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41章 逆袭1

第三百四十一章 逆袭1

这也许是蚩尤时运不济,也许天命当炎黄二族做华夏之主吧。

四位圣人商议定了,定下了廉圣帝和龙‘女’负责保护百姓撤离,保卫黄国的老巢,而黄帝则率领三千多人,去跟蚩尤决一死战,去会战蚩尤。

经过商议研究,廉圣帝决定,今晚三更立刻动身护送百姓往黄族撤离。

还没等廉圣帝和龙‘女’动身,天刚黑不久,龙霞儿和龙冰儿所骑的应龙和飞虎回来了,不过,龙霞儿和龙冰儿却没回来,而是,让应龙捎来一封信

廉圣帝将应龙嘴里叼着的绢帕信取出,展开信观看,看完廉圣帝神情黯然,瘫坐在了椅子上!

龙‘女’赶紧接过信来看,看完,龙‘女’眼含泪,也幽幽叹了口气。

原来,书信是龙霞儿亲笔写的,信说的很简单,说她们去的时候,齐寿已经毒气攻心死了,已经去晚了,是昨天晚上死的,她们正在忙着将那些棺材先押送到黄族去,卓儿和蝶儿的尸体也已经找到,大家正忙着运送尸体,故而,她们暂时不回来了,但怕应龙和飞虎有用,故而,让两只灵兽来送个信,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廉圣帝焉能不痛心,他废了不知多少劲,才将齐寿的毒控制住,满以为一个月后毒才攻心,可没曾想,不过才**天,毒气就控制不住了,他终于找到了解‘药’,但解‘药’却送的晚了,没救的了朋友,所以,廉圣帝心如刀割一般的痛苦。

原来,这蛊毒跟其余的毒‘性’是不一样的,廉圣帝虽然将齐寿大部分的毒都‘逼’到了他的两条手心,可是,齐寿受伤是在肩头,离着心脏很近,所以,立刻毒就进了心脏了,所以,毒气已经归心,不过,廉圣帝的武功实在是太厉害了,医术也太高明了,故而,令他暂时的没有死。

但是,这种毒的可怕,那就是一天一个变化,还会生出蛊虫的卵来,而且,体内的毒气会膨胀,虽然,廉圣帝用针灸之术,让曲赋和楚祥将毒气按时的放出来一些,但齐寿心脏内的毒气却出不来,久而久之,必然又毒气攻心。

廉圣帝走后的第五天,齐寿就痛不堪言,一会全身痒,一会全身痛,一会犹如万箭攒心,一会好似很多虫子在吞噬着他的血‘肉’,那真是生不如死,苦不堪言。

但为了妻子,齐寿决定咬牙‘挺’下去,而且,廉圣帝说去找解‘药’,他一定能找到,齐寿也不想死,虽然痛不‘欲’生,但为了日后继续辅助廉圣帝,又不忍心离开妻子,故而,咬牙忍受着非人的痛苦。

到了第八天,齐寿全身满是毒气泡,曲赋和楚祥给他用针灸,用内功‘逼’出毒,根本不管用,曲赋和楚祥一见不好,按照廉圣帝所说,赶紧要背着齐寿去找廉圣帝。

但远隔三百多里路,又有无数的兵,齐寿也知道,就算去了,说不定会死在半路,还不如趁此机会,好好的跟妻子多聚片刻

所以,齐寿不同意,跟妻子龙静儿用最后的时间,一起好好的相处了一天,到了第九天的黄昏,齐寿终于一命呜呼了。

龙静儿等人痛苦不已,但人已经死了,伤心也无济于事,曲赋和楚祥找了棺材,又去打探消息,发现,黄族的兵终于来了,已经去救援了。

二人决定,先将大家的棺材送到黄国的安全地方去,等有时间,再让廉圣帝和龙‘女’决定,该将这些人的尸体埋葬于何处。

而第八天,黄帝赶到解了兵围,第九天廉圣帝战蚩尤,第十天蚩尤要来解‘药’给廉圣帝,龙霞儿和龙冰儿第十天一大早去送的解‘药’,而去了后,刚刚晚了一天的功夫!

