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5章 冤家路窄

第五章 冤家路窄

南江市公安局前面,一群狗……不对,是一群记者正围着一个小伙子急切的询问什么,可得到的答案却让他们大失所望。

而就在他们还想再问些东西的时候,雷同摆手道:“好了,我现在还有急事得马上走,你们要采访就慢慢等吧!”

雷同说着不顾众人诧异的眼光拔腿就溜,而正在这时一辆吉普212朝他开了过来:“雷同,这儿!”

车里的人挥了挥手示意雷同,生怕他看不见。

不过这一叫不打紧,雷同精心伪装的面具被瞬间撕得粉碎,那一瞬间他有种吐血的冲动,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下意识地,雷同回头看了看狗仔们,数十人正瞪着大眼睛盯着自己,一副饿狼扑食的样子,色眯眯的眼神像发现了新大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雷同想着脚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刚才朝他挥手的那辆吉普车跑去。

同刻,一群饿狼追着他跑了过去:“雷先生,雷先生等等……”

“快走,快走,狗仔队要过来了。”雷同上车的第一句话就是催促司机开车。

话音刚落,车便发动,加速,离开。

留下一群大眼瞪小眼,悔得肠子都青了的狗仔们。(想想其实他们也挺不容易的,都是混口饭吃)

吉普车里!

雷同刚才注意力一直都放在外面,直到确认狗仔队没有追上来后,才放下心来,才有时间打量这个叫自己名字的人。

叫他的竟然是个女人,一身休闲装,圆润的脸蛋,乌黑的短发,白皙如脂的皮肤,整个人清新恬静,脱俗优雅。没有现在女孩的奢华,亮丽,娇作,用一个不太恰当的词语形容就是“绿色女孩”。

“你敢上我的车,不怕我是来采访你的吗?”林涵溪打算捉弄他一下。

呃……

雷同被噎得哑口无言,他这是上了贼船吗?不,是贼车。

“哼,看你什么表情嘛,放心,我不是来采访的。”林涵溪看着雷同即将崩溃的模样忍不住大笑。

“那就好,那就好。”雷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道:“我们之前见过吗?”

“你说呢?”林涵溪眨着大眼睛反问道。

“应该是见过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还是不太愉快的认识。”雷同的语气很平缓。

“你还记得,我以为你忘了呢。”林涵溪俏脸微怒:“那天都怪你,没风度,没素质,没人情味。”

“好吧,算我错了还不行吗。”雷同一脸无奈:“不过那你不怪我呀,明明是你先动手的。”

“我先动手怎么了?”林涵溪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我是女孩。”

“呃……”雷同恶寒小心的劝导:“女孩就更不能动手呀。”

“谁说的,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林涵溪鼻孔朝天,自豪的昂着头。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雷同摇了摇头:“不知您在哪个倒霉的公司供职?”

“雷同,你什么意思?”林涵溪几乎暴走,不过很快就变成了恬静的小乖乖女:“算了,本公主不跟你一般计较。”

林涵溪顿了顿继续道:“我现在是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女子特警小队的指导员。怎么样?羡慕不?”

“我擦,原来是女警啊,怪不得那天敢和我动手,可惜呀你看错对象了。”雷同在心里小声嘀咕着:“女警大人,您今天来有什么指教?”雷同好奇地看着她。

“车到了。”林涵溪没有回答而是指着前玻璃窗说道。

“到哪了?”雷同疑惑的向外张望。

“你家呀,我说你不是连自己的家都不认识了吧?”

“我家?”雷同更疑惑了:“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知道就知道呗,这有什么奇怪的?”林涵溪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快说,你是怎么知道的?”雷同一把拽过林涵溪的手腕,眼睛死死地盯着她。

“哎呀,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林涵溪挣扎着叫道。

可雷同却没有丝毫放手的意思!

“你放开,放开我就告诉你。”林涵溪挣扎半天无果后也只得妥协。

“快说!”雷同将信将疑地拿开手,等着她的回答。

林涵溪摩挲着被雷同攥的发红的手腕,眼睛朦胧的说道:“你看,都是你干的好事。”

“快说!我的耐心有限!”雷同语气近乎无冷漠。

“好吧,我告诉你是我们上级首长对我说的,行了吧。”林涵溪委屈地说道。

“他们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今天你来又是什么目的?”雷同满脑子疑问。

“这是任务,是首长给我们特警支队下的命令。”林涵溪说道。

“什么任务?”雷同刨根问底。

“把你带回去,然后交给158中队。”林涵溪说道。

“你们想让我回部队?”雷同神情不太自然,有点兴奋,有点抗拒,甚至还有点怨恨。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想不通他们怎么会让你去158中队。”林涵溪心中同样不解。

“什么意思?”雷同有点生气了:“听你的口气好像我没资格进什么破158中队?”

“语文不错,和我想表达的意思基本差不多,但有一点你错了。”林涵溪点点头并不在意他的不服气。

“哪点错了?”雷同反问道。

“刚才你说‘破158中队’是不是?”林涵溪看着他。

“没错,怎么了?”雷同也不否认。

“你知道158中队是干什么的吗,你就骂人破中队,要是让别人知道,够把你拉出去枪毙的了。”

“枪毙?五分钟,还是十分钟?”雷同不以为然的笑了。

“什么五分钟、十分钟?”林涵溪脑子转不过来弯了。

“你猪啊,这都听不懂,真是胸大无脑。”雷同给了她一个白眼:“你要枪毙我多长时间呀?五分钟还是十分钟,或者更长?”

“我没跟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林涵溪顿了顿:“还有你才胸大无脑呢,你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蠢驴一个。”

“好了,我承认骂不过你行了吧,我认输。”雷同说道。

“哼,你才骂人呢,我怎么会骂人呢?”林涵溪丝毫不领情。

“行,行,你怎么说都行。”雷同终于体会到左右不是人的感觉了:“麻烦你先告诉我158中队凭什么就枪毙我,就因为我骂它?”

“难道这个理由还不够吗?”林涵溪一脸茫然,就像这件事是合情合理似得。

“我日,这还有没有王法吗?”雷同爆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

“你想多了吧,凡事都有例外,都有特殊,孩子,你还是太天真了。”林涵溪叹了一口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哪来的特殊?”雷同越来越糊涂了。

“是呀,是平等的。”林涵溪一脸赞同的样子。

“那……”雷同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