就地十八滚的功夫,不住的翻滚着,避开了死神的两半雪亮的镰刀!

死神发了狂,不容龙‘女’站起来,疯狂的挥动镰刀不断的砍着龙‘女’!

龙‘女’一连翻出去了十几个跟头,都没有甩开死神的追杀!

龙‘女’暗叫不好,就觉得头昏目眩,知道说不定自己就死在此地了!

就在这时,猛然‘叮’的一声脆响,一人飞身而来,一剑架住了死神的两把镰刀!

那人架住死神的两把镰刀,就跟死神绞杀在一起,一边拼死挡住了死神,一边大叫道:“龙姐姐,快逃!”

龙‘女’眼睛都‘花’了,刚才蛮牛的那一脚虽然被她化解了一半的力气,但还是被震伤了,尤其是她现在身子虚弱,更受不了这一脚之力了。

龙‘女’挣扎着爬了起来,‘揉’‘揉’眼睛,仔细的一看,原来,救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好姐妹,龙冰儿!

龙冰儿也是跟大家杀散了,龙冰儿的武功也真是好样的,也侥幸活了下来,不过,她也是身受重伤了,也是伤痕累累,筋疲力尽了。

龙冰儿听到了龙‘女’的呼声,挣扎着来找龙‘女’,正好碰到了死神追杀倒在地上的龙‘女’。

龙冰儿虽然累的要命,但一见龙‘女’要死在敌人的镰刀下,立刻眼睛就红了,不顾一切的飞身扑来,挥剑挡住了死神!

龙‘女’一见龙冰儿挡住了死神,赶紧将腰的‘玉’龙点睛判官笔拽出,左手将腰的七‘色’彩虹桥的丝带解下,这就要跟龙冰儿联手杀了死神!

没等她杀上来,龙冰儿已经不行了!

龙冰儿武功根本就不是死神的对手,如今,她又累的筋疲力尽,更不是对手了。

死神就跟疯了一样,大吼一声,一镰刀将龙冰儿手的剑给打飞了,又一镰刀,就刺进了龙冰儿的小腹!

死神刺了龙冰儿,顺势一脚蹬出,将龙冰儿踢了出去!

龙冰儿惨叫一声,一溜跟头倒在了血泊!

龙‘女’看的清楚,眼睛都红了,痛声道:“冰儿!啊……我跟你拼了!”

龙‘女’就跟疯了似的,一抖手,将七‘色’彩虹桥丝带正缠在死神的两个手腕上,然后将手的判官笔‘射’向了死神的心窝!

死神一个躲避不及,被‘玉’龙笔刺在了左肩头,虽然没伤了要害,但也剧痛无比!

死神大吼一声,不顾疼痛,解开龙‘女’的‘玉’带,还没等完全解开,就去杀龙‘女’!

龙‘女’跟疯了似的,虽然赤手空拳了,但不但不退,直奔死神扑去!

就在这时,猛然就见龙冰儿在血泊一跃而起,奔死神扑去,抱住了死神的腰,声嘶力竭的大叫道:“龙姐姐,你快走,快逃!”

死神甩了半天都没甩掉龙冰儿,正在甩龙冰儿之际,龙‘女’拔下了头上的凤钗,奔死神就扑去,死神被龙冰儿死死的抱住了,正在甩龙冰儿之际,龙‘女’就扑上来了,龙‘女’手的凤钗正好扎进了死神的左眼!

“啊……啊……”

死神剧痛无比,赶紧扔了镰刀,使劲去掰龙冰儿的手,将龙冰儿一双‘玉’手都给掰断了!

龙冰儿这才松开了手,但双脚一搅,一招乌龙搅尾,又将死神缠住!

龙‘女’趁此机会,匆忙捡起了一把地上遗落的竹枪,咬着牙就冲了上来,对准死神的心窝就扎!

死神空有一身的武功,但被龙冰儿缠住,龙‘女’招招致命,他却无法躲避,只有等死的份!

龙‘女’疯了似的用手的竹枪照着死神疯狂一阵‘乱’扎,直到死神连叫声都没有了,龙‘女’这才瘫软在地上。

龙‘女’喘了一口气,将死神艰难的推开,急忙去看自己的好姐妹。

龙冰儿还没有死,因为,她没有看到龙‘女’脱险,她是死不瞑目。

直到见到龙‘女’杀了死神,龙冰儿才长出了一口气。

龙‘女’抱住浑身是血的姐妹,痛哭道:“冰儿,冰儿……”

龙冰儿凄然一笑,吐出了一口血,道:“龙……姐姐,冰儿……再也不能在你身边……服‘侍’你了……若……若有来生,冰儿再……再来服‘侍’姐姐……龙姐姐……你……你保……重……”

龙冰儿说罢,闭上了眼睛,绝气而亡。

“冰儿,我的好妹妹……”龙‘女’抱着好姐妹的尸体放声痛哭!