龙霞儿和龙冰儿真是顿足捶‘胸’,真是伤痛不已,不但是因为来晚了没救了齐寿又损失了一位好朋友,而且,她们见到丈夫惨不忍睹的尸体,两个姑娘也痛断肝肠,于是,这几人除了哭,还能做什么。

而援兵去了,他们不必着急回去,等护送完尸体再去找廉圣帝不迟,但应龙和飞虎却不能留在她们身边,因为,这应龙和飞虎还有用,故而,龙霞儿写了一封信让应龙捎给廉圣帝,说明发生的事。

廉圣帝得知解‘药’送的迟了,只是迟了一天,焉能不懊悔,焉能不痛心,所以,廉圣帝失魂落魄,痛心疾首。

但人已经死了,就算伤心又有什么用?

所幸的是,好朋友们的尸体总算都找齐了,龙霞儿等人正在准备将尸体护送回黄族,等一切结束后,再将这些人的尸体好好的安葬,总算尸体保住了。

黄帝和炎帝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赶紧在龙‘女’的手接过绢帛来看了看,不仅也黯然叹息。

龙‘女’流着泪劝道:“廉哥哥,你不要太痛心了,人已经死了,你再痛心也没有用了。”

廉圣帝泪如雨下,痛哭道:“我的弟兄几乎一个个的都死了,九个好弟兄,一转眼死了七个!他们都是我多年的兄弟,我却救不了他们!”

龙‘女’幽幽道:“唉,你的弟兄死了七个,我的好姐妹何尝不是死了四个,廉哥哥,他们乃是为国家和民族而死,就算死,也是死有所值,死而无憾了

。”

黄帝道:“这都是蚩尤发动战争引来的灾祸,所以,这笔账本王一定要找他算个清楚,定杀了此贼,为死去的百姓们讨个公道!”

廉圣帝顿足捶‘胸’,痛哭道:“我为何要跟他结为弟兄?我为何这么迂腐!我为何跟我的仇人义结金兰!我真是‘混’蛋!‘混’蛋透顶,我对不起众位弟兄……对不起黎民百姓……”

廉圣帝痛心疾首,狠狠的给了自己好几个嘴巴,龙‘女’心疼的赶紧将廉圣帝的手抱住,哭道:“廉哥哥,你别这样,没有人怪你,你这么做,也是为了救人呀,也是为了要解‘药’,也是为了劝蚩尤罢兵,平息战争,减少伤亡,这不能怪你,也没有人怪你……”

廉圣帝的确是这种目的,其,廉圣帝跟蚩尤结义,是有三个目的,第一,当然是被蚩尤的豪气所感,对蚩尤的英雄气概所折服,真是惺惺相惜,才跟蚩尤结拜,但是,他‘私’情是‘私’情,国仇是国仇,他还是不会饶恕了蚩尤,一定还会战蚩尤。

第二,那就是他要跟蚩尤推心置腹的谈谈,以朋友的身份劝他,让人罢兵投降,这样,会减少很多的伤亡,否则,大战一起,势必尸横遍野,他真不想看到那一天。

第三,齐寿了剧毒,他解不了,而蚩尤是叛军的首领,跟苗疆的三大巫师乃是好兄弟,廉圣帝跟蚩尤结拜,让蚩尤看在结义之情上,帮他讨要解‘药’去救齐寿,这样,齐寿就有希望活下去了。

所以,廉圣帝是出于这三个目地才跟蚩尤义结金兰的。

而如今,什么都成了空!

蚩尤不听他劝告,根本不罢兵,蚩尤虽然给了他解‘药’,而却迟了一步,所以,廉圣帝的三个目的都成了空,而他还成了敌人的弟兄,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早知道一切都是空,他焉能去跟蚩尤结拜,让全族的百姓都唾骂呢?而他跟蚩尤结拜,跟自己的仇人结义,又觉得对不起死去的弟兄们,所以,廉圣帝的心痛苦极了,真是难以形容。

他觉得自己做的事真的好荒唐,对不起朋友、对不起红颜、也对不起百姓,所以,廉圣帝自责,虽然没有人怪他,但他却怪自己

黄帝和炎帝都在安慰廉圣帝,因为,廉圣帝的确不是有意跟敌人结拜的,但出于这些目的,还有他的‘性’格,故而,才做出了这种天下间荒唐透顶的事。

虽然事情荒唐,但是他并没有判族和对不起百姓,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百姓和朋友,所以,黄帝和炎帝理解他,并不怪他。

其实,廉圣帝这么做,炎黄二族的百姓根本就没怪他,相反的,更对廉圣帝敬佩万分,因为,他秉正无‘私’,‘私’是‘私’,公是公,当真是堂堂正正,正大光明,这种人,谁能不敬服?

