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41章 逆袭2

第三百四十一章 逆袭2

于是,大家会合后,一起护送着百姓先撤退,至于报仇的事,等将百姓护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再商议。(hua. 。 更新好快。

但还没等过河到黄族,还离着廉圣帝所在的村庄一百多里地,三苗部落和死神族追杀而至!

贼人第四天就开始进兵,一天行军二百里,第二天就追杀到了!

苗人本就善于攀山越岭,这一天行军二百里那还不是跟玩似的。

廉圣帝做梦都没料到这乃是敌人的一计,真的是毫无准备。

幸好,廉圣帝为人一向谨慎,虽然没有料到敌人的诡计,但却时时刻刻派出探马在后巡视,以防出现敌人偷袭,而且,廉圣帝所率领的兵一直就在后面,乃是百姓走在前面,兵马在后而行,否则,调度都不会调度。

廉圣帝为了谨慎起见,派探马总是在后队十里地外巡视,贼人这一杀来,探马立刻就发现了,真是大吃一惊,赶紧回来禀告廉圣帝。

廉圣帝也大吃一惊,真没料到敌人会来这么一手!

廉圣帝微一沉‘吟’,命百姓立刻快点逃命,放弃一切的载重,然后将那一千五百多兵立刻都调到后面,进行断后阻拦,势要跟敌人拼了!

这一次,再也无法设计了,因为,都是平坦的大路,而且,百姓这么多,焉能一下子撤走,唯一能做的,就是集合所有的人马,跟来犯的贼人拼死一战了。

敌人离着仅有七八里路了,那还不是眨眼就到,而且,也没时间找高点去守山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跟敌人硬拼了。

廉圣帝想了一下,沉声道:“曲赋、扬儿、静儿,霞儿,你们四人,率领五百人,远离战场五里去埋伏,埋伏到左侧,只等我一退兵,敌军深入后,立刻掩杀,攻击敌人的左翼!”

四人答应一声,不敢耽搁,立刻分出五百‘精’兵,往左侧埋伏去了。

廉圣帝道:“楚祥、青儿、冰儿、雪儿,你们四人率领五百‘精’兵,往右边去埋伏,也是一样,不要让敌人发现了,等我退兵掩杀回来后,你们攻击敌人的右翼,去!”

“遵命!”

四个人答应了一声,也领命而去。

廉圣帝看了看龙‘女’,苦笑道:“龙妹,这一次咱们只能硬拼了,唉……恐怕,这一千多兵都要葬送在此地!”

龙‘女’叹道:“没料到贼兵如此的狡猾,不过,凉敌人也没多少兵,咱们定然能打败他们!”

廉圣帝道:“等会,咱们引贼人来追,然后三路齐出,跟他们拼了,龙妹,你去后方,去挑选一些‘精’壮之人,再组织一些百姓,作为后援,等我撤回去后,咱们一起翻身杀回去,跟敌人拼了!”

龙‘女’道:“可是你?就你自己?”

廉圣帝道:“不要紧,我还有四百多兵可用,而且,我仅是‘诱’敌罢了,并不是立刻决战,去。”

龙‘女’叹了口气,叮嘱道:“你……你要多加小心了。”

廉圣帝点头,龙‘女’飞身走了,前去追上百姓,做动员去了。

如今,乃是生死存亡的时刻,敌人究竟有多少人马根本不知道,而且,这里还都是平地,也无有高山可守,除了拼了,已经别无他法了。

所以,动员百姓,能参战的都参战,否则,这一千几百人都战死了,就没人保护这些百姓了,到时候,大家就是一盘散沙,百姓虽多,却是老弱‘妇’孺,多也没用,而且,兵器也不足,就算那一千五百多兵,多数拿着的也是竹子削的竹枪,而敌人或许最少有三千人,这么一支强大的部队,若不动员一切的力量拼了,如何能度过此劫?

仅是廉圣帝和龙‘女’自己,他们杀出重围是不成问题的,但是,这里的百姓怎么办?

扶老携幼,敌军一阵风似的就能追上他们,一阵的砍杀,谁能活的了?

就算廉圣帝和龙‘女’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是千军万马的对手!

龙‘女’一走,廉圣帝立刻将仅有不到四百兵召集齐了,沉声道:“各位弟兄,贼兵杀上来了,为了保卫我们的族人,为了保护我们的家园,咱们跟他们拼了!”

