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7章 死缠烂打

第七章 死缠烂打

夜色降临,星空璀璨,漆黑的夜晚像一个无尽的黑洞,吞噬一切。如果有机会可以站在高空俯视城市夜景的话会很惬意,红灯酒绿、纸醉金迷的夜生活尽显现代人的奢华,糜烂。

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人们才可以放纵自己,找回真实的自我,也只有这个时候人们才会静下心来想想,白天那个唯唯诺诺看领导脸色行事的人,是自己吗?

夜已经深了,一处低矮的民房屋里灯火通明,却是不见任何人迹。但仔细看看房顶上一个模糊黑影正坐着望向远处,神情肃然。

是雷同!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心里那个疙瘩总也解不开,是太在意放不下,还是自己真的不敢面对现实?

白天,林涵溪的话让他心里的某种东西蠢蠢欲动,但他必须克制,尽管那样很痛苦。

人活着有时候真的很累,有很多事身不由己,或者说迫不得已。这么说吧谁也不想看领导脸色行事,但是迫于生计,你不得不这样做。

同样,雷同是很想回到部队,可心中有太多牵绊和困扰。

“还是想不通吗?”林涵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蹦了出来。

“你怎么还不走,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会回部队的。”雷同头也不回地说道。

“可那不是你的本意,我不明白你究竟在纠结什么。”林涵溪丝毫不理会他的呵斥走过来说道。

雷同没有回答,周围寂静如死!

“你说我做人是不是很失败?”雷同突然扭头问道。

“失败?呵呵,做人什么是失败?谁有标准的衡量?”林涵溪继续说道:“人生只有后不后悔,至于你说的失败却是无从谈起。因为每个人的追求和理想不一样,价值观和世界观也不一样,做事的方法和想要达到的效果更不一样,因而对人生的理解自然也就不同。”

“有时候你认为失败的人生,或许他认为是成功的,有时候你认为成功的人生,他认为是失败的。”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现在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为了成名和导演、制片人睡觉。但为什么仅有极少数甚至没有成名的?因为决定成功的根源不在这里。陪导演睡觉只是给了她一个有利的条件,那些没陪睡的成名的不也很多吗?而如果所有人都这样做的话,恐怕连这点可怜的有利条件都要消失了吧。甚至变成一个理所当然的前提,想成名先睡觉。”

“我说这些就是要告诉你,即便你不曾对她说过什么,事情该发生的还是避免不了。因为那极有可能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报复计划,你只不过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有利的条件,明白吗?”

雷同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明亮的光芒,皱了皱眉头好像明白了什么,却总是抓不住。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就这样消沉下去,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找到方雅萱,要亲口问她为什么?

夜空中的星星忽明忽暗,就像雷同的眼神,那一刻他似乎明白了很多,也决定了很多。

“你怎么还不走?”雷同转过头来问道。

“去哪?”林涵溪一脸茫然:“我就住在这里,直到你跟我回去为止。”

“不是吧。”雷同若有所思的埋头道:“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快了?”

“你去死吧。”林涵溪笑骂道:“你想得美,你家不是除了床还有一个沙发吗?”

“是啊。”雷同说道:“可让你住沙发我真是有点过意不去呀。”

“你想多了吧,我的意思是我睡床,你睡沙发,懂?”林涵溪气鼓鼓地说道。

“凭什么,那是我家。”雷同抗议。

“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没有理由的。”林涵溪伸出食指摇了摇,然后转身离开,留下一脸沉思的雷同。

“怎么会没有理由呢?据我所知只有在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不需要理由,难道?”

“……”

第二天,林涵溪早早的起来把饭做好,虽然只是最简单的清水煮面条,却让雷同心里暖暖的。不过这顿饭附带的却是无尽的唠叨,林涵溪就像一个老妈数落着雷同:“你回部队吧?你跟我回去吧?你跟我回部队吧?”

整整一天,林涵溪就在雷同耳边叨叨个没完,差点让他崩溃。

第三天同样如此,林涵溪有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可是到了下午的时候,这种氛围被一声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破了。

雷同开门,一个精神饱满,相貌英俊的小伙子站在他眼前。但不同的是这个人没有年轻人身上的浮躁、傲慢而是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

“请问您是雷先生吗?”小伙子开口问道。

“你是谁?”雷同满是戒备的反问道。

“雷先生不要误会,我是第一枪保安公司的职员,我们老板想请您谈一谈。”小伙子笑着说道。

“第一枪保安公司?”雷同皱了皱眉头:“我不认识你们老板,他找我干什么?”

“这个……”小伙子顿了顿:“我能进去说吗?”

“也好。”雷同闪身让路。

小伙子进来后依然面带笑容,道:“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肖远明,现在在第一枪保安公司做一名保安。”

“直接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目的?”雷同开门见山。

肖远明呵呵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们老板很欣赏先生的才华,想邀请您……”

肖远明没说完就被雷同打断:“保安公司是干什么的?我现在就是保安,但就没听说过保安公司。”

“你是第一枪保安公司的?”林涵溪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是的,不知小姐您是……”肖远明说着把目光投向林涵溪。

“我?我是第二特警支队女子小队的指导员,林涵溪。”

“第二特警支队?”肖远明眼中一丝隐晦的惊讶。

“怎么,能进第一枪的保安不会不知道第二特警支队吧?”林涵溪笑道。

“知道,当然知道。”肖远明点了点头:“只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第二特警支队的人会来这里。”

“我也没想到你们会来这里。”林涵溪说完又转脸对雷同说道:“其实所谓的保安公司是广义上的,第一枪保安公司在全国的保安公司中数一数二,他们主要的业务是武装押运、武装护送。”

“武装押运?这个我知道”这个雷同来了兴趣:“你不是说158中队是皇家押运中队吗?和他们比怎么样?”

“158?”肖远明被雷同的话惊出一身冷汗:“你怎么会知道158中队?”

“这个你就别管了。”雷同继续道:“说说你们和158中队比哪个更厉害?”

“这个,没法比。”肖远明避重就轻:“两者不在一个职业范围。”

肖远明不给雷同消化的时间,接着说道:“雷先生,我的来意是让您加入第一枪,不知意下如何?”

“好啊,你们挖墙脚都挖到158中队来了,胆子越来越大了。”林涵溪抢先说道。

“林小姐说的哪里话,雷先生又没说去你们158,而且任何人都有选择更优越的条件的权利,不知你们出得报酬有多少?”

“你……”林涵溪不知道说什么好。

“都别说了。”雷同认真地对肖远明说道:“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不能去。”

“为什么?雷先生,如果是待遇的问题好商量。”肖远明心里着急。

“你不用多说了。”雷同斩钉截铁的摆手拒绝。

“好吧。”肖远明也知道再要说下去就是自讨无趣了:“雷先生,如果什么时候想通可以打电话联系我,公司的大门永远为您敞开。”

肖远明说着从身上拿出一张明信片递给雷同,犹豫了一下是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能说出口,随后便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