咔嚓……轰隆隆……

天空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下……

所有的贼人都死了,就只剩下龙‘女’还活着!

蛮牛早就断气了,他双眼被龙‘女’‘射’瞎,又被龙‘女’刺了要害,早就绝气而亡。

死神也被龙‘女’给刺成了筛子,左眼还被龙‘女’的凤钗给刺瞎了,死的惨不忍睹!

本来,以死神的武功去杀已经累的‘精’疲力尽的龙‘女’,根本不是问题,若是龙‘女’没有这么累,他是打不过龙‘女’,但龙‘女’在千军万马杀了出来,早就累的筋疲力尽了,以死神的武功,完全能杀了龙‘女’。

但死神做梦没料到的是,半路会杀出一个龙冰儿,而且,龙冰儿还是个玩命的主,将他死死的抱住,令他一身本事都无从施展,虽然他将龙冰儿杀了,但被龙冰儿纠缠住了,被龙‘女’趁机杀了,所以,死神真是死不瞑目,他死了,一只眼睛都是睁着的。

他只所以一只眼睁着,只因为,他的另外一只眼睛被龙‘女’用头钗给刺瞎了,所以只有一只眼睛睁着,否则的话,他两只眼都不会闭上,因为,他死的太窝囊了。

龙‘女’哭了半天,不解恨,捡起死神的镰刀,奔死神的尸体扑去,抡起镰刀就剁,直到将死神的尸体剁了个七零八落,给剁成了‘肉’泥烂浆,连人样子都看不出来了,直到她累的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这才又昏死了过去。

雨继续在下着,但龙‘女’却昏厥过去,早就不省人事,这时候,若还有敌人,龙‘女’根本无有反抗的余力了。

但战场上早就静悄悄的了,哪有什么敌人了,除了死尸,再也没有别的。

龙‘女’运气还不错,头上就是一棵树,替她挡了不少的风雨。

龙‘女’又累又痛,昏死过去,不过,幸好她内功深厚,要害也没受伤,故而,仅是昏‘迷’了。

龙冰儿为了龙‘女’,牺牲了‘性’命,她侥幸在死人堆里爬出来,但没曾想,还是死在了战场上。

不过,龙冰儿临死前觉得很欣慰,因为,她的死并不是没有价值,最起码,她救了好姐妹,用自己的死,将罪魁祸首的贼人一起带进了地狱!

死神是死的真冤,死神死后,灵魂依旧是厉害的很,而且,由于死神的灵魂归西方管,故而,死神死后,灵魂脱离了抓他的鬼差,率领他西方族死去的弟兄,杀出了东方冥界,杀到了西方,把西方的阎王铲除了,做了西方的阎王。

一个人死前厉害,做鬼也厉害,死神的武功就这么高,后来,蚩尤死后,死神又将蚩尤救走,外加刑天,这三大战神就威震西方冥界,跟东方的阎王爷分庭抗礼。

后来,三大战神,死神、蚩尤和刑天,在冥界修炼了好久,后来,在天魔的指挥下,趁着东方鬼太多,将冥界‘弄’的大‘乱’的时候,企图消灭东方的冥界,成为‘阴’界的霸主,打到了东方。

但倒霉的是,三大战神,蚩尤、死神和刑天三兄弟,在冥界遇到了凌‘玉’霄他们的克星,三大战神跟凌‘玉’霄在‘阴’间一场大战,败在了凌‘玉’霄之手,自此后,才魂飞魄散。

而蚩尤‘女’儿的灵魂,被‘玉’霄收做了‘女’儿,投胎到了‘玉’霄妻子的肚腹,做了‘玉’霄的‘女’儿了,算是得了个好归宿。

这死神这么厉害,武功仅次于蚩尤、巫神等魔头,但却死在两个‘女’子的联手之下,而且,这俩‘女’子都累的不行了,以他的武功,杀这俩累的只剩下半条命的‘女’子,当真是没什么难的,但却死在了两个‘女’子手,当真是死的最窝囊的一个,所以,死神死后,灵魂都不服气,都死不瞑目。