“跟他们拼了!”

“血战到底!”

四百兵振臂高呼,没有一个怕死的。

那时候的人都是英雄,都是血‘性’男儿,而且,他们保护的是他们的妻子儿‘女’,为民族尊严和国家而战,假如败了,那就是灭族之祸!

所以,为了民族和家园,为了妻儿老小,除了拼命,还能做什么?

当侵略者杀来的时候,不但是他们,就算是老弱‘妇’孺,都会拿起刀枪,跟敌人拼了,更何况他们乃是男子汉,焉能做懦夫,而且,他们也已经无路可退,只有一拼!

廉圣帝道:“大家多多准备弓箭,有弓箭的人站出来!”

其实,有很多人连弓箭都没有,大多数做的那些箭,在守山的时候基本用没了,‘射’到山上去,大火一烧山,早就成了灰烬了。

所以,就算剩下一些弓箭,也不多,而且,都是竹子削的,威力也不算大,而他们这些兵算是后路兵,黄帝的兵缺少装备,也不可能分给他们,所以,有好的刀剑,大部分都给了黄帝的兵了,所以,廉圣帝所率领的这一千四百来兵,当真是装备不足,就连真正的刀剑都不多,大多数竹子做的。

如此的装备,焉能抵御如此强大的贼人?所以,廉圣帝心根本就没底。

廉圣帝暗暗的埋怨自己,为何没想到敌人会来这么一手?

这也不能怪他,他又不是神仙,而且,有黄帝在前挡着,按理说敌人是不会杀到后方的,只不过,黄帝被引走了,追杀蚩尤去了,致使后方空虚,而廉圣帝等人没料到,所以,就连好的装备武器都给了前线的战士了。

虽然身上背箭的战士不多,但也有一百来个,廉圣帝道:“你们一百多人,立刻退到后面三里地外埋伏,等我们退下来,立刻‘射’箭,去!”

“遵命……”一百多人答应一声,领命去了。

廉圣帝对仅有的二百来勇士,痛声道:“弟兄们,今日之战,也许大家都会战死,但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唯一能做的,就是拼了,大家怕不怕死?若是怕死的,现在就逃命去吧!”

“大帅!您这是什么话?我们不怕死!”

“炎族人不是懦夫!”

“跟敌人拼了!”

廉圣帝擦了擦泪水,道:“好,不愧为勇士!现在,我们立刻多捡一些石头,等会敌人杀到,咱们用石头砸,等敌人靠近了,立刻往后撤,会合其余的弟兄,然后跟敌人拼了,一切听我的指挥,不得违令!”

“遵命!”

二百多兵就地捡一些石头瓦砾,作为武器,当作弓箭来对付杀来的敌人。[糖hu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廉圣帝也捡了一包石头,用包袱裹着,等会好用。

廉圣帝准备好了,二百六十多人一字排在了路边,就傲立在路上,等待着敌人杀来!

六七里地那还不是眨眼就到,而且,探马发现的时候,拼命的赶回来,等他们赶回来,敌人已经追出来四里多地了,廉圣帝也就刚刚布置完,两路贼兵旋风一般的就杀到了!

一路死神族,一路苗兵,分兵两路,以二龙出水势,不顾一切的冲杀而至!

一百丈、五十丈、三十丈……贼人越来越近,可是二百多人没有一个逃走的,都傲立在路央,双眼冒着复仇的怒火,衣服内包着许多的石头瓦砾,左手提着竹枪,就等着贼人到来!

眨眼间,贼人已经离着只有十丈了!

廉圣帝这才喝道:“狠狠的砸!”

随着廉圣帝一声令下,二百多人立刻将准备好的石头瓦砾奔贼群就一通‘乱’砸!

廉圣帝一抖手,将包在手里的石头以漫天‘花’雨撒金针的手法,扔进了贼群!

“啊……啊……”惨叫声此起彼伏!

“杀啊!别叫他们跑了,杀啊!”

廉圣帝大吼一声,凌空一剑,冲着贼群劈去!

“轰隆!”一声巨响!

再看贼群,无数的贼人被一剑给震的飞上了半空,一剑就给劈死了一群!

眼看着敌人到了,廉圣帝大吼道:“弟兄们,快撤!”