加上廉圣帝救了炎族百姓,所以,炎族的百姓对他尊敬。

后来,廉圣帝和龙‘女’又打败了死神族和三苗族,又救了黄族百姓,而黄族百姓也对廉圣帝和龙‘女’崇敬万分。

所以,廉圣帝犯下的这点荒唐的小错,反而更证明他乃是‘性’情人,一个不折不扣的圣人,所以,炎黄二族的百姓们不但不怪他,不但不骂他,而且,简直拿廉圣帝当作神人来敬慕。

这就跟后世三国演义的关公义赦曹‘操’一样,后人不但不怪关公,反而称颂。

而廉圣帝,还没什么错,仅是名义上跟蚩尤是弟兄,而且,公事公办,并没像关公那样的是非不分,当然,这更令人尊敬了。

其实,关公并没有什么华容道捉放曹的事,而基本上三国演义关羽的事迹都是杜撰的,没有几件是真的,可以说,后世把关公抬的太高了,关公是最名不符实的一个人,关公此人,气量狭窄,反复无常,说关公是圣人,简直都荒唐的不能再荒唐了。

其实,这完全是罗贯那部家喻户晓,四大名著之一三国演义的功劳罢了,假如没有三国演义,没有民间离奇的传说,关公,可以说什么东西都不是,根本不够资格做武圣。

其实,原先武圣也不是关羽,而是岳飞的,只是因为满清入关后,要利用关羽的忠义,要压住岳飞的‘精’忠报国,告诉百姓们,要学关羽一样的对朝廷忠义,老老实实的做满清的顺奴,故而,才抬高关羽,将武圣岳飞踢下台去,把关羽捧上去。

这就跟满清歌颂袁崇焕,借此来说明朝的昏庸是一个道理,其实,袁崇焕的死是罪有应得,甚至袁崇焕很有可能投靠了满清,而崇祯杀袁崇焕的十几条罪状,每一条都确实存在,根本没有半点冤枉袁崇焕,所以,袁崇焕的死,是死有余辜

而且,袁崇焕也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将才,也非是离了袁崇焕明朝才亡国的,而恰恰相反,假如没杀袁崇焕,估计不用等到崇祯十七年,崇祯十年就亡国了。

所以,袁崇焕就算没有投敌叛国,那也是庸才一个,不用袁崇焕,反而对国家和民族是最大的利益,用了袁崇焕,‘弄’的明朝都被袁崇焕拖垮了。

而满清这么做的目的,就跟抬高关羽,利用关羽来压制住岳飞的‘精’忠报国,还我河山,驱除鞑虏,还我华,让百姓们老老实实的做满清的狗奴才,而抬高袁崇焕,借此是说,看看,袁崇焕将我们的大汗努尔哈赤都打败了,我们满清不恨他,还给他翻案,看看我们满清多么英明,为什么明朝灭亡了呢,这就是天命,因为,明朝的昏庸无能,我们满清是明主,取而代之,是应该的。

这就是满清鞑子的险恶用心,因为,顺治开始歌颂崇祯是个明君,歌颂崇祯的骨气,还跪在崇祯的坟前哭哥,这就出现了问题了,你既然歌颂崇祯是明君,明朝并非是昏庸的朝廷,那你满清入关,屠戮千万的百姓,犯下了滔天大罪,你那一点比的上明朝的皇帝?难道反清不对吗?

所以,歌颂崇祯是不行的,但你明着给崇祯和明朝泼脏水,手段也太卑劣了,因为,你刚哭了哥,立刻就变脸给人家泼脏水,那跟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有什么区别,手段太卑劣了。

所以,怎么办呢,很简单,那就是给袁崇焕翻案,将袁崇焕捧起了,而袁崇焕死在崇祯之手,将袁崇焕捧成了伟人,那相反的,杀他的皇帝自然就是昏君了,百姓自然就痛恨,自己就骂崇祯,自己就骂明朝昏暗了,这一招可谓是够歹毒的!

这一招,就是我们炎黄子孙的两个英雄,伟大的纪晓岚和刘墉想出来的,跟乾隆密谋的研究的,可惜,没有人能看得懂其的‘阴’谋,而我们伟大的炎黄子孙的后代,却还将纪晓岚和刘墉当作是汉人的人物,其实不然,这两个家伙,乃是汉人的耻辱,乃是走狗汉‘奸’!