但死了就是死了,就算再不服气,再死不瞑目,也活不了了,也只能去做鬼了。

这一次,若不是龙冰儿,龙‘女’已经死了,龙冰儿是跟其余人杀散了,碰巧遇到的龙‘女’,也是被龙‘女’的叫声引过来的罢了,纯粹是巧合。

龙冰儿跟楚祥、龙青儿和雪儿四个人负责在右侧埋伏的,在右侧冲杀敌人的右翼,结果,龙冰儿被冲散了,不过,其余的三个人却没有失散,但是,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单说楚祥、龙青儿和雪儿三人,也是杀了个筋疲力尽,将右翼的贼兵几乎杀了个干干净净,而他们身边的兵渐渐的都死光了,那五百多兵,早就死干净了,不但如此,过来支援的一千多百姓,也跟敌人的援兵拼了个同归于尽。

眼看着杀到了黄昏了,三人也是杀了整整两个多时辰,正当三人联手,将最后一股贼兵杀光后,却遇到了一个绝顶的高手!

那绝顶的高手,乃是苗疆巫师四圣之一的蛊圣!

蛊圣是被派去支援右翼的,在右翼的七八百兵跟楚祥等人的兵都拼了个干干净净,而他所率领的那三百多援兵,也很不幸,也都战死在当场!

蛊圣武功太高了,率领着五个徒弟,在百姓一阵冲杀,虽然将百姓都杀光了,但他的五个徒弟也死了三,还剩下俩侥幸活着,杀到最后,整个右边的战场上,就只剩下他们师徒三人了!

而就在这时,蛊圣跟楚祥等三人相遇!

这一相遇,焉能有好,立刻就是一场‘混’战!

六个人打成了三对!

楚祥跟蛊圣打在了一起,龙青儿和雪儿姐妹,跟蛊圣的两徒弟斗在了一起!

六个人都累的要命,但是,龙青儿和雪儿的武功比蛊圣两个徒弟武功高多了,可是,楚祥却打不过蛊圣!

龙青儿和雪儿,刚将蛊圣的两个徒弟击毙,楚祥就已经被蛊圣伤了!

楚祥的左臂被蛊圣的蛇杖给生生的砸断了,但楚祥依旧死战不退,依旧拼死缠住了蛊圣!

雪儿和龙青儿杀了对手,赶紧来助楚祥来斗蛊圣。

但三人都累的力尽,武功本就没蛊圣高,三人联手,都落了下风!

但蛊圣也好不到那里去,被三人围住,也累的气喘吁吁。

不过斗了二十招,蛊圣想起了自己的绝招,放蛊毒!

蛊圣袖子里还有两条毒蛇没放,蛊圣一见楚祥受了重伤,不足为虑,所以,将袖口对准了雪儿和龙青儿,将两条极其歹毒的毒蛇放了出去!

雪儿正被那条赤红的小蛇缠在了脖子上!

龙青儿也没力气去躲了,就在这时,楚祥一眼瞥见妻子有了危险,大吼一声,将龙青儿给扑倒在地,用自己的身子护住了妻子!

那条毒蛇正缠在了楚祥的脑袋上,楚祥一只手抓过那条小蛇,虽然一只手断了,但他用牙将毒蛇咬住,这边用牙咬住,那边用手就撕,将那条小蛇生生的给撕成了血淋淋的两截,然后用力的使劲在手心一‘揉’,将那条小蛇给捏成了‘肉’泥,然后给扔了出去!

这时,蛊圣抡起铁蛇杖奔楚祥的后心就是一下!

楚祥惨叫一声,但一翻身,不退反进,抱住了蛊圣的双‘腿’,大叫道:“雪儿,青儿,快,杀了他,快!”

蛊圣急了,被敌人抱住了‘腿’,这如何是好,急忙抡起铁杖照着楚祥的后心就砸,狠狠的砸了四五杖!

楚祥被砸的狂喷鲜血,但死死的就是不松手,不但不松手,张嘴就咬,咬住了蛊圣的一只‘腿’!

蛊圣甩不脱楚祥,就在这时,雪儿也扑了上来!

雪儿也被毒蛇咬了两口,也大吼一声,将毒蛇撕成了好几截,将毒蛇杀死,然后扔在了地上,抬头一看,一见楚祥抱住了蛊圣,雪儿大吼一声,不顾一切的飞身而来,一剑就从蛊圣的小腹内扎了进去!

“啊……”蛊圣惨叫一声,双‘腿’被楚祥抱住,挣脱不开,情急之下,将手的法杖一丢,在腰‘摸’出了带毒的匕首,刺进了雪儿的小腹内!

雪儿一剑扎蛊圣,没等松手撤剑,匕首就到了,离着太近,雪儿不及躲避,惨叫一声,正被匕首刺,也倒在了血泊!

