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41章 逆袭3

第三百四十一章 逆袭3

但令巫神气的要吐血的是,廉圣帝真是奇才,反应敏捷,临危不‘乱’,居然用了一计怪招,虽然没站起来,但一脚踢出两具尸体,挡住了狰狞兽,而却用双掌冲着大地两掌,将地上密密麻麻的尸体都给震飞,而他自己借力飞向了半空,随着尸体一起飞上了半空!

他的无数的毒虫,一只都没咬到廉圣帝,都被无数的尸体挡住了!

而毒虫就是毒虫,一闻到血腥就只顾着吃地上的尸体了,那还去咬廉圣帝。。wщw. 更新好快。

廉圣帝脚踏空的尸体到了安全之处。

巫神也紧紧的追杀而至,他早就怀着必死之心了,因为,这一次所有的兵马都跟炎族的人同归于尽了,他就算活着回去,都无颜去见本族的弟兄了,所以,他根本不怕死。

巫神做梦都没料到,炎族的百姓居然不是一盘散沙,居然团结在一起,跟他们拼了,结果,不但没将炎国百姓杀个干净,居然所有的兵都拼了个同归于尽,这真是做梦都没料到的事。

他以为,百姓犹如一盘散沙,没有人率领,一千兵马一走一过,就能将一万多百姓给杀个干干净净!

其实,他想的也不错,也的确如此,百姓就是一盘散沙,人多是没用的。

就好似满清入关吧,百姓多不多?在努尔哈赤打沈阳的时候,沈阳城内的百姓好几百万,而努尔哈赤的兵不过才十几万,结果呢,百姓拼了命的跟满鞑子拼了,最后,沈阳的三百多万百姓全都战死,被努尔哈赤屠城,杀的一个不剩,而这畜生,却仅是损失了几万人马!

而满人才多少?炎黄子孙誓死抗清,跟满清鞑子展开了长达四十多年的血战,结果呢,还是被剃头做了奴才,我大汉同胞八千多万,惨死于满清鞑子兵的刀下!

由此可见,百姓犹如一盘散沙,就算拼了命,都不见得能是正规军马的对手,因为他们是各自为战,手上的武器也不行,而敌人却是合作作战,相当于凝成一股力量打一处,灭了一处,再对付另一处,而百姓呢,太过分散,很容易被各个击破,所以,当然不是兵的对手了

而三苗部落和死神族,集合四千兵马,这么大的力量,足矣将黄国都灭掉了,更何况没有准备的炎国百姓了,但可惜,他们想错了,太低估了炎黄子孙的实力!

炎国的百姓,虽然是一盘散沙,但有廉圣帝和龙‘女’进行动员,所有能参战的几乎都参战了,一万六七千人,大约有八千人都投入了战斗,另外的那些,都是一些婴儿、老‘妇’人,七八岁的孩子,除了这些弱势群体,在‘奶’‘奶’爷爷的保护下去逃命之外,年轻一些,包括年轻的‘女’子,也都参战了。

所以,总计有八千多人加入了这场血战,那八千多人,其还有一千五百多‘精’兵,而三苗部落和死神部落的贼人,虽然那四千‘精’兵,都比这八千人能打,但是,毕竟炎族人是真拼了命,都是怀着必死的决心打的,这才跟敌人拼了个同归于尽!

所以,敌人的毒计就这么落空了,真是做梦都没料到,炎族的百姓居然这么勇敢,就算是‘女’人,都不顾一切的扑上去,甚至没有武器用牙咬,跟敌人同归于尽。

再加上廉圣帝等这些高手,一人独挡一面,将领头的贼将先杀掉了,致使贼兵也没有了人指挥,也成了各自为战了,故而,八千多炎族百姓活活的把三苗族和死神族的四千‘精’兵给斩尽杀绝,一起同归于尽了!

原本设好的毒计,用这些‘精’兵杀炎黄部落个措手不及,一举将炎黄二族彻底的铲平,可谓是不费吹灰之力,但没等杀到黄族去,半路就跟炎族百姓都将兵拼没了,这条毒计成了空。

这一点,可以说是蚩尤等贼首做梦都没想到的,尤其是他们低估了百姓的力量,更没料到,黄帝能将廉圣帝和龙‘女’派出去护送,而这二人都是绝顶高手,仅是这二人,一人就足足杀了四五百人之多,可见二人的厉害了!

