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42章 破贼1

第三百四十二章 破贼1

龙‘女’咬着银牙,手闭月羞光剑神出鬼没,用出自己最得意的翩翩幻影蝴蝶步,手的剑法正是‘玉’‘女’素心剑!

龙‘女’一道红光在贼群穿梭不止,手剑落下时,就是一颗人头落地!

之所以说龙‘女’一道红光,只因为,她雪白的衣裙早就被血染红了!

不但衣裙被染红了,龙‘女’就跟跳进血海洗了个澡一样,浑身上下,都是血淋淋的鲜血,湿漉漉的,龙‘女’根本分不清,这究竟是她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反正,心就只有一个念头,直到杀到最后一滴血,倒下死去为止!

龙‘女’发疯似的也是砍杀了两个多时辰,跟廉圣帝是一样的,都杀的头昏目眩,心口发热,要不是二人都是内功深湛,累都能累死。

这跟蚩尤决斗还不一样,跟蚩尤决斗,可以用身法躲避、应付,不到关键时候不用使用真力。

可是万马千军的冲杀,那是丝毫掺不了假的,只能抡剑真砍实杀,甚至都没有让你躲避的地方,因为,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冲,使劲往前冲杀,直到倒下为止。

一般在战场上厮杀的人是知道的,那种万人的血战,根本就是在拼蛮力,谁有力气,谁就是霸者。

不过,恐怕如今这个年代,是不懂那种惨烈的可怕,因为没有人经历过。

数万人厮杀的战场,就算你轻功再高,武功再高,就算你会道术,你都使不出来,因为在平地上拼杀,没等你使出来,别人的刀剑就到了,你就先挂了。

所以,这种白刃格斗,就是凭的真本事,真砍实杀!

龙‘女’一个姑娘家,就算力气再大,武功再高,内力再不错,她也是个‘女’人,当然永远不及男人。

就算一千多人不反抗,将脖子伸长了让你砍,都能累的手软脚软,抬不起手来了,更别说,上千人在跟你拼命,谁让你随便砍?

所以,把龙‘女’给累的都要吐血了,手臂都要抬不起来了。

就算龙‘女’会御剑术,也无法使用,因为,你祭出剑,剑就算‘射’死敌人,不过就‘射’死一个,而没等召回剑,敌人就围上来了,你都来不及召回剑,失去了手的兵刃,根本就是死路一条,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剑一定要抓紧,绝不能丢了,所以,就算会道术,能御剑杀人,都无法用,只能凭着真功夫。

龙‘女’不愧为‘女’的武圣人,也不愧为‘女’的英雄,那武功不但是剑法高明,靠的‘花’巧招数,她本身的就很勇猛,本身的‘性’格就很坚强!

龙‘女’发狂似的一阵劈杀,终于将最后一个贼人的人头斩落,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龙‘女’跟廉圣帝一样,累的浑身颤抖,不呼哧只剩下喘了。

龙‘女’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听了听动静,一见没有活人了,龙‘女’放下了心,手拄着闭月羞光剑坐在了地上,喘了半天的气,就觉得头昏目眩,心口一阵阵的剧痛,再也控制不住了,哇的一口血也喷了出来。

她也受了很重的内伤,完全是被累坏的。

龙‘女’也‘精’通医术,知道吐血会伤元气,赶紧啪啪啪啪在身上的几处‘穴’道上点了几点,制止住再吐血,然后掏出‘药’来,先吃了下去,这才觉得好受了好多。

龙‘女’坐了一阵,实在坚持不住了,也不顾干净不干净了,直接躺在了血淋淋的尸堆内,望着已经黑下来的天,就觉得头昏目眩,眼前直冒金星,天空的星星不住的旋转着,转的她眼前直发昏,最后眼睛一闭,也昏死过去。

她实在是太累了,一个‘女’子,在万马千军冲杀,整整劈杀了一个下午,两个半时辰,换句话说,是五个小时!

这谁能做到?看过拳击比赛的都知道,一个拳击手打三分钟一休息,都累的浑身大汗淋漓,更别说在战场上一砍杀就是五个小时了,那更是累死个人。

让那些拳王到战场上去试试,肯定没等打半个小时,就能活活的累死他们,拳王?我呸!

什么叫真正的斗士和勇士?

斗士和勇士,那都是真砍实杀,在千军万马的死人堆杀出来的!