但雪儿虽然倒下,可是依旧奋力在地上一跃而起,又抱住了蛊圣的双手和腰,嘶声大叫道:“青妹,快,杀了他,快!”

龙青儿都惊呆了,刚在地上爬起,就发生了大变化!

一见丈夫倒在地上血淋淋的死死抱住蛊圣的双‘腿’,而雪儿嘴里吐着血,抱着蛊圣的双手和腰部,这机会焉能放过,龙青儿一跃而起,大吼一声,一剑狠狠的劈了下去,在蛊圣的人头上劈了下去!

蛊圣也是吃了这种亏,被两个人玩命的缠住,却被第三者给趁机杀了!

龙青儿抡起剑将蛊圣的人头劈成了两半,一脚蹬开蛊圣,赶紧将丈夫和雪儿搀起。

龙青儿呜呜的哭道:“祥哥哥,雪姐姐,你们不要死啊……”

雪儿已经不行了,她早就力竭了,又被带毒的匕首刺,焉能活命,这毒见血封喉,极其的歹毒,神仙也难救。

雪儿凄然一笑,缓缓道:“好妹妹,不要哭,姐姐去了,唉……我原以为,我能嫁给廉大哥,没料到,有缘无……无……份……但愿他……他和龙姐姐……幸……福……”

雪儿说罢,眼睛一闭,嘴里吐出了一口黑血,绝气而亡!

龙青儿哭成了了泪人,一见雪儿死了,顾不得哭雪儿了,急忙去救丈夫,一见楚祥,也是浑身是血,眼见着也不行了。

楚祥心脉都被震断了,被蛊圣捣了好几下,又加上那条蛇剧毒无比,焉能不死!

龙青儿抱着丈夫的尸体,不住的哭着,楚祥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摸’着妻子的脸颊,柔声道:“青妹,若……若有来生,我……我依旧会娶你,青妹,咱们……来……来生再见……”

龙青儿抱着丈夫痛哭道:“祥哥,你说过咱们永远不分离的,我不准你死,你不能死啊……”

楚祥缓缓道:“好好的活下去……咱们来……来世再做夫……妻吧……”

楚祥说罢,手一松,双眼也闭上了,就此也绝气而亡。

龙青儿抱着丈夫的尸体只剩下了痛哭,哭了也不知多久,龙青儿疯了似的一跃而起,捡起自己的剑,奔蛊圣的尸体扑去。

龙青儿疯了似的抡剑就剁,一边疯狂的用手剑剁着蛊圣的尸体,一边哭,一边破口大骂!

也不知剁了多久,龙青儿直到全身的力气都使完了,连剑都拿不动了,这才住了手,扑向了丈夫的尸体,抱着尸体呜呜的哭了一阵,也昏厥过去,不省人事了。

龙青儿也受伤了,这么大的战场,这么多的敌人,受伤并不奇怪,而且,她也是杀的力尽了,由于再痛心丈夫的死,故而,也是急火攻心,昏死过去。

蛊圣的尸体早就被龙青儿给剁的面目全非了,连他娘见了他的尸体,肯定都认不出来了。

蛊圣虽然武功高强,善于用蛊毒,但架不住对方人多,这三人又都拼了命,而且,三人也不是饭桶,故而,被三人合力给击毙了,但他临死前将雪儿和楚祥给杀了,可见蛊圣的武功有多高了。

雪儿和楚祥,都是高手,楚祥是廉圣帝一手教出来的徒弟,虽然没有收做徒弟,但楚祥的武功是廉圣帝所授,雪儿乃是龙‘女’教出来的姐妹,大部分的武功,雪儿都是跟龙‘女’学的,可是蛊圣一个斗三人,若不是三人拼命死战,都不是他对手,可见蛊圣的武功该多高了,不愧为四大巫师之一!

但二人这一拼命,缠住了蛊圣,加上多了一个龙青儿,故而,让龙青儿捡了个便宜,不费劲的将蛊圣给杀了。

龙青儿能活下来,纯属是侥幸,因为丈夫护住了她,雪儿和楚祥又缠住了蛊圣,她等于杀一个不会反抗的人一样,所以,她活下来纯属幸运的很。

由于龙青儿跟楚祥十分的恩爱,到了后世,二人转世投胎后,果然又做了夫妻,而且,还生下了一‘女’,就是楚桂儿,这对夫妻恩爱的很,而且楚祥转世的楚天祥和龙青儿转世的朱青依旧是那么的聪明,而且,二人十分的恩爱,一直做了二十多年的夫妻,直到遭遇大劫,这才双双毙命,同归天界,后来,随着凌‘玉’霄到了三十六层天上,不受‘玉’帝管辖,自由自在的做了神仙眷侣。

右侧只有一个龙青儿活了下来,而左翼的四人,却有两个人侥幸活了下来。

左翼廉圣帝派出的是曲赋、龙静儿、龙扬儿和龙霞儿四人负责袭击敌人的左翼。

这四人也是疯狂的两个时辰的砍杀,乃是在成堆成堆的尸体内杀出来的,四人也累的要命,当所有的贼人都战死了,而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附近的百姓也都战死了。

眼看着到了黄昏,四个人最后也遇到了一个在数千人杀出来没死的狠主,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蛊神!