不过,这场灾难和惨剧,其实跟黄帝的疏忽也有关系,黄帝只顾着追杀蚩尤了,却没料到敌人来这么一手,而廉圣帝和龙‘女’觉得有前线兵保护,后方是安全的,所以,将好兵器几乎都给了黄帝的兵,所带的兵也不多,也没有任何防备,致使,才落得个没有办法只能跟敌人硬拼的下场,所以,损兵折将。

要说是谁的责任,真的是很难讲,黄帝追杀蚩尤没有错,只是没料到敌人的诡计,廉圣帝护送百姓,由于在后方,尤其是都出来了五六天了,更不会想到敌人会杀到了,所以,这责任简直都分不清是谁的

其实,这责任应该是侵略者负,因为,假如不是侵略者无耻的侵略,又何至于有这种惨剧发生?

所以,一切的责任都应该侵略者来负!

可是,杀敌一万,子孙三千,侵略者也不好过。

三苗族和死神族,基本上等于被灭族了,因为,这是他们最后一点兵马,家里就只剩下了老弱病残,死了这么多人,他们的部落也衰落了,一旦有别的族侵犯他们,他们只有死的份,就算别的族不找他们算账,炎黄二族也不会放过他们,他们也是必死无疑!

这就是后来,死神族的残余几百族人往西方逃命的原因,因为,他们不逃命就会被灭族了,谁都难免一死,因为,斩草要除根,谁能饶的了他们这些犯下大罪的后人?

而且,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必然会消灭他们。

三苗族也不例外,经过这场惨烈的一战,苗族也衰落了,没有办法,往南逃去,遁入了深山隐藏了起来,直到二百多年后的尧舜时期,三苗族又强大了,又集合了几千人,帮着尧的儿子夺去尧的政权,结果,尧派出大兵又一次打败了三苗部落,自这次再败后,苗族就几千年都没有翻身,都生活在荒山丛林了,说白了,都是苗人自找的,自己找死,来惹我们炎黄子孙!

巫神真是痛断肝肠,因为,这是三苗族最后的一点兵了,除了这些兵之外,三苗部落内,就跟炎族一样,只有老年‘妇’‘女’和孩子了,可谓是族民都死光了!

再有人侵略他们,他们无力反抗了,就只有被灭族了!

为了这场战争,葬送了整个族,这代价也太大了!

这就是侵略的代价,每一个侵略者要都要付出的代价,血淋淋的代价!

巫神恨透了廉圣帝了,虽然他完全可以逃命,但他根本不逃命,而是站出来要跟廉圣帝拼了!

廉圣帝何尝不痛恨苗贼?

廉圣帝用剑一指巫神,厉声道:“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报名再战

!”

巫神冷笑道:“我乃是苗疆第一巫师,巫神是也!你是不是廉圣帝?”

廉圣帝傲然道:“不错,正是,原来是贼首到了,我正要找你们这些用蛊毒害人的巫师算账,今日,让你血债血偿!”

巫神哼了一声,道:“廉圣帝,你杀我数千的族民,这笔血债,你就算不找我算,我还要找你算,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廉圣帝喝道:“还不知道谁死呢,拿命来!”

这时候都杀红了眼了,廉圣帝就算再仁慈,也绝不会跟敌人讲什么废话了,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看谁的本事大,谁能将对方杀了!

廉圣帝大吼一声,双手握剑,凌空一斩!

就见一道巨大的剑芒化作了一把巨大的气剑,奔巫神斩落!

巫神惹不起廉圣帝,知道廉圣帝的内功太深厚了,赶紧冲天而起,飞了出去,避开这一剑!

轰隆!

一声巨响,无数的尸体被这一剑之威给震的飞上了半空!

廉圣帝脚踏空‘乱’飞的尸体,左手连着拍出,不住的拍向了巫神!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爆炸声,巫神左闪右躲,躲避着廉圣帝的劈空掌!

就见掌力所到之处,地上的尸体被一掌掌的劈空掌击,打在头上,头碎,打在身上,骨断!

巫神暗叫真厉害,手的法杖拼命的舞动着,将劈空掌力破开!

就在这时,一声怪啸,那只凶猛的狰狞兽凌空扑了上来,直奔廉圣帝扑来!

廉圣帝飞起两脚,将两具尸体踢向了狰狞兽!

