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4章 暧昧关系

第十四章 暧昧关系

接着便是皇甫卓鸿,话说这家伙好色的程度不比张海明差多少,而且在有些方面还尤有过之。至于扎西本就是个挺死板的人,握住林涵溪的手后意思一下就松开了。可你别看扎西表面上看起来很冷,很孤傲,实际上他就这种性格,相处时间长了自然会习惯的。

古人云: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扎西在战场上那没说的,干啥都不含糊,要论兄弟情,他比谁看得都重。因而这个皮肤黝黑,身材壮阔的汉子给雷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雷同心里很清楚这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是可以为战友挡子弹的兄弟。当然了,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四个都心甘情愿为兄弟挡子弹。

等到扎西和林涵溪打完招呼后,便轮到了雷同。

只见雷同呵呵一笑,道:“我们就不用那么客气了吧。”

林涵溪瞪着眼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也是啊,我们的交情还真不是一般的深。”

林涵溪话中有话让雷同颇为无奈,不过这句话听在别人的耳里那味道就不一样喽。扎西还好,可张海明和皇甫卓鸿就不行了,一张嘴咧成O形,大概能放下鸡蛋了。

“你们之前认识?”张海明试着问道。

林涵溪一阵窘迫,就在她刚要解释的时候,却被雷同抢了先:“算是吧,不过时间并不长,就是同居了三天。”

雷同说的是轻描淡写,张海明和皇甫卓鸿听到后差点吐血。还就同居过三天吧?好嘛,一朵鲜花竟让头猪给拱了,没天理呀。

却说林涵溪听完雷同的胡言乱语后,又看了看众人怪异的眼神,脸上升起一抹绯红,现在她死的冲动都有了,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我和那个混蛋真的没什么。”林涵溪急与澄清双方的关系,手舞足蹈的向人解释着。

不过这种事只能越描越黑,几乎所有人都带着一副“我们懂得”的表情不住的点着头。

若说刚才他们还相信雷同是胡言乱语,但当林涵溪一句混蛋骂出来后,他们已经深信不疑。肯定是雷同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现在人找来了。

如果这个想法被林涵溪知道了,估计能把那人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反正现在这个事就像黄泥掉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林涵溪也逐渐明白过来,小脚一跺索性干站在那里不说话了。但她却狠狠的剜了雷同一眼,羞怒的样子尤为可爱。

薛秉峰见气氛尴尬,不由地干咳两声,道:“好了,都不要再闹了,指导员今天刚来,对这里的情况还不熟悉,剩下的工作就交给你们了,知道怎么做吗?”

薛秉峰的声音浑厚有力,但听着语气里总有一点点奸诈,不,是狡诈。

雷同笑脸一收,正色道:“是,队长,保证完成任务。”

薛秉峰嗯了一声:“不错,那你们聊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而就在转脸的那一瞬间,薛秉峰又瞟了雷同一眼,还不住的摇头,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然而现实很快就告诉了我们答案,就在薛秉峰刚出去没多久,林涵溪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不对,应该是老虎,冲上去对雷同是一顿拳打脚踢。

“我让你乱说话,我让你乱说话……”

“指导员,我下次不敢了!”

“我让你乱说话……”

“……”

次日,天才朦胧亮,一阵急促的起床号就搅乱了所有人的美梦。雷同睁开惺忪的双眼,翻身看了看手表——5:20分。

雷同心里忍不住嘀咕道:“不是说5:30出操吗?怎么快了十分钟?”

虽然心里不爽但他的动作却一点不慢,麻利的穿上军服,整理好被子,洗刷完毕,跑着出了宿舍。其他三人也是如此,四人列成一排,前后脚的功夫来到了训练场。

虽然158中队的管理很人性化,可这并不代表他们的纪律松垮。恰恰相反,在158中队纪律是第一位的,尤其是在保密上。

所有说尽管他们没有残酷的体能耐力训练,但一般的出勤还是有的。雷同四人来到训练场后迅速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好。

雷同大致的看了一下,出操的有四个方队。除了他们三个专门负责押运的小队外,还有个女兵方队,大约有二十几人的样子,包括林涵溪也在里面。

早上出完操后就是早饭,还别说158中队的伙食真不错。标准的六菜一汤,二个荤,三个素。而且,每个人吃饭的位子都是固定的,一般来说一张餐桌六个人,指导员必须和她所在的战斗小组在一起。

不过雷同这组比较特殊,算上林涵溪才五个人,多一份饭,四人也不吭声直接瓜分掉。

“早上起得够早的啊?”林涵溪吃着饭突然说道,但话中却带刺。

四个家伙不知是真不懂,还是装傻,一脸真诚的回道:“多谢指导员夸奖,我们会再接再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林涵溪佯装怒色,道:“进你个头进,你知不知道今天你们差十三秒就迟到了?”

“第一天就敢这样,下次还了得?”林涵溪开口道。

皇甫卓鸿苦着脸,道:“咱这不是第一次吗,还不太适应,明天,明天我们肯定早起……嗯……”他想了半天,咽了口饭继续道:“早起一分钟。”

其他三人听了这话,差点没笑喷,一个个脸憋得通红。

“我说你们给我长长脸,好不好?我告诉你们,今天参谋长可找我谈话了。他说让我好好管教你们,有困难的话就直接找他。”林涵溪使出了杀手锏。

呃……

四人一听到参谋长顿时就软了。话说他们一想到参谋长那张温文尔雅的脸就打心底发毛。别看他整天带着一副笑容,那说白了就是笑面虎啊,吃人不吐骨头。谁要认为他笑就是心情好,性格温善的话,那算彻底瞎了眼了。

林涵溪见好就收,道:“只要你们听我的,我就不打小报告,要不然……”林涵溪阴笑两声,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吃完早饭后,就是普通的政治思想教育课,你想都想不到他一讲就是几个小时。

不过到了下午的时候,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三个小队的队长,参谋长都急急忙忙朝作战大厅赶去,看样子是要有什么重大的任务。

“同志们,又有任务了。”邱一民站在作战大厅里低沉的说道:“明天我们要去京北第四监狱押运今年的高考试卷。”