龙‘女’虽然是‘女’子,但她就是踩着尸体杀出来的‘女’英雄,别说什么狗屁拳王的体力比不了她,就算是古之名将,也没有几个能比的上她的。

所以,在炎黄二国,龙‘女’的武功和勇猛,跟廉圣帝并驾齐驱,号称龙凤双圣,勇冠三军,若没有几把刷子,焉能名震天下?

一个人的体力是有限的,就连男人都受不了,更别说是‘女’人了。

‘女’人的体力当然不及男人,龙‘女’虽然不是一般的‘女’子,但她毕竟是‘女’人。

龙‘女’累的浑身酸疼,手都几乎抬不起来了。

龙‘女’昏死过去了,昏睡在死人堆里。

在她的身边,除了死尸,就是死尸,残肢断臂、满地的人头,汇成小河的血河,她就睡在了这血淋淋的地狱。

天不停的在旋转,地似乎也在旋转……

转啊,转啊,转啊,似乎这个世界都在旋转着……

永不停息的旋转着……

已经到了黄昏,但‘阴’云密布,忽然电闪雷鸣,下起了雨,雨越下越大,水越来越多,雨水和血水溶在一起,成了一条条的血河。

这战场上足足死了一万多个人,有坏人,也有好人,有侵略者,也有为民族和家国而战死的英雄!

不管是侵略者还是英雄,尸体都横七竖八的‘交’错在了一起,密密麻麻,都浸泡在了血水。

他们活着时候可以分出好人和坏人,可是死后,不管是英雄还是贼,都只是一具具臭皮囊罢了!

人生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

死去,还不是一场空?

既然是一场空,又何苦为了名利和野心,发动这些两败俱伤的战争,最后,得到了什么?

但有的野心家就想不开,古往今来,为了他们自己的野心,发动侵略战争,致使多少百姓惨死,多少家庭家破人亡?

像满清鞑子、‘蒙’古鞑子,以成吉思汗、忽必烈、努尔哈赤、多尔衮、康熙等为首的畜生,为了他们自己的野心,究竟‘弄’的多少人家破人亡?

不但‘弄’的炎黄子孙受尽了痛苦,也令他们自己的民族也遭受到了不幸。

可以说,这些人在军事史上,是了不起的人,因为他们能打仗,能杀人。

但在正义的角度说,他们就是遗臭万年的畜生,他们就是害的无数人家破人亡的魔鬼,永远也不可饶恕的畜生!

但国人的信仰有问题,脑子也有问题,估计是进水了。

因为,炎黄子孙竟将成吉思汗、努尔哈赤等侵略者当作是英雄来膜拜,至今,辽‘蒙’大地上还屹立着这些畜生的雕像!

我们的祖先被凌辱,我们的民族尊严被凌辱,千万的同胞死在这些畜生的手,而我们却要建塑像去纪念他们,纪念这些伟大的屠夫,我们国人的脑子是不是有兵?这岂不是天大的一个讽刺?

要按道理说,就该将这些伟大畜生的雕像雕成秦桧跪在岳飞墓前那样,让这些畜生忏悔认错,遗臭万年才对,这才是正确的。

而结果呢?结果令人气愤!

也许,满清鞑子入关真的杀尽了炎黄子孙的骨气吧,不但杀尽了炎黄子孙的骨气,也将炎黄子孙正确的信仰都给杀没了,只剩下奴‘性’了!

在韩国和朝鲜,百姓一提起侵略他们的丰臣秀吉,就恨得咬牙切齿,而在国,一提起侵略过我们的成吉思汗和努尔哈赤等畜生,国人反而崇拜!

难道杀人多,值得崇拜吗?

若是论杀人多的话,希特勒杀人最多,比成吉思汗要了不起多了,我们是不是该崇拜希特勒?

要是有人说,满清和‘蒙’元侵略是为了促进民族融合,是一种进步的话,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希特勒侵略,是为了让全世界的人都成为一家人,让全世界的人都融合在一起,那他是不是更伟大?

真是可笑啊,可笑,荒唐啊,荒唐!

只要成吉思汗、忽必烈、努尔哈赤、皇太极等畜生的雕像还屹立在辽‘蒙’大地上,我就以做国人为耻!

只要这些畜生的还没有被刨坟掘墓,我就觉得是一种遗憾!