如今,地上的尸体,他也不管是谁的尸体了,就算是自己同胞的尸体,也要利用一下了,顾不得许多了

。( 好看的小说棉花糖

人死了,就是一具臭皮囊,就算对尸体再恭敬,尸体也活不了了,只要能杀了贼人,任何东西都要利用!

那只狰狞兽也真厉害,两只锋利的爪子左右一撕,就将‘射’向它的尸体给撕成了血淋淋的两半!

廉圣帝用尸体一挡狰狞恶兽,紧接着冲了上去,大吼一声,一剑劈向了狰狞凶兽!

那只狰狞兽也知道廉圣帝厉害,这一剑根本不敢硬接,一声嘶吼,吓的飞身就逃,避开这一剑!

如今的廉圣帝已经血灌瞳人,别说是一只猎豹大的狰狞妖兽,就算是遇到上一次夺天书的黑水玄蛇那种凶恶的毒兽,他今日都不会再逃,都会拼了!

廉圣帝一剑没剁到狰狞兽,由于用力过猛,一剑正斩在地上,将地面斩出了一道鸿沟,连同地上的尸体,都给斩成了数截!

廉圣帝刚落了地,巫神大吼一声,双手握着蛇杖,对准廉圣帝凌空一指!

就见在蛇杖内喷出一个三尺方圆的火球,直奔廉圣帝撞来!

廉圣帝赶紧将赤霄剑也一指,在赤霄燚炎剑内‘射’出一股凌厉的真气,奔那个火球撞去!

刹那间,两道真气撞在了一起,空爆发出无数的火‘花’,就好似千万条闪电一般的‘乱’窜!

二人这乃是比起了内功,巫神将体内的真气,用内力‘逼’出来,在蛇杖内以巫术‘射’出去,‘射’向了廉圣帝,廉圣帝将体内的真气,也‘射’了出去,跟巫神撞在了一起!

二人内力相差不了太多,本来,廉圣帝内功比巫神深湛,但他厮杀了两个多时辰,内功消耗了大半,故而,不及巫神了!

更可怕的是,除了巫神之外,还有那只可恶的狰狞兽,那只狰狞兽一见廉圣帝跟主人拼内力,这么好的机会,焉能放过,一声大吼,直扑廉圣帝!

廉圣帝暗叫不好,前面是巫神的火球巫术,一但被妖火烧,恐怕都能被活活的烧死了,而后面又有这只凶恶的猛兽,真是两面受敌,危在旦夕

这也就是廉圣帝,换个别人,这一下必然死在此处了。

廉圣帝一见不好,猛地‘射’出一股真气,然后就地躺下,随着躺下,那只狰狞兽正好在他身上过去,而他趁此机会,将赤霄燚炎剑猛地往上一‘插’,直‘插’进了狰狞兽的肚腹!

说时迟,那时快,廉圣帝倒在地上,跟狰狞兽扑过去,那只狰狞兽不及收住前冲之势,就在廉圣帝的身上掠了过去!

但它这一来倒霉了,廉圣帝这一剑的狠真是难以形容,他将剑往狰狞兽的肚腹上一‘插’,那锋利的赤霄剑正刺进狰狞兽的肚子里,而这狰狞兽猛地往前一窜,肚腹正被锋利无比的赤霄剑给活活的割开了,相当于自己将自己的肚皮划开了!

廉圣帝这一剑,正好给狰狞兽来了一个大开膛!

这只狰狞兽肚腹内的血都没来得及流出来,就已经冲过去了,等它刚跃过廉圣帝,刹那间,肚腹内血淋淋的肠子就从肚子里滑了出来,拖的一地都是!

那只狰狞兽惨叫一声,而就在这时,巫神的火球‘射’来,又正那只狰狞兽,刹那间,狰狞兽全身的‘毛’都着了烈火!

廉圣帝侥幸逃脱‘性’命,巧妙的杀了巫神的坐骑,一点都不迟疑,一个就地十八滚的功夫,翻出去了十余丈远,飞身跳起来就逃!

因为,他怕这只狰狞恶兽在临死没断气之前,往他身上扑,跟他同归于尽,所以,廉圣帝飞身就逃!

这倒不是他怕死,而是一种策略,狰狞兽要害剑,全身又被巫火烧着,已经是必死无疑了,没必要跟这畜生拼命,他还要留着这条命去杀了那巫神,所以,这种逃命,乃是一种策略。

果不其然,那狰狞兽也恨透了廉圣帝,肚腹内拖着血淋淋的肠子,身上燃烧着烈火,发狂似的奔廉圣帝就扑!