这就叫手段,这就叫计谋,什么叫高手,这就是高手。

所谓的高手,就是将颠倒是非黑白,将关羽这种虚伪的小人和垃圾说成是武圣人,却将‘精’忠大帅岳飞拉下来

所谓的高手,就是能将祸国殃民的袁崇焕能捧成一个古希腊氏的民族英雄,却将熊廷弼、孙承宗、史可法、阎应元、郑成功等真正的民族英雄丢在后面!

荒唐啊,荒唐,可笑啊,可笑!

但有头脑的炎黄子孙,像我这种明白历史的人,绝不会去崇拜什么垃圾关羽,因为,他名不符实,被捧出来的,更不会说袁崇焕是什么民族英雄,他是死有余辜,明朝昏庸,清朝该代之,更不会像那些脑残和白痴一样,崇拜什么辫子剧,崇拜什么康乾盛世的荒诞!

所以,假如这些垃圾都能说是圣人的话,那廉圣帝就是圣人,就是圣帝,圣过圣人圣帝!

他绝对够资格,他就是我们廉氏家族的祖先,地地道道的黄帝子孙!

所以,天下间,道家都是他的徒子徒孙,神仙都叫他爷爷,如来见到他都叫祖宗,三清见到他叫师爷,他就是伟大的廉圣帝,圣帝祖师!

世上有多少人像他这么公正无‘私’?

有多少人像他这般的仁义?

他真不愧叫做圣帝,胜过华五千年来最有名的圣人!

假如关羽都能叫做武圣,袁崇焕、施琅都是民族英雄,康熙乾隆都是圣主的话,那我更加相信,世上就有廉圣帝这个圣人,他就是我们廉氏家族的祖先,也是所有炎黄子孙的骄傲!

既然可以这么荒唐,可以这么扯淡的话,那我这部小说就要扯一个天下最大的蛋,我要给道佛找个祖宗,给三清祖师们找个亲爹,给如来佛找个爷爷,让我的祖先廉圣帝做道家的鼻祖,做道和佛的祖宗。

后世所有的修道士,都是廉圣帝的孙子!

所以,写修道小说的朋友们,不管你们写的是谁,是什么了不起的道士和和尚,都是我们廉氏家族的孙子。

我要让凌‘玉’霄打败所有的神仙,让所有伟大的神仙都做他的儿子,都被他踏在脚下

我要让凌‘玉’霄强x西王母,玩遍所有世上最高贵的‘女’人,谁能有他了不起?

我要让廉圣帝做圣帝祖师,道家的鼻祖,让凌‘玉’霄做三十三重天外天的帝王,在所有的神仙之上!

若说人生是扯蛋,我觉得,我已经扯到了宇宙的尽头。

已经能做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所以,若这世上有圣人的话,我也是圣人一个。

谁能有我扯蛋扯的大呀?

不服,看谁能扯过谁。

夜静更深,踏着清冷的月光,廉圣帝先保护着炎帝出发了。

炎帝由于年纪太大,在廉圣帝的保护下,骑着黄帝的应龙先飞到黄国去了。

廉圣帝到了黄城,见到了留守黄城的黄帝之子们,廉圣帝的身份也是王子,又这么受黄帝的宠爱,所以,黄帝才派他保护着炎帝先飞走,廉圣帝进城直接见谁,都毫无阻挡,廉圣帝叮嘱了一番,安置好了炎帝,不敢耽搁,骑着应龙又飞了回来。

等他回来的时候,已经三更多了,百姓们都已经准备好了行囊,在廉圣帝和龙‘女’的保护下,一路往北边的黄国浩浩‘荡’‘荡’的走去。

廉圣帝和龙‘女’率领一千五百多兵保护着百姓一路北行,而黄帝却留下对付蚩尤。

这一招就叫做瞒天过海,半夜里走,让敌人不知道一点消息。

天亮了,黄帝没等蚩尤出战,亲自率领一千五百多兵到蚩尤的营前挑战!

蚩尤焉能服气,一见黄帝亲自挑战,早就想会会黄帝,立刻出战,跟黄帝决斗。

黄帝雄心不老,亲自挑战蚩尤,蚩尤焉能怕黄帝,立刻,两个集团的首领决斗了起来!

黄帝也真厉害,别看是一百多岁的人了,但手一把轩辕剑神出鬼没,跟蚩尤斗了二百多个回合,居然不相上下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了,都没料到黄帝居然会武功,而且武功居然这么厉害!