廉圣帝说罢,将剑归鞘,猛然间双手往对面的敌人群推去!

呼!呼!呜!呜!呜……

随着廉圣帝双掌推出,猛然间,平地起了一股狂风,狂风卷着碎石‘乱’草,咆哮着直奔贼群撞去!

“轰隆!轰隆!砰!砰!”

刹那间,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也不只有多少杀来的贼人被廉圣帝这一掌给推,惨嚎着就飞向了半空!

立刻,尘土飞扬、漫天的黄沙……

廉圣帝这一掌之威,足足将聚在一起杀来的贼人震死了一百多!

廉圣帝一掌推出,紧接着随着人群也往后撤去!

敌人实在是太多了,不顾一切的四面追杀了上来,紧追不放!

不过往后退了三里多地,就遇到了那一百多弓箭手断后,廉圣帝大吼道:“‘射’箭!”

随着一声令下,一百多弓箭手将早就准备好的箭往贼群就‘射’,刹那间,又倒毙了一百多贼人,但贼人度太快了,弓箭手又少,所以很快贼人就冲到了近前,展开了‘肉’搏!

一等近身搏斗了,弓箭完全就成了废物了,只能看真本事了!

廉圣帝拔剑在手,大吼道:“弟兄们,跟他们拼了,杀啊!”

廉圣帝说罢,当先冲了上去,右手赤霄燚炎剑,左手判官笔,杀进了贼群!

贼人数不胜数,蜂拥而至,很快的就将廉圣帝仅有的这三百来人包围在其。

时间不大,三百多人就死了一半多!

廉圣帝最勇猛,一把剑横冲直撞,所到之处,就是一条条血胡同,直杀的残肢漫天‘乱’飞,人头满地‘乱’滚!

与此同时,龙‘女’又挑选了三百来人,杀了上来,也杀进了重围,跟廉圣帝聚在了一起,立刻,展开了一场‘混’战!

龙‘女’挑选的都是一些四十多岁的人,战斗力根本不行,加上兵器也不多,杀上来不过就是送死的。

不过,这一场惨烈的厮杀决战,乃是关系着民族的兴亡,就算是百姓都玩了命!

没有刀就往上扑,用手掐,用牙咬,跟敌人同归于尽。

这一场的惨烈,乃是真正的‘肉’搏,那是真在拼命。

敌人派出了一千人做先锋横冲过来,两族加起来,那就是两千人,两千人围杀七百多缺兵少器的老弱病残,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不过就打了半柱香的时间,再看廉圣帝和龙‘女’所率领的那点可怜的兵马,几乎全军覆没!

七百多英雄就战死在当场!

但他们的牺牲也没有白费,也将敌人放倒下了四百多!

廉圣帝和龙‘女’杀的浑身是血,简直都成了血人了!

所有的人都战死了,只有二人还在拼杀,那就是廉圣帝和龙‘女’!

由于二人武功太高,虽然兵多,可要杀了二人,谈何容易!

就在这时,左右两侧的廉圣帝提前埋伏的兵终于杀了上来,立刻,猛攻敌人的左右两翼!

这一招,正好杀敌人个措手不及,敌人一时不备,被杀了个手忙脚‘乱’!

但毕竟势力相差太悬殊了,左右这一千人,又被敌兵的援兵困住了。

经过半个时辰的拼杀,这一千人,又全都战死在当场!

可是,敌人也没捡到好,前锋部队的两千人,损失了一千五百多人,双方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但敌人毕竟人多,这一次,三苗族几乎将所有能打仗的人都带到了战场,共有一千七百多‘精’兵!

死神族也一样,又添兵了,也几乎是倾巢出动,为的就是拼了,将炎黄二族血洗干净,彻底将炎黄二族灭绝。

所以,两族加起来,足有四千兵,这四千兵蜂拥杀来,而廉圣帝仅有一千四百多兵,其余的都是老弱‘妇’孺了,加上又在平地,众寡悬殊,兵器又不及,焉能是对手?

所以,很快的,贼兵就将廉圣帝这一千四百多‘精’兵彻底的给吃了,外加龙‘女’征来的三百多兵,也都损失殆尽!

唯一活着的,就只有廉圣帝等几个高手在血战了!