廉圣帝施展轻功,跟狰狞兽转开了圈子,最后,飞身跳上了一株大树,那只狰狞兽撞在了大树上,惨嚎了几声,倒在烈火,再也没有了声音,渐渐的被妖火烧成了灰烬!

“啊……廉圣帝

!你这狗贼,我跟你拼了!”

巫神连眼角都瞪裂,没料到,廉圣帝太狡猾了,居然用这么巧妙的办法杀了他最心爱的坐骑,巫神简直都要气疯了!

巫神大吼一声,将蛇杖一抖,接连‘射’出了一连串的火球,奔廉圣帝而去!

廉圣帝在大树上凌空飞起,这火球没‘射’他,把那株大树‘射’,立刻,大树又成了火树!

巫神的火球术当真是太厉害了,而且,他‘射’的乃是妖火,还不容易扑灭。

刹那间,这附近就成了一片火海,地上的尸体也着了,附近的草木也着了。

廉圣帝顾不得杀巫神了,因为,再要在这待下去,一旦被火引着衣服,必然葬身在火海了!

巫神也不例外,这火虽然是他放的,但烧了他自己,他自己也难扑灭。

廉圣帝在前面飞奔,巫神就在后追杀!

二人闪电一般,飞到了没有火光的地方,廉圣帝再也不跑了,转过身来,怒目而视!

巫神气的哇哇大叫,廉圣帝厉声道:“巫神,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廉圣帝说罢,将赤霄燚炎剑‘插’入了剑鞘,赤手空拳,对着巫神一招手。

巫神不知道廉圣帝在搞什么鬼,为何有剑不用,而空手呢?

巫神来不及多想,狂吼着,奔廉圣帝扑去,离着廉圣帝还有两丈多远,猛然将左右手的袖口对准廉圣帝,嗖嗖嗖嗖,一连‘射’出四条血红的小毒蛇!

这乃是含有剧毒的蛇,乃是蛊蛇,剧毒无比,就跟咬齐寿的毒蛇一模一样,若被咬一口,真是九死一生!

廉圣帝冷冷一笑,不躲不避,而是将左右手并指如剑,对着凌空飞来的毒蛇闪电一般的点了四点!

嗤!嗤!嗤!嗤!

一连‘射’出了四道红白光芒,正飞来的毒蛇

飞来的毒蛇一被这四道红白光芒‘射’,‘砰’的一声响,就被撞飞,被剑气‘射’了个血‘肉’模糊!

这正是廉圣帝的凌空剑气,他这种功夫,乃是以真气‘逼’到剑指上,食指‘射’出的是白气,乃是清虚先天真气,指‘射’出的是紫红‘色’的气,乃是他修炼的紫府先天真气。

这两股真气,一股是发自于任脉,一种是在督脉‘射’出的,‘射’出的真气的威力,就跟用剑刺人一样的威力!

后来的六脉神剑,就是脱胎于廉圣帝的凌空剑指,廉圣帝修炼两种先天真气,早就将任督二脉打通了,他这时候的武功,就算是会六脉神剑的段誉遇到他,也不堪一击。

这四条毒蛇没等飞到他近前,就被凌空的四道剑芒所击毙!

巫神大吃一惊,大吼一声,冲向了廉圣帝!

廉圣帝还是不躲不避,而是将左右手在身前画了个弧形,然后大吼一声,猛地将这一股真气推向了巫神!

巫神就觉得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里太极图、外八卦阵的真气幻影,旋转着就奔自己撞来!

不错,这就是廉圣帝的清虚、紫府真气所化出的太极八卦护体气球,那股淡淡的青‘色’的太极图形,乃是他清虚真气所化,那道紫‘色’的八卦图,正是他紫府真气所化而成!

廉圣帝这一次是跟他拼起了内力,将全身的内力都凝聚成两股真气,凝成了一个太极八卦球,‘射’向了巫神!

巫神知道厉害,急忙双手握着蛇杖,也将全身的功力‘逼’出,在蛇杖内‘射’出一股黑气,撞向了廉圣帝‘射’来的太极八卦球!

半空,两股真气就撞在了一起!

“砰!”