能在蚩尤近前打二百回合不败的人,世上都没有几个!

而一向以仁慈著称的黄帝,世人都以为他指挥行,要讲武功根本不行,可令众人惊异的是,黄帝的武功,并不在蚩尤之下!

一连斗了二百六十多招,黄帝这才退了下来。

蚩尤实在是太厉害了,黄帝武功虽然不错,但上了年纪,气力不加,所以,二百多个回合后,黄帝就累了。

黄帝这两天也是看的技痒,他年少时也是一名勇士,横扫炎黄二族的高手,打遍天下也没有对手,而黄帝威风的时候,蚩尤还没出生呢。

所以,黄帝看蚩尤这么嚣张,有点不服气,也想跟蚩尤斗斗,结果,年纪大了,气力不行,所以黄帝过了一下瘾,跟蚩尤决斗了一阵,也就不打了。

蚩尤也没料到黄帝居然这么大的本事,武功竟然不在他之下,当真是惊骇异常。

蚩尤原本以为黄帝乃是‘浪’得虚名,论武功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哪曾想,黄帝一百多岁了,居然还能跟他斗二百多招不分胜负,当真是令蚩尤叹为观止。

等黄帝一退下来,蚩尤大喜,心道:“你还是不行,因为你老了,唉,若是黄帝年轻的时候,恐怕我还不见得能胜他,只可惜,你老了!”

蚩尤大吼道:“杀啊!”

立刻,蚩尤率领着一千五百多‘精’兵直扑黄帝大阵。

黄帝早有防备,他会斗蚩尤,只是不服老,等过足了瘾,他也就不打了,其实并非是败给蚩尤,而且,黄帝善于用兵,早就防备着自己不打了,蚩尤会乘胜冲杀。

所以黄帝早有准备,将令旗一摆,率领兵往后就撤,蚩尤还以为黄帝败退,在后就追杀。

虽然定下是‘诱’敌深入,但若是能在此地打败黄帝,又何必非要这么麻烦呢?

最令蚩尤开心的是,今日廉圣帝和龙‘女’不在,蚩尤去了两个劲敌,所以,一见黄帝败退,在后就掩杀

但黄帝不过退了五里多地,然后翻身杀了回来,而与此同时,在左侧杀出一队人马,在右侧又杀出了一队人马,三路齐出,反击蚩尤!

蚩尤大惊,没料到黄帝设有伏兵,就算是败,他也是一计!

蚩尤虽然是‘诱’敌,但也不想死伤惨重,知道不好,赶紧率领人往外冲杀,杀回大寨。

一阵冲杀,蚩尤杀出了一条血路,往大寨逃去!

黄帝不舍,率领一千多‘精’兵猛追不舍,直扑蚩尤的大营!

蚩尤暗叫厉害,刚刚回到大营,就见大营内一片火光,大营居然被攻破!

原来,黄帝用的乃是‘诱’敌之计,一见蚩尤冲阵,他故意败走,将蚩尤大部分兵引走,然后派一支奇兵,在蚩尤追杀来的时候,趁虚猛攻蚩尤的大营,将蚩尤的后路截断!

鬼狐子负责守营,一见不好,拼命的抵抗,结果,寡不敌众,加上有四只神兽做先锋,大营很快的就被破了!

鬼狐子暗暗的着急,本来,他是想‘诱’敌的,但为了掩饰目地,是故意要败给黄帝的,但败是败,可要减少伤亡,只有引‘诱’黄帝上当就达到目地了,结果这倒好,不用假败,是真败了。

黄帝用兵如神,居然设伏,加上蚩尤的兵不如黄帝多,哪能守得住大营。

蚩尤一来就傻了眼了,一见大营丢了,黄帝在后又掩杀而来,再要打下去,别说‘诱’敌,不用‘诱’敌,就会全军覆没了!

蚩尤率领手下的一千七百多‘精’兵杀开一条血路逃之夭夭!

黄帝紧追不舍,在后掩杀,一连追杀了三十多里地,这才收军休息。

这一场厮杀,蚩尤损兵折将,折损了四百多‘精’兵,一千七百多人,不到一千四百人了

蚩尤真是恼羞成怒,真是做梦都没料到,黄帝居然这么厉害,简直用兵如神,本来是假败‘诱’敌的,结果,不用装败,是真败了,败的这个窝囊。

但吃了一次亏,蚩尤也小心了,于是,跟黄帝走走停停,杀杀战战的,五六天的时间,成功将黄帝引出来了四百多里地!