但这几个高手都被分在了各处,早就冲散了。

廉圣帝找不到龙‘女’了,龙‘女’也找不到廉圣帝了,他们手下的‘侍’卫也都在四周各自为战,因为,战场太大了,足有十余里地,这么‘乱’七八糟的战场,当然会被冲杀散了,这不奇怪。

廉圣帝是打定了一个主意,那就是今日就算战死在当场,也绝不会退后一步!

廉圣帝被五百多死神族的贼兵困在包围,正在包围圈跟敌人浴血奋战,忽然,敌军外伟杀声震天动地,包围圈被冲破,杀来了五千多百姓!

这五千多百姓,都是炎族的百姓,百姓本来是想逃命的,但大多数是保护着‘女’人先走了,还有一些上了岁数的男人,还有一些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知道今日说不定大家都要死,既然要死,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战死,所以,一人站出,无数的人接着响应!

这五千多百姓,不但有老人、孩子,还有一些年轻的‘女’子,一个个手拿各种兵器,有菜刀、有扁担、有木棍,有的甚至赤手空拳,呐喊着冲进了包围,跟敌人‘混’战在一起!

这五千多百姓,这一来,又解了大围,有了大用,也许,没有这些百姓参战,廉圣帝等人就算再厉害,必然最后也杀个‘精’疲力尽死于‘乱’军,但有了这些百姓帮忙,立刻,又发生逆转!

贼兵一见不好,也将后路的那所有的兵全都投入了战斗,双方几乎全都加入了惨烈的‘肉’搏血拼!

贼兵四千多‘精’兵已经全部投入了战斗,而炎族百姓自发涌来来五千多百姓,就跟贼兵绞杀在了一起!

一场自从有人类以来,第一场凶杀恶战,最惨烈的战斗就这样打响了!

这一场战斗的惨烈,蔓延了十余里的路,在十余里的路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厮杀的人群,双方谁也不相让,谁也不退,一直‘激’战了两个多时辰!

五千多参战的百姓又都全部壮烈牺牲!

可是,贼兵也没得到好结果,四千多‘精’兵,也几乎都全部跟五千多百姓拼了个同归于尽!

炎族五千多百姓壮烈牺牲,还有两千兵壮烈牺牲,这前前后后的,总计死亡了七千多人!

在那远古时期,有几个族能有这么多人?

炎族不过也就只有两万七八千人,被三路兵一路上屠杀了就约有万人了,仅有的不到两万人,在守山的时候,病死和战死的,又是千余人,顶多不过就剩下了一万六七千的百姓了,大多是老弱‘妇’孺了,大多是‘女’人了,而现在,又折损了七千多人,活下去的,除了孩子,就只有‘女’人了,可以说,男人就会都战死了,虽然还有男人,但也仅是小男孩了。

这一场惨烈的大战,是彻底的将炎黄二族融合在一起了,炎族多‘女’人,多数的炎族‘女’人都嫁给了黄族的男人,于是,炎黄二族是彻底的成了一个族了。

因为,炎族遭遇灭顶之灾,族民死了大半,若不融合在一起,势必被彻底的灭绝。

不过,虽然融合在一起了,但还是算两个族,渐渐的,到了三百年后,两族又都繁盛起来了,炎族选个国王,黄族选出个国王,虽然在一起,但跟一国两制的‘性’质是一样的。

到了凌‘玉’霄那个时期,还分炎国和黄国,虽然两族是一起生活,但炎族内选的国王是炎族人,管理炎族,黄族选的是黄族人,管理黄族。

但是,那时候已经是融合了,分的也没这么清楚,而且,两族通婚,真正的炎族和真正的黄族是不存在了,但是,为了保留炎族,炎族男人生的后代,还是叫炎族。

这就跟如今的少数民族是一个道理,融入到一个家庭,都是炎黄子孙了,五十六个民族一家人了,但满还叫满,‘蒙’还是叫‘蒙’,而没有改成汉族,可是,满汉早就通婚了,真正的满人血统是没有了,但他们还说自己是满人,这就是一个族的虚荣心在作怪罢了,不想灭绝罢了。

炎族也一个道理,所以,一定要起名炎国,但是,炎黄通婚,纯正的血脉当然早就‘混’合了。

这一场凶杀恶战,三族加起来死了这么多人,在如今看来,不过就是死了个七八千人,加起来不过才死了一万多人,这没什么了不起的。

但看历史不能以如今的眼光看古代的历史,在炎黄二帝时期,炎帝的部落,所有的百姓加起来,不过就是两三万人,这一死,就死了一万多,死了一半多的族民,这难道不是灭顶之灾吗?