孙殿英当真是英雄,做的对,做的好,就该给这些畜生刨坟掘墓,哪怕国宝流落到国外去,也总比待在墓‘穴’里给这些畜生陪葬好!

所以,孙殿英没有罪,对民族有大功,因为,他给我们炎黄子孙出了一口气,将满清狗皇帝乾隆的墓‘穴’掘开了,羞辱了一番这尸不全老人,做到好,做的对!

而且,他把祸国殃民的‘**’‘妇’慈禧的墓掘开了,将慈禧的衣服扒光,给活活的分尸,‘弄’的尸骨不全,做得好,做的对,在此,让我们向伟大的民族英雄孙殿英致敬!

有人说了,孙殿英是军阀呀,后来,那些国宝差不多都到了国外了,他算是什么民族英雄?

我说,他绝对是一个民族英雄,因为,他若不去掘墓,小日本也会去掘墓,因为,,满清鞑子皇帝的墓‘穴’里太多太多的宝贝,都是搜刮的百姓的,与其小日本掘墓,都落到小日本手里,落入孙殿英手,换了枪支弹‘药’,这又有什么不妥?

而且,孙殿英一开始也是抗日的,虽然后来跟共党反目,但也是两党之争,成王败寇罢了,谁错谁对,真的很难说。

所以,孙殿英敢于掘墓清陵,试问有多少国人敢这么做?

不管他的意图如何,他的确替汉人出了一口气,这就是民族英雄,我们炎黄百姓心的民族英雄!

所以,侵略者永远是侵略者,就算他再了不起,也永远是不可饶恕的畜生!

古往今来就该如此,所以,以蚩尤、死神和三苗部落为首的侵略者,也同样是不可饶恕的罪人!

这一场凶杀恶战,惨烈程度,乃是自从有人类以来,最最最惨烈的一场大战了!

天空下起了雨,是不是天都为之而哭泣?

一个人生下来,活这么大,要经历过多少年的痛苦和挫折?活下来多么不容易?

但一个人毁灭,却仅是片刻之间!

生命竟然是如此的脆弱!

但生命也有坚韧不拔的生命,他们就是在死人堆杀出来的英雄!

龙‘女’当然就是一个,她乃是以‘女’人为代表的巾帼英雄,她以自己的行为,向全‘女’人宣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只要有勇气和信心,男人能做到的事,‘女’人也能做到!

正由于龙‘女’的勇敢,所以,这次杀来的约有六千多的百姓,其有三千多就是弱质‘女’流,但她们是‘女’人,可并不是一无是处,因为她们可以拼命!

命,人人都只有一条,一个人若是不怕死,那还怕什么呢?

那些‘女’人就想通了,因为,假如不跟敌人拼了,那她们的下场何等的凄惨!

她们一定会被贼人凌辱**,生不如死,与其被凌辱而死,还不如大家团结在一起轰轰烈烈的战死,这样,就算是死,都没有受辱!

所以,正由于龙‘女’亲身做的榜样,所以,这一场大战,‘女’人也是格外的勇敢!

她们虽然打不过强悍的男贼,但她们可以拼命,她们可以抱住敌人,让同伴杀了敌人,所以,多数的‘女’人通常选择的是扑上去缠住敌人,用牙去咬,用手去抠眼睛,甚至会跟敌人翻滚在一起,去咬敌人的咽喉!

贼人虽然厉害,但那曾见过这种死缠的打法,因为那已经不单单是厮杀,而是拼命了,同归于尽的拼命!

这乃是纠缠在一起的打法,任凭敌人再厉害,比这些‘女’人厉害,但是一旦被纠缠住,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战场太‘乱’了,人太多了,打仗就怕被缠住,而这些‘女’人就善于缠人。

敌人的刀劈来,不躲,扑上去!

敌人的枪扎来,不闪,扑上去!

遇到这种玩命的人,就算是再厉害的敌人,又有什么可怕的?

其实,不单单是‘女’人这么打,男人也一样。

而且,后方的援兵不断的杀来,百姓成群成群的扑来,其实,不单单死了八千多人,最后,又冲杀来一千多百姓,其,不是五十多岁的男人,就是五十多岁的老‘妇’,除了一部分年纪太大,抱着幼小的孩子逃走了之外,凡是没有孩子累赘的人,几乎都加入了战场!