“轰隆……”

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强烈的两股真气彼此的碰撞,空金蛇‘乱’舞,映亮了黄昏时的黑暗

就在金蛇‘乱’舞的电光在即将消失的一刹那,又飞出去了一道赤红‘色’的光芒一闪而没!

等光芒渐渐的消散,一切恢复了正常,再看廉圣帝,嘴角流着血沫子,身子摇晃了一下。

再看巫神,咽喉上‘插’着一把赤红的剑,鲜血滴滴答答的流着,巫神脸上满是不信和怀疑之‘色’,但却并没有倒下去。

原来,廉圣帝在跟巫神拼内力的时候,先跟巫神拼的内力差不多了,然后,出其不意的,祭出了赤霄燚炎剑,正巫神的要害!

刚才,在银光一闪而没的红芒,正是廉圣帝的赤霄剑!

刚才廉圣帝故意的将赤霄剑‘插’回剑鞘,赤手空拳的对付巫神是有原因的,他为的就是‘迷’‘惑’对方,而趁着跟敌人比拼内力的时候,出其不意的用御剑术将剑‘射’出去,‘射’杀敌人,这才是他隐藏的目地!

巫神那里知道廉圣帝已经练成了御剑术,而且,他也根本没料到廉圣帝会来一个掌上加剑的招数,真是料想不到,但高手对阵,一旦疏忽想不到,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

论智谋,巫神哪能是廉圣帝的对手,所以,一时不备,了廉圣帝的算计!

本来,廉圣帝的武功是高于巫神的,但高也不比巫神高多少,仅是技高一筹罢了。

这巫神乃是苗疆第一高手,也是蚩尤八十一人大结拜的一个,蚩尤是大哥,飞龙是二哥,鬼狐子是老三,死神是老四,蛮牛是老五,巫神就是老六,蛊神是老七,蛊圣是老八,死神的谋士圣魂是老九,夸父族的族长排行在十,这前十人,乃是蚩尤最厉害的几个弟兄,都是一族的首领,举足轻重的人物。

有的倒不是因为年纪大,而是因为本事大和地位高!

巫神的地位,在三苗族,仅次于三苗族的族长蛮牛,但武功,却仅次于蚩尤!

要论武功算的话,蚩尤那是当之无愧的八十一弟兄的第一高手,这第二位,就是巫神了,第三名是死神,第四名是蛊神,第五名高手是蛊圣,第六名高手是蛮牛,再就是飞龙等人了。

巫神的武功和巫术,真是太厉害了,仅是在武功上比蚩尤低了那么一点点,在巫术的法术上,蚩尤却不及巫神

廉圣帝遇到巫神,那当真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劲敌,就算身体充沛之下,想要杀了巫神都没这么容易,因为,巫神的武功虽然不及廉圣帝,但差不了太多,而廉圣帝厮杀了半日,内功消耗的太重,故而,反而不及巫神厉害了。

所以,除了用智杀了巫神之外,还不知道要斗到什么时候。

所以,廉圣帝一边引走巫神,一边在想对付巫神的办法,这才想出了这么一个计策,趁着拼内力的时候,出其不意的祭出飞剑杀之!

结果,巫神一个不备,正了廉圣帝的道。

巫神狂吼一声,将咽喉内的赤霄燚炎剑拔出来,喉咙内咯咯作响,鲜血顺着喉咙上的血‘洞’不住的喷着,死神颤抖着满是鲜血的手,指着廉圣帝,拼尽最后的力气,大骂道:“廉……圣帝……你……你好狡猾,你好毒!好毒的剑!”

廉圣帝擦了擦嘴角边的血,冷笑道:“我再毒,也没有你们苗疆的蛊毒毒,我说过,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巫神狂吼一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啊……”

巫神痛叫一声,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手捂着咽喉绝气而亡!

苗疆第一巫术高手巫神就这样死在廉圣帝的手下!