所以,那时候,死了这么多人,简直都足以将一个民族毁灭了,乃是灭顶之灾,最大的灾难!

那时候,上万人的大战,恐怕只有蚩尤和黄帝这一次大战了,那时那场大战的惨烈无法言表,绝对是空前的残酷,因为,败了,就会别灭族,那是灭顶之灾,谁能不拼命?

廉圣帝也不知杀到了什么时候,渐渐的,天已经到黄昏了,再看原本身边一起杀贼的同胞,一个个都已经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廉圣帝一路走,一路杀,都杀的晕了头,也不知杀到了那里。

等他将眼前还能喘气的最后几个贼人斩掉了狗头,再放眼四周,再也没有一个能活着站着的贼人了,包括自己人在内!

地上除了死尸就是血,残肢断臂、人头遍地都是,鲜血汇成了小河,这里已经成了人间地狱!

廉圣帝就在地狱血海,浑身是血,一袭白衣早就成了血红‘色’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血,也不知是敌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了。

廉圣帝擦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坐在一堆又一堆的死尸,用手的赤霄剑驻着地,只剩下喘气了。

纵使他武功天下盖世,上千人排着队不反抗等着他砍脑袋,他都能活活的累死。

厮杀了整整半天,足足有两个多时辰了,千军万马的贼人,和无数的自己同胞都拼了个同归于尽,‘玉’石俱焚,附近除了他自己还活着之外,再也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了。

在千军万马,他居然能活着,这就证明,他的武功是真高。

廉圣帝累的气喘吁吁,差一差都杀的脱力,刚喘了几口气,就再也忍不住了,就觉得心口一阵阵的发闷,头一阵阵的发晕,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廉圣帝暗叫不好,知道自己是杀脱了力,受了内伤了,廉圣帝赶紧啪啪啪,连着点了自己数处‘穴’道,制住了吐血,然后赶紧颤抖着手,将随身携带的‘药’掏出,塞进了嘴里!

就在这时,猛然间就听一声怪异的吼声,一道黑乎乎的影子奔廉圣帝直扑而来!

廉圣帝虽然杀了个头昏目眩,但功夫还在,而且,这种战场,廉圣帝焉能不小心,一道影子闪电一般的扑来,廉圣帝来不及看清是什么玩意,情急之下,脚下猛地一踢,将脚下的两具血淋淋的尸体踢了起来,直奔那条黑影踢去!

那道黑影一声嘶吼,将迎面来的两具尸体给接住,用爪子一撕,将那两具尸体撕成了两半!

于此同时,就听丝丝丝丝……一连串的声音,也不知什么玩意,在四面八方,直奔他‘射’来!

“不好!”

廉圣帝暗叫一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听声音,他可以断定,必然是毒蛇毒虫之类的毒物!

在生死存亡的一刻,这时候才最见功夫!

廉圣帝长啸一声,赶紧弃剑,双掌猛的一拍地面,借力凌空跃起!

随着他一拍地面,砰的一声巨响,再看地面上方圆五丈的尸体,顿时飞上了半空!

他双掌猛地一拍地,大地都被震的颤了三颤,无数的尸体纷纷飞起,变成了‘肉’盾,挡住了他!

而他,借着双掌一拍地面的力气,随着尸体一起飞向了空!

果不其然,随着他一拍地面飞起,在他身后,飞来了数不清的毒虫!

但没等‘射’到他的身上,都被他用内力震飞的尸体给挡住了!

那无数的从虫都撞在了密密麻麻的尸体上了,加上尸体满是鲜血,那些毒虫遇到血腥就发了狂,开始疯狂的撕咬那些尸体。

廉圣帝的武功当真是厉害,也反应奇,就连偷袭他的贼人都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手,令一切的‘阴’谋都前功尽弃!

廉圣帝人在半空,喝道:“归鞘!”

随着他一声大喝,再看遗落在地上的赤霄燚炎剑一道红光直奔他的手飞去!