正由于百姓同心协力,不畏生死,故而,这才九千多人跟敌人凶悍的四千‘精’兵拼了个同归于尽!

这真是三苗族和死神族意料不到的,但想退兵,逃都逃不掉了,因为,炎族的百姓就跟疯了一样,跟他们的兵‘混’杀在一起,已经调度不灵,失去了指挥了,所以,想要下令撤兵,根本就没有机会。

这一场大战,杀出了炎族的骄傲,杀出了炎黄子孙的民族尊严,让侵略者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小看群众的力量!

正是由于这些百姓乃是有骨气的人,乃是为国为民族战死,故而,凡是经过此次大战的死去的百姓和那些英雄的兵,后来,他们死后,二百多年后,投胎转世,可以修道。

廉圣帝的‘玉’清教庞大至极,‘门’下的弟子多达万人,这些人,就是此次大战牺牲的无名英雄们,就是这些百姓们的灵魂投胎的。

龙‘女’派的‘女’弟子也多达六七千人,这些修道的‘女’弟子,就是此次大战那些牺牲的‘女’人们,还有凡是在此战历练过的‘女’子们,二百多年后,也有幸去修道。

经过仙魔大战后,廉圣帝和龙‘女’的弟子们,都死了后,经历了劫难,功德圆满,最后,都成了神仙了,那些天兵天将,就是他们这些对国家和民族有过贡献的百姓的灵魂做的。

否则,你以为平常人就可以去修道?你以为那些无耻之辈就可以做神仙吗?

那些做神仙的,甚至是那些天兵天将,都是曾经对国家和民族有过贡献,故而,才得以超脱轮回,做神、做仙。

而那些猪狗牛羊等畜生,大多是无耻侵略者的灵魂投胎的,因为他们生前作恶多端,死后堕入畜生道,永世不得超生。

像成吉思汗了,努尔哈赤等畜生了,死后,多半是做了畜生,也许,你们家现在养的狗,说不定就是爱新觉罗家族的灵魂投的胎,说不定那龌龊而又肮脏的猪,说不定就是多尔衮等畜生投胎转世的,说不定那些牛羊,就是成吉思汗等灵魂转世的。

所以,假如谁家养的狗又凶又恶,多半就是爱新觉罗家族的畜生灵魂投胎的,所以,大家不妨给这些狗命名为努尔哈赤、皇太极、多尔衮、顺治、康熙、雍正、乾隆等,若是母狗呢,大家就可以起名为孝庄、慈禧,而且,这些狗不老实,大家也不必客气,若是咬人的疯狗呢,就可以起名为咸丰,若得了‘性’病的狗呢,就可以起名为同治。

假如谁家养牛羊了,猪圈里的猪了,就可以起名为成吉思汗、忽必烈、金兀术等等比较适合,以上意见仅供参考,反正我要是养狗,就会起以上这些名字。

闲话不提,不说畜生,单说英雄。

电闪雷鸣,雨下大了,却将一位巾帼‘女’英雄,修道者的第一个‘女’圣人浇醒了。

这当然是龙‘女’了,只有龙‘女’才够资格做修道者的祖宗,乃是当之无愧的‘女’人的第一圣人。

龙‘女’累的‘精’疲力尽,故而昏死过去了,她真想就这么倒下去,再也不醒来,因为,人生实在是太累了,她实在是太累了。

假如一个人能这么睡下去,就这么死去,那又有什么不好?

但龙‘女’还有牵挂放不下,还有她的理想和抱负,为了这个理想,她都放弃了自己的青‘春’和最心爱的男人,她的牺牲有谁能懂?

龙‘女’昏‘迷’了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被冰冷的雨水浇醒了,当得知自己还活着的时候,龙‘女’并没有感觉到高兴,而是感觉到了痛苦和伤心。

龙‘女’躺在血水,张开了嘴,任凭雨水撒进她的口,她也真渴了,就这样喝了好多的雨水,觉得身上又有了力气。

水这种东西就是动力,一个人累坏了,喝点水,就可以缓解过来。

龙‘女’喝了不少的雨水,挣扎着在死人堆里坐了起来,望着一望无际的死尸,呜呜的哭了。

她这一哭,雨下的更大了!

其实,之所以下雨了,只因为他们都哭了!