渐渐的,引出了炎国的国土了,黄帝已经收复了炎族失去的国土,可谓是大获全胜了。

蚩尤这些日子跟黄帝一斗,一千七百多‘精’兵,损失了七百多兵,就仅剩下一千多兵了。

而黄帝损失并不重,仅是损失了三百多人罢了。

在用兵上,蚩尤比起黄帝来差的太多了,虽然有鬼狐子助他,但还是不及黄帝。

一个是由于,蚩尤的兵乃是疲惫之兵,而黄帝的兵却生龙活虎,再一个,蚩尤的兵少,黄帝的兵多,加上黄帝的兵装备比蚩尤的兵好,所以,蚩尤远不是黄帝的对手。

黄帝有弓箭兵、戈矛兵、藤牌兵、马刀兵,弓箭兵‘射’住阵脚,根本不怕蚩尤冲杀,戈矛兵在正,左是大刀队,右是藤牌队,当真是调度有方,不愧为著名的军事家。

鬼狐子暗暗的称赞,因为黄帝是真了不起,并非是‘浪’得虚名,这也难怪黄帝名震天下,若没有两把刷子,焉能做华夏的圣主?

就这样,走走战战,追追杀杀,黄帝已经杀出了炎国境界,往北下慢慢的穿过了河南省,渐渐的就要到了蚩尤的地盘上了。

黄帝是打定了主意,不管你蚩尤往哪里逃,是死追不放,正所谓,斩草要除根,若不将蚩尤斩尽杀绝,那后患无穷,所以,黄帝一直追杀到了河北境界,这才出现了涿鹿之战。

其实,一开始黄帝跟蚩尤打,是在湖北打的,因为,蚩尤打到了炎帝的国家,炎帝的国家就在湖北,所以,蚩尤打到了湖北,黄帝支援炎帝,当然跟蚩尤在湖北决战了。

但蚩尤用‘诱’敌深入的计策,将黄帝‘诱’到了他自己的地盘河北境界,黄帝追杀了一千多里地,穿过了河南省,追杀到了河北的涿鹿,这才跟蚩尤发生了涿鹿之战

这也就是后世为什么一开始在湖北打,好好的为什么到涿鹿决战的荒唐原因了,其实,说白了,一点都不荒唐,因为,蚩尤用的是‘诱’敌深入的计策,而黄帝和蚩尤打了也不是一天,所以,黄帝是追杀到了蚩尤的国境,这才涿鹿大战,彻底的败了蚩尤。

黄帝哪里知道,这乃是蚩尤的一计罢了!

黄帝追杀出来五天,追杀出来了四百多里地,等黄帝押运粮草兵一过去,隐藏在大山内的三苗部落和死神部落立刻出兵了,悄悄的直扑黄族!

廉圣帝和龙‘女’保护着百姓虽然走出来了五天,不过就走了三百多里的路,因为,这些百姓大多是‘妇’孺,那时候也没有火车汽车,牛马都少,都是用十一路走着的,故而,一天不过走个五十多里路,百姓就走不动了。

所以,赶路并不快,而且,有黄帝在前方抵挡住了蚩尤的兵,后方是安全的,也没必要这么着急赶路。

而且,廉圣帝一边走,一边命人将沿途的尸体掩埋,将各村的粮草顺便收集一下,否则,这么多的人到了黄族,黄族也难免会发生粮食不够吃的事,到时候,大家都饿肚子了。

所以,将沿途的村落,百姓匆忙逃走后,遗漏在家里的粮食都带走,以防没吃的。

百姓逃命,当然不会都带着粮食逃命了,所以,很多的粮食都拉在了家里,而贼兵并没有都搜刮走,而是顾着追杀进兵,所以,很多的粮食都还在。

廉圣帝让百姓带着粮食,又这么多的老弱病残,行军焉能快的了。

不过,经过五天的行军,走出了三百多里地,还有一百来里路,就能赶到黄族了,很快的就安全了。

在半途,曲赋、楚祥、龙静儿,龙冰儿,龙霞儿,龙青儿等六人也归队了,这六人将那些朋友尸体,都暂时的积存到了黄族一处空了的村庄内的祠堂了,因为,黄族百姓也大多往城里逃命去了,故而,很多村子也都是空的了。

将棺椁寄存好,六人这才来找廉圣帝,半路遇到了大队人马,找到了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