廉圣帝一见巫神死了,就觉得天旋地转,又吐出一口鲜血,也倒在了血泊,昏死了过去。

他刚才跟巫神比拼内力,乃是全力的一搏,但由于内力消耗的太多,加上杀的脱了力,又强对了一掌,也被巫神的内力震伤,故而,昏死过去。

这时若来一人,将廉圣帝的人头一刀斩落,就算是个小卒,他都必死无疑。

不过,偌大的一个战场,人都死绝了,就连巫神都死在他手,附近根本就没有一个活的人了,谁会杀他。

而且,地上遍地是死尸,他倒在横七竖八的尸堆内,天又到了黄昏了,若没有亲眼见到他倒下的贼人,想要在‘乱’七八糟的尸堆里找到他都要费不少劲

廉圣帝斗智斗力杀了苗疆第一高手后,真是累的‘精’疲力尽,昏死了过去也不奇怪。

战场上静悄悄的,只有远处一些树木在静静的燃烧着,只有远处一些毒虫在吞噬着尸体的声音,其余,再也没有半点声音……

廉圣帝昏‘迷’了足有半柱香的时间,忽然‘阴’霾的天空下起了小雨,难道天也在为人世间的杀戮所哭泣不成?

但这一下雨,哩哩啦啦冰冷的小雨滴将廉圣帝浇醒,廉圣帝呻‘吟’一声,醒了过来。

一醒来,就觉得全身的骨头节都痛,简直都爬不起来了。

廉圣帝静静的喘了一会气,调息了一下凌‘乱’的气息,又吃了一点‘药’,这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只要站起来,他就再也不会倒下去,他就好似一个铁打铜铸的铁人一般,是那么的坚强!

廉圣帝摇晃着走向了死神的尸体旁,一见死神早死多时,咽喉上的血都流干净了,廉圣帝狠狠的呸了一口,觉得还不解气。

廉圣帝捡起了自己赤霄燚炎剑,狠狠一剑,将巫神的人头剁掉,骂道:“你们这些狗贼!没事就研究巫术害人,也不知害死了多少人,便宜了你!”

廉圣帝照着巫神的人头狠狠的就是两脚,将巫神的人头踩碎,这才将赤霄剑当拐杖,拄着剑往远处走去,消失在了凄冷的细雨。

廉圣帝放心不下,放心不下他的朋友和红颜知己,龙‘女’是生是死?雪儿是生是死?曲赋呢?楚祥呢?龙霞儿等姑娘呢,她们究竟如何了?虽然他不知道这些人在那里厮杀,但他却要去找,就算有一线希望都要去找。

他们究竟如何了?

其余人当然也不例外,当然也在浴血奋战在玩命!

龙‘女’原本跟廉圣帝在一起杀敌的,但数千人‘潮’的冲杀,早就‘乱’成了一锅粥,到处都在浴血奋战,从东打到西,从南打到北,战场蔓延荒野数十里

渐渐的,二人被‘混’战的人群给冲散了,谁也找不到谁了。

而且,当时只顾着杀敌了,谁还有闲情逸致的去留意附近的人,全力以赴的拼命都尤然不及,更别说三心二意了。

所以,廉圣帝一心一意只是杀敌,不断的冲杀,见到指挥的贼兵主将,先将其斩杀,因为,只有杀了指挥的主将,这样才没有人坐镇指挥,贼兵也变成各自为战,如此,就无法团结在一起,这样才能好对付一些。

假如有人指挥,而他这里‘乱’七八糟的百姓‘乱’冲,那肯定被人各个击破,那是必然的。

所以,斩杀敌军主将,就是廉圣帝等高手的任务!

廉圣帝一路冲杀,如履平地一般,见到指挥的贼将,杀进贼群,先将其击毙!

可以说,敌军四千被炎族的百姓六千多击败,当然也跟他们斩杀敌军主帅,‘弄’的无人指挥,各自为战大有关系。

不但是廉圣帝,曲赋、楚祥、龙霞儿等人都不例外,他们也是这么做的,因为,这就叫擒贼先擒王的战术,如此,敌军没了指挥的主帅,必然军心就‘乱’了,就算贼人不逃命,但各自为战,也成了一盘散沙,这样百姓们拼命,大家‘混’战在一起,谁也占不到便宜。

当然,龙‘女’也不例外,龙‘女’冰雪聪明,焉能不懂这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所以,龙‘女’也是在贼群杀进杀出,专‘门’刺杀敌军主将!

二人这往来冲杀,早就失散了。

龙‘女’指挥着附近的百姓,也是死战不退,渐渐的,身边的同胞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最后,龙‘女’跟廉圣帝一样,就只剩下自己浴血奋战了!

百姓都死了,可还有一些贼兵没死,没有办法,只能自己跟贼兵拼命!

当所有人都死了的时候,龙‘女’身边还有五十多贼兵围着她,除了这五十多贼兵困住她厮杀之外,方圆几里的范围内,也是再也没有一个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