廉圣帝也正在哭,虽然他没有落泪,但他的心在哭泣!

龙‘女’也伤心,也哭了,所以,就下雨了。

因为,他们乃是出生在天界的两条神龙投胎转世的,他们其实是天界的主人,为了渡劫,故而下凡到了人间,正由于他们是神龙投胎,所以,他们一哭,天就下雨,只是他们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其实,天界也有生命,只是太少太少罢了,而他们就是天界的主人,天生生在天界的龙仙,所以,要讲天界谁够资格做‘玉’帝,绝对不是如今的‘玉’帝和王母,而是廉圣帝和龙‘女’的前世,龙仙子和赤霄帝,因为,天界原本是人家的,只是二人受‘女’娲娘娘的重托,为了度过天劫,这才甘愿下界做凡人的。

正由于二人乃是龙仙,所以,他们的心情就是天的心情,他们哭,天就会下雨,他们苦恼,就会‘阴’天,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罢了。

二人一见死了这么多的兄弟姐妹,死了这么多的同胞,焉能不痛心疾首,故而,天就下起了雨,倾盆大雨。

龙‘女’哭了一阵,擦了擦泪水和血水,拄着闭月羞光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啜泣道:“廉哥哥,你在那里,我相信,你一定没死,我要去找廉哥哥……”

龙‘女’用手拄着剑,摇晃着身子,踩着一地的尸体,一边走,一边叫道:“廉大哥,你在那?你在那呀?”

龙‘女’一边走,一边找,也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没有目地的找着。

她在找廉圣帝,廉圣帝这时也在找她,不过,二人相隔颇远,隔着好几里地。

这战场太大了,早就被冲散了,谁在那里,根本难以找到。

龙‘女’正在一边走,一边找寻心上人,她那里知道,廉圣帝没有听见她的呼唤,而敌人却听见了!

有两个贼人,正在附近找寻有没有活着的人,一听龙‘女’的召唤,循声来找龙‘女’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这两个贼人,乃是贼首,不是别人,正是死神族的族长死神和三苗族的族长蛮牛!

这俩人本来是在后指挥的,前锋队追杀过去了,廉圣帝分三面迎敌,反而将他们包围了,没有办法,二人又各派出了三百人到左右两侧支援,前去支援的,正是蛊神和蛊圣带兵去的。

而刚打了不久,百姓又杀了进来,将他们的兵又包围了,又处于了劣势,为了扭转战局,二人派出了巫神,将最后的一点人马都派去了,结果,进去了,都没出来。

四千多兵就这么‘混’战在了一起,失去了控制,两个人进退无路,除了跟廉圣帝拼了之外,别无他法了。

但死神的军师太狡猾了,圣魂一见不好,知道说不定这四千兵不但灭不了人家,说不定会全军覆没,所以,圣魂出了个主意,他们三个保存实力,不参与‘混’战,等杀到最后,找到廉圣帝和龙‘女’,等那时,二人就算再厉害,也累的‘精’疲力尽,就算不死,也半条命了,到那时,再一起动手杀了二人,也算是报了仇。

于是,三人往外冲杀,杀出重围,准备保留力气,好对付廉圣帝和龙‘女’的,结果,由于百姓太多,太‘乱’,在杀出重围的时候,圣魂被冲散了,只有蛮牛和死神杀了出去,二人躲了起来,打算等战斗结束,再去收拾没有力气活着的人。

圣魂武功不算太高,被愤怒的百姓扑倒在地,被‘乱’刃分尸了,圣魂就这么死在了‘乱’军,而蛮牛和死神太厉害,故而,二人杀了出去,但是,由于太‘混’‘乱’,所以,军师死了,他们都不知道。

失散了,再要找根本就找不到了,因为很快的就被淹没在人海,到哪里去找人?