廉圣帝侥幸躲过暗算,连看都没看是什么人,手提赤霄燚炎剑舞动成一道光圈,脚踏着空还没落在地上的那些血淋淋的尸体,就好似踏‘浪’一般,往前面就窜出去了二十多丈!

这小小的树林虽然只有稀稀落落的几株树,但荒草萋萋,遍地尸体,毕竟视线不清,尤其是到了黄昏,更不清楚。

而且,刚才肯定是毒虫扑向了他,在原地还有不少的毒虫,万一被咬一口,那真是后果不堪设想了!

所以,廉圣帝飞身到了宽阔的地方,提剑定睛观看,只见在他身后走来的,只有一人、一兽!

虽然天有点黑了,但以廉圣帝的眼力完全能看得清,就见来者年纪在四十多岁,一张瘦削的脸,狼一般的眼,‘射’出两道凶狠的光!

就见此人身穿黑‘色’长袍,手拄着一根弯弯曲曲蛇状的法杖,满脸的杀气,‘逼’的人透不过气来!

在那人的身侧,乃是一只怪异的凶兽,就见那凶恶的猛兽,并不太大,乍一看,像极了猎豹,但面目狰狞,一张兽脸鬼不像鬼,兽不像兽,也看不出什么东西,但一嘴的獠牙利齿,令人不寒而栗。

这怪兽全身黑‘毛’,颈上的‘毛’,就跟狮子一般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头黑狮子‘精’!

其实,这种怪兽乃是苗疆巫师用巫术喂养的一种新品种,剧毒无比,也凶恶无比,取名叫做狰狞兽,是猎豹和狮子的‘混’合体,然后以毒物喂养的,这只狰狞兽,乃是苗疆四大巫圣之一巫神的坐骑!

来的这个瘦削的黑袍巫师,不是别人,正是苗疆第一巫师——巫神!

在苗疆四大巫师,巫神排在第一位!

刚才暗算廉圣帝的就是这个巫神,巫神早就见到了廉圣帝,一见廉圣帝,一把赤红‘色’的剑,在千军万马,所到之处,人头滚滚,断肢残臂漫天‘乱’飞!

他眼瞅着二百多苗兵困住了廉圣帝,但廉圣帝就手提赤霄剑,杀的苗兵全都倒在了血泊,结果,他还活着!

所有的苗兵都战死了,在廉圣帝身边的炎族百姓,也全都战死了,方圆一里多地的范围内,就只有廉圣帝一个人在拼杀,只有他一个人活着!

巫神骇的心惊胆颤,虽然没有这么近见过廉圣帝,但他已经猜出这名武艺高强的人是谁了,炎黄二族,男人,除了廉圣帝的武功这么高之外,再也没有人这么猛了!

就算黄帝都不见得这么厉害,万马千军,所到之处,一剑一个,从不落空,跟他‘交’手的兵,一剑就被剁掉了头,简直都没还手之力!

巫神吓的不敢上前,他知道,就算自己上去,以自己的武功正面跟廉圣帝拼,结果估计没什么区别,不是跟廉圣帝拼个同归于尽,就是死在廉圣帝手。

所以,巫神提前藏了起来,等待着机会,盘算着等廉圣帝松懈的时候,暗算偷袭,将廉圣帝毙命!

巫神并不是怕死,只是不想在临死前没除掉廉圣帝这种可怕的对手,只要能除掉廉圣帝这种可怕的对手,他宁愿死!

巫神悄悄的将自己的坐骑叫到身边,不发一声,躲在了小林后的偷看。

只见廉圣帝脚踏八卦步,好似鬼魅一般,一把剑在群贼来回的穿梭,时间不大,就将凶悍的苗兵杀了个干干净净!

但他自己也累的‘精’疲力尽,手拄赤霄剑累的直喘气,而且,还吐了血。

这么好的机会,不除掉他还等什么?

所以,巫神才想出了声东击西的计策,先派自己的灵兽吸引廉圣帝的注意力,他自己则转到了廉圣帝十余丈之外的背后,悄悄的将自己的五毒袋展开,只等廉圣帝被狰狞毒兽吸引住后,将五毒袋的毒虫扔向廉圣帝,只要其有一条毒虫咬廉圣帝,廉圣帝就必死无疑,因为,那是苗疆最厉害的蛊毒,任凭廉圣帝再厉害,被毒虫咬到,也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