也就只有蛊神有这个本事,也就只有蛊神有这个能力。

蛊神也没料到百姓会这么勇敢,他是率三百多兵后来往左侧支援的,等杀开重围,将所有能见到的百姓都砍杀干净后,他自己带来的三百多兵也损失殆尽,只剩下他自己还活着了。

蛊神也累的不轻,不过,他比这四人强多了,因为他是后来来支援的,仅是砍杀了一个时辰罢了,而这四人大战了两个时辰了,所以,蛊神比他们体力要充沛。

等战场上人都死光后,这唯一能站着的人就变得太显眼了,他们彼此隔着竟然不远,仅有一百来丈远。

五个人都没注意,没料到走了个对面撞!

这真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龙静儿一见是蛊神,恨得瞪裂了眼角,咬碎了口的银牙!

她的丈夫齐寿就是死在蛊神的蛊毒下,而且,还是受了九天九夜的折磨,龙静儿简直都恨透了蛊神了!

龙静儿一见是蛊神,厉声骂道:“你这个畜生,今日我就要替我寿哥报仇雪恨,拿命来!”

龙静儿说罢直奔蛊神杀去,她虽然累的要命,但见了仇人,仇恨,又令她有了力量,她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发狂似的扑向了蛊神!

蛊神正在喘气,一见是龙静儿等人,当真也是恨的要死,如今狭路相逢,还有什么可说的,只有两条路,要不就被对方杀死,要不自己杀了这四个人!

蛊神大吼一声,挥动手的铁杖跟龙静儿斗在了一起!

曲赋、龙扬儿和龙霞儿焉能袖手不管,三个人紧随其后,一起加入了战团,四个人围攻一个,跟蛊神绞杀在一起!

但这蛊神也真厉害的邪乎,四个人联手,竟然斗不倒蛊神!

但四个人斗不倒蛊神,蛊神一人之力要杀了这四人,也势必登天还难!

不过打了五十多招,五个人都累的气喘吁吁的。

蛊神暗叫不好,再要这么缠斗下去,大家都能活活的累死在当场,成了同归于尽的局面了。

蛊神打着打着,猛地跳了出去,抖手就是三支毒‘药’飞刀,奔曲赋、和龙扬儿打去!

曲赋看的清楚,而且就在妻子身边,大叫一声,拼命的扑了上去,将龙扬儿抱在了怀,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爱妻!

“噗!噗!噗!”三把小刀正钉在曲赋的后背上!

这小刀只有手指头那么长,乃是柳叶飞刀,根本不足以‘射’杀曲赋,但这小刀的毒却要人命!

蛊神一招得手,任何人都没料到,他这时候居然还有暗器!

蛊神打完了飞刀,将蛇杖对准了龙霞儿和龙静儿,叮叮叮叮……

刹那间,就见数点寒光奔两个姑娘‘射’去!

他的蛇杖尖头有十三根毒针,也是喂了剧毒的,只要按动绷簧,就能发出毒针,这是他最后的救命法宝,为了保命,将最后的防身东西都用了出来!

龙静儿和龙霞儿在一个方向对付蛊神,离着最近,龙静儿一见不好,飞身挡在了前面!

“霞妹,小心!”龙静儿一见蛊神一扬蛇杖,就知道不好,大叫一声,飞身上前,张开双臂护住了龙霞儿!

“噗噗……”七根毒针一点不剩,都打了龙静儿的酥‘胸’上了!

蛊神狂笑道:“哈哈哈……今日是你们的死期!”

蛊神打完了暗器,抡起蛇杖就去砸曲赋!

龙扬儿痛叫一声,将曲赋推开,飞身一剑,直奔蛊神刺去!

蛊神一拐杖架开了龙扬儿的一剑,左掌推出,正拍龙扬儿的肩头,将龙扬儿打的飞了出去!

“狗贼!跟你拼了!”龙静儿和龙霞儿双剑一起杀到,曲赋不顾一切,也一起杀到!

几个人本来就不是蛊神的对手,两个人又了剧毒,更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