二人没有办法,杀出重围,躲了起来,就等战斗结束,看谁没死他们再去报仇。

他们是这么想的,其实,跟廉圣帝决斗死的那巫神也是这么想的,一见不好,也这么做的,所以,巫神跟廉圣帝决斗的时候,巫神才‘精’力充沛,若不是廉圣帝用计杀了他,或许真不是他对手,这并不是廉圣帝武功打不过他,而是廉圣帝累坏了。

巫神巧遇没死的廉圣帝,结果,不但没杀了廉圣帝,自己丧命在廉圣帝的剑下。

而死神和蛮牛没发现廉圣帝,倒是听到了龙‘女’的叫声,被龙‘女’吸引过来。

本来,龙‘女’若是倒在尸体堆里睡一晚上,死神和蛮牛绝对找不到她,因为,方圆十余里地,到处都是死尸,一万多具尸体,到哪里去找她。

但龙‘女’醒了惦记廉圣帝,她也以为敌人都死了,也没加防备,一路找,一路的喊。

死神和蛮牛循声而至,只见一个浑身血红的‘女’子,手提一把剑,生的那真是美到了极点,虽然容貌憔悴了好多,头发也‘乱’了,但依旧是那么美。

二人知道,这绝对是龙‘女’,因为他们知道,假如能在万马千军杀出来没死的,这数万人,恐怕就只有廉圣帝和龙‘女’有这个本事,这是个‘女’子,除了龙‘女’之外,还会有谁?

蛮牛眼睛都红了,三苗族的‘精’兵都毁在了廉圣帝和龙‘女’手,二人简直恨透了龙‘女’和廉圣帝了,真恨不得将龙‘女’撕碎了都不解恨,蛮牛这就要挥动三股托天叉去杀龙‘女’。

死神赶紧将蛮牛制止住,低声道:“不要惊动她,我先‘射’她个半死,咱们再联手杀了这个贱货!”

死神说罢,偷偷的将背上的弓箭摘了下来,暗暗的到了龙‘女’的身后,张弓搭箭,对准了龙‘女’的后心,拉满了弓弦,做好了准备。

“咔嚓!轰隆隆……”

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紧接着一声炸雷……

龙‘女’依旧在踉跄着走着,根本就没发现背后有死神之箭正要‘射’死她!

由于天黑,又是闪电,又是打雷的,雨声和雷声早就掩住了罪恶,龙‘女’毫无察觉。

死神善于‘射’箭,他的两把镰刀,号称死神半月镰,而他的箭,号称死神箭!

死神的箭百发百,从不空发,如今,龙‘女’没有防备,死神有把握一箭就‘射’死龙‘女’!

死神弯弓搭箭,本来对准的是龙‘女’的咽喉,但由于雨太大,又有风,故而,死神怕箭歪了,‘射’不,所以,将箭一低,对准了龙‘女’的后心。

咔嚓!又是一道厉闪!

闪电映亮了黑夜,也遮住了弓弦声!

死神趁此机会,将手一松,‘嗖’的一箭,死神之箭‘射’向了龙‘女’!

龙‘女’正在走路,猛然觉得后心一阵剧痛!

龙‘女’暗叫不好,就知道有人暗算自己,龙‘女’也够机灵的,一觉察到有什么东西撞了自己一下,就猜到是箭,龙‘女’灵机一动,故意惨叫一声,顺势趴在了地上,装作被‘射’死了。

其实,龙‘女’一点事都没有,这倒不是她会硬功,刀箭不入,其实,因为她披着的那件凤凰栖霞披的缘故,故而,她才侥幸逃过了一死!

其实,死神若是箭‘射’龙‘女’的咽喉,那龙‘女’是必死无疑,但‘射’咽喉,目标太小,由于是黑夜,有点黑,加上离着龙‘女’三十多丈远,又下雨,又刮风的,龙‘女’又摇摇晃晃的走路,所以,‘射’咽喉目标小,不易‘射’,万一不,那以龙‘女’的武功,想杀她不容易,虽然她有点累了,但杀她还是不易。

故而,死神‘射’龙‘女’的后心,但他那里知道,龙‘女’浑身都是宝贝,身上披着的那件斗篷,可不是平常的斗篷,那可以炎国的一件宝贝,据说,乃是神农氏的‘女’儿曾经穿过的斗篷,乃是至宝,刀枪不入!

别说‘射’龙‘女’的后心,就算‘射’龙‘女’前心,都不见得能伤了她。

因为,龙‘女’在厮杀的时候,用两条红袖将自己身上裹了起来,为的就是怕刺伤,有了两条红袖护住小腹和要害,龙‘女’可以横冲直撞的冲杀,不怕敌人的刀剑,而后面有栖霞披护住,后面也不怕,所以,龙‘女’早就用红袖把自己裹起来了,这就等于是一层刀枪不入的宝衣一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